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陈惜陆亦琛小说_惜你一生免费阅读by一语成蜜

发布时间:2018-11-08 11:01

陈惜陆亦琛小说

惜你一生全文阅读

《惜你一生》小说的作者是一语成蜜,惜你一生陈惜陆亦琛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剧情非常有趣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因为父亲的突然跑路以及母亲的重病,十八岁的陈惜在无奈之下做了陌生人的代孕工具,五年后陈惜带着腹中遗留的那个孩子再次出现,却不知命运早已将她与陆亦琛紧紧联系在一起。

第1章 撑不下去了

  “嘶拉———”

  睡衣被毫不怜悯地撕开。

  陈惜颤了颤,手指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

  黑暗中,男人的躯体不容置疑地覆盖下来……

  “啊……”

  没有任何前戏,陈惜的身体被剧痛贯穿。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陈惜还是难以克制地痛呼,浑身无法抑制地颤栗。

  男人顿了顿。

  随即炙热的手掌把陈惜的双腿用力掰开,男人动作徒然大了起来。

  一下一下,快速又强烈地撞击。

  “轻……轻一点……”陈惜失声哽咽,痛得几欲昏厥,抓住男人的手出声哀求。

  “放开!”

  她的手被厌恶地甩开,男人冰冷的目光犹如实质。随后将她身子反转过去,更加过分的力度从身后贯入,男人毫无感情的动作犹如敷衍一个厌烦的任务。

  陈惜死死咬住唇,心底苦涩得发冷。

  没想到十八岁的她会走上代孕的道路……

  父亲变卖家产失踪,母亲躺在重症病房,她出卖自己未经人事的身体和子宫,只为换一笔天文数字……重病的母亲让她没有退路……

  泪水将床单浸湿,陈惜逐渐痛昏过去。

  *

  九个月后,医院产房内。

  “医生,我要撑不下去了……”

  “陈小姐,坚持住!”

  产床上,陈惜已经躺了一天一夜。

  她的腹部看起来比寻常孕妇要大很多,显而易见地难产。

  她虚弱苍白的脸上布满汗珠,眼神涣散,精神状态摇摇欲坠。

  “医生,我坚持不住了……”

  “看着我!陈小姐,你不是求我帮你吗?你不是想留下一个孩子吗?只要你成功把他们生下来,我答应帮你……”

  医生的话贴在陈惜耳边响起。

  留下一个……

  陈惜暗淡的眸光似被一根柴火点燃,她的目光逐渐聚焦。

  一小时撕心裂肺的叫声过后,产房里响起婴儿嘹亮的啼哭。

  “陈小姐,快看看,是个中气十足的小男孩儿……”

  一团猫儿大小的婴儿被递到陈惜跟前。

  小婴儿双眼紧闭,一张小脸皱巴巴红通通,小拳头胡乱挥舞,似有天大的委屈和不安,哭得伤心不已,陈惜双手颤抖地抱进怀里。

  这是,她的孩子……

  她怀胎九月生下的骨肉。

  “是生了吗?”产房门徒然被打开,看到婴儿,几个护士闯了进来。

  陈惜一颤,下意识抱紧孩子,“不……”

  “陈小姐,请你遵守约定。”

  孩子被从手中强行抱走,一纸合约递到陈惜面前。

  护士口气强硬,“陈小姐的母亲已经脱离危险,尾款也已经打到陈小姐的账户,请陈小姐签字吧,这个孩子从此属于家主,与陈小姐再无关联!”

  陈惜手指发软地接过笔,一撇一竖,心如刀割。

  泪水砸在合约上,不知不觉,她已经泪流满面……最后一笔落下,护士立刻抱着孩子离开。

  陈惜盯着孩子消失的方向,心痛得难以呼吸。

  医生用力握住陈惜的手,“你腹中还有一个,好不容易隐瞒下来,你要撑住……”

  还有一个……

  对,她腹中还有一个孩子,她要撑住……

  这样想着,陈惜的视线却不受控制地逐渐模糊。

  “糟糕,大出血了!准备急救……”

第2章 像那个人

  五年后,H市。

  小区门口,豚豚“吧唧”一口亲在陈惜脸上,“妈妈再见,豚豚会听姥姥的话!”

  陈惜抱住他亲了回去,抬头又对母亲喊道,“妈,我晚点回来,你别惯着他!”

