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绝医狂农by断章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2

小说《绝医狂农》的主角是李卫东蔡小玉,讲述了李卫东从一个乡村小农民逆袭成都市男神级别的人物,让我们来看看吧!

绝医狂农_李卫东蔡小玉在线阅读

第1章 炸裂的脑瘤

绝医狂农

七月流火,骄阳如炎!

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扛着个空塑料桶向着不远处的电动三轮车跑过去,热辣的阳光无遮无拦地暴晒下来,他清秀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他边跑边接着电话。

“李卫东,金辉小区十三号楼四单元五楼,就是咱们公司斜对过的那栋楼,矿泉水一桶,赶紧送过去,人家都急了。”公司派单小妹在电话里催促道。

“好好,我马上送过去。”李卫东擦着额上的汗,将空桶扔在电动三轮车上,不停地应道。

刚刚将桶放在车上,他却痛苦地抚着额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那里。

头痛病又犯了,眼前依稀又出现了一个古体数字——“壹”,急促地在眼前闪动。

“该死的脑瘤!”李卫东倚在车旁,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痛恨中带着绝望地骂道。

他原本是他们村里出了名的小天才,自幼聪明无比,小学、初中连连跳级,十七岁的时候便考上了全省著名的东荷大学。

可是去年夏天他刚念大二时,跟几个同学去爬山,钻进了一个古山洞里,他不小心滑到了古洞深处,意外发现一块古玉。

当时还以为要发一笔意外之财,可哪想到古玉刚拿在手里就突然间消失不见了,然后脑子里就好像多了一个光团,随后就头痛欲裂,昏了过去。

后来医院诊断说是脑袋里长了瘤,为了给他治病,老妈四处借钱给他看病,连首都华京的大医院都去了,大夫却说没办法治疗,最多维持现状,什么时候脑瘤爆了什么时候就死了,从那时起,他每一天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世界。

每天他都会不定时头痛得仿佛要炸开,没办法,也只能从大学休学回家,趁着还能动,他不顾老妈的阻拦,到市里做了个送水工,赚钱还债,顺便补贴家用。

不过,每一次头痛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出那个光团,光团上还闪现着红色的古代数字。

第一天那数字闪现的时候,是“叁佰陆拾伍”,第二则变成了“叁佰陆拾肆”,然后逐天递减,仿佛倒计时一样,到了今天,已经变成了“壹”。

鬼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头痛稍微缓解之后,李卫东赶紧去送水。

半个小时后,他已经扛着一桶水赶到了金辉小区十三号楼四单元的五楼,敲响了房门。

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女子打开了门,顶着一脑袋的发卷,满脸的不耐烦,“我打电话快两个小时,你们怎么才送来?为了等你们我今天上午都逛不了街了,你们怎么搞的?”

“对不起,阿姨,我也是半个小时以前才接到的电话,可能您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都还没上班呢。”李卫东赶紧解释道。

“别磨叽了,赶紧换水。脱鞋,瞧你这脏不拉叽的样子,别把我地板弄脏了。”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女子怒气冲冲地挥手道,满脸嫌恶的样子。

屋子里还有一个小男孩子跑来跑去的,手里拿着个水枪,滋得满地都是水,还不时地射他两下,烦人得紧。

李卫东忍着不快换完了水,刚要收钱,那个中年女子指了指墙角边一台足有一人高的音箱命令式地道,“把它搬下去,我儿子在楼下等着呢。”

“我只是送水的……”李卫东皱起了眉头道,这可是五楼啊,这么大的音箱搬下去,不是白使唤人么?

“本来你就送水送晚了,我没管你要补偿费都便宜你了,让你搬个音箱还叽叽歪歪的?赶紧搬下去,要不然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那个中年女子竖起了眼睛骂骂咧咧地道。

李卫东看她这么大年纪的份儿上,再说一个音箱也沉不到哪里去,也就强忍了下来,懒得跟她磨叽,搬起了音箱往楼下走,那中年女子还在旁边大呼小叫的,“慢点儿,轻点儿,这可是我儿子买的丹拿音箱,好几千块钱呢,碰坏了你可得赔……”

刚说到这里,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拿着水枪直奔李卫东的眼睛射水,李卫东被水线射得一眯眼,身体一晃,结果扛在肩上的音箱便撞在了旁边的墙上,顿时撞坏了一个角。

稳住了身体,李卫东将音箱拿下来,刚要道歉,不提防楼下脚步声腾腾作响,转眼间便蹿上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一见这种情况,满眼愤怒,“我草你妈的,那是我的丹拿音箱啊!”

