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刁民》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山村小刁民张大伟李小娜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张大伟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2

张大伟李小娜小说

山村小刁民全文阅读

《山村小刁民》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山村小刁民张大伟李小娜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张大伟本是村委会传达室的一个小职员,可在一次意外的撞破乡长好事后,张大伟成为了村里的代理村长,从此无论是娇艳欲滴的村花还是高冷迷人的女上司都通通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第1章 民兵张大伟

  火热的三伏天,树上知了乱叫不停。柳庄村委会传达室里,老旧的台扇吱吱摇曳。

  一个穿着跨带背心,大裤衩子的年轻人,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昏昏欲睡,他的胸前抱着一本哲学书,风扇刚好吹着裤裆,这样一来倒是舒服了不少。

  张大伟从小就无父无母,打小是吃柳庄百家饭长大的,但如今他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谁还能白养着他不是?

  这不,村委会传达室正好缺一人,就把他给安排过来了,事实上干了半年多,张大伟也不知道自己算个什么官儿。

  工作也很简单,除了接接电话,就是帮着村民们在广播喇叭上喊两嗓子谁家鸡毛鸭狗走丢了。

  除此之外,就是睡觉,就桌上那一部电话,打张大伟上班以后,就没响过。

  因为实在是闲的太没事儿干了,所以往常他喜欢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有时候他甚至感觉自己是一个被埋没的大文豪。

  想想也对,他们村儿一贫如洗,谁会给他们村委会打电话啊?叮叮叮!从没响过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的张大伟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

  他清了清嗓子,接通了电话,“喂你好,这里是柳庄村委会,我是民兵张大伟。”民兵张大伟,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起的职务名字。

  电话那头明显一愣,随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人声,“我是乡党委的通讯员田甜,下午李支书会到村里走马上任,麻烦您通知一下胡村长。”

  “好的,我这就去传达。”张大伟瞬间肃然起敬,而后挂断了电话。

  天这么热,他本来想着在大喇叭上招呼一嗓子,胡村长听到也就来了,但仔细一寻思,大中午的谁家不午休啊,还是去一趟算了。

  溜溜达达来到了村长家胡运华家,他家大门紧闭,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女人在院子里哼哼。

  张大伟皱了下眉头,心道:难不成村长媳妇生病了?带着这种怀疑,他顺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只是瞬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院子里,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弯腰背对着他,伸出白嫩的玉臂,从水缸里掏出一瓢水淋在了身上。

  然后又拿起肥皂,开始往身上打泡沫,正可谓肥皂泡,满身爬,洗出一个香娃娃。

  那粉雕玉琢般的脸颊,宛如牛奶一般白皙的肤质,令张大伟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蠕动。这个女人可是全村公认的美人,皮肤白,模样好,还会打扮,每天出门儿就跟大明星上街一样,全村老少爷们儿都会不由自主的偷偷看她几眼。

  但也仅仅只是偷偷看几眼,因为人家是村长老婆,谁也不会因为过过眼瘾,触怒村长大人。

  就在这时,村长老婆白静弯腰半蹲,一手拿着水瓢往下淋水,一手轻轻的揉搓那隐私地带,嘴里还伴随着一阵阵诱人的哼哼声。

  张大伟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浑身激素噌噌上涌,伸出手想要把门缝扒开一点,哪成想这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张大伟一时不察,整个人扑到了院子里面。

  这一幕不仅仅吓坏了张大伟,就连村长老婆也吓傻了眼,赶紧将水瓢挡在了身前,可那小水瓢怎么能挡住一个成熟美妇的性感娇躯?

  张大伟心里无比忐忑,尴尬的挠了挠头,“白阿姨,洗澡呢?”“妈呀……”白静一声尖叫,村里的鸡鸭狗也都跟着叫了起来。

  张大伟一看苗头不对,还等什么?出了门儿,找准了方向,火力全开,撒丫子就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看见高高的玉米地,直接钻了进去。

  他一刻不敢停留,难道留下等着村长大大带着人过来抄家?虽然他家里什么都没有,但一顿毒打是避免不了的。

  躲在玉米地里,张大伟的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他在想,要不自己去城里打工算了,反正孑然一身。这个念头一出现,张大伟心思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可转念一想,张大伟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读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书,古往今来,有钱不如有权,他之所以还当着这个民兵,为了什么?还不是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

  但现在回去肯定挨揍,毕竟白静还有一个在村里横行霸道的表弟呢!所以眼下还是先出去躲两天,看看情况再说。

  也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肚子里空空如也,他正准备掰几个苞米烤来吃,就在这时,突然一阵警笛大作,张大伟的吓的毛都炸了。

  我回去自首还不行吗?用得着让警察过来抓?

