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角为阮淩昊俞苏桐小说的名字叫做《爱不可及》,又名《爱而不得》,是由网络作家千杯

发布时间:2018-10-11 16:45

爱不可及小说免费阅读

阮淩昊俞苏桐全文阅读

男女主角为阮淩昊俞苏桐小说的名字叫做《爱不可及》,又名《爱而不得》,是由网络作家千杯所创作。爱不可及全文讲述了阮淩昊之前一直折磨着俞苏桐,让她生不如死。多年之后回来的她,挽着自己的未婚夫对阮淩昊笑着说再见...

第一章 婚礼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上)

  圣豪大酒店,阮氏集团总裁阮淩昊将在这里迎娶他的新娘。

  本市各路媒体记者早早地守候在酒店的大厅里,视线所及之处,都是盛装出席的政界人士,商业精英及名门贵媛。

  六楼化妆间里,妆容精致的准新娘俞苏桐正紧紧地抓着同样是一身礼服打扮的中年妇女:“戴妈妈,怎么办,我感觉好紧张啊!”她嘴上说着紧张,眼里流露出的却是满满的期盼目光。

  自从五年前和阮淩昊相识,这个大她六岁的哥哥就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即便是二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俞家成为众矢之的,俞爸爸在狱中自尽而亡,也是昊哥哥陪在她的身边,告诉她:别怕!有昊哥哥在!

  今天,她的昊哥哥终于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了。

  “傻孩子,今天你可是最重要的女主角,不用紧张。”戴黎回握住俞苏桐的双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人,脸上满是欣喜,“可终于把你盼成我阮家的媳妇了,以后可不能再叫我戴妈妈了,不然,我可要生桐桐的气了。”

  俞苏桐淘气地朝她眨眨眼:“是,妈妈!”

  “小调皮!”戴黎轻戳了下俞苏桐的脑门,语气十分地宠溺。

  窗外悠扬的音乐飘入化妆间,在俞苏桐的心里荡起一层一层的涟漪,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阮淩昊的妻子了,她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脑海里仅只是这么想想,她都能感觉到一种被称之为幸福的潮流盈满了身体的每个细胞。

  “各位来宾……”化妆间里突兀地响起了司仪的声音,原来是电视屏幕竟然自动打开了,屏幕里,阮淩昊西装笔挺地站在舞台中间,正满脸宠溺地望着前方,恰好像是与屏幕外的俞苏桐相互深情对望。

  “下面,掌声有请我们美丽的新娘入场……”

  新娘入场?

  原本还处在幸福中的俞苏桐闻言一个激灵,慌忙撩起婚纱裙摆就要起身往外跑:“妈妈,怎么回事啊,我还在化妆间里呢。”

  戴黎也被吓了一跳,又怕苏桐被婚纱给绊倒了,赶忙扶住她:“别急别急,指不定是在彩排呢。”

  “有彩排这个环节吗?可就算有彩排也不能少了我这个准新娘啊,昊哥哥哪里请来的司仪……”话音还未落下,俞苏桐已经打开了化妆间的房门。

  只是,门外两个彪形大汉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小姐,你不能出去!”

  “不能出去?”俞苏桐讶然,“有没有搞错啊,我是新娘,我不出去,这婚礼要怎么举行?”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两位回房间去。”

  俞苏桐和戴黎一头雾水,婚礼现场把准新娘关在房里,这是什么路数?苏桐急忙走回梳妆台,拿起手机给阮淩昊打电话,然而手机虽然通着却一直无人接听。

  “妈妈,昊哥哥怎么不接我电话?”

  她这边正着急着,直播屏幕上,伴随着那首神圣的婚礼进行曲,竟真有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缓步走上了红毯舞台。

  俞苏桐放在耳边的手机滑落在地,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上演的一幕幕,原本属于她的位置被另一个女人所取代,她的昊哥哥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在司仪面前宣誓,这哪里是在彩排:“妈妈,这个女人是谁?昊哥哥要娶的人不是我吗?”她强忍住震惊,可颤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此刻恐慌的心。

第二章 婚礼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中)

  “别急,桐桐,你别急。妈妈去问淩昊。”戴黎嘴上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也很忐忑。她不是没有注意到,最近些日子,儿子的变化有些让她捉摸不透。

  好几次,她都看到儿子用一种让她看了都觉得害怕的目光盯着俞苏桐看,那可是他捧在手心里疼宠了五年的女孩儿,是他看着她从少不更事的少女成长为一个娉婷玉立的女孩,他怎么会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呢。

  直播屏幕上,司仪那沉稳的声音还在继续响着:“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俞苏桐双手握拳,指甲掐进掌心,可她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目光紧紧地盯着屏幕里的阮淩昊。

  只见他转头深情凝望着身旁的女人,清晰而坚定地说出:“我愿意!”

