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情不渝》纪桥笙顾漓小说第15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1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推荐,经过深思熟虑后,小编把这本当前最好看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推荐给大家,书名叫《婚情不渝》由白生米所写,喜欢这类小说的小伙伴不容错过,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

婚情不渝

推荐指数:8分

《婚情不渝》在线阅读全文

婚情不渝第15章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顾漓拧着秀眉想了好几分钟,暗暗长出一口气,还是拿出手机给纪桥笙打了一通电话。

谁知道电话刚响一声,纪桥笙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惊的顾漓全身都抖了一下。

“找我有事儿?”他轻声问。

纪桥笙比顾漓高出大半个头来,顾漓与他对视,需要仰头。

两人距离较近,她看着他,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可是……熟悉又陌生。

因为这种感觉的出现,顾漓的心跳快了些,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刚才已经想好的说辞。

“事儿都办完了?”纪桥笙又问了一句。

顾漓这才回过神儿,她低下头看向地面,不自觉的就瞥向了纪桥笙脚上的意大利手工皮鞋。

看样子是定制版的,应该价格不菲。

“你上次说我离婚了娶我,是认真的吗?”顾漓说完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眼角闪过一抹尴尬。

纪桥笙眯着眼睛看着她,看不到她的脸颊,却能看到她一直颤抖的睫毛和微微发红的耳垂。

纪桥笙不说话,顾漓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厉害,莫名其妙的她害怕被拒绝。

“我们只结婚几个小时就好,我需要一个结婚证,用完了随时可以办离婚手续。”

顾漓双手插兜故作镇定,其实手心里早已渗出一层密汗。

纪桥笙的眉头微微蹙起,“结婚不是儿戏。”

顾漓会错了意,以为自己被拒绝了,她咬着嘴唇低声说:“那我去找别人,抱歉。”

她说着就走,却被纪桥笙拉住,“我的意思是领了结婚证就不领离婚证了,刚好我缺一个太太,孩子也缺一个妈。”

顾漓顿足,眸子睁大了几分。

余光瞥过自己臂弯处的白皙手掌,小脸闪过一抹红润,她尴尬的抽出自己的手腕,开口,“我没什么资产,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做一个婚前财产公证。”

纪桥笙闻言笑笑,“不用,结了婚连我的人都是你的,财产更不用说。”

顾漓闻言抬头看了纪桥笙一眼,又赶紧把视线移开,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情话,可是心跳明显又快了几分。

“那……还用征求你家人的意见吗?”

“他们相信我的眼光。”

顾漓尴尬,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说,“我在民政局等你,你回去拿户口本。”

纪桥笙笑笑,“我的户口本在车里。”

他话落转身走到车边儿,打开车门拿了个本子又走了回来,顾漓一看,还真是户口本。

她看着纪桥笙,满脸诧异。

户口这种东西不像身份证,正常情况下是不会随身携带的。

“我妈着急,就天天催我结婚,户口本是她要求我随身携带的,说是碰到合适的姑娘就赶紧领证。”

顾漓嘴角一抽,只能把这话当成冷笑话。

不过户口本在就好,能省去不少麻烦。

领结婚证的时候需要拍照,顾漓离纪桥笙远远的,摄影师强调了好几次顾漓都只是稍稍动了动头,最后还是纪桥笙整个身子都凑了过来,两人才成功拍了照片。

结婚证出来,照片上的顾漓脸色异常红润,看上去傻乎乎的,懵懵的,而纪桥笙则是笑的满面春风。

不知道的怕是还以为顾漓是被纪桥笙诱哄了才结的婚。

结婚证两人人手一册,顾漓拿着自己的那本要回程家,纪桥笙要送她,却被拒绝。

两人友好而又尴尬的分开。

出租车上,顾漓看着窗外的车水马路,像是做了一场梦,离婚再结婚,她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二婚了……

程家大门前,顾漓付了钱下车,远远的就看到门前的那一抹红色。

她靠近才发现原来是跪着的温暖心。

顾漓心里五味杂陈。

对于温暖心,她说不上憎恶,更说不上同情。

但是站在女人的角度,温暖心也是个可怜之人,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跟一个男人处了多年的地下情,也是需要偌大的勇气和爱的!

看见顾漓,温暖心突然扑了过来,跪在地上紧紧抓住她的小腿,失声痛哭,

“顾漓,之前是我不对,我求求你,求求你在老爷子面前说几句,这婚是你要离的,跟我们家阿铭没关系!没关系!”

顾漓知道,温暖心想让她这么说是因为不想程铭失去程家的家产。

不过这次,不用温暖心求她她也会这么说。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如果他真的爱你,拼死也不会让你受这委屈。”顾漓淡漠的说了一句,抬起步子走进程家。

身后还是温暖心撕心裂肺的辩解声,“他爱我,这辈子阿铭只爱我一人……”

大堂内的场景跟顾漓想的差不多,程老爷子坐在主位,周围坐着程家老老小小,程铭在正中间跪着。

每次程铭在外面搞出大动静程老爷子替自己出气的时候都是这般场景,顾漓也习惯了。

看见顾漓进来,程老爷子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招呼顾漓坐在自己身旁。

顾漓在各种眼神交织中走过去,坐下。

“漓儿,让你受委屈了!”

老爷子泪眼朦胧,看着顾漓心疼的紧。

顾漓冲他笑笑,看到老爷子这般模样,她还真不忍心伤他的心。

其实想想这些年来,她坚决不肯跟程铭离婚,多多少少跟程老爷子也有关系。

“孽障,赶紧给漓儿道歉!”程老爷子突然吼了一声。

程铭憋屈,“这次是她要离婚的!”

“你还敢顶嘴!”程老爷子低吼一声起了身,扬起拐杖打在程铭身上。

阴沉木制作而成的拐杖敲打在程铭身上,发出声声闷响。

老爷子下手够重,疼的程铭直咬牙。

程家毕竟是豪门世家,家大业大,虽然到了程铭这一代单传,但是旁院的表亲不少,看见程铭挨打,一个个神采各异!

看笑话的人颇多,恨不得老爷子把程铭打残废了不能继承程家家产的人也颇多。

程铭的母亲徐梅见状赶紧跪在地上护住自己儿子,哭着说道:“爸,求求您别打了,再打下去铭铭就被您打死了,您先听听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徐梅哭泣的说着又恶狠狠的看向顾漓,大声怒吼,“顾漓,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给我闭嘴!用不着你用这种口气跟漓儿说话!”

徐梅咬着嘴唇看着自家公公,气的咬牙切齿都没敢在吭声。

“漓儿,今天你就实话实说,放心,我还没死,这个家有我给你做主!”

顾漓感激的看了一眼程老爷子,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