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顾明成苏巧小说_弄巧成婚by安淼淼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5:02

那一年青春懵懂,苏巧看着远处的某个男生长得好看就跑去亲了人家一口跑了,三年后再见,她未能认出眼前被自己救下的男人就是以前的那个男孩子...《弄巧成婚》带你一起期待顾明成和苏巧的情感故事...

弄巧成婚顾明成苏巧小说阅读

第一章  浪漫偷亲

单身了二十二年的苏巧感觉整个大学校园都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恶意,难道就因为她的专业是泌尿科就要这么歧视她么?

“哎……”

苏巧身心疲累的叹了一口气,抬头看见不远处的树荫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孩。

嗯,高大帅气皮肤白净好想亲一口。

亲一口?

那就亲一口!

苏巧完全没有自觉,她其实根本就不认识人家,只觉得世界上真的有秀色可餐的男孩子吧。

既然一直都是单身狗还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咯。

顾明成正在拿着一本金融学的书籍随意的翻看,等待着自己的好友卢涵宇从宿舍出来。

后背被什么戳了一下?

他回头看见了一个面容白净的女孩,一双大眼睛笑着看他显得十分无害。

“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他的话很少,却对陌生人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这骨子里的教养早已根深蒂固,哪怕因为他自身魅力的缘故,总是有那么一些女孩让他头疼。

“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苏巧的语气没有半分的犹豫,那双好看的眼睛眨啊眨,像是会说话一般。

要非礼也总要问清楚这根草有主没有啊,不然惹了麻烦终归是不好。

顾明成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问话,身边时不时的就会遇见这样的女孩子过来表白,他好看的浓眉皱了皱,隐隐透露了几分不悦。

“不好意思我现在以学业为重不准备谈恋爱,很抱歉!”

听了对方的回答,苏巧无视了对方那疏离的眼神,而是继续将眉眼笑成了月牙,并没有被人拒绝的伤感神情。

“哦,我只是想好心告诉你脸上有脏东西而已。”

顾明成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女孩纯净的笑脸,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耳边又是女孩温柔的声音。

“你看不见,我来帮你擦吧。”

苏巧把手里准备的湿巾拆开,试着伸出了手臂,可是假装擦不干净的样子,又让顾明成弯下了腰,那张俊俏的脸和苏巧的脸近了许多。

“啵!”

空气一瞬间的安静,世界仿佛变得静止。

顾明成能够感觉到女孩温热的唇柔软的落在自己脸上时的那片刻湿润,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被人亲了?

被一个陌生的女孩亲了!

震惊还有尴尬一下子都涌了上来,而女孩笑眯眯的盯着他看,居然一点都没有羞耻的自觉。

顾明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脸上忽然有些烫,女孩笑眯眯的将手里拆开的湿巾塞进了他的手里,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阳光和煦,微风轻抚。

大学的校园原本是吵杂而激情的,可是在顾明成的心里却仿佛变成了无声的电影,呆呆的站在原地欣赏着渐渐远去的背影。

“嘿,你发什么呆呢?脸怎么回事这么红!”

久久不能平静的顾明成是被好友卢涵宇拍了肩膀才回过神来的,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意外多年以来挥之不去。

三年后,剑江河边。

苏巧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猛灌了几口,眼睛里明明藏着泪花,却还仰头忍着。

二锅头真辣啊,实在是没钱买好酒了。

酒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难喝!

“苏巧,你就是这天下第一的倒霉蛋!”

她对着平静的剑江怒吼,回应她的是风声和水拍打岸边的回响。瞬间的孤独感涌了上来,苏巧崩溃的跌坐的在地上。

谈了一年多的男友李子朝带着她的所有积蓄跑了,而她竟然到了如今才发现自己根本除了他的名字和职业之外对他的其它事情一无所知。

她每天在市医院的泌尿科忙碌着,回家就是呼呼大睡,生活过得平淡又疲惫,一场恋爱终结了她对爱情的所有幻想。

“妈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苏巧一边哭一边吼,真是很想跳进这水里死了算了,但她会游泳跳下去也没什么用。

何况,她干嘛要死?

