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极品桃色小仙医by留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2

《极品桃色小仙医》是由作者“留白”所写的一部都市爱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意外得到了祖上传承的医术,从此每个夜晚都会有不同女人传来的呻吟...

极品桃色小仙医by留白在线阅读

 

第一章 谁在喊救命

烈日炎炎,走在山里的杜小磊是挥汗如雨。他背上扛着十几斤的柴火,腰间还别着一个精致的小布袋。

那小布袋可不是用来装别的东西的,而是用来装药材的。

没错,杜小磊是一名医者,而且是港沟乡里唯一一名村医。

今儿杜小磊上山,本来是打算采点板蓝根回去做药引子,但是估计是今天运气不好,转变了整个山林都没有找到本来本普遍的板蓝根,这让杜小磊颇为气馁。不过气馁也没办法,祖师爷今儿不给赏饭吃,咱就只能回家睡大觉去咯。

这样想着,杜小磊本想下山,谁知再半山腰,忽然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叫声,那叫声风骚的紧,一听到这声音,杜小磊的脑海里立即反映出了一个模样。

那模样穿着不同于乡村女人的洋黄色连衣裙,一头烫过的,微微的卷发,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睛看人一眼,能把人的心都勾出来。不仅如此,那女人的皮肤白嫩的像是能掐出水来,一对儿酥胸,一个挺翘的大屁股,更是看的村里的单身汉心里直痒痒。

这女人,不就是村长家的而儿媳妇儿,王杜鹃嘛。

王杜鹃今年二十有五,比杜小磊大上三岁,她是城里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平日养尊处优的,里粗重点儿的活都不爱干,怎么会跑到山上来呢?杜小磊记得王杜鹃最爱干净,可是不喜欢让泥巴污了她裙摆的。

杜小磊正好奇呢,忽然听见那王杜鹃嘴里哎呦呦的叫着。而且一双美目里微微含着泪,柳眉也拧成了一个疙瘩。水红色的小嘴唇儿微微咬着,看起来颇为痛苦。

王杜鹃这是怎么了?

带着这个疑惑,杜小磊走到了王杜鹃身边,刚一近她的身呢,地上的王杜鹃就一把攥住了杜小磊的衣角。“小磊子,你快给我看看,我被蛇咬了。”

被蛇咬了?

杜小磊心里一惊,这港沟乡的山林里,是的确有毒蛇的,而且还有剧毒的竹叶青。他赶忙问王杜鹃,被蛇咬到哪里了?但王杜鹃吭哧了半天,都吭哧不出一个字儿来。

“嫂子,你不说被咬了哪儿,我怎么给你治伤口啊。而且要是被蛇咬了,可是要把蛇毒给吸出来的。”杜小磊急了,忙说道。

就在这时,王杜鹃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阵红晕……

“小磊子,嫂子,嫂子我是下面儿……下面儿被咬了。”王杜鹃吞吞吐吐了半天,总算是把这句话给说利索了。

原来是被咬了下面。

杜小磊的心里也是一震,这可怎么办?作为一名医者,他理应帮王杜鹃把伤口里的毒吸出来,并且用草药给王杜鹃医治,但是作为一个处男,杜小磊还从来没见过女人的身体,更不用说是女人的下面儿了。

这可咋办哟。

就在杜小磊心里急成一团的时候,王杜鹃的脸上竟悄悄露出一抹笑意。看着杜小磊着急,她心里算是乐开了花。

没错,王杜鹃根本就没有被蛇咬,其实她今天背着公婆出门,偷偷跟着杜小磊上山,就是想勾搭杜小磊。

俗话说的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虽然王杜鹃还没有到如狼似虎的年纪,但是也快坐地吸尘土了。为啥?因为她那个老公,是个不成器的病秧子。

