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秦晋桓穆语小说阅读_良秦见我多妩媚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3

《良秦见我多妩媚》是由“梅儿若雪”所创作,穆语和秦晋桓的虐心爱情,小法医的她一时招架不住,卷入了连环杀人案中,而此时的秦晋桓是如此的淡定,他们的爱情因此更上一层楼咯……

第001章 塑料也能当男人?

八月的安城金桂飘香,微风拂过时,掀起阵阵桂花雨,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欣赏。

急赶着赴约的穆语,却没有这份闲心。

上午去市局法医室报完到后,见时间还早,她去了趟学校,打算先把阿木送回家,哪知小绵羊爆了胎,好不容易补完胎,时间已不允许她再回家,只得硬着头皮带阿木一起去相亲。

想到母亲大人的狮子吼,她就觉得头皮发麻,半秒都不敢耽搁。眼看直行的红灯在进行五秒倒计时,她慌忙地将小绵羊的速度拧至最大,准备抢在这几秒种内横穿斑马线。

与此同时,正在车里悠闲地听音乐等红灯的秦晋桓,见手机响了,随手接通蓝牙。

才接通,女佣李香兰惊惶失措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少爷,老太爷丢了!”

“什么?!在哪儿丢的?!”秦晋桓陡然直身。

老太爷是他年近八旬的爷爷,最近患了脑萎缩,脑子时常不灵光。

李香兰哭道:“旭日广场啊。我像平常一样陪他来……”

正好红灯变绿,不待她说完,秦晋桓便一脚踩下油门。

“砰!”

“哎呀!”

“吱——”

发现撞了人,他赶紧踩刹车并迅速下车查看。

“阿木!”

被撞倒的穆语迅速爬起来回头,见原本绑在车后的阿木迎面倒在地上,慌忙扶正小绵羊,惊见阿木的小丁丁断了,万分心疼,立刻瞪眼质问肇事车主:“你会不会开车啊?看不懂红绿灯吗?”

阿木是个仿真人体模特,是她的心头宝。

秦晋桓本想上前帮忙,听到这话马上缩手,冷声道:“我是正常行驶,是你违反交通规则。”

穆语已捡起被咯断的小丁丁,扭头看了眼信号灯,隐约知道理亏,但看到受伤的阿木,气又来了:“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我过斑马线在先,你……”

见秦晋桓已上车,她冲过去按在他车窗上怒斥,“撞了人还想走?肇事逃逸可罪加一等!”

急着要走的秦晋恒微愠:“你不是没事儿?”

“我是没事儿,但我家阿木有事!你看,”穆语指指阿木,“他受伤了!你得负责!”

“这堆烂塑料也算人?”秦晋桓不以为然地往上摇车窗。

见阿木被羞辱,穆语十分恼火按住车窗,一边为阿木争辩:“阿木不是烂塑料!他是我最贴心的朋友!不许侮辱他!”

秦晋桓看清她手中所拿何物之后,嗤笑道:“没男人要,就买堆烂塑料当男人?真是可怜又空虚啊。”

“你!”穆语顿时涨红了脸,“大叔,你这么饥渴你妈造吗?”

大叔?他像大叔?这小妞眼睛没吃肉吧?

秦晋桓皱了皱眉,不过想到爷爷还不知去向,见她能说会道,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便脚踩油门。

“不许走!”穆语挡在前面。

秦晋桓不耐烦了:“你刮了我的车,我撞了你的烂塑料,两清。让开。”

“你还侮辱了阿木!必须给他道歉!”

向烂塑料道歉?不可理喻。

秦晋桓懒得理她,见她直直地杵在前面,马上挂倒挡倒了两米,然后迅速转动方向盘,绕开她往前开。

“站住!给阿木道歉!”

穆语见喊不住他,气急败坏地将手中的东西往他车里砸去,待意识到扔出去的是什么后,她又慌忙追在后面大喊,“停车!还我阿木的宝贝!”

