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骆宾城白未央by青花苏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是作者青花苏所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骆宾城和白未央之间的虐恋故事...白未央没想到自己还会再次见到骆宾城,当年毕竟是自己抛弃了他在先的,现在再见还是会心痛...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骆宾城白未央by青花苏在线阅读

第一章  弃妇

敞开房门,白未央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就听见里边传来了一阵扎耳的声响。

头脑轰的一声,刹那变得空白,眸中闯入一双大红色的恨天高,透过这双鞋,白未央可以想象那女人是如何妖娆。而散乱在地上的衣裳,更是证明了他们有多癫狂。

她的出现惊动了里边的丈夫。回眸,看见面色虚白的女人,男人毫无愧疚,反而忿然冲她吐出两字,“快滚!”

白未央猛然从那盈满了阴鸷的声响中骤然惊醒。她心中一虚,磕磕绊绊的道歉,“抱,抱,抱歉……”而后闭门,迅疾奔出去。

抱歉两字,从一个老婆口中说出,多么讽刺。

已然是傍晚时分,街上行人寥寥,儿子去参加野训营,而自己的老公……白未央在道上茫然的走着,她不晓得自己该去哪儿?

面对老公一回又一回的背叛,她没有其它老婆的悲伤欲绝,忿然咆哮,她的心是平静的。因为,她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一场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他不爱她,而她心中亦装着其它男人,因此,她到底没有资格指责他的背叛。

心又开始疼起,白未央禁不住掏出了钱夹,钱夹里边夹着一张相片,是儿子乐乐的。

底下,还有一张残留着岁月痕迹的泛黄的旧相片,看见相片上的男子后,她的心更疼了。倏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音传来,是儿子乐乐来电,白未央忙接起。

“妈咪。”儿子仿佛有些不开心,白未央担忧的问,“怎么了?”“妈咪,我好想你,我想回家。”

听见儿子略带撒娇的语调,白未央的唇勾起好看的曲度,散发出了迷人又温暖的微笑,“乖,过了今晚就能回家了。”

“妈咪,这儿的饭好难吃,等我回去,你记的给我做好吃的。”“一定的!”又闲聊了几句,母子俩这才叩了电话。

乐乐的电话,让茫然的白未央找到了事做。她正在家乐福商超附近,恰好去狂购一番,明天给乐乐做一顿丰盛晚餐。

家乐福商超,白未央推着购物车在货架中间穿梭着,除却买食材,她还买了儿子喜爱吃的零嘴,见有新款玩具上市,也禁不住买了几款。

“未央?”一道带着探寻的俏丽女音在白未央的身后传来,手中拿着一瓶旺仔牛奶,回眸,淡淡的目光骤然起了异色。

“真是你!”女子看清晰了白未央的侧颜,语调变得笃定,声响中还携着某种惊喜。而白未央却完全的看懵了。

熟悉的身形,熟悉的面庞,连隐藏在男士迪奥香水下的味道都是她所熟悉的。可,怎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她感觉自己无法踱出一步,一切感官统统罢工。她紧攥住手,灵魂轰然崩塌。骆宾城!

长身玉立的立在那儿的男人,身穿一身深色的剪裁得体的正装,留着板头,成熟又干练。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曲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只是那双眸子,寒冽冷血,透着寒意。

他是骆宾城,她的前男友!她曾经为嫁入豪门,而抛弃的男人!

她的眸子酸涩无比,有种想要掉泪的冲动。

“未央,我们有七年没有见过了,你还好么?”

白未央的手上一暖,垂眸,发觉手遭人攥住了。她抬起眸子,望向这女人。

“未央,我是亦央啊,你不认识我了?”

