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宠妻攻略by十殿女王小说第18章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1:33

总有一些书可以触动我们的心灵,总有一些书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总有一些书可以温暖我们的心,而这本十殿女王所写的《宠妻攻略》就是这样一本书,可以让你感受不一样的心灵洗礼,不一样的世界,陪伴你渡过这个凛冽寒冬。

宠妻攻略

推荐指数:8分

《宠妻攻略》在线阅读全文

宠妻攻略第18章 大闹海顺

“好了,别哭了。”此刻躺在床上百般煎熬的尤志怀看着身侧哭的梨花带泪的李若涵,心中虽然闪过一丝厌恶,但是面上依旧百般温柔。

说出口的话也柔和无比,看在外人眼里,俨然就是一个疼爱妻子的绝佳好丈夫。

“呜呜,李若曦那个该死的女人。”听着尤志怀轻柔的语气,李若涵越发觉得委屈,泪水像是断了线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见李若涵哭的更凶,尤志怀眉头紧蹙,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低着嗓音不悦道:“我还在养伤,你要是再哭的话就赶紧回家。”

原本被顾辰溪打成重伤住院这件事就够他恼火的了,这李若涵不来就罢了,来了还净是给他添堵。

这让原本就有些后悔跟李若涵订婚的尤志怀,此刻更加后悔。

可是一想起海顺,他又必须要忍下去,只不过心中的如意算盘早就打的啪啪响。只待海顺一到手,就立刻跟李若涵退了婚约。

毕竟他的事业,需要的是一个像李若曦那样的女强人来扶持,而不是像李若涵这般一遇见事知道哭哭啼啼的女人。

想起李若曦现在越发的耀眼,尤志怀的心中就越发的懊恼。看着一脸哭哭啼啼的李若涵,面上的表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你凶我?”泪水戛然而止,李若涵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面色明显带着厌恶的尤志怀。

“好了,你看看我现在什么样子,别闹了。”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重了,尤志怀沉了沉眸子,语气渐渐软了一点。

“志怀哥哥,你还痛不痛啊?”经尤志怀这么一提醒,李若涵这才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尤志怀的身上。

眸间闪过浓浓的担忧,看着尤志怀绑着绷带的额头,带着一丝恨意道:“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的,居然敢袭击志怀哥哥。”

起身替尤志怀倒水,李若涵小声的咒骂着那个偷袭的人。

尤志怀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自然不会将那天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对王曼丽和李若涵敷衍的说是被不知名人士偷袭了。

实际上他也确实不知道是谁,只是根据那天自己对李若曦做的事情,以及顾辰溪的为人,推断是顾辰溪找人打了他。

而原本就有些马虎的李若涵自然而然就相信了,王曼丽每天忙着算计李若曦,自然也不会把精力放在他的身上。

“妈的,这顾辰溪找的人下手还真很。”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痛意,尤志怀咒骂的话脱口而出。

“啪!”手中的杯子瞬间跌落在地,四分五裂的变成了一地的碎玻璃渣。

“你说什么?”李若涵带着怨恨的眼光看着尤志怀,眼底除了一片怒意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

“没什么,若涵你肯定是听错了。”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尤志怀赶紧的出口解释,可是解释的话在现在来说又显得那么苍白。

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慌乱,若是李若涵借着这件事情要跟他退婚,那他可真的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听着尤志怀的话,李若涵怒吼道:“你解释啊。”

泪水不争气的往下掉,此刻的李若涵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她的志怀哥哥虽然对李若曦不死心,但是也绝对不会去找她的。

李若涵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顾辰溪找人去打尤志怀,那个贱女人,明明都已经是顾辰溪的人了,还在这儿勾三搭四。

“我……”尤志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蓦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开口道:“是她先勾引我的,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说有事。”

事已至此,他尤志怀自然不是傻子,为了安抚李若涵的心情,只能够把李若曦推了出去。

而李若涵在听到尤志怀的话之后,心情不仅没有平复,发而更加的激动起来。

眼底满是恨意,垂着两侧的双手紧握,咬牙道:“李若曦,你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敢来勾引我的怀哥哥。”

说完,不等尤志怀再说些什么,快速打开病房门冲了出去。

看着冲出去的李若涵,尤志怀眉头一跳,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些欠考虑。若是李若涵就这么去找李若曦,那岂不是就会知道自己刚刚对她撒了谎。

不过只是转瞬,尤志怀紧皱的眉头便舒展了开来,依照李若涵那种胡搅蛮缠的性格,就算是李若曦跟她说些什么她也不会相信。

尤志怀不愧是李若涵的未婚夫,将她下一步的行动猜的精准。

“李若曦,你给我滚出来。”看着面前关着的房门,李若涵狠狠一踢,咒骂的话脱口而出。

屋内正专心致志修改文件的李若曦蓦地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是李若涵的声音,眼底渐渐冷了下来,将椅子往后一推站起身来。

