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男主张君女主姜鱼小说_<都市恶人行>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7:32

在作者姬无命的文笔下,《都市恶人行》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张君姜鱼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连载中。在这个清爽的秋季看上几本好看的小说,可是一个让人很有惬意的事情。本小说肯定不会让读者们失望,喜欢这种类型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都市恶人行

推荐指数:8分

《都市恶人行》在线阅读全文

都市恶人行第5章 再遇韩方南

秃头男子身后的大汉慌忙说道:"哥,条子来了,咋办?"

秃头紧紧地咬了咬牙,低沉地说:"上车,走人!"

这些家伙逃遁的时候倒也利索,搀扶起地上的伤员,纷纷跑到了路边钻进了车里,临上车前那秃头男子回过头来,苦大仇深地恨恨看了一眼张君:"姓张的,今天的梁子咱们算是结下了。"

这一溜车队飞快地绝尘而去,张君看着车屁股荡起的烟尘冷笑:"老张我结的梁子还少吗?你算那根葱?"

这车队离去还不到一分钟,三辆警车已经闪着警灯赶到,张君摊开手对姜鱼嘲讽地笑了笑:"制度化束缚了的队伍,反应速度就是慢,如果像你所说等他们来,这位女士还有被解救的机会吗?"

姜鱼气愤张君所说的话,却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只好愤愤地把目光转移到了别处。

警车的车门打开,负责带新人的杜启国连忙跑到姜鱼面前,关切地问道:"小姜,你没啥事吧,你也太大胆了,没有等待局里增援就敢擅自行动。"

姜鱼哑口无言,把责怪的目光放到了张君的身上,心里却愈发感到憋屈,自己身为警察,却在单独行动中被一个前科分子所左右,而且对方还顺利地解救了人质。

张君哼了一声:"你看我做什么,作为一个警察,是不是应该向上级汇报罪犯的逃窜方向。"

姜鱼如梦初醒,连忙对下车的另一位警官行礼说道:"报告组长,犯罪分子十余人已经向国道方向窜。"

重案组长在对讲机里呼叫调派警力进行追踪,但对能否抓获罪犯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从这条省道上延伸开去,有多条通往县道乡道的岔路,绑匪这一逃,已经相当于泥牛入海。

"把拖车调过来,把相关当事人带回去做笔录。"

警局的大门口,张君拖着懒散的步子走出,此刻天色已然接近晨曦,他的身影在深蓝色的夜幕背景中显得形只影单。反观女总裁陈韵这边,有四五辆豪车来接,公司的高层围在她跟前嘘寒问暖。

张君对这一切恍若未闻,转身往街道边走去,陈韵从人群中走出,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喂!"

张君停住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

"你叫什么名字?今天的事,我回头要好好感谢你。"

他扭头回了一个侧脸,淡漠地笑了笑说:"算了吧,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事情。"

陈韵还想再说些什么,张君已经走远了。

站在T市的街道上,张君心中千头万绪,入狱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在他肚子里积压成了心病。虽然李国栋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大程度是他咎由自取,但他毕竟是未婚妻果果的父亲。

果果和她母亲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那些伤害她们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到底是谁主使杀害了果果和岳母?他该从何查起?

张君隐隐地感觉到刘成俊应该知道些什么,当初他只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小业务经理,短短五年内怎会发展得如此迅速?这期间必定借了某位大佬的荫泽,这其间到底有什么交换条件,他也不清楚。

他决定到辉煌地产公司再找一次刘成俊。

这时地产公司刚刚上班,整个大厅里只有前台值守的那个女人,看到昨天来的这位煞神今天又来到公司,这女人也不敢像昨天那样出言无状,赔着笑脸问道:"张先生,你今天也是来找刘总的吗?"

张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废话,不找他我还找你吗?你给我把刘成俊的电话接通。"

这女人磨磨蹭蹭地不肯去接,赔着笑脸说道:"张先生,你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小职员了,我这个电话替你拨过去,明天早上就要失业。"

"没关系,你只管给我接就是,我吩咐他一句,他就绝不敢开除你。"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幽深双眼中的那股子匪气,女人鬼使神差地产生了信任感,居然真的把电话给拨了过去。

嘟嘟嘟的三声响后,电话的那头被接通了,女人声音颤抖地说道:"刘总,这里有位张先生找你。"

"把电话给我。"张君迅速把电话抢过来放在耳边说:"刘总,你现在混成了人样,就连我张君的面也不敢见了吗?"

