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宁弃仙身换卿颜第7章_宁弃仙身换卿颜8章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3

本小说网为您提供宁弃仙身换卿颜第7章,宁弃仙身换卿颜8章全文阅读,她死了,魂飞魄散。这一次,再也没有重活一世的机会了。她将彻底亡于这六界。可他只想等,等她轮回,听她亲口说一声,我来嫁你了……

>>>《宁弃仙身换卿颜》章节目录<<<

宁弃仙身换卿颜第7章

易淮离清隽的眉眼打量在她身上,这一瞬才真正看清了她模糊的容颜。

眉如远黛,眼波浩淼,尤其是那唇色,嫣红妖冶若噬人心一般。

莫名的,他不太喜欢她唇上的这一抹太过于艳丽的色泽。总觉得她不该是妖冶的,她该是祥和宁静如天池的一汪清泉那般立于这浊世。

几乎是本能,他的指腹往她的唇上一抹。

他的动作太过于突兀,石溪完全是始料未及。等到她想要后退已然不及。她但觉唇上经过他的触碰,火辣辣的。

那种感觉,就仿似她还是当初的小灯芯,被他的大掌一触及,便会绽放出火花与热情。

石溪丝毫不察自己的唇因着他指腹的碰触而退散了那一抹妖冶,那唇色由浓艳的红转变成了一抹柔嫩的粉,水亮莹润,带着让人一亲芳泽的蜜意。

“三殿下还请自重!”她的声音清冷若万年不化的冰川。

易淮离睨着她的神色,不以为意地继续刚刚的问题:“薇儿身上缺失的物件现今何处?”

前一刻明明还在行着登徒子的举动,后一刻便能这般厉色肃然。

石溪就这般微微僵直了身子,良久才伸手抚了抚自己鬓边的发丝。

当真是痴情呵。

过了千年时光,依旧对夕薇儿如此执着。

“既是那位薇儿姑娘身上缺失的物件,我这一块小小的三生石又怎会知晓?三殿下不妨与我说道说道,她身上缺失的是什么物件?看三殿下这般紧张,她莫不是缺手缺脚了?这……我可无能为力啊,对于她那断手断脚的行踪当真是一万个不知晓。”

她的表情颇有些夸张,衣袂翩然,环翠叮当。

易淮离嘴角微抽,沉下思绪的同时徐徐道出三字:“避水珠。”

果然!

早先石溪便揣测是这一件,没曾想还真的被自己料中了。

她原先的本体是灯芯,灯芯畏水,他便特意去了东海向龙君威逼利诱一番为她讨来了避水珠。

后来她将毕生修为给了夕薇儿之后灰飞烟灭,这颗避水珠便同着她一道消失了。

她料想着,夕薇儿有了她的修为之后,可能某些方面会继承一些她的特性。就好比……畏水。

是以,易淮离应该是为了这个颇为头疼。

若是可以,她当真不希望自己料中这些。

不过是一遍又一遍地往自己的心口扎刀罢了。

“避水珠认主,想来它应该还在薇儿姑娘身上。只不过它轻易不会被人察觉便是。”

“你对它倒是了解颇深。”

易淮离的话多了一丝探究。

石溪轻笑,那笑容,若冬日初雪中的寒梅,凛冽而清香,香韵悠远。

是啊,她当然了解深。

当初他虽然为她从龙君那儿讨来了避水珠,只不过龙君狡诈,并未曾将避水珠认主一事告知。她被他带着一同沐浴时,便发现避水珠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后来他亲自将东海毁了个天翻地覆,才迫使龙君妥协,让避水珠奉她为新主,供她差遣。

想来,应是她千年前将毕生修为给了夕薇儿,后者却不知该如何驱使避水珠,才让避水珠一直没有现世吧。

“既是三殿下所愿,那我必助三殿下寻回薇儿姑娘身上这件缺失的物件。”

她垂首敛眉,眸中情绪有些翻涌,终而归于平静。

忘川河水幽幽,也如同她的心绪,从刚刚似要掀起滔天巨浪,到如今无波无澜。

“薇儿身上缺失的又何止是区区避水珠。”

易淮离唇角幽幽落下一句,让石溪一瞬间心头一凛。

不止避水珠?

还真是可惜了,枉费她小小灯芯将一身修为给了夕薇儿,打算成全他们二人。结果那女子依旧还是被天帝给封印了修为,打入轮回。莫不是夕薇儿几经轮回被带上九重宫阙之后,不再全须全尾了?