二话不说,他照着李卫东的肚子就是一脚。

还未来得及解释的李卫东被一脚从五楼踹到了四楼半,脑袋“咚”地一声磕在了墙上,也就在这一刻,他脑海里一直闪现着的那个“壹”字突然间消失,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砰”地一下在脑海里炸开了,像是,那个脑瘤?!

瞬间,李卫东便感觉脑海里好像多了海量的信息,那些信息像是与生俱来,深深地印刻在脑子里,连想忘掉半个字都难。

这些海量的信息有一个总称叫做“大衍神方”,只不过李卫东刚刚捂着头站起来,还未得及细品那个“大衍神方”的时候,那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就又气势汹汹地冲到楼下来,不由分说左手就去抓他的头发。

“大哥,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来送水的,是那位大姨让我帮忙搬这个音箱,结果你家的孩子拿水枪射我眼睛,我不小心碰坏了这个音箱……”李卫东赶紧抓住了他的手,强忍着怒意解释道。

不过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一用力之下,好像就有什么特殊的能量从顶心处钻入了体内,让他的力量比平时大了不少,这一下居然把那个大汉的手抓住了。

要知道,人家的胳膊可是比他粗了足有一大圈儿,况且还是个成年男子,论力量比他大多了,按理说他才十九岁,这是不可能的,这也不由得让他自己都是一怔。

“不小心你妈个比,老子打死你!”那个汉子见李卫东还敢抓他的手,而自己居然挣不开,登时暴跳如雷,一拳便向着他的脸打了过去。

“去你妈的!”李卫东也急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十九周岁血气方刚的少年人。

一急之下也不管那许多,使劲便是一扯,那大汉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居然被他扯得向前就是一栽,李卫东上去就是两拳,打得那个大汉的肚子上,打得砰噗作响,那大汉抱着肚子就躺在了地上,呻吟不停,居然被他两拳就打倒了。

“啊?”李卫东也被自己突然间迸发出来的力气吓了一跳,不自觉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晕,什么时候自己有这样的力气了?

此刻楼上的那个中年妇女也看得傻掉了,怔了一下后一声狼嚎也似的叫唤就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你敢打我儿子,我挠死你……”

李卫东轻轻巧巧地闪身一躲,那中年妇女扑得太猛,一下扑在了她儿子的身上,恶母子摔成了一对滚地葫芦。

李卫东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拿起了空桶转身便走,身后犹自传来那中年妇女的叫骂声,“小逼崽子,你别走,等我儿子起来找人打死你……”

“呸!”李卫东狠狠地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早已经下得楼去,回去了公司,可那二十块钱的桶装水钱却是甭想要了。

骑在电动车上,一路上李卫东在脑海里“翻看”着那大衍神方,最后禁不住眉飞色舞起来,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爆炸了。

原来脑子里的那个光团根本就不是什么脑瘤,当然更不是什么古玉,而是不知道哪朝哪代的神人遗留下的一部用凝结的灵识记载的医道神典。

这一年的时间来,是那灵识与自己身体不断契合的过程,当灵识被身体温养到可以融合时,才突然间爆发,将所有的信息融入自己的脑海之中,而这需要三百六十五天的时间,所以才会有一个“倒计时”的提醒,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再加上那么一撞,结果提前爆发融合了。

这部医道神典主要讲的就是用药物制作各种各样的配方,配药的同时就是修行的过程,总共分为九境,每一境又分为九重。

现在显现出来的这第一境叫做国色天香境,能够配制的药方也统称为国色天香方,包括什么明眸方、玉颜方、祛皱方等等十个方子。

不过从这第一境的名字到各种方子的名称,李卫东有些发懵,这怎么看都好像跟女人有关系啊?不过让他略舒口气的是,这一境要是修行至九重圆满,身体的力量还有柔韧性可以达到人类的极限,同时还能开启心智,让人过目不忘。

同时,那灵识因为与李卫东的意识完全融合的原因,可以自动导引天地元气,帮助他修行——制作的方子越多,修行得愈快!

而现在李卫东因为融合灵识,已经达到了基础的第一境第一重,能够引导天地元气为自身所用了,所以他才拥有了与他这个年纪并不相称的力量。

这也让李卫东很有些不满意——人家玄幻小说里可说了,一旦有这种奇遇便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了,再不济也瞬间摇身一变透视眼金手指啊超级医生啊什么的,怎么自己弄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医道神典啊?第一境居然还是跟美容有关系?

