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美女的专职医生》又名《女神的私人医生》,此书为网络作家风烟净得意之作,杨砚

发布时间:2018-10-11 18:59

杨砚唐若雪全文阅读

美女的专职医生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美女的专职医生》又名《女神的私人医生》,此书为网络作家风烟净得意之作,杨砚唐若雪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杨砚从小跟着自己的爷爷长大,因为爷爷是一个苗医,所以杨砚也跟着学到了许多的东西。所以在众人都嘲笑他是一个从乡下来的癞蛤蟆时,杨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

第1章 失控

  我叫杨砚,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我爷爷一手拉扯着我长大,爷爷是村里闻名的苗医,不但精通苗家的医术,偶尔还会替人占卜算卦什么的,他就是靠着这些手艺供养着我。

  可是再怎么样,我在别人面前始终抬不起头来,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每次只要和别人起了冲突,别人必定拿这件事来打击辱骂我,说我是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亲爹亲妈,久而久之我的性格就变得有些阴郁了。

  那天,爷爷破天荒的当着我的面给自己算了一卦,然后我就看到他的脸色有些发白,满脸的皱纹紧紧的挤在一起就像是积累了无数风尘的冷峻山川,从这天以后我就经常发现爷爷时常一个人坐在门槛上一边抽着水烟一边唉声叹气,有时候还会用一种带着慈爱的复杂眼神盯着我发呆。

  直到有一次,爷爷破天荒的换下了一直穿了许多年的土布衫,穿了一套十分干净的中山装站到我的面前,然后告诉我说他那天给自己算的那卦显示自己已经命数到头了,以后就照顾不到我了,让我跟他去找一个人,以后就在那家人家里生活了。

  我当时就觉得人生一下子灰暗到了极点,心里不愿意相信爷爷的话,必经他身子骨一向健朗,而且他自己就是医生,怎么可能说不行就不行了呢?不过还不容我询问,爷爷就用严肃的眼神看着我,告诫我说苗家人的医术和占卜算卦都是从上古巫师手里传下来的东西,不允许我怀疑!

  在我极不情愿的情况下,爷爷带着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去了城里,然后敲开了一扇陌生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中年妇人,她身上穿的十分时尚,比我们那边的妇人穿得要少,展现出来的雪白肌肤顿时让我有些脸红的移开了视线!好在这个妇人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情,而是很热情的招呼着爷爷,一口一个劲的喊着‘恩人’,这让我很是疑惑,爷爷这些年几乎不出山村的,是怎么认识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的呢?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爷爷忽然抚着我的头顶向这个中年妇人说道:“小砚,这是唐阿姨,以后她就算是你的亲人了,你的户口爷爷也已经帮你转到了唐阿姨的家里,以后你就在这里生活了,要懂事一点知道了吗?”

  我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虽然这个女人看上去很美,可是我依旧不能从心里上接受和爷爷以外的人生活,这些年来爷爷不但养育着我,就连做人的道理和他自己的医术都一点点的教给了我,突然之间他就告诉他要死了,让我在一个陌生的人家里生活,我怎能接受?

  这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喊道:“妈,帮我从柜子上拿一下吹风机上来,我刚才忘拿了……”

  我只听到了声音,抬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人影,这时候唐姨忽然笑着指了指不远处柜子上的吹风机对我说道:“小砚,我跟你爷爷聊会天,你帮小雪妹妹把吹风机送上去一下吧。”

  我下意识的哦了一声,有些紧张又有些局促的走过她身旁去拿了吹风机然后上楼。

  上了二楼我一直顺着左边的走廊走到尽头发现了一扇玻璃门后隐约有一道人影,里面传出哼着歌曲的声音,我当时也没想到那么多,直接走过去拉开门就打算把吹风机递过去给她。

  但就在我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瞪大了我的双眼,眼前是难以置信的一幕景象!

  如果说唐姨是那种让我第一眼看到就脸红的女人的话,那么眼前这个青春美少女就是一瞬间能让我热血沸腾的女人了,只见她湿哒哒的秀发还在垂在洁白的双肩上,身上只裹着一块大大的毛巾,一串串水珠像珍珠般在顺着她那修长的腿往下滑落着……她可能也没有搞清楚状况,转过身愣了一瞬后才脸色涨红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朝我厉声喝道:“你是谁……快给我闭上你的狗眼啊!”

  说着,她夺过我手里的吹风机,然后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将我推出了浴室,玻璃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虽然被她踹了一脚,但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了,这一脚不但没有让我感到痛苦,反而使得我本来就有些躁动的心跳得更是厉害了,整个人突然有种口干舌燥想喝水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下楼去,所以只好在走廊里守着,耳中听着从浴室里传来一阵阵吹风机“呜呜”的声音。

  没多久,浴室的玻璃门哗啦一声被拉开,那个少女换了一身浅色的衣服走出来,不过这件衣服也很单薄,我几乎可以看到她曼妙而玲珑的身材曲线。

  大概是刚才的一幕让她有些愤怒,她红着脸一脸的怒容走到我面前打量了我一眼冷声哼道:“你就是我妈说的那个从乡下过来寄住的土包子?死变态,你刚才为什么不敲门就闯进来?”

