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小说免费阅读《无敌保镖在都市》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张磊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无敌保镖在都市张磊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无敌保镖在都市里,主要介绍了张磊李月婵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是啊,我也就是占点口头便宜的本事,那像车管大人,霸气测露,恬不知耻,在车站里公然占女售票员的便宜。再者,我是**丝小司机这没错,那敢问郭大车管,你是月薪百万?还是有一个有钱老爸?又或者你是一个官二代?恕我眼拙,这些我真没看出来。不过我到是看出来,某个小丑,以为自己在车站当了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自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无敌保镖在都市

第1章 嚣张二代

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201路公交车停在路边。

张磊坐在公交驾驶座位上,眯着眼看着城市中忽来往去的人流,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伤感。啪的声,他点燃一支白沙。悠悠的抽了一口。

201路公交车,是市公交,平时乘客不多,大多是走亲访友的老年人,以及上学的学生。偶尔有刚刚走出大学校门,身上拮据的年轻男女白领搭乘。

公交车一停,几个老大爷,老奶奶,掏出老人卡,缓步上车。

忽然,一个穿的花里胡哨,头发高高竖起如鸡冠的少年,蓦的从站台挤上公交车。然后双手撑着车门,将一干老大爷,老奶奶,挡在门外。

“这趟公交,现在已经被我征用,除了我不载人了。”少年一脸理所当然的大声宣布道。

老人们瞬间满脸怒容。

拄着杖上车的老大爷,被少年挤下车,一时没站稳,好在他后面都是人,将他挡住,不然免不了摔倒的厄运。

要知道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般都有高血压,一但摔倒很可能就丢了命。

少年趾高气扬的扫了老人们一眼,猛然间眼前一亮。

只见一干老年人中间,有一个身着校服女孩。女孩戴着厚厚的大黑框眼镜,瓜子脸异常白皙,没有丝毫血色,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此刻,她正埋头于手里的一本牛津词典,浑然忘我的小声朗读着,对此时发现的事毫不知情,完全陶醉在词海之中。

少年灵光一闪,一脸玩味的对那个校服女孩打量了几眼。

“别人不能上车,学妹吗,我自然要照顾的,哈哈……。”少年嘴角闪过一丝淫笑,右手一伸,便抓住了那个女孩的胳膊。使劲向车上拽。

“你……拉我干什么?”校服女孩这才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看着少年拉着自己的胳膊,脸上瞬间脸上尽是红霞,声若蚊鸣道。

“学妹,别不好意思,你不是排队坐车吗?快上来。”少年听着女孩那轻灵柔软的声音,见猎心喜。不由加大手劲。

学生妹,大学姐,他不仅认识很多,并且大都玩过。

那些女人,媚颜事钱,很是狂放,平时一脸嗲相,一见到他,恨不立刻脱衣坦诚相待,自荐枕席。猛然间看到这么一个纯天然,无公害,声音轻柔,长相文静,专心致学的女孩,不由*大动。

“对哦,我是要打车回家的。”校服女孩恍悟道,“你……你放手,我自己会上车。”

少年那里肯放,使出全力,欲将女孩生拉硬扯上车。

“姑娘,这小子不是好人,你别上去。”女孩身旁的几位老年人,一边劝说,一边伸手拉住女孩另一只手。

女孩被两只手臂被扯的生疼。手里的牛津辞典也掉在地上。

老人人数虽多,但毕竟年事以高,女孩终被少年硬扯上公交车。

“小王八,你不依次上车就算了,你挡着车门不让我们上车,并强拉女学生上车,是什么道理?”排在第一位刚刚差点摔倒,拄着拐杖的老大爷,终于忍不住了,他本就脾气暴躁,张开骂道。

少年反唇相讥,“老王八蛋,我妈说让我少和你们老年人呆在一起,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七老八十,马上就要入土了,身上杂七杂八的病肯定不少,和你们呼吸同一个车里的空气,如果传染给我了怎么办?”

人们顿时脸色铁青。均没想到,眼前少年人,竟然公然咒他们死。

“你不想和我们呆在一起,就下车让我们上去,我们还不想和你呆在一起呢。”老大爷怒道。

“我的超跑玛莎拉蒂在4S店改装,我急着回家,暂时只好坐公交了。反正这车我是非坐不可,我坐你们便不能坐。”少年依旧嚣张的道,并且故意加重了玛莎拉蒂四个字,说完便抖着二朗腿。

若是年青人,听到这四个字,只怕会心里打突,考虑退让,但老人们哪儿懂。仍旧僵持在车门外。

排在第二位的一个老奶奶也忍不住了,骂道,“小犊子,年纪轻轻的不知道尊老爱幼,如此无良,真不知道你父母怎么教养的。你说我们年老有病,怕传染给你,可我们得的是老人病,根本不具传染性,我们天天和儿子女儿,孙子在一起,也没见他们得病,难道你没有爷爷奶奶吗?你妈有一天也会变老,你有一天也会变老,难道你打算等你妈一老,就将他扔进养老院,一辈子不看她吗?”

