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沈迦因顾逸昀小说在哪看_一场爱恨寒几许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5:32
一本叫《一场爱恨寒几许》,是小说圈的风云作者雨竹月影所写,此小说主人翁是沈迦因顾逸昀,很多书迷朋友们都不知道在哪看,本站有全本小说入口哦!精彩片段:“乖,乖,别再说话了,好好休息。”罗文茵道,“逸昀上班去了,你爸爸也是,你不知道,逸昀啊,天天夜夜守着你,整个人都瘦多了。这下好了,你醒过来了,他也就安心一些了。”

沈迦因顾逸昀小说 精彩章节

上午,曾元进和医生了解过详细的情况后,没有等到沈迦因醒过来,他就已经去上班了。罗文茵一直在医院里守着,直到上午十点多,镇静剂的效果才过去。

眼皮好重。

沈迦因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却是那么的虚幻,朦朦胧胧的。

“沈,沈小姐——”正在为她按摩小臂的张阿姨,看见她微睁的双眼,惊叫一声,坐在外面客厅里看杂志的罗文茵听见声音,扔掉杂志跑进来。

“张——”沈迦因的嘴巴张开,声音却低如蚊吟。

张阿姨拉住她的手,抹着自己眼里的泪,忙说:“是啊,是我,您还记得我!”

“迦因——”罗文茵过来,颤抖的手覆上女儿惨白的脸。

沈迦因微微转头,看向母亲。

低低叫了一声,妈——

声音很轻,罗文茵却听见了,泪水满眶。

顾逸昀——

沈迦因的心头,像是针扎着一样,她想说,我要见他,我想他,可是,嘴巴张开,声音发不出来。

她微微转头,望着张阿姨,张阿姨不懂沈迦因要说什么,和罗文茵两个人面面相觑。

“顾,顾——”沈迦因的嘴巴颤抖着,努力让她们听见自己的声音。

“是找顾书记吗?他,他去上班——”张阿姨说着。

上班?他,去了榕城了吗?他,不要我了吗?

我以为会见到你,就像梦里一样,你等着我,而你——

“好了好了,先别着急,我给他打电话,打电话。”罗文茵见状,道,又吩咐张阿姨,赶紧给沈迦因喝点水。

而这时,接到呼叫的医生也来了。

医生告诉罗文茵,病人现在身体情况良好,意识也清楚,没有出现什么失忆的状况,四肢可以按照提示发出反应,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行走能力如何,这要等待病人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才可以。

罗文茵喜出望外,等医生离开,罗文茵赶紧给曾元进打电话说了情况,曾元进说开完会就马上过来。而顾逸昀接到罗文茵电话的时候,愣了好一会儿。

“我现在把手机给她,她要和你说话。”罗文茵道,说着,把手机贴在了女儿的耳朵边。

可是,沈迦因发不出声音。

顾逸昀的喉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他张开嘴,好几次都说不出话。

“你,在吗?”她用力说着,顾逸昀点头,鼻头涌出一股酸涩,双眼就雾了。

“丫头——”他低低叫了声,声音发出来,却听着有些哑哑的。

泪水,从沈迦因的眼里滚了出去,她闭上眼,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听出来了,他声音里的疲惫,他声音里的沧桑,为什么她睡了一觉醒来,他就这样了?

好舍不得他啊!

她好想抱住他,抱住他静静地躺着,就像以前一样听着他的心跳,就像以前一样离他那么近。

“乖乖听医生的话,晚上我就回来陪你了,乖——”他说。

她不回答,任由泪水吞没自己。

电话那一头,顾逸昀也是陷入了沉默,他闭上眼,将手机贴在耳边,想要努力捕捉她的每一个声音,好像他此刻就能看见她在自己眼前一样。

可是,丫头,我多想在你身边陪着你,我多想在你睁开眼之后看见的人就是我,我多想,多想——

我不能啊!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似乎是要将心里所有的自责都暂时释放在空气里,睁开眼,微微笑了下,道:“医生说过了,让你开始吃点东西的,张阿姨已经给你做了一些吃的,你听话乖乖吃饭,养好身体,明白吗?”