  “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低着头,心里有些不舒服的解释着。

  “呸!有人在里面洗澡你都看不出来,你这个死变态是不是觉得我傻好欺骗啊?”她翻了个白眼,语气冷冷的继续嘲讽道,“别以为你那个江湖骗子爷爷骗得了我妈,我就会答应让你这个臭变态死土包子住在这里了!”

  我能容忍别人对我的嘲笑,但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骂到养育了我十几年的爷爷头上,听着她这话,我顿时怒气冲头的瞪着她狞声道:“你说谁是江湖骗子,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试试?”

  “试试就试试,在我家里你还敢吓唬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她还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才冷眼盯着我一字一顿的嘲讽道,“我说——你爷爷就是个江湖骗子,你是骗子带大的痞子,你们都不是好东西,我不会让你在这里住下去的!”

  我怒气难遏,压抑的火气一下子爆发,一步就冲过去将瘦弱的她按在了墙壁上低声喝道:“你说我可以!不准你骂我爷爷!你不想让我住这里,老子还不愿意在这个破地方待下去呢!”

  “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她有些慌张的挣扎着,语气变得惊慌起来。

  本来我和她之间还刻意的保持着一点距离,可是因为她慌乱的挣扎,她身上的衣服本来就单薄,直接导致她的几乎贴在我前胸上了,那种真实的触感加上她刚沐浴后身上传出的阵阵芬芳,一下子将我本来就飞扬的荷尔蒙激发到了极点!

  我脑门一热,猛地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上,一种更加舒服的感觉就像是让我在沙漠里喝到了一口甘泉一般清冽,我的手根本就不受控制,思考完全跟不上动作。

  她轻声的哼了一下,就像是被抽掉了骨头的水蛇似得一下子瘫在我身上,然后咬着唇,气息凌乱的骂着我:“臭变态死变态……你还不快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冰水淋在我头上,将我全身的火焰一下子浇灭了,清醒过来的我吓了一跳,赶紧拿掉手将她放开,在放开她之后,那种失控的感觉也消失了!

  我站在原地有种懵懵的感觉,我特么的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啊?

  爷爷和唐姨可就在楼下啊,就算她再惹我,我也不该这么做啊?

  她逃也似的离着我远了几步后,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不堪的衣服,这才脸蛋通红的瞪着我,咬牙切齿骂道:“你这个狗东西土包子,你给我记住了!今天的耻辱我唐若雪要是不还回来,我就不姓唐……”

第2章 恶人先告状

  “怕你啊?大不了老子不待这破地方,跟爷爷回农村去!”

  我怀着这样的念头下了楼才发现爷爷不在了,唐姨正叠着腿坐在沙发上,在她那泛着晶莹质感的脚边是我带来的那个背包。

  “我爷爷呢?”我皱眉问她。

  唐姨倒不像她的那个女儿,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承了爷爷什么人情,她笑着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对我说道:“你爷爷已经走了,他让我告诉你,占卦的事情你大概懂一些,最忌讳的就是占自己的命数,如果运气好占到好卦的话还可以抵一下,可是命数不够的话,只怕连身边的人都会牵连,你就在这里好好的待下去吧,如果一切都好的话,他会来看你的!”

  我二话不说,闷头走到她身前就准备去拎我自己的背包,我才不管这些,我就要回农村!

  但唐姨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一脸肃然说道:“杨砚,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样冲动的回去不但帮不上你爷爷什么忙,反而有可能真的会折了你爷爷仅剩不多的寿数,难道你真的忍心?”

  我顿时僵住了。

  是啊!爷爷一直教我的,这些说法我都知道,可是……我为什么鼻子发酸,就是想哭呢?

  唐姨见我冷静下来,松开了我的手柔声安慰说:“小砚,你爷爷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住在这里也别有什么负担,就当做让我报答自己的恩情,了却心愿,好不好?”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还能说什么呢?

  其实说句实话,虽然我对唐若雪感到愤怒,可是唐姨却不坏的样子,我内心深处隐隐然有种想要留下来的渴望。

  几天后唐姨将我领到了唐若雪所在的学校对我说,希望我和小雪能够互相帮助,一起好好学习,我和唐若雪当着她的面自然是不好说什么,可是我偷偷瞟过去却看到了唐若雪眼眸里闪过的一丝冷笑!

  ……

  这天刚放学,我骑着自行车准备回去,忽然就从车棚旁边冲出了好几个人拦住了我,他们直接就将我从自行车上拽了下来,然后将我的自行车推倒在地上。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眼中闪过怒容盯着这些人,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干什么?”其中一个看起来像领头的家伙冷笑着朝我走过来,等其他的人跟着将我包围在了中间后,他才吊儿郎当的对我冷笑道,“听说你是新来的对吧,还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这里的规矩你懂不懂?”

