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罪婚刘志婉清_刘志婉清免费阅读by浮生

发布时间:2018-10-11 14:45

罪婚刘志婉清

刘志婉清全文阅读

罪婚刘志婉清是这本精彩的男频都市文的主人公,由作者浮生所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小说的内容是婉清的老公欲望越来越大,所以导致出轨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开始找各种男人,来打发自己的寂寞。

第一章 出轨

  2017年8月9日,伴随着我身上得男人一声低吼抽搐,一股浓浓的暖流进入我的体内,这是我第一次背叛我得老公。

  我老公是出租车司机,大家都知道,开出租车的人身体情况很差,特别是男人,长期开车,会染上前列腺的疾病,说白了,就是开车久了,男人那方面能力会降低,几乎变得冷淡。

  不过在我的老公身上,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老公那方面的能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欲望大大的提升。

  每次吃完饭,我没有收拾完桌子,老公就扑过来,不顾我的反对,拼命的蹂躏我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应付他。

  甚至隔三差五,几乎每天晚上,我刚想歇一会,老公就会粗暴的跟我行房事,有好几次,他甚至会在商场的隔间里霸占我的身体,有好几次,他都弄疼我了,但老公对此不闻不问,依旧发泄着自己的兽欲,直到把我弄的死去活来的,他才收手。

  后来,老公的欲望越来越大,在外面更是嚣张起来,开出租车的时候,总是对女乘客揩油,直到被人举报了,还被抓进了派出所里,我才知道了这件事,他也因此被公司再次开除。

  慢慢的,我越来越对他失望起来,既然他能出轨,为什么我不能。

  于是,我们矛盾越来越大,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行过房事了,我只能靠自己的手来解决了。

  直到最近,我实在受不了老公对我的冷淡,开始对自己放纵起来,往返于多个猛男之间,既然老公在外面那么放肆,我就开始找各种男人,开始打发自己的寂寞。

  刚开始我还觉得对不起老公,只是后来,老公发现我出轨后,并没有骂我,只是默认了。

  后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开始主动给我找男人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那个男人我也认识,正是老公以前的领导,老公跟我说,只要我伺候好那个男人,他就能重新去公司里上班。

  刚开始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可是内心寂寞的我,那天聚会我喝多了,那个领导摸我,直接把握摸湿了,那一次,我真得忍不住了,被他弄得很舒服。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反正便宜谁占都一样,能让老公有工作,我也能轻松点。

  于是我直接同意了,自从彻底放开后,我就懂得女人要善待自己,所以现在无论床上是谁,我都会好好的去享受这一切,也会同时激发出他们的欲望和激情。

  跟我做的人叫刘志,年纪比我爸还要大,他和大多数中年男人一样,身体发福,头发已经秃顶了,所以他在和我做的时候,他主动吃药了。

  爬上我家里床的时候,他还喊着:“嘿嘿,小美人,你身材真好。”

  我故意扭动了自己的娇躯,对于自己的身材,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于是我的手轻轻推着他,欲拒还迎的问道:“志哥,你可别忘了正事啊,我老公的事情。。。。。。”

  “嘿嘿,你放心吧,只要小美人你伺候好我,都包在我身上。。。。。。”刘志粗暴的吻着我,手伸进了被子里,抓住我的美腿,说道:“小美女,我早就看上你了,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让我彻底得到你吧。”

  我知道以前刘志见我的时候,就盯着我看过,我那会一门心思在老公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没有想到现在,我们却翻滚在了一起。

  他粗鲁的蹂躏着我,像是要把我撕碎,我喘着粗气,此刻尽情的释放着内心的欲望:“志哥,今晚你可要好好疼爱我啊。”

  听到我的声音他,像是刺激到了他,手上的力度大了不少,急促的说:“小美女,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我进去了。”

  被侵袭的我忍不住叫了一声,看了看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老公,腿自然的缠住了刘志,让刘志更好的征伐着我泥泞的土地。

