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霍临玺夏疏衍小说最新章节_冥婚来袭阴夫来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09:30
此小说主人翁是霍临玺夏疏衍,书名叫《冥婚来袭阴夫来宠》,是很多朋友们都喜爱的作者戏言所写,很好看,千万不要错过,本站有全本小说入口哦!精彩片段:脚上的藤蔓忽的像我的两只腿紧紧缠住,又一个踉跄,摔在了泥地里。 我死命挣扎着,想要尽快挣脱藤蔓的束缚,那细长的藤蔓就像是活脱脱的水蛇一般,一路向上,将我捆得死死的。

霍临玺夏疏衍小说 精彩章节

木偶咯咯的笑,一声接一声。

笑得我头皮发麻,我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恐惧过,他对于我来说,比在棺材里看到几副烂骨架还要可怕。

木偶人伸出双臂揽住我的脖子,冰凉的木手指竟然也像人的手指一般灵活,将我的头发撩到耳后,所到之处,毛发直立。

“别……别过来……”声线控制不住的颤抖,声音小的恐怕只有我自己才能听见,因为太害怕,喉咙有些发紧,干的就像是快要冒烟了。

木偶人继续往我脖子上攀,滑溜溜的细手,如同一条水蛇,又慢慢滑到了我的脸庞。

眉眼间像是带着一抹得意又邪魅的笑。

“你……要干嘛?滚开。”我闭上双眼,不敢直视他,从眼眶中掉出来两滴眼泪。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说我干什么?”

春宵?

我呆愣得瞪大眼睛。

“昨天晚上你不是挺享受的吗?”木偶人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窝。阵阵发寒。

昨天晚上……我不是跟霍临玺在一起吗?

不过当时他冰凉的体温根本就不像正常人,还有他异常的举动。

以及今天早上那枚被我扔掉的戒指。

难道……

和我鱼水之欢的人是这个木偶?

猛地就像是有一阵电流穿过全身一般,我的第一次竟然被木偶夺了?

当时他说的要娶我,就是将我装进棺材里抬进坟场吗?

内心直发杵,也可能是恐惧感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自我保护欲,伸手一把抓住了木偶的头发,往棺材那头狠命扔了过去。

颤抖的双手竟活生生的扯下了一缕头发,手感滑顺,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棺材那头的木偶人吃痛惨叫了一声。

我趁着这个间隙,赶紧用力的敲棺材板,想要从里面将它推开。

这沉重的棺盖应该是从外面钉死了,即使我双手酸软,挣红了脸,这棺盖也纹丝不动。

“别白费力气了,你不在这棺材里呆3日是出不去的。”木偶人站起身,声音里带着怒气。

我现在一个夜晚也等不了,还让我和这个可怕的木偶呆三日,恐怕能出去的就只有我的魂魄了。

看着木偶小小的身躯慢慢逼近,我瑟缩着往后退,直到背贴上了又冷又硬的棺材木。

砰——

突然头顶上像是炸开了一道惊雷。

紧接着又是一声。

面前的木偶将刚才阴险的笑容收敛了,明显一怔。

看来这不是他捣的鬼。

“救命啊!”我大声呼喊着。

轰轰——

从头顶上透进天光,太久被关在黑暗里,眼睛有些不适应,微弱的光线也让我觉得有些刺眼。

我眯着眼睛,微微抬头。

却从天光处伸进来一只手。

“夏疏衍,你快点跑!”霍临玺重重地喘着气,胸口上下剧烈起伏,充血的双眼瞪得很大,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我慌乱的想要站起身,却是腿麻的动弹不得。

小心翼翼的望向棺材那头,木偶又不见了踪影。

霍临玺猛然转头,看向四周,像是害怕有人追上来一般,赶紧搭过手来将我扶出黑木棺材。

脚刚一踏地,阵阵阴风便席地而起,钻进我的裤脚,像要将我活生生抬到天上去。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趔趄又跌进了棺材里。

轰轰——

这一次棺盖竟然在自己慢慢合上,霍临玺眼急手快,一把扳住了棺盖,手背上的几条青筋暴起。

“快……跑……”像是从他的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迸射出来。

我慌忙地又站起身子,连滚带爬翻出了棺材。

“哥!”霍临玺红着双眼。

“你就放过疏衍吧,她不是害死你的凶手,她也是无辜的!”霍临玺沙哑的声音带着哀求。

阴风夹杂着冷笑,扑面而来。

“如果他们都是无辜的,我也不会到今天这般田地,你就不要给她求情了,她身边的人都该死!”

阴冷的声音像是一颗惊雷在我耳边炸开。

思绪在我脑海里翻飞,这个躺在棺材里的木偶人是我害的?

我到底做了什么?

可搜寻了整个记忆也没有结果。

身上的藤蔓仿佛又紧了些。

我有些喘不过气,肌肉僵硬,脉搏处突突的跳着。

咚——

清脆的一声响,我回过头去,看着霍临玺端端正正的跪在坟前。

啪嗒——

两滴硕大的眼泪砸在坟头草上。

“算我求你了,哥!放过她吧。”霍临玺的脊背挺得像是军人一样直。

空气仿佛在这一秒凝滞。

我从未见过霍临玺流泪,更没有见过他委曲求全地要给别人下跪。

身上的藤蔓仿佛松了些,趁着这个间隙,我赶紧将这束缚解开,撒开腿就想要往前奔。

因为腿麻,簸着脚,一瘸一拐头也不回地往前跑。

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心脏砰砰直跳,声音仿佛刺穿耳膜。喉咙涌出一股腥味。

依稀间还能听见霍临玺在身后拼命的叫喊,快跑,快跑。

坟堆,树枝,墓碑……到处都挂满了纸钱。

这次身边再也没有出现阻碍,我很顺利的跑下了阴郁的坟山。

我也不敢再往霍临玺家里跑了,而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踩进田地里。

很快,天就像是被墨染黑了一样,宁静的村庄,死一般的沉寂,村子很大,只有几家稀稀拉拉的灯火在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片刻不敢停留。一直走上了水泥公路,遇到了回家的车,我悬着的心也才放下来。

汽车缓缓的驶在盘山公路上,阴郁的村庄离我越来越远,可罩在我心里面的雾霾一点也没有消散。

发生的一切都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是一场梦。

可我举起手,那被戒指扯破皮的手指还是微微红肿的……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