可恶!可恶!

追了几步,她手机响了。

第002章 奇怪的老爷爷

见是母亲电话,穆语顾不上追车,慌忙接通,赔笑喊了声妈,下一秒,她耳朵便被震得生疼:“要是十分钟后还没到TrueLove,阿木就永远别想进家门!”

“我立刻到,马上到!”

穆语边应边挂电话,回头看着受伤的阿木,心疼极了,一边小声安慰它,一边再次将它绑好,急匆匆来到TrueLove西餐厅门口的小型停车场,上了锁,擦着汗快步往餐厅里走。

“还敢瞪我?!看我不揍你!”

一个厉喝声突然从背后传来,把穆语吓了一跳,她本能回头,就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正怒气冲冲地拍打着阿木,她大吃一惊,慌忙飞窜回去,一把扯住老人质问:“爷爷,您干嘛打我家阿木啊?”

“他瞪我!他竟然敢瞪我!”老人很激动地推开她,再次向阿木扬手。

“诶!爷爷,”穆语慌忙将阿木护在身后赔笑,“他没瞪你,就是那样看人的。”

她已看出老人精神不正常。

“头还昂得那么高!分明不把我当一回事儿!我要看看他翅膀有多硬!”老人捋起袖子,再次作势上前,“你让开!”

“爷爷您误会了,他……”还没解释完,就见老人抄起一把扫把向阿木腿上劈去,穆语大为惊慌地扑过去,死死抱住老人喊道,“不能打啊!”

“不打不乖!让开!”老人吼道。

“不要啊!不许打阿木!”穆语就差没哭。

阿木今天走什么霉运啊?先遭遇车祸,这会儿又让人揍。

就在她没辙时,一个保安冲过来,一边悄悄移动阿木,装模作样地骂道:“臭小子,连爷爷的话都敢不听?欠扁吗?还不面壁思过去?!”

见阿木背对着自己,老人这才止了怒,却又哼道:“饭也不许吃!”

“对,饿他一餐就乖了!”保安随声附和,又迅速岔开话题,“大爷,让他站,您先去吃饭。”

“吃饭。”老人舔了舔唇,扔下扫把,对穆语道,“囡囡,我要吃饭,我饿。”

“啊?”穆语愣住。

她是来相亲的啊。

保安低声劝道:“小姑娘,给他随便买点吃的吧,要不然他还得来打你的阿木。”

穆语紧张地看了眼阿木,然后扭头打量老头,见他虽然神色可怜,但身上衣着却很考究,一看就知道来自富贵人家,联想到他对阿木的训斥,猜他可能是因为分财产不均而受了不肖子孙们的委屈,她一时同情心大起,原谅了老人对阿木的“暴行”,向保安表示过谢意后,遂引老人进餐厅,来到母亲指定的桌号,见一个瘦高男正在看菜单,小心地问道:“请问是肖先生吗?”

瘦高男看到她眼睛一亮,忙不迭起身点头:“我是肖齐,你是穆语吧?啧啧,真人比照片还漂亮啊!”

“谢谢。”穆语擦擦汗。

肖齐很绅士地为她挪椅子,一边问道:“想吃什么?”

穆语还没开口,老人便抢先道:“牛扒。”

肖齐才注意到老人,狐疑地问穆语:“他是——”

“我是爷爷。”老人理直气壮地坐下来。

“你爷爷?!”肖齐越发奇怪,“哪里有带爷爷来相亲的啊?”

“不是了,”穆语悄悄指了指老人脑子,一边含糊解释道,“他一直囔饿,身边又没亲人,我觉得他可怜,就带他来吃点东西。”

“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不过这种人可不能招惹,万一没人来领,就得一直赖在你家吃喝拉撒。”肖齐很老成地说教穆语,随即起身,招来服务员,指指老人道,“拿个面包打发他出去吃,算我帐上。”

“你出去吃,算我帐上。”老人说完,高兴地把肖齐面前的餐具移到自己面前来。

“喂!”肖齐马上按住刀叉,一脸嫌弃地喝斥道,“干什么?”