  这么一做,让刘志更加的卖力起来。

  谁也没有办法想到,这个有家有室,女儿比我小几岁的男人,私底下却会做这种的勾当,可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非黑即白,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就像现在,我为了能让老公有个正经工作,在别的男人身上卖力一样。

  刘志虽然吃了药,但是中年人的身体还是吃不消的,再加上我平日里注意保养,那里十分的紧致,没有几分钟,他就完事了。

  同样得到满足的我,趴在床上,呼吸着空气中糜烂的味道。

  等他把玩着我的酥胸时,穿着粗气说道:“小美人,你真是个妖精,那里好紧啊。”

  听到他这么说,我故作姿态的笑了笑,露出一副满足的面孔,说道:“志哥你也很厉害啊,都弄的人家快散架了。”

  听到我的话,刘志满意的笑了。

  之后,等他休息了一会,我本以为一切都结束,准备穿衣服的时候,他却叫我等等。

  我不明所以,他却忽然看看门外,喊了一声我老公的名字。

  对于这种事情,我虽然不抗拒,但是也不想让他看到,现在看到他进来了,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志哥,你这是?”我心里隐约有点不安,似乎想到了什么。

  此时刘志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猥琐的看看老公,说道:“张超,你老婆这么漂亮,不如我们一起吧。”

  “咳咳,都听志哥的。”老公听了,先是尴尬的看看我,然后眼睛里有了别的神色。

  “不行,志哥,我受不了了。”

  我着急的看着两个人,祈求他们放过我,只是他们似乎并没有征求我得意见,对着我扑了上来。

  很快,还没有等我反应,我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被两个人控制在了床上面,陷入无限的情迷之中。。。。。。

第二章 老子和儿子

  虽说只能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但是两个人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有老公在旁边,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于是我和刘志开始冲击更高的点。

  而且我的声音也越来越放肆,跟老公还有一个外人做,让大家都很尽兴,尤其是刘志,临走时,海满意的拍拍我的屁股,说今晚很过瘾,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我家里。

  和刘志结束了这荒唐的交易后,老公看起来很满意,捏了我一把酥胸,笑着说我表现很好,如果这次他能回到公司,他会对我好的。但是我没有说话,脑袋乱乱的。

  后来我才知道,刘志原来是个小混混,靠着心狠手辣,才在本市站住脚跟。

  大家都叫他志爷,不过说实话,他还是很讲信用,跟他做了几次后,老公的工作问题彻底解决了,我也跟着沾了光,开了家小店,日子过得好了起来。

  而我和刘志交往的次数越来越多,慢慢的发现,刘志胯下那玩意很大,永远都是鼓鼓囊囊的一坨,而且每次做的时候,持久强盛,都说三十如狼,像我这样的女人,总能跟他打的旗鼓相当。

  每次他都像是个野兽一样,恨不得把那两个玩意都塞进来才行。

  慢慢的,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而老公明知道我给他不停的带帽子,也是敢怒不敢言,他这一次机会都是刘志给他的,他只能像是乌龟一样缩在壳子里。

  刘志不仅能给我物质上的享受,还能让我体会做女人的刺激,他是有老婆的人,有次他带着我去他家里,就在他老婆眼底下要了我。

  我当时紧张死了,生怕他老婆醒来,但是刘志却像是受了刺激,下面如同烧火棍一般,差点让我的身体撑爆。

  我记得那次我们两个人都很满足,刘志把自己的精华弄得我满身都是,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味道,从此刘志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第三次,我和刘志在他老婆面前偷晴的时候,被他上大学的儿子撞了个正着。

  这件事刘志并不知道,当时我正坐在他身上,尽情的扭动时候,我看到刘志的年轻的儿子就站在门口,一双俊俏的小脸憋得通红,眼睛死死得盯着我。

  就连我到达顶点时候,脸上那荡漾的表情,也被他看的正着。

  对于刘志的爱意,我都会装作欣喜若狂,慢慢的,我明白,就算给人当小三也是讲究手段的,像是这种快要三十的老女人,再过几年,人老珠黄没人还会在我身上卖力了。

  所以我只能趁着自己还年轻,牢牢的抓住刘志。

  后来,刘志想独自占有我,就让我和老公协议离婚,对于那样怂货老公,我也受够了,刚开始他还不同意,但被刘志连哄带吓的,还是妥协了,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从此我成了刘志独有的女人,刘志给我买了套房子,我成了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刘志最喜欢别人夸我漂亮,他总是有使不完的劲,即使是我这样如狼似虎的女人,也有点吃不消,久而久之,我渐渐的迷恋上这种感觉。