贾亦央,白未央曾经的舍友,一贯黯恋骆宾城的女子。起先,她抛弃了骆宾城,正是这女人,在骆宾城悲伤欲绝、萎靡不振时一贯陪伴在他边上。

刚刚,她挽着骆宾城胳臂,样子十分的亲密。想必,他们应当结婚了罢。兴许,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吧。

如此一想,心中禁不住又是狠狠一疼。

“喂,白未央,亏我还是睡你下铺的兄弟,你该不可能不认识我了罢?”她微微撅唇,目光染上抱怨。

收起凌乱的心,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颜,她声响柔和,“您好。”

刻意的疏远,提示着彼此,她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未央,你……”

“亦央,我们该回家了!”清冽的声响响起,敲击在白未央的心间。她禁不住望向不远处的男子,而他的目光却盯着亦央。

曾经,他的目光从未在其它女人身上停驻过,他的眸中只有她!

“宾城,我们请未央回家吃饭行不行?”

没等白未央回拒,骆宾城便冷冷的开口了,“白小姐一向锦衣玉食,怕是不习惯我们的粗茶淡饭。”

白小姐?

如此陌生又疏远的称呼,让白未央以为他在叫其它女人。

看起来,他还在怪她起先的贪慕虚荣,拜金逐利,他对她的恨,已然渗透到了骨子里。

他的怨怼在她的心间缓缓结冰,扎在肉里,钻心的疼。

白未央的眸子闪着破裂的光芒,错开目光,低声道,“谢谢,我还有事,下回罢。”

说完,她推着购物车,快步朝收银台步去。

“未央!”

不理睬身后传来的声响,白未央几近是落荒而逃!

迅疾的付款,提着两个大的购物袋,白未央快步的走着。她来到马道旁,打的离开。

“师傅,去丹枫白露。”

车子发动,载着心慌意乱的白未央离开。

正是晚高峰,车子走走停停,一路都是堵车。白未央望着窗外的风景,思维纷飞。她没料到有生之年还能同旧爱重逢,流年辗转,已是七年之远。骆宾城三个字,曾在她心中如水般柔和,可后来却缓缓的结成冰凌,扎进肉里,鲜血淋漓……“小姐,到了。”

“啊?”

白未央的思维被司机的话打断,她收回了心神,望出去,发觉自己已然到了家。

“多少钱?”

“26!”

白未央去包里拿钱夹付款。翻找了几回后,她的神情惶乱了起来。

“我的钱夹呢?”

白未央把包包里的东西全部都倒在后车座上,那么一堆东西里却惟独没有那棕色的钱夹。

她迅疾的回忆着,记起来,最终一回见到那钱夹是在家乐福商超。她铁定是付款时,忘掉拿钱夹了,抑或是太过匆忙了,放钱夹的过程中把钱夹掉在了地上。

第二章  离婚

师傅,抱歉,烦请你送我回家乐福商超。”说着,白未央退下腕上的一块名表,递给了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见她一身名牌,又住在丹枫白露这类高级别墅区,知道这个表不是假货,便当自己拣了便宜。

到了家乐福商超,车子刚刚停稳,白未央就拥开车门下了车。她买的东西都来不及拿,就急促促的朝商超跑去。

奔到了商超的服务台,白未央着急的问商超的工作人员,“您好,请问有人没有人拣到一个钱夹,棕色的男士钱夹,里边有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男子的相片。”

“着实有人交到服务台一个棕色的钱夹。”

“太好了。”白未央听说有人拣到她的钱夹,心中一阵失而复得的狂喜,却在下一秒,神情骤然黯淡了下来,“不过,已然被一位先生领走了。”

“遭人领走了?”

白未央消化着这话,而后不开心的质问,“你们怎可以如此不负责?那钱夹是我的,你怎可以让旁人领走?”

“小姐,领走钱夹的人正是相片上的男子。倘若钱夹真得是你的,我想你应当知道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

商超工作人员的话,把白未央噎的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当然认识,何止是认识,只是现在……且不说,白未央不晓得骆宾城现在的联系方式,就算是知道,她也不可能去要自己的钱夹。

骆宾城拿走了她的钱夹……里边偷偷的藏匿着他年轻时候的相片。

起先,是她“抛弃”了他,如今还假惺惺的留着他的相片,这算啥?