“哗!”

老人向肖齐浇完柠檬水,然后委屈地冲穆语道:“他瞪我!”

“我次奥!”肖脸气急败坏地抹着脸上的柠檬水,不顾形象地骂道,“你个死老头!给我走远点!”

“他还骂我!我打他!”老人站起来,拿起筷子就往肖齐身上抽。

“爷爷!不可以!”

“靠!还敢打我!我不客气了!”

“肖先生不要!”

“砰!”

“哎哟!”

“哗啦——”

穆语还没反应过来,肖齐就被人打倒在地了,还带翻了餐桌,她本能地扭头看打人者,顿时愣住。

是他!

第003章 好一个投怀送抱

眼里只看到爷爷的秦晋桓,将爷爷秦孝挚从穆语手中拉过来,紧张地问道:“爷爷,您没事儿吧?”

竟然是他爷爷!

他就是不肖子孙?!

穆语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秦孝挚不理会秦晋桓,像个孩子似地扯扯穆语的手,眼巴巴地说道:“我要吃牛排,我饿。”

秦晋桓马上哄道:“爷爷,这里的牛排不好吃,回家我让兰姨……是你?!”

见他认出了自己,穆语伸手道:“还我!”

“什么?”

因为有围观群众,穆语小声应道:“你知道的。”

秦晋桓没听懂她的意思,不想和她磨叽,转身见爷爷不肯走,索性强拉。

“站住!”穆语拦住他,随即笑眯眯地冲秦孝挚道,“爷爷,香喷喷的牛排马上就来了哦。”

秦孝挚听言马上甩开秦晋桓,眉开眼笑地跑到她身边。

“爷爷!”秦晋桓见喊不住爷爷,恼声质问穆语,“你要干什么?”

此时,吃了亏的肖齐早跑了,穆语示意秦孝挚在另一桌坐下,冲秦晋桓耸耸肩道:“你如此居心叵测地想拐走我爷爷,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想干什么吗?”

“你爷爷?!”秦晋桓看出穆语眼底的狡黠,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道,“就把我爷爷当成了你爷爷?你以为那么容易就可以当我秦晋桓的女人?就你这身材……嘁。”

这话立刻让围观群众炸开了锅:“秦晋桓?擎天集团的总裁?”

“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嘛。”

“没想到这个呆呆傻傻的老人家竟然是当年安城的风云人物秦老!”

“岁月不饶人啊!”

秦晋桓的嘲讽让穆语觉得丢脸,但这些议论更让她心慌,她没想到自己招惹的竟然是擎天集团的大总裁先生!

这可不是自己惹得起的角色。

可她只是想要回阿木的部分,让阿木身体完整,这有错吗?

阿木代表的是她对亦涵哥的感情,阿木不完整,她的感情也就不完整了——这是亦涵哥留给她唯一的念想啊。

见她低头不出声,秦晋桓以为她妥协了,再次去拉爷爷。

不想爷爷却像受了惊吓的孩子似的,死命甩开他,战战兢兢地躲至穆语后面,穆语马上像护小鸡的母亲似的,张开双臂挡住他,不让他靠近。

秦晋桓终于不耐烦,阴着脸质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穆语弱弱地应道:“我只想要回那部分。”

“什么那部分?”

“嘘——十字路口啊,”穆语很尴尬地提醒,“只要你把那个送回来,我马上让爷爷跟你走。”

秦晋桓已反应过来,皱眉道:“那破玩艺儿不是一直在你手上?”

“我不小心扔地你车里了。”

秦晋桓明白了,顿了顿道:“你不早说,我路上和朋友换车了,他去了外地。”

“多久能回来?”

“这个不好说,也许今晚,也许明早,我会让朋友收好,你电话给我,他一回来我就给你打电话,这样行?”

穆语把手机号报给他后,又很不放心地问道:“你可是大公司大总裁,不会耍人玩吧?”