  不过这警笛只响了一声,虽然很突兀,但在这荒郊野岭的的确很吓人。

  “什么情况?”张大伟不由一愣,借着微弱的光线,远处好像停着一台警车。

  车在他前面,车头刚好冲着他这边,张大伟咽了口唾沫,“千万别是设卡捉拿啊,那罪过可真大了。”

  他就准备先钻进苞米地再说,就在这时,车门打开一个披头散发摇摇曳曳的女人走下车来,而后驾驶舱打开,一个肚大腰圆的胖子下了车。

  张大伟吓了一跳,麻溜的缩进了苞米地里。

  “苏乡长,天色不早了,您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我自己去吧!”女人揉着脑袋,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张大伟躲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听着。

  苏乡长?他们乡长好像就姓苏。

  “李支书,赶紧上车吧,就这两步路了!”

  “不了,我走走,顺便醒醒酒!”

  “小李,上车吧,我保证不说那些不着调的话了行不?”肥头大耳的苏乡长谄媚的绕到了副驾驶,亲自打开了车门。

  女人晃了晃脑袋,点点头,“好吧,我希望苏乡长说到做到。”

  她看了一眼一眼望不到边的乡村土路,说实话也有点怕了。

  张大伟心里一阵纳闷儿,苏乡长,李支书?不着调的话是什么话?

  一时间他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第2章 醉酒上司

  带着心中疑惑,张大伟开门蹑手蹑脚绕到了车子旁边,车子开着窗,他能看里面的场景也能听到里面的话。

  “李支书,这是醒酒药,吃两粒吧,省的明天起不来。”苏乡长这时打开了车前的储物格,从里面拿出了一盒药。

  沉默了一会儿,女的说:“好吧!”

  事实上李小娜早就该进村上任了,哪成想天州银行来了好几个领导,一顿饭吃到现在。

  别看她初来乍到,但也知道这里太穷。没有办法,任哪都得花钱,钱从哪来?当然银行了。

  要想富,前期必须有投资,没钱寸步难行,钱哪里来?上级不拨款,除了找银行贷,她别无她法。

  只有钱到位,才能发展,才能提升GDP,要不然,一切都是扯淡。

  可她就一贫困村的村支书,资历,威望都没有,人家银行凭什么贷款给你?凭她老公是乡派出所所长?那芝麻大的官,谁能卖他这个面子?

  这不,正犯愁呢,乡长打电话来说,联系了地区银行的几个头头到县里吃顿饭。

  人情往来这种事儿,是不可免俗的,虽然她很不想去,但现实就是这样,不去可以,不把那几个领导陪高兴了也可以,但是贷款肯定也没你的戏!

  酒桌上,她为了贷款,可没少喝,光啤酒就喝了六瓶,已经超量了,甚至走路都走不稳了。

  苏乡长的意思是送她回家,但她喝了那么多酒,考虑到那个醋坛子会发火,所以还是决定去单位借住一宿。

  这不,大老远的苏乡长又把她送来了柳庄。

  李小娜今年二十八,不管是学历,样貌,还是气质,绝对都拔尖,而且她从小接受的都是良好教育,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贵气。之所以会嫁给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田大奎,也全是因为当年人家为了救她留下了终身残疾,这辈子是无法找女人了。

  她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加上当年也小,不顾家里人的阻拦,毅然决然嫁给了当时只是天州市一个小片警的田大奎。

  没想到结婚以后她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这田大奎简直就是个变态,自己不行,却折磨的她死去活来。

  没办法自己选的路,咬着牙也要走下去。

  一身职业装穿在她的身上,将那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看上一眼,就让人心情澎湃。

  事实上,还没出县城,苏振海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要不是看她还没彻底醉酒,怕她反应太大,早就拐宾馆嘿嘿嘿了。

  下了乡间土路,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他的心思一下子活跃起来,说了几句俏皮话,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不过没关系,他随身带着进口迷药呢。

  这玩意儿,厉害啊!

