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崖小说独家免费分享《总裁老公花式宠》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苏崖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总裁老公花式宠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总裁老公花式宠里,主要介绍了苏崖在都市里经历的爱情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夜渐深,苏崖挨了好几个小时听楚云娜发嗲卖萌,早就坐不住了,可是她还不能走,因为今晚的事,不容有失。苏崖看向手腕,指针指向十点,还好,还有最后半小时他们就要散了。半小时后,几人道别离去,任子阳主动要求送苏崖回去,楚云娜在苏崖身后期期艾艾的看了任子阳几眼,最后还是跟着陆洋走了。

总裁老公花式宠

第1章 半生谎言

朝宁市,上野别墅区。

深夜的别墅区内十分安静,偶尔黄叶飘落的沙沙声,让深秋的安静中透出几分凉薄。

苏崖踉跄的向前奔跑,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仅剩下一只,原本被扎在脑后的头发也有一半飞在眼前。

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十分不适合见他,可是苏崖是在等不了了,母亲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手术费,而她已走投无路。

19号,找到了!

砰砰砰!砰砰砰!

安静的别墅区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半分钟后,那门终于开了。

任子阳一只手半掩睡袍,一只手将门半开,看到苏崖明显愣了一下。

“你来干什么?”他反手关上门走出门外对着台阶下的苏崖。

“子阳,医生说我母亲颅内出血需要马上交手术费,我求求你救救她吧!”苏崖的声音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噢?呵,我为什么要救她?”任子阳抱胸,看向苏崖的眼中满是冷笑。

“子阳,大半夜的谁啊?”身后的门被打开,一张俏丽的脸探出门口,一身和任子阳同款睡衣紧紧包裹住玲珑的躯体,却掩不住脖子上可疑的点点红痕。

安琳!

苏崖心中划过锥心的痛,当年,安琳仅凭一些莫须有的传闻,就迁怒于她,无数次诋毁羞辱她,随后更是轻轻一个小手指,就夺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她最爱的人。

而当年任子阳为了出道,一直对和她的关系闭口不提,却在电视上,公然宣称她的女朋友是安琳。

苏崖咬牙咽下所有的眼泪和不甘,双膝跪倒在地,她要忍,母亲还在医院等着手术费。

“子阳,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妈,当年你家出事,我爸妈将你当做亲儿子一般,陪我一起四处打工给你交学费,为你了给你筹钱出道,她还把房子给抵押了出去,子阳,我求求你,就算看在当年我爸妈帮过你的份上,把借钱借给我吧,我保证会还你的!”苏崖声泪俱下,眼中充满乞求。

当年两家出事,她和任子阳读大学都没有学费,是她选择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在家打工供他读书,替任子阳母亲交疗养费。苏崖父亲生病后,家中压力更大,苏崖母亲心疼女儿,经常背着她打工挣钱,这才惹得一身是病,最终倒在医院。

任子阳听到这里面上却是一片羞恼,一脚踢向苏崖胸口,眼中的怒火竟让人看不出往日半分模样。

“苏崖,我本想就这么放过你们,可你居然有脸提你爹!你知道吗,当年就是他逼着我爸妈还钱,我爸他才死在医院的!”

任子阳狠狠笑出声:“十年前我就恨不得你们一家三口去死!不怕告诉你,当年我父亲的赔偿款是足够让你也去读大学的,可是那是拿我父亲的命换来的,我怎么可能让你拿着这钱去读书!还有,”任子阳蹲下来靠近苏崖声音低沉而凶狠“傻子强暴你的事,也是我做的,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什么?苏崖楞在原地。

随后任子阳起身转身抱住安琳就是一个深吻,歪头看向地上的苏崖笑道:“而且,我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第2章 丑陋的真相

苏崖惊得停止了呼吸,恰逢秋风断续落叶归根,这一刻世界竟像静止般安静。

苏崖看着任子阳,他说了什么?她说她从没喜欢过自己!

他还说那件事是他做的,竟然是他做的!

