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梭尽似水岁月霓裳席炎麟by临宵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1

梭尽似水岁月霓裳席炎麟by临宵月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霓裳席炎麟之间的爱情故事,她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存在,为什么却是一味药引?心痛到无法呼吸,席炎麟,我再也不敢爱你了!

>>>>《梭尽似水岁月》章节目录<<<<

梭尽似水岁月17章

三个月后。

阳光洒在御花园内,上官芸儿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微微隆起。

“霓裳,我怀孕了。”上官芸儿得意的宣布,今天太医刚对她说了这个好消息,她期盼了许久的孩子,终于要来了。

霓裳心头一震,眼眶湿润,可却一句话也不说。在皇宫内,没有她的知心人,她也习惯了不再对外诉说心事。

上官芸儿可不管她的沉默,像是故意说给她听,“若是你的孩子还活着,大概也快满周岁了吧,可惜了,你看见了吗?你的诅咒不堪一击,这是我和皇上有的孩子,将来,我们的孩子会继承皇位,当那一天,我会让他彻底的血洗你们鲛人族!”

瞳孔一震。

霓裳激烈的抬起头,“上官芸儿,你不得好死!你恶毒!”

“难道你没听说一句话吗?最毒妇人心。”得意的笑声徘徊在耳边。

霓裳失去了浑身力气,跪坐在地上,一闭上眼,满屏都是族人被诛杀的场景,她以为心脏疼到麻木就不会痛了,可那也是自欺欺人。

宫殿内,点的灯是用鲛人身体里提取出来的膏脂,床帘宫纱全是由鲛人落泪而成的珍珠编制而成,就连太医院里,鲛人肉和鲛人鳞片也被当做了药材收藏在最高处。

每当她进入宫殿,看见属于鲛人的一切,霓裳都没有办法直视。

上官芸儿捻起床帘的珍珠,“心痛吗?不得不说,你们鲛人全身上下都是至宝,皇上怜我怀孕,特意送来鲛人膏脂为我点灯,唯恐我晚上起夜磕碰了小皇子。”

小宫女推开殿门进来,冷风瑟瑟。

“皇后娘娘,皇上批完奏折,正往朝凤宫赶来,需要奴婢去准备晚膳吗?”

上官芸儿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娇笑着说:“去吧。”

霓裳至始至终跪在地上,承受着那堆诛心的话,恨不得自己聋掉,那么就可以不听。

“在皇上眼里,我的孩子才是宝贝,而你的孩子,只是个怪物药引,霓裳,你拿什么跟我比!”上官芸儿收敛好所有情绪,便去迎接圣驾。

霓裳闭了闭眼,又睁开,一颗已经化为赤红的珍珠从眼眶砸落。

席炎麟近日高兴极了,刚入殿就温柔的横抱起上官芸儿,“芸儿,以后朕过来,你无需来接驾了,你已经怀了朕的小皇子,切记当心自己的身体。”

温柔贴心的话,和亲密的动作,针扎一般插入霓裳的心脏,钻心的疼。

她永远记得,当初她怀孕的时候,蔚清殿中没有一扇可以挡风的窗户,每天她都缩在床上瑟瑟发抖,饭菜也不如上官芸儿的精贵,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无事,所有人都视她为无物。

“皇上,孩子才三个月,哪儿能听出动静。”上官芸儿娇笑着想要推开趴在她肚子上的男人。

席炎麟就跟立刻要升级为父亲的男人一样,眉眼全是愉悦。

那份喜悦,是属于他们两个人,而霓裳什么都不是,即便,她曾经也为男人孕育过一个孩子。

“朕的孩子……芸儿,我们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席炎麟和上官芸儿深情对望。

霓裳跟随着宫女为他们上菜,手指在颤抖,即使告诉自己不再爱了,可看见他们恩爱齐眉的样子,霓裳也无法淡定。

她恨!

恨为什么她落入泥沼,而始作俑者却可以美满一生!

