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奶爸的绝美前妻》是一本剧情非常新颖的都市重生小说,特种奶爸的绝美前妻叶凡董玥君

发布时间:2018-10-11 14:46

叶凡董玥君小说

特种奶爸的绝美前妻全文阅读

《特种奶爸的绝美前妻》是一本剧情非常新颖的都市重生小说,特种奶爸的绝美前妻叶凡董玥君是小说中的主角。叶凡前一世本是一个热血爱国的特种兵,可在一次牺牲之后他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之后的他有着另一种不一样的生活,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努力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

第1章 兵王重生废物人生

  “粑粑,快醒醒!”“粑粑,麻麻回来了,你快醒醒。”叶凡被一阵奶声奶气的童声惊醒。

  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惊愕的环视四周。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房间,窗户上的防盗网挂着几件衣服,下面花盆里的草木早已枯萎。

  叶凡不可置信的瞪圆眼睛。我……不是死了么?怎么还活着!

  在他的记忆力,自己为了掩护其余队员,引爆了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可是此时此刻,他居然安然无恙!

  没有了热带雨林的湿润炎热,没有了激情四射的自动步枪,更没有漫天飞舞的A4子弹,只有满头浆糊般的思索。

  难道,我重生了?叶凡一惊,连忙把床头柜上的小镜子拿来,对着镜面看去。

  他依旧是那副面容,只不过多了一份消沉,唏嘘的胡渣子布满脸颊,看上去十分颓废,远不如他当兵时的英武。

  不对,这绝对不是普通套路的重生!我还是那个我,可是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太陌生了!“粑粑,你怎么不理我?”

  奶声奶气的呼唤再度响起,叶凡转身看去,只见门口缩着一个小脑袋。

  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五官十分清秀,长大一定是个美人儿。

  只不过,她的发线很乱,身上的衣服也是脏脏的。“你叫我爸爸?”叶凡十分诧异。虽然他快三十了,但自从辍学进入部队,便为国家贡献了十年青春。

  这十年来别说娶妻生子,他就连女朋友都没谈一个。“粑粑!”小女孩撅着粉嘟嘟的嘴巴,“人家喊了你好久,你快点出来嘛!”

  “哦,好。”叶凡稀里糊涂的站起身来,发现床边根本没有挪脚的位置。周围全是酒瓶子和垃圾袋,几乎盖满了整个地面。

  刺鼻的酒气散发出来,让叶凡眉关紧锁。“没想到,我还是个酒鬼?”叶凡自嘲的笑了笑,侧手撑着床沿一跃,空翻到另外一头。

  “哇,粑粑好厉害!”小女孩先是一愣,随即拍着手掌雀跃起来。叶凡晃着酸麻的胳膊,摇头叹气。

  现在的身体素质,跟在部队的时候,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依依,怎么了?”当叶凡走出房间的时候,一个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明眸皓齿,鼻梁挺拔,红唇薄柔,看上去美艳大方。至于身材,更不用多说,一米七的个儿该有的全有。

  她上身一件白色衬衫,高腰职业黑裙,俨然有种高级白领的气质。

  “麻麻,粑粑会空翻,可厉害了!”小女孩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抱着叶凡的胳膊轻轻摇摆。“粑粑,你再翻一个,我要看,我要看!”

  “待会儿再看。”叶凡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脑袋,对女人笑道:“你好。”“我不好!”女人的神情瞬间变得低沉下来,“我才出差一个星期,家里就被你弄得一塌糊涂!”

  她手里拎着两份文件。

  “叶凡,这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你签字吧!”

  “啊?”叶凡张了张嘴,莫名其妙:“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女人的声线一下子拔高了许多。

  “你是不是喝酒喝失忆了?哼,自从你欠了那么多赌债之后,这个家还能维持下去吗?!

  原本我以为爸妈变卖家产帮你还钱之后,你会改过自新,好好的过日子。可是这半年来,你……你变本加厉!

  我没办法和你过下去了,签字吧,对我们俩都好。依依归我,我不能让她跟你过苦日子。”

  女人越说越激动,清清的泪水流淌下来,眸子里满是失落和绝望。

  叶凡不知所措,脑海里一片空白。

  赌债?变卖家产?

  叶凡的父亲是高中老师,母亲是医院护士长,放在滨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算是小资之家,日子非常舒坦。

  正是因为如此,叶凡没有什么顾虑加入部队。

  “你是说我爸妈把那三套房子都卖了?”叶凡心里一沉,急忙问道。

  “不卖,怎么帮你还债!”女人咬牙切齿。

  “叶凡,我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爸妈也一而再再而三的信任你,可是你却……叶凡,你没有骨气,没有尊严,没有责任心,我已经对你彻底放弃了。

  你爱怎么活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让依依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要把她带走,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

第2章 乖巧的小天使

  没有骨气!

