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表嫂别太冷小说_徐岚吴杰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2

《表嫂别太冷》是一部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徐岚、吴杰之间的私密情事,有一天表哥不在家,嫂子居然让我... 感兴趣的读友阅读下去吧!

第一章 性感表嫂

高中毕业,家里付不起大学学费,只能托关系把我弄进镇子上的电子厂当流水线工人,借住在离厂子不远的表哥家里。

流水线上不仅累,工资也不高,更是没啥前途,每个月到手的工资还要寄一部分回家补贴家用,也就让我的生活变得拮据。

表哥很有钱,对我也很好,不收我吃住钱不说,还经常给我零花钱。

表哥有个未婚妻叫徐岚,是我们这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对我也很客气,但我总感觉她看我眼神有些不对劲,可能是因为我破坏了她和表哥的二人世界吧。

本来这都没啥,但是后来表哥有事要出国一段时间,家里就留下我和嫂子两个人。

那天下夜班已经快十二点了,我走到表哥家楼下,看到一个人影扶着路边的花坛吐得厉害。

我走近仔细一看,这不是我表哥的未婚妻徐岚吗!

在我映像中,徐岚虽然不是特别贤妻良母,但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从来不出去鬼混,这表哥才走了多久她就喝成这样回家。

怕她出什么事,我急忙走了上去。

“岚姐?”

徐岚回头用朦胧的双目瞟了我一眼,吐着酒气说。

“小杰?你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去哪疯了?”

她这话真是听得我哭笑不得,出去疯的是你吧。

还没等我回话,徐岚就朝我招了招手。

“也正好,你扶我上去,我脚有些软。”

说完也没等我答应,她就整个人都朝我凑了过来,我只好伸手抱住了她。

这是我第一次和异性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岚姐的身子很软,抱起来很舒服。

由于挨得近,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酒气,一阵阵的飘进我的鼻子里,也飘进了我的心里。

此时的徐岚双目迷离,脸颊绯红,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开,看得我眼睛直了。

徐岚醉的厉害,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加上穿着高跟鞋,没走几步就一个踉跄,她微眯着眼睛冲我骂道。

“你丫白长这么高个了,真几把没用。”

她这话说的我脸一红,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微微蹲下身子一使劲就把她公主抱在了怀里。

徐岚也没挣扎,反而伸出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把脸埋在了我的胸口,没过几秒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看来是睡着了。

我把岚姐抱进卧室,放到床^上,准备走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她的声音。

“站住!”

我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岚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她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让我帮她脱衣服!

我傻了,看着岚姐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我不禁咽了咽口水,但很快清醒过来。

“岚姐,这...”

话还没说完就被岚姐粗暴的打断了。

“叫你脱就脱,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一样。”

说完她就转过了身,我这才发现之前是我想多了,徐岚今天穿的是一件连衣裙,她只是让我帮她拉下后背的拉链。

不过对我这种小处男来说,看着随着拉链慢慢下滑而露出的大片雪白后背,我感觉自己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拉链拉下后,徐岚把连衣裙脱下,朝我甩了过来,接着是丝袜……

看着全身上下只剩黑色镂空蕾丝内衣的徐岚,我感觉热血上涌,虽然我心里一直想着她是我嫂子,但是下面的小兄弟还是不争气的抬起了头。

就在我想着岚姐会不会继续脱,或者说我希望她继续脱下去的时候,她好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窘态,噗嗤一笑,醉眼迷离的说。

“呦,小屁孩,害羞了?”

我感觉自己的脸红得都能滴出血了,不知道怎么回话。

徐岚也没再继续调^戏我,朝我抛了个媚眼,翻身钻进了被窝里,过了一会,将内衣内裤从里面丢了出来。

“给我洗了去晾好,明天姐姐还要穿。”

我感觉嘴里有些发干,看着散落了一地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干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呢。

强忍着不让自己去想被子下徐岚的诱人风景,我快速的捡起地上的衣物,逃命般的跑出了卧室。

关门的时候还听见岚姐让我不要拿她的东西做坏事。

这不是暗示我吗?