她在骆宾城的心目中已然完全的变成了一个坏女人,倘若她再不识好歹的上门索要相片,只怕会自取耻辱。

白未央神情寂落,就那么丢了魂魄一般步出了热闹的家乐福商超。

她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和骆宾城重逢的场景,开始的几年,她的心中还存有幻想。不但幻想着自己有一日可以把所忍受的一切都告诉这男人……倘若他够爱自己,铁定会原谅自己的起先的“迫不得已”。

罢了,罢了!

看他衣着光鲜,又有美人陪伴,想必铁定过得非常好罢。

她仰头瞧了看热闹又孤独的大都市,凄然一笑……就这样子擦身而过,兴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一番折腾,已然夜里9点了。

她丢了钱夹,只可以走回去。好在她习惯穿着舒适的鞋子,平时又有散步的习惯,因此那么远的距离走下来,并不觉得累。

丹枫白露,一座巴洛克式风格的五层别墅建筑,有着大大的院落,道路两边立着欧洲古典时代的路灯,路灯晕黄,有小虫子环绕着灯罩在飞着。

白未央立在墨色的铁门前并未进去,因为她不晓得里边的女人是否已然离开。

谨慎起见,她摁了门铃。

可是电话接通,里边出现了薄圣远那张盈满了成熟魅力的俊脸,“怎么回来这么晚?”他的语调携着丝丝的斥责。

“去外面逛了逛。”

她的话音一落,门就自动敞开了。她走了进去,心情霎时觉得压抑了起来。

七年了,她就如同一贯遭人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毫无幸福愉悦可言,乃至连自由和尊严都没。

薄圣远,她名义上的老公,更如一个恩客,而她则是卖身养命的红尘女。

步入房间,她在门廊处换了拖鞋,发觉脚跟居然被磨破了。

“你回来的恰好,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坐在客厅的皮质沙发上的男子,散发出成熟的魅力。沐浴过后的他身上穿着浴袍,正喝着高脚杯里的红酒。

灯光下,红酒的色彩很美,而他的脸更是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好在白未央知道自己是啥东西,不可能有啥非分之想。

她低眉顺眼的来到了薄圣远的脸前,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对边,等候着他的下文。

“我们离婚罢!”

薄圣远的话把白未央震的四时无措。

她一脸茫然的盯着薄圣远,嘴巴微张,似乎有话想要说,却没说出一个字来。

薄圣远接过话,继续言道,“我们结婚时,有过婚前契约,离婚时,你不可以分走我的一分财产。倘若有孩子,孩子的监护权归我!”

白未央放在大腿上的双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裙子,她低垂下头,缄默着,如同在接受法官的最终判决。

他们的婚姻,从始至终,她都没选择权!

“不过,我薄圣远不是那类小气的男人。看在你照料了乐乐那多年的份上,我会给你一笔钱,令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的语调如同对乞丐的施舍。

白未央继续缄默着。

“开个价罢!”在他的眸中,白未央就是一个为钱背叛自己的女人。

白未央盯着自己攥紧的手,她太过用力,手上的骨节都凸出来泛着白灿灿的光泽 <军事:

“怎么不讲话了?”薄圣远玩味的盯着这个跟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女人。

她很乖,很听话,他在外边乱搞,她总是默默忍受着,从不可能像其它的老婆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的缄默和隐忍,让薄圣远差不离快要忽略掉她。

“我要200万!”她声音羸弱的说着。

薄圣远盯着这个漂亮的女人,挑了挑眉,唇瓣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颜,“白未央,我薄圣远最多的东西就是钱,你可以多要点。”

“谢谢,我只须200万!”

她找回了自己的声响,恢复了平时那神情淡漠的女人。

薄圣远盯着她的脸,她的眼圈微红,似乎是哭过的样子,一双水眸里,盈着深沉的哀伤。

他还未见过这个样子的白未央。是因为要离婚了,因此悲伤了么?

