林知薇林亦衡小说目录是什么?林知薇林亦衡小说的名字是《缘分遗失光年》,这是由网络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1 10:17

林知薇林亦衡免费全文

缘分遗失光年全文阅读

林知薇林亦衡小说目录是什么?林知薇林亦衡小说的名字是《缘分遗失光年》,这是由网络作者英俊的素鱼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又名《晚安我的爱情》、《人生只若如初见》。全文讲述的是曾经的林知薇要死要活的要爱林亦衡,可在林亦衡眼里,她只是一个害死他初恋情人的恶毒女人,最终他也把她害死了!

第一章 她的人生慢慢走到尽头

  林知薇有些不敢相信。

  她竟然快要死了。

  “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

  “林小姐,你得的这种病比较罕见,临床上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有通过手术,手术成功了在百分之30左右,我建议你立刻住院接受治疗。”

  林知薇死死的咬住唇,面色苍白,嗓音脆弱的颤抖,“你的意思是,我就算手术,也有很大的可能死在手术台上...”看到医生点头,她怔怔的问道,“那我还有几个月。”

  “少则半年多则两年,林小姐,不要放弃,万一有奇迹发生了呢...”

  奇迹,真的有奇迹吗?

  林知薇回到别墅,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竟然快死了....

  她今天本来是来做孕检的,她好不容易怀了他的孩子,三个月了,她对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可是...

  这一瞬间,从天堂到地狱。

  她的人生,就要戛然而止了。

  林亦衡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亦衡,林亦衡。

  林知薇心里,最深爱的男人。

  她现在,只想听听他的声音,她怕自己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拿出手机,手指颤抖着,拨出了男人的号码。

  拨了好几次,他才接通,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林知薇,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不管有事没有事,都不要烦我,我听见你的声音就恶心。”

  林知薇不管男人话语多么恶劣,她听着,唇角带着笑意,她只是想多听听他的声音,“亦衡,你今晚上回来吗?”

  “回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被我上吗?好啊,你求我啊,求我回去睡你!”

  林知薇爱了林亦衡十一年,从十二岁那年刚刚到林家,她就一直跟在林亦衡的身后,人生有多少个十一年啊,她把最美好的年纪都给了这个男人。

  可是..

  他的心里只有顾夏熙。

  她听着男人侮辱的话,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她现在只想看看他,多看几眼,她怕以后自己真的看不到了。

  哀求着,“亦衡,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今晚回来陪陪我好吗?陪陪我们的孩子,我今天去坐孕检了..宝宝很好,但是医生说我.....”说我快要死了。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生日了。

  亦衡。

  我想多看看你,多陪陪你。

  “是不是我的种还不一定呢。”林亦衡冷冷的打断,说道,“林知薇,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扮演委屈的角色,你当年害死夏熙的时候,那一副面目可憎,丑陋嘴脸我记得清楚。!死的为什么是夏熙,不是你呢!”

  林知薇一颤。

  夏熙。

  她解释了无数次,可是他根本就不听,把夏熙的死怪在了她的身上。

  这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

  十一年了,她认识他十一年了。

  嫁给他两年了,难道,就比不过他跟夏熙认识的短短三年吗?

  他就这么想让自己死吗?

  林知薇心口剧痛,但是她真的好像看看他,多看几眼,心里几乎交瘁,咬牙说道,“今晚十二点之前,如果你不来碧月湾别墅来陪我,那么,林氏百分之15的股份,你也别想那道!”

  林亦衡嗤笑一声,“你威胁我?”

  她只有这么做,他才会来看看她,“是。”

  回到别墅,她穿着一身精致昂贵的洋装,画了精致的妆容,遮住自己苍白憔悴的脸色,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笑了笑,不管她怎么盛装打扮,他也不会看一眼的。

  她做好了饭菜,等了又等。

  已经凉透了。

  她的生日也快过了。

  林知薇苦笑着。

  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五十五的时候。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嘭’的一声,门被踢开。

  林知薇听到声音,走先去,看到林亦衡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助理扶着他,他大吼着让助理滚出去——她几步走过去,扶住男人的手臂,抬眸看着男人俊美的脸,担忧的说,“亦衡,你没事吧。”嗅到鼻端浓烈的酒味,林知薇说道,“亦衡,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男人漆黑的眼眸空洞,他看着林知薇的方向,“我不喝点酒,还真的对你下不了口。”伸手掐住了林知薇的下巴,不住的用力,“怎么,想我了,我才几天不来你就寂寞了?想让我睡你,你求我啊?求我上你!”