没想到我这平时不假辞色的表嫂,喝醉酒之后居然这么的风情万种。

天知道我是怎么帮徐岚洗完的衣物,我只知道,那一晚我失眠了,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香艳画面。

那天过后,我就觉得我和岚姐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或者说我对岚姐产生了一些不明不白的感觉。

而岚姐也对我亲近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无视我,反而变得喜欢调^戏我,每次我都被她撩的落荒而逃。

过了大约半个月,表哥回国,但是只回家住了三天,就又匆匆忙忙的走了,这次连原因都没跟我说。

就在当天,我下班回家,洗澡洗到一半,浴室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而推门的人,居然是表嫂徐岚!

真的,你不知道我当是有多尴尬,如果地上有条缝我恨不得就直接钻进去。

一般人如果遇见这种情景,都会赶紧退出去,但是岚姐却睁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急忙从旁边拿了条毛巾遮住了关键部位,喊道。

“岚姐,你干嘛?”

没想到我这慌张的表情却让徐岚变得大方起来,她抱着手靠在墙上,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语气调侃的说。

“小伙子,身材不错嘛。”

我立马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羞愧欲死,但我的内心深处却希望她再多看一会。

后来岚姐估计是怕我真的生气,也没再继续调侃我,笑了两声就退了出去。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美艳表嫂相处了,而岚姐却比我大方多了,本来只是对我的语言调^戏也渐渐的发展到身体上,比如和我插肩而过的时候会趁机摸下我的腹肌,或者拍一下我的屁^股。

我不知道岚姐到底想干嘛,也不敢想太多,因为表哥对我很好,我怕他看到这些会多想。

人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天过后,可能是表哥长期不在家,岚姐也越来越放得开,经常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在家里跑来跑去。

有时候还侧躺在沙发上面看电视,那无意间露出的大片雪白皮肤,每次都看得我身体发热。

有一次放假,我在看电视,岚姐睡醒出来之后,坐在我身边,顺手就把脚搭在了我的腿上

第二章 痛并快乐着

当时的场景尴尬极了,我和岚姐这个姿势,谁看都不是正常叔嫂,要是表哥真的误会了,打死我都不过分。

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岚姐好像也有些慌,不过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

“阿飞,你一跑就是这么多天,按摩这个工作,我只好找你弟代劳喽。你也是,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给你接个风。”

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把腿从我身上拿了下来。

我也急忙起身,去帮表哥拿行李。

表哥好像也没多想,点了点头说,他只是回公司拿个文件,顺便回来看看我们,待不了几分钟。

然后他和我说了几句话,就又离开了。

屋子里又只剩下了我和岚姐,我挺尴尬的,想回房间,刚转身就听见岚姐说。

“叫你走了吗,给我滚回来。”

我能听出岚姐语气中的恼怒,心里一颤。

急忙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只见岚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睡衣本来就不长,这下更是一直露到了大腿根。

从我这里的角度顺着往上看,正好能看见她裙底诱人的风光……

如果是平时,岚姐察觉到我的目光,肯定会趁机调^戏我,但是今天她好像完全没有心情,拿过桌上的眼点燃一根,边抽就边开始骂。

“杨飞你个王八蛋,几个月都不回家,回来了屁都没放两个又跑了,你他妈天天忙忙忙,老娘跟你在一起三年,我他妈还有几个三年可以等……”

骂着骂着,岚姐的声音渐渐小了,眼里也流出了两行清泪。

我在表哥家住了几个月,从来没见岚姐抽过烟。

听她说话,我这才明白过来,表哥这次出差这么久,回来了也啥都没说又走了,岚姐这是不高兴了。

“你站那么远干嘛,给我过来!”

我也不知道岚姐叫我到底是干嘛,但我也不敢触了她的霉头,只能走了过去。

刚一靠近她,岚姐忽然起身,一脚蹬在了我的肚子上!