一定要把李子朝抓到,让他永远都不举!

想到这里苏巧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着江面的眼睛聚焦到了一处黑色影子,江面上飘着一个人?苏巧站起来走近了一些,判断的确是有一个人在水上飘着。

“喂,醒醒!”

苏巧将水里的人捞了起来,在做了人工呼吸之后看着男人睁开了眼睛,救人的成就感让她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忽然,苏巧的手被男人一把抓住,那双眸子看她的时候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璀璨。

“别怕,你已经没有在水里了,我送你去医院!”

苏巧以为对方是应激反应,温柔的开口安抚,丝毫不知道今晚她救起来的这个人在三年前和她有过一段渊源。

偷亲他的女孩三年后终于又见面了!不认识他了吗?还真是健忘呢!

“我不去医院……”

漆黑的眸子微微眨了眨,顾明成想起了自己落水之前的情景,如果自己现在去了医院,势必会被那些人发现,到时候对这个女孩也会危险。

“不去医院怎么行,你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万一感染了肺炎可怎么办,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

苏巧将男人扶起来,见他居然还能站立,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大碍。

“我没钱!”

顾明成摸了摸自己的荷包,手机和钱包早已不见了踪影,如今他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原来你和我一样啊,虽然生活艰难但也别想不开啊,事情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苏巧听了顾明成的话,自动的脑补了一场可怜炒股人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投江自杀的戏码。而这一切的依据就是这男人穿的一身定制西服,肯定是为了自己能够体面一点死才穿这么好的衣服跳江啊。

顾明成没有反驳,而是用一种晦暗不明的眼神看着苏巧,在苏巧的搀扶下坐到了岸边的椅子上。

细细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自己这一次是被她救上来的呢。

“你叫什么名字?”

第二章  打包带回

“你好,我叫顾明成!”

苏巧和顾明成握手,心里想着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苏小姐,能不能收留我几天?”

顾明成开口的时候,一双眼睛盯着苏巧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神情,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她会不会随便收留一个陌生人呢?

“你不能回家吗?”

苏巧的眼神暗淡了几分,想着自己也快要无家可归了,她和家里的魔王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嗯。”

顾明成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低沉的音节,看着苏巧叹了一口气,神情显得格外的伤感。

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想要探寻一下这个女孩的生活,顾明成不介意做戏。

三年前究竟是怎样的勇气可以让苏巧亲了他这么一个陌生人?

“那我暂时收留你几天吧,过了这几天我可能要和你一样流落街头了。”

明明心里十分的难过,可是苏巧还是对着顾明成露出了好看的笑容,酒精和身上的寒冷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回到了苏巧的公寓。

“喵”

一进门,魔王就很快地扑了上来,用一脸戒备的神情看着顾明成进门。

苏巧冲进了卧室,找出了干净的衣服丢给了顾明成,自己钻进了浴室洗澡。

看着自己手里的男士睡衣,顾明成的眉心皱了起来,一扭头看见了正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虎斑猫。

“嗨,小猫咪。”

“嗷呜!”

顾明成原本友好的打招呼却换来了猫咪的一声警告,它并不欢迎这个闯入者,而是退缩在角落里戒备的看着这个两脚兽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甚至溜进了铲屎官的卧室。

“你怎么穿了我的睡衣,不是有男士的吗!”

苏巧看着穿着粉红色凯蒂猫睡衣的顾明成,觉得十分的滑稽。明明是长裤却被他穿出了七分裤的感觉,原本宽松的上衣也被绷紧显得不伦不类。

“我不喜欢穿其它男人的衣服,你有男朋友了?”