苏崖呆呆的跪倒在地上。

是了,那晚约她去破庙附近的明明是任子阳,可最后出现的却是那个傻子,傻子最初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她一直在盼着任子阳赶快出现,救她出去。可直到她挣扎到浑身无力、哭到意识模糊,傻子心满意足准备起身的时候,任子阳才带着安琳和几个他们初中的好友,一起出现在满身狼狈的她面前。

她的脑海中再次闪过那晚傻子在她身上不停抽动的样子,那肮脏刺鼻的味道,浑浊不清的声音,都让苏崖在无数个夜里无法入睡,颤抖不止。

那些日子里她满心都是自卑,觉得自己再也配不上任子阳了,于是就连后来安琳的侮辱和横刀夺爱,都不敢做任何反抗。

可是,这一切居然是他们做的吗?

此时,一直被任子阳抱在怀里的安琳忽然“咯咯咯”笑了起来,对苏崖道:“苏崖,我早就说过,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是会付出代价的,就凭你这种货色,也就配让我们戏弄一下,看看笑话罢了,说实话,那天我看的可真是尽兴啊。”

戏弄一下?

苏崖看着安琳和任子阳,像是看着魔鬼,难道她的人生就不是人生了吗?就可以被人这样随意践踏了吗?

“啊~!”苏崖猛然起身抬起手抓向任子阳的脸,任子阳迅速后退,饶是这样,他的脸上也留下了几道血痕。

“疯婆子!”任子阳又是一脚踹向苏崖,看着她倒地不起,说道:“苏崖,你活该。”说罢转身揽住安琳的腰肢,走进房间关上了大门。

苏崖躺在地上捂脸痛哭出声,他和任子阳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认识了二十余年,她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了解任子阳的人,却原来,她从未真正认识过真正的他。

此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想起,是医院护士站的号码。

苏崖接起电话,护士通知她赶快赶到医院,她母亲怕是不行了。

苏崖踉踉跄跄起身,跑向医院。

可当她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的时候,护士将白布盖到了母亲身上。苏崖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再无关系,认识她的人在恨她,耻笑她,她最爱的人给了她致命一击。

处理好母亲的后事,苏崖再次来到了别墅前,缓缓用手术刀割破了自己的左手腕,血液迅速涌出,滴落在地上的草坪上。

来之前,她写了千字长文,连同任子阳曾经给她写的信和照片,一起放进邮筒寄给了杂志社。

她想,明天的报纸头条一定很好看,毕竟她也曾是任子阳辟谣的绯闻女友。

那些记者又会怎么去写这样一个故事呢?是写她爱而不得门前自戕,还是写他薄情寡义恩将仇报?

可惜这些她是看不到了。

在意识模糊之前,苏崖终于想明白,原来她一直都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真的好没用。

如果她不将母亲的房子抵押出去,就可以拿卖房的钱救母亲,母亲就不会死。

她不甘心啊,好恨,恨自己为什么识人不清,为什么不听劝阻,为什么将自己活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

苏崖,若有来生,你一定要擦亮眼睛活的清白一点、活的有用一点,她最后对自己说。

第3章 温暖的怀抱

她爸,你的消息靠谱吗?我怎么听老杨头说这个秦区长在地方的时候就关了好多造纸厂和水泥厂啥的才上来的?”

“哎,你就别操心了,人家那也是为了环保工作,咱这个纸厂确实有污染,得整改。你就放心吧,老任说他都打点好了。”

恍惚中,苏崖好像听见了父母的声音。

“我还是觉得有点担心,老任这个人,有时候就是爱吹牛,话说他找的是谁啊?”苏母的声音。

“哎哟你这操心这么多干嘛?芽儿快考试了,你赶紧辅导她学习才是正经!”苏父不耐烦抖了抖报纸。

那声音越来越真切,她似乎看到了父亲抖报纸时皱紧的眉头。

再次听到“芽儿”这个称呼的时候,苏崖有些抑不住想哭。

那年父亲听说自己被傻儿堵在了庙中,赶过来直打的傻儿吐血,被警察带走后当晚脑溢血死在了医院,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苏崖想到正是任子阳设的局害自己身败名裂,更是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止不住又哭泣出声。

“咦?芽儿醒了?”苏母快步走过来扶起苏崖,“怎么了这是?这怎么还哭了?做噩梦了?”

