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初权帝琛最新更新哪里可以看?女主墨初男主权帝琛的小说名字是兽性盛宠,网络作家淋菲菲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4

墨初权帝琛全文阅读

兽性盛宠全文阅读

墨初权帝琛最新更新哪里可以看?女主墨初男主权帝琛的小说名字是兽性盛宠,网络作家淋菲菲是该小说的作者,又名《爱情转个圈》。小说全文讲述了墨初的表妹把她男朋友抢走了,一气之下,她嫁给了豪门总裁权帝琛,从此之后由一个可怜的孤女变成了主导的女王。

第1章 解开bra,转个圈

  “解开bra,转个圈!”坐在了大班椅上的男人,冷酷无情的说道。

  墨初愕然的看着这个男人,她在他的总裁办公室等了半个钟,就等到了这句话!

  “权总,我想您搞错了!”墨初有些生气了。

  权帝琛这时从文件里抬头,看着站在他高级黑色办公桌前的女人。

  一身米色的套装,配着一个红边框的眼镜,干练清爽的职场丽人形象。

  “墨初,18岁,应征胸模!”权帝琛将资料抽出来,丢了过来。

  墨初的心里一阵骇然,她怎么可能才18岁?她哪里是来应征胸模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马上,她就明白过来,江湖传闻,权家老爷子要为长孙权帝琛征婚,天长地久婚庆公司想拿到独家征婚资料,才这样出卖了她!

  她立即拿出自己的工作牌:“权总,我是天长地久婚庆公司的职员墨初,希望能为权总的人生大事服务。”

  权帝琛的唇角扬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来,他并不言语,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她的美胸上。

  米色的套装,黑色的内衬,包裹着她的柔美,看上去很饱满。

  墨初有一种被他看透的感觉,她垂落在身侧的小手,微微的握紧。

  他俊美绝伦的脸上,刀刻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她怎么对他的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忽然,“轰”一下……

  她的儿子,为什么长得像他?

  难道……六年前,那一晚的男人是他?

  墨初的心有些凌乱,此时,她听到了他在说:“墨小姐为了工作,花样还真是别出心裁!既然是想拿到独家征婚的代理权,怎么不开始?”

  墨初立即镇定下来,她微笑道:“权总,我给您介绍一下,权总会是我们公司最尊贵的VIP客户,拥有绝对挑选的权利,全球的适龄女子,只要您能看中,我们都会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诚意为您……”

  “墨小姐是打算用嘴来说服我?”权帝琛性感的薄唇微勾,他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

  墨初依然是带着浅浅的微笑:“权总现在都可以亲自去参观我们公司,我们以实际行动为权总服务。”

  这时,权帝琛站起身来,身形高大伟岸,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他绕过黑色办公桌,走向了墨初。

  墨初微微侧身,和他面对着面。

  身高的天然优势,他给她一种压迫之至的感觉。

  权帝琛犀利如鹰隼的目光直视着她:“我以为墨小姐用胸说服我!”

  “权总堂堂大总裁,这般欺人太甚!”墨初的双眸染上了愤怒的火光。

  她再想拿到这份代理权,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

  权帝琛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她由于生气,小脸涨得通红,一双水眸波光潋滟。

  气氛,安静得可怕。

  墨初还感觉到了几分诡异。

  她受不了他的压迫感,后退了一步,清了清嗓子道:“权总,那份应征表不是我亲自填的,如果让权总误会,我道歉。”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权帝琛看着她如白杨般坚强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他的双眸瞬间深邃无比。

  “墨小姐,我们以前见过?”他语声磁性十足,非常好听。

第2章 那一晚,他凶猛如虎

  权帝琛,S市指手遮天的大人物,他领导下的行业涉及电子通讯、地产、金融、服装、影视、医疗,在全球亦是屈指可数的最年轻的企业家。

  这样一个风靡全球的男神,他说,他们见过?

  墨初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记忆排山倒海汹涌而来。

  那一晚,像是两条火蛇般纠缠般的身躯,都要将对方燃烧殆尽……

  墨初的的身体瞬间僵硬,她依然记得那个男人凶猛如虎的力气,几乎要将她单薄的身躯给撞飞出去。

  她不能完全确定是他,但也不能完全否认!