顾明成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酸酸的味道,但苏巧并没有发觉。

她在魔王凑过来闻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时摸了摸魔王的头,神色里带着宠溺。

“这是我前任的,还没有来得及扔掉,你要是不喜欢就将就穿我的吧,明天我给你买两件衣服回来。”

苏巧被顾明成提醒,想起了已经失踪的李子朝,心情又一次不好了,匆匆安排了顾明成睡沙发,自己钻进了卧室睡觉。

“咚!咚!咚!”

剧烈敲门声吵醒了熟睡的顾明成,此时苏巧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疲惫的神情。

顾明成的眼神锐利,拉住了苏巧要去开门的手,将她护在身后。

“我来处理!”

看着顾明成的神情,苏巧忽然觉得心里一暖,此时敲门声更加急促,门外的人叫嚣着。

“苏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催债的人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男人站在门口,那滑稽的造型和阴沉的双眸造成了一种诡异的氛围,让他们先是楞了一下。

今年流行这个装扮?

“她欠了你多少钱?”

顾明成不喜欢浪费时间,直奔主题的对着领头的人开口,浑身散发出一种不能让人小觑的气质。

催债的头目看着这个男人的一身粉红色装束,心里却多了几分畏惧。

“十万!如果今天再还不上钱,你们就等着法院来封房子吧!”

对方眼睛一瞪,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身后的几个人甚至掏出了电棍。

只是,当顾明成的一个眼神扫过来的时候,他们就莫名的紧张起来。

“等我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拿钱!”

顾明成露出了一抹冷笑,把门关上之后走进了客厅。

苏巧忐忑的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被敲门声惊吓的魔王,心里盘算着自己要是被赶出去了还能去哪里。

顾明成看着苏巧的模样,觉得十分的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就像苏巧抚摸魔王一样。

“别怕,有我在呢!”

“他们走了吗?”

苏巧的心里依旧紧张着,她在客厅里听不清外面他们的对话,但是她知道面对这些凶神恶煞是何等的可怕。

“我和他们出去一会儿,你在家等我就好!”

顾明成只是微笑着把自己昨晚洗好的西装穿在身上,又恢复了那一贯冷傲的气质。

苏巧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陌生人有一种信赖感,看着顾明成穿着西服的样子格外的好看,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大门关上的那一刻,苏巧坐在沙发上,猫咪又钻进了她的怀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魔王,这个人我是不是认识?”

自言自语的话换来的依旧是猫咪的咕噜咕噜声,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

等顾明成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拎着几套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你不是没钱吗?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苏巧看着顾明成手里的大包小包微微皱眉,感觉自己又一次被欺骗了。

“我把我的手表卖了,那些人以后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不过我这次是真的没钱了。”

苏巧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涌起一股愧疚感,再抬起眸子看顾明成的时候却换了一副嘴脸。

“虽然你帮了我但我也救了你一命,如今你还有债要还,赶紧养好了身体找一份工作,我可不养一个吃白食的人!”

苏巧要面子,虽然她心里对这个捡回来的男人充满了感激,但是让她说一声“谢谢”实在是说不出口。

既然他无家可归自己就让他住下,这样的话还可以鼓励他走出自杀的阴霾,也算是弥补一些自己的愧疚,然后等自己攒够钱了再还给他。

“好。”

顾明成看着苏巧看似很凶的模样,只觉得这个女人像一只发怒的小奶狗,不禁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第三章  极品前任

为了多挣一天的加班费,她给另外一个同事顶班,如今头重脚轻倒头就睡。

“瞄”

魔王不满地跳上苏巧的床,挠了一爪熟睡的苏巧,嘴里发出委屈的声音。

“魔王别闹,别吵我!”

苏巧抗议的用被子蒙住头,耳边却依旧传来魔王的哀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无奈之下,苏巧睁着惺忪睡眼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动喂食器猫粮还有,又看了一眼猫砂盆终于明白魔王为什么叫了。

“顾明成!”

苏巧打开了阳台的门,在苏巧上班的时间顾明成总是用她的电脑,今天自然也不意外。

“你回来了?”

