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夏莜溪上官逸_若有长情当与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1

《若有长情当与你》是由作者“溪午闻钟”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因赌鬼父亲欠下五十万的高利贷,实在没其他的办法她选择代孕,从上了他床的那刻...

夏莜溪上官逸_若有长情当与你小说阅读

第一章 初次见面

黑夜,暧昧迷离。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灯光的照耀显得格外安静。

房门被打开,灯光也随之亮了。

在黑暗中待久了的夏莜溪因为突然的光亮,她本能的挡住了双目。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几乎透明的粉色蕾丝睡衣,凹凸起伏的身材被这件衣服完美的呈现了出来,那如雪般的肤色,顺滑而白皙。

她那双清纯的双眼,更像是个误入凡间的仙子,紧张而又充满诱惑。

从门外面走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一名妇人,满面容光,无不向外散发着华贵气息。

她一脸不满的盯着还在床上发呆的夏莜溪,呵斥道,“楞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

妇人手上还扶着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男人的头靠在旁边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的肩膀上。

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有一些模糊的影子。

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衬衫领口被扯开,隐约可见的好身材完美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眯着眼睛依稀可以辨别出成熟优雅的轮廓,深邃如刀刻般的脸庞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好了,今天晚上你可要好好表现,如果没有本事让他碰你。那么我们之前说的条件全都作废。”华贵的妇人面无表情的说着。

夏莜希咬着她的唇瓣乖巧的点了点头。

很快宽阔的房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她满目踌躇的朝床上走去......

房间里灯光淡淡的,男人棕褐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射下反衬出冰冷的光芒,棱角分明的男性轮廓透露着霸气,漆黑深邃的双眸紧紧的闭着,两片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

这个男人,正是上官集团的现任总裁,上官逸。

这么年轻却管理着偌大的公司,想必也不简单。

而她却在几天前,因赌鬼父亲欠下五十万的高利贷,被一群混混堵在了家门口。

他们只给了她十天的期限,扬言十天内要是凑不到五十万元。就把她的妹妹和她一起卖到夜总会里去抵债。

五十万巨资,十天哪里能还的清。

但妹妹还在读书,自己不管怎么样都要互她周全。

她突然从邻居的口中得知,上官家正在找一个干净的女孩儿做代孕,只要能为他们上官家生下一个孩子,就有两百万的现金!然而定金就有五十万!

夏莜希却很犹豫,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吗?而且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还要卖给别人。

她很是痛苦,但现实却容不得她考虑。

经过了重重筛选,她终于过关了,而今天,就是“取种”的日子......

她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上官夫人提前几天便让她看过了许许多多关于这方面的碟片,她也非常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咬着牙,缓慢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帮他把身上衬衫的扣子解开。

衣服微微敞着,男人强有力的肌肉都如数展现了出来。

夏莜希看着这强健的身材,害羞的别过眼。

这时,上官逸睁开了眼睛,一把将她从床边拦腰抱起,男人一个翻身,猛的就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高大健硕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滚烫灼热感透过薄薄的衣衫传来,浓烈的男子气息侵占了她的整个鼻息。

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莜希微微的闭上了双眼,本能的想要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庞然大物推开,但是转眼间想到了自己的任务,她的手停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她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勾引眼前的这个人吗?

痛苦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和无奈,她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就像一只将死的蝴蝶扑打着,慢慢的小手触上了他健硕的胸膛......

紧实而又炙热的触感传来,令她的小脸染上了绯红,她闭上双眼,笨拙的摸索着他的胸膛,一块块的腹肌在她的小手中摩擦着。

她手上的动作,让趴在他身上的男人有了反应。

幽深的眸子,凌厉如猎鹰般的目光扫向眼前的这个女孩!

当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的那一刻,“咯噔--”一声,夏莜希的心跳骤停,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是谁?”空旷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薄唇中吐出,他幽深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我,我是上官夫人找来的......”她慢慢的撇了自己的头,脸红的都可以掐出血来了,磕磕绊绊的说到。

“是吗?”幽冷眸中的厌恶一闪而过,冷冷的开口,俊美非凡的脸上看不见一丝表情。

“先去洗个澡,我不喜欢女人身上还有其他的味道,洗干净了再出来。”

夏莜希很想要告诉他自己早就已经洗好了,但现在面对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敢多说些什么。不假思索的往浴室跑去。

“洗好了赶紧出来,磨蹭什么呢?”

