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回首鬓如霜_沈心简慕天宁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1

《回首鬓如霜》是由“冷月心”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沈心简爱极了慕天宁,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可他却认定这个孩子是野种,要对她们赶尽杀绝,她语气里满满是哀求和心酸,这个男人却不为所动。

沈心简慕天宁小说_回首鬓如霜在线阅读

第一章 贱货

北海市中心最豪华的写字楼顶层,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眼神晦暗不定。

他身后,跪着被五花大绑的沈心简。

沈心简已经跪了很久,跪的膝盖都麻木,她却死死的撑着,不肯倒下,因为腹中的……门忽然敲响,慕天宁冷声道:“进来。”

“慕总,林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但是还没醒。”助理接到医院的消息,急忙禀报。

慕天宁的眉头一下子展开,松了口气,转身看到跪在地上颤抖的沈心简,忽然就怒气上涌,快步走到沈心简面前,伸出手,一连扇了沈心简六七个巴掌。

失了理智的男人,下手极重,等慕天宁停下来,沈心简的双颊已经肿了,嘴角血珠练成线,滴滴答答的流到地上,溅起一片血花。

慕天宁拿毛巾擦着火辣辣的手,似乎上面沾染了什么恶心的秽物:“沈心简啊沈心简,你真是不简单,明明知道菲菲身体不好,明知道我们要结婚了,还去媒体面前爆料我们有染,去她面前说你怀了我的孩子,你蛇蝎心肠!”

沈心简想开口,一张嘴吐出一口血,里面还带着半颗牙。

钻心的疼痛在整个口腔蔓延,她忍着痛勉强分辨道:“真的……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慕天宁怒极反笑:“媒体拍到你坐在我车上,你的怀孕化验单,跑到菲菲的包里,还说不是你?”

化验单……

沈心简想到那张化验单,就一阵心酸。

是的,她怀孕已经2个月了。

当她拿到化验单的时候,她也不可置信。

因为她一直是慕天宁的发泄品,就如慕天宁对她轻蔑的说过,你最好认识到自己的本分,不过是我的肉便器,上你我还怕得病要戴套。

她被慕天宁睡了那么多年,一直慕天宁都是让她背过身去,从背后硬上,而且次次戴套,绝不肯让她肮脏的子宫怀上他的血脉。

直到……

“沈心简,你不要装傻!”看沈心简发呆的样子,慕天宁心火更旺,强迫她抬起脸:“你怀了野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反正你这种贱货被上的多了。但是这次你让媒体偷拍,败坏我名声,让公司股价狂跌!又吓到菲菲让菲菲发病,我饶不了你!”

沈心简如遭雷击,野种?贱货……

她的第一次是被迷奸的,的确不干净。

但是自此以后,她只跟着慕天宁一个人啊!白天忙着为慕天宁的公司奋斗,晚上洗干净任由他玩弄,为什么他还要这么羞辱自己?

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

慕天宁心里更加急躁,这个贱女人,到现在还惺惺作态,他把拉起沈心简:“你还敢装可怜?我现在就把你这婊子的孩子拿掉!”

“不要,我不去医院!”沈心简扭动身体往后躲着,她今天还在幻想,等慕天宁结了婚,就可以放过她,她躲去一个小城,自己生下两个人宝宝,过一直想要的安静的生活……怎么可以,现在就扼杀他的生命?

沈心简极力的向后躲去,身体却恰好被绳子勒的曲线毕露……

第二章 凌虐

慕天宁红了眼,大手伸向沈心简的柔软:“你他吗也配去医院,在这里我给你做掉!”

入手,是极细腻的丰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慕天宁觉得,沈心简的丰满,自己一只手快掌控不住了。

他暴怒的血液,流向了身下某处……

撕开沈心简的上衣,慕天宁看着被绳子勒的更突出的丰满,终究忍不住。

将她朝着办公桌拎过去。

沈心简看到还恭恭敬敬站在一边的助理,心下一片薄凉,哭着哀求道:“慕天宁,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不要在这里……”

能不能给她留住这个孩子,能不能不要让她被别的男人也看光全身!

“你个万人骑的婊子,居然也知道害臊?”慕天宁冷笑狰狞,根本不在意沈心简的话,直接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撕下她的包臀裙。

沈心简生怕伤到孩子,小心翼翼的不让肚子压在桌子上,还扭动着防止慕天宁的侵占。

她却不知道,背后看去,她的姿势多诱人……

慕天宁很想发泄,却按不住她,索性暴怒的抽打她的臀,沈心简生受着,却依然不从。

“为孩子他爸守身如玉是吧?”慕天宁的眸子染了血,下手越来越重,白皙的肌肤,已经带了青紫。

“我没有……”忍着痛哼,沈心简分辨道:“孩子,孩子的爸爸是你……”

只是这辩解,那么苍白无力。

“还要让我喜当爹?你敢被日不敢认?”慕天宁一把将沈心简推到地上,心里怒气到达顶点:“那就去医院流!流下来做DNA,是我的我给你一千万!”

慕天宁怒极反笑,扬手就要叫保安。

沈心简浑身一颤,要是去了医院,她的孩子绝对没有活路!