“死老太婆,你竟然骂老子有娘生没娘教。”

少年顿时一脸怒气,伸手推向老奶奶。

“小王八蛋,你敢动手。”

排在第一位的老大爷,抓起手里拐杖向年轻人打去。

“废物。”少年看着老人拐杖,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力道,喝骂一句,一伸手,使抓住了老大爷的拐杖,手一拉一松之间,老大爷就向后倒去。

“哎哟小心。”后边一年大老年人,连忙将老大爷扶稳。

虽然没摔倒,但老大爷气的不青,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明显状况不妙,但众人都神色不善的盯着那个年轻人。没有注意到。

“司机,这趟车被我包了,你要多少钱,一会谈,现在开车,我要去天胡小区。”少年依旧双手撑着车门,头也不回的道。

天湖小区,是有名的富人区,难怪这少年,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

老大爷原本满脸的愤怒,忽然化为悲戚,长叹一声,“想当年,老子我抗过日,打内战,征朝鲜,一路枪林弹雨走来,没想到到老来,竟然受一个后辈小子的气。罢了……”

老大爷说完,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离开车门,在夕阳的照射下,拖着蹒跚的影子,一晃一晃走向站台,背后好不凄凉。

“司机呢,干嘛还不开车。这些老家伙如果不识趣,敢挡车,给我碾过去。出了事我兜着。”少年叫嚣道。

张磊叹了口气,嘴里叨着,只剩屁股的烟头,走向那个少年。

“喂兄弟……”张磊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喊道。

少年回头,只见一个剃着寸板,一脸痞相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他左侧。

“我刚刚明明挡着车门,你是怎么上来的?”由于张磊没有穿制服,少年一时没回过味来。

“我一直在车上。”张磊无比郁闷。

二代少年扫了一眼张磊胸前的证件,明白过来。“原来你是司机。那你快去开车吧,这车被我包了,只载我和这个学妹,不载别人,去天湖小区。”

“天湖小区可都是有钱人啊,土豪二代,以前听过没见过,这次猛然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张磊笑道,“兄弟,为什么你只让这妹子上车,哈哈……难道是R国小电影看多了,想来个电车什么什么的……”

第2章 忽悠不死你

同道中人啊。”少年淫笑着。

“那要不要我一会拿手机给你拍下来?”

“你手机不行,一会用我的,我手机是苹果X。”少年露出一幅他乡遇故知的狂热。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那个校服女孩,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小少年脑海中的赤裸羔羊,捡起掉落的牛津辞典,再次进入一心只读英文单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

一干老年人原本还指望,年轻司机出面干预一下,毕竟他们年事以高,有心无力,但一见此情景,均露出失望之色。

“以后只要你跟着我混,包你吃香喝辣,钱照花,女照把。”鸡冠头少年,拍了拍张磊的肩膀道。

“我这司机薪水太低,难得有土豪收我做小弟,那感情好!兄弟我身上现在就有些拮据,不知……那个……能否……”张磊一脸谄媚的笑道。

“我一个星期的零花钱,给,拿去。”少年满不在乎的从身上掏出一个钱包,丢给张磊。

“十万啊,我的乖乖,还只是零花,这得顶我多少年的工资…多谢资助,多谢资助啊…”张磊接过钱包一数,心里乐开了花。

“小意思。”年青早科到张磊会有这副表情,社会低层人民,哪儿见过这么多钱。

“兄弟,我是没问题,就怕到时候女孩报警啊。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司机,无权无势,真要出事,我估计得进局子。”张磊看了那个依旧在说英文辞典的校服女孩一眼道。

“怕什么,用钱砸啊,她不要砸他父母,他父母不要,砸警局。我有经验,没事的。”

“那可未必吧,我怕到时候一旦出事,兜不住,我就得顶缸。”张磊一副,很是怀疑的表情。

“放心,跟着我混,就是我小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少年虽然一脸诚肯,但心里却冷哼一声,M个巴子,原来也不笨,到时真出事,你顶缸也得顶,不顶缸也得顶,难道我要担责不成。

张磊笑道,“有兄弟的保证那我可就放心多了,兄弟你平时一定玩过不少调调吧?”

少年一脸傲气,“那是自然,重金之下,何求不得,不过说实话,这公车之上的调调,我今天也是头一遭,想必一定好玩。”

张磊一脸媚笑道,“兄弟,我虽然没有实战,但理论经验很足。有一个调调,绝对好玩。”

“说来听听。”少年立刻心动。

张磊附耳在少年耳边一阵嘀咕后道,“这姿式绝对好玩,对男人身体素质要求有点高,不知兄弟行不行。”

“行。”是个男人都不会说说自己不行,少年立刻爽快道。

“兄弟我手头没绳子,借你皮带一用,反正一会要脱裤子,也没什么用。”张磊道。

少年爽快的将皮带解来了递给张磊。尔后又有些担忧道,“兄弟,这真的成吗?将我绑住了,如果这学生妹不主动咱办?”

“放心,不是有我在吗?她想不主动都难。”

“倒也是。”少年此刻*魂授,不疑有他。就要脱裤子。

张磊连连摇头道,“兄弟,这儿这么多人啊,虽说你不怕,但被人拍到照片,影响也不好对不对,一会儿我将公交,开到僻静点的路段,让这女学生给你脱。”

少年恍悟,“对对,你瞧瞧我,一想那事,什么都忘了,谢兄弟提醒啊。”

“那兄弟,你摆好姿式,我给你固定住。”张磊依旧一脸微笑。

少年走到座位旁,双手一撑座位,整个人倒立起来,随后脑袋顶着座位,一双腿变曲搭在椅背上。

“兄弟,不是和你吹,我在宏星跆拳道馆练了几个月,身体素质那是没的说,你别怕伤我,赶紧的。然后开车到僻静路段,让边上这学妹,好好伺候我。”少年一脸得意的道。

“兄弟那我就暂且得罪了,放心,这姿式爽到爆,一会我开车,刹车不时开合,在惯性下,你不用动,就能偿到滋味。那个R国男演员,都很是享受啊。”

