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邪性总裁请接招by甜味仙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32

《邪性总裁请接招》是作者“甜味仙女”写的一篇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普通的平民小女生白熠彤,因为父兄欠债,被被送去抵压,成为可怜小女佣,却因为与冷酷无情的大总裁奚天胤发生了......

邪性总裁请接招by甜味仙女在线阅读

第一章 用她抵债

“爸,这药管用嘛,我怎么看她还睁着眼呢。”

“混账,这是你亲妹妹!”

“哎哟,爸呀,我这亲妹妹以后也是要嫁人的,到时生了孩子可是姓别人家的姓了,你儿子我真的就没命了!”

白熠彤强迫自己看清面前的人,可眼前模模糊糊的像是蒙了雾,她浑身无力的躺在破旧的小沙发上,听着父亲与哥哥的对话,她的心被什么猛的攥了一下,从头凉到脚。

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抵给奚氏!

“你这个王八蛋,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不清楚么,你怎么能欠下上百万的赌债!”

“爸,哎呀,你别打我啊,疼!”

听懂了两个人的话,白熠彤悲从中来,她辛辛苦苦为了维持这个家太久了,上大学时没有学费她勤工俭学,毕了业工作后她做了医生,将所有的收入全数交给父亲。

她以为父亲虽然不说,但心里是体恤她的,可没想到那个游手好闲的哥哥在父亲眼中还是比她这个女儿重要多了。

无力,人影晃动,她的四肢无力,脑子却是清醒的。

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门被敲响,白熠彤听到哥哥极度阿谀的声音。

“哎呀,九先生,您怎么亲自来了。”

“钱准备好了么?”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九先生,我们家这情况你也看到了,实在是拿不出钱了,只能把我妹妹抵给你们了。”

“你当我们奚氏是什么地方,欠债不还把女人抵?”中年男人觉得可笑冷声道。

“九先生,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啊,这么多钱,要了我的命我也拿不出来啊!”

“那就要了你的命!”

白熠彤模模糊糊的看到来人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挥手制止了中年男人,转头看向她的方向,声音低沉带着磁性,“你们要拿她抵债?”

“大哥,我们真的没办法了啊,你把那丫头带走吧,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白熠彤的父亲噗通跪了下来,佝偻的模糊背影让瘫在沙发上的白熠彤流出泪来,这就是她的父亲啊!

那个高大的身影在原地没动,“拿她抵债也可以,但是从今以后,她就要在云水天里出台了,你可愿意?”

云水天,帝都最出名的私人会所。

片刻的沉默后,白熠彤听到父亲颤抖的声音,“既然拿这丫头抵了债,她怎么样都是您决定了,只要能放过我儿子怎么样都行!”

“好,把人带走。”男人饶有兴味的声音响起。

随后就是那个九先生恭恭敬敬的声音,“是。”

白熠彤感觉自己被人扛在了肩上颠簸起伏,最后听到是那九先生的声音:“这是他打下的欠条,人我们带走了,欠条你们收好了。”

白熠彤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颠簸中她被扔上了一辆车……

“大少爷,属下多嘴,您为什么会接受这种无赖的要求,这个辣鸡居然拿自己的亲妹妹抵债。”

男人说的话嗡嗡的听不清,白熠彤的神智渐渐模糊起来……

第二章 奚家

整洁的房间,明亮的窗户,白熠彤坐在床上有些回不过神来,她床前穿着蓝白色保守女仆装的青年女人表情严肃,“大少爷吩咐了,等你醒了就让你过去。”

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明亮如镜的大理石地面映出圆形穹顶上的水晶吊灯,女仆带着白熠彤穿过罗马柱长廊,乘电梯到了三楼,一直带着她到了一扇房门前,轻叩了叩得到回音才看向白熠彤,“进去吧。”

白熠彤诧异着推门进了房间,房间中没有开灯,厚重的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缝,她顺着华丽繁复的地毯看去,在房间中心有一把椅子。幽幽的光线映着屋中椅子上的人。

她看不清那人,只能看到那身形坐在椅上,姿态优雅,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正在翻看一本书。