她腿一软,跪到慕天宁面前,下一秒,解开慕天宁的腰带,轻轻低下头……慕天宁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最是桀骜,她不敢忤逆,只能先让他爽了,自己和孩子才能有活路!

忍着口中疼痛,沈心简生涩但努力的动作,帮慕天宁发泄。

慕天宁爽的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沈心简脸带泪痕伏在自己腿间,怒气蓦然消退几分。

下一秒心里又浮上怨愤,沈心简这个婊子,是不是也这么在别人身子之下这么贱的服侍?

“果然是个万人骑的婊子,技术这么好?”慕天宁拉住沈心简的头发,毫不怜惜,大力动作起来。

沈心简一僵,她没有……

但是有什么用,慕天宁根本不管她初次服侍,动作越来越快,痛到沈心简已经要晕过去。

“叮……”

慕天宁口袋里手机响了,沈心简睁大眼睛,期盼他能停下来。

谁知道慕天宁单手拿出手机,按下免提,另一只手亦然按着沈心简的头。

那边,是林菲菲虚弱的声音:“天宁,你不要怪沈心简,她也是太爱你了!”

“菲菲,你刚醒,先不要关心这些事,休息会儿。”慕天宁的声音温柔的要滴出水,身下的动作却越加残暴,沈心简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被撞破了……

第三章 她也配

“我没事,我只想想告诉你,我们退婚吧,现在媒体满城风雨,大家都说你和沈心简才是真爱,我就不阻碍你们了……你说沈心简是真爱,公司的股价也会涨回来……”林菲菲的声音平静里带着啜泣,千般不舍。

听着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的林菲菲,慕天宁心底生出怜爱,对沈心简厌弃更甚:“菲菲,你不要说这种傻话!”

“我总不能让沈心简的孩子没有爸爸,让你骨肉分离!”林菲菲声音悲痛欲绝,谁听了都会为之落泪。

“沈心简怀的是野种!”慕天宁声音急促:“她已经招了,而且那个野种马上就流掉了!”

林菲菲的声音带了一丝欣喜:“真的吗?不是我们慕家的骨血?”

“她这么下贱,怎么配!”慕天宁冷漠又果决。

“万一是呢?”

“去母留子!”

话说出口,慕天宁感觉身下的沈心简动作停滞,他笑了,就是要这种贱女人想要子以母贵的想法破灭,以为生个孩子就能进豪门做贵太太?

动作更狠的贯穿她。

那本林菲菲在担心:“这样是不是太残忍……”

“不要想不可能的事情啦!我做的防护措施非常好,她根本没有怀孕的机会。”慕天宁自信的说。

的确,虽然因为林菲菲的肾病他们暂时不能行房,欲望需要纾解,但是每次和沈心简在一起,他都会戴套,沈心简绝对不会怀孕。

“那你也不要难为沈心简,她这么放荡也不全是她的错,有的女人天生……嗯……”林菲菲说不下去,害羞的住嘴。

慕天宁心都软了,菲菲多善良,多纯洁,肮脏的字眼都说不出!

怕林菲菲刚醒动气太多,慕天宁柔声道:“菲菲,一会儿我给你送燕窝粥,你先休息。”

……

等慕天宁挂了电话,沈心简已经绝望。

下贱,不配,流产,去母……留子……

她对慕天宁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啊……”慕天宁低吼着释放,随即抽身而退,清理着自己。

沈心简倒在地上,脸上一片狼藉,心里,更狼藉。

“沈心简,被人玩烂了的货,你设计爬了我的床,我不嫌脏用了你,也给了你几百万,这个钱包小明星都够了,你别太贪!不要想着怀孕上位,去乖乖打胎,我给你遣散费,以后不要再来污我的眼!”慕天宁话说的极平常。

也是,在他的眼里,这已经是仁至义尽。

沈心简看着他的身影走出办公室,直到门被啪一下关上,整个人终于软下来。

像是四肢百骸都被打断,像是心被挫成了灰。

她一直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却视她如最肮脏的尘埃。

找媒体偷拍的不是她,把化验单给林菲菲的也不是她,可是,现在又有谁信?

沈心简挣扎着起身,理了理黏在一起的头发,洗了把脸,将凌乱的衣服整理好,望着镜子里连最下等妓女都不如的女人,露出一丝凄凉的笑,默默的走出办公室,从安全通道慢慢走下楼……

第四章 奸夫

到公司一楼的大堂,她感受着公司人的眼光和窃窃私语,酸涩的低头出了公司。

此刻的她,在北海人的眼里,就是上位的小三。

再见了,慕天宁。

为了孩子,为了自己,她要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只是她刚走出公司的旋转门,手腕被人拉住了,劈头就挨了一巴掌:“贱女人,你给老子带绿帽子!”

“唔……”浓郁的血腥味让沈心简鼻子酸涩,她眼前眩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痞里痞气的陌生男人,惊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男人狞笑着:“我是阿强,你是我从15岁就开始睡的女人,睡了好几年,我一拍你屁股你就知道换什么姿势,居然说不认识我?”