“我明日便能搬出去,何时去民政局,你跟我说一声。”她站了起来,语调淡淡的对薄圣远说着。

薄圣远拧起的眉心蹙的紧紧的,对于她的顺从,他没有高兴,反而心里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不悦。

“你不必搬出去,这个房子我会留给你!”

“不!离婚后,我想搬出去住!且,200万已然够多了。”

她不是个孤高的女人,但绝对是一个懂得知足感恩的女人。倘若不是因为妹妹要出国留学,她是不可能要这男人的一分钱的。

第三章  爱情

她不怨这男人在婚姻中对自己的忽略和伤害,反而,她很感激这男人。起先,倘若没有这男人,她不晓得他们全家会沦落到何种凄惨的境地。

只须200万!

薄圣远觉得这话好熟悉。

他倏地记起来,七年前,她也对自己讲过类一般话:“我只须300万!”

“对不起,我今日有点不舒服,先上楼休息了。”

薄圣远没有接话,盯着白未央缓步上楼的背影,失了神。

……

回到大卧房,白未央开始拾掇自己的东西。

一间很大的储衣间,里边摆满了限量版的衣鞋、包包,另有各类金银珠宝。白未央没有带走这些压根不属自己的东西,反而是从立柜的深处找出了个旧箱子。

里边的东西是她七年前携到薄家的。

敞开箱子,里边是几件朴素的衣裳,还有书籍、日记……白未央从箱子的一角翻找出一个宝红色的小匣子,敞开,里边躺着一枚式样简略的钻戒。

是骆宾城起先用暑假打工的报酬买来送给她的。

起先,他用这枚钻戒向她求婚,而她回答他的却是,“骆宾城,我们分手罢!”

白未央永远都忘不了彼时骆宾城的神情。一开始,他以为她不过是在跟他开玩笑,当他晓得不是玩笑时,他的面上闪过深切的疼楚。

充满温暖和宠溺的眸子仿佛失了焦距,深黯的眸底盈满了忿然,他没追问她为何要分手,他的尊严不准他这样做!

而她却残忍的冲击着他的孤傲和尊严,把他伤的遍体鳞伤,“你一个乡村来的穷小子,没钱,没势力,我是有多傻才会嫁给你!”

“你不要说我现实,因为这个社会本就很现实,以我的条件,完全可以嫁给一个富豪,而不是陪你当穷鬼,你倘若真爱我,为何不成全我的幸福?”

“我的未来,是你永远也不可能看见的上流社会的璀璨奢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骆宾城把掌中的钻戒盒甩手丢的远远的,而后扭身离去,头都没回。

她的泪水如同漏水的水龙头,顺着眸尾流淌下来。

他走后,白未央开始寻觅那枚被抛弃的钻戒。

偌大的草坪,她跪在地上,疯了一般找寻着……她当是只须找到了那枚钻戒,她就没有完全的失去他。却熟不知,爱情最经不得伤害和等待。爱情如同写在沙滩上的字,就算是刻在坚实的石块上,光阴流转,皆能变了模样,失了颜色。

她永永远远的失了骆宾城!

樱湖高级社区,白未央不想让妹妹知道自己要离婚了,于是无家可归的她没有去投奔妹妹,而是去找了好友吴含韵。

吴含韵是个富家小姐,白未央则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俩人却变成了要好的朋友,必须说是机缘弄人。

身材火辣的吴含韵踩着七公分的细跟恨天高,一头栗色波浪卷的头发妖娆地散在肩后,她双掌揽胸,微蹙着眉心盯着脸前的白未央。

白未央清汤挂面的打扮,未施粉黛的脸是如此年轻,配上那一身连衣裙小白鞋,十足女大学生摸样。

“白未央,你要干嘛?”

“我要离婚了,想在你这儿暂住几日。”

“离婚?”吴含韵的口张的大大的,声响更是尖锐的刺疼了白未央的耳膜。白未央平静的又重复了一遍,“你不是一贯期冀我离婚么?现在我要离婚了,你应当祝贺我才是!”