那人气场强大,长久的沉默中白熠彤觉得屋中的空气都有些凝滞住了。

“既然你已经被抵给我,就是我奚家的人了,我叫你来只是警告你。”那男人把书合上,起身走近了白熠彤,“知道你腕间的东西是什么吗。”

白熠彤还有些怔忡,她抬起手,看了看左手腕紧贴着肌肤的冰凉的环子,她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冰凉的她有些心底生寒,伸手就要去摘。

“别试了,你去不掉的。”男人嘴角噙着冷笑,声音低醇:“这里面有十根银针,你如果想逃,它能确保你踏不出奚家大门。”

男人走近了,白熠彤才看清了他的脸,刀刻斧凿般的完美轮廓,俊朗清明的五官带着尊贵之气,一双眸子如深潭寒冰毫无温度,浑身散发着极具压迫的气息。

那双眸子清冷倨傲,又带着几分邪气,“你被卖进了奚家,就是死契,老老实实的干活,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这里了。”

白熠彤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奚先生?请问白振到底欠你多少钱,我是一名医生,月收入也不低,我可以慢慢打工还你……算上利息。”

奚天胤眸底掠过一丝嘲讽,“我说过了,进了奚家就别想出去了。至于你那哥哥,他的债已经两清了。”

听他这意思,是不打算让她打工还债了,白熠彤心里一阵紧张,“你们这样属于买卖人口了,是违法的!”

“那你去报警试试。”男人俊朗斐然的脸上流淌着尊贵之气,对白熠彤的话很是不屑,“带她出去。”

屋里阴暗处有人应声,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一左一右将白熠彤拉了出去。

出了门,白熠彤被狠狠的掼在地上,她惊叫一声,瞪着那扇已经被关上的房门气的发颤。

可是她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奚家,帝都赫赫有名的家族,不仅是因为奚氏集团,更因为那些带着血腥色彩的传说。

几乎所有人都说奚家是黑道起家,表面上的奚氏集团只不过是用来洗白的,云水天会所就是奚家的产业之一。

奚家如今的当家人奚天胤神秘莫测,外界媒体网络皆不见其真实面貌。

白熠彤心中一阵无力,刚才那个人是奚天胤么?

摇了摇头,她将无用的思绪甩出去,不管是不是,能接受以女人抵债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第三章 她是他的药

“不是跟你说了嘛,必须做到一片叶子也没有!重新打扫!”

奚家后院中,挑剔的女佣转身离去。白熠彤看着渐渐远去的人影,恨不得将手里的扫把扔了,她在这后院打扫已经半个月了,刚开始听说是后院,她还天真的想过后院能有多大!

白熠彤站在小路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她娇小的身影站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四周紫杉异树林立,只这条路就有着数不尽花圃长廊,说是后院,却大的像个小型公园。

这半个月白熠彤的心情已经渐渐平复,她微叹口气,抬起手看着腕间的铁环神色黯淡,虽然被父亲哥哥出卖了,但那个人并没有让她真的去云水天坐台而是让她做仆人,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夜渐深,月色照在小路上,林间有奚天胤喂养的绿孔雀踩在叶子上,发出窸窣轻响,白熠彤浑身打了个寒战。

她虽然是医生,却不是什么无神论者,对神鬼之说半信半疑。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白熠彤惊慌的转过头去看,幽暗的林中空无一人……

“看来是我太疑神疑鬼了。”摇摇头,白熠彤转过身继续打扫。

“啊!”

一只大手猛的锁住她的颈,大力将她往林中拖去,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白熠彤挣扎着尖叫出声,随之便是另一只手快而有力的覆住她的唇。

出口的尖叫变成低声无言,是谁!这里是奚家,按说该是帝都最安全的地方了!

被狠狠的推倒在林间的一棵大紫树下,白熠彤惊慌逃窜,男人已经随之扑倒在她身上,制住了她的行动。

借着婆娑月光,白熠彤看清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奚天胤!你想做什么!”