  为此我还去医院给下面做了紧致手术,在我身上,刘志这个老男人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每次我们到达云端的时候,刘志都会狠狠地抱着我,恨不得把我彻底的撕碎了。

  而且他对我出手大方,每次赚了钱,都会给我卡里打一大笔钱,让我消费。

  为了报答他,当晚我使劲浑身解数,夹得刘志不停的大叫,那晚我们做了六次,愣是累的刘志第二天中午才起了床。

  原本我以为靠上了刘志,以后不能说大富大贵,也能衣食无忧。

  但往往事情就是这么有趣,变故发生在刘志组织的一场私人宴会上,一个火辣辣的眼神引起来我的注意,他是刘志的长子,刘杰。

  看到刘杰的那一刻,我从他眼里看出了欲望,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我没有想到刘杰会出现在这个宴会上,只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动心了,鬼使神差的跟着刘杰上了楼。

  他转身走到一个房间里,并没有关门,我跟着优雅的走了进去,刚进去,我就被温柔的搂住,胯下,那根巨大之物,贴在我丰满的臀上。

  “刘杰,你可知道我和你父亲的关系?”我故作镇定的问道。

  其实我的内心早已经被刘杰顶的芳心大乱,刚换洗的内内早就湿了,要知道,他下面似乎比刘志还要大,真的算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啊。

  我忽然幻想起来被刘杰压在身下的感觉,浑身开始发热起来,下面湿漉漉的,黏黏的很难受。

  “我知道啊,不就是我爸的女人嘛,那又怎么样?”他毫不在乎的笑了笑,一只大手已经掀开我的裙子,放肆的抚摸起来。

  我已经开始慢慢额难以控制自己的激动,刘志和刘杰这两对父子果然很像,都喜欢刺激的事情,而刘杰获得刺激的办法,竟然是在他爸眼皮下,把我给彻底征服,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主动迎合起来。

第三章 十五分钟

  我怎么能听不出来他的意思,他的语气里带着不屑,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警告放在眼里。

  刘杰年轻气盛,胯下那鼓囊囊的一坨,怎么是刘志所能比的,刘志这几年慢慢的也不行了,胯下软绵绵的,每次总是草草了事。

  尽管我总是买尽风骚,可是刘志的下面就像是蚯蚓一样,再也没有我刚见他那会坚挺。

  我试着让他进过我后门,可是效果却不是很大,每次我只能先用嘴之后,才能开始做,让人很不尽兴。

  但是和刘志比起来,他的儿子却不需要任何的挑逗,我那丰满圆润的美臀,就是他最好的药剂,他的肩膀孔武有力,那火热的只属于男人的荷尔蒙,让我产生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感觉。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想要去推开他,可是他的下面,却如同铁棍,仿佛要撑破我的柔弱的身子,哪怕是隔着衣服,我也相信他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冲破阻隔。

  我以为他看见我和刘志做的时候,他会揭发我,可是他并没有,而是主动来接近我,似乎要把我揉碎在他的胸膛里。

  “刘杰,你最好想清楚,别乱来。”即便我遇男人无数,可是面对激情火热的刘杰,我还是慌了神,我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掉进他的陷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刘杰并没有听到我说话,他的手放肆的侵略着我的娇躯,一处一处的,带着狂躁的气息。