不过稍微一想,他转而大喜,这好像也不赖啊?现在的女人只要有些闲钱可是个儿个儿都拼了命的捣扯,又是微整形又是玻尿酸又是肉毒杆的,如果自己这些个不伦不类的什么美容养颜的方子要真有效果的话,嘿,那岂不是可以分分钟就能赚大钱了?

到时候就可以帮家里还债,真赚多了就给老妈在城里也买套房子,然后自己又可以去上大学了,岂不是美死了?

一想到这里,李卫东兴奋了。

第2章 嗨,男神

绝医狂农

李卫东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破坏了。

刚到公司就看见老板气势汹汹地奔他走了过来,边往外推他边破口大骂,“你,滚蛋,马上滚蛋,让你送个水你居然跟人打起来了?那个刘三可是个混混流氓,他以后找我的麻烦怎么办?你马上给我滚,滚!”

“行,我可以不干了,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和提成呢?今天可是二十三号了。”这样的老板李卫东也不想解释什么了,强忍怒气闪开了两步问道,算一算,至少也有两千多块钱呢。

“工你妈个头的资,你摔坏了人家东西,还打伤了人家,公司不赔啊?不要你赔都不错了,你还想要工钱?别说工钱,就连抵押金我都不会退给你,爱哪告哪告去,滚!”

老板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手指都快指到他鼻子尖儿了。

李卫东很清楚这位老板的性格,一分钱都能攥出水来,这根本就是借机撵他走,黑他的工资钱。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拥有了这种能力,还愁以后赚不到钱?还差他这点儿工资钱?

缓缓地拨开老板的手,他冷冷地望着老板,反手指向了他的鼻子,蓦然说道,“工钱可以先欠着,有朝一日我还会来取。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今天你跟我装牛逼,明天我让你变傻逼!”

扔下这句话,他骑上了电动车,转身便走!

“你他妈才是傻逼!”那个老板在他身后破口大骂,可是李卫东早已经去得远了。

骑着电动车在一家中草药店前面转着圈儿,李卫东却是犯了难。

其实他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药店买些草药的准备回去大展身手按照药方配几副药出来卖,可是到了中药店门口才发现,自己兜里才十几块钱,根本不够买药的。

转了几圈之后,他只能无奈地打道回府,心里却一直在想着上哪里筹钱去买些药物配药。

他家住在幸福村,隶属于白江市桃阳区,白江市也是东荷省十一个地级市之一,偏西北,属内陆地区,临靠山区,经济发展水平只能说是一般。

沿着村村通水泥路向前疾驰,清晨的风儿掠过微汗的年轻身躯,缓缓地,少年人心里、身上逐渐凉爽了下来,生活的苦难似乎正被不断地抛身后,越去越远……

正满心兴奋地憧憬着未来的生活时,后面就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他回头一看,就看见一辆麦腾正跟在自己身后,不停地摁着喇叭,车子里,一个少女正调皮地向他眨着眼睛。

随着车子停下,她也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女孩儿跟李卫东一般大的年纪,身高足有一米七出头,容颜秀丽,身材婀娜,穿着条作旧的牛仔裤,更衬出了两条线条优美的紧绷长腿来。

“原来是你呀。”李卫东停下了车子,转头笑道,阳光下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他虽然瘦削了一些,但足有一米八二的个子,并且眉目俊朗,这展颜一笑间,阳光披洒在他的身上,更增添了三分少年郎的俊俏,倒是让车子里正往下走的那个女孩儿看得一怔,咬了咬嘴唇笑道向他挥手,“嗨,男神。”

“你这可是折煞我了,有见过做送水工还被辞了的男神吗?”李卫东哑然失笑,不过心下间涌起了一阵温暖。

这个女孩子是一个村的,叫蔡小玉,是他们村里号称蔡千万的村支书的女儿,曾经跟他是同学,自幼关系就很好,今年刚高考结束,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小美女。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肤色偏黑,尤其是右唇畔还有一颗黑痣,不少村妇闲聊的时候说那是克夫痣,天生的扫把星,最不好的,小时候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蔡小玉都会被气哭。

“见过啊,我眼前的就是嘛。就算是送水工,你也是最帅的送水工。”蔡小玉打了个响指一指他,笑嘻嘻地道,不过随即一愕,“你被辞了?”