第二章 他的温柔从来都不是留给她的

  “亦衡,今天是我的生日。”她贪婪的看着男人的脸,努力想要自己笑出来,“我可能,这是我过得最后一个生日了。”

  “是吗?”男人笑着,将她压在沙发上,一把撕开了她的裙子,“你不会跟我说什么你得了绝症要死了的话吧? 那可真的太好了,林知薇那你就死的快一点,死的远远地,每天都耍这样的把戏你不累吗?算一算,林知薇,你用这种无聊的戏码威胁我多少次了?这次不用自杀逼我了,你演技真好,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亦衡,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你不就是想让我睡你吗?我满足你啊。”说着,粗鲁的撕裂她的衣裙,手指沿着她的腿探进去,不等她反应,猛地沉下身。

  林知薇疼的皱眉,她狠狠的咬着唇,还是叫出了声,“亦衡,亦衡疼...”

  “真贱,这么被人操还叫得出声来。”男人的手指,丝毫不怜惜的在她身上留下青紫的痕迹,一点都不顾及她的感受。

  林知薇紧紧的攥着手指,她托着自己的腹部,“亦衡,亦衡轻一点..”

  她怕伤到宝宝。

  这个孩子,她好不容易怀上,当时她有多么的高兴啊,可是,老天爷给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眼前一阵阵的黑暗。

  极致的欢愉于疼痛包围了她,她模糊的听到男人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夏熙,夏熙。”

  林知薇心里一颤。

  夏熙。

  那是她曾经的好朋友。

  林亦衡喜欢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起身。

  林知薇躺在沙发上,一身的狼狈,她慢慢的坐起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一张脸苍白如纸。

  宝宝,她的宝宝。

  伸手放在腹部,腹部的孩子很乖,林知薇的心徒然放下了,她怕男人的动作太粗鲁伤到了孩子。

  上来了楼,林亦衡已经从浴室出来,看到狼狈的林知薇,冷冷的勾起唇,“林林知薇,我睡也睡了,你还想让我做什么一并说了吧,睡你多少次,才肯把股份还给我。 或者你直接开个价,你知不知道,睡你,我很恶心。与其睡你,我还不如出去找个妓.女来的爽快。”

  林知薇整整的站在原地,她攥住手指,无力的开口,“爸爸说了,只要股份在我的手里,你就一辈子都不能跟我离婚,亦衡,夏熙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死人吗?我是不会把股份给你,更不会离婚的,林亦衡这一辈子,都不会!”

  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

  而她,也成功的惹怒了林亦衡。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夏熙比。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她是死了是你害死了夏熙,林知薇,你真恶毒,我以前瞎了眼还以为你单纯善良,你就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子,我看你就是欠操。”

  说完,丢掉了手里的烟,大力翻过女孩的身体压在床上。

  林知薇护住自己的腹部,“不要,亦衡,不要..”

  经过前面男人粗鲁的对待,此刻她的身体,根本已经承受不住了。

  林亦衡丝毫没有顾忌她的哀求,“不要,这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爱我吗?这么一点疼就忍受不了了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胜过一切吗?”

  男人眼底阴鸷,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用着爱的名义逼迫他,用卑鄙的手段逼死夏熙,逼迫他娶了她。

  林知薇承受不住,男人餍足之后起身,她浑身疲倦,昏了过去。

第三章 林知薇,你不要吓我

  晚上的时候,林亦衡做了一个梦。

  梦里梦到小的时候,他十五岁。

  爸爸带着一个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女孩走进林家,对他说,“亦衡,以后林知薇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照顾她的。”

  他的那个‘妹妹’生的精致可爱,跟个洋娃娃一样,上学的时候,很多人追求她,他全部用拳头给揍了回去,他的妹妹,那是他的。

  从小,林亦衡就把林知薇当做了自己的私有物品。

  后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林知薇竟然是爸爸初恋的女儿,而妈妈也因为这件事情,心情压抑,最后从吞了安眠药,他恨极了林知薇,都是她,他失去了母亲。

  而林知薇,那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他竟以为她单纯善良,逼没有想到,她迫夏熙离开,她害死了夏熙,都是因为她!

