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阴债第二十章免费阅读_阴债第二十一章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0

本站为您提供阴债第二十章在线阅读,山村里道路漆黑,她经常因为走夜路受伤。有时掉进沟里,有时扑进河里,但永远阻碍不了她走夜路。


>>>《阴债》章节目录<<<

阴债第二十一章

刹那间,愤怒和恐惧一下子充满了我的内心。

为什么父亲会变成这样?

他说周海平让他来烧纸,莫非是周海平知道我已经摆脱了他转移给我的仇恨,所以立即就让父亲来承担了吗?

毕竟……父亲跟他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啊!

以往总是憨笑的父亲已经面无表情,甚至看着有一种呆滞的感觉。

我傻傻的牵住了父亲的手,呢喃道:“爸爸……你怎么了?”

然而,父亲却犹如听不见我说话一样。他转过身,朝着外边走去。但因为被我牵住了手的关系,他虽然一直在走路,却也相当于在原地踏步。

我紧紧的抓着父亲,不想让他离开我。记忆中,他的手总是布满了耕地留下来的老茧,给我厚实温暖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的手却很冰凉,而且摸着也没有往日的触感。那阴冷甚至窜进了我的手里,冷到了骨子里,让我浑身发抖。

我全身因为寒冷抖的厉害,但我还是不愿意松开父亲的手。因为我有一种预感,一旦我松手了,那我就会失去他。

终于,我的手被冻僵了,连一丁点的力气也使不出来,没法再牵着他了。

父亲脱离了我的紧握,他一步一步,踮着脚往村外走,我忍着寒冷走在他的身后。

路上的狗见到我们都会疯狂吠叫,但却不敢过于接近我俩。我就这样一路跟着父亲,走到了村里的小河旁。

以往,小河的对面是一片田野。

但今天的小河变了模样,那黑漆漆的河面竟然无限延长,就好似大海一样,让人看不见尽头,让人心里瘆得慌。

父亲仿佛完全不在乎前边是河,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边走去。

只见他踩在了黑漆漆的水面上时,竟然是轻飘飘的站在了上面,随波逐流的父亲仿佛没有任何重量。

我看得心里一紧,急忙往前走了两步,踩进冰凉的水里,对着父亲喊道:“爸爸,你回来!”

父亲停住了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深吸一口气,说话都已经抽泣得哆嗦:“回来,你不要走。你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可以回家去了。你不是说好了吗?你说在工厂学了很多,明年就可以当老师傅,等攒了点钱,我们一起在城里买个小房子。”

父亲依然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而我压制着哭的欲望,苦口婆心的劝着父亲:“爸爸,你回来好不好?别走过去。”

我不知道那前面是什么,但我就是有一种预感。

我预感父亲一旦走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仿佛是被我说动了,缓缓的回过了头来。虽然他依然表情呆滞,可却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急忙说道:“爸爸……”

正当我要讲话的时候,一双手却是忽然堵住了我的嘴,并且用力的把我往后边扯。

父亲听不见我说话,再次转过身,朝着看不见尽头的河面走下去。

我顿时急了,连忙回过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陈永生正站在我的后边,是他堵住了我的嘴,不让我说话。

他脸色铁青,咬牙说道:“你想死啊!你父亲已经不是活人了,他现在对人间不能有任何留恋。一旦你让他回头,他就会因为舍不得你,要把你也带走!你可别忘了,送葬之后回来的路上,是不能有人哭的,就是这个道理。”

当听到父亲已经不是活人的这句话,我彻底崩溃了。我坐在河边,大声的哭了起来,而陈永生一直都捂着我的嘴,不让父亲听见我的哭声。

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还没尽孝……你让他带我走吧!”

“别忘了你还有母亲,难道你要让你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吗?”陈永生一句话骂醒了我,“现在你母亲还跟周海平在一起,你不担心她会遇到意外吗?”

我咬着嘴唇,脑海里想着父亲的面容,心里一阵阵的痛。

陈永生用力的叹了口气:“现在你知道了,那周海平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账。他仗着自己学了点皮毛,就把一切罪恶都往你们的头上推。现在你安全了,但你的父亲却给他当了替死鬼。但你先别急,我应该……应该有可能救下你的父亲。”

我的心里仿佛有什么被抓住了,急忙说道:“那你快救他!”