虽然她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力气不大,但毕竟是肚子这种脆弱的地方,还是踢得我一阵剧痛。

我知道她是把对表哥的气撒在我身上呢,但我总不能对女人还手吧。

本来以为岚姐只是一时间心有不甘,发泄出来就好了,我忍忍就过去了。

没想到她还不甘心,还让我陪她一起骂表哥。

我不骂,她就用一双小脚在我的脸上,身上不停地乱蹬,我惊讶的发现,岚姐的睡袍下面,好像是真空的!

我顿时觉得脑门充血,不过岚姐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不雅,心思全放在对我表哥的咒骂上面了。

后来她好像也骂累了,就坐在沙发上抽闷烟,让我滚蛋,别在她面前碍眼。

我心想,还不是你刚刚让我回来的,不过我可不敢还嘴,松了口气,回了房间。

等我在出来的时候,岚姐已经不见了。

没想到一连三天,岚姐都没有回家,打电话也是关机。

我有些担心,给表哥发了个短信说明了情况,他也只是回了我个知道了,就没了下文。

岚姐的事弄的我有些心神不宁,生怕她出了什么事,白天工作就有些心不在焉。

那天又因为工作没完成留下来加班,弄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急忙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家,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男女的争吵声。

俩人的声音很近,好像就在隔壁的女更衣室,我屏住呼吸仔细一听,尼玛,这两人不说我认识,就算放在全厂,也是名人。

男的叫黄翔,是我们这一片出了名的混混流氓一个,仗着自己老爹是厂里的副厂长,每天在车间里作威作福,平时没少对女员工动手动脚,大家对他都是敢怒不敢言。

而女的,叫王婧,她有名不是因为别的,单纯因为一张脸。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觉得这句诗用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而且她不仅长得漂亮,身材也十分有料,尤其是那双纤细粉嫩的大长腿,是个正常男人我觉得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可是我们厂公认的第一美女,也是厂里无论未婚还是已婚男人的性幻想对象。

当然,也包括我。

不过她平时很洁身自好,基本没和那个异性过多接触过,也没传出过啥绯闻。

我就听见黄翔说,王婧,王大美女,你还在我这装纯么,我那天在大街上都看见了,你搂着个老男人笑得很开心嘛,他行吗,要不让哥哥满足满足你?

王婧的好像根本没被恶毒的语言影响,语气依旧冰冷。

“我搂什么男人,关你什么事?反正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碰你这样的人一下。”

黄翔听完这话就笑了,笑得很放肆。

“你不想我碰你?那今天老子非要碰。”

接下来就是王婧挣扎呼救的声音。

“黄翔你这个畜生,别碰我,你这是强^奸,救命,救命啊!”

听到这,谁都知道他们之前和之后会发生啥。

之前我没少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黄翔骂,而且他还要玷污我的女神,我这要是视而不见,那我还真像岚姐所说,不是个男人了。

人肯定是要救,不过黄翔势力大,要是被他发现是我坏了他的好事我可就完了

第三章 救美

听这动静,要是再不快点儿,王婧可能真就要被这畜生给吃了,我看着周围,也没啥趁手的武器,只有硬来。

反正只要把他打晕,不让他发现我是谁就行了,我把毛巾拿来围住脸,悄悄向着女更衣室逼进。

终于看到了两人,只见黄翔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不停的在王婧白皙的脖子上乱咬乱舔,手还钻进了人家的衣服,在王婧的胸上一顿揉搓。

王婧使劲儿的反抗却没有丝毫用处,反而更加引发黄翔的兽性,浪笑着用身体压紧了她。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这香艳的场景,我脸都要烧起来了。

王婧还在大声呼救,我一下子回过神,悄悄的靠近黄翔,王婧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让她千万不要出声。