“快快,给我绑上。”少年迫不及待道。

“那兄弟我只好得罪了。”胡天用对方的皮带,一缠一绕,片刻间就将少年的弯搭在座位背的双腿和,手锁在了一起。

“兄弟,这会不会有些紧了啊。”少年疼的只吸凉气。

张磊一脸关切道,“兄弟啊,这姿式,爽是爽,就是对男方的身体素质要求有些高,你若是忍不住,可以叫出声来,实在受不了,我现在就将你松开。反正这姿式,一般男人是受不了的,没人会笑话你。”

“我是普通男人吗?”少年虽然痛的直吸凉气,但依然嗤之以鼻不屑道。

张磊笑道,“兄弟,家财万惯,一表人材,气宇不凡,自非那些普通庸人可比。”

“知道就好,区区痛疼算什么。”

经过张磊激将加高帽子,少年瞬间含胸拔背,一心想当那不一般的男人。

张磊对少年一竖大拇指道,“好男儿,真汉子是也。俗话说的好,要吃的苦中苦,方能爽到飞上天。兄弟我为交你这个朋友而自豪。以后有人得知兄弟今日做为,无不对会兄弟你交口称赞。”

“那是……嘶。”少年痛的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外面一干老大爷,见一开始嚣张跋扈的少年,竟然自己主动将皮带脱了让司机倒绑在椅子上,心里大感快意的同时,更是啧啧称奇。

张磊站在车门处,吆喝一嗓子道。

“201路公交,马上就要上路了,没上车的快上车。大爷,老奶们,你们慢点啊。”

“小伙子,你真有一手。”老奶奶笑着夸着张磊缓步上车。而后,又看着倒绑在座位上的年轻人哈哈直笑。

“不错不错年轻有为……!”

……

此刻已近黄昏,201是这一天最后一班车。所以乘者不多。

在一干老年人交口称赞中,张磊颇感不好意思,回头一瞥,只见那个被他忽悠的倒绑在椅子上的二代,脸色渐渐铁青。

“王八蛋,嘶……你竟敢耍嘶……老子。”少年知道被张磊耍了,看着张磊痛骂道。嘴里时不时痛的吸冷气。

“兄弟,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没有啊。”张磊依旧笑道。

“老子嘶……说了,包车,不让这一群嘶……老东西上车。你M的成心玩我是吧,快将老子松开……嘶……”

“哎哟,兄弟,你看哥们,竟然把这事忘了。”张磊走到少年旁边小声道,“兄弟啊,我这是公交不是私家车,如果不载他们,他们一投诉,公司就会打电话处分我,到时候很可能,让我改班,甚至中途扣车,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岂不泡汤,你还要不要玩那调调了,还要不要爽飞上天了,这是今天市里最后一班公交,只要将他们送到站,长夜漫漫,你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说的倒也是。嘶……。”

“兄弟这可是为你好啊,只要他们不投诉,我就永远是司机,兄弟你就可以永远……那啥的快活。”

“话是没错嘶……,可我妈一直让我注意嘶……卫生,让我不要和老年人呆在一起,如果被嘶……他们传上病咱办嘶……。”

“兄弟啊,这年头听妈话的可不男人啊。你这么大了,不是兄弟我说你,你应该学会独力和自主,这样道上才不会说你没断奶。”

“到也嘶……是,以前还真有黑道人物嘶……说我还是没断奶的屁孩,奶奶的,老子嘶……连女人都玩了无数,早不是屁孩了,我原来一直不明白,原来是这回事。谢兄弟你提醒。不过和这一群老东西呆在一起,我感觉呼吸的空气都变得不干净了。”

“兄弟,没事的,这只是你的错觉,你瞧瞧我,天天开这趟公交,天天和他们在一起,身体倍棒,吃麻麻香,砰砰砰……。”张磊说着擂了擂自己胸膛,砰砰直响。

“看来嘶……我妈说的话嘶……也不全对。”少年神色大为缓合,一脸信以为真之色。

“那是自然。”张磊笑道。

“嘶……竟然这一群老年人嘶……在车上,暂时玩不成那调调了。嘶……兄弟嘶……你先给我松了……嘶……”

“哎呀兄弟,你难道不知道吗?运动之前是要热身的,你现在气血倒流,一会爆发力绝对惊人,勇不可挡。”

“嘶……那调调也算运动?”少年诧异道。

“怎么不算,兄弟你想想,你看看那些,跑步的,打蓝球的,跳水的,都算运动,只要是身体动活动,就算是运动,那些长跑的,打球的,游泳的,比赛之前不是扭脖子,就是踢腿,摆腰。这几项就是热身运动。那调调的热身运动却和那些热身运动不一样,我倒着绑你,就是让你气血倒流,惯穿全身,就是热身,到时无往不利啊。”张磊一脸认真道。

“真的?”少年信以为真,一脸激动。

“绝B真的。”张磊又是一脸担忧道,“兄弟如果你实在忍不住的话?我赶紧给你松了,早就说了,一般人还玩不了这姿式。”张磊话虽然这样说,依旧纹丝不动。

“胡说我不是一般人,嘶……。”少年倔道。

“兄弟啊,你别撑着了,你看看你,痛的直吸气。”