  不管多们正派的女人,哪怕是个石女,只需一粒,保证她乖乖的变成淫婆荡妇。

  这玩意儿他用了也不是一次两次,效果好的不要不要。

  而且被他说成是解酒药,李小娜根本不会起疑。

  果然,李小娜张开樱桃小嘴,将药含入口中,苏振海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赶紧给她递水,眼神灼灼的盯着她那条白皙的脖子,看着她吞咽下去。

  水,顺着她的嘴角,流入脖颈里面,令苏振海又是浑身一颤,就感觉幸福在像自己招手,恨不能立刻就把衣服脱了,让她上来伺候自己。

  吃了药以后,李小娜叹了口气,“苏乡长,快点开车吧!这路也不算近……”

  “行!那老司机可真开车啦!”苏振海慢吞吞的发动车子,向着远处开去。

  李小娜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沉,身体越来越热,空调根本不顶用了。

  一,二,三!

  苏振海心里数了三下,李小娜脑袋一沉,脚,身子,全身上下都软了,她整个人瘫软在了座椅上面。

  可就在这时,她猛然惊醒,因为有一双手居然抱住了自己。

  “松开!松开我!”看清了来人,虽然喝了酒,但是李小娜那愤怒的嗓门儿却传出去了很远。

  “李小娜,自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想要你……”

  说着,苏振海颤抖着手,已经去解李小娜身上的衣服了。

  “苏乡长,请你自重,你这是知法犯法!大奎不会放过你的……”李小娜愤怒的挣扎起来。

  “放心把,你不说,我不说,荒郊野岭的没人知道。”苏振海已经精虫上脑。

  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像是李小娜这样外表高贵的女人,骨子里却放荡的多。只要跟滚过一次,下回再想滚,基本上就没什么难度了。

  他是乡里的二把手,经常跟她男人田大奎喝酒,有一次喝多了酒,田大奎拉着自己的手说,他那方面不行。这药,还是上回田大奎托他找人弄来的,只是苏振海自己留了几粒。

  而且李小娜这么年轻,前途可谓是一片大好,她肯定不会因为这点事儿跟自己翻脸,断送了大好前途。

  再说了,就田大奎那龟孙性格,要是知道老婆跟别人有染,第一个就得弄死李小娜,她敢说?那才怪了!要是有这勇气,只怕早跟田大奎离婚了。

  正是因为吃定了她不敢说出去,所以苏振海才有恃无恐。

  不得不说,这老小子的算盘打的真TM好

  哪怕李小娜跟他来个鱼死网破,他也值了,毕竟这样的优秀高贵的女人,实在是太难得了。

  有句老话不是说的好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李小娜,我对你是真心的,快,老子都快把持不住了!”

  苏振海实在是太激动了,激动的手都不停使唤,解了半天,愣是一个扣都没有解开,气的他用力扯开了她的衣服。

  里面的黑丝小衣露了出来,还有两片白嫩嫩的突起,令他一阵失神。

  尤其是那双迷离中带着痛苦与无助的眼神,彻底激发了苏振海的兽性。

  “不要这样……松开,求求你,放了我吧!救命……呜呜!”李小娜无助的嘶喊,可这时候药效已经上来了,她哪里还有力气?

  苏振海嘿嘿怪笑两声,而后一把将座椅放平,双眼通红,一脸贱贱的模样,“宝贝,等下我就让你知道女人的快乐,这是大奎没法给你的……”

第3章 姑娘不要这样子

  张大伟突然发现车子又停下了,好奇的走了过去。当他听到救命以后,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用力拍了拍窗户,“干什么呢?撒开,赶紧给我撒开!”

  突兀的一声吼,吓的苏振海一泻千里。

  谁成想本应没人的地方,会突然多出个人呢?而且还撞破了他的好事,要是传出去,那他可就真完蛋了。

  苏振海捂着脸,露出一条指缝,悄悄的打量起窗外那个男人。

  这小子很是陌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生的人高马大,跟个愣头青一样,不过这小子拿着手机,却让苏振海有几分忌惮。

  现在不比以前,一旦他的事情上了网,闹不好这一辈子就玩完了。

  “你是谁?”他清了清嗓子,色厉内荏的问。

  李小娜这时想要起身,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动弹。

  “我是谁?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庄民兵张大伟是也,你说你堂堂一乡领导,怎么能干出如此有辱斯文之事?你对的起党,对得起组织对你的栽培吗?”张大伟义正言辞的咆哮起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民兵啊,这没你什么事儿了,赶紧把手机给我,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要不然,明天你就不用上班了。”一听原来是一臭民兵,苏振海瞬间来了精神。

  张大伟冷笑连连,晃晃手机,“我要是发个朋友圈,把你刚才的视频传上去,你怕不怕?”