自大王杜鹃嫁给那个病秧子之后,就没过上一天正常的夫妻生活。那病秧子的那根儿,根本就硬不起来。听人说,以前王杜鹃的男人,仗着自己是村长的二儿子,到处去勾搭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儿的,人数多的都数不过来。

也正是早年的花花事儿闹多了,王杜鹃的男人身子骨儿一天不如一天,渐渐的就成了个病秧子……

哼,只需你出去找女人,难倒我还不能找爷们儿了?王杜鹃到底是城里来的女人,心也比村里的女人要野的多。可是村里这么多男人,找谁好呢。

一番审查之后,王杜鹃相中了杜小磊。杜小磊年纪小,但是身子骨长得那叫一个好。常年上山锻炼,致使杜小磊的肩膀极为开阔,背部和腰部呈完美的倒三角状,看起来很是健美。

王杜鹃毕竟是过来人,一看杜小磊那身材,就知道杜小磊的能力绝对差不了。于是,她就悄悄跟上了杜小磊,来到了这山里……

这边儿,杜小磊扭捏了半天,心想自己到底是个医生啊。作为医生,眼睁睁看着病人在自己面前毒发,那简直就是对不起祖宗。

“嫂子,今儿对不住你了,你扒下裙子来,我看看你的伤口,帮你吸毒。”

杜小磊咬着牙,说道。

虽然王杜鹃心里骚的很,但是真要让陌生男人看自己的下面儿,王杜鹃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儿害臊了。只见王杜鹃的脸蛋儿红的像天边的晚霞一样,柳眉微皱,低声说道:“你,你自己扒嘛。我下不了手……”

王杜鹃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微微扭捏了起来。在杜小磊眼里,这无异于是一种勾引,赤裸裸的勾引啊。但是,杜小磊又不能不去做,因为这关系着一条人的性命。

于是,杜小磊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了王杜鹃的裙摆。

那裙子是条紧身的包臀皮裙,直接脱是脱不下来的,得先拉开拉链儿再往下拽。但杜小磊不知道哇,一把拽住皮裙的边缘,就是往下一拽。

这一拽可倒好,他的手没拽住裙子的边缘,一双大手结结实实的给摸到王杜鹃的屁股上去了。

这女人的屁股,圆润饱满,极具弹性,尤其是再包臀裙子的包裹下,更加富有魅力。杜小磊从来没摸过女人的屁股啊,这一摸,他的脸登时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变得通红通红的了。

“哎哟,小磊子,你,你摸的嫂子真舒服啊……”

冷不丁的被男人抚慰了一下,王杜鹃的心里算是乐开了花。她的腿一软,身体里一股热热的液体立即喷涌而出。王杜鹃泄了之后再也站不住,索性在杜小磊面前跪了下来……

第二章 快来帮帮我

王杜鹃这一跪,却是把杜小磊给跪懵了。

怎么我摸了嫂子的屁股,杜鹃嫂子非但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舒服呢?还是雏儿的杜小磊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根本,还以为王杜鹃是被毒蛇咬伤了下面,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呢。

哎呀,这蛇也真够不讲究的,干啥要咬人家女子的下面儿。害得自己也要受这洋罪。

心里一边埋怨,杜小磊一边又一次拽住了杜鹃嫂子的裙摆。这一次,因为王杜鹃跪下来了,所以杜小磊看到了后面的拉链。好家伙,这裙子还有拉链呢,怪不得自己刚刚拽不下来。

一边想,杜小磊一边拉开了拉链。拉开拉链的一瞬间,王杜鹃粉色的小内裤立即从包臀皮裙里弹跳了出来。那粉红内裤还有着一圈儿蕾丝花边儿,看的杜小磊是一阵儿血脉喷张。

而另一边,王杜鹃也是同样的害臊起来。

她现在保持着一个跪趴的动作,雌伏在一个男人的身前。这样的动作,只要是个女人,甭管浪不浪,真做起来都会觉得害臊。更何况,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王杜鹃还没有给别人看过身子呢。