“老子,吸气是因为呼吸不畅,可不是疼的,你敢给我松,你就不是我兄弟,可别怪老子到时翻脸不认人啊。”少年咬着牙,痛的直冒汗却强忍着不再到吸凉气。

“兄弟真英雄也。”张磊对少年竖了大拇指,见车上人上齐,嘴里哼着乱七八糟的调子,走到驾驶室。发动公交,向前驶去。

一干老年人,知道张磊在忽悠这嚣张二代,都暗自发笑,却不点破。

第3章 我不是好人

张磊果然没有失言,晚上车流多,他时不时的踩刹车,老年人们还好,那二代少年,就不妙了,每一下刹车,他曲着的腿,在惯性下,向内弯去,痛的冷汗直冒,小腿肚子打颤。但他一直咬牙忍着,并不吭声。

就这样,张磊嘴里哼着歌,将公交驶到目的地。而老人们,也早以下车走光。

张磊正打算将车开到公交公司,一回头,只见那个嚣张少年倒绑在椅子上,已经脑袋充血痛晕过去。

“差点把他忘了,哈哈。”张磊嘴里叼着烟,一脸奸笑道。

脑袋长时候充血,会有性命之忧。张磊立刻将少年解开,随后灵机一动,又将公交车开到僻静的南山公路,将少年丢下车,将其绑在树上,又将嘴赌上。

此刻已然接近晚上八点,由于是初夏,所以天还未全黑,抬头望去,一片乌黑朦胧中,仍然带着的亮光。

张磊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嘿嘿直笑,将嘴里的白沙烟屁股扔地上,一脚踩灭,上了公交车。

这时一阵时断时续,细若蚊鸣的声音在公交车上响起。

张磊走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一心读英文单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校服女孩。

此时她蜷缩在公交椅子上睡的正酣,但小嘴里依旧念念有词,所说全是前不搭边,后不着调的英文单词,显然将刚才的努力付之东流。

现在这么用功的学生,还真少见,不过这死记硬背,自然效果不大,方法是关键哪!

“小姑娘,醒醒,公交到站了。”张磊推了推校服女孩的肩膀。

娇酣而呢喃的声音响起。

“妈,还早呢,让我再会一会儿。”小姑娘闭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

看到这一幕,张磊一楞,一道暖流忽然划过心头,以前一个小屁孩,同样喜欢懒床,每到早晨上学,便赖在床上不起来,谁喊都哭鼻子。一到星期六星期天,却起的比鸡早……

张磊的思绪飘到了以前,往事如同电影般在他脑海一一呈现,最后化成六个字。

太安市,水仙会……

师傅临终前只说了这个字,具体想交待我什么也没说清楚,不管了,反正我现在已经安身于太安,那个水仙会,似乎是江湖内门,这事也是提上日程了。师傅死了,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好好活着,绝不能让那个远在神秘组织的王八蛋如意。

张磊眼圈通红,但却无泪,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凌厉无比,如同独自行走在黑暗森林的猎狼。对,他就是猎狼,一个孤独的猎狼,一个要面对强大到让世界各国强人都要抖三抖的猎狼。

良久良久,张磊才平复心中郁气,他看着蜷缩在座位上的校服女孩笑着摇摇头。

“太阳都晒屁股了。”张磊一声大吼。

“啊……!”校服女孩一惊,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里一把抄起那本英文辞典。

“没太阳啊,我这是在车上。”校服女孩呼而长舒一口气。

“对,小姑娘你是在车上,但你睡过头了,忘了下车,反正我要跑回程,你要在什么站台下车,我再带你返回去,你回家在好好睡。”

“谢谢司机大哥,我要在宁西站台下。”女孩说完,忽然满脸忧色,“哎呀不好,我又将今天背的单词忘干净了。”

话毕,校服女孩立刻拿起那本牛津词典,再次呢喃有声的背诵着。

张磊摇摇头笑了笑,正准备转身。

校服女孩忽悠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贫血这么严重!”张磊单臂一送,抄住那个娟弱的身子。立刻掐女孩人中。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幽幽转醒。

当感觉到有个强有力的臂膀搂着她,芳心瞬间大颤,心头如小鹿乱撞,立刻从张磊的手臂中钻了出来,

她虽然很少关心俗事,但绝不是白痴,现下夜幕降临,公交车又处在南山路这个僻静地方,现在社会坏人这么多,如果他对我,对我……想到这些,校服女孩一张悄小的脸庞苍白异常。

感受到女孩深深的恐惧,张磊立刻开口。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额,这不准确,反正我也不是啥好人。”

“什么,你不是好人,你……你……不要过来……!”

一听这话,校服女孩更是惊惧,看着张磊,连连向后退去。顿时一不留神,撞到后面座位的椅子,砰的一声,摔到在地。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嘤嘤哭泣起来。

张磊顿时头大,活了二十五年,他还是头一遭遇到这样的事。

张磊板着脸训道,“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不,是大女人,小媳妇的,动不动就流眼泪算什么样子,如果我真要把你怎么样,你怎么考虑如何脱身,眼泪是最没有用的武器,只能向敌人表明,你是一只待宰羔羊。”

校服女孩见板着脸的张磊神情更是迎来,就如同见到了罪大恶极的坏人,恐惧更甚。

“好吧,我被你打败了。”张磊极度郁闷,也不敢走近女孩,怕她更惊恐,造成心理阴影就麻烦大了。

忽然他转念一动,很自然而然的露出一个谄媚的笑。

“你看我不是坏人,坏人笑的有我好看吗?”张磊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句话,可信度几乎为零。并带着浓浓的欺骗小女生看金鱼的猥琐味道。

可校服女孩明显相信了他这话,惊恐神情立刻缓和不好。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张磊笑道。可刚想开口却忽然大感不妥,他平时看的笑话不少,但几乎全是黄段子,搜肠刮肚了想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稍微合适的。

“有个女人,从小留长头发,见别人剪短发,也想将长发剪短,就打电话问他老公:

“老公,我想剪个短发,你觉得什么发型好看?”