  “六年前,墨小姐。”权帝琛看似好心的提醒着她。

  忽然,她纤细的手臂被他的大掌握住!

  墨初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带电似的,他的指腹,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她曾记得,那层薄茧,那一晚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了多少烙印。

  她用尽了力气想抽出手来,无奈男女的力气,天生就是不平等。

  她气、急、怒,但毫无办法!

  这个深沉无比的腹黑男人,却只是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居高临下压迫之至的凝视着她。

  “权总,请自重!”墨初冷声道。

  权帝琛这时将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的手表,那是一只男式手表,和她纤细无骨的手腕,极不相搭。

  “高考那天,你曾问过我时间。”他在将她气得快要崩溃时,才道出从前。

  墨初:“……”

  那一天,她的电子表被墨招弟故意扔进了水里,她急匆匆的往考场赶去,又忘记带准考证。

  她看到有一部车停在一旁,上前去问几点了。

  他将手上的一块钻石手表给了她,也让她的高考,考出非常优异的成绩。

  她一直认为那是一块幸运表,但没有想到,竟然是他!

  手表的背后,刻着三个英文字母:QDC,原来是权帝琛名字的第一个字母。

  权帝琛薄唇微扬,调侃着她:“墨小姐十二岁就参加高考,小才女!”

  “谢谢!”墨初马上要将价值不菲的钻石手表还给他!

  权帝琛的脸色一冷,他送出去的东西,岂是会再要回来!

  此时,墨初的手机响起来,她赶忙道:“权总,不好意思,我先接电话。”

  “是!我马上过去!”墨初挂了电话,难掩落寞之色。

  但很快,她就恢复了镇定,望着权帝琛微笑道:“多谢权总的幸运手表,改日我请权总吃饭。”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权帝琛说道,“现在就是午餐时间。”

  墨初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我妈妈让我现在去相亲!”

  “相亲?”权帝琛深邃的双眸微微一眯,带着某种危险的色彩,“一起去!”

  墨初:“……”

  墨初只好和他一起走出了帝都大厦,来到了不远处的星巴克咖啡馆。

  权帝琛有生意上的电话进来,他站在门外和对方谈判,“上百亿的投资而已,紧张什么?”

  墨初无意去听,她先走进去,却是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嘲讽:“表姐,我已经给你看过今天相亲的男人,年过四十,是个鳏夫,秃顶,面黑,大肚腩,非常适合你……记得带着他来参加我的婚礼!”

第3章 迫不及待的撕衣服

  有些人总是喜欢用别人过的不幸福,来衬托自己过得非常幸福。

  比如,苏珊就是这样的人!

  苏珊一身香奈儿的妆扮,浑身上下充满珠光宝气的感觉。

  苏珊讽刺完了墨初,还不忘记对自己的姑妈也讽刺一番,她悄声在陈真瑶的耳边道:“姑妈,对于一个十八岁未婚先孕的养女,你可别交付太多的心思,不过,姑妈真的好有眼光,那个男人和我表姐,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先走了,记得这个周末一起来喝我的喜酒!”

  当苏珊得意的离开之后,陈真瑶以厌恶的目光看着墨初,用极低的声音训斥:“今天相亲的事情,别给我搞砸了,当初你要是没有未婚先孕,司伟帆也不会被苏珊抢走,养了你这么多年,不仅是不会报恩,反而给我们脸上抹黑!”

  陈真瑶一边骂着她,一边将墨初拉到了9号桌。

  “张总,这是我们墨初!”陈真谣热情的介绍道,她一边指着墨初的身体部位,“你看,臀大,容易生很多儿子,匈大,好喂养儿子,现在母乳最营养,至于长腿细腰,张总,这样的女人韵味可是无穷……”

  “妈……”墨初皱着眉,养母将她这样推销出去,为了巴结张盛松,她像是一个毫无尊严的娃娃,任人指点和参观。

  陈真瑶使劲的一掐她的手臂,笑着对张盛松说道:“你看,她声音也好听,叫起来保证让张总快乐上天!”