“磊子啊,快一点,你倒是快一点嘛。”王杜鹃催促道。

感觉到身后的杜小磊好久都没有动静,王杜鹃甚至主动开始脱下皮裙。只见王杜鹃伸出一双纤纤玉手,一把抓住了裙子的一角,紧接着开始扭动自己的蜂腰。

王杜鹃的腰很细,但是胸脯和屁股却很大,典型的葫芦身材。她这一扭腰,胸脯和屁股也都跟着晃悠了起来,那场面,别提多香艳了。别说是杜小磊,换做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吃不消啊。

妈呀,杜鹃嫂子这扭腚的样子,也太够劲儿了。

杜小磊在心里想着,身下不知不觉已经硬了起来。但一想到杜鹃嫂子被蛇咬了,杜小磊就忍不住暗骂自己是个禽兽。此时,王杜鹃已经将紧身皮裙完全拖了下来,只露出粉红色的小内裤。

“杜鹃嫂子,你快点儿吧,我帮你上完了药好回去,不然咱来在这儿,让人看见多不好哇。”杜小磊说道。说到这个,王杜鹃心里就是一乐。今天村里所有的老少爷们儿都去另一座山上栽树去了,根本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今天,她是吃定了杜小磊了。

“哎哟,嫂子害羞,你来,你来吧。”王杜鹃娇嗔一声,紧接着拉过了杜小磊粗大却温热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强行压制着自己心里的邪念,杜小磊开始一点点的褪去那粉红色的内裤。随着内裤一点点被剥落,内裤下面的肌肤也裸露在了杜小磊的面前。那是两瓣儿雪一样白的臀瓣儿,很快的,那一道沟壑也出现在了杜小磊的面前。

“杜鹃,杜鹃嫂子……”杜小磊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他心中燃烧着的欲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

“杜鹃嫂子,我没有找到伤口哇。”杜小磊颤抖着双手。他从小跟着爷爷学医,虽然也懂得男女之间的事儿,但是从来没有实际见过一个女人。更不用说是女人下身的沟壑了。此时此刻真实见到,杜小磊只觉得浑身燥热,身下那一处,更是热的像要烧着了一样。

“你继续拉下来啊,再往下点儿就是伤口了。”王杜鹃此时心里也是十分刺激。

她虽然表面儿上看起来风骚的很,浪荡的很,但是实际上,除了丈夫,她没给任何一个男人看过自己的身子。现在自己身体的所有秘密都被看光了,王杜鹃那心里的小鹿,也忍不住砰砰直跳。

好,再往下拉……

鼓足勇气,杜小磊直接将粉红色的裤头扒下来了,那一抹粉嫩落在了王杜鹃的膝盖上,王杜鹃的下身彻底暴露在了杜小磊的面前。此时此刻,王杜鹃也顾不得在装了,直接转过身来,一把楼主了杜小磊。

“磊子,你,帮帮嫂子,好不好?快点来帮帮嫂子嘛。”

半是娇喘,半是娇嗔,王杜鹃把这简单的一句话说的百转千回,曲折动人。而杜小磊正是火力壮的年纪,那里受得了王杜鹃这样的勾引?只听他低吼一声,直接就把王杜鹃给摁住了。

王杜鹃心中一喜,身子更是化成了一汪春水缠着杜小磊,就在这时,杜小磊发问了:“我说杜鹃嫂子,你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口,对不对?”

王杜鹃妩媚一笑:“嫂子的伤口可大哩,就在下面儿,你给嫂子吸一吸,好不好?”

听到王杜鹃这样的挑逗,杜小磊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他一把站起来,将自己的裤子也扯了下来。裤子扯下的一瞬间,只听王杜鹃惊呼了一声:“唉呀妈呀。”

她是尝过人事的人,自然不会为了一个男人的那话而惊叹。之所以发出惊呼,皆是因为杜小磊那里,实在是太大啦。比她男人的要粗大上一圈儿都不止。

想不到自己还淘到了一个大货。王杜鹃的心里是乐开了花。她低声发问道:“磊子,你还没跟女孩儿好过,是不是?”