  俞苏桐闻言,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只有靠在戴黎的身上才勉强能站稳脚步:“不!这不是真的!昊哥哥怎么可能娶别的女人!”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新郎为妻,按照……”

  俞苏桐尖叫一声:“妈妈,我不要看!不要看!”

  “好好好!妈妈这就关了。”戴黎把俞苏桐扶到椅子上坐下,又手忙脚乱地找起了遥控器。可奇怪的是不但找不着遥控器,竟连电视的线源开关也找不到。

  “……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

  俞苏桐捂着耳朵尖叫,急的戴黎直接把屏幕推翻在地,这才阻断了直播。

  “桐桐,你别急,妈妈去找淩昊问个清楚!”

  只是,门外两名保镖依旧把房门堵的严严实实。

  “我也不能出去?”

  保镖用沉默代替了回答,无论戴黎怎么推搡,那两人仍是纹丝不动。

  “你们是奉谁的命令?我是阮淩昊的妈妈,谁给你们的胆子拘禁我的?”

  俞苏桐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戴妈妈和保镖对峙,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奉谁的命?除了她的昊哥哥,谁还有这个胆子呢。

  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她的昊哥哥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她的婚礼,她被囚禁在室内,她的昊哥哥娶了别的女人!上一秒,她还沉浸在准新娘的幸福里,这一秒,她就成了下堂妇?怎么听怎么觉得荒唐的事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俞苏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那个疼她宠她的昊哥哥怎么忍心如此伤害她?

  戴黎没能出去,只好回到屋里,见俞苏桐缩在椅子上,眼泪成串地往下掉。她一阵心疼,把俞苏桐揽入怀里:“好孩子,不哭!我们阮家只认你一个媳妇,妈妈一定会让淩昊给你一个交代!”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阮淩昊只身来到化妆间。看到翻倒在地的屏幕,竟似有一瞬间的失望。

  俞苏桐见到他推门而入,立马站起了身来,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他。

  “淩昊,你在搞什么名堂?”

  可阮淩昊显然并不在意戴黎的质问,只听他懒洋洋地道了句:“可惜了……”

  “什么?”

  “妈,屏幕被砸了,您刚刚若是看到我和可欣表白的那一幕,眼下我也就不用解释为什么了。”

  俞苏桐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明明还是她熟悉的昊哥哥,此刻却莫名地让她觉得疏远。他在他们的婚礼上娶了别的新娘,此刻他的态度竟还如此漫不经心,甚至都吝啬于给她一句解释。

  “昊哥哥,那一切都是假的,你不会娶别的女人的,对吗?”

  俞苏桐多么希望能从他的口里听到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是他却笑了,笑的那么的神采飞扬:“俞苏桐,你可知道我等今天等了有多久?”

  “昊哥哥,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第三章 婚礼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下)

  阮淩昊唇角仍勾着笑意,他一步一步地朝俞苏桐走来:“这五年里我倾尽全力陪你演戏,让你全身心地依赖我,爱上我,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让你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化为一把把利刃,直指俞苏桐而来。那样恶毒的字眼怎么会是从她的昊哥哥嘴里说出来的?

  “不,这绝对不是真的!”俞苏桐摇着头往后退着,小腿撞在椅子上,她重心不稳跌坐下去。

  阮淩昊附身撑在椅子两旁,面容阴冷狠戾:“你忘了我爸是怎么死的了?嗯?”

  他凌厉的视线压迫的俞苏桐都无法喘息了,可她不明白阮爸爸的死和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她更不明白早上还对她温柔可亲的昊哥哥眼下怎么会用如此充满恨意的目光盯着她?

  “淩昊,你爸爸是死于突发心肌梗塞,你怎么能怪罪到桐桐呢?”一旁的戴黎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原来儿子把他爸爸的死归咎于桐桐她爸爸当年没有及时出手相帮。

  阮淩昊冷笑着起了身:“妈,您和俞秦康的关系我不用再强调了吧。当年爸爸几次求他,他都不同意放贷,您去见了他一次,他立马就出手相帮了。你们能自欺欺人说爸爸死于心肌梗塞,我这个当儿子的可做不到!”