  “我是从乡下来的没错,我也不懂你们的什么规矩……不过如果你们想要找茬的话,那你们就找错人了!”我阴郁着脸说道,对面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人高马大的,但如果真的论打架的话,我绝对不怵他。

  我在山里吃的是粗茶淡饭,每天干的是体力活,还跟着爷爷学了不少苗家的东西,而这几个家伙在城里就肯定天天吃的都是肥油美食,看起来长得高高大大的,实则我一眼就能看穿他们是没什么凶劲的家伙。

  “哈哈哈哈……”一群人哄笑着。

  领头的那家伙突然跨前一步,挑衅的仰着头盯着我狞笑道:“看来你小子真的癞蛤蟆啊,不但坐井观天,而且口气倒是很大……那就让老子给你松松筋骨,知道什么是清江中学的规矩吧!”

  说着,陈钢一拳朝我砸了过来!

  我眼中闪过一缕讥笑,根本就没有闪躲陈钢砸过来的拳头,而是主动迎了上去,我的肩膀就像是耕地的壮牛一般,只听到他一声闷哼,跄踉倒退出去,最后还是没能稳住身形,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和陈钢一起来的那些人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意识到我竟然出手这么犀利,坐在地上的陈钢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这些人顿时如梦初醒一般朝着我一拥而上,而我则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没过多久和陈钢一起的几个人就全都被撂倒在地了,看着他们哎哎呦呦捂着肚子的蠢样我心里就觉得好笑。

  这时候陈钢已经意识到碰到狠角色了,但他还是不肯放下脸面,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咬牙说道:“想不到你这穷小子还会点功夫,不过你特么的最好别猖狂,老子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的!”

  “是吗?”我冲过去,卡住了陈钢的脖子微微用力,眼里闪过一抹阴郁之色冷笑道,“撂狠话这么幼稚的行为我懒得做,不过你很清楚如果你打不死我的话,我怎么都能弄死你的……还有,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惹我?”

  “呸!”陈钢吐出一口唾沫,正好喷在了我脸上。

  我这人最不愿意的事情就是和别人结仇,可是一旦别人主动招惹我,我也一向是加倍奉还的,用衣袖擦掉脸上的唾沫后,我又给他加了些料。

  就在我正准备让陈钢服软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远处喊道:“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急忙松开陈钢转头看过去,没想到的是竟然看到唐若雪带着一个中年男子朝这边小跑过来!我也不傻,顿时想到了这可能是唐若雪的报复,来的那个中年男子肯定是学校的领导。

  我看了下现在的状况,虽然是他们先找茬,可现在怎么看都是我欺负了他们,想了想山里的爷爷和温柔的唐姨,我觉得还是不要自找麻烦。

  说时迟那时快,我立刻用手指头戳进自己的鼻孔里划了一下,一汩鼻血顿时渗了出来……陈钢等人见到来的中年男子下意识的想跑,可却被那个中年男子一把叫出了名字,唐若雪跟在中年男子身旁,嘴里一边还嘀咕着:“周主任,我恰好从远处就看到了他们斗殴,所以报告了您,您看吧,果然……”

  叽里呱啦的,我眼神微冷的朝唐若雪扫了一眼,也不等那个中年男子问话,直接就装出一副苦瓜脸向中年男子哭诉道:“周主任,我是新来的学生,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几个人,他们拦住我不但不让我回去,还说要教我这学校的规矩,然后他们就一起打我……”

  四个打我一个我当然也受了点伤,尤其是鼻子不知道被谁打了一拳,鼻血还没止住。说着,我还刻意的用衣袖揩了一把鼻血,鲜红的血染在白色的衬衫上显得更刺眼了,我知道鼻孔内有许多的毛细血管,稍微划破就会流出鼻血,但同样的来得快也止得快,我擦一下鼻子的原因就是不想让鼻血立刻止住!

  我在说完这句话后,还用意味深长的眼神飞快的扫了一眼唐若雪,唐若雪似乎这时候才看清楚场间的气氛有些不对,为什么明明陈钢这边有四个人,可是看起来更凄惨的却像是陈钢这些人呢?

  陈钢也没想到我竟然恶人先告状,顿时一脸怒容指着我怒骂道:“我—操—尼—玛!明明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周主任直接过去一把拎起了陈钢冷喝道:“当着我的面还敢嚣张,你们有没有把我这个训导主任放在眼里,这里特么的是学校,不是混混待的地方,你们几个什么秉性我不知道吗?真为你们害臊,四个人欺负一个新同学还搞得这么狼狈……都别杵着,跟我到训导处去,每人一份检讨,记过一次!”

  训斥完这些人,周主任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笑道:“这位同学的体质看起来蛮好的嘛,他们四个欺负你一个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这样……你看大家既然都受了点小伤,我看要不这件事就别张扬了,以免影响不好,我晚点让这几个混账东西凑点医药费赔给你,这事这么处理行不行?”

  训导主任果然不愧是老姜一块,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定性并且给了处理方案,我当然没有不同意的,赶紧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点头说道:“我听主任的,您怎么处理我都接受!”

  陈钢四人有苦难言,一脸苦逼,比吃了十万只苍蝇还要难看!

  唐若雪也呆住了!