  他真可笑,竟然会喜欢这样心思歹毒的女人。清晨,梦醒了。

  林亦衡坐起身,女孩的手放在他的腰上,他有些厌恶的拿开,触碰到她的手腕时,他怔了一下。

  她的身体,竟然这么凉。

  这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拥有的体温。

  林亦衡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脸,“林知薇,林知薇你醒醒。”

  手下的温度也很低。

  因为看不见,男人心里慌了。

  “林知薇,林知薇——”

  他突然想起昨天的时候,她说这是自己最后一个生日了,他有些....不敢在继续往下想下去,林亦衡嗓音颤抖,“林知薇,林知薇醒醒,不要吓我好不好,林知薇...”

  他在害怕,害怕她....

  竟然有些害怕。

  女孩依然没有声息。

  他颤抖的伸出手指,靠近她的鼻端,哪里,浅浅的呼吸温热他的手指...

  在这一刻,林亦衡的心里松了下来,男人的背脊出了一层冷汗,但是此刻,他没有注意到,他将这个女孩,看的这样的深。

  林知薇轻轻的‘嗯’了声,抬手揉了揉眼睛,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还有绚烂的阳光,“你叫我啊?”

  她的声音很浅,如果他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出来她说话是有气无力的,“不好意思,我睡得有些沉。”但是眼底闪过欣喜,“亦衡,你在担心我吗?”

  担心?

  怎么可能?

  林亦衡的脸恢复了冰冷,似乎是被耍了一般,他看着林知薇,愤怒道,“担心,我巴不得你快点滚远一点,装死很好玩吗?你现在为了吸引我真的是什么手段都用,你骨子里面的恶毒本性真的一点都没有变,林林知薇,你越是这样,我越讨厌你。”

  “对不起啊...我睡得太沉。”她眼底垂下,那一丝最后的光芒也暗淡了,低低无力的说着。

  果然,他不会担心她的。

  她起身,一身的不舒服,但是强撑着换好衣服,抬起脸来笑,“早餐吃牛肉面好吗?我新学的,我尝着觉得跟学校门口那一家特别像,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以前,她经常跟他去吃,那个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样讨厌她。

  “不吃,我怕你给我下毒。”

  说完,男人愤怒站起身整理衣服,扣错了衬衣的衣扣,林知薇走过去伸手将男人的衣扣扣整齐,仰起头来看着他,卑微的哀求,“就吃一口好不好,跟以前那一家一样,你就尝尝吗?”

  他很少吃她做的东西,以前的时候,她经常做,结婚之后,少之又少..他厌恶自己,几乎她做的东西,他都不会碰。

  林知薇找了很多地方学牛肉面。

  因为学校后门口的那一家很早就不开了。

  以前那些珍贵而美好的记忆,真的成了回忆了。

  做了两碗,但是她没有吃,捧着牛肉面小心翼翼的走到桌前,坐在对面,看到他吃了一口,她有些期待的问道,“好吃吗?”

  林亦衡将筷子扔在地上,“你想烫死我吗?”

  林知薇低垂着眸,眼底黯淡无光,她已经习惯她去厨房拿出一双崭新的筷子跟碗,将牛肉面放在碗里凉了一会儿,这才把筷子递给她,重新绾起笑容,眼底闪着光芒,“这次不烫了,你尝尝看。”

  “不吃了,你做的东西,能有什么好吃的。”男人一把推开了她的手,脸上带着怒气。

  林亦衡走了。

  林知薇坐在餐桌前,她拿起筷子笑了笑,吃了一口牛肉面,刚刚吃进去,油腻的味道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没有胃口了。

  上午的时候,将客厅打扫好,她看着杏色沙发垫上已经干涸了的血迹,微微的皱眉,其实,今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就察觉到身下的不舒服。

  昨晚上,她简直疼的昏了过去。

  看了看时间,她打车去了医院。

  医生抬头问,“怎么了。”

  林知薇微微的抿唇,“撕裂伤...”

  医生说道,“你们年轻人真会玩,你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林知薇,“....”