她会意的没有叫喊,我举起了手狠狠向着黄翔的肩膀劈了下去。

我看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这样貌似他就会昏过去了吧。

可是我也许是我的力气不够大,他放开王婧,竟然捂着自己的后颈窝子慢慢转了过来。

这下我整个人都懵了,他怎么没有昏过去呢,王婧趁这个机会,从黄翔背后逃走站到我的旁边。

“他奶奶的,你是什么人,敢坏老子好事。”黄翔冲我冲了过来,我一下子慌了,要知道我从来也没有怎么打过架,这要是被黄翔逮住了,我铁定就完了。

算了,做都做了,还怕个屁,我一发狠,也猛的向着黄翔撞了过去,幸亏我拿毛巾遮住了脸,只要逃出去就不会有事。

打定主意,我一下子冲撞到了黄翔的肚子上,他吃痛哎哟一声,拿手肘在我背上狂揍,力气不小,疼的我差点就给跪了。

这样下去,要是让他回过力气,我一定没好果子吃,必须快点逃走。

我憋了一股气,索性一用力把他推到了女更衣室的柜子上猛撞。

他暂时被痛的没有力气还手,我随即狠狠加上了一脚,让他捂着肚子在地上坐着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我看着他一时间应该是起不来,转身拉着王婧的手拔腿就开跑。

跑了不知道多远,终于在我觉得不会有人再能找过来的时候,我停了下来,跑不动了。

“够了,放开我。”王婧嚷嚷着,一把甩开我的手,我才反应过来,我手一直都拉着她的,这可是难得一次我和这样的大美女牵手啊,没来得及感受就放开了。

我抬头正好看见王婧那还没有来得及整理的衣服散开着,那刚刚被黄翔亲咬的肌肤,还有乳^沟都裸露在空气当中,让我有些移不开眼。

看了半天才我注意到王婧的眼中已经有层层的怒意,应该是被拽着疼了吧,手腕处都红了。

我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她,我刚只顾着逃跑了,实在没注意。

她白了我一眼,恢复了冷然的样子:“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脸上也没有其他的表情,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走了。

我看着她走远,苦涩的笑了笑,也是,她怎么会瞧得上我这种小角色,她一个大美女,一个招手就有大把男人为她俯身效劳,是我多想了,我只是一个没钱的穷吊丝。

我抬手往脸上一抹汗,才骤然发现,我的毛巾跑的时候掉了,那王婧看到我的样子了,怪不得她让我好自为之呢。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正儿八经往家里走,刚一开门,就闻见了一大股的酒味。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哼,好的不学学坏的,跟你那个没心肝的哥一样,开始不知道着家了是吧。”

岚姐似乎又在不高兴,她躺在沙发上,拿着个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那脸上的酡红让我知道她今天又喝醉了。

我没有吱声,默默想要回自己的房间,毕竟做了亏心事,要是让岚姐发现就糟了。

可是岚姐却不愿意放过我。

“站住,我问你话你敢不回答我,翅膀长硬了是吧,苦着一张脸给谁看啊,过来帮我倒酒。”

我叹了口气,只好又到了她旁边。

我看了看,那一桌子的空瓶子,有些不忍心,她居然喝了这么多,身体能受得了吗。

她起身拍拍沙发,让我坐下,我也就顺了她的心意,刚一落座,她的脚就伸到了我的下巴出,勾着我的下巴,十分轻蔑的看着我。

“你和你哥最好是别把我惹毛了,老娘可不是好打发的人,要是让我发现你哥在外面有人,哼,你和你哥都得完蛋懂吗。”

岚姐这样的姿势,让我不自觉地就点了点头,她眼神迷离,这样的姿势看上去十分撩人,我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我一门儿心思都在她的腿上,她翘起的小脚特别白皙,那睡裙因为角度的抬高,慢慢滑下去露出了大腿的位置。