  张盛松对墨初还是满意,这女人漂亮,身材好,他递给陈真瑶一张支票:“我先和她相处。”

  陈真瑶看着支票上面是十万元,开心的道:“张总,随便你们怎么相处,最好啊,是早点能让张总抱儿子……”

  当陈真瑶像是一只火鸡离开后,墨初坐在了张盛松的对面。

  她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时,就感觉到了有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膝盖上,她心生厌恶,起身就走!

  “想走?”张盛松拦住了她,“你不过是我十万元钱买来的,高傲什么?信不信我将你摁在这里?”

  “张总也是生意场上的光鲜亮丽的大人物了,你在这里做有辱面子的事情?”墨初反唇相讥。

  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张盛松,他一手拉着墨初就往外走,“去酒店,老子今天不好好的教教你,老子不姓张!”

  墨初挣扎不开张盛松的大手,他一路钳制着她走出咖啡馆,将她往附近的酒店拉去。

  墨初左看右看,焦急的找寻着权帝琛的身影。

  可是,这个男人这会怎么不见了!

  墨初被张盛松拖进了电梯,她对服务员求救:“救我……”

  “这是我的女人!”张盛松恶言相向,“所有的人都给我滚远点!”

  服务员怕丢了工作,只好马上离开。

  张盛松将墨初拉进了房间里,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撕她衣服了!

  墨初知道,现在的她求救无门,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她随手抄起桌上的花瓶,毫不留情的朝张盛松的头上砸去!

  “砰”一声响!

  他的脑袋血水四溅,张盛松慢慢的倒在了地上,他瞪大眼睛:“臭丫头,我不会放过……你……”

  墨初看到心惊胆颤。

  此时,门被外面的人重重的一脚踹开来……

第4章 他的妻子,只为满足他的需要

  墨初吓得面色煞白,她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破碎的花瓶。

  当她看清了来人竟然是权帝琛,她不敢相信的瞪着他!

  权帝琛在星巴克门口遇到一个生意场上的朋友,当两人在包间里聊天时,他从窗口看到墨初被张盛松拉去了酒店。

  他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只是,他也没有料到,这个丫头看似温柔,竟然也这么彪悍!

  她的衣服被撕开,露出了黑色的bra,和她雪白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墨小姐,放下花瓶!”权帝琛低声说道。

  墨初还在惊恐之中,她听见了他的声音时,手中的花瓶也掉在了地上,破的粉碎。

  “他……怎么样了?”若是张盛松死了,她岂不是过失杀人!她的孩子怎么办?

  权帝琛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俯低身体,临危不乱的伸手去探张盛松颈边的脉搏,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并且迅速的叫来了酒店负责人。

  张盛松很快被送去了医院,酒店这边也立即封锁了所有的消息。

  墨初的心还没有平静下来,她坐在一旁瑟瑟发抖。

  “走吧!”权帝琛凝视着她。

  她沉默着站起身,和他一起进了VIP专用通道,走出酒店之后,她本想将他的西装还给他,他的眼神幽深无比,以命令式的语气强势的道:“穿上!”

  墨初本就有些惊魂未定,事后想起来,她拿花瓶砸张盛松有些冲动,她还有孩子要抚养,怎么可以这般不顾后果!

  “很抱歉,今天不能请权总吃饭。”墨初低声说道。

  “或者,我们以后可以天天一起吃饭。”权帝琛的话,有几分高深莫测。

  墨初不明白。

  权帝琛微勾薄唇:“我们结婚!”

  初春的阳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沐浴着碎钻一样的光芒,他是最英俊完美的男神!

  墨初猝不及防。

  他和她结婚?怎么可能!

  可能是她出现幻听了吧!墨初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权总,我先走了!”

  当她步伐凌乱的离开他时,听到了他带着磁性的嗓音在响起来:“你相亲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结婚?”

  她相亲,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养母嫁个有钱人的目的!