  没有尊严!

  没有责任!

  这三句话,在叶凡的人生字典中绝对不会存在!

  可是,这个女人说的声泪涕下,语气和眼神里满是绝望,肯定不是信口开河。

  忽然,叶凡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的重生,是平行世界的重生!

  只不过,这个平行世界的叶凡,是个废物!

  他的人生轨迹和自己的完全背道而驰!

  在那个世界,叶凡是军中之神,兵界之王。

  虽然他在任务中牺牲,但是他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拼对方整整三支精英雇佣军,击毙数十名恐怖组织成员。

  是他拯救了数以百计的同胞和战友!

  在最后关头,他宁愿与敌人同归于尽,也不愿意接受劝降。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没有骨气、没有尊严、没有责任的人渣!

  “粑粑,麻麻,你们不要吵架!”

  站在一旁的小女孩忽然嗷嗷大哭,扑进叶凡的怀抱。

  “麻麻坏,粑粑没骂你,你不要骂他……”

  小女孩抱着叶凡的脖子,可怜兮兮的扭头看向女人,“粑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不要麻麻,我要粑粑!”

  她的泪水打湿了叶凡的衣襟,让叶凡的心头猛地揪了起来。

  “依依,乖。”

  叶凡安抚着怀里的女孩,抬头看向同样无声落泪的女人。

  他把女人手里的文件拿了过来,在女方一栏上,方方正正签着“董玥君”三个字。

  “对不起,是我的无能造成今天的局面,我为我的所作所为,向你道歉。”

  叶凡说得十分陈恳,目光清澈坚定,“但是,依依你不能带走,我会负起父亲的责任!”

  女人的身体微微一颤,眼中仿佛抓到了一丝异样的色彩。

  很快,她便摇头自嘲,“我居然被你打动了。叶凡,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在我面前演戏。”

  “我不是演员,不设计这种情节。”叶凡笑了笑,“如果你不愿意,我们法庭上见。”

  “……好,好!”董玥君气的发抖,银牙咬起:“叶凡,我们法庭上见。”

  “嗯,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吧,我要跟我女儿说话。”叶凡抱起依依,准备走回房间里。

  “赶我走?”董玥君横了叶凡一眼,“这里的房租是我付的,要走也应该你走!”

  “啊?”叶凡一愣,心里顿时没了底气,“要不然,你跟我们挤一挤?”

  “你想得美!”董玥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住心中的怒意,“叶凡,我给一天时间考虑。”

  说着,她抓起文件,走出屋子。

  房门“哐”的一声大响,紧紧闭起,仿佛一道铁闸,拦断了叶凡和她的人生。

  叶凡无奈一笑,抱着女儿在出租房里逛了一圈。

  这套出租房只有一室一厅,面积还不到四十平米,但是随处可见空酒瓶。

  依依见叶凡神情复杂,连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主动跑去收拾空酒瓶。

  “粑粑,依依这几天懒,没有帮你收,你别生气。”

  依依两只肉呼呼的小手各握着一个酒瓶,然后撒开小短腿“蹭蹭蹭”的跑到阳台,不一会儿又跑回来继续。

  叶凡跟着她来到阳台,只见五平方米的位置堆了酒箱,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有的箱子甚至堆到叶凡的胸口位置。

  “依依,这些都是你放的?”

  “嗯。”

  “你怎么能堆这么高?”

  “家里有凳子呀!”依依咯咯一笑,仿佛堆酒箱是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叶凡深吸一口气,心中隐隐作痛。

  他把女儿手里的酒瓶拿到一旁,又抱起女儿。

  “依依,以后这些事情你不许做了。”

  “为什么?”依依歪着小脑袋,十分不解。

  “因为以后你就是爸爸的小公主!”叶凡抱着依依来到沙发边坐下,随后聊起袖管,“你乖乖坐在这里看电视,今天爸爸大扫除。”

  “粑粑,我们家没有电视。”

  “那……你看书吧。”叶凡苦笑一声。

  “好。”

  依依跑到房间里找出一本破破的童话书,坐回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本书也不知道翻了多少次,书皮褪色十分厉害。

  叶凡心中五味杂陈,暗暗握紧拳头。

  等到中午十二点,叶凡总算是把家里全部清理了一遍。

  空酒瓶一共七十箱,各种垃圾废料十几个大塑料袋。

  家里虽然依旧简单,但却开阔了许多,也变得整洁起来。

  叶凡拖着疲惫的身躯靠在沙发上,重重地喘着粗气。

  这幅身子骨太虚弱了,要是搁在以前,他干到天黑都不带大喘气的。

第3章 养家糊口

  “粑粑,我肚子饿了。”依依走到叶凡身前,“我们吃什么呢?”

