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成燕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法再爱》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凌天成燕唯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无法再爱是一部由作者咸移仁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凌天成燕唯之间的爱情故事,凌天成给了燕唯爱情的甜美幻象,让她以为自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家。新婚之夜,他残忍的揭开真相,娶她,只是为了报丧母之仇!一次次的折磨和践踏,让燕唯的心慢慢冷却。当唯一支撑她的孩子从体内滑落,痛到了极致,无声的哭泣竟变成声声泣血的痛苦哀嚎!漫无边际的悔恨也将凌天成淹没,在母亲自杀的许多年后,他再次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痛彻心扉,钻心蚀骨!

无法再爱

第一章 难忘的新婚之夜

痛……好痛……

突如其来撕裂的痛楚让燕唯惨白着脸,一脸惊惶的看着不由分说将她压在婚床上直直撞入的男人。

可是再痛她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她是个……哑女。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可是为什么等来的是新婚丈夫粗暴的对待!

而且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燕唯咬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推拒着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

凌天成将她的双手抓过头顶,一边撞击一边撕扯她身上的睡袍。

干涩紧致的甬道让他也不好受,但看到燕唯面无血色的痛苦模样,他心里就泛起一股莫名的兴奋。

“凌夫人,这个新婚之夜,你还满意吗?”他邪笑着贴近她的耳畔,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孩子……孩子……

燕唯不敢挣扎太剧烈,唯恐伤着腹中的孩子,只能无声的求着他。

“肚子?你到真是提醒我了,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凌天成阴冷的笑着,用力一顶,“那晚我被人下了药,你就出现在我房间,怎么就那么巧,嗯?”

燕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拼命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的,那晚我真的只是路过你的房间,门没关,而我听到你好像很痛苦的呻吟声,才进去看看的……

泪水疯狂涌出,燕唯咬唇哭着,分不清是身体的痛还是心痛。

凌天成看着身下的娇小躯体,触手如丝绸,嫩得仿佛能掐出水,这么想着,他的手抚着她瘦削的玉背,然后在腰侧重重一掐。

这一掐使燕唯痛得一阵痉挛,她无力的瘫在他身下,身体微微颤抖。

为什么?天成哥哥……

看着她痛得发抖,凌天成心里一阵畅快,抬起她纤长的双腿,捣弄得更深、更狠,“你真是你妈的好女儿,一样有心机!你妈没能嫁入凌家,那我成全你,这不正是你们母女梦寐以求的吗?贱人生的小贱人……”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燕唯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面前这个仿佛变了一个人的陌生男人一定不是她的丈夫,不是她的天成哥哥。

白日里他们才郑重交换誓言,他给了她一场梦幻的庄园婚礼,她以为她有了个幸福的家,她找到了小时候对她好的天成哥哥,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有个可爱的宝宝,为什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如果这是噩梦,让她快点醒来吧……

仿佛看出她心里所想,凌天成一把扳过她的脸颊,迫使她睁开眼睛。

他身下动作不停,俊美桀骜的脸带上几分狰狞,“当年刘善荟都死了还阴魂不散把你送到我家,我妈跟我爸因为你大吵,所以我故意把你丢了……”

说到这里,凌天成停下动作,温柔的抚着她泪湿的脸,轻轻问道:“而你,想不想知不知道,我妈后来怎么样了?”

燕唯仍然抖个不停,她哭着摇头,好痛,孩子会不会有事……

第二章 一口一个凌夫人

“我妈就在这栋别墅,就在这旁边那个露台,就在我面前!”说到这里,凌天成猛地再度一插到底。

燕唯眉一拧,似乎是受不了这凶猛的力道,她呜咽着拱起不盈一握的腰肢,泛起一道美丽的弧度。

“我妈跳下来死在我面前,红的白的,一地的血和脑浆……”他轻轻的在她耳边,像极了情人间的蜜语。

燕唯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裂开,腹部也开始隐隐作痛。

什么意思?你的妈妈自杀跟我们母女有什么关系?我妈没有想嫁入凌家,我也没有……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天成哥哥,你先放开我,我可以解释……

燕唯抖着手覆住肚子,眼神凄迷的看着凌天成,想让他看在孩子的份上停止对她的折磨。

瞥见她的唇沁出几滴血珠,凌天成低头狠狠吻上去,不,不是吻,而是撕咬。

一股血锈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

他贴着燕唯红肿破皮的唇喃喃道:“看来凌夫人很在乎这个孽种啊……”

孽种!