顾明成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两天他忙着和公司联系,都没有好好的和苏巧说过话,而且他看苏巧也很累的样子。

苏巧冲到了顾明成的面前,拉着他到了客厅,指着凌乱的屋子气势汹汹的开口。

“你看看这家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厨房的碗也没洗,猫厕所里面的猫砂也没换,你真把自己当大爷了啊!”

“抱歉,我这几天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没有顾得上收拾。”

顾明成看着苏巧生气的样子,很诚恳的道歉,倒是让苏巧一下子无所适从了,自己这么凶悍他就不反驳一下吗?

这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看着苏巧还想说话,却又咽下去的样子,顾明成脸上带着无辜的神情,加上他的一张脸十分好看即使苏巧有再多的火气也因为美色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算了算了!我懒得和你计较,是我没有告诉你应该做什么,不过以前你在家里不做家务的?”

苏巧摆了摆手,心虚的看了一眼这个高出自己一个头的男人,脚下猫咪魔王不开心的转来转去喵喵抗议。

“平时家里请有保姆,所以我没怎么注意这些。”

顾明成想了想,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他的公司就十分的忙碌,生活上的事情都交给了生活助理去打理,这种收拾家务的小事他真的没有在意过。

苏巧翻了一个白眼,把手放在了顾明成的肩膀上,神色显得格外语重心长。

“你要明白,你现在已经不是有钱人了,需要学会自力更生。”

“好,我知道了!”

顾明成并不想给苏巧解释自己的处境,反而露出了懂事的笑容,那双好看的眼睛璀璨如星辰。

“魔王的猫砂两天没换了,你把猫砂换了吧,废报纸就在桌子底下,其它的等我睡醒了我再做。”

苏巧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转身就进了卧室躺在床上,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顾明成默默的看着苏巧这一系列的反应,只是柔柔的弯起了嘴角,目光最后落在了魔王的身上。

魔王蹲在猫砂盆旁边,看着顾明成给自己清理猫砂,舔了舔自己的肉爪子。当它看见两脚兽将带着浓烈臭味的报纸塞进垃圾袋时明显神色有些冷,忙往后退了几步。

这只两脚兽有杀气!

顾明成铺上新报纸,再倒上干净的猫砂,将垃圾丢进小区的垃圾桶,然后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新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以后,我的照片不许出现在报纸和杂志上。”

挂掉电话之后,顾明成转身离开身后的垃圾桶,身后垃圾桶里透明的垃圾袋上隐约映出了替换下来的报纸,上写着“金融才子顾明成荣登XXX富豪榜第三位”。

时间平静的过去了一个月,苏巧换上衣服正准备上班,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人愣住了。

“巧巧……”

李子朝一脸疲惫的站在门口,眼圈通红布满血丝,浑身上下都透着狼狈。

原本,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见这个男人了,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又见面了!

“砰!”

苏巧把门重重的关上,转身时顾明成已经走了出来。

“怎么了?”

“没什么。”

苏巧的语气平静得让人担心,那张原本平时都带着笑容的脸此时透着一股戾气,连魔王都躲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巧巧,你开开门。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对你的,我妈得了绝症所以我才骗了你,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是我还爱你……”

门外,李子朝的声音让苏巧的内心掀起了波澜,这个男人失踪了一个多月,他的话可信吗?

“要我赶走他吗?”

顾明成听了这些话不难猜出门外男人的身份,谨慎的看着苏巧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神情。

“我和他的事情你别掺和进来。”

只是平静的一句话,就在顾明成和苏巧之间划开了距离,让顾明成心中涌起一丝苦涩。

他和她还是陌生人,哪怕已经相处了一个月,这种感觉可不怎么好。

“苏巧,你有我在身边。”

犹豫了好久,顾明成终于在两个人僵持的沉默中开口。

“谢谢。”

苏巧苦涩的露出一抹笑容,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你还有我。”

顾明成平日里惜字如金,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苏巧。而门外,李子朝的声音从未间断过。

“巧巧,你开门好不好,我们谈谈!”