  “你想吃什么?”叶凡把依依拉倒怀里,眼中满是宠爱。

  “我想吃米饭,香喷喷的大米饭!”

  “只吃米饭?”叶凡一愣。

  “如果还能吃到肉就好了。粑粑,我们好多天没吃肉了。”依依伸出手指头,点在粉嘟嘟的嘴唇上。

  尼玛,这个世界的叶凡到底造了什么孽!

  “好,我们去买肉!”

  叶凡抱着依依起身,拿了钱包准备出门。

  谁知,打开钱包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唉,早就猜到了,可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叶凡回房间翻箱倒柜,仍旧失望而归。

  “粑粑,我们没有钱,还吃肉吗?”依依靠在叶凡怀里,弱声弱气的问道。

  “吃!”叶凡铿锵有力的说到:“爸爸今天一定让你吃肉吃到饱!”

  “真……真的吗?”依依的大眼睛里绽放出旖旎的光芒。

  叶凡看着阳台上堆满的啤酒瓶,温柔一笑:“依依,爸爸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你乖乖在家。”

  “好!”依依虽然很饿,但还是乖巧的答应下来。

  叶凡拿了钥匙,飞奔出门。

  这是个十分简陋的小区,每一栋楼最高六层,楼与楼之间的距离非常近。

  叶凡重生,对这里没有一点印象,只能像只没有头的苍蝇到处乱撞。

  依依一个人缩在沙发上,吸着鼻子把破旧的童话书又看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房门外有响动,依依顿时激动起来,把童话书放在茶几上,蹦蹦跳跳的跑到门口迎接。

  门打开了。

  “粑粑……咦,麻麻,你怎么回来了?”

  依依的神色有些失望。

  董玥君提着几个塑料饭盒走进屋子,“依依,你吃了饭吗?叶凡呢?”

  依依闻到饭盒里的香味,吸了吸鼻子,弱弱的回道:“粑粑去给依依买肉吃了。”

  “他的钱不是拿去喝酒了,就是拿去赌博,怎么给你买肉?”董玥君环视一周,表情微微变化。

  “依依,他打扫卫生了?”

  “嗯,粑粑干了一上午呢!”依依连忙点头。

  董玥君提着饭盒来到厨房,“依依,别等他了,过来吃饭。”

  “不要,我要等粑粑,他会给我买肉吃。”依依的脾气有些犟,站在门口踮起脚尖朝外探脑袋。

  “粑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这小傻瓜,他肯定出去借钱了。可是,就算他借到钱,也是拿去喝酒,拿去赌博。”

  董玥君低叹一声,拉着依依来到厨房。

  她把饭菜装到饭碗里,推到依依面前,“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要等粑粑。”依依看着眼前简单的快餐,不停地吞咽口水。

  “我给他也带了一份。”董玥君说到。

  依依十分高兴,“谢谢麻麻!”端起饭碗大快朵颐。

  “慢点,不着急。”董玥君见依依饿极了,心里对叶凡的怨恨又加重了几分。

  就在依依吃饭的时候,叶凡气喘吁吁的走进屋子。

  “依依,你怎么把门打开了,万一坏人进来怎么办……”

  忽然,他看到厨房里的董玥君,顿时尴尬一笑,“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女儿让你饿着?”

  “是我不对。”

  叶凡报以歉意的微笑,却让董玥君更加恼火。

  “你还笑?!叶凡,你是怎么当爸爸的,你有没有责任心?!我不管,我们离婚后,依依必须跟我!”

  “这事儿由不得你做主。”

  叶凡摇了摇头,转身走出屋子。

  “你去干什么!”董玥君从餐桌前站了起来。

  叶凡没有跟她争吵,来到门口招呼了一声,“师傅,就是这儿。”

  “小伙子,我们可说好了啊,你这里一千多个啤酒瓶,全部半价折给我。”一个收破烂的中年大叔走了进来,直奔阳台的啤酒瓶而去。

  “只要你不嫌麻烦爬楼就行。”叶凡笑了笑。

  “不嫌,不嫌!”中年大叔二话不说,抱起两个啤酒箱便走。

  叶凡对董玥君说到:“我们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我先把空酒瓶处理掉。”

  说着,叶凡也开始搬啤酒。

  两个人忙活了大半个小时,才把七十多件啤酒瓶收拾干净。

  收破烂的中年大叔气喘如牛,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零钞。

  “一共七十二箱,一箱二十四瓶。小伙子,你……你也帮了忙,我不折半了,一共……算你一千瓶。

  现在酒瓶的回收价是三毛一个,再加上四十多斤纸壳废品,我给你凑三百五十块,怎么样?”

