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余生严珩小说_思念悄悄生长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4

渣男背叛了我和小三在我的床上纠缠,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隐忍了,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公司股权的抢夺和家破人亡...严珩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现状,他宠我爱我帮我夺回所有的一切...更多精彩请看《思念悄悄生长》

思念悄悄生长by八月七夕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第一章  婚变1

我叫余生,余生的余,余生的生。

三年前我爱上一个男人,他叫魏然,当初是一家快要倒闭的公司经理,想要跳槽到我父亲的公司,而我被他吸引,不顾父母反对同他结婚。

好在一切都比较顺利,如今肚子里怀有他三个月大的宝宝,而他也算争气,三年来逐渐接任了我父亲的公司,将公司经营的很好。

这一天我照旧在医院做完产检,从医院出来上了车,司机的神情竟然有些惊讶,问我怎么今天的产检这么快,我笑着说今天人少,便让司机驱车回家。

我下车回家,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刚开门走到玄关处,就听到屋子里响起一阵阵连续不断的奇怪声音。

娇喘!

是女人的娇喘声!

我瞬间石化在原地,更几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魏然~你轻点儿,啊……快点儿……”里面的女人柔声娇喘着。

“你到底是要轻点呢,还是快点啊!”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也不断传出。

站在大厅,我瞪大眼睛看着紧闭的卧室门扉,浑身竟忍不住的开始颤抖。

慌乱中,本该前去捉奸在床的我却懦弱的选择了逃避。

我宛如丧家之犬转身逃离出了家门,妄想将这残酷的现实关在门外,殊不知,只因为我的一念之差,却为我自己埋下了祸根。

……

晚上九点,我的回到家中,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腹中骨肉已有三个月,我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

同时,心里又抱着等宝宝出世魏然就会迷途知返的侥幸心理。

半个月的某一日午饭后,魏然突然从我身后抱住我,说让我参加今晚公司的宴会。

可近来几天我总觉得身子乏力,头晕的厉害,但想到公司是我父亲一手打拼下来的,如今我父母退居二线将公司交给魏然,我这个做夫人的也该去打个照面,便答应了魏然。

八点左右我出现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一个服务生将我带进宴会大厅,远远我便看见魏然,他穿着一身名牌西服,举手投足都是成功男士的气概,全然已经没了当年的落魄摸样。

他带着我敬了几杯酒,周围人潮涌动,我渐渐发现力不从心,脚软的厉害,而魏然贴心的扶着我到了酒店里的客房。

“余生,你先在这儿休息,我应酬一会儿就来。”

我点头,头晕的厉害便直接和衣躺下。

半梦半醒间,我听到门口响起脚步声,脚步声十分沉重,我以为是魏然回来,刚想起身便被来人一把压在身下,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那人二话不说便开始猛地扒我的衣服。

昏暗中看不见身上之人的面容,触手可及的是一件精良衬衣的触感。

我猛地清醒,抬起手便要将他推开,然而手臂却使不上任何力气,这一推便成了小女人家的欲拒还迎。

“呵,这么主动……”身上之人嘲笑起来,手上加大力气扯我的衣服。

这分明不是魏然的声音!恐惧瞬间将我淹没,我开始大力挣扎,吼道:“你!你是谁!”

衣物被扯得所剩无几,那人的手掌滚烫,一下子覆上我的皮肤,惊的我尖叫出声,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堵住我呼救的声音。

“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好装的,大半夜出现在我房间,不就是想让我睡吗,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我瞪大眼睛,眼泪大滴大滴第落下来,想要挣扎却毫无力气,“我……唔……不是……”

双腿被大力扳开,紧接着不带任何犹豫的进入。

“啊……不……不要……”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疼痛快要将我撕裂,这一刻的屈辱,绝望,痛苦是我此生从未承受过的,还有,还有孩子……孩子……

第二章  婚变2

我拼尽全力想逃,却被那人压的死死的,终于,在漫长的等待过后,那人离开我的身体,在一旁睡去。

我已经流干了眼泪,伴随而来的是身体的疼痛,可是能怎么办,我知道自己得赶紧回家,不能让魏然发现这件事。

我回到家中,发现魏然不知何时已经回家,正躺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电视。

我忍住身上的痛,咬牙低声说了句:“我先去洗漱。”

说完我便匆匆往浴室走,谁料猛的听见魏然一声呵斥:“贱人!过来看看你干的好事!”

这一呵斥足足吓的我全身发抖,我红着眼看向魏然,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电视屏幕。

电视屏幕里,正放着我同一个男人欢好的画面,而我呼救的声音在视频里看来,成了欲拒还迎的娇喘。

这一刻我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视频会出现在家里,魏然已经倏地站起身朝我大步走来,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危险,来不及逃就看见魏然大掌挥下,“啪”地一声,我被他这一巴掌打的摔倒在地上。

“魏然,你听我……”

“闭嘴!”他呵斥,“难道这种勾当不是你这**干的?!”