苏巧的目光盯着那扇隔开了自己和李子朝的门,然后深吸一口气握住了门把手准备开门。

“要我陪你一起吗?”

顾明成抓住了苏巧的手腕,他的神情和身高让人心里有安全感。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苏巧温柔一笑,看着顾明成松开自己的手腕,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们路上说吧,我要上班了!”

“好!”

虽然没有允许进屋,但是苏巧愿意和自己说话就有希望,李子朝非常的开心,一路跟着苏巧走出了小区。

楼上,一人一猫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消失。

顾明成眉心紧皱,抿唇不语。

“喵!”

苏巧进了医院办公室先签到,然后才带着李子朝来到医院的花园,她可舍不得为了一个男人浪费自己的工资,何况现在自己还是负资产。

第四章  给你好看

在苏巧二十五年的人生里,桃花这玩意儿真是没有啊,偶尔眼看就要有花苞了,一听她是泌尿科的医生便蔫儿了。

人嘛,饥渴久了就有些变态。

苏巧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一个个的成双成对把家还,而自己连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的勇气都没有,自然十分的希望体验一把恋爱的感觉。

所以,当李子朝出现的时候,苏巧并没有多少的犹豫,难得有一个男人不在意她的职业,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瘦了。”

李子朝试图慢慢地靠近了苏巧,却被她拉开了距离。

“你就是想和我说这个?”

苏巧冷笑了一声,目光盯着不远处的一片绿植,脑中一片空白。

“巧巧,我妈得了肺癌二期急需用钱,所以我才把你的房子给抵押了,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

李子朝忽然跪地的动作让苏巧措手不及,忙往后跳开了几步,周围路过的人立刻好奇的看了过来。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

苏巧面色不善的对好奇的人大吼过去,见路人都走开了才把目光落在了李子朝的身上。

真是失算啊,李子朝居然脸皮这么厚,都能下跪了。

她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觉得讽刺?

“我不打你,我只问你一句话。”苏巧微微顿了顿,胸口里压抑着火气,“如果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你还会出现吗?”

“巧巧,我现在回来了啊!”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被赶出房子,现在我还欠着十万块,你说怎么办?”

苏巧的眼睛微微的眯着,她到是要看看李子朝会这么做。

李子朝在来之前就和催债的人打过照面,知道苏巧已经把钱都还清了,还养了一个小白脸。

“巧巧,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的相信我,所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李子朝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后腰上的一个刀口,看上去还很新鲜,似乎是刚恢复不久。

苏巧是医生,自然能够认出这个刀口是手术的痕迹,加上这个刀口的位置刚好在肾脏的位置,令她忍不住皱眉。

“其实,在我拿了你的钱之后,我就通过黑市找了卖肾的中介,我失踪这段时间就是去做肾脏移植手术了。我妈的病很严重,我不想失去她也不想失去你,所以我……”

李子朝说到这里,故意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喉头哽咽了一下,目光不去看苏巧的眼睛。

“所以你就去把自己的肾脏给卖了?”

苏巧的手指有些颤抖的触碰到了李子朝的伤疤,心情说不出的难受,原以为李子朝就是一个骗子,想不到他离开的这一个多月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若是得了钱也就好了,对方付了我两万块的定金之后就消失不见了,而我……对不起你。”

一切都已经很明白了,李子朝为了救妈妈利用苏巧的手机银行转走了苏巧的钱,又抵押了苏巧的房子借了高利贷,然后自己又去黑市卖肾却被骗了。

“不用说了,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苏巧的心情很复杂,但已经没有反感李子朝握住自己的手了。

“我没有住的地方,我妈又在重症监护室,所以……”

“那先回家住吧。”

