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彼时说好不分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尹红叶任璧泽目录by欧耶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6

彼时说好不分离尹红叶 任璧泽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彼时说好不分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彼时说好不分离是作者欧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尹红叶任璧泽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尹红叶怀孕了。结婚三年,她终于有了一个和任璧泽血脉相连的孩子。但当她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任璧泽的时候,他却突然对她说:“尹红叶,歆谣得了白血病,需要你的骨髓救命。”歆谣,林歆谣?!那个长得跟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女人!她……回来了?尹红叶的脸色瞬间发白,失神间只听到任璧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的骨髓和歆谣的完全匹配,明天,你就去医院给她捐赠骨髓……”

彼时说好不分离

第一章 白月光VS亲骨肉

尹红叶怀孕了。

结婚三年,她终于有了一个和任璧泽血脉相连的孩子。

但当她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任璧泽的时候,他却突然对她说:“尹红叶,歆谣得了白血病,需要你的骨髓救命。”

歆谣,林歆谣?!

那个长得跟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女人!

她……回来了?

尹红叶的脸色瞬间发白,失神间只听到任璧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的骨髓和歆谣的完全匹配,明天,你就去医院给她捐赠骨髓……”

“我不去!”几乎是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尹红叶颤抖地说道。

“你说什么?”她的拒绝让任璧泽皱起了眉头,眼中尽是不悦。

“我怀孕了。”尹红叶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任璧泽,我怀孕了,我不能去捐骨髓!”

任璧泽突然嗤笑一声,眼眸渐冷:“没想到你竟为了不给歆谣捐骨髓而撒这样的谎,我真是小瞧你了。”

呵呵,三年都没怀孕,怎么在听说要为歆谣捐骨髓后就怀孕了?

他竟以为自己是骗他的!

尹红叶张张嘴,身体也不由得摇摇欲坠起来。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只是林歆谣的替身,因为和她长得像才能嫁给任璧泽,留在他的身边,她也曾以为自己可以在他的心头占据一点位置,可是现在看来,都只是她的痴心妄想……

这世界也真是小,她和林歆谣不光长得像,竟然连配型也合适!

这究竟是怎样的孽缘?

尽管尹红叶一直说自己没有骗他,第二天,任璧泽还是强行将她带到了医院。

主治医生胡琼检查后得知尹红叶怀孕,遗憾地摇摇头,“捐献者要被抽取大量血液,那会影响孕妇供应胎儿的血液量。而且,孕妇体内的激素和平时不一样,对病人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

听到这话,尹红叶松了口气,她也想救人,否则当初也不会在骨髓库登记。

可这不代表她要不顾一切的做善事,在救个“陌生人”和自己的孩子之间,尹红叶选择孩子!

“拿掉孩子。”

平淡的四个字仿如惊雷,在尹红叶耳边炸响。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任璧泽,看到他眼中毫无波澜,她的心脏像是被那几个字切割成一块块,红着眼断然拒绝,“不!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去找别人吧。”

料到尹红叶会是这样的反应,任璧泽轻声哄道:“你乖,孩子以后还会有。”

闻言,林歆谣低下头,双手紧握,这话真刺耳!

还会有?他怎么能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尹红叶瞪着任璧泽,眸中燃着怒火:“我不稀罕!任璧泽,我不要你,我只要这个孩子!”

此刻,这三个字带上了陌生又决绝的意味。

她从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任璧泽又是焦急又是烦躁,直接命令道:“把她带去手术室,马上拿掉孩子!”

这是任家的私人医院,所有医护人员自然听从任璧泽的,顿时一拥而上硬是把尹红叶拖去了手术室。

得知消息赶来的林歆谣看到了尹红叶,立刻悲伤又无奈地揪住任璧泽的衣襟,颤颤开口,“阿泽,这不好吧?那是你们的孩子啊……”

“对我来说,你的命才是最要紧的。”

这是手术室的大门关闭之前,尹红叶听到的任璧泽的最后一句话。

让她本就有破洞的心,“砰”的掉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任璧泽,我恨你——!”

下一章

第二章 我就是血都流光,也不会便宜你们!

可惜无论尹红叶如何挣扎不休,还是被架在了手术台上。

眼看着那冰冷的器械就要进入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伸手抓过一边银闪闪的手术刀,朝那几个助纣为虐的人刺过去。

“滚开!”