杜小磊点了点头,王杜鹃又问:“那你想不想跟嫂子好?”

杜小磊当然想了,但是想到王杜鹃是村长二儿子的媳妇儿,他心里就有点不自在。这再怎么说,也是偷情啊。

这偷情,要是被人抓住了,会不会被村长赶出村子去?自己祖祖辈辈都是村里的村医,要是因为这个被赶出村子,自己岂不是把祖宗的脸全都给丢光了?

“磊子,别想那么多。你哥哥他不行,你就当帮帮嫂子,啊。”王杜鹃悄声说道。听到这里,但凡是个有些血性的男人都再也忍不住了,杜小磊也是如此。

只见杜小磊低吼了一声,将自己的身体缓缓贴近了王杜鹃,看着王杜鹃浑圆上翘的臀瓣儿,还有那一道引人入胜的沟壑,杜小磊就想要彻底拥有王杜鹃。

第三章 真的遇到蛇了

就在两人的身体即将合二为一的瞬间,忽然,从山里穿出了一个孩子的声音。“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

我娘啊,我娘被蛇咬了。”听到这里,王杜鹃的身子一僵,杜小磊也是一愣。

那孩子的声音,俩人都能听出来,是村口李寡妇的孩子,拴柱的声音。李寡妇怎么也上山去了,而且怎么也被蛇给咬了?

不过,作为一个医者,听到有人生病,杜小磊就不淡定了。“杜鹃嫂子,看来我们今天是成不了好事儿了,我得上山去帮李寡妇看看。要是李寡妇真的被蛇给咬伤,那我就罪孽深重了。”

而此时,王杜鹃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李寡妇要是真的被蛇咬伤,她的孩子栓住肯定会下山去救人,自己今天这好事儿看来是真的成不了了。没办法,只能另外寻个日子了。

“磊子,你跟嫂子约定了,今天晚上到嫂子家里来,好不好?”王杜鹃低声说道。

此时,杜小磊浑身也跟火烧似的怪不得劲儿,但是,想到要去王杜鹃家里,杜小磊又不仅有些担忧。怕被王杜鹃的公公爹和老公发现。王杜鹃哈哈一笑,说道:“别怕,他们今儿晚上都去隔壁村子赌博去了,才不会回来呢。”

听到这里,杜小磊才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告别了王杜鹃之后,杜小磊立即去找李寡妇,循着李寡妇哎呦哎呦的叹息声,杜小磊很快看到了昏倒在地上的李寡妇。

“李嫂子,这是怎么了?栓住,你娘她发生啥事儿了?”杜小磊慌忙问到。那个叫说拴住的孩子顶多才四五岁,一着急啥话都说不利索。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刚刚他和他娘在山里割稻子,谁知道忽然一条蛇窜出来,一下咬了她娘的奶子。

奶子?。

这可不好了。要知道胸口离人的心脏是很近的,要是血液流到心脏里去,那人就没命了呀。

“你有看清那蛇是啥形状?”杜小磊问栓住,栓住此时吓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呜呜的说自己根本没有看清。既然那没有看清蛇有没有毒,就只能看看伤口,再做判断了。

可问题是,伤口又在胸口……

这可咋办?