第3章 穿迷你裙的蠢妞

  周主任挥了挥手,陈钢几个人就跟着去了。

  望着陈钢和周主任的背影,唐若雪重重的哼了一声,骂了一句“废物”。

  “这么说这几个人是你请来打我的咯?”我一遍搽着自己的鼻血,一遍踱到唐若雪面前冷冷的打量着她,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迷你裙,两条又白又细的腿就露在外面,而且腿型秀气,有种迷人的魅力。

  唐若雪倒也不示弱,她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我哼道:“杨砚你别得意,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就一定会实现!”

  “是吗?如果你真以为我是个‘任人欺负的乡巴佬’的话,那你就想错了!我劝你趁早老实一点,不然惹急了我,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说着,我继续朝她靠近过去,身子几乎就要碰到她挺翘的身躯。

  唐若雪红着脸逃开几步,气的喘气不匀的指着我,用一副快要哭出来似得的语气对我说道:“杨砚你再这样欺负我的话,我就去告老师说你想要非礼我了,我要让你被学校开除!”

  “最毒妇人心!你倒是去啊!你有证据吗?你就不怕我跟老师说你勾引我?看看你穿得这开放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身材好吧?”我冷笑着,威胁这一套谁还怕谁啊?

  唐若雪气的跺脚,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终于是在眼泪掉下来之前狠狠地哼了一声转掉扭着小腰跑掉了。

  等她消失在视线之后,我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在四处扫了一圈,忽然停在了不远处小树林里草坪上的几株野草上面,在确定那就是我认识的那种野草之后,我快步走了过去,然后拔起了一株野草。

  今天的事情虽然发生得很可笑,唐若雪和陈钢等人都没有占到我的便宜,但我是个从来不肯吃亏的主,以我以前被人欺负的经验来看,被我坑了的陈钢等人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饶过我,我在这里又是人生地不熟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得开始给自己做一点防身的药水了,而这种野草叫作毒茅根,是一种微毒的药草,混合酒精十滴水以及冰片等常见的东西在一起就会成为一种致人短暂失魂的药水。

  中午回家后,唐若雪也不愿意和我同桌吃饭,而是端了饭菜回自己房间去吃了,唐姨还朝着她的背影训斥了一句,然后有些歉意的劝导我说若雪被她惯坏了之类的话语,还热情的帮我夹菜,问我在学校的情况等等……看样子唐若雪没有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她,所以我也就没有把唐若雪找人对付我的事情说出来,毕竟那天推开浴室门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如果被唐姨知道了我不小心看到了唐若雪的身体,她估计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这样我的日子岂不是更难过?

  吃完饭唐姨本来想开车送我和唐若雪一起去学校的,但我还是照例以骑车可以锻炼身体的理由拒绝了,因为我不想和唐若雪一起待在看她那张扑克脸,老子又不欠她的,何苦自讨没趣呢。

  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城市的街道之间,我感觉自己像一只闯入了迷乱都市的野鸟,这里的人虽然衣着鲜丽,但这里的空气却让我觉得窒息,我好像和这里格格不入,哪怕身上穿的是唐姨给我买的新衣服,哪怕我长得也不丑,但我依旧觉得自己好像不属于这里似得。

  不过转念想到唐姨对我的好,我又想起了唐姨在家坐着时经常有意无意交叠在一起的那双腿,无论是就那样露在空气中,还是穿上黑色真丝长袜,我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每次无意间瞄过去的时候都让我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其实如果让我单独和唐姨一起生活的话,可能我还觉得挺乐意的,但可惜的是,唐姨却有这么一个狭隘恶毒的女儿,真是让人扫兴。

  下午,空气闷热。

  老师在台上用标准的普通话讲课,不少学生在下面叽叽喳喳的,有些人还悄悄的用课本挡着在玩手机,认真听课的学生不到整个教室的四分之一,而我也没闲着,我的双手在课桌下不停的晃动着,在我手里是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的就是我中午趁机调制出来的‘药水’。

  “砰!”

  “那位同学,你太过分了吧?”老师用备课本砸在桌上,气冲冲的一边朝我这边走过来一边吼道,“我注意你很久了,一整堂课你的双手都在桌子下面动来动去的,给我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说着,老师已经站在我面前伸出了手。

  全班的人朝我看了过来,哄堂大笑——

  我愣了一下,慢慢的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放到了桌上,讷讷说道:“老师……我没手机啊,这是……矿泉水。”

  “哈哈——”

  教室里乱笑一片,不少人赶紧收起了手机看着我的笑话。

  “笑什么笑?啊?”

  天气很明显快要下雨了,老师也是被这闷热的天气压抑的不行,火气有些大的朝着哄笑的人吼道:“喜欢笑是吧?今天黑板上的内容,每个人回去之后给我抄一遍完整的,明天当成作业交上来,听到了没?”

  一片哑然。

  这时,一道雷声终于划破天际,玻璃震得颤了几颤,和我同桌的女生吓得发出惊叫朝我这边倾斜过来,老师的注意力这才被分散,而没有在意我桌上颜色与众不同的‘矿泉水’……大雨倾覆下来,我皱着眉有些担忧的想着这等会万一不停雨我可怎么骑车回去呢?