尹红叶跳下床,紧紧捏着刀,凶狠地问道:“这里还有出口吗?”

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医生咽了咽口水,“有、有个后门。”

她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的看着这几个刽子手,一步步往后门退去。

这时,尹红叶突然感动一股热流顺着腿流下来,她呆滞地低下头,脑中“轰”的一下炸裂开来。

本还在为难完不成任总交代的任务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他们没动手,但孩子显然保不住了。

“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尹红叶满眼都是滴滴答答流到地上的血,腹部也开始绞痛,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VIP病房——

“阿泽,我也想为你生孩子,可惜我的身体不争气……”林歆谣含着泪,窝在任璧泽的怀里抽泣。

任璧泽温柔地替她擦着泪,恍然间想起另一个女人倔强不肯落下的泪。

“傻瓜,你健健康康地在我身边就够了。先别管那个女人,治好你的病是最要紧的。”

透过朦胧的泪眼,林歆谣抚着这张比五年前更俊美无俦的脸,泪眼中划过迷恋和势在必得。

任氏集团今时不同往日,在任璧泽的强力掌舵下,已然是C城第一世家。

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林歆谣。

不,这个男人本来就是她的,绝不会再拱手让人!

胡医生站在一旁说道:“让捐献者修养一周,就可以抽血准备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了。”

门突然被踢开,尹红叶尖利又沙哑的声音响起,“不可能!杀了我的孩子,还想我救她?!”

任璧泽的心倏地一颤,然后瞳孔猛缩。

只因那浅色的裙子上大团的鲜红,还有纤细白皙的腿上已干涸的血迹。

红的,白的,夹杂在一起是那么刺眼,提醒着他一条生命的逝去。

只是个小小的胚胎罢了,林歆谣是个活生生的人,是值得的。

任璧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但依旧因为尹红叶目中的恨意而心头一涩。

“尹红叶,你忍心见死不救吗?”他沉声道:“只要你肯救歆谣,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眼中满是对林歆谣的情意,刺得她几乎要睁不开眼睛,她用力握拳,忍着疼痛,一眨不眨的盯着任璧泽的脸:“那我要任先生的股份,全部。”

可惜她没有找到丁点犹疑和不满,任先生很大方,也迫不及待。

“可以。”

尹红叶突然笑了,笑得凄凉。

任璧泽竟然愿意拿整个任氏集团来换林歆谣的命,那她可怜的孩子算什么呢?

什么也不是!

在这样的真爱面前,她输得彻底!

她发狠道:“休想!我就是血都流光,也不会便宜你们这对狗男女!”

任璧泽一声令下,两个保镖走过来。

“由不得你!”

第三章 自导自演

最终,任璧泽见软的不行来硬的,他将尹红叶带回去关了起来,吩咐佣人为她补充营养。

不管怎么闹腾,她都无法改变一个星期后要被任璧泽强行带去医院抽血。

而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尹红叶反而奇异的安静下来。

她再怎么反抗,只要任璧泽一声令下,有的是人来按住她,何必闹得难看?

病房里,林歆谣虚弱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真诚的笑,“尹红叶,谢谢你。”

尹红叶冷冷地望着她,只觉得这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无比的讽刺:“真想谢我,手术后就给我那可怜的孩子立个往生牌位,日日跪拜,供奉三个月!”

“尹红叶,你别得寸进尺!任氏的股份我会转让给你,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也可以给……”

“二女共侍一夫么?”尹红叶嗤笑着打断他,“任璧泽,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贱?”

贱到还会和他有孩子?

他把她当作替身,所以觉得孩子也能替代吗?

任璧泽垂眸,如扇的羽睫掩住了眼底的一丝躁郁,不去看她嘲讽的眸色。

就是这张和歆谣相似至极的脸,让他在那时铺天盖地的压力下得以喘息,但每次看到,更多的是揪痛,时时刻刻提醒他,这只是个“赝品”。

冰冷的针尖扎入静脉,尹红叶为那刺痛微微拧眉,林歆谣白着脸看着那血袋中慢慢溢满的红色,眼泪如珠般滑落,“阿泽,我觉得好对不起尹小姐,一想到我的命是伤害一个无辜的小生命换来的,我的心就好痛……”

任璧泽心疼地为她擦泪,轻声细语地哄道:“不怪你,要怪就怪我。”

尹红叶多想扯下针头,再把那一袋血丢到那对狗男女脸上,一个装模作样的表演,一个深情款款的模样,还嫌她不够恶心吗?