杜小磊一时间头都大了,此时的李寡妇已经昏过去了,他没法征求寡妇的意见。要知道,李寡妇平日里是个很严肃的人,轻易不对人笑笑,就连对自己的孩子,也很严格要求。虽然李寡妇长得很是可爱,但是因为这样一副脾气,惹得村里人都不敢和她亲近。

“这样吧,我闭着眼睛,你把你娘的衣服往下拉一拉,直到露出伤口来,行不?”杜小磊犹豫了一下,想了一个折衷的点子。栓住虽然年纪还小,但也知道娘的胸口不应该给外人看,于是连忙点头答应。

他拉开李寡妇的胸口衣服,露出了李寡妇一片洁白的胸部。但是要命的是,那伤口,就在李寡妇胸口的樱桃周围。

这可怎么办?栓住一时间犯了难。要是露出来了,那不就让杜小磊把娘的奶子都看光了吗,但是要是不漏出来,又没法给娘治病。思前想后,看着娘已经发青的嘴唇儿,栓住觉得看光了还是没有命重要。

于是乎,栓住一下拉下了衣服:“磊子哥,你治蛇毒吧。”

杜小磊听到这里,立即睁开了眼。可这睁眼一看,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颗红艳艳的樱桃。那樱桃大小宜人,小巧可爱,伫立在一片雪白的乳峰上,很是诱人。看的杜小磊喉咙一紧,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又来了。

“呃,我,我要把伤口里的毒液吸出来,你看着伤口,都已经发黑了,如果再不吸毒的话,很有可能,很有可能会死的……”杜小磊只觉得自己话都说不太利落了,磕磕巴巴的说道。于是,他开始俯身帮李寡妇吸毒。

但是李寡妇的胸口樱桃就在杜小磊的嘴边儿,无论杜小磊怎么撅嘴,他都会擦到碰到。渐渐的,昏迷着的李寡妇竟然有了反应,她还以为有男人在吸她的奶呢。

“嗯……别,别吸了,有点儿疼。”李寡妇口中发出几声呻吟,听的杜小磊心里更硬。但是,杜小磊坚守者自己的理念,自己现在是在给人治病,绝不能起不好的心思。

很快,蛇毒就被吸干净了,吐出来的是新鲜的赤红血液。看到这里,杜小磊才放心,但是此时,他的头已经有点儿晕晕的了。该死的,那蛇毒果然不容小看,自己恐怕是要毒发了。

而此时,昏睡着的李寡妇终于彻底醒了过来。她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衣裳大开着,里面的胸部全都漏了出来,看到这里,再看看杜小磊痴痴的望着她的眼神儿,李寡妇忍不住一个耳瓜子抽了过去。

“啪”

“你这个臭流氓。小磊子啊小磊子,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好孩子,不跟村里那些二流子一样,但是没想到你竟然偷看我的奶子。”李寡妇又羞又气,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听到李寡妇这么骂,栓住不乐意了。

“娘,你忘了,你被蛇给咬了奶子?你看看地上的血,是磊子大哥帮你把毒血吸出来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李寡妇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地上的毒血。竟然真的像儿子说的那样,自己是错怪磊子了。

“磊子……嫂子我……”一时间,李寡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救了自己的命,反而还挨了自己一个耳瓜子。但是,杜小磊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着从兜里拿出几片草药,嚼碎了之后,将绿色的汁液敷在了李寡妇的伤口处。

“嫂子,这样就没事儿了。你放心,今天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拴住知,除了咱们以外,绝对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

听到杜小磊这么说,李寡妇心里没有什么更满意的了。她点了点头,杜小磊让她抓紧回家休息,最好这两天少做农活。李寡妇走了之后,杜小磊站起来也想走。

可走了两步,他却一下倒在了地下。

第四章 龙息丹

杜小磊倒在地上,浑身都像是被火烧,一会儿又像是杯水淹没一样,很是难受。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再度醒来之后,杜小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开了自己腰间那个精致的小布袋子。

那个布袋子里面,可装着救命用的药呢。

但是,杜小磊并不知道刚刚李嫂子中的是什么蛇毒,这蛇毒的毒药可是不能乱用药的,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这蛇毒的毒药更是有六七分的毒,要是用错了,很容易就一命呜呼。但是,不用解药的话,杜小磊马上又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下可怎么办呢?