  “小子,我警告你,我就数三下,立刻把手机给我。”

  “一!”

  话音落下,他已经打开了车门,抬着头冷冷的瞪着张大伟,他不相信这小子真敢发。

  “二!”

  他的巴掌已经挥舞起来。

  “小子,你真是无药可救了。”说完,三都没数,巴掌已经落了下去,准备夺过对方手上的手机。

  不过张大伟比他还快,一脚揣在了他的肚子上,并且快速退去。

  “哎呦!”

  苏振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捂着肚子倚在了车上。

  “你这个有辱斯文的老混蛋,不知检点的老流氓,你火了,我现在就发朋友圈。”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跑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你特么还按警笛吓唬老子?白加黑啊?真当老子泥巴捏的啊?穷乡僻壤出刁民,你这个当官的也不咋样,老子今天就是死,也拦你垫背!”

  苏振海被彻底吓懵逼了,还真怕这愣头青给发出去,赶紧张嘴求饶。

  张大伟也就看着楞,实际上心里比谁都清楚。发出去?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但是吓唬吓唬他,那也是必须的,扯着他的衣领,瞪着一双牛眼,呵斥道:“孙贼,往后还敢不敢祸害良家妇女了?”

  “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兄弟,千万别发,只要你不发,我什么都能答应你。”苏乡长赔笑,尽可能的柔声细语。

  “这回就先饶了你,但是怎么保证你不报复我呢?”张大伟点了下头,眼神灼灼的盯着苏振海。

  苏振海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儿,赶紧道:“你看兄弟说的,我怎么能报复呢,是你点醒了我,要不然肯定酿成大错,都是酒精惹的祸啊!”

  得嘞,酒精躺着也中枪。

  可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不把责任推到酒精身上,等明天李小娜缓过神来,他又该怎么解释?

  抓着苏乡长,张大伟眼珠子一转,谅他也不敢报复自己,道:“你刚才说,什么要求都能答应?”

  “是是是!”苏乡长的脑袋点的就跟拨浪鼓一样,他只想尽快逃离这个伤心地。

  “我想当柳庄的村长,你能应吗?”张大伟说出这话,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不明摆着抢人家胡村长的饭碗吗?

  “这不行,我没那么大的权利!”苏乡长虽然想趁着没人赶紧跑,不过这小子胃口也太大了吧?

  虽然柳庄没有油水,但那毕竟是一村之长,他一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再说了,村长都是选出来的,哪是他说谁当谁就能当的?

  “那我现在就发朋友圈,你就等着出名吧!”张大伟索性把心一横。

  胡村长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看了他老婆洗澡,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取而代之。

  一听这话,苏乡长惊恐道:“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你看这样行不?村长你暂时当不上,不过胡村长已经好几次跟乡里反应要退休了,你先当代理村长咋样?你好好干,干出成绩,来年村民大选,还怕别人不选你?”

  闻言,张大伟不由一愣,而后点了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就有劳苏乡长了,天亮我在村委会等着任命通知。”

  “行行行,这事儿好半,那我能走了吧?”

  “当然!”张大伟手里拿捏着他的把柄,自然不担心这老小子跟自己使诈。

  他一撒手,这老小子跑的比TM兔子还快,车都不要了就钻进了苞米地。

  张大伟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子擦着地边,向着村子开去。

  趁着天黑,他摸进了村委会,把昏迷不醒的李小娜扛进了传达室的小床上。

  心里想着,怎么说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人家身为知识分子,对这种恩情看的更重。

  万一要是效仿古人,来个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什么的,简直好的不要不要。

  “村支书是吧?比村长大,这回村长不敢揍我了吧?”

  张大伟转身出去弄了口饭吃,刚一回传达室整个人都惊呆了,“李支书,您这是?”