我稍稍一偏头都能看的见她今天穿的内裤,而且她应该是才洗了澡,身上都是香香的,我不自觉的就咽了咽口水。

而后,她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吩咐我倒酒。

突然撤去的脚,让我还有点失落,不过她是表哥的人,我又不能做些什么,表哥也真是的,家里有个这么漂亮的妻子,却一天天都在外面混,的确不像话。

我累了一天,在沙发上坐着给岚姐倒着倒着,就犯困了,一个不小心,酒就撒了出来。

“喂,你在干什么,我衣服全都湿了,这么点儿事儿都做不好,真他妈是个废物。”

我被岚姐一脚给踢开,瞬间就坐到了地上,一下瞌睡全醒了。

转而就听见岚姐十分不耐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我骂骂咧咧。

我赶紧站了起来,低着头认错,向下看的时候,正好看见睡裙因为被水浸湿了的关系,裙身紧贴着岚姐的肌肤,使她下半身的曲线很好的凸显了出来。

不仅如此,因为透明的关系,我甚至能看见岚姐那光滑的小腹一起一伏,这完全是种极致的诱惑。

瞬间,我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忍不住的想往岚姐身上偷瞄

第四章 被发现了

岚姐用纸擦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效果,最后生气一把推开了我,回了卧室把门狠狠一摔,没了动静。

这样也好,我终于可以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我照常去上班,路上我都要经过一条小道,我正想着心事,忽然眼前一黑,

不等我说话,我的肚子就被谁狠狠打了一拳,让我根本反应不过来,主要我也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些。

我在车上缓了缓,肚子终于不疼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恐慌,更让我难过。

“你们是什么人?”

虽然害怕,但是我更害怕我自己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背人弄死,死也要死得明白吧。

可我这一问,不仅没有得到回答,反而又招来了一拳,我彻底说不出来话了,剩下的只有害怕,我不会这样就挂了吧。

未知的事情总是让人没有来的心生恐惧的,等车子终于停下来,我下车的时候,腿完全都已经软了。

我被人大力一推,一屁^股摔地上,因为全身都被绑着,还在地上打了个滚。

接着就是被人逮住了衣领,头套也终于拿了下来。

一瞬间进入眼睛的光闪的我眼睛疼。

“大哥,人我给你带来了。”

我根本不认识眼前抓着我衣领的人,等到我终于注意到他身后所谓的大哥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下是真的糟了。

绑我的人居然就是黄翔,他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是我昨天打了他。

我顿时感觉更加害怕了,黄翔可是个很有手段的人,我听说上次有个人得罪了他,他直接给人卸了一条腿,我现在落在他手里,不会也……

“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蒙面好玩儿吗?”

黄翔显然是已经恢复了力气,而且周围的人这么多,我被捆绑着,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要想反击或者逃跑都不现实。

现在只有一条路。

我惊恐的看着黄翔,十分没骨气的开始求饶:“翔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黄翔冷哼一声,抓住了我的头发,扯着生疼。

他低下了头,恶狠狠的目光看着我,却一脸邪笑着。

“你不是很有种吗,你不是要英雄救美吗,这笔账你觉得是一个道歉就能解决的吗。”

就在他对我说完这句话以后,随着他一个招手,他的人都围了过来。

个个都摩拳擦掌,我还来不及再次求饶,就开始了对我各种拳打脚踢,我的肚子,我的头,我的脸,我的腿,不断传来剧痛。

我被捆绑着,连缩成一团保护重点部位的机会都没有,零零落落的脚不停在我身上留下印记,疼的我叫不出声来。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实在太屈辱了,脑子里唯一想的事情就是,总有一天,我要报复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我自己的意识都快模糊了,周围的人我都已经看不清楚,黄翔终于让人停了下来。

他重新到了我的面前,我倒在地上完全没有力气起身,就只能看着他的鞋尖。

突突然,他有一次提起了我。

“小子,现在清楚得罪我黄翔的下场了吗,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我全身疼痛,使不上劲儿,被他这样拎着气都喘不上,索性只好抱着他的手,让自己能呼吸。

看着黄翔奸诈的脸,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都已经被他的人打成这样,他还想干什么。