第4章 未来迷茫

  “大叔,给我三百就行,我们说好半价的。”叶凡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你这么辛苦,赚点钱不容易。”

  大叔一愣,看着叶凡良久,轻轻点了点头:“小伙子,你是个好人。”

  叶凡收了三百,送大叔下楼,顺道去外面买了米和菜。

  等他回来的时候,董玥君正好离开。

  “叶凡,你有病!”

  董玥君见叶凡扛着米,提着菜,神情稍稍缓和,可口气依旧咄咄逼人,“自己都揭不开锅了,还装什么大头蒜?”

  叶凡累得不行,不想跟她互怼,转了个话题:“不是要谈离婚的事情吗?”

  “我有其他事要办。”

  董玥君没有停下脚步,很快便消失在楼道里。

  叶凡看到她上了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给她开的车门,模样好像还蛮斯文。

  “怪不得急着离婚,原来是找好下家了。这女人,好意思说我没责任心?”

  叶凡回到家里,心里满不是滋味。

  一方面是因为买了米、菜,口袋里只剩下一百块钱,也不知道能用几天。

  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婚前出轨,反而把脏水往他身上泼。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感情,离就离吧。现在,我当务之急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好让依依过上正常的生活。”

  虽然叶凡对女儿也不熟悉,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抹难以割舍的血脉之情。

  或许,这是叶凡军人的责任感在作祟。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必须对依依尽到父亲的职责!

  “这个世界的叶凡是个废人,不仅自己废,还害得爸妈也一起受罪。既然老天爷让我取而代之,肯定有它的用意。”

  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等到工作稳定,我也得把这份恩情还给爸妈。”

  话虽如此,可是叶凡发现自己在军队里学到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没什么用处。

  “再去当兵吗?”

  叶凡念头一落,便摇头否决。

  “不行不行,依依还小,我要是进了军营,那她怎么办?难道真的让董玥君带走?

  我还不知道她勾搭的男人人品怎么样,万一是个暴力狂,岂不是把依依往火坑里推?

  要不,我去当雇佣军?

  靠,这个更不靠谱!

  我现在的身体素质跟原来根本没法比,即使意识还在,可身体早就跟不上了。去那种地方冒险,我估计活不过三天!”

  叶凡纠结的半死。

  他大学还没毕业,就被招进了部队。

  当然,并不是因为叶凡有军事方面有杰出的天赋。

  而是因为他在大学的时候,与人赌斗惹出一点乱子。

  正好当时特军招编,老爹老妈怕别人报复,便托关系把他送进了军营,躲避风头。

  没曾想,进了军营叶凡如鱼得水,小时候练散打的功夫得到彻底开发,一下子成为军中新星。

  而后经过艰苦训练,叶凡终于成长为一代特种兵王。

  可是,这个世界的人生轨迹跟他完全不同。

  虽然这具身体也有一定的功夫底子,可是常年没练,肌肉早就僵化了。

  估计,这个世界的人生节点,就是从那次赌斗开始改变的!

  如今叶凡重生在这个世界,之前在军营里学的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

  他发现自己好像除了开枪杀人,什么都不会!

  正常社会,像叶凡这种亡命之徒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可是,叶凡的军人之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特种兵王的光荣和尊严,绝对不会下贱到去做违法乱纪的勾当!

  “事情已经发生了,也管不了那么多,我还是先顾好女儿再说。”

  叶凡用手机找了一下午的招聘广告,发现偌大一个滨海,居然没有几个适合他的工作。

  当然,苦力之类的活叶凡不是不能干,可是工作时间太长,叶凡不放心依依一个人待在家里。

  高不成低不就、羁绊太多、顾虑太多,成为叶凡找工作的主要矛盾。

  “要不然,我找爸妈借点钱,在楼下开一家小店经营?”

  叶凡摸了摸下巴,“这样一来,就能随时照顾依依。等赚了点钱,就供她上幼儿园,我也能腾出手再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这个想法不错!

  依依在睡午觉,叶凡悄无声息的跑到楼下买了一些水果,口袋里的钱瞬间只剩五十。

  等到依依睡醒,叶凡便打了个电话给父亲。

  “你打电话来做什么!”父亲第一时间接起电话,可是语气十分生硬:“是不是又去赌博,输没钱了?”