  我接触过很多男人,他们只顾自己的发泄,从来没有人考虑过我的感觉,但是刘杰却不同,他懂得撩动我身体的每一个琴弦,我的臀部能感受到他那惊人的尺寸。

  但是刘志就在外面,我知道他的脾气,如果我和刘杰苟合,可能等待我的,就是被他无情的抛弃。

  他的控制欲很强,强到不能允许任何人来分享我,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行。

  “刘杰,你别这样。”我再次加大声音,试图掩盖自己的内心的慌乱,我脸上炙热的发烫,兴许是被他挑弄出了感觉,让人十分的舒服。

  我不敢继续下去了,我生怕自己踏入深渊,再也没法回头。

  “你怕什么,只要我不说,谁知道?”刘杰捏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带着王者的气息。

  被他强硬的逼迫下,我只能被迫冷静下来,问他,你这是在害我知道吗?

  他笑着吻在我的红唇上,放肆的说道:“刘志那个老混蛋不行了,你跟了我吧,我能给你想要的。”

  我想过很多被男人玩弄的场景,可是唯独没有想到刘杰,这个比我还要小的男人,他下面涨的厉害,顶的我心花怒放,心里痒痒的,很难受的样子。

  那一刻,我眼睛里出现了慌乱,我知道我怕了,我明白刘志的手段,只要背叛他的,没有一个好下场。

  此时,刘杰的手指进入我的身子,扣弄了好半天,直到我娇喘连连,他才笑着放过我,说道,你有反应了。

  我羞怯难当,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穿内内,是刘志要求的,他喜欢刺激,当着众人的面偷晴,虽然他老了,可是那颗心,却喜欢刺激。

  我身体软软的没有了力气,倒在了刘杰的怀里,他紧紧的抱着我。

  为了刘志,我做过缩yin手术,可是即使这样,在刘杰的手指,依旧让我膨胀,而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得。

  至少在刘志身上,我没有感受到,我知道,自己很久没有感受过高chao了。

  “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刘杰趴在我身上,整个人压着我,让我忘记了恐惧,身体到达了一个极其快乐的地步。

  那种飞上云端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只有我能让你重新做回女人,他已经不行了。”刘杰轻吻着我的唇瓣,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一切,让我似乎没有理由去拒绝他,然而这时,门外却传来不合时宜的敲门声。

  我条件反射的推开了刘杰,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我赶紧整理衣服,企图掩盖刚才的迷乱得行为。

  “你怎么会在这里?”刘志面如沉水的问道。

  刘志是个阴谋家,喜怒不形于色,即使下一刻要杀了你,前一秒,他也能笑呵呵的跟你聊天。

  刘杰看着他,没有一丝的慌乱,微笑着吐出两个字:“路过。”

  不得不佩服刘杰的心理素质,虽然我早知道父子俩不和,可是此时此刻,我还是被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场弄得心惊肉跳。

  “我要休息了,你走吧。”刘志带着命令的口吻下了逐客令。

  我看到他眼睛里带着一丝欲望,我知道刘志想了,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他的雅致。

  刘杰刚走,他就像是一头猛兽,将我丢在了床上,甚至连脱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今天的他坚硬如铁。

  对于刘志的发狂,我是知道的,他刚才看到了我和他儿子的苟且,这种异样的刺激,要比他在自己老婆面前偷晴更加的刺激,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兴奋。

  虽然心中恐惧,可是被之前被刘杰的挑弄,彻底的被刘志点燃,我死命的夹住刘志的腰,开始毫无顾忌的叫了起来。

  今晚的刘志,下面如同烧火棍,滚烫的让我发慌,仿佛随时都能冲破我的身子。

  每次的撞击都让我颤抖起来,我知道,我来了,在跟了刘志这么久后,再次被他带到了顶端。

  我努力的收缩着,让刘志彻底的翻开白眼,更加的卖力起来。

  刘志的持久力很长,这次让我灵魂到达了空中,飘飘欲仙,我死命的抱住他的脖子,恨不得让他撞击的更深一点。

  直到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将近十五分钟,刘志终于像泄了气皮球,彻底蔫吧下来。

  看着刘志那软绵绵的蚯蚓,我原本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但没有想到,他切古怪的看看我,眼里露出别样的神色,按住我的头,命令的说道:“用嘴给我chui。”