  戴黎闻言顿时气的脸色发白,想也没想的一巴掌扇了过去,当年阮氏集团出现资金链缺口,阮铭裕求助于各个银行融资都遭到拒绝,后来他累的心脏病复发住院,她不得已代夫出面,这才和俞秦康联系上。

  没错,她和俞秦康的确是初恋情人的关系,俞秦康也确实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答应放贷的。可她和俞秦康的关系清清白白,丝毫没有越礼之处。没想到时隔多年后,竟然会受到自己亲儿子的污蔑。

  阮淩昊用舌尖顶了顶被打的左脸,似乎并不意外戴黎有如此过激的反应,他倒是一脸的平静:“妈,我给您报了个全球游的旅行团,我让司机送您去机场吧。”

  “阮淩昊,你这是什么意思!”戴黎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是自己的儿子,他先是隐瞒自己和桐桐在婚礼上调换了新娘,如今又要送她出国,接下来他还想做什么?他显然是想报复,可俞秦康已经死了,俞家就剩桐桐一个人了,他还想对桐桐做什么?

  “妈,儿子我今天婚也成了,您也该享享福了,您出去玩个一年半载的,回来后也许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

  “儿子,你听妈说,你对当年的事肯定有误会,妈一件一件的说给你听……”

  “妈!”阮淩昊伸手打断戴黎,“当年的事,我自有判断,您就别管了。落锦,你和夫人一起去机场,照看好夫人。”

  戴黎知道儿子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靠她三言两语就能让他释怀,也许分开一段时间对大家都好:“要我出国也行,但是妈妈要把桐桐也带上!”

  阮淩昊失笑:“果然是情人的女儿比我这个亲儿子还重要啊!”

  “阮淩昊,你疯了吗?”如此不堪的话竟然是从她儿子嘴里说出来的,眼前这个人实在让戴黎觉得陌生,陌生到有些可怕。

  可阮淩昊根本没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落锦等人强行把她带离了化妆间。

  跌坐在椅子上的俞苏桐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当年的事,她丝毫不知情,她只见过阮叔叔一两面,都是在医院里。戴妈妈和爸爸是多年的好友,戴妈妈又怜她年幼失母,所以才对她格外关照。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纠葛。

  她抬头看向阮淩昊,朦胧的泪眼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他。不,或许说这五年里,她从来没有看清过他:“所以,都是假的,对吗?”对她的好,对她的宠,都是假的!

  可是,她却是真的爱他!

第四章 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阮淩昊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丝帕,走上前替俞苏桐拭去脸上的泪水,他的动作明明是那么的轻缓又温柔,可说出口的话却是那么的残忍:“当然是假的,我甚至都没有喜欢过你,又怎么可能娶你呢。”

  往日的一幕幕在俞苏桐脑海中一一闪现,原来她一直活在阮淩昊特意为她打造的虚幻世界里,原来他对她那般极致的宠爱只是为了今日极致的伤害。

  俞苏桐忍不住失声痛哭,就算当年得知爸爸在狱中自尽身亡,她也没有如此绝望过。她的昊哥哥怎么舍得如此伤害她!

  门外传来不依不饶的争吵声。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可是淩昊的妻子!”

  “淩昊!淩昊,你在里面吗?”

  阮淩昊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俞苏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起身追了两步,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阮淩昊的腰,她把脑袋搁在他宽厚的背上,呢喃道:“昊哥哥,我是桐桐啊,我是桐桐啊!”

  “你真的要抛弃我吗?嗯?”

  阮淩昊看着围在自己腰间纤细嫩白的手臂,轻笑出声:“从来没有要过,又何来抛弃!”说着,蛮横地掰开了俞苏桐的手,毫不留情地走出了房间。

  失去依靠的俞苏桐顿时跌坐在地,而门口那女人欣喜地挽上阮淩昊的胳膊,似抱怨又似撒娇地说着:“淩昊,这两个保镖刚刚拦着我不让我进去。”

  只见阮淩昊宠溺地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这么没眼力见,回头让阿城罚他们!”

  多么熟悉的动作,多么熟悉的语气。可是,站在昊哥哥身旁的女人却再也不是她俞苏桐了!