凌天成居然这么看待她视若珍宝的他们的孩子!

燕唯眼里闪过震惊、心碎、愤怒,她抬手抽向近在咫尺的男人带着不屑嘲讽的脸。

狭长上挑的凤眼瞬时阴冷下来,他一把捏住她细弱的手腕,“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吗?”

手腕快要被他折断,燕唯却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大有你再说一次“孽种”她还敢继续扇他耳光的架势。

嘴角的血迹衬着无暇雪肤,凌天成有片刻的失神,如此模样反而更激起他凌虐的欲望。

他邪邪一笑,放松力道揉了揉手中细瘦的手腕,“看来凌夫人精神不错,那我就继续了。”

凌天成抽身而出,强势的翻转过身下瘦弱娇小的身体,从背后狠狠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燕唯刚因为男人的离开松一口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摆成跪爬的姿势,紧接着毫无预警的深入顶得快背过气去,剧烈的痛楚让她本能的紧绷僵硬。

凌天成闷哼一声,她无意识的绞紧让他进退不得,手指伸向两人的交合处揉捏,“放松,为了孩子,乖。”

孩子……

他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孩子!

眼泪无声的肆意流淌,在暗红色天鹅绒的床单上散落开来。燕唯抽泣着,忍着痛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

凌天成手指灵活的拨弄着粉嫩的花蕊,缓缓温柔的进出着。

燕唯咬着唇,尽量配合着男人,希望孩子能少受点苦。

不一会儿,下体灼烧般火辣的痛楚稍稍消退了一点,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熟悉的异样快感。

感觉到裹着自己的花穴渐渐盈出蜜汁,凌天成轻佻用指尖沾了一点抹在燕唯唇上,“来,凌夫人尝尝自己的味道。”

燕唯飞快的躲开他的手,低着头,任由半长的刘海遮住她哭红的双眼。

指腹的湿润让他拧了拧眉,他继续慢条斯理的磨着她的花穴,邪恶的长指转而往下,滑过锁骨,倏地抓住那对他一手就能掌握的精巧雪乳,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凌天成拨弄着雪乳上的嫩红,戏谑道:“凌夫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说,你靠这个身体伺候过几个男人了?”

第三章 看起来像个吸血鬼

没有!我没有其他男人!

燕唯很想喊出来,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嗓子都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她只能抽抽噎噎的摇头,好不容易放松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凌天成当然知道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可那又怎样?这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还是在他被仇家下药以后……

真有那么巧吗?

男人狭长的凤眼中闪过一丝阴鸷,薄唇无情的轻启,“被强暴也能有感觉,你怎么这么贱?”

话音刚落他就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起来。

燕唯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快要被撞碎了。

男人凶狠的幅度和炽热的粗硬昭示着这场酷刑一时半会不会结束,她把头埋在双臂间,想些什么吧,想些什么,分散注意,身体就不会这么痛。

为什么世间男女会热衷这种事,明明一点快乐也没有不是吗……

为什么她还没有昏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会不会好受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男人抽插的速度骤然加快,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冲击着她的花心,将她拉回现实。

结束了……

可以放过她了吗……

似乎知道她心里所想,凌天成将瘫软的燕唯拎起来跨坐在自己腿间,手掌不停在她身上游走着,掌下雪肤的细滑美好让他一刻也不想离开。

“凌夫人,这就不行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才开始呢……”