**?我不知置信的望着他,结婚三年我安安分分每天为他洗衣做饭,刚结婚那会儿他为了事业天天加班,我就每天半夜做了夜宵给他送过去,这几年我为他付出的还少吗?如今他一句**,就宛如将我打进十八层地狱。

我忍住身下的剧痛跪爬着去抓魏然的裤脚,央求道:“魏然,不是这样的,这都是误会,你听我解释……”

“解释?我都看到了还要什么解释!”魏然一脚踢开我,冷笑道:“余生,你滚吧。”

我愣住,发着抖问:“你……你什么意思……”

“离婚。”

离婚?!!!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一般,我僵硬的愣在原地,来不及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没想到却听到魏然冷笑着说:“事已至此,我没法跟一个出轨的女人继续过下去,如果你执意不离,我只好把这个视频发到公司的内网上。”

什么?!我震惊的抬起头望着他,这一刻连悲伤都来不及,“魏然,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我还有你的孩子!”

“孩子?这特么是谁的野种还说不定呢!”他吼道。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是我爱了多年的丈夫,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眼中全是冷漠和残忍,我低下头,眼泪掉下来,试着再同他解释,“魏然,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闻言,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就往外拖,“证据都摆在我面前了,你还不死心?滚!滚出我家!明天我会把视频发到网上,我要让公司所有人都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公司是爸爸一手创办的,公司许多职工都是我从小便认识的,他这样做是想让我当众出丑!他怎么能这样做!

第三章  他的无情

我惊恐的哭喊起来,回应我的却是他冰冷的背影和脚步,“不要!魏然求你不要!”

眼见着我要被拖出家门,这一刻我心如死灰,明白他真的要这样做,“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良久,我再次宛如丧家之犬一般坐在书房,手中拿着魏然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指甲狠狠的掐入肉中,却抵不上我心中的万分之一的痛。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仅对我已无半分感情,而且想要榨干我最后一滴血肉,他根本就没有良心。

“房子车子你拿走也罢,为什么连公司也要霸占!公司是我父亲一生的心血,你这样……你这样和强盗有什么分别!”我愤怒的望着他。

他抄着手臂居高临下的俯视我,冷笑道:“公司要是没有我哪能有今天?你既然答应离婚,就赶紧把协议签了。”

我望着他冷漠的神色,这一刻痛彻心扉,却想起自己腹中的孩子,哭着央求道:“魏然,孩子真的是你的,能不能,能不能等孩子出世……”

“拿一个还不知道跟我有没有血缘关系的野种来对我进行道德绑架,余生,不得不说你这一招很LOW,你不离也行,明天记得留意公司的内网!”他玩弄着手中的U盘冷笑道。

父亲一生向来注重颜面,他们养我不易,况且,最近父亲刚做了心脏手术不久,我不能,也不可能让这这件事传出去。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这一刻的自己别无选择,可是我不甘心,“魏然!你要这样对我也要问问你妈妈同不同意!”

是的,婆婆住在农村很少来城里,但是对我肚子里的孙子十分重视,况且我此前对婆婆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或许……

“你想拿我妈来压我?”魏然一副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神色,转身就走出书房,紧接着我看到他扶着婆婆走进书房。

我赶紧站起身,局促的喊了一声:“妈……”

谁料婆婆突然从身后拿出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矿泉水瓶朝着我倒过来,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泼了全身,鼻息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臭味。

“你这个偷人的贱种!我家然然跟你结婚真是倒霉!给你点狗血去你的晦气!”婆婆指着我就开始大骂起来。

我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全是充满腥臭味的狗血,我张了张嘴,没想到来自乡下一向老实朴实的婆婆会突然这样对我,“妈……你为什么……”

魏然在一旁冷眼看着我,对他母亲说:“妈,她不同意离婚。”

“什么?”婆婆尖酸刻薄的盯着我,“贱货!你偷了人,现在还不离婚?你是想自己走还是老娘赶你走?!”

“我没有偷人!偷人的不是你吗?魏然!”

“余生!你胡说八道什么!”魏然吼道。

而婆婆闻言更加愤怒,立即转身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把扫帚,冲着我就打过来,“偷人的贱货,我让你狡辩!让你狡辩!打死你这个扫把星!”

第四章  被赶出家门

那扫帚打一下子打在我肩膀上,我想躲开,没想到第二下就打在我额头,额头上瞬间传来一丝刺痛,紧接着第三下,地四下。

我红着眼看着这母子二人,终于败下阵来,这一刻的愤怒和心酸让我无力承受,却又不得不承受。

“余生,我再问你一次,签不签字。”

“好,我签。”

签完字,婆婆消停了几分,而我颤抖着站起身来,就在这时,我的余光看到书桌角落里有一个白色小药瓶。

虽然我怀孕后需要服用一些安胎的药,但这药瓶却十分陌生。

我有一种不好的直觉,伸手拿起那药瓶,药瓶上出现的堕胎、慢性流产二字刺痛我的眼睛。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我们家里怎么会出现这个?!啊?!”怪不得这些天我总觉得乏力的厉害,原来是被服用了流产药物!我一边发抖一边将药丸狠狠丢到他身上。