听着门外不断传来的叫骂声,李若曦步子依旧走得不急不缓。短短十多米的距离,她硬是走了一分钟。

打开被李若涵踹的起劲儿的房门,看着身前因为一脚落空,而有些摇摇晃晃站不稳的李若涵,拧眉道:“以后上班不能带宠物,吵死了。”

李若曦的一句话,虽是看着李若涵所说,但是却并没有指名道姓。即便是律师在场,又有谁能说她是在说谁?

周围围观的人听李若曦这么多,当即纷纷在心中乐开了花,可是面上却不好直接大笑出声,个个憋的满脸通红。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李若涵张嘴便对着李若曦骂道:“李若曦,你不要脸。”

看着满脸怒气的李若涵,李若曦挑眉,直视着她的眼睛缓缓道:“不要脸,你是在说我?”

李若曦虽然在商场上混迹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想要从气势上压倒李若涵却还是轻而易举,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看向李若涵的眼底,只看得她背脊发凉。

李若涵看着面前的李若曦虽有些怯意,但是一想尤志怀的伤口,当即就来了底气。

直直迎上李若曦的眼睛,心下怒火更甚,当即口不择言道:“你这个贱人,勾搭了顾辰溪,居然还想着勾引我的怀哥哥。”

“李若涵,你胡说什么呢。”刚从会议室整理完资料出来,方斯曼便被人通知说是李若涵在公司里闹,一刻也不敢停留的朝这边跑来。

赶到这里看到的,便是李若涵骂李若曦贱人的一幕,当即气不打一处来,上去便要和李若涵理论。

见打断自己话的是方斯曼,李若涵眉眼一横,张嘴便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跟李若曦说话关你什么事。”

骂完,似觉得不解气,又道:“你现在拿的可是我妈给的工资,不想干了就直说,相干的人多着呢。”

对于方斯曼,李若涵是记得的,当初李若曦父亲在的时候她就是向着李若曦的,现在人死了没想到还是护着她。

方斯曼被李若涵骂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张嘴想要反驳,却只听李若曦淡淡道:“你问她?那你算什么东西?”

对于一向护短的李若曦来说,你骂她可以,纯属当你放屁。但是你骂她的人,那就是绝对不行。

方斯曼见李若曦替自己出了头,眼底闪过一丝感动,快步走到李若曦身侧,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你果然是个贱人。”被李若曦的话噎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李若涵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她是贱人,那你呢?”顾辰溪不冷不热的声音在一众人身后响起,似鬼魅一般出现的毫无声息。

众人见门口进来的顾辰溪一脸的冷意,纷纷向两边退去,留出一条通道给顾辰溪通过。

李若涵和李若曦纷纷被顾辰溪的声音吸引过去,在看到顾辰溪的那一瞬间,李若曦莫名的有些心安。

而反观李若涵,像是偷东西被人抓了个正着,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煞是好看。

“刚刚不是挺能说,怎么现在不说话了?”顾辰溪的声音渐渐夹杂了一丝怒意,犀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李若涵的脸上。

“是他先勾引我的怀哥哥的。”见围观的人都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向自己,李若涵立刻白了脸。

明明是她有理在先,怎么反倒被顾辰溪这个男人三言两语说成了自己的错,他不就是比别人家大业大,牛什么牛。

可李若涵不知道的是,顾辰溪若是想用话噎死别人,根本不用在脑子里思考,脱口而出的话都能让你无言以对。

而当事人之一,李若曦则是双手环胸,静静地站在一旁陪着方斯曼看戏。

看这李若涵吃瘪倒也很是无聊,不过看着那个男人字里行间都是在为自己着想,心下也渐渐的腾起一股暖意。

听到李若涵的话,顾辰溪轻勾了勾唇,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尤志怀?看来我找的人下手还不够重,他竟然还活着。”

知道李若涵这次而来是为了尤志怀,顾辰溪墨色的眸间闪过一丝怒意,那个尤志怀果然还是教训的太轻了。

“顾辰溪,你混蛋。”李若涵看着眼前笑的一脸邪魅的顾辰溪,一想起病房之内的的尤志怀,喉间的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李若涵的话一出口,众人的脸色皆是一白,就算是再有意思的热闹也都不敢再看下去,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忙自己的了。

就连一直站在李若曦身后的方斯曼,也碍于低压赶紧进了办公室。虽然进去了,但是却依旧小心翼翼的贴着门缝探听外面的动静。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