第四章 豺狼与虎豹

  刘志虽然变态,可是他对我还是疼爱的,比起来那些富豪,为了寻找刺激,在女人下面滴满了蜡烛,或者说对女人无情的鞭打,弄得半死不活的场景来说,我已经很满足了。

  随着刘志再次的发泄,我得揉了揉发麻的嘴唇,这下刘志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的倒在了我的身上。

  “你的戒指哪里去了?”刘志如同毒蛇般的眼睛看向我的手指,冷冷的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我的汗毛猛地立了起来,对于刘志这个老男人,我是明白的,我只是他的玩物,可即使是玩具,就算是他不想玩了,扔在角落里,也不允许别人染指它。

  戒指是他给我买的,戒指不菲,够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了,我记得那次,为了取悦刘志,足足要了四次,刘志也因为那次,差点晕过去。

  脑海里慢慢的回忆着,自己的戒指恐怕是和刘杰那会不小心弄掉的。

  想通这些后,我扯着面皮,搪塞道:“可能是放到哪里了吧,一时间找不到了。”

  我不敢去看刘志那阴冷的眼睛,这个老家伙越老越狠,让人心里发怵,手脚冰凉,我跟了刘志有一年的时间,对于他的脾气也有所把控,现在不敢有半点动作。

  刘志的手揉搓着我的粉嫩的小头,眼神盯着我看着,似乎想要看出个究竟。

  可是对于我这样流连于多个男人身上的老手,早就练就一手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自然不能被看他出什么缪端。

  于是我鼓起来勇气看向刘志,刘志见我看他,眼神终于动摇:“有空把戒指找到,下次我要看见它。”

  他深吸了口气,从我身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我看着刘志,试探的问道:“志爷,您不陪我了?”

  刘志点点头:“有生意来往,政府要盖城中村,我得把这个项目批下来,你睡吧。”

  他看看我,使劲捏着我的粉头,道:“你要是敢背着我偷人,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刘志走出了房间,我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想起来一年前的发生的事情,我明白,刘志的控制欲太强了,他在提醒我,也在警告我,如果我背叛他,我相信他能够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我的这一切是他给的,他也能随时收回去。

  刘志这种人,喜怒不形于色,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药,要的次数越来越多,导致连我都有些吃不消了。

  我甚至怀疑,自己这块肥沃的土地,迟早被刘志弄得成了一块废地。

  为了取悦刘志,我甚至给自己下面剃了光头,因此每次看起来都又红又肿的。

  正当我准备去洗个凉水澡,好消消肿,没想到自己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林雪,她约我出去见面,说刚才三亚回来,想见见我。

  说起来林雪,是我半年前认识的,她是个大学生,比我小几岁,入行却比我早,已经被富豪包养有些日子了,如今也到了狼虎之年,虽说风韵犹存,可两张嘴饥渴的紧,在三亚的时候,跟一个男模特搞在了一起。

  这次回来,听她说自己搞出了事情,自己怀孕了想做掉,但又有点舍不得。

  她和男模在一起,那男模也算是长得英俊潇洒,像我们这种徐老半娘的女人,最得意这种小鲜肉,这点跟男人倒是有点不谋而合的味道。

  不过男人是为了满足肉体,而我们这样的女人,则是在满足精神世界的空虚,试图找回初恋的感觉。

  林雪开的是一辆红色宾利,加上她舞骚弄姿的神色,很有种豪门贵妇的姿态。

  此时的她把车子停在路边,那男模把头埋在她两腿间,春光无限。

  我笑着骂她小浪蹄子,她倒是满脸享受,按着男模的头,放肆的呻吟着,倒是让我看的有些脸红心跳了。

  完事后,男模看着我的眼睛,阵阵发呆。

  我从小就长得一双丹凤眼,眼角还有点往上撇,是天生的狐媚子,勾人的玩意。

  就连刘志都说,我那眼睛那叫一个勾人的魂魄。

  每次做到高chao的时候,刘志总喜欢让我闭上眼睛,他说这能让他刺激,让他发疯。

  其实我明白,我能走到今天,刘志没有抛下我,不仅仅是因为我的运气好。

  像我们这样的坏女人,想要让男人永远躺在你身上,那就得学会取悦男人,比如林雪,她的臀部,精致挺翘,而我能让刘志看上,靠的就是那狐媚子般的双眼。

  我看着林雪和男模如胶似漆,忍不住叨念了几句:“雪儿,你这是在玩火自焚,让你家老头看见,不得把你下面的嘴给缝起来,人家每个月给你那么多钱,你可倒好,现在却怀孕了,还不是他的。”