婆婆见此立即冲过来夺我手中的药瓶,我紧紧抓住不放,这是他们残害我腹中骨肉的证据啊,魏然见状也过来抢我手中的药瓶,我再一次被他们推到在地,这一刻下腹传来真实的痛感。

“贱货!给老娘滚!你的东西我都给你丢到垃圾桶,这个家不准你再回来!”婆婆恶狠狠的骂道。

我被赶出家来,被淋了一身又脏又臭的狗血赶出家门,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三个小时里我到底经历了什么,会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想求助,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连手机也没带。

眼泪涌出来,我像一个叫花子一样走在路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哭,就算要哭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可我没想到,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就走到了一条陌生的小巷里。

这条巷子里的光线很弱,能见度很低,我从刚才那种绝望的情绪中回过神来,猛的听见小巷深处有几个小混混吹口哨的声音,我急忙转过身就想逃,紧接着一个小混混已经挡在我面前。

“哟,送上门来的小妞。哈哈哈哈。”几个小混混朝我靠近,其中一个更是朝我伸出手要扯我的衣服。

对于一个三小时前才被**的女人,我几乎再也不能承受这般境遇,尖叫着就想跑,却在下一秒被几个男人围困。

令人发指的恐惧涌上心头,我的**一阵阵的疼痛,我听到小混混们调笑的声音,尖叫声被他们用手狠狠挡住。

突然,我听到其中一个小混混一声哀嚎,紧接着围困在我身边的几个小混混似乎一个一个从我身边被拉开,紧接着是拳头和嚎叫。

周围再次陷入一片宁静,我紧紧蹲在地上抱着自己,一边发抖一边喘气,连头都不敢抬,却在下一秒感受到一件外头搭在我的肩上。

我颤抖着去抓那件外套,想要躲起来,却听到眼前的人说:“没事了。”

这是安慰吗?

我紧紧抓着身上那件西服外套,恐惧再一次占据了我的心,我想逃,却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手掌被擦出一块皮,痛的我直掉眼泪。

那人在我眼前蹲下来,突然将我一把拉进怀里,紧接着我听到他沉稳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这个女人究竟是有多蠢!!”

我闻言更加惊恐的想逃,哭喊道:“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我脏……”我知道自己身上都是狗血,又臭又腥。

第五章  救我的神秘男子

而这个人却突然将我抱的更紧,充满磁性的声音显得格外沙哑:“我不嫌弃。”

我发着抖,在这一刻终于敢悄悄抬眼看他。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眼前长相颇为英俊的男人,他紧紧抿着唇,看不出悲喜,整个人分明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却在此时此刻,这个怀抱,这句话,让我的心里生出一丝暖意。

我知道,他方才救了我,我抖着唇想说谢谢,却控制不住心中的委屈,“哇”地一声对一个陌生男人大哭起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一个小护士正在床边,昏迷前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痛苦的回忆让我瞬间红了眼眶。

“孩子……孩子……”我猛地清醒,大力抓住身边的护士问:“我的孩子还在吗?!”

小护士皱着眉挣脱我的手,说:“小姐难道不知道自己一连服用了四天的流产药?不过孩子还在,也算是你运气好。”

什么?四天的流产药……

我回想起这距离发现魏然在家中和别的女人上床不过十天而已,这一刻我感到后怕,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就这样离开了那个毫无人性的家。

“对了。”小护士准备走时又折回来,说:“小姐你昏迷了两天,你丈夫说让你醒了给他回个电话。”

丈夫?难道是魏然?!

这一刻心里不禁觉得毛骨悚然,不,不会是他,我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自己在小巷被一个陌生男人所救,后来隐约记得那个男人将我抱上车,我太累了,便昏睡过去。

这时我看到枕头旁放着一部手机,可我记得自己根本没有带手机出来。

就在我疑惑之时,听到门外两个小护士的对话。

“这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找了个长得那么帅又多金的老公,居然还想着堕胎。”

“对啊真是羡慕死了啊,话说她老公真的好帅,而且还对她那么好,为她换衣擦身,最近隔壁几个科室的女同事老是往我们科室跑呢。”

我拿起手机,看见联系人处只有一个号码,号码的名字是严珩。

严珩……我回忆良久仍不知自己何时认识过他,或许他真的只是好心人而已,但既然救了我,还是得说声感谢才对。

我拨通他的号码,那边响了两声,富有磁性的声音便在电话里响起。

“喂。”他顿了顿。“醒了?”

我咬了咬唇,说:“嗯。”

“躺好,我下午过来。”他说完便要挂电话。

“等等……”我喊住:“那个,不用麻烦你过来了,我自己能走,还有就是,谢谢你救了我。”

“呵,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那头冷笑一声,便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出了一会儿神,心想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莫名其妙。

我犹豫片刻,直接给闺蜜卫枭枭打电话,我知道,如今我这种状况,应该只有卫枭枭愿意收留我,父母那边我打算先瞒一段时间。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