  可是,像张盛松这样的有钱人仗着有钱,肆意欺凌她!

  墨初抬眸,仰望着他,他也是有钱人,还是有势的人,他难道不会欺负她吗?

  “为什么是我?”她低声问。

  权帝琛看着她不解的眼神,他淡然的道:“我刚好需要一位妻子!”

  他的眼神,很是凉薄,仿佛结婚不是因为爱情,只是他的需要。

  墨初明白,他这样的男人,哪还有爱情!

  只是,每一个女人的心里,都在期待着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是嫁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她是婚庆策划主持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很多人结婚,都是因为结婚,不是因为爱情。

  “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见!”权帝琛直接对她下命令。

  他说完这句话,就开车走了。

  墨初见他如此强权霸道,他就这样决定了她的命运吗?

  只是,嫁给可能是她孩子的父亲的男人,是吉还是凶?

第5章 早被男人睡过了

  墨初回到了家里,她洗了澡后,下午去孩子放学时,顺便将权帝琛的西装送去了干洗店。

  幼儿园。

  两个小小的身影,飞奔出来,犹如笼中的小鸟,恨不得扑进她的怀抱里。

  “初初,你今天来的好准时哦!”墨函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小脸有几分似墨初,“大朱正在对我表白,可惜时间不对,这段有可能天长地久的爱情就没有了……”

  墨初摸摸她的小辫子,“你才多大,竟然懂爱情?”

  墨晞飘来了淡定的眼神:“妹妹是校花,太多男生抢着要当她老公!”

  这时代,竟然发达到了这个地步?

  墨函开心的道:“哥哥还是国民老公呢!在我们学校比王思聪还出名!”

  墨初哑然失笑,这俩孩子的未来,比她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她一只手牵着一个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六年前的那一晚,她失去了女人最初的宝贵,也孕育了一对龙凤胎。

  和孩子相处的这六年,他们是她最大的奇迹。

  “看,公园的桃花都开了!”墨晞意有所指,“初初,你怎么就没有桃花呢?”

  墨函立即去折了一枝编了一个花环,戴在了墨初的头上:“我们的初初会好运连连!”

  墨初看着俩孩子如此关心她的生活,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权帝琛的俊颜来。

  ……………………

  翌日一早。

  墨初送完俩孩子去幼儿园,她坐公交车往公司赶去。

  养母张真瑶打电话来:“墨初,你找死是不是?你竟然敢拿花瓶砸张总?你那身体早被男人睡过,现在还矫情什么?马上到医院来!”

  墨初改乘公交车,去到了医院后,张真瑶见到了她来,反手一个耳光,响亮的打了过去。

  “你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白眼狼!从来不知道赚钱给我们,还只会去打架生事,现在张总要回十万元钱,那是给招弟出国留学的费用。”张真瑶恼怒的用手指着她,“现在进去病房,好好的求张总,求到他原谅为止!否则我打死你!”

  墨招弟,是墨家领养墨初之后的第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不愿意上班,还要父母出钱去国外留学。

  而养女墨初,就是墨家的摇钱树,墨家恨不得用她换回很多很多的钱。

  墨初明白亲生和领养之间的区别,她走进了病房。

  张盛松的头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白色的纱布,脸色苍白的躺着,在看到了墨初进来,双眸迸射出憎恨的火光。

  “张总,不好意思!”墨初道着歉。

  张盛松哼了一声:“我已经报警了,你这个臭丫头等着坐牢吧!”

  墨初的脸色瞬间煞白,“张总,昨天你也有责任,你不该强行撕我的衣服……”

  “这话,你留着给警察说吧!”张盛松几乎是仇恨的目光看着她,“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姓张!”

  此时,两个穿着蓝色制服的警察走进来。

  其中一个偏瘦的说道:“墨初,张先生举报你卖银,并且拿花瓶伤害了张先生,现在我们逮捕你!”

  什么?明明是张盛松强迫了她,他反咬一口,现在倒打一钉耙!

  墨初被俩警察一左一右的架着往外走,她着急的道:“我是冤枉的!你们放开我!”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