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孟隐凌邪全文免费阅读_孟隐凌邪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3:00

孟隐凌邪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孟隐凌邪是寂夜惊梦所创作的小说《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中的人物,孟隐凌邪小说精选:而且眼镜碎片还扎进进了眼球里,左眼肯定保不住了,右眼医生们还在尽力挽救,但希望也不超过五成。

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
推荐指数:★★★★★
>>《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在线阅读>>

《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精选章节

听到这些话我整个人都傻住了,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肯定是骗子电话吧!

但是对方把我爸妈和弟弟的信息说得特别准确,而且也没说要汇款之类的话,只是很焦急地催我赶快去急救中心。我不得不相信,爸妈他们是真的出事了。

我承诺会立刻赶过去,挂断电话之后,赶紧放出凌邪的魂魄,让他保护念念,然后自己用最快速度出门打车直奔医院。

到了地方才知道,情况远比我想象中严重得多。

开车的是我弟弟,出事的时候他脑袋正好撞到了方向盘上,造成了很严重的颅内出血,而且眼镜碎片还扎进进了眼球里,左眼肯定保不住了,右眼医生们还在尽力挽救,但希望也不超过五成。

我爸妈都坐在后排,伤势相对比较轻,但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

另外,当时车上还有一个名叫诸葛纳月的女孩,是我弟弟的女朋友。她坐的是副驾驶,车祸瞬间当场毙命,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我楼上楼下地跑,缴费、拿药、取各种化验单,忙得恨不能长出三头六臂来。我自己卡里的那点儿私房钱全都垫进去了,但还是不够,护士不停地催我交钱,说不交钱的话很多药都没法开,我弟的手术也没法做。我只能低声下气地求他们通融,说尽了好话,嘴皮子都磨薄了。

被我弟追尾的那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拼命给我找事,逼着我拿钱,看我实在拿不出来又逼着我写了一堆保证书,生怕我赖账不给钱。其实他们根本就没什么事,我弟追尾的时候他们都系着安全带呢,顶多只是点轻伤。但就因为这事是我弟弟全责,他们就拼命地使唤我,连拿外卖丢垃圾这种事情都要喊我去。

我累得要散架了,实在是没力气跟他们吵,要不然我非得好好跟他们撕一场不可。太过分了,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后来我妈醒了,告诉我家里存折的密码,我才把欠医院的钱给补上,又赔了被撞的那家人一笔,才总算是消停了。想想也真是讽刺,我长到这么大,连家里的存折放在哪都不知道。要是不出这事,我可能永远都没法知道存折密码是多少。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感觉到了,好像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真正融入这个家。我也曾经伤心过怨恨过,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努力忽略掉它。至少这样我心里可以好受一点。

可这次意外又让我清楚地意识到,在这个家里,我永远都是个外人。哪怕我把所有事情都做到一百分,也还是比不过什么都不做的弟弟。我不想说我爸妈重男轻女,但除了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理由。

后半夜的时候,诸葛纳月的父母才从外地赶过来,吵闹着说要让我弟弟给他们的女儿赔命。他们不要钱,就要我弟弟偿命。

我被他们吵的脑袋都快炸了,憋了一天的火气一下子全爆发出来,扯着嗓子跟他们吼:“要偿命你们动手啊!我弟就在里面躺着呢!你们倒是去啊!又不是我开的车,你们跟我喊什么喊!”

诸葛纳月她妈一听也炸了,用比我还高八度的嗓门嚷嚷:“你们家害死我女儿还有理了啊!你不姓孟吗,我就跟你喊,怎么了!”

诸葛纳月她爸抡起拳头就要揍我,可拳头还没落下来,就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腕骨断了。他疼得嗷嗷直叫,我趁机退后拉开距离,并且悄悄用驭鬼术命令凌邪退到我身边来。

是的,刚才是凌邪折断了诸葛纳月她爸的手腕。普通人看不见凌邪,但我看得非常清楚。

诸葛夫妇忙着去找大夫,暂时顾不上我了,我把念念拉到角落,小声说:“不是让你乖乖呆在寝室里吗,你跑这来干什么。”

念念委屈巴巴地说:“是爹爹要带我来的……”

凌邪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我,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

我小声问:“你是感应到我受欺负了,特意赶来给我解围的吗?”

凌邪还是没有表情,好像根本没听懂我在问什么。

其实这样反而才是正常的状态,我的驭鬼术才刚入门,连第一重境界“启智”都没有达到,所以我的契鬼基本可以说是没有灵智的。凌邪是千年尸王,可能比较特殊一点,保留了些许原本的灵智,但也不应该太多才对。

至于驭鬼师和契鬼之间心意相通,能够远距离感应彼此的安危和状态,那是第三重境界“通心”阶段才能达到的,我还差得远呢。

可能只是分开得太久了,出于契鬼的本能来寻找主人吧。我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种莫名的失落。

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而且大多都是身体虚弱的病人,承受不住凌邪身上散发出来的阴煞之气。我不想害他们病情加重,就想把凌邪收回玉佛里,可凌邪就是死活都不肯回去,甚至还向我传达出了一股明显的抗拒情绪。

我的驭鬼术只有入门级水平,他却是千年尸王,跟我的实力差距那是天壤之别,我使唤不动他貌似也在情理之中。我没多想,再加上自己也的确累到极限了,就干脆回宿舍睡觉去。

说来也怪,我一出医院大门,凌邪就自动回到玉佛里了,甚至都不用我命令。

算了,权当是之前的法术延迟了吧,我暗自失笑,没有放在心上。

有凌邪这样的千年尸王级别的契鬼在身边,普通的妖魔鬼怪根本没胆量来招惹我,之前缠着林月的那两个鬼婴,早就吓得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难得地睡了个踏实觉,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了。

我睡了将近一天一宿,饿得差点起不来床。胡乱塞了点零食填饱肚子,正打算去医院看看,我妈的电话倒是先打过来了。

她跟我说了几句辛苦了之类的客气话,随后就问:“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再来医院一趟?”

“怎么了?”我问。

“诸葛纳月她爸妈想跟你谈谈……关于赔偿的事儿……”

我瞬间烦躁起来:“有什么好谈的,赔钱他们又不要,赔命那是不可能的,还能咋谈?见了面又得吵架,干脆别见了,他们要是乐意报警就让他们报去。”

我妈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他们现在愿意谈了,但是只愿意跟你谈……呃,你放心,他们不会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呃,具体什么条件我也不知道,你先过来嘛,坐下来谈谈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嘛……”

说实话,我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但我妈都这么低声下气地求我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再去见见诸葛纳月她爸妈。这回,我特意带上了玉佛,打算要是情况不对就把凌邪放出来。虽然普通人看不见他,但他身上的那股阴煞之气就足够有威慑力了。

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见面以后诸葛夫妇提出的要求竟然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