这话说的声音大又露骨,路人渐渐围拢过来。

沈心简完全呆住了,阿强趁机伸手拨开她的衬衫,被慕天宁弄得青紫的酥胸暴露在人前。阿强猥琐的看了几眼,一副气愤样子指着她:“大家看看我老婆,我都把她搞怀孕了,她还出来勾三搭四,上次蹭慕总的车就被保安打了出来,这次还不死心……”

伸手护着自己的胸口,却被围上来的人拉拉扯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拍小视频。

也有人开始议论:

“啊,这就是那个沈心简!前几天被拍到夜会慕总的女人……”

“什么夜会慕总,她老公不是说了吗,她就是想攀高枝去蹭车的!”

“我就说嘛,人家慕总和林小姐郎才女貌,这个骚货怎么能插足……”

“就是就是,看她这样,穿的暴露去勾引也被慕总打出来了……”

……

议论越来越不堪入耳,阿强还死死按着她的手,让她的白皙暴露,一群人举着手机,边骂她边录,有的激动的大妈甚至扔起了臭鸡蛋。

“小三!”

“贱货!”

人群群情激奋,几乎要把沈心简生吞活剥了去。

阿强还趁机在沈心简身上揩油,肆意摸捏,沈心简已经流不出眼泪,只恨自己为什么不立刻死去!

危急之时,一阵急促喇叭声响起来:“滴,滴……”

人群外面,一辆越野车直冲进来,看热闹的乌合之众虽然对沈心简凶恶,但是谁都惜命,连阿强都闪开了。

只剩沈心简,衣衫凌乱的站在车前,看着那凶悍的越野车,似乎要把自己撞上天一般,腿一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

疼,浑身都疼,沈心简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碎了。

耳边有人温柔的呼唤:“简简,简简……”

像是春风一般,沈心简记得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听到过这种呼唤,是自己的父亲的语气。

但是从自己记事起,父亲就变得像饿狼一般,只会让自己去赚钱,补贴他欠的赌债,补贴游手好闲的弟弟……难道父亲终于心疼自己了?

沈心简期待的睁开眼睛吗,期待眼前人是心心念念的父亲。

一张脸出现在眼前,却是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第五章 谁说我死了

“你终于醒了简简,太好了!”陈大发朴实的脸上露出喜色。

“大发哥,怎么是你?”沈心简心下有些失望,但是陈大发的出现也让她有些欣喜。

这是自己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对自己照顾有加,那时候村里都穷,大发家富裕点,但是家里买了什么好吃的,陈大发都会偷偷塞给沈心简,就算是被父母责骂也愿意。

直到沈心简被强奸之前,陈大发都像是她的亲哥哥一般照顾她……但是自己出事后,就被父母送到了北海,变成了慕天宁的玩物,再也没有了儿时的纯粹,更见不到质朴的小伙伴。

陈大发挠挠头,拿出张名片递给心简,笑着说:“我现在自己开了家小店,开车来北海进货,没想到看到一群人在打架,看着被打的像你,一着急开车冲进去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我……我没事。谢谢你,大发哥。”沈心简收起陈大发的名片,咬着嘴唇,想起当时的景象,还是忍不住颤抖。

陈大发见沈心简不愿意说,也就没追问下去,

沈心简后怕的想,如果不是陈大发恰好看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孩子……孩子!

沈心简的手紧张的抚上自己的肚子:“他怎么样了……”

陈大发脸色一暗,随即强颜欢笑:“医生说有点见红,但是只要好好的卧床休养,就没什么事情……”

沈心简松了口气。

“那个,那个,怎么你怀孕了出门也没人陪着,妹夫呢?”

“他……他死了。”沈心简低下头,不让陈大发看到自己的眼泪。

陈大发没想到沈心简居然回答是这样,他抿了抿嘴唇,忽然说出一句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话:“简简,你要不介意,以后我来照顾你吧!”

朴实的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全是一个男人的刚毅与责任感。

他的样子,让沈心简一阵心酸。

只是没等沈心简开口,一个冷峻的男声忽然从门口传来:“谁说我死了!”

朝着门口看过去,沈心简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慕天宁,她爱的死去活来,终究被虐的死去活来的男人!

她曾为他付出半条命,最终换来的是什么?

沈心简缩在被子里,眼睛浮上眼泪:“慕天宁……你走!”

看着沈心简的样子,慕天宁没来由的心中一紧,旋即却又被怒气占据,快步上前:“我刚离开一会,就约了野男人私奔?”

“我没有!”沈心简无助的看着四周,想要逃脱。

“你谁啊,干嘛来欺负简简!”陈大发看着沈心简的眼神,觉得慕天宁肯定不是沈心简的老公,不然怎么对怀孕的老婆这么狠?

他直接拦在了慕天宁的身前,虽然有些惧怕慕天宁身后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但是陈大发还是挺直了腰杆。

“英雄救美?”慕天宁冷冷一笑,身后四个保镖直接把陈大发拖了出去,不一会,走廊里传来了拳打脚踢的声音和陈大发的惨叫,但是就是这样,陈大发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喊着:“简简,快跑……”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