好端端一身美人皮囊若没了,那可当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了。

宁弃仙身换卿颜8章

“旁的先不论,你既知晓避水珠在何处,且随本殿走一趟天界。”

石溪还没琢磨过味来,身体竟蓦地变小,飞起被他卷入袖中。

她这是遭遇了强抢?

然而,当她想要摆脱他的束缚重新恢复正常大小,竟是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他的仙法:“哪儿有请人帮忙还故意将人变小的道理?你赶紧……”

“聒噪!”

易淮离二字出口,石溪已经被下了禁制,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阎君原本还躲在大老远的地方旁观,这时候也顾不得得罪易淮离了,忙苦巴巴地赶了过来劝阻,口中连连央着。

“三殿下,石溪乃我冥界所有,掌管三世姻缘轮回,一旦离开那冥界可就乱套了!您万万不能带走她啊!”

石溪。

易淮离步子一顿,敏感地紧抿了唇,随即又失笑着轻摇了头。

似想到了什么,他低声念了一诀,直接用乾坤袋将忘川河畔曼珠沙华掩映处的三生石一并收了。

阎君一下子便瞠目结舌了。

带走一个石溪还不够,竟然连三生石也一道儿带走?

三殿下这不是抢劫是什么?

“三殿下,您不能这样啊!这三生石是我冥界至宝,您不能带走啊!”

阎君再次哭唧唧地喊了一通,只不过,该有的命运还是逃不掉。

石溪以及承载着她的本体统统被易淮离带离了冥界。

负责亡灵引渡的孟婆踉跄着走过来劝道:“阎君,西王母早就预言过,这三生石会离开我冥界。您还是想开些的好。”

“没了这三生石,我冥界管理亡灵前世姻缘时便会大乱,本君……”

“阎君,听老婆子一声劝,这石溪也是可怜。没了这三生石她的残魂迟早要消散。可西王母也说了,即使有三生石助力,她依旧逃不脱一个形神俱灭。您啊就当发发善心,让她在这最后的日子里靠着三生石多存活个一两年吧。等到她彻底亡于六界,您再去央三殿下送还三生石也不迟。”

*

九重天宫。

巍峨肃穆,祥光万丈。

宸淮宫。

熟悉的地方,千年前的她便是在这儿与他朝夕相对,也是在这儿,看着他与夕薇儿携手情浓。

石溪想封住自己的五感,奈何自己好不容易用千年时间修出的术法被易淮离封住,她窝在他的水袖中根本无能为力。

最终,她只得任由那熟悉的一切将她彻底淹没。

“小灯芯,本殿其实一直都挺好奇一事。你近不得水,那你这千千万万年来是如何沐浴的呢?”

“谁规定仙人必须沐浴的?”

“也是,你一个仙法就可令自己身体清爽如洗一般,甚至白皙软腻的肌肤上还留有芬芳馥郁的女儿香。”

“登徒子!你的脑袋往哪儿埋呢!”

“你这两团委实够大够舒服,单单搁在其间便比服了太上老君的仙丹还要受益良多。小灯芯,你应该不会吝啬让自己相公埋一埋吮一吮吧?”

脑海中的画面太过于旖旎,女人的恼羞成怒最终化为了缱绻呻吟,乱了那一榻的青丝。

然而画面一转,那个总喜欢调笑于她的男子已然不在。

“听说你这灯芯能够驱蛇毒,本殿的薇儿命在旦夕,若你不能救治好她,本殿便毁了你元神!可听清了?”

“没看到薇儿难受欲死吗?还不快显出你的本体为她驱毒?”

“本殿不沾俗世吃食,奈何薇儿爱做给本殿那些民间五谷杂粮。你便化作本体供她下厨取火,别令她太过生累。”

……

凌乱的回忆如同碎片,纷纷席卷而来。

等到石溪回神时,已然被易淮离带到了一座寝殿。

“三殿下您可算是回来了!薇儿姑娘又……又……”

小仙娥迎上前来,许是某些话有些禁忌,她欲言又止。

闻言,易淮离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紧,甩袖便疾步往内而去。

因着他忘记了控制力道,袖中的石溪便以着抛物线的姿态被甩了出去。

巴掌大小的身子,术法被封口不能言。

这一摔,避无可避。

疼……

彻骨。

与诛仙台戾气席卷时何其相似。

石溪甚至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抬眸扫了一眼易淮离刚刚离开的方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划过一抹嘲弄的弧度。

咱们这位三殿下还真是见色忘义呢。

好歹他们在冥界时还是战略联盟小伙伴呢,一听他的心尖儿人出了事,竟如此对她。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