“为何要离婚?”

“是不是薄圣远那端种猪不要你了?”

白未央淡淡一笑,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吴含韵把在门口站了很长时间的白未央让进来,一副了然的神情,“我便知道铁定是那端种猪不要你了,否则你这只小绵羊怎么可能提出离婚?!”

白未央只是尴尬的笑,却并不回斥!

“反正他对你也不好,离了好,离了,才可以有机会寻觅第二春!”

心死的白未央不乐意谈论这个疑问,她打断了好友的话,问,“含韵,你在云大附近不是有一套小户型么?可不可以借给我住两天?”

佣人送上来了咖啡,吴含韵喝了一口,狠狠的瞠过去,吼道“你头脑秀逗了。你让他睡了那多年,莫非没有问他要赡养费?”

“白未央,我跟你说,我活到现在,就没见过你这么包子的!什么尊严、脸面,统统都是放屁。这年头,有钱才是爷!你告诉那个渣男,离婚可以,但前提是要取出他一半资产。否则,他休想如愿!”泼辣的吴含韵义愤填膺地骂着。

“含韵,你晓得我情况,我起先跟薄圣远结婚,本就动机不纯。如今,怎么有脸分他一半家产……且,我们有婚前契约,如果离婚,我不可以拿走他一分钱!”

吴含韵打断她话,训斥道,“你猪啊!”

“白未央啊白未央,亏你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为何头脑蠢的像猪!婚前契约这类对女人没一点甜头的东西,你为何要签?离婚不可以拿走他的一分钱?哈!这年头陪男人睡个七年,都能发家致富了,你居然啥都没捞到……”

“含韵,我晓得薄圣远不是一个好老公,但是我一贯都很感激他。 起先,倘若不是他,我们白家就完了。况且,我并不爱他。倘若他确实在背叛婚姻,那么这七年,精神上我也一直在出轨。”

吴含韵狠狠的瞠着她,白未央却释怀的笑了笑,言道,“实际上,他有给我钱!200万!”

200万,恰好够妹妹出国留学的花费。

吴含韵微狭着眸子盯着白未央这个蠢蠢的微笑着的女人,眸子沉淀下来,踌躇着,还是开口,“骆宾城回国了,你晓得么?”

白未央端着咖啡杯的手抖了抖,洒出几滴汁液。烫热的咖啡滴在手背,她却全然不知。

“他现在是鼎华集团的老总,混的非常好,你有没想过把起先的事跟他说?”

吴含韵既是骆宾城的好友,又是白未央的好友。起先,俩人可以在一块,还多亏了吴含韵。

见她一贯缄默着,本就盈盈可人的明眸彼时更为润泽,吴含韵禁不住道,“我相信他还是爱你的!”

第四章  贱女

“都过去了。”

“这句话是啥意思?”

白未央喝了一口咖啡,发觉今日的咖啡特别涩口。她放下杯子,盯着好友,淡淡的阐释道,“含韵,喜欢一人是要讲条件的,而我已然没有资格喜欢他了。”

“你七年前也是迫不得已。”

白未央不想讨论这个疑问,打断了好友的话,“含韵,你要跟我保证,不要把当初的事跟他说!”

吴含韵深锁着眉心盯着她,一声叹息,面对固执的好友,最终,没再多言!

一周后,薄圣远和白未央契约离婚。

从薄圣远的金丝笼里飞出,白未央努力适应着自力更生的生活。休学七年,她从新拣起了课本,同时还在一间婚纱店找了一份兼职。

人生渐渐恢复了色彩,白未央觉得生活盈满了期冀和生机。

一日,白未央正在吃晚餐,房门敲响,她起身去开门,当看见立在门口的男人的刹那,心停止跳动。

是骆宾城。

白未央不敢相信自己的眸。

他比七年前更为成熟,眉眼露着傲视一切的自信,把一股成功男士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好久不见。”他先开了口。

白未央的头脑嗡的一声,大脑又是一片空白,竟失礼的愣在了那儿。

骆宾城轻轻的撞了一下子白未央的肩膀,步入了这间小公寓。

他环顾一周,小客厅的矮桌子上摆放着一碗刀削面,还在冒着热气,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份小凉菜,很简略的晚餐。

骆宾城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对还立在门口的女人言道,“你要在门口站到何时?”

