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霍瑾廷叶桑小说在哪看_为所欲为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7:02
一本叫《为所欲为》,是小说圈的风云作者无罪国度所写,此小说主人翁是霍瑾廷叶桑,很多书迷朋友们都不知道在哪看,本站有全本小说入口哦!精彩片段:医生为难地闪烁了几下眼睛,而后才轻声叹了口气说道,“乔小姐,可能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病症有多种表现,在乔小姐这边,就是选择性失忆。”

霍瑾廷叶桑小说 精彩章节

从小到大,纪知念每次问,妈妈呢。霍瑾廷的回答都是。妈妈已经不在了。

纪知念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究竟是否还在人世。

但,倘若还在人世。为什么她不来找他?

所以纪知念更倾向于妈妈是不在了,因此他才会对周恺说。他相信有鬼。

虽然纪知念平时基本也只是和霍瑾廷耍耍小脾气。但也许只有叶桑知道,纪知念的内心。有多渴望母爱。

而纪知念,也只让叶桑一个人知道他有多渴望母爱。

因为纪知念,是真的很想叫叶桑妈妈。两人之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联系。

周恺听到纪知念的发言时。微微一怔。

他倒是没想到,纪知念存在这种想法。

他一直认为,纪知念已经坚强成熟到。可以摒弃一部分亲情来快速成长。

但回过神来,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正常五岁的孩子会在做什么?

多半。是沉溺在父母亲人的溺爱中,无忧无虑地度过人生中的第一阶段。

有的时候。周恺看纪知念,会更像在看一件试验品。或者说,艺术品。

一件由他一手打造起来的作品。

当时周恺到这座城市学术访问的时候。其实没有想过,他在往后的五年里。会常驻此地。

那时,他遇到霍瑾廷,霍瑾廷问他,有没有兴趣做一个天才的导师。

而那时,纪知念还不到一岁,仍在牙牙学语。

但霍瑾廷提出的这个问题,却让周恺莫名起了兴趣。

也许这个世间真的存在因缘这种事情,所以周恺一呆就是五年,看着纪知念逐渐长大,教他认第一个字,读第一本书。

“念念,你之前说,很想让乔小姐做你的妈妈,现在又不想了吗?”

周恺微笑地看着纪知念,很想知道这个精致的小人儿究竟内心是什么想法。

纪知念却倏然展露一个大大的微笑,就如同是自然反射一般。

他不迭地点了点头,“当然想!只有乔阿姨适合做我的妈妈!”

周恺被说笑了,他问道,“为什么呢?”

纪知念立刻煞有介事地回道,“因为爸爸只喜欢乔阿姨一个人啊。”

“是爸爸喜欢,而不是你喜欢吗?”周恺调侃一句。

纪知念赶紧摇头,“念念也喜欢,最喜欢乔阿姨了!”

“那,如果你爸爸不能和乔阿姨在一起呢?你要怎么办?”

周恺这个问题有些将纪知念问住了,他皱着秀气的小眉头,垂眸思考,仿佛比他解决的电路问题还要复杂。

未几,纪知念却突然笑了起来,周恺看得有些惊奇。

“不会的,爸爸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相信爸爸。”

斩钉截铁,纪知念的话仿佛不是一种纯粹的信任,而是某种事实,让人下意识想去信服。

周恺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第四天晚上。

“Boss,乔小姐醒了。”留守在医院的小弟,在叶桑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便通知了纪融天。

拿到股份购进合同的纪融天,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和董事局那帮人周旋,他立刻赶往医院。

“……”醒来的叶桑,一脸漠然。

她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医生就在她旁边忙来忙去地替她检查身体数据。

小弟们见这情形,谁也不敢上前,只能等纪融天来。

“小曦!”

纪融天虽然嘴上不说,其实还挺担心叶桑的。

五年的时间,不可能什么感情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现阶段,叶桑不可以有事。

然而,面对纪融天的呼唤,叶桑却无动于衷。

纪融天心下咯噔一声,遂而将医生拉到一边。

“什么情况?”纪融天紧紧盯着叶桑,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熟悉的表情。

医生的神情颇为复杂,他欲言又止,最后才憋出一句,“需要做过脑部检查后,才能下结论,不过家属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医生说得很委婉,但纪融天不想听模棱两可的话。

“失忆……”