  李小娜媚眼迷离的望着张大伟,自己动手宽衣解带。

  白,真白!比面粉都白,跟白静有一拼。

  也就在这时候,李小娜已经扑到了张大伟的身上,嘴里喊着我要抱抱,俩大闷子不停的在他身上蹭啊蹭的,一双巧手也不老实,在张大伟的身上这摸摸,那捏捏的。

  搞得他都有点火了。

  “停停停!姑娘,我知道你想以身相许,可你得容我缓缓吧?”张大伟想要推开她,可这手就是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因为放哪里,都能碰到人家,别看他平时看起来挺花花的一个人,其实内心比和尚都正派。

  对方心跳加速,而且瞳孔也开始渐渐涣散,这情况绝对不是醉酒造成的。

  李小娜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摸,张大伟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第4章 渣女

  很明显,她被人下药了。闹不好,还是进口行货。

  这种药在市面上很难买到,张大伟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看到了苏振海落在车上的药瓶,刚才顺手揣进了裤兜,并且看到里面还剩下了两粒。

  吃了这种药以后,石女也会变欲-女。而且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不出一个小时,必定会憋出内伤,闹不好还会发生生命危险。

  张大伟深吸了一口气,怎么办呢?

  难道真的要舍己为人吗?

  可他的清白身子,怎么能给这样一个认都不认识的女人呢?

  但是不管她,她肯定玩完。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摆在眼前,救还是不救,全在张大伟一念之间。

  就在张大伟左右摇摆不定的时候,李小娜霸道的将他的衣服扯开,猛的一用力,就成了条。

  “姑娘,姑娘,你冷静一点,我现在就打120,你坚持住不成吗?好,坚持不住?行,老子拼了命再救你一次。”

  说着,张大伟吃力的把手机录像打开,摆在了一个刚好能录到的地方。

  “呜呜,救命……谁来救救我,这女的疯了,我的清白之身……”

  还没说完,张大伟的嘴就被李小娜给堵上了。

  ……

  另外一头,苏振海狼狈的回到家,脸都没洗,立刻翻出电话本,打了出去,“妈的,威胁老子,明着不成,老子这就找人把手机抢回来,到时候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居然敢要挟自己,那小子必须得为他的熊心豹子胆买单。

  不过那小子手上还有他猥亵李小娜的证据,又不得不防,所以明面上他只能说到做到帮张大伟一把,当上代理村长。

  但是暗地里找人废了他,把手机抢过来,看他还怎么跟自己斗。

  ……

  一夜,从十二点开始,一直到天亮,屋里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就没停过。

  随着一声高亢过后,李小娜的头趴在了张大伟的胸膛上面。

  在看张大伟,可谓是遍体鳞伤,有挠的,有拧的,还有咬的。不过他很快乐,真的很快乐。

  见到他停下来了,张大伟心里总算踏实下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可以这么厉害。

  再厉害他也是人,一个晚上过去,就是马达发动机也得休息休息不是?

  没睡多久,旁边的手机就响了。

  他下意识的拿给了李小娜,李小娜也下意识的接过,随后还不忘道了声谢。

  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她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床上居然还有一人,而且还是个男人,最要紧的是还没穿衣服。

  李小娜愣了足足一分钟,十根手指插进了秀发里面,扯着嗓门喊了起来,“救命啊,弓虽女干了……”

  “救命啊……”

  张大伟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同样跟着喊了起来,并且扯过衣服挡在了胸前,“弓虽女干啊……”

  “你混蛋!”李小娜扯过枕头狠狠的砸向了张大伟。

  随后快速穿衣,下床就往外跑。强忍着那种令她龇牙咧嘴的疼,她终于找到了厕所,进去一看不要紧,都TM的肿了,比田大奎还变态!

  五分钟后,李小娜出来,发现张大伟已经穿好了衣服,居然没有跑,反而坐在传达室里把玩手机。

  她跑到床前,拿起自己手机,摁了三个数出去。

  “大姐,你可想好了,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弓虽女干他人,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话音未落,张大伟已经抢下了她的手机,果然,那三个数是妖妖灵。

  “你这个王八蛋,说什么我也要把你送进去。既然你懂法,为何还知法犯法?你给我等着,要是不叛你死刑,我李小娜的名字倒过来写。”

  张大伟面皮一抽,这算什么?最毒妇人心啊?

  “大姐,既然你也懂法,那我就踏实了。”

  张大伟直接把手机还给了对方。

  李小娜看着还回来的手机彻底惊呆了。

  短暂的失神过后,李小娜再次愤怒的咆哮起来,“你什么意思?”