  “怎么出血这么多啊。”医生皱着眉说,做了进一步检查之后,医生说道,“小姐,你现在月份不稳定,记得不能同房的,你先生也真是的。”

  林知薇一怔,点着头。

  伸手摸着自己的腹部,她不知道这个宝宝能不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不知道亦衡他,看到这个孩子生下来,会不会喜欢这个孩子..

第四章 林知薇爱极了林亦衡

  林知薇这几天,胃口一直不好,她怕孩子营养不够,买了很多营养品,每天强迫自己吃很多,长胖了几斤,但是很快就消瘦下去。

  她也不敢吃药,之前拿的那些抑制病情的药也不敢吃,她怕对孩子不好。但是最近一直觉得胸闷头晕,有些半夜只觉得喘息无力,林知薇就去了一趟医院。

  找了医生拿了一些孕期可以吃的药。

  “林小姐,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怀孕,我建议你打掉孩子立刻来医院接受治疗,说不定能有一线希望。”

  医生推了推眼镜,“林小姐,说不定会有希望的,你不要想得太极端...”

  “不,这个孩子我要留下来。”林知薇看着医生,“如果我放弃了这个孩子,放弃了跟他仅剩的相处时光,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那个时候,我还是没能从手术台出来,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不如用有限的时间陪着宝宝,多看看他。医生,你不用劝我了。”

  走出诊室,没有想到碰到了顾容风,她怔了一下,“容风大哥,好久不见啊,你在这里工作吗?”

  顾容风是她的朋友,以前跟林亦衡认识,跟她也熟。

  顾容风看着林知薇的脸色,一把夺过了她手里拿着的药,脸色一变,“你怎么吃这种药。”

  林知薇抿着唇,“我没事,我先走了。”

  “我是医生,你觉得能瞒得住我吗?”顾容风一把抓住了林知薇的手腕。

  林知薇点着头,她知道,自己瞒不住顾容风,她还是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熟悉的朋友,扯出了一丝笑容,“如你所见..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我的身体,也就这样了。”

  顾容风不敢相信,“虽然难治,但是你也不要放弃啊,你的身体不适合怀孕的,你听我的,把孩子打掉,等到以后身体好了,你完全可以再要,你现在怀孕,简直就是在送死!”

  “你不要劝我了,我都清楚。”林知薇低低的说,“可是,我想要留下这个孩子,让这个孩子,以后替我陪着亦衡。”

  顾容风长叹,“林知薇,你真傻。”

  有护士喊着莫容风,“顾医生,12号床病人找你,你快过来一趟。”

  顾容风想要拒绝,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林知薇的事情,林知薇说道,“你快去吧,你是医生,要当个好医生。”

  “那你等我,林知薇,记住,不要放弃,你要等我,我马上回来。”

  “嗯。”

  ——————

  林知薇还没有走出医院,手机就疯狂的响着。

  “喂,林太太,林先生出车祸了,现在在手术室,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林知薇只觉得眼前一黑,她急忙扶住楼梯,然后步伐匆匆的往手术室的方向走过去,手术室门口。

  林亦衡的助理秦南焦急的等着。

  秦南的额头上也有伤口,刚刚包扎好,白色衬衣上染着鲜血。

  见到她走过来,说道,“太太,先生他....”

  “他怎么样,到底怎么回事。”

  “太太,你先不要急。先生一定会没事的,我带着先生正常行驶,一辆卡车从后面驶过来,躲避不及...”

  林知薇一遍遍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一名护士推开手术室的门走出来,“病人失血过多,需要立刻输血,但是现在医院血库的备用血不够,林太太,根据你两年前在医院留下的血型样,你跟林先生的血型相配....”

  众所周知,林太太林知薇爱着林亦衡爱的爱的死去活来的,为了林亦衡什么事情都能做出了。

  两年前,林亦衡跟顾夏熙发生车祸,他们两个人的血型一样,医院备用血不够救两个人,但是林亦衡坚持医生让先救顾夏熙,在等待别的医院调血的同时,林知薇将自己的血抽给林亦衡。

  她跟林亦衡的血型一样。

  所以护士立即问了林知薇能不能给林亦衡献血。

  毕竟,众所皆知的,林知薇爱极了林亦衡,怎么会连这一点小事情都不答应呢。

第五章 误会重重,顾夏云的归来

  此刻,林知薇握住护士的手,急的落泪,“广播吧,快点广播,就说,自愿献血者,我万金重谢,快点。”