秦晋桓漫不经心地笑道:“那小玩艺对你来说很重要,但对于我可没一丁点儿用处。”

他的话中话让穆语涨红了脸,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好在秦晋桓没再说下去,而是转言道,“我得带爷爷回家。”

“好吧。”穆语侧了侧身,把秦孝挚“交”出去。

谁知秦孝挚不肯走,扯着她胳膊,瘪着嘴问道:“囡囡,你不要我了吗?”

囡囡?老人之前把阿木当成他孙子,这会儿又把她当成他什么人了?

穆语错愕。

彼时,秦晋桓已靠近她低语:“不如这样,你陪我送爷爷回家。”

“不行!”她一口回绝。

一个女孩家怎么能随便跟男人回家?

“那部分不想要?”

穆语气恼:“我们刚刚不是说好了吗?”

“空口无凭。”

“你!”

“就当是帮忙呗,这是我名片。”秦晋桓声音软了些,“爷爷患了脑萎缩,这个时间得回家吃药,要不然病情会加重。”

听到这话,穆语心有不忍,收下名片后却又忍不住赌气质问:“你这是求我吗?”

秦晋桓答非所问道:“我现在就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立刻把丁丁送回来。”

听出后一句话中的威胁,穆语无奈,只得对秦孝挚道:“爷爷,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回家。”秦孝挚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还特意牵紧穆语的手。

秦晋桓一边打电话,一边别有意味地盯着穆语的背影。

在兰城,除了爷爷,再没人敢大声和他说话,更别说讨价还价。

这丫头片子。

半小时后,穆语站在秦家偌大的别墅门口发懵。

知道秦家有钱,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住的房子这么豪华,比她见过的五星级宾馆还耀眼,让她极为局促。

送秦孝挚进屋后,她马上转头想离开,谁知秦晋桓紧跟在她身后,她直接撞进他怀中,她大吃一惊,慌张伸手推开他。

不想秦晋桓反而顺势抱紧她,温润的唇瓣同时划过她脸颊,落至她耳际,戏谑出声:“这么急不可待地投怀送抱?”

穆语涨红了脸,挣扎着啐道:“放开我!”

秦晋桓痞痞一笑:“我要是不放呢?”

“你个流……”

“氓”字还没说出口,穆语的声音就被一声厉喝声打断:“把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轰出去!”

下一秒,她的身体就被人扯住,粗暴地从秦晋桓怀中拽出,她都没来得及做半点反应,就被强推出门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第004章 大叔的夜生活

哎哟妈呀!什么情况?!

一头雾水的穆语,顾不上擦身上的灰尘,慌忙爬起来,这时,听到秦晋桓的质问声:“爷爷,你干什么?!”

“叫她滚!立刻滚!”

穆语定睛一看,满脸怒色说自己是不三不四的女人还叫自己滚的人竟然是秦孝挚!

傻了眼的她很委屈地反驳:“爷爷,不是你叫我来的吗?你怎么可以……”

“呸!”秦孝挚马上啐道,“爷爷是你叫的吗?不要脸!快滚!”

“你……”穆语被凶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先走。”早收起了嘻笑之色的秦晋桓冲她说罢,转身强行将秦孝挚往屋内搡,一边解释,“爷爷,你搞错了,她不是……”

“你还敢护这小贱人?!你也给我滚!滚!”

穆语一口气跑出别墅,秦孝挚的吼叫声还在耳边回旋。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老人家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叫她滚也就罢了,竟然还说她不三不四,还骂她小贱人!