  整个下午,雨果然没停,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了,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下一边等着雨停一边用铁丝在矿泉水瓶盖上扎了一些细密的小孔,这样的话就将矿泉水瓶弄成了一个花洒的样子了。

  突然,不远处的教室传来了一阵惊叫声,听上去像是女孩子的。

  一开始我以为我听错了,可是很快有哭声和一片男生的怒骂声传了过来,出于好奇我朝着那边走了过去,然后顺着门缝往这间教室里面看了一眼,看到里面的场景后,我顿时震惊了——这不是唐若雪吗?

  她怎么会被人围在教室里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妈很快就来接我了!”

  “啪!”

  一个耳光扇在了唐若雪脸上,一个背对着我的男生揪着唐若雪的头发狞笑了几声骂道:“臭丫头,今天就是你害得我们哥几个背了一个处分,你特么的还说那小子就是个土包子,可你看看我们几个的样子,你耍我们呢?”

  “呜呜呜……他真的只是个乡下来的乡巴佬而已啊,我没有骗你们。再说了,呜呜呜……我不是给过你们钱了吗?”唐若雪痛苦的哭泣着。

  我站在教室门外冷笑着心想,原来你是花钱收买这群人渣来教训我的啊,现在落在别人手里也算是你活该吧!

  正这么想着,突然一个我没见过的魁梧男子伸手将陈钢拉开,然后走过去俯视着唐若雪嘿嘿笑道:“陈钢你别这么鲁莽嘛?人家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你和人家要钱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

  唐若雪以为这是个好人,仰起哭得稀里哗啦的脸蛋哀求道:“是啊大哥,要不你放我回去吧?”

  “放你?那我这几个兄弟和赔偿出去的医药费怎么办啊?”魁梧男子嘿笑道。

  “我明天带给你们——”唐若雪哽咽着,哭声小了一些。

  “哦?明天啊?”男子冷冷一笑,忽然伸手将唐若雪搂进自己怀里哈哈大笑道,“医药费还是免了吧,要不你今天陪哥哥我乐一乐,以后整个清江中学就我罩着你了,别说什么乡巴佬啊,就算是社会上的人欺负了你,哥也帮你找回来……”

  唐若雪猛然惊慌,使劲的挣扎着!

  “嗤——”

  下一刻,男子用力的撕开了唐若雪的衬衫,顿时一大片雪白无暇的肌肤呈现在了空气中,而这时唐若雪的脸恰好对着我这边,我看到她一脸的绝望凄惨的看着我,然后冲我喊了一句:“杨砚……你快救救我!”

第4章 爆发

  我其实早已怒不可遏了,但在那个男子撕开唐若雪的衬衫的瞬间,我却有些看呆了,等到我回过神要去踹门的时候,教室里的那一群人也发现了我!

  等我一脚踹开门冲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极有默契的散开,然后各自从教室里拿着一些木棍和空心钢管之类的东西朝着我围了过来,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人和一般的学生打架不同,他们极有默契,但唐若雪却还在那边凄凉的哭泣着。

  “你就是杨砚,打伤陈钢他们的那个乡巴佬?”刚才撕开了唐若雪衬衫的那个男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我这才看清楚这家伙的脸上有道疤痕,肌肉虬结的胳膊上纹了一个滴血狼头,看上去绝对不像一个学生。

  “哥!就是他!”这时候,陈钢狞笑着走上来用钢管指着我说了一句。

  我扫了一眼,他们那边一共有六个人,其中除了陈钢之外,另外五个全都不认识,也不像是学生,应当是跟这个纹身男子一样像是社会上混过的青年,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麻烦了,所以只能朝着那边还在煞笔似得哭泣的唐若雪吼了一句:“你特么的哭得人烦死了,滚不滚啊?”

  “杨砚……”唐若雪抬起哭花的脸,梨花带雨般看着我,有些错愕又有些委屈的抱住胸口朝我哭道,“我的衣服这样子了……我怎么走哇……呜呜呜。”

  我直接脱下了身上的T恤扔过去,然后冷声喊道:“滚吧!”

  我的T恤十分准确的落在了唐若雪的身上,遮住了那让男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唐若雪这时候头发散乱,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模样有些呆呆傻傻的看着我,仿佛不认识我似得,眼神里闪过犹豫,朝我问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你特么煞笔不煞笔啊?老子的事情要你管啊,我被人揍一顿你不正好满意了吗?现在——你立刻给我滚蛋!”我简直快气笑了,这特么的都什么时候,这煞笔娘们不是本来就想找人教训我的吗,现在有我顶着这顿打,她还不赶紧跑,难道想等着被人在这里轮了一圈才满意?

  “啪!啪!啪!啪!”

  纹身男子拍着巴掌踱步到我面前打量着我身上的肌肉冷笑道:“哟呵……英雄救美啊?电视剧看多了吧!听说你挺能打,我弟弟的鼻梁骨就是你打断的对吧?我这人就是喜欢助人为乐,你想英雄救美,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好不好,一分钟之内如果你打倒我们六个,我就不追她了好不好,小盆友?”