“是啊,被辞了,工资都被黑了,现在我想做些事情都没钱,所以,你,你借、借我点钱,好不好……”说到这里时,素来傲气的李卫东变得有些结结巴巴起来,脸孔也涨得通红,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善于向人张口帮忙的人,尤其是,他现在的家境令他十分自卑,说出这番话更觉得丢人,他有些后悔了。

蔡小玉看出了他的窘迫,心里下油然升起了同情与怜悯。

两个人从小就在一个村子里长大,小时候上学的时候也在一起,懂事时起就朦朦胧胧地偷偷喜欢这个坚强独立、无比聪明又有些小忧郁的帅男生,眼看着那样一个曾经前途无量的昔日男神落魄到今天的样子,她的心里真的很难受。

二话不说,她直接到车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包包,掏出了一叠钱来塞到了李卫东的手里,“都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啥借不借的,你有难处先用着,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就是了。”

“不不不,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的……”李卫东看着那一大把钱,脸孔涨得通红,赶紧摆手要还回去一部分。

“多的你就留着改天请我吃饭吧,正好我前几天驾照考下来了,你身为老同学,自然要给我庆祝一下的。”蔡小玉笑嘻嘻地道,早已经坐回到车子里去,鸣了一声喇叭,潇洒离去。

望着她的车尾灯,李卫东握了握手里的那叠钱,心中温暖感动,可惜他知道自己与她的距离,很遥远。

“小玉,这个情我会记着的!”李卫东挥手道,可惜车子已经去得远了,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到。

转身又去了城里,按照脑海里记忆的方子,买了二十副药的方子,又买了一大堆二十毫升的小空瓶子回到家中。

老妈正巧不在家,去附近的砖厂打工去了,要到很晚才能回来。

李卫东有些兴奋地搓了搓手,关严了房门,开始将自己闷在屋子里开始制作大衍神方上记载的药物。

他先做的是一个点痣膏——如果可以,他想用这点痣膏还蔡小玉一个人情。

将草药和水熬制,同时引导天地元气灌注其中。手指尖儿上开始浮现月白颜色的元气来,虚拢熬药的药罐,将元气注入其中,改良提升药理药性。

其实这个方子或许并不十分特别,关键之处就在于融入了天地元气,药理药性才能大幅提升,达到惊人的效果——至于有多惊人,李卫东也不清楚,先制出来再说吧。

因为仅仅只是第一境的第一重,引导的天地元气有限,所以他熬制一剂方子的药物时间也格外的长,要九个小时。

当然,如果他达到第这一境第二重的时候时间就会缩短,只需八个小时,随着境界的不断提升,时间也会相应缩短,如果达到第一境第九重的时候,制作这些第一境的方子就只需要一个小时了。

药膏熬出来之后,黑糊糊的一层,他小心翼翼地从砂锅中取出来,用提前准备好的小玻璃瓶子装了几瓶。按照药方里记载的剂量,他熬出来的这些药膏大概能装上五瓶,也就是五副药。

不过刚刚装起了药,门一响,却是老妈魏春香回来了。

魏春香一进屋子就闻到了浓浓的药味,禁不住皱起了眉头疑惑地问道,“卫东,你在熬药么?”

“是,我在城里的药铺听一位老中医说这种方子专治脑瘤,所以就试试看,买了些药回来熬了自己喝。妈,只要我好起来,我就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李卫东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词抛了出来。

魏春香果然没有怀疑,只是点点头,叹了口气,眉宇显现出一丝忧愁,没再说什么,进屋去做饭了。

第3章 试验点痣膏

绝医狂农

吃过了饭后,李卫东又再熬了一副药,不过,这一次熬的是另外一种药,叫玉颜液,可以美白肌肤,让肌肤紧绷细腻、水润、有光泽,还可以祛除黄褐斑与雀斑,稍加改动便可变成护手霜,还有防晒霜。

反正是关起门来折腾,老妈也不去管他,足足熬到早晨两点多钟,李卫东才将药液取出,同样装在了五个小瓶子里,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的头痛,这也证明困扰他足足一年的“脑瘤”已经不药而医了,那种喜悦无法形容。

他并没有上班,只是简单跟老妈说了一句自己被辞退了,老妈只是叹口气拍拍他的手臂,也没说什么,起身又去砖厂上班了。

望着老妈远去的蹒跚背影,李卫东狠狠地握起了拳,“妈,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而后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不停地炼制各种药膏、药液,一个星期以后,望着桌子几乎装着各种膏、液、水的五十个小瓶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一个星期的时间,他足足做了十个方子的药物,每种药物都能装上五个小瓶子,连带地,因为不停地引导天地元气制作药物,他的境界倒也突飞猛进,已经达到了第一境的第二重了。