苏巧深吸一口气,让她把李子朝赶走她真的做不到,毕竟这个男人在这一年多里一直很体贴。

家里的家务李子朝总是一手包办,总是贴心的在节日里给苏巧各种浪漫的惊喜,这都是一个女人所向往的。

晚上,苏巧拜托了同事帮自己顶班一会儿,带着李子朝回了家。

打开门,一股饭香就涌进了鼻腔,苏巧看见了围着围裙的顾明成。

顾明成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提着菜刀,目光盯着苏巧身后的李子朝。

“介绍一下,这位是顾先生,这位是我朋友李子朝。”

苏巧夹在中间,显得格外尴尬,李子朝却是有些心虚的往后躲了躲。

顾明成嘴角一弯,放下了手里的锅铲,另一只手却继续握着菜刀,礼貌的伸出空出来的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顾先生!”

李子朝和顾明成对视,心里开始紧张起来。这个男人的眼睛就像是一只猎隼,带着浓浓的杀气。

自己好像没得罪他吧?

李子朝心里这么想着,顾明成却在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既然你们也算是认识了,那以后就好好相处,我还要去上班。”

苏巧觉得站在两个人只见特别的尴尬,只想着早早的逃离。

“不吃饭了吗?我已经做好饭了。”

顾明成原本是准备给苏巧做安心便当的,没料到苏巧居然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他不怎么喜欢的人。

苏巧的手腕被顾明成抓住,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时心都快化掉了。

“来不及了,医院那边我还要值班。”

“我送你!”

顾明成放下柴刀,解开围裙护送苏巧去了医院,一路上把李子朝说的话都告诉了顾明成。

“你觉得他可信吗?”

原本,顾明成想要用更否定的字眼,却在开口时忍住了。

苏巧其实还不是完全的信任她,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树洞而已,如果自己立刻说李子朝不可靠,她一定不会相信。

“我不知道,只是和他在一起一年多,我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他了,心里还是舍不得。”

顾明成停下了脚步,眉心紧皱着,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怎么了?”

苏巧垂下眸子,说话的语气显得格外的没有底气。

“真正爱你的人不会去伤害你,更不会在意你的过去。”

顾明成早就有了这种觉悟,所以一字一句都是出自真心。

可是,苏巧却只是怔了一下,随即莞尔一笑并不多言。

早年间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的同学们都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这张嘴。”

第五章  家有煮夫

回到医院,苏巧例行巡房,检查做了手术的病人的恢复情况。

“大夫,你给我看看我为什么还是尿不出来?”

“你刚刚割了皮,小乌龟还没有适应疼痛,放松下来就可以了。”

苏巧检查了一下病人的伤口,没有普通女孩的害羞模样,在她的眼中小JJ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生理器官,没有什么大不了。

记得第一次接触小JJ标本的时候,苏巧巧可是毫不犹豫的一刀下去仔细的观察的横切面,海绵体的结构让她叹为观止,可如今见惯了这些大小不一的小玩意儿,她已经没有上学时候的激情了。

“医生,你是不是有心事?”

苏巧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微笑说,“没有啊!”

病人涨红了脸,“那你能不能松开你的手,我快受不了了。”

苏巧低头,原本软软的小家伙已经昂首挺立,崩开了病人的刀口,这下罪过大了!

“对不起,我马上给你处理!”

尴尬让苏巧难得的红了脸,自己的心不在焉害了一个骚年要晚出院几天了。

第二天的一早,苏巧终于下班了,抬头看着头顶雾蒙蒙的天气,还真像是自己的心情。

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门已经抢先一步被打开了。

“怎么起得这么早?”

苏巧看着顾明成给自己拿拖鞋,心里忽然有一丝愧疚涌上来,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

“你刚下班,先休息一下。”

顾明成体贴的接过苏巧手里的包,随着苏巧走进客厅。

看见李子朝睡在平时顾明成的沙发上,又看见地上打的地铺,眼皮跳了一下。

“地上凉,一会儿我再给你买一床被子。”

“快去睡吧。”

顾明成看着苏巧点头后进了卧室,重新坐在了地铺上,一旁魔王也凑了过来,一人一猫静静的盯着李子朝。

手机发出了一声提示音,顾明成点开邮箱,看见了关于李子朝的所有资料,目光又冰冷了几分。

苏巧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饭香又一次钻进了他的鼻孔,还有一整杂乱的争吵。

“苏巧不喜欢吃辣!”