  唐若雪这时候似乎是回过了神,咬了咬唇朝着我喊了一声说她去报警来救我,然后从后门跑了!

  在唐若雪拉开教室门的那一瞬间,有人想去追,我瞬间朝着那人扑了过去,狠狠的把他压在地上。

  我这人从小就信奉一个信念——那就是在打不过一群人的时候咬住一个人狠狠地打,就算吃一顿亏也至少要让一个人这辈子都怕我,丛林里落单的狼为什么也让其他的野兽感到惧怕呢?那就是因为狼一旦咬住了猎物,就不会松口!

  在我压倒那人的同时,身上也传来了一阵阵的剧痛,钢管和木棍不断的砸在我的身上,我也确定了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是学生,学生下手绝对没有这么胆大,这些畜生是冲着废了我来的!

  踏马的!

  我咬着牙,血从嘴里流出来。

  放开已经被我打得奄奄一息的家伙,我转过身抬起胳膊挡着那些砸过来的钢管和木棍,在人群中分辨了一下,找到了纹身男子的位置,然后发出狼一样的嘶吼声朝着那家伙像一头蛮牛般冲撞了过去!

  “傻!逼!”纹身男子狞笑一声,现出森白的一抹牙齿,然后挥起手中的钢管朝我面门呼了过来。

  我咬着牙,双手使劲的一挤矿泉水瓶,一蓬细密的水珠像是天女散花一般喷到了纹身男子的脸上,他的手歪了一下,钢管挟着风声“呼”的一下从我耳边擦过,狠狠地砸在了我身后一人脸上,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家伙捂着脸倒了下去!

  我躲开纹身男子,转过身一脸阴郁的冷笑了一下,然后双手使劲的压着矿泉水瓶子朝着这些人脸上胡乱的喷了过去——只见草绿色的汁液像猕猴桃果汁一般飞舞在空气中,这些家伙躲闪不及得乱叫着,然后手里的木棍和钢管也不听使唤的乱挥舞着,本来都是挥向我的木棍,最后却奇怪的中途失去力道砸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怎么回事,我的手有点麻痹……”

  “我脸上火辣辣的,这王八蛋洒的是什么?”

  “操!王强你特么砸我脸干蛋啊?”

  “……”

  在这些人群魔乱舞的时候,我直接从旁边提起了一张凳子,然后一个个朝着这些人拍了下去,直到凳子散架,这些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我才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走过去用脚踩在了那个纹身男子的脸上,一脸阴郁的笑道:“你不是狂吗?你不是嚣张吗?现在你给我跳啊?”

  “操—你—妈—壁的!”纹身男子嘶吼道,“你使阴的,水瓶里装的什么东西?”

  “我说是毒药你信吗?”我狠狠地的一脚踹过去,只听他不断哀嚎,我这才满意的笑道,“你去草啊!你继续坟墓去草啊!不瞒跟你说,老子无父无母,本来就烂命一条,我可等着你来报复我呢……只要你不整死我,我早晚也能弄死你!”

  说完我也懒得听这些躺在地上的家伙喝爹骂娘的,冷着眼观察了一下他们,因为从小我就跟着爷爷认身体的关窍,所以我出手很重却也很有分寸,保证不会让这些人去医院检查出什么重伤!

  等到我自己也累了,力气也消耗掉了,这才提了一下掉在地上的棍子,然后拉开教室门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大雨还在下着,我任凭雨水冲刷在我脸上,心情竟然前所未有的兴奋,好像这么多年压抑下的东西都在刚才那一架里释放了出来似得,全身上下热血沸腾,好像有一股劲促使着我莫名的大喊了一声。

  “杨……杨砚,是你吗?”突然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在不远处的树下涩涩的传了出来。

  我顺着看过去,不禁愣了一下说道:“是你?你还没走啊?躲在这里不怕死啊!”

  “我……呜呜呜……”唐若雪突然就朝着我扑了过来,哭得稀里哗啦的说道,“我的手机不见了……我妈也没来……我害怕,害怕有人会追我,所以躲在这里,你怎么被他们打成这样……我……我……我对不起你!”

  大雨中,她身上穿着我的那件宽大T恤早已淋透了,此时惊吓之下死死的扑在我的怀里,我身体就这么直直的感受到她异常的柔软,那种奇怪的感觉一下子就让我沦陷了,本来就热血沸腾的我更沸腾了!一激动,我的手下意识的就搂住了唐若雪那纤秀的小腰,眼睛火热的盯住了她的唇,口干舌燥!

  “呀!”唐若雪却是忽然回过神,感觉到了有东西抵住了她,她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逃出我的怀里,红着脸用奇怪的眼神扫了他呸道,“还以为你变好了呢……你还是这么坏,死变态啊!”

  我哭笑不得,好坏都是你说的,扑过来的也是你,老子可是为了你才挨了一顿打,利息还没收回来就被骂,有天理吗?