  林雪倒有点愤愤不平:“那又怎么了,我家老头每次软绵绵的,姐们我都好几个月没有做过女人了,我现在想要的紧,自然要找找乐子,大家都是女人,我可不想这样一辈子。”

  “只是我现在怀孕了,想打掉,可我舍不得。”

  虽然我跟她相处的日子短,但也算是一见如故,感情甚好,再次好言相劝道:“你家那位都多少岁了,怎么可能还能有那能力,如果被他发现了,那可是毁门灭派的大事,你当断则断,小心引火烧身。”

  以前她不这样,是受了刺激,说来狗血,林雪大学是有一男友,男的带回家里见父母,结果被老子给看上了,结果可想而知,二男共用一女,要说那男的也是变态。

  林雪受不了刺激,也算是心灰意冷,才换了地方,找了个有钱的老头,从此踏上这条路。

  “我早就看透了,我们女人这一辈子,最不能相信男人的嘴了,倒是多挣点钱来的实在,过自己想过的日子,管其他作甚?”林雪咯咯笑了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我知道她日子过得苦,如今也就这点乐子了。

  “伴君如伴虎,你还是小心点好,到头了伤的可是自己。”

  我看了眼把头伸在男模裤裆里的林雪,叹息的说道。

第五章 拆你的道

  敞开的宾利车上面,林雪那妩媚的脸上,不断变换着神色,她张开美腿,努力享受着那个男人的服侍,倒是有几分古代老佛爷的姿态。

  林雪是个没有心机的女人,对于我,她没有秘密。

  我们是一路人,曾经见证着彼此之间的肮脏与心酸,我们都知道地方的不容易,可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算是后悔也得走下去,无疑林雪现在的举动坏了规矩。

  男模像极了听话的小狗,不停的在喝水,让林雪变得疯狂起来。

  我知道,林雪病了,而且她病的不轻,我得救她,让她尽快好起来。

  “婉清,你想什么呢,不来享受一下吗,很爽的。”

  林雪的脸变得扭曲起来,她xingyu强,每天都要做几次。

  “我可不敢,这种事情让我家那位知道了,会死人的。”我摇摇头,虽然我承认被两人弄出了感觉,可这种时候,我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家里那位爷给我的心理阴影不是一般的大。

  刘志能纵容我的一切,可就是没有办法纵容的出轨,这和我的前夫不一样,刘志是有脸的人,到了他这个地步,面子往往比钱更重要。

  “孩子的事情,你还是打掉吧,眼看肚子越来越大,这是藏不住的事情,如果被发现,你心里清楚,命比孩子要重要吧。”

  我在提醒她,希望她明白,男人是猛兽,他可是为你死,也可以让你死,只是林雪似乎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她满脸的倔强,带着一股疯狂的味道:“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这个世界不缺乏小三上位的笑话,可是我还没有听说过这等荒唐事,跟一个男模吗,这简直是可笑,我认为林雪大概是疯了。

  不过其实想想,我何尝不想要个孩子,这么多年了,我没有怀孕过,大概这就是老天爷对我不忠的惩罚。

  我曾经想过,过几年,我有了积蓄,就离开这里,离开刘志,再找个人踏实结婚过日子,也许上天会怜悯我,赐我一个半女的,那我可就烧高香了。

  给人当小三捞钱快,可是这里面的风险,却不被外人道之。

  林雪刚说完,脸色煞白,刚才得意的神色不复存在,满是恐惧。

  “我家那位来了,怎么办?”