“那是以前!”

两个男人剑拔弩张,一个拎着菜刀,一个拎着锅铲,各自手里都端着一盘菜。

“怎么了?”

苏巧的出现打断了两个男人的眼神较量,都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可是,在苏巧的眼里,这俩人就像是没长大的小孩,没意思。

“巧巧,我叫顾先生别放辣椒,他还是放了辣椒。”

“没关系!我吃辣椒的。”

苏巧走进浴室洗漱,把李子朝挡在了门外。

“可是以前你不是说吃辣椒不好吗?”

“现在我不在意!”

虽然她让李子朝暂时住在这里,可并不代表她就会立刻接受他。

哎……真烦啊!

苏巧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内心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一边李子朝的的确确抛下自己,一边她内心的圣母又在怜悯李子朝,真是想打自己一巴掌!

“苏巧,饭做好了!”

顾明成见苏巧半天都不出来,只能在敲了敲浴室的门,经过了一个月的相处,顾明成早已了解苏巧的性格。

越是在意的东西,苏巧就越是喜欢逃避,这个习惯不好!

苏巧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双眼睛扫过屋子里的两个男人,安静的坐下来吃饭。

“巧巧,一会儿我们去看电影吧!”

李子朝拿出了手机,上面是电影票的订单。

“太累了,不去!”

苏巧实在是不想和李子朝看情侣电影,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妈妈不是在医院吗?不如我们去看看你妈妈!”

顾明成的话立刻让李子朝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写着无奈和抱歉。

“我妈在另一个城市的医院,那里医药费便宜一些,所以看不到!”

“没关系,我有车!”

苏巧原本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脸奇怪的看着顾明成。

“你什么时候有车了?”

“跟朋友借的,想到你应该会想要去看看李先生的妈妈。”

顾明成一脸无害的笑容,苏巧的神色却有些复杂,而李子朝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

“你费心了,我并不想!”

苏巧心里在纠结,自己以什么身份去看李妈妈?还不如直接不去。

顾明成并没有因为苏巧的话而有什么不悦的表情,相反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从昨天到现在,李子朝心里对这个顾明成就十分的讨厌,他是来和苏巧培养感情的,这个人横在他们中间算什么!

吃完饭,顾明成收拾着去洗碗,苏巧和李子朝在客厅里坐下。

“巧巧,我觉得顾先生在这里住不是个办法,毕竟他是个陌生人。”

“你也是陌生人。”

“……”

“我和他不一样。”

苏巧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的靠着李子朝,心里那种讨厌的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

“你和他哪里不一样了?”

“我们俩毕竟是男女朋友,而他一个男人住在这里实在是不方便。”

“李子朝,我虽然让你住在这里,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的房子里说三道四。”

苏巧很不高兴,虽然她对李子朝是有一些感情,但是恨可比爱更多。何况……苏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那点不舍算不算爱。

“巧巧,我错了!”

看见苏巧面色不善,李子朝立刻服软,让人发不起脾气来。

顾明成从厨房里出来,屋子里仿佛又陷入了和谐,直到李子朝接了一个电话匆忙的离开。

苏巧坐在沙发上,电视播放着娱乐节目,顾明成把苏巧从沙发上拉起来。

“干嘛?”

“跟我走!”

顾明成的语气带着严肃,让苏巧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上就上了顾明成的车,看了一眼方向盘的标志,苏巧的神情有些复杂。

“你朋友还真大方,这车得几百万吧?”

“他以前欠了我一个人情,现在才舍得借车给我,不然我一个破产的穷光蛋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