他刚刚试验过,居然一只手便能将家里一百斤的绿豆袋子轻松举过头顶,力气比以前可是大得不得了。

怀揣着这些小瓶子,李卫东骑上了自己的那辆破电动车出门而去,直奔村东头蔡小玉家。

出门时正巧蔡小玉开着车子要拉着她老妈赵艳华去市里逛街,如果晚一步就赶不上了。

“找我?”蔡小玉一见李卫东停在了自己家门口,就下了车去,笑问道,她那个素来极为势利眼的老妈也下了车子,一见是李卫东,却嫌恶地皱起了眉头,并不待见他。

李卫东也知趣,赶紧拿出了两个小瓶子给蔡小玉,“小玉,我这几天闲时翻看几本地摊上淘回来的医书,照着上面的方子做了两副药,喏,这种药膏是可以用来点痣,这种护肤水可以用来美白养颜的,如果你有兴趣,不妨试试,放心,肯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的。”

“呀,是吗?你可真有心,居然亲自为我做美容品呀。”蔡小玉惊喜地接过了小瓶子,眼角眉梢都是喜孜孜的笑意。

旁边她老妈赵艳华却冷哼了一声,嫌恶地道,“我闺女用的都是雅诗兰黛、欧莱雅这些大品牌,这土方子熬出来的是什么鬼东西?黑不溜秋的,谁敢用啊?小玉,赶紧走吧,去街里还有事儿呢。”

蔡小玉瞪了她老妈一眼,示威式地从那个点痣膏小瓶子里抠出了一点黑膏来抹在了自己唇上的黑痣上,用行动进行无声地抗议,气得赵艳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狠狠地上车一摔车门。

李卫东心下一阵黯然,赶紧道,“小玉,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对了,那个小黑膏应该一次就有效果的,不必多抹。至于那护肤水每次滴两滴洗脸就可以了,用上两天应该就会有效果。”

“知道啦,谢谢你啊,男神。”蔡小玉笑眯眯地收起了两小瓶子,如获至宝的样子,李卫东咧嘴一笑,转身骑车走人了。

“臭丫头,我警告你,离这个快要死掉的小子远些,这小子可是得了脑瘤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死了,你要敢他动春心,别怪我扒你的皮。”赵艳华凶霸霸地向自己的女儿瞪起了眼睛。

“切……”蔡小玉一撇嘴,有意狠狠一踩油门,车子直蹿出去,吓得赵艳华惊叫怒骂,乡路上洒下了一串银铃般的快意笑声。

到了市里,李卫东转了两圈儿,却有些傻眼了,他只知道把药物做出来,却根本不知道做出这药物之后,应该怎么卖,卖给谁去。

让他弄个小喇叭去满街转,先别说能不能卖出去,城管就得先把他撵得鸡飞狗跳的。

顶着七月里的大太阳,转了一个多小时,李卫东就晒得有些头昏眼花的了。

不得已停了下来,找了一家临街的便利店,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居然离原来的送水公司并不太远,并且前几天来过这附近,还跟楼上的一个刘三的流氓打了一架,而他的脑子里的那颗瘤子就是那时爆掉的,现在想想,让他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买了瓶一块五毛钱的冰露矿泉水,正付钱的时候,屋子里就跑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来,吵着要吃饼干。

李卫东转头一看,登时就是一怔,只见那小女孩儿活泼可爱,可是右半边脸上居然长了好大的一块黑色的胎记,那胎记简直如墨汁般黑,几乎把整片右脸都遮盖住了,只留下一只皂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眼眶里骨碌碌地乱转,看得人心头痛惜,真是白瞎了这么俊俏的一个小丫头了。

不过他随即心头一动,转头望向那位三十多岁的店老板,“大哥,这孩子的胎记是天生的吗?”