“哼,肯定是梦见自己烤糊了。”苏父嘴上说着,还是走了过来摸了摸苏崖的额头,又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试了试对苏母说“没烧,没事。”

苏崖泪眼朦胧的看了看父母,然后抱住苏母彻底放声痛哭,“爸,妈,我想你们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呜呜……”

苏父摇头:“得,肯定是梦见考了个大零蛋!”

苏母拍了苏父一巴掌,继续安慰女儿说“没事啊,你是做梦呢,咱们这还没开始考呢,别怕哈,梦都是反的来着,一定能考好。”

苏崖哭着哭着觉得这梦真的挺真实的,脸母亲的味道都丝毫不差的闻到了。

她想着自己莫不是到了天堂或者地狱啥的?一家三口在这边也算是团聚了。

对了,得赶紧跟父亲说任子阳那个混蛋的事。

苏崖抹了一把脸,对父母说到:“爸妈,你们听我说,任子阳那个大混蛋,都是他干的……”

苏母迅速用手点了点苏崖的额头,打断了她:“芽儿你魔怔了吗?赶紧醒一醒!还有你别老欺负你子阳哥哥,你忘了人家昨天还给你送补习班的笔记呢?”

“什么?笔记?”苏崖被苏母这一指头给按懵了,妈妈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扯上笔记了?

苏父将报纸重重拍在桌子上说道“还啥笔记,就你昨天逃课没去的补习班!你瞅瞅你那个成绩,啊?还考市重点,能上二中就不错了!本事大了哈,还敢逃课不去补习班,给你能的!”

苏崖有点懵,但是听爸爸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了,2006年她中考之前她确实和任子阳一起上过一阵补习班,不过苏崖当时很是排斥这种高压学习政策,经常找理由不去,任子阳就会将做好的笔记本她送过来。

苏父和苏母唱起了经典大戏:红白脸,一唱一和开始教育女儿。

苏崖心想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不像是天堂也不像是地狱呢,倒是有点像是……

重生了?

我去!不会吧!

苏崖迅速起身跑到桌子上拿起了镜子,看着镜子中那张双目瞪圆十分稚嫩的小脸,苏崖发出一声尖叫,彻底吓到了正在开大戏的父母。

第4章 熟悉的陌生人

半晚上的激动加上失眠,导致苏崖严重精神不振,第二天起床感觉身体和反应都明显变慢了。

看着镜子里的小萝莉,眼圈虽然有些黑,但是皮肤白皙细腻,眼睛炯炯有神,再想想前世自己死前蜡黄又憔悴的脸,明明三十不到,过度操劳使她看起来像是四十有余。

苏崖决定,今生一定要好好管理自己的外形和气质,前世各种工作经历让苏崖明白,外在,其实和内涵同样重要,外在是敲门砖一样的存在,没有人有义务通过你丑陋的外在去发现你美丽的内心,哎,说白了这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苏母已经做好早餐,看到苏崖的黑眼圈很是心疼,唠叨了一顿饭,放在以前,苏崖早就受不了出门了,可是现在苏崖感觉每天能听到爸爸妈妈唠叨,哪怕是吵嘴都觉得很幸福。

苏崖依依不舍的出了门,从家里走到补习班并不远,她的身体几乎本能的一路走来过去。

苏崖在路上想象了一下等下见到任子阳的情形,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

可是在补习班门口看见任子阳的时候,漫天的不堪回忆迅速闪过大脑,翻涌的恨意让她的心跳开始加速。

苏崖的双手不自觉的颤抖,她能做的就是紧紧咬住下唇,用尽所有力气让自己稳稳站住。

这时候的任子阳只有十六岁,身高已经高出苏崖一个头,他的背挺得很直,白衬衣、牛仔裤,一双半旧的帆布鞋,随意的搭配透出青春而又干净的气息。右肩上挎着的的双肩包随着他的走动晃晃悠悠,阳光透过树荫打在他身上,俨然偶像剧里走出来的邻家哥哥。