不对,爷爷患了脑萎缩,神智不清醒,这不能怪爷爷,肯定是秦晋桓这混蛋经常带不干净的女人回家,被爷爷撞见过,所以爷爷才会误会自己,自己才会遭此辱骂,说来说去都怪那混蛋。

想到秦晋桓刚刚对自己的轻浮,穆语摸摸还在发烫的脸颊,越加咬牙不已。

也罢,别气了,反正要回阿木的丁丁后,自己和他就再无瓜葛,永无交集。

不过即使这么想,她心里还是堵得慌,忍不住几番恼骂秦晋桓。

走出别墅区,来到大门口,她拦了部出租车回TrueLove,闻到香味,她才想起自己没吃午饭,到一边买了俩面包,啃完后骑小绵羊带阿木回家。

回到家她才想起肖齐的事,本以为少不了一顿批,却没想到母亲什么都没说,反而和颜悦色地帮她搬阿木下车,她猜肖齐没好意思把餐厅发生的事告诉母亲,暗自高兴,也没多说便回了房,一心一意地等秦晋桓打电话叫她接丁丁,不想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也没接到他的电话,她感觉被耍了,冷冷一笑,从口袋摸出他的名片,拨通了他电话。

“哪位?”很快秦晋桓就接通了电话,声音微喘。

穆语听出是他的声音,直声质问:“什么时候还丁丁?”

“是你?现在没空。”

她连忙追问:“什么时候有空?”

“晚点再找……”

“哎哟,你弄疼人家啦。”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插进来,电话随即挂断。

“喂?喂!”

突然意识到秦晋桓在做什么,穆语顿时涨红了脸,像扔烫山芋似的将手机扔床上,忍不住骂了声流氓。

也罢,大叔有夜生活很正常吧,他不是说了晚点再找她吗?那就再等等吧。

穆语重新躺回床上,将手机搁至头边,闭目而候。

“小语,把垃圾倒了。”母亲的叫唤声突然想起。

“哦,好的。”她马上起身提垃圾袋出门。

不想在离垃圾堆还有十来米远的地方,突然有人厉声尖叫:“杀人了!”

她被吓住,手中的垃圾袋也失手掉落,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至她脚边,一双大眼睛还在狠狠地瞪着她。

“啊——”

眼睛一睁,她才发现自己在做梦——还是那个缠了她十年的恶梦。

梦境依然那么清晰,仿佛就发生在眼前,每次都让她惊恐不已。

唉……

以为克服了心理阴影当了法医,就能摆脱它带来的困扰,然并卵。

她慌慌地擦了擦汗。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见是一串数字的电话,她以为是秦晋桓,大喜,赶忙抓起手机接通:“你……”

“我是容剑。城西树林发生命案,请穆法医火速赶往现场和我们汇合,工具箱我们会带过去。”

穆语大惊失色,慌忙起床往外跑。

第005章 我喜欢你这样搭讪

此时,晨曦微现,整个城市尚未完全醒来,穆语骑着“小绵羊”飞奔至离她家不远的城西树林,见边上停着一部黑色车子,听到警笛声的她只道是同样住在附近的比自己先到的同事的车,马上将“小绵羊”停在它一侧,飞快往树林里跑。

林子里寂静得有些诡异,让人莫名生出寒意,知道同事即将到来的她倒也不怕,边跑边扫望四周。当看到不远处树下躺着一个人时,她马上冲过去,不料一旁横窜出一道白影,她迅速后退数步,一边警惕地看过去。

秦晋桓?!他怎么在?!

她大为意外。

“是你?!”秦晋桓显然也很意外,马上又道,“不许过来!”

见他神色紧张,穆语颤抖了下,细汗顿时冒了出来:“难道是你……”

秦晋桓瞥了她一眼,快步上前。

她一时大为惊慌,大喊着“你别乱来”,一边转身就跑。

才转身,就看到刑警队长容剑带着一群人迎面跑来,她像找到了救星似地跑过去,正要说话,容剑就将工具箱塞至她手中,转奔至秦晋桓面前急声问道:“什么情况?”

穆语顿时愣住。

当听说秦晋桓是报案人时,她才知道自己闹了乌龙,羞愧极了,慌忙低头做尸检掩饰难堪。

“她是法医?”秦晋桓用质疑的目光盯着穆语。

容剑点头:“嗯,新来的实习法医。”

“擎天集团的案子,怎么不派资深法医来?”