一句话倒是勾起了那位大哥的伤心事,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是啊,天生的胎记,从她生下来我们就抱着她四处求医问药的,治了五年多了,可连华京的大医院都说没办法治疗,我这苦命的闺女啊,长大之后这副样子,这可怎么办啊?现在连小孩子都不愿意跟她玩儿。”

“我这里倒是有些药膏,可以专门点痣的,没有任何副作用,可以给这孩子免费试用一下。”李卫东强自摁捺下心头的激动,拿出了一瓶黑色的药膏来。

“这,能行么?”那位店老板愣了一下,有些狐疑地看着李卫东。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我就在这里不走,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尽管抓我。我就是看着这孩子可怜,想帮帮她。”李卫东微笑道。

或许是他很是有些小帅的脸蛋还有眼里的真诚打动了那位店老板,犹豫了一下,那位店老板居然真的点了点头,“好吧,反正哪里都治不了,不妨让你试一下也可以,不过千万别对我闺女有啥副作用啊。”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道。

说着话,他喊过了自己的女儿,将她抱在了怀里。

“放心吧,大哥,我以生命保证!”李卫东笑道,随后从身上的大包里掏出了一瓶点痣膏来,细心地给那个小丫头在右脸上涂抹了起来,力争涂抹得均匀到位。

那位店老板一直很紧张地看着李卫东,小女孩倒是很听话,好奇地瞪着双大眼睛望着李卫东,任他涂抹。

“只要等上十五分钟洗下去就好了。”李卫东拿出纸巾边擦着手边笑道,按照大衍神方上说,一刻钟便能见效果。

“这,真能有效果吗?”店老板抱着女儿依旧满眼疑惑。

“十五分钟后自见分晓。”李卫东卖了个关子,实则他也是头一次使用这种药膏,根本不知道啥情况,为了保险起见,他刚才甚至偷偷地引导天地元力加速药力的行开,使药效更加显著。

边闲聊着天,李卫东边看着墙上挂着的钟,其实现在他比任何人都紧张,如果没有效果,那这些天他可就白折腾了,也证明那个大衍神方名不符实。

这十五分钟过得,简直度秒如年。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时间了,李卫东让店老板打来一盆清水,把她脸上的药膏洗净。

随着脸上的药膏逐渐洗净,李卫东的气息也开始粗重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小姑娘的右脸……

第4章 神医,神医啊!

绝医狂农

可是,随着药膏逐渐洗净下去,李卫东却看到小姑娘的脸上那片黑色的胎记依旧没有消褪半点,还跟刚才一样,漆黑如墨。

李卫东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又是黯然又是难过,难道,那大衍神方真是骗人的?

店老板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闺女这黑色的胎记,华京大医院里的大夫都说看不好了,你也别费心了,好意我心领了。”

“对不起,大哥,我耽误您时间了。”李卫东羞愧难当,抓起了自己的包转身便走。

可是他刚刚走下台阶的时候,屋子里的小姑娘突然间喊了一声,“爸爸,爸爸,我的脸好痒啊……”

李卫东回头一看,就看见小姑娘正使劲地挠着自己的右脸,边挠边喊痒。

随着她的小手在右脸上挠来挠去,便看见一层黑色的死皮不停地被抓挠了下来,转眼间,便已经挠开了大半,露出了里面粉红粉嫩的新鲜肌肤来,而那个店老板已经看傻在那里了。

李卫东登时心头大喜,登时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小姑娘的手,“宝贝儿,你不要自己动手,否则会落下疤痕的,来,叔叔帮你。”

随后,他轻轻引导天地元气,手指快速地在她的右脸上来回轻轻摩擦,只几下,便已经将一层黑色的胎记全都刮了下去,露出了里面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又哪里有半点浓如墨汁的黑色胎记?

此刻的小丫头简直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小丫头了,可爱得不要不要的,就是里面新的肌肤与左脸相比略显新红,但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

“宝贝儿,你好漂亮啊。”李卫东心头长舒了一口大气,顺手拿过了柜台上的一面镜子给小姑娘照了照。

小姑娘登时就欢呼了一声,拿着镜子向着屋里跑去,边跑边喊,“妈妈,妈妈的,我脸上的那些黑东西不见了,我又可以跟小朋友们玩儿了,她们不会说我是小怪物了……”

而那位店老板则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似乎还在梦里,不相信这是真的。

随着小姑娘跑进了屋子里,稍后,屋子里“啪啦”一声响,像是有人打碎了什么东西,随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抱着孩子急急地奔了出来,“他在哪里?快告诉妈妈……”

“就是那位叔叔,他给我抹了好多小黑膏,然后我就觉得脸上好痒,然后就好了……”小姑娘向着李卫东一指道。

那女人放下了孩子,一把便抓住了李卫东的手,声音里已经带起了喜极而泣的哭腔来,“神医,谢谢您了,太谢谢您了,您这等于是这孩子的再造恩人啊,如果没有您,这孩子永远会是别人异样目光的怪物……”女人已经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了。

“不用谢,只要孩子好了就成。”李卫东赶紧说道。

这个时候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的店老板也如梦方醒,冲过来一把抓住了李卫东的手,可是还没等说什么,嘴唇蠕动着,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本就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激动过头之下,反而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了好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孩子治好就成。你们也别谢来谢去的,太折煞我。”李卫东笑着说道,心头也很有一种喜悦幸福的感觉,原来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感觉是这么好!