她老公道,“别剪了。”

“为什么?是不是你喜欢长发?”女人问道。

“不是,我怕下班回家,家里突然多个男人,接受不了。”

……

“他老公很坏,竟然打击老婆长的像男人。”校服女孩不仅没笑,反而抨击了笑话男主。

张磊笑道,“你体质很弱,贫血很严重,要是以后搭车时再晕倒就危险了,记得回去多补补,多吃点猪血,搭车过马路时,你不要两耳不闻窗外事,小心车。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坐好我送到你宁西站台。”

张磊发动公交向回驶去。

“谢谢司机大哥提醒,我以后会注意的。”校服女孩说完,再次拿起那本牛津辞典背起来。

张磊摇摇头,将校服女孩送到宁西站台后,又将公交车开到太安市公交车站。

“有钱就是好,今天有酒有肉,明天还不担心被炒。”张磊怀里揣着二世祖给的钱包,嘴里哼着调子,脚步很是轻快。

他想到那个二世祖少年,便心情悦愉。

奶奶的,都说二代跋扈,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不尊老,嫌弃老年人也就罢了,竟然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想在公车上玩那调调。以前没碰到也就算了,碰到了自然要教训教训。

那小混蛋看样子不过才十五六年纪,就有车,也不知驶照是怎么来的,他现在应该给冻醒了吧!嘴被封住,想求救都不能,好在现在是初夏,冻一夜死不了人,但受些罪是一定的。哈哈哈……。

张磊所料不错,他开公交走后没多久,那名被他变着花样教训了一顿的富家少年,便被冷醒了。

当他看到自己被自己的皮带捆在一棵树上,而且嘴还被堵上的时候,这才知道自己心甘情愿的让人给教训了,他心里那个气啊,当真是快到炸肺的程度了。恨不得立刻将201公交司机给大卸八块。

……

张磊来太安市还不满一个月,连工资都还没发过,平日里吃住都在公交站。

由于他开的是市未班车,所以晚上一下班饭点也过了,只能吃残羹剩饭了。

这事真要说起来,还得怨李绪刚。

李绪刚,便是他们一干司机的顶头上司。是除了大头目徐老虎之外的二把手。

张磊应聘司机的第二天,由于对市车站不熟,又不认识人,连厕所都不知道怎么走,所以在车站瞎转悠。

好巧不巧,他偏偏在车站一僻静的走道转角处,看到了李绪刚和他们车站一中途售票员正在嘿咻。

本来吗,人家一个你情,一个我愿,也无可厚非,张磊本不想管这事,但对方嘿咻地方选的确实有碍观瞻,车站毕竟是公共场所,一些爱玩的熊孩子时常神出鬼没,若是有家长看到这一幕,难免要投诉。

乃鉴于此,张磊善言提醒两人稍微捡下节操。免得到时候人尽皆知,晚节不保。

经张磊这一打挠,两人也没那兴致。李绪刚用眼神狠剜了张磊一眼,便和他那相好的女售票员穿衣服走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时张磊说话也相当委婉,给足了两人面子,但李绪刚是一个人前极要面子,实则小肚鸡肠的男人,并未领情。

从那之后,李绪刚每次看到张磊,便如梗在喉心里老大不痛快,时不时的找他麻烦。想将他撵走。

本来张磊的出车点是早上八点到十一点,下午二点半到四点半,每当下班,都可以等着车站食堂开饭,但李绪刚硬是利用职务之便,硬是将他调班。所以每次张磊下班就老早错过饭点。

你们在公共场合嘿咻,还怨我不该撞见,奶奶的。面对李绪刚的没事找茬,芝麻大点事,非要在他身上找出一身虱子来,张磊也是一肚子火。他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西柿子。所以就和李绪刚杠上了。

两人在车站碰面,时不时的针尖对麦芒,几乎全车站的人都知道,两人有矛盾。

第4章 找茬的来了

张磊心情愉悦,刚走出停车区,便有人叫住了他。

“张磊,你站住!”

张磊回过头,只见一名二十七八的身材消瘦的男子出现在他身后。

这人正是李绪刚。

“哎呀,难怪我刚下车时,心里老不舒服,原来有一只跟屁虫在身后。”张磊叼着烟双手插兜,一脸淡定。

“哼,小子,你也就只有口头占点便宜的本事,像你这样的屌丝司机,我没赶走八个,也有六个了,绝不多差你一个。”李绪刚横眉怒目的盯着张磊。

“是啊,我也就是占点口头便宜的本事,那像车管大人,霸气测露,恬不知耻,在车站里公然占女售票员的便宜。再者,我是屌丝小司机这没错,那敢问郭大车管,你是月薪百万?还是有一个有钱老爸?又或者你是一个官二代?恕我眼拙,这些我真没看出来。不过我到是看出来,某个小丑,以为自己在车站当了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自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张磊言下之意很明确,你不过就是比我工资多点罢了,还不是要背景,没背景,要钱没钱的屌丝。

张磊这话,可谓是语出如剑,李绪刚惯使小阴谋诡计,斗嘴一百个他,也未必是张磊的对手,所以气的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你还瞧不起我这芝麻绿豆的官,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得行,有生之年,你能爬上我这位置吗。官大一级压死人,你只要在这车站一天,你就是受我管制。”

“哈哈,还真被我说中了,我说李大车管,官大一级压死人,那说的是官场的官,你这吗?嗯,连贱役都不如。你还真敢往你自己脸上贴金,啧啧,我真替你羞愧。”