纪融天蹙眉,这不是第一次,但他以为不会再发生了。

“乔小姐不记得自己的名字,现在还无法知道究竟丢失了多少记忆,而且这种情况可能只是暂时的。作为家属,多和她聊聊吧,可能会有帮助。”

医生离开后,病房里安静得可怕。

白纸一般的叶桑,仿佛连语言能力也失去了一般,一直沉默不语。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脑海一片空白。

如同只是一具会呼吸的人偶,没有思想,没有感情。

纪融天嘴角动了动,却是一句话没说,他默默走到叶桑病床前。

这时,叶桑才缓缓转过头望向他,眼底毫无波澜。

这一刹那,纪融天冷不丁心下一揪。

他似乎习惯了叶桑对他的依赖,当叶桑用陌生的目光看他的时候,纪融天少见地焦虑起来。

“小曦?”

纪融天将声音放得很轻,生怕惊扰到“新生的婴儿”般。

叶桑眼波微动,嘴角嗫嚅了一下,却没吱声。

纪融天轻声叹息,两人拉出一个舒适的安全距离后,才对叶桑指了指自己,“知道我是谁吗?”

叶桑缓缓摇了摇头,她的动作很慢,像是在迟疑,又像是反射弧过长导致反应变慢。

纪融天的眉头又皱紧几分,却只能对叶桑说道,“我是你哥哥。”

“……哥哥?”

叶桑说出第一句话后,眼中的光才稍微恢复了些。

纪融天微微松了一口气,这场面,他似曾相识。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叶桑的头,声音随即更柔和了些,“对,我是你哥哥,没事了,小曦,很快就能出院了。”

叶桑缓慢地左右看了看,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

她的常识还在,只是记忆严重脱节,甚至不是错乱,而是衔接的点出现了问题。

“我怎么了?”

叶桑的眼神十分平静,平静似乎问询的是别人的情况。

纪融天眼睫微动,转而轻笑着说道,“你只是发烧,现在已经没事了。”

“嗯……”叶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

“嘟,嘟,嘟……”

叶桑睡着后,纪融天到医院走廊打出一个电话。

“咔哒。”

“大老板,我还没解析完成分,你不要心急。”

医学博士已经回到意大利的实验室,正在分析从叶桑身上采集的样本。

他以为是纪融天的副作用开始发作,要催他。

纪融天却是直接问他,“你之前说,实验药物的强化作用可能包括对大脑的损害,但是一次永久性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

“呃。”医学博士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口气变得认真,“发生什么变化了吗?”

“选择性失忆。”

纪融天也不绕弯子,他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面色冷峻。

“……”医学博士沉吟,“这种情况,可能和那个小孩子有关系。我上次就和你说过,胚胎期的母子联系,可能可以抵消药的副作用。那个小孩子完全没事,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但因为是妊娠后期注射的药品,所以对母体的影响有很大的局限性。”

“你是想说,那个药物对小曦的影响还在,而且还可能延续?”

纪融天默默握紧拳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医学博士叹了口气,他没有马上断言,而是对纪融天说,“我这边一结束就会带分析好的样本回去,乔小姐的情况光靠一面之词,没有办法下判断。如果是短暂性失忆,只要脑部细胞没有完全被破坏,恢复也不是没有可能。医生应该会给乔小姐做脑部扫描,你稍后将片子发给我。”

“……好吧。”

挂断电话,纪融天回到病房。

窗户半开着,半透明的纱帘被风微微撩起。

叶桑的睡容十分安详,柔光映照在她脸上,在睫毛上投射出半个扇形。

纪融天深深地看着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叶桑再次忘记,那么所有的“前情提要”纪融天都要重新再计划着输入叶桑的脑子。

并且,这个过程不能让任何人捷足先登。

虽说现在还在纪融天的可控范围内,但叶桑一次接受信息的能力是有限的。

为了让“真相”更为可信,纪融天也必须选择恰当的时机“帮”叶桑重拾记忆。

然而对叶桑来说,这大概是她这段时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没有任何烦恼,也不会有五年前的她来打扰。

整个脑袋都是空空的,死寂一般的心湖,即便投进石子也不会有任何回响。

可这湖底下,却有许多暗涌,冒着气泡,但不是往上浮,而是直直地沉了下去。

“咕噜噜……”

仿佛有人在挣扎一般,水的声音在黑暗中翻腾。

“滴滴滴!”

心电监视仪骤然急促地报警,青年侦探刚从外面接了杯水,赶紧丢桌上,摁呼叫铃。

“纪先生,纪先生!”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