  虽然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我早就提醒过她,得罪了金主,那是回门灭派的大事,男人是野兽,他能为了你死,也能让你死。

  她惊恐的看着我:“婉清,救我啊,他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我还不想死。”

  我急忙起身,拉着林雪往家里走:“这里是志爷的地盘,外人不敢撒野,你放心,有我在,没人动得了你。”

  可是话刚说完,一个一脸两鬓白发,满脸阴霾的男人就出现了,他把我们围在了大门口,每个人都面色不善,让人发慌。

  林雪无力的倒在地下,慌张而无助,她明白她完了,对方能这么快找来,一定是事先调查好了一切,容不得她有半年的诡辩,更何况她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已经无力回天。

  我忽然汗毛都竖了起来,为她担心起来。

  男人看似老气,那身上那股狠辣的劲倒和志爷有几分相似,第一看到他,我就知道,这样的人不好惹,他敢杀人。

  “骚货,敢给我带帽子,你是真活腻了。”

  男人身上的戾气很重,我知道,林雪少不了一顿打了,可是她现在怀着孩子,如果出事,那后果是我不敢想的。

  我想帮她,只是不知道该从何帮起,什么人有什么圈子,圈子里自然有他的规矩,坏了规矩就是出了圈子,圈外人没人敢帮你。

  但我和林雪相处大半年,我又没有什么朋友,我第一想到了刘志,请他出来,在他的地盘还没有人敢闹事。

  但是巧的是,我的手机刚掏出来,就被几个人拦了下来,我被控制在中间,骑虎难下。

  “爷,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

  林雪不停的磕头请罪,饶是头破血流了,男人也没有一丝情绪变化。

  男人一脚踢倒了林雪,踩在了她的脸上,让她狼狈而慌张。

  “婉清,救我。”

  “你放开她。”我挡在男人面前,心里却没有太多底气。

  我知道男人没错,林雪坏了规矩,就该受到惩罚,今晚的劫难,她逃不掉的。

  这男人手段够狠,抓奸成双,证据在场,饶是林雪有几个嘴巴,也百口莫辩了。

  “跟你没有关系,滚开。”男人一把推开我,藐视的看了眼我,说道。

  我倒在地上,手擦破了,鲜血流了满手都是,林雪吓的哭了出来,无助和绝望写满她的脸上。

  那个男模被砍掉了一只手,拔了舌头,生死不明,林雪被踹了几脚,捂着肚子,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眼前这一切,我知道,这浑水,我倘不了,但我和林雪之间,就剩下这点情感,大人犯错,孩子是无辜的。

  虽然被踹了几脚,但很快就被拉开了,金主找的是林雪,而不是我,殃及池鱼的事情,他们干不来。

  “住手,这里是志爷的山头,我看谁敢乱来。”我摇摇晃晃的拦在林雪面前,已尽全力。

  “老子管他是谁的山头,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拆了他的道,平了他的山头,林雪,我花钱养你,你敢背叛我,我要你死。”

  说完,男人连我一起打,林雪下面早已经全是鲜血,嘴里不停的喊着孩子,我知道,这孩子八成保不住了,就是她的命,也悬了。

  混乱之中,一道人影走了出来,背后站着两排人,统一的黑色西服,气势上不是男人身后的混混能比的。

  刘杰一身白色西服,脸色冷的吓人,我被刘杰搀扶起来,我能感受到他的怒气,那眸子里都是火焰。

  “他们伤的你?”刘杰脸皮不停的抽动,带着极大的怒火问道。

  我被他扶着,下意识的抽回了手,周围这么多眼睛,如同传到志爷耳朵里,那可是毁天灭地的大事。

  “你他娘的又是谁?”男人目中无人的问道。

  刘杰没有废话,快速的抽出一把抢,黝黑的枪口顶住男人的脑袋:“我听说有人要拆我的道,平我的山头,来,现在我站在这里,你不妨试试?”

  “您是哪路神仙?”男人后退一步,汗如雨下。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