白未央回眸盯着他,稳了稳情绪,缓缓走了过来。

“你来找我有啥事么?”她轻轻的开口问。

骆宾城目光冷冷的仰视着立在他脸前的女人。她刚刚洗过澡,头发微湿,身上散发着沐浴液的清香。

“我来还钱夹!”

说着,骆宾城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钱夹。白未央发觉恰是自己的棕色钱夹。

料到里边存着骆宾城的昔日旧照,白未央的脸微微发烫,“谢谢!”她道了一声谢,伸手过来拿钱夹,骆宾城却闪躲开了。

“你这是?”他的动作让白未央困惑了。

“为何里边会有我的相片?”

他的边上环绕着一股沁骨的冰寒气息,一双冰眸盯着她,让白未央感到了危险。

“为何不讲话了?”

他站了起来,迫近她,白未央感觉到浓重的男性气息愈来愈近,她禁不住后退,腰却被他有力的臂膀揽住。

彼时,俩人离的很近,鼻息盘绕,白未央的心乱了。

她望进他的眸子深处,从里边看见了熟悉的温柔,鬼使神差的,她的手缓缓的伸出去,还未碰到他的英俊的面庞,就被他捉住,狠狠的一攥,痛感袭来,她蹙紧了眉心望着这个性情变幻莫测的男人。

白未央以为自己听错了,神情怔怔望着他。只是,男人的眸里是毫不掩藏的讥讽和蔑视。

他倏地松开她,白未央一时不稳瘫坐地上。目光哀怨的仰视着男人,就见他掏出手帕拭着手,神情盈满了憎恶。

“听说你跟薄圣远离婚了?”

白未央瘫坐在地上,把目光放在桌子上。桌上刀削面只吃一半,还在冒着热汽。

曾经,他最喜爱吃刀削面。

骆宾城俯视着这女人,见她久久不回答。他蹲下身子来,盯着她含着雾气,楚楚可怜的双眸,压下心底升起的柔滑,粗蛮地攥住了她尖尖的下颌,使她无处可躲。

“为何不讲话?”

“是,我跟他离婚了。”

“他玩够了你,把你扔了?”

白未央眸子霎时黯淡,想要闪躲,下颌却被她攥的紧紧的。她紧咬着唇,回拒回答这个疑问。

“因此,你晓得我回国了,想要跟我旧情复燃?”

“我不晓得你在说啥!”

“你不晓得我在说啥?好!那我便把话说明白!”

她是他顶礼膜拜的女神,呵护着,疼宠着,在他的脸前,白未央从未这样狼狈过。

而如今,辗转七年,她在他的脸前是如此的羸弱与不堪。

还有骆宾城的目光,仿佛在盯着一个仇人一般,冷漠,盈满了浓稠的恨意。

盯着她快要哭出来的眸子,骆宾城的唇边露出一抹冰凉的讥笑,在几近要吃人的目光里,冷语讥讽:“说!为何钱夹里会有我的相片?”

白未央深敛了眉眼,轻声言道,“很长时间以往放进去的,忘了取出来了。”

轻蔑的一赌,他鼻子里冷哼一声,从钱夹里抽出了自己的相片。相片的边缘有磨损,这张相片铁定经常遭人取出来端详。 骆宾城却不点破谎言,继续玩弄着他的小猎物。

“真忘了取出来了?”

“是!”

“白未央,你以为我是傻子么?”

