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一世之雄徐浩然陆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9:00

《一世之雄》徐浩然陆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一世之雄》讲述了徐浩然陆菲跌宕起伏的故事,一世之雄徐浩然陆菲小说精选:徐浩然在外面抽了整整一支烟,心情才稍微缓和下来,心想算了,老子来到临川市是来打工挣钱的,又不是来和人斗气的,那几个小杂毛狂就让他们狂吧。

一世之雄
推荐指数:★★★★★
>>《一世之雄》在线阅读>>

《一世之雄》精选章节

徐浩然在外面抽了整整一支烟,心情才稍微缓和下来,心想算了,老子来到临川市是来打工挣钱的,又不是来和人斗气的,那几个小杂毛狂就让他们狂吧。

"徐浩然。"

就在这时,老板娘陆菲走了出来。

徐飞回头说:"老板,有什么事情吗。"

陆菲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没事吧。"

徐浩然勉强地笑了笑,说:"没事,能有什么事情。"

陆菲回头看了看在里面已经扯起了场子,划拳打码的几个小混混,说:"你刚来临川市,可能对有些情况不是很了解。"

徐浩然点头说:"是不太了解,那几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来头?"

陆菲说:"你听过蝴蝶没有?"

徐浩然在青阳镇的时候就听说过蝴蝶这个名字,蝴蝶代表的是一个女人,传闻蝴蝶貌美如花,但是心如蛇蝎,手段狠毒,比男人都狠,手底下更是养了一大批亡命之徒,临川市的很多酒店、夜总会都和她有关。

徐浩然点头说道:"听过,怎么,那几个就是蝴蝶的人吗?"

陆菲说:"嗯,所以你不要冲动,不是万不得已,千万别和他们起冲突。"

徐浩然说:"明白了。"

口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不太以为然,这些小瘪三的脾气他太清楚了,若是你忍让,对方必定会得寸进尺,所以一味的忍让也不是办法。

陆菲说:"你就在外面吧,免得和他们起冲突,有事情我会叫你。"

徐浩然答应一声,陆菲就转身回吧台了。

陆菲的这个酒吧也没请人,就她一个人在打理,再加上徐浩然,也不过两个人。

徐浩然看着陆菲的背影,一边抽烟,一边思索,按理说至少也得请两个服务员啊,美女老板是没钱请不起人,还是酒吧很麻烦,没人敢来?

瞟了一眼先前进去的那几个小混混,只见一帮人趾高气扬,声音很大,一副天是老大老子是老二的样子。

徐浩然不想自己郁闷,干脆别过头不再看这帮人。

但徐浩然已经打算忍让了,那几个小混混却好像不知道分寸,得寸进尺,竟然在里面讨论徐浩然,声音还是很大,显然是故意让徐浩然听到。

黄毛冷笑道:"看看,看看门口那个傻逼,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还以为自己多牛逼呢。"

绿毛笑道:"这种愣头青,总以为自己很牛逼,要给点教训会成长。"

黄毛得意地笑道:"刚才要不是陆菲拉住我,我一瓶子直接给他砸下去,看他还嚣张不。"

"哈哈,那种小角色打了其实也没意思,喝酒吧。"

金毛说。

黄毛笑道:"就这样喝闷酒有什么意思,不如叫美女老板过来陪咱们。"

"好啊,陆美女长得好,身材也漂亮,皮肤也水灵,可比大富豪的那些好多了。"

绿毛笑道。

黄毛笑道:"你他么傻逼啊,大富豪那些都是烂货,怎么能和陆大美女相比?哥哥啊,就是喜欢陆大美女这样的,有挑战,看我的。"

徐浩然在门口听到小混混们的话,也不知道忍了多少忍,方才压制住冲进去搞人的冲动。

这时又有几个客人来了,穿着都比较正规,应该是真正想来消费的客人,但这几个客人走到酒吧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况,均是皱了皱眉,说:"咱们去别家吧。"

徐浩然想帮陆菲揽客,连忙上前说:"几位里面位置还多,进去坐啊。"

那几个客人纷纷摇手,说:"不了,改天再来。"显然是忌惮那几个小混混,怕惹上什么事情。

徐浩然心想这样可不行啊,这帮人往里面一坐,就算有客人来也被吓走了,陆菲这生意还怎么做?

而且听那几个杂毛的意思,这次绝不是第一次来。

这时,黄毛举手将陆菲叫了过去,徐浩然知道黄毛对陆菲有那个意思,不由打起了精神,盯了起来。

虽然陆菲说不要惹事,可真正避不开的时候,也只有大开杀戒了。

陆菲道了桌子边,笑得很勉强,说:"毛哥,有什么吩咐。"

黄毛笑道:"刚才你不是说要陪我们喝酒吗?坐下来喝几杯。"

陆菲刚才是为了息事宁人,可不是真想陪酒,连忙推脱道:"毛哥,你看我这酒吧还在做生意呢,我还得看着吧台,要不待会儿吧,待会儿一定陪毛哥。"

黄毛笑道:"陆菲啊,刚才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过那小子一马,我给你面子,你却不给我面子?"

