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李果杨雪梅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0

李果杨雪梅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李果杨雪梅小说叫做《那年我们正青春》,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李果杨雪梅小说主要内容:我缩在墙角里,眼见着新来的猫女已经光光身身的了。她的皮肤像婴儿一样嫩,身形线条比刚才那个还显得成熟些,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那年我们正青春
推荐指数:★★★★★
>>《那年我们正青春》在线阅读>>

《那年我们正青春》精选章节

我缩在墙角里,眼见着新来的猫女已经光光身身的了。

她的皮肤像婴儿一样嫩,身形线条比刚才那个还显得成熟些,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而她很大方,面对着我,躺了下来,张成了人字。

尼玛,那蓬勃的草丛,还有那肥美的……

让人热血再次沸腾不已。

她的红唇勾出笑意,柔声道:“傻瓜,听话一点,会好受一点。记住啦,别强行摘我的面具。我们都是大学生,还要面子的。快点过来啦,对我温柔一些就好啦!要是你还是那么厉害,我要是拿你没办法,你还得再花五千,下一位呢!”

我听得都要崩溃了。

合着杨雪梅这个贱人今天晚上真是要榨干我的钱啊!

我要是拒绝,不进行下去,刚才那个皮鞭女王恐怕又要进来了。

算了算了,这是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得往里跳啊!

于是,我还是走了过去,满心委屈的爬到了床上。

尼玛,真是没法动作,身上的鞭伤扯着疼。

猫女也看出我的难受,很主动的叫我躺在那里,她来了个上位。

那时候疼痛,我都特么没状态了。

不过,猫女蹲在我上面,用手很快给我带出了情绪。

她的眼里还是光芒大露,赞美着我,说真是没见过这么雄伟的。

然后,她深深的吞掉了我。

尼玛,我情绪还是激动了起来,渐渐的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可就在这样的带伤情况下,真是没法放点什么出来。

猫女也是功夫一流一流的,相当不错,最终也是汗水淋淋,累得不行。

不过,她自己也是登了两次天,真的是郁闷了,摇摇头,表示投降了。

我也是憋得很痛苦,身上伤痛更痛,也什么都不想了。

猫女实在不行,便起了身,收拾了之后,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她很职业化,走的时候,头都不回一下。

我躺在那里,渐渐的失去了状态,浑身疼痛。

心里的憋屈就别提了,杨雪梅这个贱人,老子跟她永远不相两立了。

哪怕是回去了,到学校了,她要是开除了我,我也认了,但这辈子是绝不会放过她的。

老子一定要强大起来,一定要想到办法狠狠的折磨死她。

没一会儿,铁门又开了,进来一个背着药箱的护士。

她长得清纯,像个邻家大姐姐,莫名给人一种好感。

戴着护士帽,青丝垂露几缕,护士装雪白而紧身,绷得身线很迷人。

但我还是要崩溃了。

去他妈的,居然来了制服诱惑吗,还带着药箱,专业化程度要不要这么高?

我郁闷得苦叫道:“护士姐姐,别来了啊,我不想做了,身上痛,射不出来的……”

这护士居然噗嗤一声笑了,脸上有淡淡的羞红,挺迷人的,说:“别那么恐惧的样子,我是真护士啊!好好躺着,我给你身上消一下毒,上点药。”

好吧,只要不是来叫我上的就好。

我这才放心下来,点点头,啥也不想说了,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娘的,对于大铁门外面走进来的美女,老子真的是阴影了似的。

护士动作很轻柔,身上有着淡淡的幽香,让我莫名想起那年的林美琪,心头更增添了伤感。

三年过去了,林美琪怎么样了?上大学了吗?她还会想起我吗?

我的家,从小就没有妈妈。只有一个混帐的不知一天到晚在干什么的爹,还有记不清有多少个的、只在我家里睡一晚或者几晚的、就不再会出现的野妈。

学校里不受待见,同学的嘲笑、鄙视,班主任的折磨,我就是一个被人生抛弃的人。

从来没有尊严,从来没有关爱。

想想那时候的林美琪,其实从小对我都很好,给我糖果,陪我玩,给我辅导功课,还让我去她家吃她做的饭。

我都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吃外卖的,家里似乎从来没开过火。

也许她是同情我,并不爱我,但我喜欢她,爱她,她是为数不多能带给我幸福和温暖的女子,是我的初恋。

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也许怪那岛国片,但我们都很投入的,发誓要永远在一起的。

可现在想想,等我们长大了,家势都不一样的,我们没戏。

差距太大了,她在天上,我在地狱,而且正在地狱受着她表姐杨雪梅的煎熬。

她是三中曾经的校花,喜欢她的人排成了长龙,而我却有幸能得到她,这是走了狗屎运。

当初我们把一切想得好美好,曾经想到过私奔,去没人知道的地方,厮守一生,天天在一起,粘着,不断的运动着。

因为那年我们正青春,怀着冲动,带着幻想,无所顾忌,在激情中沉沦,走向了毁灭。

而如今,她音讯全无,QQ也不上了,微信里把我拉黑了。

我在这里,一个豪华的地方,吊灯是那么明亮柔和。

却被无情的折磨,用自己高三的学杂费、生活费被迫嫖着痛苦的娼。

我是个学渣,一个可怜虫,唯一的报复希望却让自己沦陷在这里。

遇到的漂亮女人,杨雪梅和那个皮鞭女,竟然都这么变态。

这是个让人想不通的时代,什么样的变态都有。

也许,我也是个变态,一个可怜的小变态。

没有人管我,真的没有。

对我最好的,还是林美琪,只有她。

我想她,比任何时候都想,只是想她,忽略她的美,只有她的善良、温情……

不知不觉,我的心头凄凉无数,鼻子发酸,眼泪留下来了,顺着淌,流到刚刚清洗过的脖子上鞭伤之处,感觉比酒精还让人痛苦。

护士愣了一下,看了看我,轻声柔柔道:“哎,你哭什么呀?疼吗?”