  她现在恨不能立刻宰了眼前这个畜生。

  “大姐,你应该搞清楚,要报警也得是我报,因为我才是受害者。”

  说着,张大伟将自己那个二手照亮美手机拿到了她的面前。

  正可谓,前后两千万,逆光也清晰。视频里播放的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人家在求救,可嚷嚷着要报警的李小娜,却不要脸一样的将人家扑到在了床上。

  整个过程,都是她李小娜占据主动,张大伟就跟个小受一样,委屈的享受着。场面凄美,令人不忍直视。

  看了得有半个小时,张大伟关闭了手机,再往后真不好给她看了,因为张大伟已经从小受变成了大攻,从书上看来的各种姿势全都在她身上用了一遍。

  想想那食髓知味的感觉,令张大伟看向李小娜的眼神再次变的暧昧起来,“李支书,来,我帮你打妖妖灵,不过你还这么年轻就被判刑,有点可惜啊!”

  “你你你……”李小娜伸出手,哆哆嗦嗦的指着他,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张大伟只是跟她开个玩笑,哪成想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说着说着,李小娜居然哇哇哭了起来。

  “娜娜,是我不好,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张大伟这话发自真心。

  本来现在就不好讨媳妇,就张大伟这条件,没房没车没存款,估计要打一辈子光棍。

  虽然跟李小娜才刚认识,可没有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啊?再说了,这女人那么漂亮,跟白静有一比,张大伟心里一百个满意。

  李小娜双手掐着头发,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冷冷的看向了张大伟,“说,到底怎么回事?”

  张大伟自然没有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李小娜昨儿虽然断片了,但她记得昨天为了跑贷款,跟苏振海一起陪地区银行几个领导喝酒来着。

  昨天没少喝,后来是苏振海热情的想送自己回来,路上还说了一些晕段子,自己当时很生气,就想下车,然后稀里糊涂又回到了车上,再然后苏振海给她吃了两片醒酒药,再然后他好像趴在了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她用力搓了搓脸。

  这一刻,她肠子都悔青了。

  “张大伟,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另外,我也不要你负责。”

  “娜娜,你怎么能忍心穿上衣服就翻脸呢?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渣女?”张大伟一脸委屈,就好像吃亏的人是他一样。

  李小娜一口老血差点喷他脸上,他还委屈上了?不知道这种事儿,最终吃亏的是女人吗?

  就在这时,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从外面走进了传达室。

  见到李小娜光着脚头发凌乱的坐在床上,那个女孩不由一愣,“嫂子,你?”

第5章 代理村长

  “这位小同志,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啊?这可是柳庄村委会,哪是说进就能进的?你拿我张大伟当什么了?”张大伟这时突然板起脸来,并且整了整衣服,把脖子上的爱痕挡住。

  女孩不由一愣,而后上下打量起了张大伟,皱着眉头道:“你就是新任的代理村长张大伟?昨天接电话的民兵张大伟?”

  这话一出,不仅张大伟惊呆了,就连李小娜也被吓了一跳,什么情况啊这是?

  与此同时,女孩从包里拿出一份盖着登龙乡党委大红戳的任命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由张大伟暂任柳庄村代理村长一职,不过胡村长还是村长,他们俩相当于一正一副。

  看着大红戳,张大伟笑的心花怒放。

  没毛病,这老苏办事儿就是痛快。

  虽然手底下一个人都没有,关键是这份殊荣,已经令他很高兴了。毕竟,如此年轻就当上了代理村长,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以后还怕讨不到老婆?

  “这位同志是?”一阵傻笑过后,张大伟瞬间收住了笑容。

  “我是乡党委的通讯员田甜。”女孩板着脸点了点头。

  “原来你就是田通讯员,久仰久仰!”张大伟赶忙问好。

  不过人家好像并不愿意搭理他,而是狐疑的看向了李小娜。

  李小娜俏脸微红,想要下床,可身下传来的疼痛令她难以起身……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个禽兽。

  她深吸了口气,道:“田甜我昨天喝多了酒,在这凑合了一宿,别跟你哥说啊!那个代理村长张大伟,你也广播通知村民一下吧!”

  田甜点了点头,带着狐疑出了门。

  “大姐,你有家室了?”田甜一走,张大伟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怕了啊?我男人可是派出所所长,你小子摊上大事了。”李小娜恶狠狠的瞪着张大伟。

  “我不是那意思!”

  张大伟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我是说你有家室了,岂不是就当不了我老婆了?”

  “你还说,信不信我……”

  张大伟摆了摆手,呵呵笑了起来,“您也别吓唬我了,您要是不怕,为什么刚才你小姑子来了,你不跟她说?”

