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鬼妻如欲萌心小手by樱桃小包子小说第14章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3:30

寒露过后,小雨绵绵,大家的心境也许受到了绵绵细雨的影响吧,不过木有关系,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是樱桃小包子所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小说小说鬼妻如欲_萌心小手,希望主人公主佩玉秋楠的故事能够让大家忘却寒露带来的伤感,喜欢这种类型小说的小伙伴们快来阅读吧!

鬼妻如欲

推荐指数:8分

《鬼妻如欲》在线阅读全文

鬼妻如欲_萌心小手第十四章 小叔做法

到一片林子,小叔打开那幅画,正是那幅美女在河里洗澡的画。隔了这么久我再看到它时,也马上走神,陷入画卷之中,被她吸引。

“漂亮吧,让她给你做媳妇,怎么样?”小叔说道。

我浑浑噩噩的点头,伸手摸了摸画中的女子,她仿佛活了。我说道:“真的吗?小叔别骗我。”

“你答应喽!”小叔说道,手指点在我的眉心,我就清醒,猛地察觉自己说了什么,想摇头拒绝,但身体不受控制。

小叔接着说道:“听话,小叔为了你好。马上要大乱,你跟她结亲,就有活的希望。”

我张嘴想说句话,却发不出声音,只觉白色的月光落在小叔脸上,特别的苍白可怖。

“忍着痛。”

小叔说道,解开我的上衣扣子,露出胸口,双手并指为剑点在我的左胸上,顿时心跳慢了一拍,刺骨的疼痛传来,一滴鲜红的渗出皮肤,落在小叔的手指上。

“江氏阳元阴封,解!”

随着小叔的话落,那滴血落在画上,形成一个阴阳鱼的模样,在画上旋转,然后画上的女人出现,身上穿着桃红色的古装,美轮美奂,气质温婉大方,眉眼带笑,倾国倾城之姿。

真人比画中女子美了好几个档次,我彻底的失神,迷失在她的美貌里。

“相公,婴宁有礼了。”美女对我矮身行礼。

我的身体已经恢复自由,一时间不知如何动作,呆呆的看着她。婴宁也不躲开,明眸里透着一种我不懂的情感。

“傻啦!”小叔推了我一下,蹲下.身卷起画说道,“我侄儿交给你照顾了,以你的实力足以保他不死。”

婴宁称是,说道:“我就寄宿在那柄宝剑之上,时刻伴随相公左右。”

“行。”小叔说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等等,你准备什么时候弄老宅?”我扣好衣服说道,“不跟爷爷再商量商量吗?”

小叔顿住脚步,头也没回的说道:“老头子肯商量吗?如果有商量的余地,你早就跟老头子说了,也不会在这时问我。放心,还需要几天时间准备,你和老头子通好气也成。”说完就走。

我想,爷爷和小叔真的踏上对立面了,几乎没商量的余地。因而越加好奇二十几年前发生的事。

小叔这一走,我和婴宁就有些尴尬了。看着她,我说话都不利索,良久酝酿了一句,“我们回家吧。”

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个问题,问道:“你不是人吧,我爷爷有些道行,可能发现你,能想办法躲躲吗?”

婴宁乖巧的点头,转身就化作一道桃色的光,消失在我手里的宝剑上,她说道:“这柄宝剑是神兵,可保护我不被发现,除非我现身。”

“委屈你了。”想到她是小叔弄来保护我,这么美又做我的媳妇,心生愧疚说道,“我以后肯定对你好,不娶别人。”

早已忽略她根本不是人,而是与女魔头一样被封印的。

几日后,我拿着宝剑劈柴火,已经很不一般,行云流水。爷爷就说,宝剑本就削铁如泥,劈柴火不难,但保证各块一分为二的柴火都从中间劈开,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暂时不用劈柴火,而是砍树,用柴刀砍树。

“为什么不用宝剑?”我问爷爷道,我练的是剑啊。

爷爷说道:“它太锋利,多粗的树都经不住的。你要习惯劈砍这种威势,用柴刀最好,以后还要习惯练习刺、挑、挡等基本功,都不能用宝剑。”

“不教我做法事吗?”我问爷爷,这才是我最想学的东西。

“练好剑再说。”

我被爷爷差遣砍树,但是日子不难熬,因为有婴宁的陪伴,我还是觉得很舒服的。她是个学识渊博的女人,给我说了很多古代历史,还有剑术的事,甚至对道术都有了解。

我越加觉得,婴宁就是块宝,和她聊天是件快乐的事。

用柴刀砍树,手掌都磨出老茧。这天,我刚睡醒,准备出门砍树,婴宁小声说道:“别出门,老宅那边可能要出事。”

她的话音刚落下,余庆叔就跑到我家找爷爷,老宅那边聚集了张金财的人,小叔也在里面,准备拆老宅的。

“混账东西!”爷爷生气的骂道,蹬着自行车就往老宅去。我连忙让余庆叔用他的自行车带我,跟上爷爷。

到了那里,老宅的大门已经再次打开,小叔带着几个人走进老宅,没发生死人的事件。

“可以拆墙了!”小叔现在大门内说道。他身边的几个大汉,就拿起榔头捶打大门两边的墙壁。

“住手!”爷爷喝道,但是止不住大汉的动作。

“江大爷,这是我家老宅,拆不拆由我说了算吧。”张金财得意的说道,“赶紧拆完!工钱不会少!”

那些大汉的动作更快了,我看爷爷气的浑身发抖,准备冲上去,只听见“轰”的一声响,有面墙壁破了个洞,一个头非常大的孩童钻出来,皮肤泛着诡异的红色。

“咯咯咯!”孩童张嘴就笑,怨毒的眼睛扫视在场人,歪着头看向张金财僵硬的说道,“外公,我出来了。”

天啊,这是赵丽娜的孩子!

“救命!”张金财吓的跌坐在地上,“跟我没关系!什么都不关我的事!别找我!都别拆了,给我回来!”

拆墙的大汉早就不敢动了,被那突然出现的大头孩童吓的腿脚发软,听到张金财这么一喊,扔下榔头就跑出来。

“我会回来的。”大头孩童说道,一晃就消失不见。

爷爷抖着手抽旱烟,干巴巴的说道:“出来了,孽障啊。”

“爹,这是迟早事。”小叔走出老宅,跪在爷爷面前说道,“我必须救丽娜出来。”

爷爷扬手就打了小叔一巴掌,说道:“你配做我江家的种吗!滚!我江开山没你这样的儿子!”

爷爷是彻底怒了,与小叔决裂。

小叔跪下磕头说道:“儿子不孝,这事还得做下去,老宅不拆誓不罢休!”

“别拆了。”张金财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这事得从长计议。”

张金财带人走了,但是我们这附近的十里八村是不会安稳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