看着她好奇的目光,似乎透着些许的同情,但我不想解释。

闭上眼睛,感觉心都是空的,或者伤碎成一片又一片,只是泪水不停的流着。

护士叹了口气,叫我翻了个身,继续替我清理伤口,上药。

我趴在那里,渐渐忘记了酒精带来的伤痕痛苦,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是痛苦的折磨。

每一个白天,我被囚禁在那里。

锁铐,狗链。

一日三餐,非常精美,营养丰富,专人送来。

卫生间很大,可以刷牙、洗澡。

到了夜晚,总有不同的漂亮女人,化着淡妆,陪着我。

她们无一不戴着面具,身材都很好,皮肤也不错。

但有的是十来岁的,有初中的,也有高中的,当然还有大学的。

有单身的,也有那种有夫之妇。

有教师,也有白领。

个人感觉,最大年龄的还有四十多岁的,但的确风韵犹存,皮肤极好,而且要求特别强烈,却也不是我的对手。

她们都很干净,都有检查报告,而且基本上技术流,相当霸道。

我被逼和她们发生着杨雪梅渴望看到的一切,每一次五千。

我不敢再揭面具了,因为一揭就得加五千。

我也不敢不做这些事情,因为会被毒打,真的被打怕了。

每天晚上不放个三次,就会被皮鞭女王抽得满地滚,忍着痛也得逼着自己把子子孙孙放出来。

那日子简直让人痛苦到分裂,我就像一头动力十足的牲口,满足着他人变态的欲望。

每当这种时候,真是分裂到极点,只有疯狂的爆发,各种方式,直到前来应对我的女性痛苦流涕。

我恨杨雪梅,也恨这些女人,没特么一个不是为了钱而来的。

既然为了钱,那就付出代价吧!正如我既然为了报仇,那就为自己的幼稚付出代价!

这些女子真的很拼的,愿意让我走后头,甚至帮我口,吃掉我一批又一批的骨肉。

我也不知道杨雪梅到底有多么变态,只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的豪华囚室里,先后来了六个女子。

五六三十,那是三万块,我已债台高筑,但我无法拒绝,否则就是一顿毒打。

含着泪,忍着痛,一个个做完,还一个个都得放水出来。

在那个地下室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有痛苦的受刑。

我不知道未来,因为我已经被未来绑架了。

原以为杨雪梅让我把两万五花完就放我,谁知她是要让我做到死的节奏。

那一段日子,我感觉将人生一辈子要做的那种都做完了。

形形色色的美女,各色各样的器官。

环肥燕瘦,毛多毛少,深的浅的,紧的松的,粉的黑的或者紫的,简直就是经历了万国博览会似的。

每每爆发之后,感觉整个人都空了,无边无尽的空虚感,让我甚至想吐、想哭。

无论前来的女人是多么性感,皮肤多么好,身上是多么芳香,技术是多么一流,甚至有人事后温柔的吻我,抚摸我健美的身躯,都让我感觉她们是那么扭曲,每一张精美的面具下面,都是一张恐怖的脸。

那一阵子,真的很分裂。

有时候我还是像老油条,跟前来的女人一边办着,一边嘻哈打笑,逗得她们开心不已,更加完美的对待我。

可一旦我爆发完毕,便咆哮着,让她们滚,滚得越远越好。或者直接踹下床去,叫她们滚。

她们真的滚了,匆匆收拾,都来不及穿衣什么的,拿起就出去了。

有时候,做着事情,我会突然流泪,甚至狠狠的咬住女人的肩膀。或者是深深的狂爆,直接搞伤。

但每每我对这些女人有伤害性的举动,总会被那个皮鞭女王毒打一顿。她的理由是:大家都不容易,她要保护弱者。

去他妈的,谁又来保护我这个弱者呢?

所幸的是,我的性格走向了分裂,但我并没有被逼疯。

我就觉得这样子的话,杨雪梅是想让我疯掉。可是老子不,绝不会疯,分裂到变态,我也不会疯。

这个大仇人,我永远不能让她得偿所愿!

男人,绝不能输给女人,正如我每一次都击败了前来的五千女郎。

甚至白天里,我很无聊,忍着身上的疼痛,什么俯卧撑、仰卧起坐、抱头深蹲、扎马步都做起来,老子不能让这身体垮了!

在囚禁室里不知过了多少天,有一天晚饭后,照例是每天不同样的片子在大屏幕上放着,鬼知道杨雪梅有多少的资源呢?

过了约一个小时,我都准备好了,因为得有五千女郎过来了。

我还在想着,今天晚上又是什么类型的女人呢?不管怎么样,只要不是老太太就好了。

谁知,门开了,首先进来的是皮鞭女王,手里没有鞭,但已让我心里颤抖了。

她就是个刽子手一样的女人,打得我都有心理阴影,身上的鞭伤从来没有怎么好过。她甚至好些次让那些女人跟我玩虐待,那些女人不得不听,虐得我哭爹叫娘,痛不欲生。

似乎,她特别喜欢看我被打得翻滚的样子,喜欢听我被虐时的惨叫,哪怕后来我都不叫了,痛得麻木了,习惯了,但表情是痛苦的,她就是兴奋的。

然后,进来的赫然是杨雪梅。这个贱人,她总算来了。

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哪怕不知道未来在何方。

复仇两个字,深扎在我的心里,永远没法磨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