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没有出来,男人的耐心早就被消磨光了。

要不是因为韩芷萱说生了孩子怕身体变形,所以不想生,而且着急抱重孙的爷爷最近身体也不是很好。否则,他才不会愿意让母亲找来这个代孕的女人!

上官逸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起了身,不耐烦的冲进了浴室。

第二章 深入其中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浴室的门被狠狠的踹上了。

男人站在浴室门口,如鹰的双眸扫视一圈,忽得一瞥,他原本就阴沉的脸变得铁青--

这个下贱的女人,竟然正躺在浴池边上睡觉,把他一个人丢在门外。

他的自制力在这一刻崩塌了。

想他堂堂上官集团的总裁,从来都没有等过一个人,可这个女人,竟然让他在外面等她睡觉。

哼,男人嘴角一扯,一把将女人提进了浴池。

咳咳咳,夏莜溪剧烈地咳嗽起来,迅速从睡梦中惊醒,大片的水涌来,衣服已然湿润,那片洁净的身体增添了几分魅惑之感,身姿上的起伏更加诱人。

她回头瞅了一眼上官逸泽,发现男人的眼眸深黑如墨。

天啦!她竟然睡着了,她到底在干什么!

“对,对不起,我实在太困了。”

她惊慌的从浴缸里站起来,湿哒哒的刘海轻轻颤动,就好像是婴儿不满的蠕动。

这时,男人伸出了双手,炙热的大掌把她从背后拖住,夏莜溪被迫抬起头看向他。

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胸前傲然挺着的浑圆若隐若显,给紧张的氛围增添了分暧昧。

男人喉咙咽了下口水,薄唇珉成一条线,他的目光如太阳一般灼热,声音平淡,“给我脱”,本来是精美绝伦的容颜,却说着这样的话。

夏莜溪双眉紧缩,男人慢慢的收起情愫闭着双眼,慵懒地说,“来”。

她瞬间脸一红,不知所措,很明显她很紧张。

上官逸感觉到那预料中的抚摸没有到来,剑眉一横,睁开了那似鹰的眼,抓住了夏莜溪的手腕,说,“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见?”

男人似乎感觉到他握住的手腕在颤抖,带着不屑和轻视靠近了她的脸。

可是那个吻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男人冷笑。“楞着干嘛,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啊!”

夏莜溪因为害怕而苍白的脸更加吓人了,她慢慢的仰起头,精致的小脸泫然欲泣,“可,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求求你了。”

说完的片刻,只见男人似狼一样猛扑上来,将她再次推进浴缸,男人双臂环住女人的腰,两排白齿咬紧女人的双唇,钻心的疼痛在夏莜溪的嘴唇上袭来,女人的鲜血从嘴唇溢出,她的血在水中形成一缕血丝。

在浴缸的水面中扩散开来,夏莜溪因为害怕猛捶着上官逸的肩头,只见男人手一松,她趁着这个空档挣扎着爬出了浴缸,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片刻,上官逸也从浴缸起来了,威胁地说,“怎么,本少爷吻你,你还想跑,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要钱了是吧?”

“不是这样的......”

夏莜溪慌了,“我只是没有准备好”她低头喃语道。

男人冷冷的看着她,她因为说话,身上起伏的更加厉害了。

男人就这样懒散的盯着她,夏莜溪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妹妹,她想让她过上好日子。

于是平定了下自己的心情,朝男子走去。男人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看着她。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

于是下定了决心向男人吻去,可不管她怎么热情,身边的男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急得的她只有加深了力度,可男人就是不做出任何回应,就在她慢慢的垂下手的时。

身边的男人一把将她抱起,上官逸快步走向了房间,把夏莜溪甩在床上。

床上的弹力将夏莜溪震了一下。

头上有一个冰冷的说,“快脱,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墨迹。”

夏莜溪咽了下口水,想着豁出去了,为了妹妹,便在男人面前脱起了衣服。

但男人好像没有耐心跟她耗一样,一把将她的裙子撕裂成了条块。

少女的身体因为羞涩迅速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让人不经惊叹,那皎月一般洁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稚嫩而波澜汹涌的曲线,无不让人血脉喷张。

男人冷厉的黑眸化过一抹暗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体竟然这么美。

可就算是再美又如何,她也只不过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黑檀一般的眸子划过一丝讥讽,他大步的朝她走去。

本来就已经快要脱完的衣服被他随手一扯,丢到了一旁,随后,皮带一解,裤子也被他抛弃了。

男人麦色的皮肤很是诱人,胸肌发达,手臂上的肌肉棱角分明,最令人赞叹的是那健硕的腹肌。

然而男人身下早已气势汹汹的男性特征,让她欲哭无泪,就好像在提醒着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夏莜溪又开始本能的往后躲。

