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凌世绝卫_凌世绝卫小说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11 13:01

为您推荐热门小说《凌世绝卫》,凌世绝卫小说主角是叶荣任珊珊。凌世绝卫小说精彩节选:在一众人的猜测中,叶荣开着车子,带着任珊珊绝尘而去。杨子华望着逐渐消失在眼前的雪佛兰,一道凶狠的表情始终在他脸上久久不能散去。

凌世绝卫
推荐指数:★★★★★
>>《凌世绝卫》在线阅读>>

《凌世绝卫》精选章节

在一众人的猜测中,叶荣开着车子,带着任珊珊绝尘而去。

杨子华望着逐渐消失在眼前的雪佛兰,一道凶狠的表情始终在他脸上久久不能散去。

“叶荣,很好,今天你彻底惹恼我了,很快你就会知道,得罪我的代价有多大!”

“要不要找人去做了他?”旁边的保镖此时走过来问道。

“那是流氓才干的事情,我要弄死叶荣,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么?给我想想别的办法。”杨子华沉着脸道。

不多时,雪佛兰进了别苑小区。

任珊珊住这里。

车子停稳,任珊珊钻出了车子,还没迈出去步子,又转过头,微微一笑道:“车子是你弄坏的,这个修车的钱,是不是应该你出呢?”

“额,这个……我是帮你摆平你最讨厌的那个杨子华,我是帮了你,你怎么可以让我赔钱呢?”一听这话,叶荣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我有叫你撞车么?”任珊珊笑的更灿烂。

“没……没有……”叶荣心里有点儿后悔了。

“既然没有,那你还废话什么?你若是现在没钱的话,我可以从你工资里面扣的,你也不用太担心。”

“多少?”

“应该不是很多,估计得要扣你半年工资。”

“半……半年?”叶荣直接傻眼。

而任珊珊,却是踩着高跟鞋,潇潇洒洒的走远了,只留下一道香气弥漫在空气里。

“麻蛋,老子还好心没好报了,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这么干,哎哟,我半年多工资哟……”

叶荣想哭。

可他是个男人,不能哭,人家会笑话的。

但他心里委屈,郁闷。

“大爷的,以后这半年,要白白给他打工了,升职加薪了又怎样,还不是一场空?”

郁闷了一会儿,叶荣追着任珊珊的脚步,便走进了小区。可终究是晚了一步,眼看着任珊珊进了电梯,他没赶上。

等了一会儿,下一次的电梯到了时,叶荣坐着电梯到了任珊珊住的11楼,可是任珊珊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叶荣从兜里掏出了一窜钥匙,动作娴熟的打开了门。

进屋后,他拿了要换洗的衣服,进了洗浴间。

没错,这处房子便是二人的爱巢!

叶荣和任珊珊是从小指腹为婚的娃娃亲!

不过在叶荣十五岁的时候,他家里发生了意外。他父母出车祸去世了,遭遇巨大打击的叶荣,伤心欲绝,也没有心思上学了,便离开了学校,跟着社会上的人混了起来。

还没混到一个月,便不小心捅伤了一个混混头子,直接导致他成了残废。意识到惹了大祸,叶荣便躲了起来,混混们到处找叶荣,怎么也找不到。而叶荣,这一躲便是八年。

一个月前他才回来,由于叶荣的父母以前对任家有大恩,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任珊珊的父母也没反悔,安排了叶荣和任珊珊的婚事,在没有办酒席的情况下,直接登记结婚了。

由于他没学历又没工作经验,只能做了任珊珊的司机。

为了让任珊珊好好的创业,任父还帮她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她。

叶荣洗完澡后看了一会儿电视新闻,任珊珊也是洗好了澡。保姆的饭菜也做好了。

饭间,任珊珊不时的与叶荣交流,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饭后,任珊珊去了房里看书,叶荣则是在书房玩电脑。不知不觉到了23点,叶荣回了房。

双人床上,任珊珊一手枕着脸,侧躺着身子,安静的看着书。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的眨一下,精美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更为迷人。

她睡觉从不穿内衣,此时此刻,完全能透过睡衣,看清楚那圆润挺拔的形状。34D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平坦的每一意思赘肉的小腹,仿佛被披上了一层迷雾,朦胧之中的女性躯体,更加迷人,让男人看了就想犯罪。

叶荣屁颠屁颠的爬到了床上,有这样一个性感美丽的老婆,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祖坟冒青烟,少活几年也值了!