低沉带笑的声音在燕唯耳边响起,她皱眉,闭着眼睛不再看面前男人的脸。

凌天成垂眸,看到她唇珠上已经干涸的血渍,他忍不住凑上去。

燕唯感到男人的气息呼在她脸上,她睫毛颤动,忍着不去看他,他还想干什么……

小巧丰润的唇蓦地被含住,燕唯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另一双狭长上挑的眸,因为她的呆怔而沁出一点笑意。

凌天成含住女孩性感可人的唇珠,将血渍慢慢舔舐干净,然后勾引着她的舌起舞。

燕唯慌忙闭上眼,不知所措的跟着男人的节奏走,苍白的脸渐渐浮上血色。

直到她要喘不过气,凌天成才放过她的唇,啧啧有声的啄吻着她的耳垂、脖颈,一路往下到形状姣好的锁骨,再是被他抓捏得发红的雪乳,他用舌尖卷着挺翘的嫣红舔吮,满意的看到燕唯先前冰凉的身体开始发热,脸上的粉也蔓延至全身。

凌天成一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一手将她锁在自己怀中,张开嘴,尖利的虎牙一口陷进白嫩的乳肉!

燕唯一僵,胸口传来的刺痛让她瞬间冒出冷汗,脸上的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

可她挣脱不得,也不能用叫喊来发泄痛楚,只能生生的忍着。

手心被指甲掐出血痕,凌天成终于大发慈悲松开嘴,血腥味很快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脑海里嗡嗡作响,四周什么声音她都听不到了,最后入目的是凌天成看着她咧嘴一笑的脸。

嘴角和白牙上都染上自己的血,看起来就像个吸血鬼……

终于昏过去了,真好……

第四章 你们郎情妾意的样子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凌天成早就不知所踪。

燕唯觉得浑身像被拆散了,她艰难的撑起身体下床,脚刚沾地就觉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胸前被咬的伤口已经红肿泛紫,赫然是个可怖的牙印!咬着牙清洗上药,她瘦弱的身子抖得厉害。

管家玉婶和大厅里其他佣人都冷冷的看着楼梯上面色苍白的女孩缓慢的挪着,谁也没有来帮扶一下。

玉婶是凌天成母亲带过来的老人,在这个宅子里很有几分威望。她板着脸,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恶,“夫人,现在是下午4点,吃晚餐还早了点,您要来些点心吗?”

燕唯勉强扯了扯嘴角,点点头。

心不在焉的咀嚼着蛋糕,想到凌天成那些刺耳的话,燕唯皱眉,天成哥哥对她有很深的误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误会,但她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对了,少爷说今晚不回来了,明天也不回来,少夫人自便吧。”

玉婶凉薄的声音传来,燕唯只觉得香甜的蛋糕瞬时变的苦涩起来,明天是回门啊……

晚上,燕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拿起手机发讯息问凌天成明天是否回来,果不其然没有回音。

她决定将想说的都写下来,等他回来看到就可以解除误会了。

换好衣服再化个清新的妆,让气色看起来好点,燕唯独自回到住了八年的天使孤儿院。

作为一个完全靠民间募捐开办的孤儿院,这里地处偏僻又破旧,还好之前天成哥哥捐了一大笔钱,让捉襟见肘到几乎撑不下去的天使孤儿院充裕起来。

这间孤儿院大部分都是残障小孩,她就是当初在大的福利院被嫌弃领养不出去而被送到这里的。

院长雷岚是一位面相就很和善慈爱的中年妇女,是这里所有孩子的“岚妈妈”。

雷岚欣喜的拉着燕唯左看右看,然后又看着门口,“天成怎么没一起来?”

燕唯早就想好说辞,用手语向岚妈妈解释道:“他工作很忙。”

这时外面响起孩子们的欢呼声,“医生哥哥来啦!”