“想让人起死回生,哪有这么容易……”陈永生苦笑道,“好在你父亲本来命不该绝,想必他现在还有一口气在喉咙吐不出去。你赶快回去,把他最舍不得的东西烧成灰,再混进水里让他喝下去,这样应该能让他先撑着。”

我顿时急了:“什么叫先撑着?”

陈永生不耐烦的说道:“后边该怎么救活他,我会替你想办法!现在你赶快去,可别误了时候!如果你成功了,你父亲就会睁眼,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用力的点点头,急忙撒开双腿就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可能是因为我在深夜里奔跑的缘故,村里的狗都冲出来对着我叫。没跑多少米,我就被狗给围住了。

这一次我不再怕狗,当有狗要扑上来咬我时,我一脚将它踢飞了好几米远,还怒吼道:“滚!”

经过我这么一吼,那些狗都吓得四处逃窜,被我踹飞的那只狗也是一瘸一拐逃走。

我一路跑回家门口,远远就听见母亲在哭,家里的门是开着的,灯光从大门里透出,照在外边的院子里。

我急忙冲进家里,等一进屋,就看见父亲躺在木板床上闭着眼,母亲坐在旁边哭得泣不成声。

她瞧见我进来,哭着说道:“你爸爸担心你,急得昏过去了,怎么弄都弄不醒。我想叫医生过来,可我不会用手机,附近也都没个邻居……”

我紧握着拳头,咬牙道:“周海平呢?”

“你堂叔出去找你了,说不能让你有危险。”母亲解释道。

“堂叔个屁!我要他死!”

我咬牙骂了一句,急忙就跟母亲问道:“妈妈,你先不要哭,你赶紧告诉我,爸爸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

“啊?”

母亲顿时听懵了:“他哪有在乎的东西啊。”

“那你赶快想啊!”

我着急的催促着母亲,而她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说道:“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一直都放在自己的包里。见到村里长辈的时候,他都会拿出来夸你几句。”

我顿时一喜,去拿来了父亲买的山寨牛皮包。等打开之后,里边果然有一张录取通知书。

眼下我也顾不得这么多,赶紧拿出打火机烧录取通知书。母亲看急了,她本来想阻拦,可被我说了句你别管之后,她就坐在父亲旁边傻傻的看着我。

我将录取通知书烧成了灰,混在一碗水里边,小心翼翼地给昏迷的父亲喂了下去。

然而,在喝下录取通知书之后,父亲还是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一下。

我心急如焚,因为父亲的体温已经越来越低了,这是我可以清楚感觉到的。

可现在录取通知书都没用,这可如何是好啊!

母亲坐在一旁,哭着鼻子:“刚才你爸看你不回来,好几次要出去找,都给周海平拦住了,你堂叔让他去烧纸钱,说可以保佑你平安。”

“别再说那家伙是我堂叔了!”

我又咬牙骂了一句,随后心中一动。

莫非,父亲最在乎的……是我?

我坐在旁边,看着昏迷不醒的父亲,心中陷入了天人交战。

如果成功的话,可以救回父亲的性命。

可如果失败的话……

不管了!

我转过头,与母亲说道:“妈妈,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也许能让爸爸醒过来。”

“啊?”

“你别管了,快出去吧!”

我把满脸疑惑的母亲赶出了大门,随后将门给锁上了。

此时此刻,我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父亲,下定了决心。

我走到厨房,拿起了砧板上的菜刀。那破损黝黑的刀锋,让我看得发呆。

我紧握着刀,身体都不由得颤抖起来,呢喃道:“生而不养,断指可报;生而养之,断头可报。爸爸,你要原谅我,我还没来得及给你尽孝,让你享受天伦之乐。”

这一刻,我下定了决心,把手放在了砧板上。

随后,我闭上眼,将菜刀用力的斩了下去!

“砰!”

菜刀砍在砧板上,疼得我浑身都用力抽搐了一下。

火热的疼痛从我的左手传来,我颤抖着抬起手,看向了桌子上的半根小指头。

我忍着疼痛,做了一碗新的水,浑身发抖端到了父亲面前。此时此刻,因为疼痛的关系,我说话都在颤抖:“爸爸,如果你醒来了,不要生我的气。”

我扶起父亲,将这碗水喂进了他的嘴里,坐在一旁担忧的看着。

忽然,父亲的眼皮微微颤抖一下,让我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终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醒了!

我激动的差点要跳起来,而就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了母亲的喊声:“铭儿,你堂叔回来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怒火中烧!

那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王八蛋,他竟然还敢回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