  陈母抱起外孙,一张笑脸盛满慈爱,“我家豚豚又聪明又乖,是个活脱脱的小天使,不用谁惯……”

  豚豚黑溜溜的眼珠儿转了转,抱住姥姥的脖子凑过去悄悄说了什么,惹得老人更乐了。

  陈惜的嘴角抽了抽,什么小天使,一肚子鬼主意……走出几步,又不放心地回头,“妈,那个工作你别做了,你的身体难得才好起来!”

  “只是织点东西而已……”

  陈母心疼地看着女儿,当年她重病,丈夫却为赌博把房子卖了,人也不知所踪。

  直到女儿带着外孙出现。

  虽然女儿从不提及那一笔钱的来历,也不愿说谁是孩子的父亲,但她知道女儿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保住这个孩子,也明白这些年女儿过的有多不容易。

  是她害苦了女儿。

  陈母叹气,“行了行了,那个工作我不去了,你也早点回来……”

  陈惜笑了下,这才安心上车。

  五年前生下豚豚后,她带着母亲出国治疗,如今带着病愈的母亲回到这里,或许是出于私心。

  陈惜没有一刻忘记那个被抱走的孩子。

  那个也许和豚豚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

  无论如何她都想看他一眼,看看他过得好不好……她靠着天赋和努力在设计界小有名气,就是为了接触更多上流人士探听孩子的消息。

  驶过人烟渐稀的别墅区,车子开上盘山公路,蜿蜒的盘山路曲折而险峻,陈惜将车速放缓。

  “嘀————”

  眼角一抹车影闪过。

  一辆黑色轿车如潜伏在丛林中的猎豹从拐角突兀地奔突出来,往陈惜这边闪电般驰来。

  陈惜近乎惊恐地踩下刹车,猛打方向盘。

  “兹——”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

  卡宴悬而又悬地停住。

  陈惜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地探头瞅了眼。

  要不是她刹车及时,再往前一寸就是万丈悬崖。

  靠!差一点她家豚豚就要变孤儿了!

  陈惜一把拉开车门,跳下来。

  撩起碍事的礼服裙摆,往上一扎,露出一双纤细诱人的大腿。

  踩着重重的步子愤怒地走向玛莎拉蒂。

  “大哥,在盘山路飙车,你是想谋财害命吗?”

  法拉利跑车上,男人把墨镜拿下,转过脸来。

  他眉峰似岭,星眸如剑,显然对陈惜的愤怒不以为然。

  男人扫了眼陈惜,淡扫蛾眉,秀美的小脸略施粉黛,被主人精心装扮。

  抹胸长裙勾勒出女人曼妙的线条,礼服下摆被主人故意扎起,一双漂亮的长腿莹白如玉,耀得人眼花。

  这是……勾引他?

  男人冰眸中划过若有似无的嘲讽。

  “别挡道。”

  他语气冷漠高傲,带着久居高位的上位者气势,令人心底压力徒增。

  只是这声音,让陈惜莫名觉得熟悉。

  对了,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像五年前的那个人……

第3章 拜拜了脑残先生

  可是……

  他刚才说什么?

  别、挡、道?

  陈惜睁大眼,她刚才差点被他撞死,这家伙不仅没有一丝歉意,反而一脸冷漠地让她别挡道?

  自从生了孩子后,她就格外的惜命,想起刚刚那惊险的一幕,怒意从她的胸口急骤窜起,“你这人有没有素质?”

  陈惜一手按在车窗上,眼里有火焰在烧,俯身,熊熊烈焰朝男人扑去。

  “你知道吗?刚刚我只要晚五秒踩刹车,就已经狗带了!按照交通法,险道竞速、明知故犯者,是可以依杀人罪起诉让你坐足三年牢的!所以,请你现在、立刻、向我道歉!”

  一字一句说完,陈惜火大得都喘不顺气儿。她身前酥胸微露出娇美的形状,起伏间呼之欲出。

  男人瞥了她一眼,鄙夷的眼神,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屑。

  “要多少?”

  要多少?这家伙什么意思?他以为她在故意讹钱吗?

  陈惜竟一时作不出反应。

  “小姐,我有洁癖,除了钱,你得不到其它的。”男人再次开口。

  男人连嘲带讽的语气,‘洁癖’两个字更是被咬出重点。

  洁癖?

  他是指她不干净?!

  陈惜瞪大了眼,理智几乎要被怒火淹没。

  去你大爷的不干净,你比农田里的化肥还不干净!