“兄弟,不,神医,走走走,咱们哥俩儿喝一杯去,我必须谢你,好好地谢你。”那位店老板死抓着他的手就是不放,一个劲儿地把他往外拖。

“喝喝喝,就知道喝,真是个死榆木脑袋。”女人恨恨地骂道,一阵风似地跑进了屋子里,而后又拎着个花布小兜子跑了出来,将兜子往李卫东怀里一放,“大师,这些年为孩子看病,都快把钱花光了,我们也没啥钱,更不知道咋感谢您,这是这两个月挣的流水钱,大概两万多,你先别嫌少,都拿着,以后我们挣了钱,还会去感谢你……”

“不不不,大姐,人与人相遇就是缘份,能治好这孩子也是功德一件,再说也费不了什么事,就是一瓶小药膏而已,我不要你们的钱。”李卫东赶紧推了回去,于他而言,能够试验成功,他感谢人家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要人家的钱?

正在这里推搡呢,外面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嘶哑压抑,“老刘,你们家这是干什么呢?改开戏园子啦?又哭又闹的。”

李卫东一回头,便看见一个男子正迈步走上了台阶,那男子大概也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戴副眼镜,长得一表人材,可是眼神黯然,没精打彩的,好像很没有自信的样子。

“我们遇到了一位大师,那可是真正的大师啊,他只是随便一出手,便治好了我闺女,瞧瞧,瞧瞧,我闺女脸上的那块黑色的胎记不见了,就是抹了他的小药膏便好起来了。”店老板喜极欲狂,几乎是扯着脖子喊起来的。

“啊?这么神?”那男子吃了一惊,待看到那个小女孩干干净净的一张小脸儿时,更是吃惊非小,转头望着李卫东,他满眼的不能置信,“就是你这个江湖游医,治好了老刘家的小囡囡?”

“是我。”李卫东笑笑说道,对于那个江湖游医的叫法,他只是耸耸肩膀,好脾气地一笑而已,犯不着因为这个动怒。

“你,还能治什么?”那男子上下打量着他问道。

“你想治什么?”李卫东心头一动,反问道。

“那个,就是,嗯,男人在那方面,有些快……你懂的,能治不?”那个男子咽了口唾沫问道。

“能!”李卫东充满自信地点了点头,又拿出了一瓶近乎透明的药水来,递给了那个男子,“你可以先试试。”

第5章 第一单生意

绝医狂农

“真的能行?”那个男子上下打量着李卫东,还是有些不相信。

“比伟哥强百倍,并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李卫东微微一笑,刚才试验点痣膏的过程中,他已经对大衍神方树立起了强大的信心。

“就是就是,这可是神医啊,我家囡囡就是他刚刚治好的,你怀疑他就是怀疑我!”那个店板此刻也激动地跑过来,抱着自己的闺女卖力地推荐李卫东。

“那我回去试试,对了,把你电话给我留一下,我用好了再来找你。”那个男子点了点头,揣起了小瓶子,留下了李卫东的电话,急急地转身而去。

那边厢,店老板两口子死命地往李卫东兜里塞钱,李卫东实在推辞不过,也只好象怔性地拿了两千块钱,算是下次做药的启动资金,在两口子的千恩万谢中,骑上电动车走人了。

到了个没人的地方,李卫东停下了车子,积蓄在胸口几乎要爆炸的兴奋与激动让他无法自持,他狠狠地挥舞着拳头,“耶、耶、耶”,狂喊了好半晌,激动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来一些。

初战告捷,也让他信心大增,只要东西好,以后还愁销路么?一想到这里,他便又兴奋了起来,开始幻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赚够了钱,帮家里还外面欠下的债,再给老妈在市里买套房子,然后再潇潇洒洒地重新回去念大学,继续自己辉煌的人生之路。

怀里的电话很不合时宜地再次响了起来,李卫东平复了一下心境,接起了电话。

“李卫东,你是不是李卫东?”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几乎嘶吼出来的,好像很激动,几乎把李卫东的耳膜给震破了。