危难之际,杜小磊拿出了爷爷留给自己的龙息丹。这龙息丹可是一味得之不易的珍贵药材,据说爷爷是用了上百种药物才炼制出了一枚龙息丹,而且龙息丹的药性之强大,是凡人的肉体凡胎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的,所以,爷爷曾经告诉过杜小磊,要吃龙息丹也可以,但是必须是在危难关头,也就是生命遇到危难的时刻,才能吃龙息丹救命。

现在,就是这一时刻了。

拿出龙息丹,杜小磊一口将龙息丹吞进了肚子里,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清凉驱散了周身的燥热,很是舒服。但是杜小磊牢记着爷爷的叮嘱,立即跑回了家,从箱子里取出了爷爷的遗嘱来。

爷爷的遗嘱上,有关于龙息丹的介绍。

很快,杜小磊就看到了龙息丹的介绍。所谓龙息丹,是一种神奇的药物,吃了之后能够修炼灵气,而且灵气修炼到一定阶段,就能够拥有神奇的异能,比如透视的异能,还能强壮体格,拥有超人一般的实力,但是龙息丹还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因为威力太过强大,所以成年男人的身体是承受不住龙息丹的阳气的。

想要将阳气发泄出去,就必须和女子欢好。

看到這,杜小磊脸一红,自己吃了龙息丹以后,恐怕每天都要和女子欢好了。但是自己一个穷小子,哪儿来的那么多女人和自己好啊。就在杜小磊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声浪叫。

“磊子,磊子你在家吗。嫂子来找你啦。”是王杜鹃的声音。

妈呀,杜鹃嫂子怎么找到自己家里来了,这杜鹃嫂子真不愧是又泼辣又胆大。

杜小磊在心里想着,便开了门,开门的瞬间,杜鹃嫂子就从门缝儿里给挤进来了,她双眼眼神迷离的看着杜小磊,嘴角含笑,眼角含春。

这样一副模样,看的杜小磊喉咙一紧,心里的小鹿扑通扑通的开始撞了起来。这也难怪,王杜鹃长得这么漂亮,但凡是个男人看到王杜鹃都得多多少少有点反应,更何况是刚刚吃了龙息丹的杜小磊呢。

“杜鹃嫂子,你来找我干啥嘛。”杜小磊轻声问道。

杜鹃嫂子一笑,一双秀手抬起,轻轻的搭在了杜小磊的身上:“你这孩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不知道为什么,杜鹃嫂子的一双手柔若无骨似的,那软肉搭在哪里,杜小磊就觉得舒服到了哪里,光是一杜鹃嫂子的一双手就让自己这么快活了,要是杜鹃嫂子整个人都属于他了,那自己还不上天啊。

“嫂子,你,你别……”不过,现在是在自己家里,而且是在村子里,外面人来人往的,杜小磊心里还是有点儿害怕。杜鹃嫂子却不以为然的笑道:“怕啥啊,磊子,你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儿住吗,屋里又没别人儿,而且村里人没事儿也不会来你家里。而且嫂子都不怕,你怕啥呀……嫂子想要你,想要的不得了哩。”

听到王杜鹃这样热辣又大胆的话,杜小磊再也忍不住了。他身下一热,该硬挺的东西早就硬挺了起来,那小兄弟就等着杜小磊的召唤呢。

“磊子,嫂子自从今儿早上见到你之后,下面儿就跟绝了堤似的,止也止不住,你帮嫂子治一治呗?”王杜鹃妩媚一笑,对着杜小磊说道。杜小磊被她撩拨的神魂颠倒,一时气血涌向大脑,双手一震就把王杜鹃身上穿的衣裳给撩起来了。

这撩起王杜鹃的衣服一看,杜小磊一下子就笑了。

王杜鹃就穿了一件儿裙子,内里是啥也没穿,光溜溜儿的。说起来,王杜鹃也算是胆子大了,这要是万一被村子里的小孩儿给看光了,王杜鹃的脸以后还往哪儿搁啊?