  尽管男人的样貌无比俊美,陈惜此时却恨不得撕烂他冷傲的嘴脸。

  深吸一口气,陈惜压下火气,维持住得体的表情,挑起一抹虚伪的微笑。夹冰带刺地回敬。

  “先生,有病就得去医院!”

  “你说什么?”男人的声音不高,但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叫人毛骨悚然。

  陈惜被这冷气压得浑身一抖,本能的有些想退缩。

  但一想到这个男人差点害死她还侮辱她,她的胆量又被怒意填满。

  “难道我说错了吗?”

  陈惜故作苦恼地掏掏耳朵,“我猜你今天出门应该没吃药吧?不然怎么会突然发作?”

  不待男人回应,陈惜又表情惊悚地开口,“啊呀先生,您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和脑残计较的!”

  陈惜连忙从手袋里捏出一张十块。

  无视男人满脸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插进男人西服上的口袋。

  拍了拍男人的胸口,语气傲慢又怜悯。

  “来,这些钱姐姐赏给你,去买六个核桃补补脑。我呢,就不跟脑残一般计较了。”

  随着陈惜的动作,男人的面色越发黑沉。

  他浑身紧绷,一双冷眸犹如紧盯着猎物蓄势待发的猎人,危险的气息无声蔓延开来。

  大仇得报!感受到男人濒临爆发又强自压抑的怒气,陈惜满意极了。

  她挑衅地勾了勾唇,一脸得意。

  “拜拜了脑残先生———”

  优雅转身,陈惜头也不回地走向卡宴。拉开车门,坐进车内。

  一踩油门……

  再踩……

  踩……

  陈惜懵了,天杀的!这个时候车子竟然抛锚了!

  怎么办?接下来还有七八公里路……

  就在陈惜懊恼的时候,一旁的跑车传来轰鸣声。

  陈惜连忙推开车门,“嗒嗒嗒”地跑过去。

  伸手一挡,“慢着!”

第4章 对你不感兴趣

  跑车上的男人森寒锐利的眸光朝着陈惜利刃般扎来。

  陈惜小身子抖了抖,咳了声,强自若无其事地开口。

  “那个……不知这位心地善良、心胸宽阔、心有肚量能撑船的帅哥方不方便载我一程?”

  沉默。

  气氛一片静谧。

  良久后。

  “呵……”

  不用抬头,陈惜也能感觉到男人饱含冷笑的眸光投在她身上。

  她不由缩了缩脖子,心绪苦恼。

  车子什么时候不熄火,偏偏现在?而且这车才开了半天啊,她这是什么运气!

  她刚才,似乎没把人得罪得太狠…………吧?

  “道歉。”

  男人冷冽的声音传来。

  陈惜心底呸了声,自己犯的错还要求别人道歉……不过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

  “刚才小女子言词不当、行为冲动,给您造成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小女子向您表达诚挚的歉意……”

  “谁是脑残?”

  陈惜,“……我。”

  “什么是脑残?”

  “是一种可爱的……”

  男子打断,“表现给我看。”

  “!!!”

  陈惜愤怒地抬头,这是赤果果的报复吧?绝对是吧!

  然后……

  陈惜生动活泼地表演了一翻帕金森综合征、智障少女的舞蹈、两只小蜜蜂……气喘吁吁时没好气地瞪向男人,“够了吧?”

  男人盯着陈惜,把她盯得毛骨悚然时忽然勾了下唇。

  那一笑恍如冰消雪融,桃花漫天,把陈惜看傻了眼。

  回过神后,视野里只余不远处的车尾扬长而去……陈惜一呆,“……”

  “啊啊啊啊啊!”

  她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翘起脚,拔下高跟鞋,往前一抛。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咚”,高跟鞋精准地砸在男人头上。

  遥遥传来一道愤怒的低咒。

  *

  终于赶到皇庭酒店门口,陈惜扶着墙觉得自己累成了一条老狗。

  “小陈,你总算来了!”