夏莜溪笨拙而惊慌的动作,全都被上官逸看在了眼里,薄软的嘴角微勾,又慢慢的逼近了一步。

强烈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是很好闻的古龙香水味。夏莜溪微微震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又后退了一步。

原本明亮的眼睛因为眼泪的薄雾遮住了光亮,她惊恐的看着他。

“怎么,还在反抗,不要钱了。”

男子绝美的脸上勾起了讥笑,眼中嘲讽的意味更加严重了。

夏莜溪的身体一滞,洁白的牙齿咬住了颤抖的嘴唇,嘴唇瞬间没了血色,却又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男人眼神俞暗,猛的伸出一只手把她拖到了床的中央。接着,俯下了身子,凶狠的咬上了她的唇,就像是惩罚一样。

锋利的牙齿厮磨着她柔软的唇瓣,直到血腥味浓重。

“唔唔......痛痛...好痛”

夏莜溪痛的直冒泪花,低低的呜咽声从紧贴的唇间蹦出。

男人伸出舌头,探入了女人的樱桃小嘴中,灵敏的舌头慢慢探索着,舔过了她一排排的牙齿,最后寻到了女人的娇舌,男人的舌头触碰着,挑逗着,玩弄着...

第三章 断绝关系

寂静,死亡一般的寂静,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夏莜溪很想让上官逸从她的身上离开,可她却不敢这么跟他说。谁叫他是她的买主呢?

过了一会儿后,上官逸终于放开了她,从夏莜溪的身上离开后便迅速捡起了地上的衣物。穿戴好后冷漠的开口“在这待着,记住,安分点。”

话一说完,上官逸便立马转身离开了,不带一丝留恋,只给夏莜溪留下了一个冷酷的背影。

看着已经关闭了的门,夏莜溪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自己的膝盖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纯洁的她了。

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把她当做最低贱的妓女。伸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是那样的羞辱她,而她却为了钱,只能任他摆布。

而且上官夫人已经跟她说过了,两年之内,只要能生下上官家的孩子,就放她走。可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啊!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华贵的妇人再次出现在了房内,一脸满意的笑容。

刚刚,她在外面已经观察到了一切,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结果。

她倒是没有想到儿子竟然真的跟这个女人发生关系了。

看来,抱孙子有望了。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夏莜溪,径直的从她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份合约给夏莜溪,示意她签了它。

夏莜溪接过的便是前几日上官夫人跟她谈的条件。

她,一个下贱的女人。不仅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连带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都给卖了!

想到孩子,夏莜溪不禁用手摸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在18岁就有了孩子,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把第一个孩子卖给别人。

可现实却逼着她不得不这么做。

看她签好了名字,上官夫人丢给了她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好了,这是你的定金。等你生下孩子,剩下的钱我会补齐的。”

在此之前,上官夫人已经帮她还了一些债款了,所以她才会顺从的被她带到了这里。

而现在,真的把钱丢给她时,她竟不想接。

她虽然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可这全都是为了还债,相比被卖到夜总会,代孕显然要好很多。至少,她只被一个男人拥有过。

上官夫人把支票丢到床上后,也不管夏莜溪接不接,她便走出了房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那模样,就好像是已经看见了未出世的孙子。

夏莜溪淡淡的看着床头的那张支票,虽然她很有骨气的想要拒绝,但一想到还在上学的妹妹,她又不得不妥协。

妹妹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只可惜家里太穷了没能让她上更好的学校。只要有了这笔钱之后,妹妹就可以上好的学校了,以后毕业了找工作也不会像她这样没出息。

想到这,夏莜溪匆忙的将衣服穿好,紧紧的拿着支票,便坐了车回到自己的家里。

当她走到家门口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整个房里都是烟雾缭绕,本来就只有两室一厅的房子更是聚满了人,好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老夏啊!还是养女儿好啊!随便丢出去就是100万,这笔买卖很划算啊,以后,你就是百万富翁了。哈哈哈哈哈哈...”坐在桌子边喝酒的男人对着夏莜溪的父亲大声的庆贺着。

“哼,那是。我夏永林生的女儿必须这么有用。”夏永林一脸骄傲的跟别人吹捧着,“要是早知道生女儿这么赚钱,早就让她出去代孕了,生一个一百万,那要是多生几个,那我这钱,哈哈哈......”