“什么贱役,你才贱役都不如。”李绪刚恼羞成怒。

“没文化真可怕,我说李大车管,你没事别成天想着嘿咻,多看看历史书,如果实在看不下去,可以看看架空小说,过去所谓的贱役,就是衙门里的捕快,喊威武打板子的,还有牢里的狱卒,现在吗,他们不是刑警就是狱警的,我说你一个车站的小头目,不如他们,难道还说错了。”

“我懒的和你废话。我找你是谈工作问题。”

“等等李大车管,别用工作问题说你自己瑕疵必报的私事,你找我无非就是想说,张磊你又晚点了,张磊,你出车基本不能创收,连保本都做不到。张磊你的201公汽耗油量这么大,你是不是偷油卖了等等诸如此类的。如此没有纪律性,怎么能服务大众……然后就是一长篇滔滔不绝,貌似义正严辞,实则带着浓浓报复意味的训斥。”

李绪刚冷着脸道,“你知道就好,既然你知道,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搪塞过去,你要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好领你去见徐经理,将你开了。”

“第一,公交晚点,那是我的事吗?你将我的公交调班,至使我错过饭点,只能吃冷饭也就罢了,反正201公交我不开也得有人开,但是201出车时间都是上下班高峰,路上堵的厉害,老子怎么可能不晚点。说我公交不能创收,NN的,现在公交有政府补助,我的公交站台要经过全市四五个养老院,和三个老人公疗机构,他们都有老人卡,你要我从他们腰包抢车费吗?第三公交油耗大,那能怪我吗,201公交开了七八年,化油器都没换过。油耗自然大。不知我这些解释可否令李大车管满意。”

李绪刚早有准备,开口道,“那我问你,以前201公交司机为什么不晚点,偏偏在你手里,就老是晚点。哼,任你巧舌如簧,也休想推却责任。”

“以前201公交司机,拍李大车管马屁拍的好,就算晚点也不是晚点,我吗和李大车管对着干,不是晚点也是晚点。”

“张磊你话里带刺又怎么样,动不了我一根毫毛,和我对着干是没有好下场的,其实公司有一条规定,我一直没告诉你,就是出勤车辆,如若晚点,一次扣一百,第二次扣二百,以此成百累积。”

“你先将我调班,然后又将故意将这条规矩不告诉我,无非不就是想多扣我点钱吗?”张磊摸着怀里十万元票子,一脸淡定。

“是啊,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张磊啊张磊,你前前后后,总共晚点共讲十九次。一千九百块都泡汤了。”李绪刚一脸奸奸得逞的笑。笑的很是灿烂。

张磊简直不忍直视,郁闷道,“我说李大车管,一次扣一百,第二次扣二百,你确定我晚点十九次,要扣一千九百块?”

“怎么着,你想少扣点,没问题啊,现在你晚点的报告在我手里,大家出门在外,就是为了赚钱,只要你求我,叫我三声爷爷,然后这月拿了工资后,就主动走人,我就将报告压下来。你照样可以拿到这个月的二千八百块。”

“你说让我叫你什么?”张磊歪着头,做没听清状。

“爷爷啊。怎么你……”

“唉,你真是爷爷的好孙子。哈哈哈……”张磊哈哈大笑。

“你……”李绪刚这才知道被对方耍了。气的浑身气不打一处来。

“哼,张磊,你也就就点口舌本事。你不听劝行啊,非要想在车站呆下去,老子永远让你负债。”

张磊真的很想用拳头告诉他,老子不仅口舌厉害,拳头更厉害,但想想便罢了,殴打同事,绝B要被开除。这不正好如了对方的意。

张磊也是醉了,“我说李大车管,你确信你上学的时候,教你数学的不是英语老师?你还是好好算算到底要扣我多少钱,再来找我谈话吧!还有,你不就是想赶我走吗?一开始,我是打算在车站混混日子,但我这人不是属牛马的,谁他娘的赶老子,老子偏不走。你和那个女售票员的事,上一次我没下流的拍照,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徐老虎什么脾气,你知道的。”

“行,那咱们走着瞧。”李绪刚愤然离去。心里也在嘀咕,一次扣一百,二次扣二百,十九次可不就是扣一千九吗?这怎么错了,不行,这事都找个数学好的问问。

张磊根本就没有将李绪刚的威胁放在心上,就如同他将那个明显是二代的家伙忽悠一翻绑在树上一样。

现如今他身上有这一笔巨财,也不打算去食堂吃残羹冷饭了,嘴里哼着调子,直接向宿舍走去。

所谓的宿舍,也不过是两大间民房。十多个大铺,还是上下层的,一间男性员工,一间女性员工。

不过车站不论司机还是售票员,大部分都是已婚,少有单身未婚男女,那些已婚的都在外面租的有房。所以宿舍甚是冷清。

男宿舍平时除了饭点,基本就剩下张磊和另一个近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夏达人住。

张磊虽然才二十多岁,老夏已经快奔四了,但两人脾气相投,不,准确的说是臭味相投。所以张磊才来还没一个月,两人便成了难兄难弟。

“老夏开门,是我。”张磊拍了拍宿舍门。

别以为老夏是光棍,就认为他一定是一无是处的穷挫矮,相反这斯身高和身材虽比不上张磊,但绝对和矮不沾边。虽然快奔四了,但看起来依旧像是三十出头,正值男人巅峰的年纪。

单就长相而言,就连张磊这个年青小伙子,都自感差了对方那么一点点,若是对方和他一样年轻,毫不怀疑一定是一个老少通杀的帅B。

当然穷吗是一定的,要不然也不会和张磊窝在车站宿舍。

老夏一脸鬼鬼祟祟打开宿舍门,将张磊拉了进去。又在门外东张西望了会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我说老夏,你这是做贼了,还是在宿舍藏女人了?”张磊笑道,“做贼估计你也没那技术,偷女人吗?以你这相貌也不费什么事?来让我找找。”

“兄弟别闹了,偷女人,我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算了不说了。”夏人达欲言又止。

张磊不解的问道,“那你干吗鬼鬼祟祟的?”