她咬牙闭上眼,神色很快恢复木然,只想快点弄完好远远的离开这里,离开任璧泽。

抽完一大袋血,尹红叶无力地倚在墙边,眼前一阵阵泛黑,正要离开,却接到了林歆谣的电话,“尹小姐,胡医生说你刚才抽的血出了点小问题,麻烦你来血液室看看。”

尹红叶冷笑,关她什么事呢?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林歆谣幽幽地说:“你不来的话,阿泽会亲自去请你。”

忍着头重脚轻的晕眩感,尹红叶咬着牙一步步挪到血液室,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放肆的笑声。

“阿泽他果然还是爱我的,不枉我装病,今天下午手术做完后,我就能慢慢‘康复’了。这段时间天天画这种死人白的妆,丑死我了……”

看到门口气得浑身颤抖的尹红叶,林歆谣一点也不惊慌,还上下打量着她,笑得天真无邪,“你确实和我挺像的,不过赝品终究是赝品……你占着不属于你的位置太久了,该还回来了!”

说完,她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把衣领拉得凌乱,还扇了自己一耳光,然后在尹红叶的目瞪口呆中,将那一袋辛苦采集的血液狠狠摔到地上!

做完这一切,她悠哉的对一旁的胡医生说道:“叫任总过来。”

极致的愤怒让尹红叶心间燃起一团烈焰,就连晕眩的感觉也被烧掉了。

“你这么爱演,这么卖力,我怎么好意思不配合你?”

说罢,尹红叶就甩了林歆谣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下不够,又连着扇了几下,直把林歆谣打得尖叫连连。

然后,她听到一道愤怒的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

“尹红叶!你闹什么?!”

第四章 真病还是装病?

林歆谣一看到任璧泽,立刻捂着流血不止的鼻子扑了过去:“阿泽,尹小姐不知道怎么了,摔了血袋,还打我……”

任璧泽心疼地将林歆谣抱在怀里,冲着简楚尹红叶怒吼道:“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孩子是我命人拿掉的,你这么对一个绝症病人,又何尝不是在杀人!”

尹红叶跌坐在一地血泊中,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就好像那天她留不住的孩子变成鲜血滑过她的肌肤……

“她是绝症病人?我杀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尹红叶都分不清自己和任璧泽谁更傻了,“林歆谣根本没得白血病,她是装的!”

任璧泽一怔,怀里的林歆谣瑟瑟发抖,完全是一副被尹红叶吓坏了的模样,嘴里反复念叨着,“阿泽,我不要了,不要了……”

“林歆谣和这个医生串通装病!而你这个傻瓜,偏偏上了这个当!为了这么个虚伪恶毒的女人,杀死我们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期待了好久的孩子就那么白白的失去了,被拿去献祭任璧泽的“爱情”,尹红叶就觉得痛到几乎要窒息!

胡医生惊诧地喊道:“尹小姐你在乱说什么?什么串通装病?这是能开玩笑的吗?谁会好端端的咒自己得了白血病?”

林歆谣的半张脸都染了血,还染红了衣襟,她颤颤巍巍地抓住任璧泽的手,哭着摇头,“我不要尹小姐的血了,但我一定要为我自己正名。阿泽,你多找几个医生,来给我检查……”

在林歆谣的一再要求下,C城各大医院的专家聚到一起,其中还包括目前在国际上颇具盛名的顶级权威唐教授。

一番检查过后,唐教授颇有怨言地说道:“林小姐确实患了白血病,没有误诊,没想到竟然有人对她下这种狠手,太过分了!”

听到这样的结果,尹红叶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怎么会?

这位唐教授是出了名的严肃古板,刚正不阿,不可能被林歆谣收买。

何况林歆谣那大量涌出的鼻血,不像是作假……

林歆谣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撒谎,砸了救命的血液对她有什么好处?