  “快!你快点把你那丑陋的样子遮住,真是丢死了人了……”唐若雪面红耳赤的转过脸喊道。

  “你好意思说我丢人?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我指着她说道,现在的她全身都被雨水淋透了,衣服都贴在了身上,青春的身段简直无处可藏,曲线玲珑曼妙的,简直不要太迷人,尤其是里面那水蓝色的小衣服更是让我看得心猿意马!

  但为了争取时间和保证安全,我还是趁她骂我之前,赶紧拉着她到了校门外说道:“一会唐姨肯定会过来接你,你如果不想让唐姨知道你请人打我的事,那你就得换个方法解释这件事,懂不懂?”

  “换个方法?”可能是衣服被淋透有些冷,也可能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吓到了她的缘故,唐若雪瑟瑟发抖的抱着双臂站在面前遮住了些许窘状,脸色涨红着朝我低声说道,“我现在脑子很乱……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该怎么说啊,我……我都听你的!”

  我奇怪的看着她,突然觉得这臭丫头不嚣张、一脸柔弱的时候还是很楚楚动人的嘛,尤其是她这迷人的小身材现在就这么有料,将来可得生长成多大的凶器啊?那不得迷死人不偿命啊?

第5章 扯平了

  在我刚刚教完唐若雪该怎么描述之后没多久,不远处一道车灯忽然照了过来,唐若雪扫了一眼就看出是唐姨的车,急忙跑出去兴奋的挥着手,我站在树下看着她那摆动的小腰,风姿摇曳,真心觉得这丫头如果不是脾气臭的话,以后肯定是个红颜祸水级别的大美女!

  车子很快就靠边停在我们身前,唐姨下车后一脸震惊的询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唐若雪按照我事先教她的,说是有一群校外的家伙想要意图不轨的占唐若雪的便宜,她的衣服不小心被撕破了,恰好我及时赶到,奋力拼搏之下这才救下了她,但因为她的衣服破了,只能穿我的衣服,而我也因此受了伤,所以最后就成了这样子……听完唐若雪的述说后,我本来以为唐姨会直接杀到学校去找领导去说这个事情,但让我有些诧异的是,唐姨却表现了与众不同的一面。

  她虽然脸上好像凝结了一层寒霜似得,却没有想象中一般妇人的惊慌失措和恼羞成怒,而是先让淋了雨的我和唐若雪坐进了车里,打开了车上的空调暖气,又让我们用毛巾擦干净身上的雨水后,这才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等到电话通了之后,唐姨语气沉静的对着那头说道:“喂……是王队长吗,你还记得我吧?我是橙天的唐瑜,啊对对……我想请你帮个忙,我女儿刚才在清江中学遇到了一群社会青年的欺辱,差点就酿成了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据我女儿说其中有一个领头的家伙脸上有道疤痕,身上有狼头纹身,其中还有个小弟叫什么王强的,请你帮我找出这伙社会渣子,并且严惩!”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唐姨脸上的神色稍微有了些变化,变得有些奇怪的说道:“这么说王队长知道有这么一群混混在清江中学附近,这种隐患不是会给学校的学生带来麻烦吗,为什么不提前清除呢?”

  说完后,唐姨又停顿着等那头说了一会,这才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能理解你们的难处,但今天这事已经发生了,而且性质极其恶劣,我知道如果这事让学校去处理的话肯定是息事宁人的,所以我这算是请你帮个忙,也算是向你报个案,等事情了了之后,我亲自请王队您吃饭!”

  挂断电话后,唐姨这才转过头,表情有些复杂的对我说:“小砚啊,今天这事多亏你了,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算起来,我不但欠了你爷爷的恩情,今天可又欠了你一个人情了啊!”

  “唐姨您太客气了……”

  我还想顺着唐姨的话在她面前表现一下,谁曾想唐若雪抢着打断我的话,哼了一声道:“妈你可千万别这样夸他,不然这家伙以后仗着这件事就翘起尾巴来欺负我,我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唐若雪话里有话的暗有所指,唐姨却没能听出来,她只是没好气的瞪了唐若雪一眼说道:“你这丫头真是狼心狗肺,你小砚哥哥今天救了你,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说人家以后会欺负你?老师教你的成语是这么乱用的吗?”

  “啊嚏……好啦好啦,冷死啦,快回家吧,我都快感冒了!”唐若雪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借着喷嚏催促着唐姨。

  唐姨哭笑不得,只好先开车回家。

  ……

  回到家里,唐若雪先去洗澡了。

  我随便穿了件衣服坐到客厅刚打算看一会儿电视,却看到唐姨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朝我走了过来,像她这样成熟到了极致的女人,只要不是刻意去掩藏的话,那惊心动魄的事业线就太耀眼了,害得我不想瞟都逃不过去,生怕再看下去要自己出糗!

  这个世界上,哪个少男挡得住这种成熟到了绽放的女人的魅力?

  沙发突然一陷,一阵香风扑鼻。

  我知道唐姨就坐在了我旁边,但我的脑袋却像被符定住了一样盯着窗口的方向,不敢回去看她,心也是扑通扑通的像是要从心腔里蹦出来似得,既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又隐隐有种说不上的瞎兴奋!