一颗小心脏更是‘噗通噗通’的的跳个不停,想想接下来那少儿不宜的画面,叶荣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这个时候,任珊珊那只修长性感的腿动了,伸到了叶荣面前。

白花花的一大批雪白皮肤,果露在空气之中,看的叶荣忍不住就咽起了口水。

叶荣敢对天发誓,任珊珊的腿,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腿,没有之一!

这双腿,若是能抱着睡觉,那……

可就在这时,这双世界上最美丽的腿,突然变成了魔鬼。

因为,任珊珊一脚,便把叶荣给踹到了床下。

“噗通!”

“哎哟!”

叶荣捂着被摔疼了的屁屁爬起来,委屈的像个受尽了欺负的小媳妇。

任珊珊合上手中那本精致的纸质图书,脸上爬起一抹冷笑,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手指道:“NONONO,床没你的份,地板才是你该睡的地方。”

叶荣一张老脸顿时变成了苦瓜。

他委屈。

好歹,他也是任珊珊明媒正娶的老公,是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的,可是,这个漂亮的老婆,竟然不给他睡床!

简直坑爹,有这样的老婆吗?夫妻两个,晚上不是应该干一些男女之间应该干的事情吗?

可叶荣呢,别说干那种羞羞的事情,即便是想碰一下任珊珊,还要装作无意中碰到的,因为这妞儿压根就不给他碰。

“姗姗,我是你老公,你怎么能让我睡地板呢,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呀?”叶荣满脸讨好的说道,虽然他心里是不愿意这么低声下气的,可是为了把这个娇滴滴如花似玉的老婆给办了,他不得不这么做。

都说只要进入了女人的身体,就能进入她的心。只要成功了这第一步,让她尝到了自己的厉害和男女间美妙的滋味,以后她想要了,不乖乖的叫一声好老公我要,我还不给了呢!

任珊珊依然摇着手指,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玩味起来。

“姗姗,地上湿气重,很容易生病的,你让我睡床吧,一天,就一天好不好?”叶荣满脸哀求。

任珊珊不为所动。

因为她很清楚,相信男人的鬼话,还不如去相信母猪会爬树。

因为她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一对热恋的男女在一个房间,男孩对女孩说,我想亲你一下。女孩说不可以。男孩就说亲一下,就一下。女孩看男孩可怜巴巴的眼神,心一软就答应了。

结果,男孩亲了一下之后,又来了第二下,第三下,第无数下。

亲了无数下之后,男孩不满足了,要脱女孩的衣服。女孩不答应,男孩又说就脱一件。由于有了前车之鉴,女孩不敢给他脱了。可男孩对天发誓,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脱一件就一件,不然不得好死。

女孩见男孩说的诚恳,心一软又答应了。谁知后来她身上的衣服全让男孩给脱光了,而且还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第一次。

叶荣心里打什么主意,任珊珊还不清楚?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第一次。不然,她肯定贞操不保。

“姗姗……”见任珊珊不为所动,叶荣继续叫道。

“停停停!别叫的那么肉麻,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任珊珊打了一个哆嗦:“好了,我要睡了,不许再吵。”

叶荣无比郁闷的躺在属于自己的榻榻米上,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任珊珊,心里愤愤不平起来。

咱们是夫妻,凭什么我就睡坚硬的地板,你就睡柔软的大床?

不行,这不公平,我要睡大床,我要做老公该做的事情!

哼!我让你睡,等你睡熟了,我就扑上去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我看你还舍得让我睡地板不?

叶荣得意的在脑子里各种幻想,嘴角翘的老高,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任珊珊好像看清楚了叶荣的想法似的,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裤子,缓缓的穿到了身上。

看着这条裤子,叶荣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没错,眼睛没花,这就是传说中在玉蒲团里面出现过的那种防狼防贼的贞操裤!

全是铁!

“噗通!”叶荣一头栽倒在地。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