奚天胤急促的喘息着,气息极不平稳,一张俊美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白熠彤这才意识到不对,他趴在她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肤热的不正常。

“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下药了。”白熠彤是医生,立刻意识到奚天胤的不对劲。

奚天胤没有答话,一双清湛的眸子紧盯着身下的女人,说话间唇红齿白,小腹中燃烧的火焰一时又旺了几分。

“唔。”

白熠彤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她的唇被男人撕磨着强行闯入,毫无温柔可言。

“放开我,唔。”唔咽声渐小,奚天胤从来不是温柔的人,他挥手将白熠彤的女佣服撕出了个大口子。

布料在肌肤上撕拽,白熠彤疼的要掉下泪来,

“放开我,我可以救你。”

她这话若是早说也许还有点用,但奚天胤最后一丝理智已消磨殆尽。

没有丝毫停顿的闯入让还在挣扎的白熠彤猛的失了全部力气,撕裂的痛让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立刻滚落下来。

“奚天胤你这个混蛋!”

男人没有停顿,闯入后便起起伏伏……

痛!白熠彤白着一张小脸,男人每一次动作都欲将她撕裂般!

中了药的男人只知餍足自己毫无节制,白熠彤觉得每一秒都变得难过至极,她的第一次更像一场强.暴。

药力渐去,奚天胤的神智渐渐回转,他掐着身下少女的腰,急切的眸子幽幽转深。

他认得她,那个被抵债来的少女,如今已经昏过去了,奚天胤的剑眉紧紧的皱了起来……

第四章 看了一场好戏

看着白熠彤身上青红一片,奚天胤眸中闪过一瞬的懊恼。

到底是谁敢给他下药,深邃的眸中杀意肆虐,他起身将自己的衣物穿上,正打算离开,目光转到树下躺着的少女身上,月光下娇小少女的肌肤有着象牙般的光泽,那上面印满了他留下的痕迹。

怜悯的情绪袭上心头,这种情绪让奚天胤觉得陌生,他微皱了眉。

最终,他冷着脸将白熠彤的衣物整理好,指尖触到光滑的皮肤,奚天胤的喉间微动眸光渐深。

一件外套覆在了白熠彤身上……

秋夜还有些凉,白熠彤是被冻醒的,她蹒跚着爬起来,看着那片凌乱的草地,之前噩梦般的记忆涌上,眼泪大滴大滴的涌了出来。

她的人生本来就够悲剧了,被亲生父亲与哥哥抵债到奚家,如今又被奚天胤夺走了初.夜,她的人生,可能就要毁在这里了吧。

“哭什么,能爬上他的床,你还真是幸运。”一道邪肆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白熠彤猛的转身,她身后的那棵巨大紫杉树后走出了一个人影,长身玉立,一张极尽邪魅的脸在深夜如同鬼魅般,奚承宇眸底闪着阴晴不定的光,嘴角却是噙着笑。

“你是谁!”白熠彤警觉的退了两步,这个人与奚天胤的长相有八分相似,只是奚天胤冷的像冰,这人却带着夜色撩人的味道,是完全不同的气场。

“在奚家做女佣,竟连主人都不认识了么。”那男人笑出了声:“今天倒是看了场好戏。”

主人?奚家除了奚天胤,剩下就只有那个胡作非为的二少爷了!

想到关于奚承宇的种种传言,白熠彤谨慎的攥住了胸.前的衣服。

奚家女佣都说,二少爷荤素不忌,男女通吃,是最多情又最无情的人。

白熠彤听过太多他的风.流史,她自己总结下来,这个人就是个长相妖孽的变态!

“别过来!”白熠彤见那男人朝她走近了两步,忙失声开口。

“我对于刚被别人玩过的女人没兴趣。”奚承宇打量着面前一脸惊惶的女人,眸底泛起丝丝冷意。

白熠彤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她看着一步步已经近在咫尺的奚承宇,他的目光阴晴不定。

白熠彤的背已经靠到了紫杉树上,再无路可退,奚承宇抬头,一只大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下巴。

奚承宇捏住白熠彤下巴的手左右转了转,一副打量货物的样子。

“啧,的确是秀色可餐。”

“啪!”