  她快要死了,她的血,也不干净,不能给他用的。

  要不然,把她全身的血抽干都行。

  只要能救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林知薇的一颗心紧紧的提着。

  护士匆匆的跑过来,“林太太,有好心人来献血了。你不用担心,林先生会没事的。”然后拎着医用箱走进手术室。

  林知薇紧绷的心这才放松下来,如果没有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秦南看着林知薇,忍不住咬牙问,“太太,你跟先生的血型一样,两年前你为了先生都可以给先生献血,为什么现在不能,要是没有人给先献血,那先生岂不是,太太....你这未免也太绝情了吧。”

  林知薇闭上眼睛,她何尝不想。

  淡淡无力的说,“秦助理,你不懂...”

  秦南却是不懂,不过这也不是他该过问的了。

  走廊出现了一道纤细的身影,她慢慢的走到手术室门口,一双眼睛含着泪,“姐姐,我就是想在这里看看,我没有要打扰你们的意思,我就是想看到亦衡平安的出来。”

  林知薇听到这道声音,瞳仁一颤。

  她有些恍惚

  慢慢的转过头,头顶的灯似乎绚烂过度,让她有些无法看清那人的脸,而秦助理的惊呼,让她知道了,“顾二小姐,怎么是你?”

  顾夏云。

  是顾夏云。

  顾夏熙的妹妹...

  顾夏云柔弱的说道,“林知薇姐姐,我只是想来看看亦衡哥哥,我没有别的意思的,我等他没事了就走。”

  林知薇紧紧的攥着手指。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她很想说‘不’但是顾夏云因为抽血的缘故,摇摇晃晃的两步,险些跌倒,秦南走过去扶住了顾夏云。

  林知薇垂下眼睫。

  一个小时之后,林亦衡被推出来的手术室,林知薇的这一颗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

  ——

  第二天下午。

  林亦衡醒了。

  林知薇接到了看护打来的电话,连忙将鸡汤装好,一路赶来了医院。

  林知薇推开病房的门。

  就看见顾夏云坐在病床边,给林亦衡喂着小米粥,而林亦衡一口一口的喝着,男人说道,“夏云,你好好休息,为了我流了这么多血。”

  顾夏云摇头,“亦衡哥哥,你没事就好了。”

  林知薇走了进去。

  顾夏云看到林知薇,手指颤了颤,似乎是很害怕一样,委委屈屈的说,“林知薇姐姐,对不起,我答应过你亦衡哥哥平安无事我就离开,可是我忍不住,我想来看看亦衡哥哥,知薇姐姐,我求求你了。”

  林知薇只是笑。

  瞧瞧,这话说的,就跟她一个心思恶毒的女子一般,好像她做什么什么事情不让顾夏云过来一般,好像是她拆散了面前这一对恩爱的情侣的恶毒女配!

  林亦衡看着林知薇,英俊的脸上冷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顾夏云看到林亦衡好像生气了,唇角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挽起来,她放下手中的东西,眼底含着泪,“亦衡哥哥,你不要生气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太贪心要来看你的。”

  她走到林知薇面前,跪下来,“知薇姐姐,可是求求你了,让我来看看亦衡哥哥吧..等到他没事了..没事了我在离开,万一在需要我的血怎么办,我知道林知薇姐姐你在乎自己的身体不给亦衡哥哥抽血,亦衡哥哥的身体并没有稳定下来,就让我留在这里吧..只要亦衡哥哥没事,就算抽干我的血,我也愿意。”

  这一番话,顾夏云说的委委屈屈,好不可怜,却在表述着是林林知薇贪生怕死,不敢给林亦衡献血。

  林亦衡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巴不得自己去死,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她竟然不管不问,指着门口,“林知薇,你给我滚出这里,你有什么资格说夏云,夏云,你不需要求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说着,忍者伤口的疼痛,就要坐起身来下床。

  林知薇连忙走过去,想要扶住他,“亦衡,你刚醒,不要动,要是扯到伤口...”

  “你给我滚——”林亦衡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我看见你就恶心。”

  林知薇咬着唇,喉咙颤着,“不是..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不是贪生怕死...只要你没事,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要我的命都可以的..亦衡,真的不是顾夏云说的这个样子...”