“兄弟我今天淘到宝了。”

“老夏,就你穷的天天只能抽二块钱的大白菜,还有钱淘宝?”

“我可是省吃俭用了十多天才攒钱淘来的。”

“那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夏媚开眼笑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一脸*猥琐。

张磊顿时会唔。老夏平日里没啥爱好,就喜欢在宿舍对着那个不不知转了几手的破一体,研究R国爱味文化。

张磊虽才来还没一个月,但也被他带着欣赏了不少R国特色文化。

不用看也知道,老夏那黑色塑料袋里,又是几部新片。

“我说老夏啊,不是兄弟我说你,凭你这相貌身材,虽说吃年轻女人的软饭很不现实,但吃个离异少妇的软饭还不是手到擒来。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借酒浇愁愁更愁,借片消火,火浇油。你研究的越多,火就越大,别到时候整的我都不敢和你睡一宿舍了。”

“嘿嘿,兄弟放心我又不是变态。”

“放毛的心。”张磊道,“我觉得你还是攒点钱,整个媳妇的好。对了,听说你在这车站干了都近十年,我看你这每个月连烟都抽的大白菜,除了食堂,平时都窝在宿舍,根本没有什么大消费,你一个月工资怎么说都有大三千吧,跑哪儿去了,难道都悄悄的存起来了,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一锤定音,整个媳妇?”

老夏神情一片寂落道,“本来……唉,还是算了,我这辈子啊,结婚估计是指望不上了。”

“靠,就你这相貌,披个西装,可以媲美中年男神,那香港什么劳子演员华哥,拍马都赶不上你。你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都说这样丧气话,让别人情何以堪。”

“唉别说了,总之一言难尽。”

哇靠又来这句。老夏啊老夏我看你有心结,想帮你啊。张磊在心里叹道。

第5章 那叫声好大

“哈哈,看片。你小子也别在我面前装什么圣人,第一次还和老子抢位置呢。”老夏哈哈一笑,立刻打开一体电视。

“我说老夏啊,现在这年头,看个片谁还用钱买碟啊,整个台脑拉个网线,应有尽有,你不攒钱娶媳妇,买个电脑还不是手到擒来。做为新一代淫民,我们要与时俱进。”

“电脑死贵,大几千呢!拉网线又得花不少,还是我这一体机好使。”老夏正准备调到视频模式,又不放心的对张磊说了一句。

“老弟,把个风,再让徐老虎发现,我可就惨了。”老夏一脸谨慎。

他们嘴里的徐老虎就是太安市,运输经理,是整个太安市公交车站的一把手。对他们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徐老虎,性别女,全名徐凤仪,出生地不详,三十余岁的年纪,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行事雷厉风行,或许是以前受过什么刺激,平时只要下属犯一点错,就和来了大姨妈似的脾气异常火爆。其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突击男宿舍。

一个星期前,张磊和老夏,正在宿舍研究R国爱委文化,不知何故徐老虎,仗着有男女宿舍的门钥匙,悄悄的打开了男宿舍的门,将他们一老一少,两个专心而又猥琐男人抓了个正着。

那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饶是张磊和老夏都是脸皮厚的人物,他不禁闹了个大脸红。

徐老虎逮着他们二人,就是一通破口大骂,美名其曰,车站是共公场所,两人身为服务人员,应当洁身自爱,竖新风,营造好气象,两人都成年人,万一自控力差,还不得犯罪之类的,我是为你们好之类的云云。最后还警告二人,若有下次,你们知道下场之类的。

还好她是将两人叫办公室骂的,不然男宿舍和女宿舍只隔了一堵墙,两人研究R国爱委文化这事,绝对会在女司机和女售票员间传开,以后甭想在车站女员工面前抬头做人了。

张磊还好,徐老虎只训了十多分钟,而老夏可就惨了,徐老虎似乎和他有仇似的,足足训了他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扣了他一半的薪水。

张磊郁闷的无法言表,奶奶的知道我们成年人,欣赏下R国爱委文化又有什么。至于这样突击检查,杀我们个措手不及吗?出校都多少年了,竟然还得预防查寝这一招。

没办法,端人家碗,受人家管,谁让他住在车站提供的免费宿舍呢。不过自此以后,张磊在宿舍都不敢露点了,万一徐老虎在不知不觉杀过来,那比看片被抓还尴尬。

张磊打开宿舍门,四周观察了下。对老夏点点头后道,“老夏,你在车站呆了十多年了?对徐老虎一定很了解,她长的又不差,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竟然还喜欢玩查寝这样的调调,是不是有些变态加寂寞,故意打我们两个光棍的主意?”