“对不起,我明日还有课,倘若没有其它的事,请你离开,我要休息!”她再也招架不住,一双欲泣的睡眸撞进意味深长的浅笑里,丢盔卸甲。

“这算啥?欲擒故纵?”

“什么欲擒故纵,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刚刚回国,我便出现在我的脸前。你丢的钱夹里藏着我的相片。商超的工作人员,居然根据里边的相片找到了我,你又刚刚和薄圣远离婚……白未央,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么?”

白未央盯着他,他的目光冷静疏离,竟携着逼人的压迫之感。

“你想说明什么?”

“你想吸引我!”

白未央陡然瞠大了眸子,双眸死死瞠进他冷漠孤傲的眸底,一脸的不敢置信。

“薄圣远玩够了你,把你扔了。而你晓得我如今飞黄腾达,便想利用我对你的旧情,再一回满足你那令人憎恶的虚荣心,白未央,你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嘛。”

“白未央,起先我是爱你,爱得要死要活的,爱的连尊严都不要了。但是,那是起先。过了七年,在我认清了你的真面目的情况下,你以为我还能爱你这个肮脏丑陋的残花败柳么?”

声响一字一顿的环绕在耳边,成功逼出了她一贯隐忍着的泪水。

“不!我没有这么想过!”

“白未央,你有没有懊悔起先抛弃了我?”

白未央的心猛的一震,神情随即变得又苦又涩。她垂下头,长长的发遮住了眉眼,投射下一片厚重的阴影,恰如她彼时的心情。

“白未央,你起先嫌我穷,甩了我,却没料到有一日我会飞黄腾达罢?”

第五章   开价

“白未央,你瞧着我!跟我说,你懊悔了,后悔的要死!”他使劲攥住女人的下颌,迫使她望着自己的眼。

“我懊悔了!”她如他的愿,听话的言道。

她的话,终于让脸前的男人开心起来,他望着她,得意的笑着。

“呵呵……你懊悔了,我便知道你会懊悔!哈哈……”笑声中,白未央看见他眸底划过的疼楚。

“谢谢你还我钱夹,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白未央抹去面上的泪水,委婉的下达着逐客令。

她站了起来,端起那碗吃了一半的刀削面,心神俱颤的朝小厨房步去。

隔着琉璃的推拉门,白未央泪如雨下。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

过了很长时间,心情平复的差不离了,便对着水池洗掉了面上的泪,拉开门,走出。

“你怎么还未走?”

彼时,他正坐在赤色的单人沙发上,长腿典雅的叠加在一块,无名指上一枚银色的钻戒在天花板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了光芒,刺疼了白未央的眸子。

“起先你把自己卖给薄圣远,他给了你多少钱?”骆宾城直接说出了自己此次来的目的。

“你说啥?”白未央眸子微疼。

他放下长腿,上身前倾,目光含着讥讽锁着立在厨房门边的女人,“你不要跟我说,起先嫁给薄圣远,是因为爱情?”

“多少钱!”

“骆先生,我想这是我跟他的事,与你无关!”

她收回了目光,语调淡漠的撇清晰俩人的关系。

彼时,她之于他,不过是一个拜金负心女,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在骆宾城看起来,婊子和戏子都比这个女人有情有义多了。

他不可能再爱她,既如此,没有必要在纠缠下去。

骆宾城收起笑颜,站起,一步步朝她走来。

俩人距离缓缓缩短,白未央呼吸不稳起来,想要后退,却发觉背后被厨房的琉璃门堵住。

还有一步的距离,他在她的脸前站定!他身上浓重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白未央禁不住耳根发烧,掌心冒汗。

“白未央,我早已不是七年前那个穷小子。七年前,薄圣远可以给你的,现在,我可以加倍给你!”

“骆宾城,放开我!”