衣服被杜小磊一撩起来,王杜鹃的心立即就开始砰砰乱跳了。随着杜小磊一双大手在王杜鹃身上摸索,王杜鹃只觉得浑身的火儿都被杜小磊给点起来了。其实这一路上,王杜鹃心里全都是杜小磊,她想他想的都入了骨子。

一想到杜小磊,王杜鹃的身下就湿成一片小溪,原本打算入了夜等杜小磊去自己家里,但是王杜鹃竟然已经等不及。光是从家里往这边儿来的路上,王杜鹃的下面就已经泥泞成一片了。再不止止,这可怎么得了呦。

看到王杜鹃这副模样,杜小磊心里忍不住暗笑,同时手上动作也是一顿。他的动作停了,王杜鹃可受不了。王杜鹃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在杜小磊的耳朵边儿上舔了一下,舔的杜小磊魂儿都酥了。

“磊子,嫂子那里痒得很,你快帮嫂子止止痒呗。”王杜鹃粉嫩的柔唇中吐出这样的话语,听的杜小磊再也把持不住,腰下猛的一用力,准备和王杜鹃融为了一体。

可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原本如痴如醉的杜小磊顿时清醒了过来。

杜小磊一把推开杜鹃嫂子,悄声说“现在大白天,不能做,被人发现了,我们两个就没法继续待在村子里了。”

王杜鹃痒没有止成,一副欲求不满的迷离着凤眼,嘟着嘴娇嗔:“怕什么,我尽量控制不叫。”

“我们要想长长久久,还是小心一点好。”杜小磊看着王杜鹃的身体,虽然目光里都是贪婪,可语气里却透漏着坚定。

王杜鹃见好事难成,只好低头拾掇自己的衣服。可她的一举一动,在杜小磊眼中柔弱的都能溢出水,尤其是慢腾腾的束胸,好似在故意诱惑杜小磊一般。

穿好衣服之后,王杜鹃扭着小蛮腰贴着杜小磊的耳朵,轻声呢喃道:“磊子,今晚别忘了来嫂子家,嫂子……给你留着门儿呐。”

第五章 一筐鸡蛋

看着王杜娟风骚的背影,杜小磊算是整明白了。

自己越是羞涩,反而越让这群女人觉得自己是个雏儿,反而还笑话自己。

相反的,自己要能压制住这帮女人,自己占主导地位,才是长久之计。而且,自己吃了龙息丹之后,少不了要和这帮女人们做这种事儿,村子里的女人有多骚气,从王杜娟就可见一斑,自己享福的日子,还长着呢……

想到这里,杜小磊又是忍不住嘿嘿一笑,等王杜鹃彻底消失了,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洗个澡,不然满身大汗的不是事儿啊。可是走到厨房一看,杜小磊犯了愁。自己昨天偷懒,没有挑水,导致今天水缸里的水严重不够,看来得现去挑水了。

唉,好不容易舒坦舒坦,又要出门儿挑水。杜小磊撇撇嘴,很是不爽,此时,他情不自禁的又回味起了王杜鹃的一对儿硕大,和那一道迷死人的小沟壑。

这女人要是自己的老婆就好了。杜小磊心想,但是转瞬间,他又想到自己和王杜鹃之间的好事儿。不行不行,自己的老婆可不能给自己带绿帽子。得找个保守一点的女孩儿做老婆才行。想到这里,杜小磊又嘿嘿笑了。

走出家门,他挑着两个水桶大算去打水,走到水井旁边,杜小磊发现有很多人在排队。他排上号之后便开始等着打水,就在这时候,排在前面的李寡妇忽然看到了杜小磊。

“磊子,你怎么也来打水啦?对了,磊子,你等等,嫂子回家给你拿个东西去。”说罢,李寡妇急匆匆的带着水桶转身离开。杜小磊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他李嫂子要给自己拿什么东西。

