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兄妻的爱小说_兄妻的爱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1

精品都市新书《兄妻的爱》由杠开精心打造,主角刘燕燕赵维之间的故事真情流露让人动容,本次为大家带来更多兄妻的爱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可以看看~精彩节选:稀疏的几声鸡鸣,飘荡在晨雾中的村子上空;少有的几户勤快人家院落里,已升起了几缕淡淡的青烟来。

兄妻的爱小说 精彩章节

“那他不在这儿,我又有什么办法啊?”

刘燕燕委屈地说道。

“他不来,你就给我去!今晚上,不把那事做下你就别给我回来!你去,现在就给我去!”

刘燕燕是被王大头打怕了的,见王大头又喝醉了,害怕王大头打她,揉着眼睛就往外走了,等快走到赵维的家门口时,她又扭头走了回来。

回家吧,又怕王大头打她,不回去吧,自己实在是羞得去敲赵维的院门。就这样,刘燕燕在漆黑的村道里,来来回回去犹豫起来。

连着这几天的遭遇,让刘燕燕此时的心情像汹涌的波涛一样起伏起来。

二十四、五岁的刘燕燕正当青春,可自打嫁给王大头后,一天正常夫妻的功课都没做过。多少个不眠的长夜里,她都在忍受着那种生理上的煎熬。

赵维人样儿长的好,又是大学生,脑子又聪明,心眼也不错。这些刘燕燕都看出来了,可真要让她抹下脸来去和他做那事,她实在是迈不出那一步啊!

“可不这么做,自已和王大头表面还算平静的日子,怕也是快走不下去了。光村里人的唾沫星子就足可以把我们两口子淹死,更不要说,村里还有几个像雷麻子那样的坏种,还在时时刻刻,像饿狼一样流着涎水在盯着自己,自已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时间一长,非出事不可。”

“罢、罢、罢,自己这回说什么也要舍得下脸面,找他赵维,把那事做上一回,等我把娃娃怀上,看村里的人再说俺家的闲话!”

想到这里,刘燕燕便鼓起勇气再次往赵维家走去。

朦胧的月色之下,刘燕燕像一只胆怯的小白兔一样,她努力地压着自己快要狂跳蹦出来的小心脏,迈着轻轻的脚步,来到了赵维的院门前,原想着那门是插着的,谁知她用手轻轻一推,那门竟开了。

也难怪,赵维家里穷的除了个破电扇连个电视都没有。他根本就没有插门的习惯。

刘燕燕蹑手蹑脚地摸进了赵维的屋子里,是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她发现赵维只穿着一条短裤,睡的正香。

寂静的屋子里,除了赵维细均的呼吸声,刘燕燕似乎还听到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她哆嗦着身子,轻坐在了床边,想要就势挨着赵维躺在他的身边,却始终羞得做不出来。

犹豫了半天后,她只是半趴在赵维的脸前,仔细地端详起赵维来。

“脸前的这个男人,睡着了的脸庞竟是这么的英俊;他的身材是这么的白晳、健硕。他要是自己的男人该有多好啊!我的老天娘啊,你咋的就对我这么不公啊!竟落得让自己三更半夜,像做贼一样偷起男人来了……”

刘燕燕越想心里越悲痛,不知不觉中那眼泪竟再次滴落了下来,无意间把赵维给弄醒了。

“小维,你就帮帮我们吧。”

刘燕燕见赵维从起来了,赶紧擦了擦脸上泪水,心一狠,竟要往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嫂子,你这是要干啥,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不能做那事。”

赵维见刘燕燕要脱衣服,手刚碰到刘燕燕嫩白的小胳膊,便又像触了电一样缩了回来。

刘燕燕红着脸,把汗衫往下一脱,那对儿白娕肥大的尤物便在她的胸脯上乱颤了起来。

“嫂子,你快把衣服装上。”

赵维只晃了一眼,便不敢再看,把头扭了过去。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把衣服穿上。”

下定决心的刘燕燕,拿出了破釜沉舟、誓死要借下种子的姿态来,说出的话竟乱了章法。完不成任务,王大头那里不好交待不说,自己也白白鼓了半天勇气。

“嫂子你说的啥话啊,你快点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赵维听刘燕燕这么一说,心里也觉得好笑起来。

“你今天要是不帮我们,我回去就被要你大头哥给打死了。”

刘燕燕说着眼圈一红,声音竟哽咽起来。

“他为啥要打你,他一向不对你好好的吗?”

赵维不解地问道。

“你看的都是表面,私下里他可没少打了我。”

以往,王大头确实打过刘燕燕,但不像刘燕燕说的这么过火,刘燕燕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利用一下赵维的同情心,好达到她自己“借种”的目的,她早已看出赵维心软的这个弱点了。

“等我再见了大头哥,可得好好说说他了,都什么年代了,他还打老婆。”

“他说了,今儿夜里要是我再不把那事办成,他回去非打死我不可。”

刘燕燕说到这里,越发显得伤心起来,她哽咽着把话说完,便伸出自己的小手从背后悄悄地拉住赵维的手哀求道:“你就可怜可怜嫂子吧,就一回,阿。”

刘燕燕年岁和赵维不相上下,两个人都是正当青春之际,肢体上的些微接触就像过了电一样,麻酥酥地让人心颤,赵维怕自己把持不住赶紧地把手拿了开来。

“你要是怕现在回去大头哥打你,你就先在这屋里坐会儿,等他气消了你再回去吧。”

赵维说完,便从屋里出来,来到了院子里。

屋里的刘燕燕见赵维始终只是躲避着自己,坐在床上伤心地低声呜咽了起来。过了很大一会,见赵维始终不肯进来,劳累了一天的她,竟睡倒在了赵维的床上了。

赵维在院里坐了半天后,听着屋里竟没了动静,他悄悄走到窗前一看,刘燕燕竟睡在了自己的床上。赵维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看来自己今晚只能在院子里坐一晚上了!”

此时,一阵微风逐渐把夜空中的乌云和雾气吹散开来,那月色竟罕见地皎洁起来,明亮的月光下,微风轻吹着院子里的梨树,发出凉爽的“唦、唦”声。

赵维一直在院子里坐到天色将亮,听着屋里的刘燕燕还没有醒来,他索性走出自家的院子,往着到村子外面走去,好找个地方活动一下,撵撵自己的瞌睡虫。

东面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时,赵维已在村北的小土丘上,活动了半个小时。刚刚还弥漫在夜雾中的三河沟村,渐渐地显露出它粗朴、安详的面容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