梭尽似水岁月18章

日子随着上官芸儿的肚子变大,而慢慢逝去。

从席炎麟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出他十分期待孩子的到临,到了上官芸儿怀孕九个月的时候,他索性搬进了朝凤殿,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日日同睡。

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霓裳,都是折磨。

而对于席炎麟和上官芸儿,都是幸福。

“霓裳,为我拿本书册过来。”上官芸儿嘴里吃着糕点,她的孩子马上就快要出生了,以后她在皇宫内的地位便更稳了。

霓裳趴在地上纹丝未动,长期的折磨下,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可以说是苟延残喘的活着。

“呵?胆子又变大了,是不是皇上不在,你便觉得可以无视我?”愤怒恼上心头,上官芸儿强撑着巨大的肚子,走向霓裳,狠狠一脚踹过去。

霓裳的心,早已枯死,疼痛也都麻木。

被狠狠踹翻在地上,霓裳红着眼,“上官芸儿,我不是你们的奴才,更不是你们身边养的狗!”

上官芸儿轻蔑的看向她,不敢相信在长期折磨下的霓裳,竟然还有脾气,被挑衅的怒气来得极快,伸手就给了霓裳一巴掌。

动作太迅速,她忽略了自己的肚子,打到霓裳的同时,重心不稳狠狠朝地上摔去。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打破了殿内的平静。

一群宫女太监如鱼贯入,吓得高声齐喊,“皇后娘娘!”

“疼……好疼……”上官芸儿扭曲着五官捂着肚子,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肚子传来,裙摆下一缕鲜红伴随着淡黄色水流出来。

霓裳呆愣片刻,下一秒,被太监们狠狠按在地上。

上官芸儿哭诉的指控着她,“霓裳,为什么你嫉妒我怀了皇上的孩子!你失去了孩子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啊,你为什么想要害死他!”

霓裳的脸色,一刹那变成了灰色,仿佛置身在了冰窖之中,被暴风雨随便吹打和揉虐。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推倒她,是她自己摔倒的。”霓裳反抗的摇头,这一刻,彻底明白了人心的复杂。

席炎麟听闻消息来得很快,第一眼就看见倒在地上的上官芸儿,滔天的怒火爆发,一把拽住霓裳的脖子,“霓裳,你们这群阴险恶毒的生物,朕的孩子若有个三长两短,朕就让你们鲛人族给他陪葬!”

霓裳的心脏猛的一缩,“席炎麟,你相信我,不是我推的她,我没有想要伤害她的孩子!”

盛怒中的男人什么都听不进去,拽着霓裳往上官芸儿那边走去。

太医们忙作一团。

“快,快准备热水,皇后娘娘伴随着落红,快要生了,”

“皇上,娘娘可能会难产,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一道一道的惨叫声袅绕在席炎麟的心头,难产两个字,让他呆若木鸡,脸色犹如狂风暴雨袭来,一脚踢向霓裳,“保住芸儿和孩子,需要什么珍贵药材立刻去国库取,实在不行,这里还有现成的鲛人肉,朕要他们母子平安。”

心,彻底寒凉。

霓裳犹如五雷轰顶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席炎麟,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恨我折磨我!”

鼻头一酸,霓裳彻底明白了,她和上官芸儿在男人心里的地位。

她以为她已经不会再疼了,但心脏鲜血淋漓,哭声难以抑制的从喉咙里宣泄出来。

“皇上,女人生产实在污秽,您乃万金之躯,还是去殿外等候吧,微臣一定会竭尽全力。”太医们将席炎麟请出了殿外,抱着热水进入殿中,大门被重重关上。

霓裳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胸口就迎上男人狠狠的一脚。

“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朕就不该把你这种恶毒的生物放在芸儿身边,一切都是朕太粗心了。”席炎麟就像一头陷入绝境的困兽,宣泄着内心的愤怒,想要把所有东西撕裂。

霓裳嘴唇闭得紧紧的,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像生根似地趴在那里,心裂开了。

“席炎麟,你扣心自问,我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我承受所有的一切,三年前救你出海的人是我,爱你、追随你上岸的人也是我,可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丁点的爱!”霓裳哭着喊着,卑微的声音里蕴含着无比的僧恨和绝望。

“朕的爱?霓裳,你不配!芸儿若是疼上一分,朕就要你十倍奉还。”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