前世任子阳能一夜成名,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俊朗的外形和温柔体贴的人设。

当然,温柔的人设这方面他成功骗了所有人。

“苏崖?”任子阳远远看见了她,微笑着走了过来。

苏崖站在原地,看着那张曾经让她如痴如醉的脸逐渐放大。

这时候他的脸还有些稚嫩,但已经有了分明的轮廓,长如画的眉毛没入半长的额发,眼眸时刻像是含着笑意,不描自红的丰润嘴唇曾让她很是羡慕。

“你身体好了吗?还难受吗?”任子阳低头轻语,手自然的要去扶苏崖的胳膊。

苏崖快速躲开了他的手,低头不去看他的眼睛道:“我好多了,快要要上课了,进去吧。”

任子阳收回愣在空中的手,觉得今天的苏崖有些怪,但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年龄虽然不大,但是很早就能读懂女人的眼神,从初二开始苏崖看他的眼神就已毫无悬念,他嘴角微微一笑,紧跟着苏崖进入了教室。

走进教室,苏崖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再看见陆洋和楚云娜的时候,苏崖的表现就淡定多了,没错,前世的时候,他们四个是个小圈子。

苏崖是通过任子阳认识的陆洋和楚云娜,任子阳和陆洋都是一班的尖子生,后来陆洋把四班的楚云娜带进了圈子。

第5章 才不嫌弃你呢

楚云娜此时看见苏崖,立刻走过来亲昵的拉住了她的胳膊,把脑袋放在她肩膀上嘟着嘴撒娇道:“苏崖,前几天你不在,我可无聊死了!”说完眨了眨眼睛一副求安慰的样子。

往常,苏崖这时会微微一笑,拿手拍一拍她的脑袋以示亲昵。

可现在苏崖看着那双丹凤眼,想起刚才她有意无意飘向任子阳的眼神,心里一阵冷笑,原来她的用意如此明显,自己前世到底是被什么迷糊了心智,才会视而不见,以心相交的?

苏崖努力扯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云娜,我这病医生说是会传染的。你不怕?”说完还故意偏了偏脑袋几乎贴上楚云娜的脸。

楚云娜听完立刻把脑袋抬起来想要退开,刚移出半步的脚硬是停了下来,眼睛飞快瞟过任子阳和陆洋又回到她身上,说道:“说什么呢,我才不嫌弃你呢!下课再找你啊~”说完转身款款坐在了陆洋身后。

苏崖心中不仅冷笑,前世她出事以后,陆洋拒而不见,而她的好朋友楚云娜,却是将自己的伶牙俐齿在苏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那长长的丹凤眼中鄙夷的眼神毫无遮拦,那言语难听到不堪入耳,还句句不带重样的。也是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楚云娜一直暗恋觊觎任子阳。

苏崖坐在第一排,想到任子阳就坐在她身后,就感觉有一团火从后背一直烧到心头,她看着手中的签字笔,忍不住想如果转身是不是就能扎进他的眼睛里?

苏崖甩甩头,不停的跟自己说一定要稳住,不急,不急。

补习班一共三十多个同学,老师叫王斐,听说是市重点教数学的,年纪不大能力却很强。

由于苏崖的跑神,她被要求提今天的定向练习题,苏崖当时脑子一片空白,随口说了一句算是初中难度的方程式。

王斐点点头,将方程式进行了讲解,随后列出了一道练习题

苏崖看着题目有些诧异,因为这是一道涉及到幂运算的题目,对于初中生来说,这个确实有些难度了。

印象中初中不应该都是一些基本的二次根式、根式化简、求值之类的吗,刚才自己说的方程式,也没这么难吧?

王斐看向下面的学生,这个时候大家都懂的:低头敛息,尽量降低存在感,低头避免和老师有眼神接触。

王斐最后点了任子阳上去做题。

苏崖看着任子阳上台,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写了大半个黑板,下面的同学则是一阵唏嘘佩服的表情。

这算是对任子阳的一种认可和拜服了,也证明了这道题的难度确实比较高。

任子阳写完转身,在一片低声赞扬中,向下面的同学点头致谢,苏崖发现那微笑的眼眸里,还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和优越感。

优越感?