  “小砚……”唐姨轻轻唤了我一声,语气柔的像一块棉花糖。

  “啊?嗯!”我有些不自然的应了一声,转过头看了一眼唐姨,瞥到她那秀气的锁骨下方的雪白,我赶紧心虚的又转头看向别处,唐姨这不是故意的吧,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吗?

  唐姨突然在我身旁唉了一口气,语气复杂的对我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觉得若雪太任性了,这丫头是被我惯坏了,一时可能还没办法接受家里多出一个成员的事实!不过小砚你听我说……以往她都不情愿和你坐一个车,但今天在车里我能感觉得出来,她没有那么讨厌你了,我觉得应当是你今天救了她的缘故,这能看出来若雪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孩子,你说是不是?”

  “唐,唐姨……我没有说若雪铁石心肠啊!”我有些结巴,不知道为什么我面对唐姨竟然会这么紧张的情绪,难道就因为她是长辈?

  “呵……你虽然没有说,但我能看出来你们之间有点矛盾!”唐姨的身子微微往我这边侧着靠过来低声说道,“其实唐姨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啦,女孩子的性格我最明白的,她现在只是还不知道你有多好,等她慢慢的了解你了,她肯定就会亲近你的,我保证你们会像一对亲兄妹一样!”

  亲兄妹?

  听到这个词我微微有种奇怪而又复杂的感觉,但是我转头的时候没想到唐姨竟然离我离得我那么的近,以至一回头我就看到她白皙如玉的脸庞竟然就在我的面前,那一泓泉水般的眸子里含着柔和的笑意,我的心竟然猛地跳动了一下,只觉得唐姨真是太美了!

  可能唐姨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突然这么近的距离让发出啊的一声轻呼,连忙坐出去了一些,她的脸上也迅速弥漫上了一丝微微的红霞,整个人的魅力就像是本就含苞待放显得很优雅的牡丹花突然绽放显现出了无限风情一般妩媚……“唐姨……你真好看!”我呆住了,嘴里下意识的说出一句煞笔似得话来,说完我就后悔了!

  唐姨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捂着嘴轻笑,眼中略含风情打量了一下我说道:“是吧?你唐姨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啊,我没跟你说过我以前也很喜欢臭美的吗?哈哈……说真的,小砚你刚来城市没多久,刚看到我肯定觉得好看啦!等你在学校多呆一阵子,见多了美女,你就不会这么觉得咯,到时候只怕你也会跟若雪一样觉得你唐姨我是个烦人的‘黄脸婆’啦……”

  “不会的,我怎么都不会跟她一样想法的!真的……如果你跟我走出去,别人肯定都以为你是我姐姐呢,谁会相信你是我妈啊?”我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

  “唉,你可真会说话啊,比我想象中的要嘴甜一些嘛,这也说明你在这边适应得很快哦……”唐姨笑道,“若雪这死孩子要是有你一半会说好点话给我听,你唐姨就不会老得这么快了,真是……”

  这时候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唐姨看了我一眼,又抬头看了一下楼上对我说道:“看来若雪已经洗完澡在吹头发了,你也先上去洗个澡吧,一会和若雪一块下来,今天带你们出去吃顿好的压压惊!”

  我嗯了一声,起身的时候怀着激动的心情,刻意的偷瞟了一眼唐姨那低低的领口,顿时我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线!

  如果让我用一个字形容的话看到了什么的,那就是——大!

  上楼后,我看到唐若雪正在自己房间吹头发,我就自己进了浴室打开莲蓬头开始洗澡,可是刚刚抹上洗发水,就听到浴室的磨砂玻璃门‘砰砰’响了两下,紧接着就传来了唐若雪小心翼翼的用猫叫似得声音说道:“死变态你在里面洗澡吗?”

  我一听到死变态三个字就火大,唐若雪这臭丫头过分了,我如果不是借着事先调制好的‘失魂药’逃过一劫,为了救她这次可是差点被人废了,可是一转眼回到家里她就又从楚楚可怜变成了咬牙可恨了的臭丫头了!

  我冷哼一声,极其不爽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说道:“我没有在洗澡,我在打……飞机!你有意见吗?”

  “啊!你去死!”

  只听到外面的唐若雪发出一声压低的惊呼声,随后我看到唐若雪好像是直接趴在了浴室门上朝我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死变态臭流氓……我就知道你就是这么恶心,你不会是真的拿着我的衣服在做那么恶心的事情吧?你……你快给我开门,把我衣服还给我!”

  我愣了一下,转头朝旁边的脏衣篓看过去,不禁目光发直,里面那两条水蓝色的小布片可不正是今天唐若雪穿过的吗?没想到啊,她竟然留下了这么‘好’的东西,她不提醒我就罢了,一想到这些就是她今天刚穿过之后换下来的,我瞬间就有些失控起立了。

  正在这时候,浴室门“哗啦”一声,竟然被拉开了——没错!浴室门竟然特么的被她从外面拉开了,老子还没穿衣服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