他笑了笑,用手在我的脸上用力的拍了两掌,边拍边说。

“医药费,明白吗,我要得也不多,一万块,你要是敢跑或者不答应,老子就他妈直接卸了你的腿。”

说完,他用力把我往地上一推,我又重新摔回到地上,尘土四起,迷瞎我的眼睛。

听到他会直接找人卸了我的腿,我一下子就慌了,我还不想变成残废啊。

可是,一万块啊,我一个打工的能生活吃饭都勉强,哪有钱给他。

然而黄翔根本没有给我机会讨价还价,在把我推地上以后,直接领着他的人走远了,剩我一个人心如死灰的坐在地上,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在地上缓了很久,等到身上的疼痛感渐渐消了,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慢慢往厂里一瘸一拐走去。

路过厂大门的时候,守门儿的大爷看见我的样子吓坏了,但也没敢吱声,只是惊讶的看着我从他面前走过。

哼,能把我打成这样的,除了黄翔还能是谁,谁也不会触这个霉头跑过来问是怎么弄伤的,因为问了也白问,这里的人都得罪不起他。

我一个人绕到了厂子后面的卫生间,看着镜子里我脸都已经被打得变形了。

额头上,脸上,下巴上青一块紫一块,两腮都肿了,嘴边和鼻子都冒出了血,我洗了很久才把自己稍整理好。

我现在满心里都是想的要怎么解决钱的事情,还有就是要怎么才能把今天受的屈辱讨回来。

钱的事情,我在表哥家里住,表哥应该是有一万块的,只能去求求他了,可讨回公道的事情,却完全没有思路,我只是个没权没势的小吊丝,能怎么报复,想想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平复好心情,我终于到了厂子做工,大家看我鼻青脸肿的模样都避着我走。

我叹了口气,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黄翔会知道是我昨天打了他的事情,难道是王婧告发的我。

可是,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昨天我是为了救她才偷袭黄翔的,照理说她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才对啊。

“吴杰,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这个时候,厂里的主任找到了我,我一个咯噔,心下知道糟了,我今天上班迟到了,我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这个厂主任最擅长的就是在厂长面前溜须拍马,要是在厂长那里受了气,还会把怒意洒在厂工人身上,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我低着头,想让他别看见我脸上的伤。

可是这哪是我低着头就能挡住的,厂主任一看到就开始训起来。

“哼,你们这些年轻崽,一天天的就知道打架不做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厂子里要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当闲人的,不想吃这碗饭了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除你。”

一听到要被开除,我立即着急的抬起了头。

主任一脸戾气的看着我,八成又是在厂长那里受了气吧,他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听见了,躲得远远的不说,还不时往我这里瞟上两眼,大多都是幸灾乐祸看热闹。

第五章 摸得爽吗

“主任,我没有打架,是在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才……”

我着急的解释着,要知道我爸妈好不容易才把我弄进这里上班,要是被开除了我可就惨了。

可我解释到一半,厂主任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我,冷笑了几声。

“呵呵,摔跤?你吴杰是把我当傻子呢,摔跤能摔成这样子?够了,不要再狡辩,你小子今天就去财务部领工资走人吧!”

厂主任甩给我这么一句话,就背着手朝外走。

不行!真要被开除的话,我还怎么生活下去,何况还有黄翔威胁我的那一万块!

一想到拿不出那一万块的后果,我浑身都打了个冷颤,大着胆子冲上去拦住厂主任的去路,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主任,这件事是我的错,可是我家里每个月还等着我的工资补贴家用呢,我发誓,以后一定不犯同样的错误,一定不迟到早退,厂里就不要开除我了吧?”

厂主任一撇嘴,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上下打量了我两眼,语气非常的不屑。

“这时候知道求饶了?迟到闹事的时候干嘛去了?”

他这是铁了心要开除我!