任子阳前世就在不择手段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看似春风和煦实则力求高人一等,可是这种心态一般是自卑的人才会有的。

苏崖觉得是自己多想了,现在的任子阳家境优渥外表出色,可谓是得天独厚,他有什么好自卑的呢?大概就是喜欢这份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上的补习班!啧啧,苏崖不仅腹黑揣测了一把。

第6章 这就受不了了吗?

可是此时,王斐看着黑板却轻轻摇头。

嗯?老师摇头了,难道说是做错了?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老师山上,可惜王斐并没有判题,只说:“苏崖,上来解。”

就在苏崖愣神的一瞬间,楚云娜快人快语:“哎哟老师,你怎么能让苏崖去,要知道,苏崖的数学可都是跟着子阳的笔记学的啊!”

台下轰然笑声一片,任子阳从刚才起有些尴尬的的表情也有所缓解。

楚云娜可以说很了解苏崖了,她这话放在前世的话,苏崖顾忌到任子阳的感受,不管会不会都会说自己不会解,也就是说这个暗亏她算是吃定了,人也丢定了。

然而。

只见苏崖放下右手中的签字笔,从容起身走到了黑板前。

瞬间教室里针落可闻,只听见粉笔书写时和黑板摩擦发出的“哒哒哒”声。

几分钟后,苏崖转身看向王斐,脸上绽出一个示意的微笑。

王斐点点头,然后走上讲台拿起粉笔。

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王斐手中的粉笔上!

只见在任子阳做的题目前划了一个“×”,随后在苏崖做的题目上打了一个大大的“√”。

任子阳做错的题,苏崖居然对了!

苏崖明显听见了有人抽气的声音,紧接着是很多人小声议论的声音。

下面开始有人向她点头示意,苏崖脸上不禁微微一笑。

坐在台下的任子阳却是一呆,苏崖以前也爱笑,但总是低头敛息,羞涩而温柔,配上她精致的五官笑起来朦若幽兰。而苏崖的这一笑,却是十足的落落大方,半露的贝齿让她原本恬静的面容透出几分明艳,恍然有种珠玉波光的错觉。

苏崖在下面一片震惊的眼神中,看见了楚云娜吞了苍蝇一般的表情,还有任子阳眼中晦暗不明的探究。

这一刻,苏崖第一次感受到了“畅快”二字。

苏崖脚步轻快的走下台落座,隔壁一个面目清秀的女生她冲自己举起一个大拇指:“看不出来,可以啊你。”那眼神中满是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赞赏。

苏崖又乐了,顿时心中如同热天喝了一壶冰水般妥帖。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现在的心情确实可以用一个大大的“爽”字来形容啊!

讲台上的王斐开始讲解,同学们的注意力开始被题目吸引,心情逐渐平复的苏崖听到了一个几不可闻的声响。

她对这个声音很是熟悉,那是任子阳按压手指关节发出的声响。

这是任子阳为数不多的一个不良小习惯,每当他想心事或者有压力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开始按压自己的手指关节,发出有规律的“咯、咯”声。

苏崖想着身后的任子阳,不禁心中冷笑,呵,这就有点受不了了吗?我倒希望你的承压能力够强。

因为,这才刚刚只是个开始而已。

补习结束后,任子阳称家中有事需要回去,四人组破天荒第一次没有一起在路口聊到很晚。

任子阳果然不愧是演员级别,面上和往日毫无不同,临走前甚至还真诚的还夸了苏崖最近进步很大的话,可惜苏崖发现他说话的时候,右手的大拇指和无名指一直在扣压中间食指的关节。

随着几人距离拉远,她原本含笑的眸子也逐渐冰冷。

苏崖转身在心中暗暗发誓,既然重来一回,那她就不客气了。

来日方长,前世所受的那些屈辱,她苏崖会慢慢全部还回去的。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