她微微点头,却是在低低啜泣着。

听见她那努力压制的哭泣,顾逸昀的心,也如刀割一般。他的丫头,就是那么一个容易哭又容易笑的小丫头,现在却——

“乖,我晚上回去陪你!”顾逸昀正说着,门上传来敲门声,进来的是手下的一名工作人员。

顾逸昀看见他手上的报告,忙对沈迦因说:“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就赶紧挂了电话。

“顾书记,这是您要的材料。”属下道。

顾逸昀立刻接过报告,开始阅读,脑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他最爱的那个人了。

罗文茵拿过手机,给女儿擦去眼泪,含笑望着她,道:“逸昀现在在这边工作,他的工作很忙,所以晚上回来的比较晚。等你康复出院了,你们就搬去和我们一起住,逸昀上班也近些。新家那边,我看过了,家里什么都置办好了,就是稍微有点远,逸昀可能不方便。”

沈迦因“哦”了一声。

这边,张阿姨把早上带过来的米粥给沈迦因热好了端了过来,罗文茵想给女儿喂,想了想还是没有动手。张阿姨端着碗,一勺一勺吹着热气,小心翼翼地给沈迦因喂着。

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力气,还是什么缘故,身边的人都发现沈迦因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就算是手机铃声,都会让她突然之间表现出紧张的样子。不过,当她发现那只是手机铃声的时候,就又没事了。

主治医生找来了心理科的医生过来,为她做心理调查。罗文茵不解,自己的女儿好好儿的,为什么要做这种检查呢?可是,多一些检查也是为了保险,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这一天,对于沈迦因来说过的太缓慢。

听说她苏醒了,曾家老太太派了家里人过来探望,曾泉的小舅舅也就是叶敏慧父母也都来了,来来去去不少的人,都在病房外间的客厅里和罗文茵聊着,大家都为沈迦因能醒过来感到开心。

至于念一,罗文茵打电话给方希悠,让她带到医院来了。

沈迦因看着女儿,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无声流泪。

“妈妈,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手手疼啊?”念一坐在床边,抬起小手擦着妈妈脸上的泪,沈迦因摇头。

“妈妈不疼,打完针病就好了,就可以回家了!妈妈乖!”念一的小手摸着妈妈的脸,就像自己生病的时候妈妈同她说的一样。

孩子的话,让在场的人难免落泪,沈迦因更是泣不成声。

她抬手抱住孩子的小脑袋,亲着孩子稚嫩的脸蛋。

“迦因,你刚醒来,情绪不要太激动的,孩子很乖呀,念一很懂事的,她知道妈妈在生病,在家里面也从不闹。”方希悠过来,面带微笑,手摸着念一的头发。

“谢谢你,嫂子!”沈迦因松开孩子,道。

方希悠含笑摇头。

“妈妈,妈妈,舅妈给我买的故事书,我给你讲故事。”念一说着,从床上跳下去,从沙发上的包包里去掏故事书,张阿姨忙帮忙取了出来,抱着念一坐在床边。

“妈妈,你看,这是爸爸在哪儿,我教你读,爸、爸、在、哪、儿。”念一的小手指,一下下指着绘本上的书名,认真地教着妈妈。

沈迦因不禁笑了。

“妈妈,跟我读啊,爸、爸、在、哪、儿。”小老师对妈妈的态度很不满意,沈迦因只好跟着她读。

一旁的张阿姨和方希悠都忍不住笑了。

“好了,开始讲了。小北极熊跟着爸爸出去玩”念一指着书上的图画,按照保姆阿姨给她教的讲着故事。

沈迦因耐心听着,苍白的脸上,却满满感觉到了热量,尽管依旧看不到红色。

为了能让沈迦因好好休息,念一待了一个小时就被方希悠和保姆带回家了。

临走时,孩子亲着妈妈的脸,像个小大人一样地对妈妈说“妈妈,你要乖乖听医生的话,明天一一再来看你!”

“嗯,妈妈知道了,妈妈会乖乖的。”沈迦因亲着女儿,道。

“迦因,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了!”方希悠劝慰道,沈迦因点头道谢。

病房里,很快就恢复了清静。

沈迦因身体太过虚弱,这样的安静环境很容易让她睡着。等她睁开眼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而眼前,的的确确坐着一个人,他的视线那么专注地注视着她。

他眼里的温柔,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终于醒了?”他微微笑了,道。

她对他挤出一个笑。

“你真是个懒家伙啊,睡了几个月还睡不够?”他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的温柔。^_^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