陆菲心中一慌,随即又是一笑,说:"毛哥,这样吧,我敬你一杯。"说完拿起桌上的酒瓶就要倒酒。

那黄毛忽然伸手一把将陆菲往自己怀里拉去,口中笑道:"出来开酒吧的,还装什么纯啊。"

陆菲受到惊吓,手中的酒瓶里的酒水洒在黄毛身上,黄毛本也不介意,可陆菲挣脱黄毛,站起来,说:"毛哥,你放尊重点。"

这么一来,黄毛就不高兴了,借陆菲洒酒水在他身上发挥,冷笑道:"好,给你面子你不要是吧,你刚才洒了我满身的酒水,这笔账怎么算?毛哥这身衣服可是刚刚才买的,几万块一套的名牌。"

陆菲慌忙说:"毛哥,我去拿毛巾帮你擦干。"

"陆菲,你以为擦干就行了吗?"

旁边绿毛叫道。

黄毛冷笑道:"本来阳哥早就说了,要砸了你这酒吧,还是老子帮你说情,你才能开到现在。你一点面子也不给,那就没什么人情可讲了,这套衣服三万八,你得陪我,酒吧能不能开另外说。"

陆菲慌了心神,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敲诈勒索,可也没办法啊,支支吾吾起来。

那绿毛帮腔道:"陆菲,我看你还是识相点吧,做毛哥的女朋友,以后毛哥会罩着你,以后不用那么辛苦。呵呵,你该不会还想着那小白脸吧,他都那样对你,还记着他干什么?"

陆菲支支吾吾地道:"毛哥,各位大哥,今天算我不对,这样可好,你们的消费全算我的,你们就饶过我吧。"

黄毛冷笑道:"看来你是怎么说都不明白了,行!"说完站起来,一把抓住陆菲的手,就要往酒吧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陆菲知道对方威胁不行,要用强了,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徐浩然看到这儿,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出来,临川市的小混混都这么无法无天的吗?看来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

拿着烟头,猛地吸了一大口,烟头直接燃了一半,都快冒起火来,跟着将烟头往地上一扔,大步迎着黄毛走去。

徐浩然的步伐很大,很有节奏感,一步算一步,就像是跟着战鼓在行进一般。

经过酒柜旁,抄起一个酒瓶,藏在身后,冷冷地盯着黄毛走去。

黄毛根本没把徐浩然放在眼里,正在欺负没有反抗能力的陆菲,要强行将陆菲带进休息室去。

徐浩然的目光渐渐凝聚,冷厉起来。

眼见一大步就可以冲到黄毛身前,目光一狠,一大步上前,一瓶子狠狠地往正在拉扯陆菲的黄毛脑门砸了下去。

啪地一声响,黄毛脑门当场开花,酒瓶碎裂,玻璃碎片飞溅,酒水弄得黄毛满头都是。

徐浩然忽然出手,黄毛等人都是没反应过来,当场懵逼,这小子敢动手?

黄毛旋即反应过来,怒叫道:"我草你么的,你敢打老子?老子干……"

徐浩然又是一脚,直接把黄毛射趴在地上。

旁边绿毛扑上来,徐浩然一把抓住绿毛的手,一个转身,就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出手,将绿毛狠狠地摔在地上,再跺了一脚。

另外三人扑上来,徐浩然握紧铁拳,一拳一个,顷刻间,将三人全部打趴下。

在后面本来担心无比的陆菲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这么能打?五个人一分钟不到,就被他全部放倒了?

徐浩然转身看向黄毛,黄毛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拔出一把匕首,眼神凶狠,再往徐浩然扑来。

徐浩然冷笑一声,往侧面避开黄毛刺来的一刀,一把抓住黄毛的手腕,用力一扭。

喀嚓地一声脆响,黄毛鬼哭狼嚎起来,一只手竟是被徐浩然硬生生扭断,手中的匕首也脱手,当啷地一声落在地上。

徐浩然揪住黄毛的头发,怒喝道:"草你么的,刚才你说什么?很屌?老子看你有多屌!"拽着黄毛的头发,几大步冲到桌子旁,照准桌子就是狠狠地一下撞了下去。

砰!

黄毛撞上桌子,摔倒在地上。

徐浩然的怒气上来了,谁也劝不住,虽然陆菲在边上怕出事,喊别打了别打了,但火气头上的徐浩然哪管那么多,看了看四周,干脆弯腰,双手扣住桌子的边沿,一用力将桌子举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黄毛吓得魂飞胆裂,哪儿来的横人,杀性竟然比阳哥还重?

陆菲吓得急忙从后面抱住徐浩然,使劲往后拖,用哀求的声音说:"徐浩然,别打了,别打了,算我求你了!"

徐浩然听到陆菲的话,怒气稍消,点了点头,说:"黄毛狗,记住了,老子叫徐浩然,不爽找人来干我,老子等着。"

听到徐浩然放狠话,黄毛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来,一般放狠话,也就是没事了。

但刚才也着实被吓得不轻,那桌子少说也有两百斤,要是砸在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陆菲也是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事情没闹得太大。

但没想到这口气方才落下,徐浩然还是觉得一口恶气难忍,眼睛一瞪,狠狠地将桌子往黄毛砸了下来。

"毛哥!"

黄毛的几个同伴失声叫道。

轰地一声巨响,桌子狠狠地砸在黄毛的身上,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大跳,哪里来的横人啊?

徐浩然慢条斯理地掏出他的那一盒五块钱的廉价香烟,取出一支,放在手上抖了抖,随即叼在嘴上,打火点着,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斜眼看向那几个小瘪三,淡淡地道:"怎么,还要老子请你们走吗?"

黄毛的几个同伴登时反应过来,一个个手忙脚乱,逃也似的跑了。

即便是跑出酒吧,已经没有威胁,可还是感到一颗心噗噗地狂跳不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