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华宇龙林子欣小说_华宇龙林子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1:02
这本《腹黑男神不要惹》是很多书友喜欢的小说是一个文笔非常好的作者夏雪雨写的,每个人物都塑造的特别成功,情感交叉也是激动人心的过程。在这里为大家提供《腹黑男神不要惹》的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华宇龙的脸色暗淡下来,他的手用力地抓着床单,很是不甘地说:“你知道,当时我并不在场,也完全不知情,而且我至今并没有签字,我们现在,其实还是夫妻关系。”

华宇龙林子欣小说 精彩章节

此刻的华宇龙,我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平日冷峻的脸上,现在却带着几分的乞求,能让华大少爷如此放下身段,说出这样挽留的话,无亚于比火星撞上地球还要难,只是他真的就说出来了。

我是应该珍惜的,自己深爱的男人,他又同时深爱于你,无疑是女孩最大的幸福,但也正因为深爱,我就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所以我不能再犹豫。

我轻轻地摇摇头,抑制住自己的心中的酸痛,用最是平静的语气说:“不能了,我已经在协议书上签字。我不能再给机会华家,让你们再把我抛弃一次,成为穗城最大的笑柄。”

我看到他打针的手因为用力,回了一段很长的血柱在针管里,就起身对他说:“我去叫护士,你的针回血了。”

在护士站前,我看着护士急匆匆地进了华宇龙的病房,咬咬牙,独自向着电梯走去,我不能再停留,我怕我下一秒就会改变主意。

回到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方媛媛也是刚刚下班回来,她看着我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很是担心地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觉得自己疲倦到了极点,只是懒懒地说:“回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明天你到公司时,再帮我请半天假,我要回一趟家。”

方媛媛答应了,只是她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我也没有心思再去理会。

康强李老板的钱,明天就是最后的限期了,现在除了跟父亲开口,我已经没有其它的办法。

大清早,我回到了久别的林家别墅,外婆已经离开穗城,回塞坝了,大半生远离都市繁喧的她,早已经习惯那林间山山水水的清鲜空气。

母亲看到我又是意外,又是高兴,她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抱怨我瘦了不少,问我工作和生活是不是习惯,最大的希望还是自然还是我可以搬回家里来住,我微笑地应答,但坚持住在市区里,上班更方便些。

在书房里,我见到了父亲的,刚说明来意,他马上拍案而起:“人家都说女儿是赔钱货,看来真的不假,你出去工作几个月,家里也不指望你能挣回来钱养家,只是你现在还要跟家里要钱!”

母亲在外面听到动静,连忙推门进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紧张地问:“欣儿,出什么事了,你缺钱花?”

我无力地“嗯”地应了一声,那边父亲更是冷语相向:“她一回来就跟我要63万,你真把家里当成金山银山了。”

母亲急问:“你怎么要这么多钱,出什么事了?”

没有办法,我只能如实交待:“我开错了发票,造成客户收不到货款,损失了90万,公司要我承担七成责任,也就是63万。”

父亲的脸色黑得如锅底一般,他扬起手掌,就要招呼到我的脸上,母亲见状,扑上前要拦住,却不慎被书桌脚绊倒,身子一倾,眼看着就要摔下去。

母亲年纪已经大了,身子骨自然也差很多,这样摔一跤,只怕要伤到骨头,我急忙上前,用身体挡在她摔下去的方向,接着,她就整个人都摔在我的身上,而我的后背,就与地板来个亲密接触,只觉得腰上一阵钝痛。

父亲看到我俩都摔倒在地,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把母亲扶起来,然后又来拉我。

所幸我给母亲泄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她并没有大碍,父亲最后叹了一口气,对母亲说:“阿颖,你先出去吧,我跟欣儿谈一下。”

“不行,你再打欣儿怎么办?”母爱就是这样伟大,她永远是把女儿放在第一位,她说完还关切地问我有没有受伤,我摇头表示没事。

父亲声音依旧是无比的严厉,“阿颖,听话,马上出去,你女儿闯的祸已经够多了,我是在帮她收拾,你知道吗?”

这时,我也推了推母亲,轻声说:“妈,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跟爸谈就行。”

母亲十二分不放心地离开了书房,父亲关上门,并且反锁后,开始数落:“林子欣,你说说,你回到穗城来,你都做过什么对我们林家有用的事了,供你上完四年大学,没有指望你回报家里,你就要结婚,结婚后,也不好好过日子,才三天,又让人家拿住话柄,被休回娘家,成为全成的笑柄,现在,出去工作,没有挣到钱,还要回家来要钱,你说,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

父亲说的话我没有反驳,纵然我有反驳的筹码,现在也不是拿出来的时机,我低头,用手指绞着自己的衣角,缓缓地说:“这钱就当我借你的,算上利息,以后每月发了工资,我先还你的钱。”

父亲还是在叹气:“如果你不让华正荣拿住话柄,没有离婚该多好,跟着华宇龙,吃香喝辣的,还会为钱发愁吗?”

关于宇龙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提及,只是哀求说:“爸,你就帮我一次吧,我这次得罪的是康强的李老板,听说他也是借了别人的钱,昨天已经有人来放话,如果我还不上这钱,他们就要把我拉去顶债,我是亲女儿,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到我被那些人欺凌吗?”

父亲看起来脸色比之前凝重很多:“欣儿,你说你是得罪了康强那暴发户的李正康?”

我点点头,泪水也已经是无声地落下,我真不是在装可怜,是心中太无助和迷茫了,昨天是宇龙救了我,但我知道,他能救我一次,却不能每次都救我,而且他为了救我的代价也太大了,现在还在医院里,我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父亲的眉头锁成了深深的一个“川”字,他离开了座位,坐到我的身边,言词非常地恳切,完全没有一点叼难的感觉:“欣儿啊,现在不是爸不疼你,不想给你钱,只是现在的我也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最近恒林的情况,也很不好。”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