第5章 严父慈母败家儿

  “没有。爸,你和我妈现在住哪里,我想去看看你们。”叶凡微微叹息,陈恳的说道。

  “看个屁!哪一次回家,你不是来要钱的?”父亲怒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又偷偷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了。这才几天,你就赌没了?!”

  “没有,真的没有。爸,我以后绝对不会赌博了。”叶凡十分歉疚的说到:“我打算出去找一份事情做,想跟你们商量。”

  “找工作?”父亲的语气微微一缓,“这样的话,那你过来吧!”

  这时候,母亲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老头,是不是儿子打电话来了?快给我接!”

  “你接什么接,躺好,别着凉了。”

  叶凡一惊,连忙问道:“我妈怎么了?”

  可是,父亲只顾埋怨母亲,顺手挂断了电话。

  “喂喂,爸,你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地址……我靠!”

  叶凡心急火燎,顾不得再打电话询问,连忙把依依喊醒。

  依依非常懂事,一听要去看生病的奶奶,连忙穿起衣服。

  叶凡提起水果,牵着依依出门。

  走了几分钟,依依看着塑料袋里的大苹果,嘴馋的厉害,叶凡赶紧找了个地方洗出一个,递到依依手里。

  “谢谢粑粑!”依依甜甜一笑,捧着苹果啃了起来。

  叶凡家原本颇为富裕,在滨海市有三套商品房。如今父母为了替他还债,全卖掉了。

  之后,两人便用退休金,在一家制药厂附近租了套四十平米的屋子。

  叶凡在到父母家之前,斟酌了许久,给董玥君打了个电话,询问了父母的情况。

  董玥君以为他又喝酒喝晕了头,气急败坏的训斥了他一通。

  在这个过程中,多多少少吐露了一些叶凡父母的近况。

  叶凡一言不发,任董玥君骂,最后道了一声谢,便挂断电话。

  在这一瞬间,叶凡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他痛恨这个世界的叶凡,恨其不争,恨其祸及父母!

  本来,父亲在学校当老师,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叶凡欠下了巨额赌债,债主闹到了学校,害得他提前退休,再也没学校敢要他。

  可是,父亲没有在家养老,在就近的制药厂里当保安,每个月赚取微薄的生活费。

  而母亲前几年也退休了,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董玥君没有提到。

  不管怎么说,父母安乐的晚年全毁了!

  “粑粑,你怎么了?”依依看着叶凡阴沉的神情,眼中满是惧意,“粑粑,你的表情好吓人,依依怕……”

  “依依不怕。”叶凡深吸一口气,抱起依依,勉强笑道:“我们去看爷爷奶奶!”

  “嗯。”依依惴惴不安的缩进叶凡的怀里。

  父母住的房子是一个年久失修的小区,各种设施还保留上个世纪的色彩。

  小区只有四栋楼,每栋楼只有六层,外楼墙面早就剥落了,露出里边暗灰的水泥。

  叶凡带着依依来到一扇破旧的木门前,轻轻敲了敲。

  很快,房门被打开,叶凡的父亲叶钟华站在门口。

  “爷爷!”依依靠在叶凡的怀中,对着叶钟华甜甜一笑。

  “乖!”叶钟华满脸笑意,从叶凡手里接过依依,随即面无表情的对叶凡说道:“别在门口站着,进来!”

  “嗯。”

  叶凡强忍着热泪,点了点头,走进屋子。

  这个世界的叶钟华早已经满头白发,脸庞十分苍老。

  叶凡把水果放在客厅的小茶几上,环视一周:“爸,我妈呢?”

  “你妈在床上躺着。”叶钟华抱着依依站在房间门口,对里面说到:“儿子买了水果来看你了。”

  这话的口气与之前打电话大相庭径。

  “依依也来啦!快,快过来给奶奶亲亲。”老妈的声音骤然拔高,显然非常高兴。

  叶钟华把依依放下来,依依便立马扑了进去,嘴里甜甜叫道:“奶奶!”

  叶凡站在客厅里,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叶钟华扭头看向叶凡,语气又变得生硬起来。

  “哦。”

  叶凡疾步走进房间,只见老妈虚弱的靠在床头。

  虽然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可是脸色却很苍白。

  “妈……”叶凡嘴角剧烈颤抖,这一声“妈”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小凡,快过来!我听你爸爸说,你打算找份工作,是不是真的?”老妈眉飞色舞。

  叶凡缓步走到老妈身边,低头看着被被褥盖着的腿,颤抖地问道:“妈……你怎么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