他长臂一身,揽住她的腰,把她拉进了怀中。白未央望着男人,心脏剧烈跳动。

“你仍是那么漂亮。”

他的指骨在她精美的面庞上轻轻的划着,他的目光盈满了隐忍着的眷恋。

白未央煎熬的望着他,轻声言道,“天色很晚了,你老婆等你回家呢。”

骆宾城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子,神情随即恢复自然,他轻轻一笑,“没错,我结婚了,跟其它女人,你心中是啥滋味?”

他和亦央亲密的模样,手指上的钻戒,都在提示着她他已婚的事实,可听他亲口说出来,白未央心中还是难受的想要掉泪。

他屈身来,盯着她发红的眸子,唇如同不经意的,轻扫过她的唇,引起她身子的一阵战栗。

“开价罢!”

“什么?”

“白未央,我如今啥都不缺,唯一的遗憾,就是你!”

盯着那面庞,骆宾城心中的恨又陡然加深几分,起先,他对她的爱是怎样的狂热。

“我晓得薄圣远把你扔了,像你这类金丝雀,失去男人滋润,很快就会死的。与其耗空心思勾搭其它男人,倒不如选择我。你尽管开价,我对你不可能小气。房子,车子,票子,你想要什么,我都可满足你。前提是,你必须时时刻刻讨好我!”

望着脸前的旧情人,白未央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一贯深爱着的男人!

“薄圣远是个浪荡风流公子,跟她这多年,铁定很会伺候罢?”

她一时懵住,下一秒,迅疾的捉住了他的手,阻止他。

“白未央,睡小姐的钱,我付的起!我们各取所需,这般忸怩作态,给谁看呢!”

他冷冷的说着,眸子中冷光一闪,白未央就被他拦腰揽起,而后迅速的朝卧房步去。她捉住门把手,可怜兮兮望着男人,哀求道:“求求你,不要!”

“白未央,我劝你省省,既然当婊子,就不要立牌坊!”

“不,不……”

她如同一只掉进陷阱中的小鹿,压根就无处可逃。

她煎熬的望着这个全然陌生的男人,怎么都无法相信,脸前的男人……这个正欺压自己的男人,竟是她爱了那多年骆宾城!

“骆宾城,我求你,不要这么对待我!”她落下明澈的泪水,悲疼欲绝的哀求着,“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她的哀求并未阻止骆宾城的癫狂。

他红了眸子,如同一只饿极了野兽。

俩人同时没了任何的声响和动作!他们望着双方,神情各异。

晓得她嫁过人。但是……骆宾城的心情糟糕透顶!

忿然侵占了他的大脑,报仇在肆虐,他微狭着冷眸望了一眼女人,最终的一丝柔情消失殆尽!

一小时,两小时……白未央不晓得这地狱般的煎熬持续了多长时间,她只晓得自己昏死过几回,而后又被这男人撞醒。

终于,当窗外的天空渐白时,男人总算暂且放过她。

她闭上眸子,不乐意再去看这男人一眼!

她听见了步伐声,听见了洗浴间里传来的水流声……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

这一晚,骆宾城的“恶行”毁了那段美妙的初恋!更摧毁了,他在白未央心中的美妙形象。

熟稔的沐浴液的味道传来,白未央缓缓的张开了眸子,就瞧见了沐浴过后的骆宾城。

他露着结实的上身,围了一条天蓝色的澡巾,正用那双不屑的目光望着她。

“我跟薄圣远,哪个更厉害?”他凑过来,笑的轻蔑。

“骆宾城,我要告你!”

“噢?”他挑了挑眉,对白未央的话盈满了兴趣,“告我什么?”

“我要告你!”

他鲜唇的笑意更深了,“白未央,我以往怎么没有发觉你这么假惺惺!”

“你给我滚!”

白未央煎熬的闭上了眸子,再也不乐意看这男人一眼!

倘若,她对他还有爱,那么彼时,骆宾城把一切都毁了!

她让他滚,骆宾城也不不开心。他站起,开始缓缓地穿自己的衣裳。马上,他衣冠楚楚的立在她的脸前,而她正如同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一样的蜷缩着。

“这是昨夜的钱!”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