第六章 他很愤怒,更多的失望

  她不是怕疼。

  她不是不救林亦衡。

  可是,她的血液不干净的...林亦衡不能用的。

  顾夏云走过来推开了林知薇,扶着林亦衡,“亦衡哥哥,夏云不怕痛的,夏云也不怕死,只要亦衡哥哥没事,夏云怎么样都可以的。”

  林亦衡看着林知薇,眼底闪着讥诮,冷漠开口,“不是什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怎么抽点血都不愿意了,原来你对我的爱只不过就是说说而已的,还是说你是想盼着我死了你好带着肚子里面那个孽种跟顾容风在一起,林知薇,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夏云救了我,我就死在手术台上了,你是巴不得我死在手术台上吧。”

  林知薇怔怔的往后退着,脸色苍白如纸,“不是的,我跟顾容风没有关系的,这个孩子是你的,亦衡,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是我...”

  我快死了..

  林亦衡没有想到,到现在,林知薇竟然还要护着顾容风,目光盯着林知薇的腹部,这个孩子,显然也不是自己的,愤怒的开口,“林知薇你给我滚,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说着,林亦衡将床头柜上放着的保温桶扔在了地上,鸡汤洒落了一点,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林知薇的身上。

  林知薇想要弯腰,把保温桶捡起来,但是头一阵阵的眩晕着。

  顾夏云走过来,骄傲得意的笑,“林知薇姐姐,你还是快点离开吧,免得亦衡哥哥看到你不高兴,气坏了身体。”

  ————

  整整一个月。林知薇几乎每天都去病房看望林亦衡,但是每次,顾夏云都在。

  她看着顾夏云一勺勺的喂着林亦衡喝粥,心里如同被一只手搅动着一般的疼。

  林亦衡因为车祸伤到了左腿,行动不便,每天都按照医生的叮嘱做康复训练。

  这天。

  林知薇去了医院,她最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劲了,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疲惫的疼痛。

  顾容风给她拿了一些药,她叮嘱莫容风保密。

  他答应着。

  走到医院的走廊上,林知薇伸手拍着腹部,温柔的说,“宝宝,妈妈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你平安的生下来,这样以后,你就可以陪着爸爸了。”

  她问过顾容风,顾容风说,她的病不会遗传给孩子的。

  如果把孩子打掉,才能换取她那百分之30的各种因素不确定的成功率,她是不会答应的。

  “表哥,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还没有跟林亦衡在一起,不过他对我很好,你放心吧,对了,你把当年撞死顾夏熙的那个司机弄的干净点,别给我留下什么尾巴。”

  林知薇经过楼梯的时候。

  听到了顾夏云的话。

  脑海一震。

  什么,顾夏熙是顾夏云雇司机撞死的。

  而顾夏云挂断了通话,走出来已经发现了林知薇,有些慌,随即说道,“你听到了什么,你尽管去跟亦衡说,反正他也不会相信你的。”

  “你怎么能这么做,顾夏熙是你的姐姐啊,你怎么能这么做。”林知薇不敢相信,这竟然是顾夏云做的,林亦衡因为这件事情,误会了她这么久,她一定要告诉林亦衡,都是顾夏云做的,是她做的!

  顾夏云没有了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脸上一片狰狞, “是我做的又怎么样,顾夏熙她该死,谁让林亦衡喜欢她,林亦衡是我的,谁也夺不走,我才是林太太。”

  楼下传来两名护士交谈的声音。

  顾夏云眼睛一转,拉住了林知薇的手,大喊了一声,“救命”然后整个人往后倒去,从楼梯上滚下来。

  两名护士闻声赶过来,扶住了顾夏云将她立刻送去治疗。

  林知薇站在原地。

  她看着顾夏云躺在楼梯上,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她没有推顾夏云!

  是顾夏云她自己!

  ————

  顾夏云经过抢救,转到了病房,但是一直昏迷着。

  “林知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知薇闭上眼睛。

  只觉得一阵拳风挂过了自己的脸,直直的落在了自己脸颊旁边的墙壁上,她睁开眸,看着男人流血的手,“亦衡,亦衡你的手怎么样。”

  “林知薇,你害死了夏熙,你现在终于要对夏云动手了吗?”林亦衡的眼底除了厌恶,还有失望,他没有想到,林知薇真的这种人。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