  俞苏桐蜷缩起双腿,脑袋搁在膝盖上,她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就是不争气的掉了出来。

  楼道里依旧响着欢快的音乐,联想起楼下觥筹交错的热闹画面,俞苏桐就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在这里停留了。

  抱着婚纱裙摆,她起身冲出化妆间。门口的保镖也没有阻拦她,大概是婚礼仪式已过,也不用担心她去闹场了吧。

  俞苏桐走出酒店,拦了一辆的士,她要回家,回自己的家。

  可是,她再次遭到当头一棒,公寓的保安告诉她,她家的房子早在一年前就被阮淩昊给卖掉了。

  高跟鞋绊在台阶上,俞苏桐踉跄着跪倒在地,膝盖直直地磕在地上,钻心的疼在全身蔓延开来。

  房子没有了,戴妈妈不在了。她环视着周边的灯红酒绿,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直到此刻,俞苏桐才惊觉,这五年里,阮淩昊悄没声息地把她和这个社会隔离开了。

  原来,阮淩昊真的在很久前就开始布局了。

  “小姐。”化妆间门口的那两个保镖再次出现在她眼前,“我们送你回家。”

  “回家?”俞苏桐惨笑出声,“我哪儿还有家啊?”

  不过,她还是顺从地上了车。眼下她身无分文,也有没有任何证件,除了听从安排,她还能怎么办呢。而且阮淩昊既然精心布了局,又怎么可能让她轻易脱身。

  难怪之前保镖不阻拦她,原来是等着她自己发现,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第五章 求你了,别让我住这里

  俞苏桐坐在车上,脑袋里一片空白,她什么都不要想,也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是,当车子停在新房的院子里时,眼泪还是不受控的掉了出来。

  这婚房是她和阮淩昊一起挑的,房子里的布局是她一手设计的,屋里的摆件是他俩一起选的。他们一点一滴构筑好未来的爱巢,女主人却不是她了,多么讽刺。

  “我不要住这里!给阮淩昊打电话,我不要住这里!”

  这间新房有太多太多爱的回忆,她若是住在这里迟早会疯掉的!

  车窗外亮起刺眼的灯光,婚车停在俞苏桐车子旁边。从车上走下来阮淩昊和他的新娘。

  俞苏桐顿时面如土色,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生成:阮淩昊这是要他们三个人一起住在这里!

  她还没从这个可怕的念头里回过神来,阮淩昊已经打开了她的车门:“怎么?要我请你下车?”

  “我不要住这里,我要回戴妈妈的家。”明知道无望,可俞苏桐还是忍不住说出口,她内心里隐隐地还是期盼着她的昊哥哥不要对她这么残忍。

  可是,只听阮淩昊讥笑一声:“看来,你还是没有认清现实!”他说着就伸手抓住了俞苏桐的胳膊,粗暴地就要把她拽出车子。

  “求你了!”俞苏桐死死地抓着车门,眼里满是哀求的意味,“昊哥哥,求你了,别让我住这里!”

  许是俞苏桐太绝望了,一时间迸发出的力气,竟让阮淩昊没能把她给拽下来。两人正僵持不下,新娘走了过来,脸色有些难看:“淩昊,你真的要她和我们一起住么?”

  “可欣……”

  阮淩昊话还未说完,俞苏桐却急急地打断了他,哭着喊着求可欣,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嫂子,你劝劝他,别让我住这里!嫂子,我求求你了!”

  嫂子?

  阮淩昊咋一听到这个称呼,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抓着俞苏桐的手越加的施了狠力。

  俞苏桐痛呼出声。

  尤可欣伸手攀上阮淩昊的胳膊:“淩昊,你就……”

  “可欣,你先回房去。”

  “淩昊……”

  “可欣,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好吗?他俩没有领结婚证,彼此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允许苏桐和他住一起”

  尤可欣咬了咬牙,转身离开。她知道这个才相识一个月的男人并不爱她,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娶她,阮淩昊之所以急急的娶别的女人,是因为他发现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苏桐,他明显是早已经爱上苏桐了,可是他不想承认,他想通过娶别的女人让两人撕破脸,他要开始报复,只有开始报复了,他才会停止对苏桐的爱。只是,这一切都是他以为的,感情哪里会受控制。只知道阮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头衔能让她风光无限,能让她爸爸的公司平步青云。她也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所以,不管他提出的条件有多么苛刻,她都嫁了。只要成为他的妻子了,未来的日子还长,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俞苏桐眼睁睁地看着尤可欣离开,无助的她只能死死地抱着车座。她宁愿睡在车里,也不要住到婚房里去。要她在自己布置的婚房里日日夜夜见证她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恩爱,她真的会疯的!

  阮淩昊却蛮横地把她拽到自己的眼前,语气冰冷而又充满怒意:“你倒是叫的很顺口!”能如此迅速地转换角色又能如此亲昵地叫自己的情敌为嫂子,阮淩昊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俞苏桐爱他爱的还不够深!

  这个女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爱他!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