  张富康回过头,一眼看到微靠在酒店门口的女子。他大步朝她走来,目光热喇喇黏在她身上,满脸惊艳。

  “张总……”陈惜不自然地笑了下,侧了侧身子。

  对方的目光太过露骨,她心底生出几分不安,开始后悔穿抹胸长裙来参加晚宴。

  “小陈,今晚打扮的很漂亮!走,李老板一直对你的设计很感兴趣,久候你多时了……”

  张富康动作自然地去拉她的手,被陈惜借着往前几步避开。

  她微笑着点点头,当先走入酒店。

  酒店三楼。

  偌大的空间在水晶吊灯下金碧辉煌。

  场中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一股酒精混合着各式品牌的香水气息扑鼻而来。

  一看便知是独属于上流社会的交际晚宴。

  “张总,这样的宴会似乎让朱莉来参加更合适。”陈惜蹙了蹙眉。

  应付这样的场合,朱莉身为公关部的经理,怎么看都要比她一个小设计师老练许多。

  张富康眸底闪了闪,叹息道,“哎……朱莉有其他更重要的任务,其余人又刚好忙不过来,这才请不得不让你来参加。”

  “张老板!这位是……”此时,不远处一位中年富商模样的男人面露惊喜地走来,一双眼直勾勾盯在陈惜身上。

  “李老板!这是小陈,她可是我们公司设计部的第一大美人哦……”

  张富康趁势按住陈惜的后背,丝毫不在意她的抗拒,将她推往那位李老板怀里推去。

  李老板笑眯眯地伸手揽住她。

  陈惜嘴角的微笑变得僵硬。

  太失策了,早知道会面临这种情况,她就不该来参加晚宴!

  她绷紧了身体,极力避免肩上那只手的触碰。

  就在这时,原本热闹的会场忽然安静下来。

  陈惜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避开李老板的手。

  却在这时蓦然撞进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手中的香槟全洒在她的胸口上。

  “又是你!”

  “怎么是你?”

  她一回头,对上一双冷冽熟悉的眼。两人的声音,不约而同响起。

第5章 你才欲擒故纵

  “陆总!”

  “陆总也来了……”

  “陆总居然来了!”

  短暂的沉寂后,人群里响起几声克制的惊呼。

  此时众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这边,陈惜只觉得无数道目光投射在她身上,她心头一阵紧绷。

  陈惜紧张地转过身。

  高订的手工西服包裹着健硕完美的身躯,俊逸年轻的面孔,通身气派沉稳夺人。

  却也该死的眼熟!

  陈惜瞳孔微微一缩,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

  简直阴魂不散!

  “陆陆陆陆总!小陈,你和陆总认识?”这时,张富康‘噌噌’几步上前抓着陈惜,视线却死死盯着男人,激动得话都说不明白。

  见到她,男人眸底划过一丝讥讽,断然开口,“不认识。”

  张富康一愣,难掩失望转头地看向陈惜。

  想到男人把她甩下后,她拧起高跟鞋赤脚狂奔的那六、七公里路……陈惜脸色臭臭的,语气也不禁恶劣起来。

  “对啊,我可不认识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

  张富康不禁满脸惊异地瞪着她,好似她说了什么惊天之语。

  顿时,男人的眼眸危险地眯了一瞬。

  人面兽心?她在骂他?

  男人不过一个呼吸就恢复了冷静。他的嘴角似勾非勾,神情平静,声音淡得让人听不出情绪。

  “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手段?”

  男人话语里透出一丝明显的讥诮,他理了理胸口不存在的褶皱,然后转身离开。

  陈惜睁大眼。去你大爷的欲擒故纵!这是意外!意外好吗!

  随后她弯起一抹浅笑,优雅又得体地退开,双手却细细拍打起和男人接触过的裙摆,似乎沾染上什么脏东西,动作含义中的嫌弃一目了然。

  “陆总,久仰大名!鄙人是魔情地产公司的李得利……”

  男人被拦下后,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额角的青筋隐隐跃动。

  这时,会场里的其他人也像骤然被按下开关,静止的画面流动起来,一个个纷纷像闻到花蜜的苍蝇般向男人聚拢。

  被洒了一身香槟后,陈惜连忙从人缝里溜了出去。

  她回头看着转眼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堆咂舌……啧啧,看来这家伙来头不小嘛!

  不过那又怎样?

  就这种没素质、没人情、还不讲信用的男人,就算再厉害,顶天了就是个背靠大树爱招摇的富二代!

  陈惜撇了撇嘴。

  宴会场所很大,好不容易找到洗手间,陈惜也没细看,见到右边有个大叔出来,埋头就跑进左边的厕所。

  她刚进去,就听到一阵淅沥沥的水流声,她下意识抬眸瞄了眼……一个熟悉的身影侧对着她,那人两脚微微站开,正低头专注于手里扶着的某物!

  “啊———!有变态啊啊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