我双手紧攥成拳头,很想一拳砸在厂主任讨人厌的脸上,但又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赔笑着道歉,恳求他不要开除我。

就在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喧闹声,原来是黄翔带着他几个小弟来上班了。

他们摆明也迟到了,可厂主任这次的态度和我迟到是完全相反的。

这货腆着脸迎了上去,满脸堆笑。

“大侄子,怎么现在才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厂主任对黄翔的态度和对我简直是天壤之别,黄翔也就顺着他给的台阶随意应付了几句,厂主任就放他进去了。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黄翔玩味的看了我两眼,好像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主任,他是?”

一提到我,厂主任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脸都垮了下来。

“这小子迟到闹事,被我开除了。”

我在旁边气的肺都快炸了,妈^的,厂主任这条欺软怕硬的老狗,同样是迟到,他怎么不敢说黄翔。

横竖都是被开除,老子也要说句憋在心里的话。

“主任,明明黄翔他们也迟到了,凭什么你不处罚他们?”

我把心一横,开口质问了厂主任几句。

厂主任一听,脸色更黑了。

“你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啊,还敢质疑上级的决定?”

他还想继续骂我,不过却被黄翔拦住了。

“主任,消消气,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他计较。”

说完之后还凑到厂主任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厂主任听完,点了点头说。

“这次看在黄侄子的面子上就算了,下次要是在被我逮到,哼哼……”

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有些诧异,什么情况,黄翔居然会帮我求情?

厂主任走了之后,黄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小子,我不是帮你求情,你要是跑了,我找谁要钱去,你可别忘了,明天上班要是看不到钱,我们新账老账一起算。”

然后他就招呼着自己的小弟进了厂子。

妈^的,原来这小子在这等我,不过我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又犯难了,岚姐一般都在家,要是被她看见我脸上的伤,指不定又要多很多麻烦事。

幸运的是,从我进屋开始,岚姐并没有关注我,我低着头,想直接回房间,不过在快要推门的时候,触到了一个特别柔软嫩滑的东西。

接着我的目光中,出现了一双雪白的大长腿,我一抬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岚姐居然拦在了我的面前,而且我的手正好放在她的细腰上面…

岚姐的皮肤很好,肤如凝脂这个词形容她绝对不为过,我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一时间居然忘了把手拿开。

岚姐轻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摸得爽吗?”

这一声吓得我急忙退后了一步,也拿开了手。

我抬起手挡住岚姐的视线,假装揉着自己的额头。

“不好意思,岚姐,我今天回来的路上吹了风,现在头疼的很,我先回房间去了哈。”

说完这句话,我抬腿就溜,生怕在多待一秒就会被岚姐看出什么。

我急于离开岚姐的视线,脚下的步伐有点快,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被人拽着我的衣领猛地朝后面扯了一下,没防备的我差点被勒断气。

“咳咳……”

我捂着脖子咳嗽个不停。

岚姐慢悠悠的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手掌。

“想走?说,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岚姐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玩世不恭,但我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关心。

见没办法再瞒,不过我也不能告诉她我被打了啊。

“没……没什么,回来的时候走得急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我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实话,首先说出来也不一定有用,而且还会让她担心。

岚姐正视着我的目光,眼里透露出不信任。

“是吗?摔跤能摔成这幅鬼样子?”

我避开她的眼神,假作认真的点着头,嗯嗯着就想推开她赶紧回房间去。

岚姐往后一退,挡在我房间的门口,双手抱在胸前,依靠着门框,嗤笑了一声。

“说实话吧,看你这样儿,明显是被人揍了,说说看,是谁揍了你。”

岚姐逼问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让我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今天不说实话,估计是走不掉了,没办法,我只好把今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她。

没想到岚姐听完后居然收起了那一贯玩世不恭的表情,低头思考了些什么,然后忽然伸手在我脑袋上面拍了一下。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这么大的事,你还准备瞒我?”

岚姐虽然打得不重,但是却正好打到我的伤口,疼得我不禁“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气。

岚姐白了我一眼,转身回了屋。

我委屈极了,捂着头,也准备回屋,刚打开门背后就传来了岚姐的声音。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