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小说阅读_虞扬林锦程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4:32

虞扬、林锦程是出自小说《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目前连载中。这本女频小说受到了许多读者的喜爱。古言现言这类型的小说非常的火,小编也是非常的喜欢看,这种小说真的是太吸人眼球。

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

推荐指数:8分

《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在线阅读全文

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2、可能是怀孕了

虞扬这人平时比较沉默,可能长的好看的人大概话都少,天生上位者的姿态更是让他习惯了发号施令。

他又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林锦程硬着头皮坐过去。

刚坐到虞扬大腿上,屁股就被他拧了一下,林锦程惊得要站起来,结果又被虞扬按着肩膀坐回去,“这么敏感?”

林锦程什么也没说,心道你让我拧你试试,看你是不是也吓一跳,而且你他妈手劲儿贼大,很疼啊!

虞扬被林锦程坐着的那条大腿来回晃悠,林锦程的上半身也就跟着摇曳。

他半眯着眼睛看林锦程,心道瞧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果然是有够骚。

虞扬问他:“给你的衣服穿了吗?”

林锦程低着头,“穿了。”

可特么的那叫衣服?明明是条用来保护唧唧的内裤,结果布料都没个姑娘扎头发用的头绳多,我以后也建议你穿这种衣服。

虞扬:“大点儿声。”

林锦程觉得屈辱死了,特么的自己就是没投个好胎,不然今天角色绝逼要对调。

他是没机会生在虞扬这种家庭,不然也……算了,总想那些令人伤心的。

“穿了。”

虞扬今天大概是心情好,一手摸进林锦程裤腰里,勾住他股缝间那根细细的带子,一点点的用力往上拉,林锦程红着脸求饶,“别、别扯了,求你。”

虞扬就喜欢听他求饶,“不想让玩?”

林锦程又在心里骂娘,特么的老子一个男的,能想让你玩吗?

虞扬看了看时间,突然道,“还没在这里做过呢,把裤子脱了。”

“什么?”林锦程觉得他疯了,“这、这是学生会!”

而且这里还有摄像头,虽然是对着门口的并不能拍到办公桌这边的情况,但也非常惊悚了。

“你不让做?”虞扬不咸不淡的问了这么一句,但林锦程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没,可我觉得我最近有些不舒服……”

林锦程咬着牙豁出脸面去,“就肚子总疼,我觉得可能是……”

林锦程想说可能是怀孕了。

但这说法也太惊悚,再说了,他就是不要脸也不能胡乱讲违背科学依据的事情啊,说不定虞扬还要误会自己是在和他调情,得不偿失。

而且虞扬很有可能会当场笑出声。

受到这种嘲笑还不如立刻去世。

虞扬打断他,“你不想让弄里面?”

“嗯。”他点头。

结果虞扬挑起林锦程的下巴,“可你又不会怀孕,怕什么?又不是没有事后清理。”

林锦程想哭,这是办公室,特么的拿你的水杯做清理吗?

他也不想怕,问题是感觉自己最近真特么的像怀孕了似得。

要知道林锦程以前可是最讨厌吃酸的了,可最近吃到流口水都不想停嘴,后面还总是分泌一些可疑的粘液……特么的能谁给他解释一下这都是些啥让人想撞墙的反应?

而且他是学体舞的,运动量比较大,可是最近一做剧烈运动肚子就疼到脑门儿都跟着出汗,痉挛似得抽搐,让他不得不请假旷课。

再这样下去,专业课都得挂掉了。

虞扬就这样看着林锦程的表情变幻莫测,手指顺着他脸颊的轮廓慢慢抚摸,“你想终止协议吗?”

终止协议。

这句话就像是魔咒……带了巨大的诱惑力,快要把林锦程的思绪完全搅乱。

他想终止协议吗?

虞扬玩弄着他的发丝,轻声道,“我不想强迫别人,如果你总认不清我们是有协议在身,建议你重新考虑一下,我给你这次机会。”

林锦程想到自己当初答应这见鬼的协议也是为了能够在学校安心完成学业,而不是把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就这么葬送了。

可如今虞扬带给他庇护的同时把他的身体也伤害了,总这样肚子疼下去,他根本就无法好好完成课业,而且当初答应虞扬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虞扬的性|欲……特么的竟然这么强烈。

让他时常会有种完蛋了再这样做下去早晚会怀孕的错觉。

林锦程咬牙道,“我想……”

“嗯?”

“终止。”

林锦程觉得自己大概被人压多了,都忘了自己还是个爷们儿了,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大白天的天空都他妈在放烟花。

终于不用像个女人一样被人压在身下那样玩弄了!

虞扬好像猜到了会是这种结果,拿了一张抽纸擦擦自己的手,然后示意林锦程可以滚蛋了。

林锦程提好裤子从虞扬身上站起来,脸还是很红。

他以前见了虞扬还有资格抬头挺胸,哪怕互相不认识也不用卑微求全。

可现在一想到两个人维持了一个月的肉|体关系,他还是被压的那个……林锦程就觉得,这辈子反正在虞扬面前是抬不起头来了。

“那个,就谢谢你最近的保护……”林锦程也不知道怎么措辞,虞扬这人本来就不是他能接触到的,要不是阴差阳错狗血乱泼,他们也不会认识。

虞扬大概是个很善变的人,态度改变的很快,仿佛协议结束的一瞬间就恢复了他原来那副高高在上但又温文尔雅的样子,“没关系,大家还是校友,以后有什么困难,也许可以来找我。”

林锦程心想,感情被、操的人不是你,嘴上乖巧道:“好的。”

逃离似得从办公室里跑了出去。

回宿舍的一路上林锦程都低着头生怕被熟人看到。

林锦程最怕遇到的煞笔,是易华皓。

要不是因为易华皓那家伙总找他麻烦,自己还昏了头的以为向他示好这人就能保护他,又怎么可能刚出狼窝又进虞扬那虎穴。

然而人最怕什么就容易来什么,刚到宿舍楼底下,林锦程就碰到易华皓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