奚承宇的手被白熠彤狠狠打到一旁,在奚家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待他,他一时怔了下,身前的人已经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几步。

白熠彤转过脸,一脸愤恨的看向奚承宇,这家的两个人都是禽.兽!

“奚承宇,你还是自重点吧,在外界的名声都差成什么样了,再这么耍流.氓小心将来娶不到媳妇。”

白熠彤狠狠的唾了口,见奚承宇的脸色迅速阴沉,转身就跑。

回到房间后看了看时钟,已是凌晨四点了,女佣居住的小楼里所有人都已休息,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浴室里呆了很久……

洗不掉……

那个男人的味道像是烙在了她的脑中,直到破晓,白熠彤才从浴室里出来,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五章 尤语晴到访

奚家的客厅中,白熠彤被管家叫来帮忙,她站在一米高的罗马柱前手里拿着插花,心神不宁。

一连三日,白熠彤都精神不振噩梦不断,从那一晚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奚天胤。

“哎白熠彤,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让我们到客厅来帮忙?”平日里和白熠彤一起打扫后院的一个小女佣走过来,压低了声八卦道。

“为什么?”白熠彤随口问道。

“听说今天尤家的大小姐要过来做客,那个尤家的小姐叫尤雪晴,对我们大少爷可是爱的深着呢,而且我听说这尤小姐又是二少爷的心上人,你说这豪门里的关系,是不是很复杂,亲兄弟搞三角恋。”那小女佣一脸刺激的八卦样子。

……

大门处响起了女人的娇笑和男人打趣的声音,白熠彤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脸色微寒,大厅中打扫的女佣立刻站在一侧排成一排。

管家满脸笑容的迎了出去:“尤小姐请在客厅休息,大少爷马上就会下来。”

白熠彤抬眸朝进来的人看去,首先入目的是一双精致奢华的高跟鞋,往上看一身暗红色的连衣裙在她身上衬得皮肤更白了几分,这位尤小姐艳丽夺目,长相姣好,不亚于现在许多当红女明星小花旦,她高昂着下巴,脸上满是傲慢。

在尤雪晴的身边,站着的是奚承宇。白熠彤打量尤雪晴的时候,奚承宇也在打量着她,此时两人目光对上,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笑。

两人目光转瞬即离。

奚承宇嘴角微勾,俯身在尤雪情耳边低语了几句。

尤雪晴的目光淡淡的扫过白熠彤,两人之间压低的声音,“就是她?”

“是啊,听说她是被她父亲和兄弟抵债进来的。”奚承宇眉间带着促狭的笑。

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在轻响着一步一步朝他靠近,白熠彤垂眸看到那双奢华的高跟鞋停到自己面前。

尤雪晴的声音温婉动人:“你叫什么名字。”

“白熠彤。”她抬头回答道,心中有些谨慎起来,面前的女人虽然在笑,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

“刚才我在车上弄花了妆,你过来帮我补妆吧。”尤雪晴说完话就转身离开了。

白熠彤看了看站在一旁恭敬管家:“我不会。”

“还不快跟上!”管家低斥道。

跟着尤雪晴到了大厅一侧的梳妆间,尤雪晴坐在房间正中的沙发上,她慵懒着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哪有补妆的打算。

“听说你是被你父亲和哥哥卖进来的,这年头可真搞笑,还有买卖人口这一出。”

“这种事情尤小姐应该问大少爷,毕竟是他首肯的。”对面的人来者不善,白熠彤压着心中的怒气平淡开口。

“是有点脾气,怪不得有这个胆敢勾.引天胤。”尤雪晴冷笑一声。

白熠彤听了这话,心中恍然几分,脑中想起了女佣与她聊的八卦,面前这个女人是爱慕着奚天胤的,看如今她这副想找麻烦的样子,应该是奚承宇把那件事告诉了她,白熠彤心中一阵憋屈。

那晚她才是受害者,如今还要被奚天胤的爱慕者找上门来,实在是可笑。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熠彤并不答话,转身走到梳妆台前:“尤小姐,你还需要补妆吗?”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