过了很快,李寡妇就拿着东西回来了。杜小磊看到,那是一筐鸡蛋,一筐很是新鲜的鸡蛋。看到那筐鸡蛋,杜小磊的心很快就暖了,这是李嫂子感激自己,所以要送给自己鸡蛋啊。

一筐鸡蛋在城里人眼里可能算不上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在杜小磊心中,这比什么都沉重。李寡妇家里也没有多少钱,还要供柱子读书,这筐鸡蛋可能就是李寡妇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嫂子,你看这事儿,我不好收啊。要不你留着给柱子补身体吧,柱子正好是长身体的年纪……”杜小磊说道。但是李寡妇一个劲儿的推辞,最后推脱不下,杜小磊只好收下了一筐鸡蛋。

收下那一筐鸡蛋之后,杜小磊的心里暖融融的,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就在这时候,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了李寡妇和杜小磊之间。

“呦,李寡妇,你之前可从来不随意给村里人送东西啊,为啥要送给磊子这个小毛蛋?难不成你是相中了磊子了?”说这话的,正是村里的流氓,洪二狗。

李寡妇被洪二狗的话羞的面色一红,一时间竟不好意思起来。洪二狗嘿嘿一乐,继续用浮夸且大的声音说道:“李寡妇,你要是满足不了的话,尽可以找我洪二狗啊。我洪二狗的活儿好得很,而且货子也大,比你用黄瓜舒服多啦。”

这猥琐下流的话一出口,在旁边儿打水的人都乐了,有不少人附和洪二狗的话,当然,这些人主要都是单身汉,或者村里的流氓老光棍儿什么的。那些人纷纷说李寡妇,你要是一个人饥渴难耐的话,比如就和我成家算了。

有的说:李寡妇,我那根货子比洪二狗的还要好使,包你使一次就忘不掉。

听到这些话,李寡妇的脸羞得好似天边的晚霞。她再也忍受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遍跑回了自己家里。看到李寡妇哭了,那些流氓终于认识到自己开玩笑开的有点儿过,但是村里的老爷们儿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纷纷说是李寡妇心眼儿太小。

特别是洪二狗,还冲着李寡妇离去的背影吐了一口吐沫。“呸,不就是个寡妇么,还有什么贞操可言?早晚我要顶的这个寡妇欲仙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到这里,杜小磊再也忍受不住,他砰的一声把自己手里的水桶砸到洪二狗的脚边,吓了洪二狗一大跳。“你,你干啥嘛?。”洪二狗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要警告你,少开李寡妇的玩笑。她平日里很少和村里的男人交往,是个好女人,这筐鸡蛋,也是因为我治好了李寡妇的蛇毒,李寡妇才给我当作是答谢的。这筐鸡蛋我拿的清清白白。”

见村里唯一的村医,杜小磊也生气了,村里人才急忙来劝和。要论起人缘儿,杜小磊和洪二狗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杜小磊再怎么说也是村里的村医,是为村里人治病的,而洪二狗,只是一个流浪汉,根本就没人向着洪二狗说话。

很快,人们就将洪二狗赶走,留下了杜小磊。杜小磊气还未消,但是洪二狗已经逃走,他再生气也没有办法,只能打水回家。

回家洗干净身体之后,杜小磊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有一股气流。

他是医生,对自己的身体当然格外敏感。那股气流的出现,让杜小磊又惊又喜。喜的是,这股气流好像就是爷爷留下的书中说道的,能够提升自己能力,并且修炼出异能的灵力。同时杜小磊也很吃惊,他惊的是,灵力这种玄幻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自己能不能好好的控制灵力,并让灵力为自己所用呢?

犹豫了一会儿,杜小磊决定试一试。至于试了会不会失败,失败了之后又会怎么样,那就管他呢。总之自己拥有了这种奇怪的能力就是机缘巧合,说不定自己也能够机缘巧合的掌握这股能力。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