“其他法医临时有事,加上穆法医家就住这附近,诶,你别小看穆法医,她是安城大学法医系的高材生。”

秦晋桓轻视的口吻让穆语很不高兴,又想到他昨天对自己的调戏以及两次失信,火气很大,一时无视了他的身份,看着面前的女尸,她眉眼一转,略作思绪后,缓缓起身向容剑介绍情况。

“死者初步检测为后脑遭钝器重击失血过多致死,死亡时间约在昨晚二十一点至二十三点之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是个身形高大、孔武有力的男人。”她故意瞟了眼秦晋桓。

容剑明白她的意思,马上介绍道:“这是擎天集团总裁秦晋桓先生,死者是他公司的清洁工人。”

我早知道了好不?

穆语倒没说出来,只是微微一笑道:“死者衣衫不整,还被弃尸在这又偏又脏的地方,难得总裁大人还能起大早亲自发现。”

“怀疑我?”秦晋桓听出话外音。

“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

“容剑!”深皱着眉的秦晋桓制止容剑,冷眼盯着穆语,“证据呢?”

穆语摊摊手:“秦总别介意,我只是就案情说话。”

容剑插话进来:“别乱说,先不说没证据,他也没动机。”

穆语看出容剑在维护秦晋桓,淡笑道:“容队,我刚刚说了,我只是就案情说话,真没特别针对谁。”

见容剑松了口气,她又冷不丁加了句,“不过临时见色起意或无动机犯罪的案子都很常见。”

“穆语!”

“容剑,没事儿,反正我作为报案人也要去局里,不过是多说几句话而已。”秦晋桓不以为然地向容剑摆摆手,表示自己愿配合调查。

听到他这么说,穆语在心里暗乐。

他昨晚十点左右,正在女人的温柔乡中,作为安城知名人士,看他好意思让安城人民知道他私生活混乱不。

她正要转身,秦晋桓突然提高了音量说话:“没想到木鱼法医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盛情邀请我去市局看她,这个脸我必须得赏吧。”

说罢冲她暧昧一笑,然后才迈开优雅的步子。

本在忙碌的众同事,目光顿时齐刷刷地射向穆语。

穆语顿时有些尴尬,斥道:“喂!别乱说!还有,我叫穆语,不叫木鱼!”

秦晋桓回眸道:“我喜欢你用木鱼的名字和我搭讪,这样我记得牢。对了,昨晚我有事,所以没回你电话,别生气哦。”

穆语觉察到众同事异样的目光,一时恨不进钻地缝,恼羞成怒地向秦晋桓瞪去,却不想他已走远。

勘察完现场,她骑小绵羊回市局,随便吃了点东西后,闷闷地回到法医室。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见是辛亦涵的电话,她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欣喜地接通电话:“亦涵哥!”

“小语,我上午去你家送请柬了。”辛亦涵的声音一惯温和。

穆语听言顿时脸色发白。

虽然她知道他们早晚要结婚,但还是忍不住心如刀割,敷衍了几句后,她无力地挂断电话。

是他帮她走出心理阴影,辅导她考上安大,也是在他的影响下她才选择的当法医,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她。

但这个她整整暗恋了五年的男人,却从来没给过她半丝表白机会。如今他要和别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而她只有默默祝福的份,叫她怎能不沮丧?加上第一天上班就出了糗,此时她特别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偏偏容剑这时打电话叫她去她办公室,想到自己之前与容剑的“对抗”,她很后悔自己逞那一时口舌之快,毕竟她是新人,决定向容剑认错。

打好腹稿后,她忐忑地来到容剑办公室,敲门进去,见他背着办公桌而坐,她走至桌前,低低出声:“容队,对不起,我错了。”

“哪里错了?”一个极有磁性的声音正转椅那边传来。

穆语微愣,待转椅转过来,她看到的是秦晋桓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