“我是,你是哪位?”李卫东一怔。

“我贺大鹏啊,就是刚才拿你药的那个,你在哪儿呢?我要见你,我现在就要见到你!”那个男人激动地大吼道,要不是李卫东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他要来找自己打架呢。

“我就在你家附近有一个叫金华大厦的胡同里。”李卫东道,刚说到这里,电话已经挂了。

“至于这么激动吗?”从未经人事的李卫东摇了摇头,有些不以为然地道。

不到三分钟,伴随着引擎剧烈的轰鸣声与刺耳的刹车声,刚才那个叫贺大鹏的男人已经驾车飞驰过来,刚停下便跳下了车来向着李卫东奔去,看样子他来得很急,连衬衣都没穿,就穿了一条裤子,全身上下都是抓挠的痕迹,天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些什么。

还没等李卫东说话,他奔过来就是一个熊抱将李卫东抱在怀里,原地转了两圈儿才放下来,转得李卫东头都有些晕。

“兄弟,不,神医,大师,你,你的那个药,简直太厉害了,刚才我老婆都向我求饶了,瞧瞧,瞧瞧,这就是只属于男人的勋章,哈哈哈哈哈!”贺大鹏狂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发什么神经。

“有效就好。”李卫东哭笑不得,点头说道,心下间倒也十分欣慰。

“兄弟,你还年轻,可是不知道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多重要啊。我是两年前有的这个毛病,四处求医问药,结果越治越糟糕,越治越坏,治到最后,连十秒钟都用不着就完蛋了,连个孩子都要不了。

老婆一天天看着我臭着一张脸跟看死人似的,我都彻底灰心了,寻思着哪天干脆他妈的直接切了变性算了。可没想到,你的这一小瓶药居然就让我重新龙精虎猛起来了,刚才她都幸福地哭了……”

贺大鹏跟喝多了一样兴奋地嚷叫个不停,最后抓着李卫东的手一迭声地问,“兄弟,这药多长时间一个疗程?你还有没有了?”

“如果你想要彻底治愈的话,最多再喝上四天就好了,一天一小瓶就够了。”李卫东也兴奋了起来,这可是他的第一单买卖。

“给我,全都给我,多少钱,你尽管开个价!”贺大鹏几乎是用抢的,一把全都夺过去,珍之又重地握在掌心里,好像握着稀世珍宝一样。

“一瓶就,一千吧,你看行不行?”李卫东没做过生意,犹豫了一下,报出了这个数字。

谁知道贺大鹏狂翻白眼儿,“靠,你这样的神药,一瓶一千怎么能成?这样,我给你两千一瓶,算占你些小便宜了,连上之前那瓶,一共五瓶,一万块,我马上给你手机转帐。”

贺大鹏倒是个急性子,直接掏出了手机来。

“我,我没有电子帐号……”李卫东摸了摸鼻子,有些小尴尬。家里已经债台高筑了,还有什么心情弄什么手机银行支付宝什么的啊。

“那我给你现金,车里有,都是平时打麻将用的。”贺大鹏转身便上了车,拿出了自己的普拉达男士挎包来。

刚要掏钱,他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这里还有什么点痣膏,还治好了楼下的小囡囡,对不对?”

“是有这种药。”李卫东咧嘴一笑。

“甭说了,你有几瓶,先都按两千算,都给我拿着吧,反正我跟我老婆就是开美容院的,肯定用得着。”贺大鹏说道。

李卫东一听之下大喜,赶紧将另外那四瓶点痣膏也拿了出来,一古脑都给了贺大鹏。

不过贺大鹏探头一看,就看见他的兜子里五花八门还有三四十个小瓶子,就忍不住心痒痒地问道,“那都是什么啊?”

“这些啊,喏,这是明眸液,可以亮眼,去血丝,通鼻泪管,防见风流泪。这个是祛皱膏,可以消除眼袋眼角皱纹和法令纹,还美白肌肤的玉颜霜、生发用的密乌膏、瘦身的纤体霜、丰胸隆臀的玲珑膏、祛除体毛的祛毛膏,你用的那个叫强阳水,最后这个叫春水液,就是,就是可以让女人可以,咳,更加紧密水润,你懂的……”李卫东说到最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红了,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样来一瓶,我拿回去试试,如果有效果,就来找你,咱们继续合作!”贺大鹏无比豪爽地一挥手道。

五分钟后,捧着手里红通通的一叠票子,望着远去的那辆宝马X6,李卫东还有些发傻,感觉像是在做梦。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