“切,你想多了,他是为难我,令我难堪,故意找茬。说起来,还是我连累的你。”

“我靠,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早就发现,她似乎有意针对你。看来你们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往事别提了。看片看片。”老夏将碟片放进一体电视里,将电视调到视频模式。

顿时,宿舍响起了一男一女的教育声音。

本来这一开始就进入主题模式并没有什么,关紧是……声音很大。并且不是一般的大。

张磊瞬间变色,急道,“老夏,快将声音调小。”

“我正找摇控器呢。”老夏也急的满头大汗。

“你个坑货,没摇控器,还不能关电视,什么逻辑。”张磊二话不说,上前对一体电视下面几个按钮一阵狂按。可电视就是没反应。

老夏回头郁闷道,“别废劲了,这电视从我淘回来,下面就处于瘫痪状态。连关机都只能用摇控器。”

“我靠,那你刚才怎么放的碟?”

“用摇控器啊。”老夏猛的一个机灵,这才意识的摇控器一直在他手里。

“你真坑。”此刻的张磊可谓是极度郁闷。

老夏拿起摇控器,对着电视机就是一通猛按,可是电视依旧。

“好像没电了。”老夏郁闷道。

张磊郁闷的无以复加,忽然灵光一闪,一个冲步,将电视插排上的插头拔了下来。电视立马闪灭,那销魂噬骨的呻吟声,也嘎然而止。

刚才一着急,竟然没想到这一层,当真人急智短啊。张磊在心里感叹道。

张磊拔了一个插头,好似搬了一天砖似的,和老夏两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磊叹道,“老夏,你这破电视是坑也就罢了,连你这个人都是巨坑,跟你在一起,兄弟我这名节不保啊!旁边就是女员工宿舍啊,现在啥年月,刚刚那一会,估计他们都已经知道我俩在宿舍干啥了。唉……想我张磊大好青年,以后被那些女同事,以有色眼光看待,真是…脸都没地放了…,还好徐老虎没当场逮到,不然我们就更惨了。”

“好像徐老虎今天晚上要在女宿舍开会!”老夏看着张磊,一脸诧异。

“哇靠!你怎么不早说。你真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坑。”张磊刚刚产生一点幸庆感,也随消失。立刻向外冲去。

“兄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别白费力气了。”老夏仿佛认命般道。

“你傻啊,宿舍平时只有我们俩没错,但一到中午,都他妈跑宿舍午休,只要没当场抓到我们,我们就可以说是别的男司机,带片子在这儿看,我们只不过是一不小心打开了电视。”

“对哦。老弟还真有才。”老夏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向门外冲。动作麻利无比。

两人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打开门,猛然间楞住了。

只见一名三十许岁,身着西装,面颜白皙,五官精致但却带着浓浓煞气的女人正站在门外。

这不是别人,正是张磊和老夏唯恐避之不及的徐凤仪徐老虎。

而在她的身后,站着李绪刚,和几名住在旁边女员工宿舍的女售票员。

张磊和老夏,顿时一脸尴尬,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哈哈,徐经理,今儿个是要来查房的吗?”张磊打了个哈哈道。

“你们刚才在屋里干什么,怎么会有女人的叫……叫声。”徐老虎提到这茬也老大不自在。

“哈哈,我们没干什么啊,可能是徐经理为公司的事日夜操劳出现幻觉了。”

徐老虎疾言厉声道,“哼,那叫声这么夸张,住旁边的女员工都听见了,还没干什么。夏人达,张磊你们两人给我听好了,若是你们强行带女孩在宿舍干一些女孩不愿意干的事,今天晚上我就送你们进警局。”

夏人达和张磊顿时满头黑线。NN的感情将我和老夏当成*犯了,MB的,R国女主角叫声那叫一个惨绝人寰,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难怪徐老虎会这样相了。

张磊和老夏现在是骑虎难下,不让徐老虎进来检查吧,根本不现实,人家是车站一把手,有权利检查宿舍,关键是不让她进来检查,人家会将他们当成*犯,说不定以徐老虎的性子,分分钟就报了警,真要这样,笑话就闹大了。

如果让她进来检查,电视插头虽拔了,以徐老虎的智商,如何猜不到,现在她身后会合了这么多人,等会绝B是要现场直播的。那到时……后果简直是不敢想像,他和老夏在宿舍看片的事,绝B是要传遍整个车站的。

李绪刚看着夏郭二人露出阴森森的诡笑,刚才那声音,他如何不知道两人在宿舍里干了什么,张磊啊张磊,你不是死活不肯滚蛋非要和我对着干吗,今天老子煽阴风,点鬼火有你好受的。

“张磊,你堵在门口干什么,还不滚开让徐经理进去检查。”

“徐经理都没有发话,你在一旁呱噪什么!”张磊还以颜色,横眉瞪着李绪刚。

“哼,刚才宿舍里搞出这么大动静,你还要隐瞒,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在对女性进行QJ犯罪。”

李绪刚将QJ两个字咬的极重,虽然他从那声音听出两人正在看什么,但却故意另有所指,自然是想提高事态的严重性,引起大家的重视。

徐老虎满脸怒容的扫了张磊一眼,随后又瞪着杵在一旁的老夏,目光中带着复杂莫名的情绪。

老夏自然没有看到这别有深意的眼神。此刻的他像犯错的小学生似的,低着头。

“张磊你让开,我要查寝。”徐老虎怒极,反而变的无比平静,语气中没有丝毫感情,带着浓浓强势无法抗拒的味道。

李绪刚脸上带着阴森的冷笑,并且已经开始在脑海网罗词汇,想着到时候怎么抨击郭夏二人。

而李老虎身后的四五名女性员工,同样嘴角泛笑,不时的对宿舍东张西望,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这……好吧!”众意难违,不让他们检查宿舍,张磊即没那个权利,他也不想将事闹大。

徐老虎推开门,连同那五名女员工,一起冲进男宿舍。然后在宿舍掀找着。

半晌过后,众人一无所获。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