刘成俊亲热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疏远:"君哥,看你这话说的,兄弟这些天一直惦记着你出狱的事情,只是最近有些忙耽搁了,总想找个机会请您出来乐呵一下,也洗洗里面的霉气。"

"请客就不必了,我有些事情要当面问你。"

"好的,君哥,今天晚上我在松园路的苏荷酒吧和客户谈生意,你九点的时候过来。"

果然财大气粗以后连做派也放肆了,以前在君威集团的时候,他张君一句话,刘0;153570904844061成俊跑断腿也得去办。可到现在,他想见对方都得抽人家谈客户的空。

也只是现在的他,对这些东西都看得淡了,才没有多过的愤怒,沧海桑田,物换人移那都是常事。

"好,这个电话是我强迫前台小姐打给你的,不要为难员工。"

张君挂断电话,前台小姐向他投来感激的一瞥,她以为这家伙不会当回事的。

他从辉煌地产出来,回到杏林区的老宅子里,自己胡乱做了顿午饭,下午便又昏昏入睡,等到天黑八点过后,才从家里出来,乘车前往松园路。

松原路是条商业街,地处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包揽了整个T市的夜生活。

他从出租车里下来,站在苏荷酒吧的门口,抬头看了看门楼上方璀璨的霓虹灯,酒吧里来来往往摇曳着裙裾的女人。

张君抬脚向里面走去,却被门口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拦住:"出去!这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他对此不以为意,耐心地向对方解释说:"我有个朋友在里面等我。"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看看这身穿戴,你能有来这种地方的朋友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旧西服,是破了一点,可他老宅里就这么一件衣服了。

眼前的这两个看场子的以貌取人,他也不想因为这点事儿就和对方冲突,只好转身准备到对面的公用电话厅给刘成俊的公司打电话。

偏就在这个时候,酒吧门口停下一辆路虎,身材有些发福宽额大耳的刘成俊从车里走了下来,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站在酒吧门口的张君。

"君哥,你怎么还这身打扮?出来世面上就应该给自己换一身体面点的衣服。"

张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落魄,淡漠地说道:"刚出来,哪来的钱?"

"我就说嘛,我昨天已经叫人给你拿五万了,你干嘛不拿着,这是我这个做兄弟的一点心意。"

张君面无表情地板起脸:"我张君就算再落魄,也轮不到你刘成俊来接济我。"

酒吧门口的两个看场子的看傻了眼,从两人谈话的表情里看出来,这位刘大老板是在巴结张君,什么时候穷民工变成大爷了?有钱的倒成了孙子。

他们不得不对这位衣衫落魄的年轻人刮目相看,连忙让开门口请他们进去。

"君哥,我在酒吧里订了一个雅间,这边请。"

他跟在刘成俊的身后,路过一个个玻璃隔断,最终在雅间门口停下,陡然见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脸,一个下巴较尖面容阴骘的男人。

这是韩方南,五年前弘业集团的老总,因为和张君他们的君威集团有生意上的冲突,被张君挑断手筋,从此后撤出了T市。

如今君威集团倒台,张君和李国栋先后入狱,这家伙才胆敢回来。

刘成俊所说的客户,难道说就是这家伙。

这韩方南此刻正金刀大马地坐在包厢沙发上,身后站着两名孔武有力的壮汉,看起来都是练家子。

韩方南面前蹲着一个穿着水蓝色百褶裙的女孩子,白色丝袜将双腿勾勒得匀称紧致,只是她左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裙摆,右手去捡地上摔破的水晶杯。

这货捏着下巴,放纵恣意地说道:"老子摸你怎么了?你来这地方当侍应生,不就是让人摸的吗!说实话,老子今天看上你了!"

啪!啪!韩方南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轻蔑地在女孩泪眼婆娑的脸上轻拍着:"你要的不就是这个东西?把裙子脱了给我来段艳舞,这些钱就全是你的。"

女孩把噙在眼中的泪水硬憋了回去,摇摇头坚定地说道:"这不在我的服务范围,我办不到。"

"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

张君看到这女孩的脸,心里浮起了一丝隐痛。战友临终前,给了他一张亲妹妹的照片,要他帮忙照顾刚上中学渺无音讯的妹妹。这八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眼前的这个女孩,与照片上的妹妹有几分相似。

他信步走了进去,挡在女孩的面前,居高临下盯着沙发上的韩方南说:"姓韩的,我才进去不过几年,你们这些混球又窜了起来,是觉得没人治你吗?"

此刻这韩方南也抬头看见了张君,那阴鸷的目光中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恨意,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当是看见谁了?当年叱咤风云的张副董事长,今天怎么就落到这幅田地了?"

张君毫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韩总,你的手好一点了吗?"

这句话扎心似的戳中了韩方南的痛处,让他的面孔变得更加阴暗,咬牙吐了一句:"姓张的,没有了李国栋,没有了君威集团,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