  果然,这话一出,李小娜瞬间闭上了嘴巴。

  张大伟深吸了口气,清了清嗓子,扬眉吐气的对着广播大喇叭喊了起来,“广大村民请注意,我是代理村长张大伟,很荣幸能亲自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大家,大家放心,在我的带领下,咱们村儿一年修路,两年致富,三年全部奔小康……”

  听到这话她的脸都绿了,这也太能吹了吧?只是看他一脸自信,好像也不是在吹牛。

  一想到这小子突然就成代理村长了,李小娜不由狐疑的审视起了他的背影,莫非这小子上头有人?

  整个柳庄的村民根本没把这当回事,该干嘛的还在干嘛!一来是村长这种官职在他们心里本来就没认同感,二来也是因为张大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谁不认识他啊?每天除了会吹牛外,根本没什么能耐。

  唯独只有一家,坐在院子里吃早餐的夫妻二人同时放下了碗筷。

  “老胡,什么情况?难道是你的辞职真的通过审批了?”

  胡运华皱眉不止,望着自己的老婆,嘀咕了半天,才道:“不应该啊?我递了那么多辞职信上去,就是为了给上头压力,让他们拨点款,要不然我怎么养你这个小狐狸精啊?”

  白静嗔怒的看着胡运华,“老东西,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

  “宝贝儿,不要这么说嘛,趁着天色尚早,咱们俩……”看着白静那娇滴滴的模样,尤其是那半敞开的衣襟,令胡运华心里产生了邪念,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老婆。

  哪成想白静一把打开了胡运华的手,“别闹,我有正事儿跟你说,我表弟想再承包几亩荒地多养几棚蚂蚱,这桌上的烧鸡就是他昨天送来的。”

  “这个没问题,来吧小宝贝,让我好好稀罕稀罕你……”说着,胡运华粗鲁的将白静按在了桌上,掀开睡裙挺枪上马,一分钟解决战斗。

  白静还没感觉呢自家男人就完事了,心里很是恼火,推开胡运华,气恼道:“你这老东西,可真没用,我跟你图什么?连最基本的你都不行,这回你要是让那混小子夺了权,以后再也别上老娘的床。”

  说完,白静一扭一扭的进了屋。

  “这事儿好像没那么简单,赶明去苏乡长那走动走动,打听一下情况……”胡运华大声喊道。

  “知道了,你个没用的老东西……”

  啪!

  随着白静话落,房门重重关闭,胡运华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混小子,吃老子喝老子,没想到背后摆了老子一道,等我搞清楚了,看我怎么弄你死你个白眼狼。”

  柳庄本来就很穷,没什么油水可涝,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当村官,所以他才敢有恃无恐,不停的给上面制造压力。

  哪成想上面不仅空降一个支书过来,居然还给他旁边安排了一个副村长。可话又说回来了,安排钳制他的人,为什么会是张大伟?

  往日里,胡运华只会动动嘴皮子,干活的事儿都是张大伟干,所以他对村里的情况了如指掌,一旦这小子真有心争权夺势,他这个村长很容易被架空。

  这让胡运华感觉到了压力。

  听着广播大喇叭上,一年修路,两年致富的言论,胡运华却是冷笑连连,一年两年?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他不由看低了张大伟几分,就这只会吹牛皮的傻小子,真的会是自己的对手吗?

  ……

  传达室里,李小娜从失神中缓了过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只会吹牛的傻小子。

  一想稀里糊涂跟他发生了关系,李小娜要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说的嗓子都发干的张大伟,满意的关掉了广播大喇叭,转身笑道:

  “娜娜,你感觉我这几句话到位吗?”张大伟一脸严肃的说道。

  “张大伟同志,请叫我李支书,谢谢!如果我再听到你那样称呼我,我不介意把你这个代理村长撤了,因为我有这个权利。”

  这话一出,他脸上的严肃瞬间夸了下来,“别啊,都说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是白蛇,我是许仙,咱俩夫妻一场,不能这么狠心吧?”

  “你再说一遍?”李小娜眉头一挑,

  “我不敢!”张大伟赶紧摇头。

  “哼,谅你也不敢。”李小娜气的牙痒痒,真恨不能撕了这个混蛋。

  就在这时,张大伟的毛都炸了,因为他发现一个体态偏偏,穿着一身白色中山装的富态大叔溜溜达达走了过来。

  胡运华?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