紧接着一个爽朗阳光的男声传来,“岚姨!岚姨……”

楚铭一直义务给这间孤儿院的孩子定期做体检,和燕唯也认识了几年。

看到燕唯,楚铭很是惊喜。其实他是知道燕唯今天回门,所以特意将体检的时间提前了几天。

就像往常的每次体检一样,两人一个检查一个哄,默契一流,配合无间。

看着楚铭眼角眉梢暗藏的情意,雷岚在心里叹息,楚医生也是个好男人,可惜跟燕唯没有缘分。想当年他还跟自己学手语来着,就为了和燕唯交流。

院子里一片其乐融融,大家谁也没注意到门口那个眼神阴鸷的男人。

凌天成面无表情的看着巧笑倩兮的燕唯,还有身边挨着的贼眉鼠眼的小子。

还是雷岚瞥见门口的男人,一拍掌大呼,“天成来了啊!唯唯还说你工作忙来不了呢……”

好像刚才是阴鸷的幻觉,凌天成笑了,带着一贯的不羁,“再怎么忙,都要抽时间配老婆回门的。”

他走上前伸手搂住燕唯的肩膀,看到她惊喜的表情,俯身在她耳边说道:“要是我不来,怎么看得到你和那小子郎情妾意的样子呢?”

第五章 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燕唯的笑意顿时僵在嘴角,她紧张的摇了摇头,拧眉揪着他的衣角。

“瞎子都看得出那个楚医生对你有意思,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既然你这么耐不住寂寞,那我就送你去个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楚铭对自己有意思?

燕唯是真的不知道,她一直都当他是朋友啊!

不管凌天成说了什么,在旁人看来都是甜蜜的耳语。

雷岚欣慰的笑看眼前的一幕,而楚铭则是皱眉,总觉得燕唯有点不对劲。

“凌先生,我是楚铭,我们之前见过。”他伸出手。

“是,在我和小唯的婚礼上见过。”凌天成笑着,却任由楚铭的手伸着。

燕唯拉了拉凌天成的手,祈求的看着他。

凌天成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寒芒,拍了下楚铭的手。

虽然不是握手,但燕唯还是松了口气,不然楚铭就太尴尬了。

凌天成吻了吻燕唯的头顶,对雷岚笑道:“小唯现在毕竟是两个人,我不想她累着……”

“是该这样,唯唯你还是回去休息,没事不要来了。”雷岚马上赞成。

车上,燕唯拿出手机写道:“天成哥哥,你回家了吗?”然后转换成语音。

凌天成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那你看到我写的信了吗?”

“信?”凌天成睁开眼,调笑道:“凌夫人是给我写了情书?”眼里却无一丝笑意。

燕唯摇摇头,“不是,是前晚你说的那些,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所以写信给你解释,你看了就明白了。”

“误会?”凌天成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讥诮道,“我没看到什么信,也不想看。”

没看到?她明明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啊!

燕唯咬唇,等下回去她一定要亲自拿给他看。

一路无言。

车停了,凌天成冷冷吐出两个字:“下车。”

这是哪?不是回家吗?

她看着周围,没来过,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凌天成两手搭在她肩上,迫使她面对着一个华丽黑沉大门,“这就是我说的,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他在她耳边轻佻的笑道:“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极、乐、净、土。”

什么意思……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

这时,紧闭的大门自动缓缓打开,就像一只巨兽的血盆大口,要将自己吞噬!

燕唯甩开他的手转身想逃。

凌天成轻松的钳住她,毫不费力的把她拖了进去。

燕唯很想喊出来,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嗓子都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凌天成似乎对这里熟门熟路,径直来到地下一个宽敞的房间。

早已候在这的两个男人迎上来,恭敬的弯腰,“凌少。”

凌天成把燕唯往前一推,薄唇无情的轻启,“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

燕唯惊惧的退后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在说什么?!

“这不是凌夫人么?”其中一个蓄着八字胡的男人有点犹疑。

“什么凌夫人?靠结婚证还是靠孩子?”凌天成无所谓的耸肩,“圈子里谁不知道我是不婚主义者。”

两个男人看她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眼神明晃晃的写着,原来是个借肚子上位的心机婊。

该说的都说了,凌天成再也不看燕唯一眼,转身就走。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