尹红叶觉得自己脑子一团混乱,忽然,她脑中冒出了一个想法:“配型!对了,配型!我和她真的配型上了吗?”

林歆谣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杀死她和任璧泽的孩子!根本不存在合适的配型!

任璧泽干脆让唐教授再亲自验证一遍,检查结果出来后,唐教授皱眉道:“尹小姐,你和林小姐的骨髓配对十个点,全相合。”

“尹红叶,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任璧泽冷冰冰的语气响在她的耳畔,他看她的眼中也尽是厌恶,尹红叶却只是难以置信地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是她不想捐赠骨髓,不是她毁了那袋血液,她也根本没想去打一个白血病人!

可是谁会信?

反正任璧泽是不会信的。

他冰冷无情的眼神和话语,比记忆中那件薄薄的花袄透进的寒冷更冷。

“尹红叶,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吧!”

第五章 一升血,一升泪

任璧泽再次让医生给她抽血。

几个医护人员虎视眈眈盯着尹红叶,准备一拥而上来按住她。

尹红叶惨笑,她哪还有力气?刚才打林歆谣也不过是强撑着,这不,很快就付出代价了。

又被抽走了两大袋血,加起来有一升了吧……

此刻流走的不止是血,还有她这几年来一厢情愿的爱恋。

得到了想要的,再也没人来管尹红叶,她昏昏沉沉慢慢走出去,就看到任璧泽小心翼翼地抱着林歆谣,进入移植仓准备手术,根本就没注意到她此刻已经全然无力。

他对她,可真是无情。

尹红叶环抱住自己冷汗直冒的身体,窝在楼梯间瑟瑟发抖。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失血过多带来的冷,还是心底透出来的冷。

“吃块巧克力,会好很多。”

尹红叶抬起头,迷蒙中看到任璧泽正专注的看着自己。

可是,那双眼睛里,怎么可能对她有怜惜呢?

“你是尹红叶吧?”

“嗯。”

舟隽紧张地擦了擦手心的汗渍,没有认错,真的是尹学姐!

“献血前要正常饮食,空腹献血不好。”舟隽关切地看着尹红叶,目光落在她发白的唇色上。

尹红叶指尖掐住手心,失焦的双眼看到一张年轻又青涩的面庞,穿着白大褂,还体贴的将巧克力的包装剥去,递到自己嘴边。

“谢谢。”尹红叶含着苦涩的巧克力,只觉得身心都发苦。

空腹献血不好?任璧泽哪会注意,又哪会在意呢?他是那么迫不及待。

得知舟隽是自己初中时的学弟,尹红叶虽然没什么印象,但还是留了联系方式,她想她会永远记得这块巧克力的温暖。

林歆谣的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唐教授特意留了几天,确定她体内的白细胞已经在恢复正常。

林歆谣觉得身体日复一日充满活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阿泽,虽然尹小姐那么对我,但也是人之常情,我想好好感谢她。”

任璧泽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几天没回去,也不知道尹红叶怎么样了,还记得抽完血后她也非常虚弱……

听到林歆谣这么说,任璧泽答应等她身体好了就一起回去,但嘴上却说道:“我真金白银的感谢,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林歆谣垂眸,眼里划过一抹幽光。

不,感谢仅仅是感谢,她才不会让任璧泽以任氏集团作为交换。

耳边想起胡医生随口的玩笑,“你说尹红叶和你长得这么像,配型还全相合,怕不是你流落在外的姐妹吧?”

林歆谣却好一阵心惊肉跳,想起一件埋藏多年的陈年往事。

在得到证实前,决不能让家人看到尹红叶!

助理从家里过来,递给任璧泽一张离婚协议,上面尹红叶已经签了字。

林歆谣以为就以任璧泽对自己的在乎,会很快签字,然而却看到任璧泽沉下脸,眸光阴鸷,好像下一秒钟就会撕碎这张纸。

“万一你的病有什么反复,尹红叶还有用。”丢下这么一句话,任璧泽就挟裹着莫名的怒意急匆匆走了。

林歆谣咬牙,这话是骗鬼吧!

第六感告诉她,任璧泽对尹红叶的在乎,已不仅仅是因为相似的脸。

“林小姐,我按你的吩咐,趁夫人熟睡看了她的肩膀,那里有个红色的胎记,像是片叶子。”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