他们聊的甚欢,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外的夏莜溪,夏永林越说越兴奋,压根就没有想过这钱都是女儿用自己的身体和孩子换来的。想的全都是怎么赚更多的钱,却不想想女儿的身体到底受不受的了。

"莜溪,你回来啦!"夏莜溪的母亲倒是注意到了门口脸上垮白的夏莜溪,有点心疼的开口问道,但,并没有朝她走去,而是小心的带着询问的眼神向自己的丈夫看去,像是在等着丈夫的回复。

这样的情景,让来送钱的夏莜溪心里一凉,难道在父母的眼里,自己还没有那一百万重要!

她心里很难受,可她此时却哭不出来,她早就知道自己在父母的眼里是无可是非的人了。现在流泪,还有什么用。

从小到大,在父母的眼里只有妹妹夏莜雪一个人,父母会给妹妹买漂亮的衣服,好玩的玩具,可这一切却都没有她的份。偶尔,母亲看不下去了,会偷偷的给她一点零花钱,却,只是一点点。因为母亲在外面花的每一分钱,父亲都是清清楚楚的。

而这点零花钱还是母亲买菜和不吃饭省下的。母亲常常教导她不要争什么,因为有一个疼爱自己母亲,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跟妹妹计较着什么。

而在去年,父亲突然跟她说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实在供应不起两个人读书,虽然父亲没有明说,但夏莜溪却很懂事的办理了退学手续。

可现在,从父亲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价值,心里还是会很痛很痛很痛的。

十八岁的年龄,本应该是含苞待放,被父母呵护在手里,可谁知竟是这样。

没有谁会不希望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母,幸福的生活。可是她从小都活在妹妹的光环下,竟然连上学的资格都没有。而她为了给父亲还钱,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第一个孩子。

得到的又是什么呢?父亲的冷眼相待还是母亲的欲言又止。为什么她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和一个美满的家庭呢?

"回来了。你回来,上官夫人知道吗?还有,上官夫人说什么时候给钱没有..."看到夏莜溪,夏父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只是冷着一张脸向夏莜溪询问钱的事情。

钱钱钱,满脑子都是钱。我一个活人站在你面前,你也不问一下。张口闭口都是钱。夏莜溪很想冲上去质问父亲,但理智让她忍住了。

她这么拼命的赚钱,不就是想让父亲多看她几眼吗?可现在,结果竟是这样。

第四章 产生兴趣

这是上官夫人给的定金,她说等我生下孩子,会把剩下的一百万补齐。"夏莜溪努力的逼迫自己把眼泪收回去,一脸微笑的把支票给了夏父。夏父看到支票时,嘴角上扬。

"妹妹的学费都在这里了,你先把债还完,然后让妹妹去一个好一点的......"

"好了,我知道怎么处理这笔钱,不用你教我。钱你也送到了,你就赶紧回上官家去吧!不然上官夫人就该说什么了。"将支票拿到手后,看都没有看一眼夏莜溪,只是继续的喝着酒。

就好像,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女儿。更像是他用来赚钱的机器。

夏莜溪死死的咬着自己嘴唇,满含泪水的跑出了夏家,才刚到楼梯口就撞到了一堵肉墙。

因为太急,根本就没有看清来的人,只是低下头说了声对不起便匆忙的朝楼下跑去。

那样子,就像是身后有什么猛兽追赶她一样,眼里劲是慌乱与迫切。

裴宁轩皱着眉看向那越跑越远的身影,今天他来这里看一个老朋友,没想到遇到了刚刚的那一幕。

那个女孩绝望而伤痛的眼神在他站着的地方可以尽收眼底。

她,就像是在风中飘曳的荷花。眼看着就要飘落到水面上了,却不忍心看她如此。

明明她刚才已经那么伤心了,撞到自己的时候,竟然还没有忘记跟自己道歉,这样的女孩儿,还真是有趣啊!

那痞气的眸子中的兴趣越来越深,丫头,等着,我一定会把你收入囊中的。

从家里跑出来后,夏莜溪独自一人站在马路旁,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往哪里。

冷冽的风吹来,让她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一双无助而干净的眸子就这样望着远方。

世界那么大,就没有可以让她容身的地方了吗?

刚刚把那一百万的支票给了夏父后,她便决定。从此以后,她夏莜溪跟他夏永林再也没有半点瓜葛了。那一百万就当是报答他养育自己这么多年的回报吧!反正,在他的眼里,自己远没有那一百万重要。

"漂亮的姑娘,一个人在这里吹着冷风,冷不冷啊!"轻柔的声音随风吹过,一张妖孽般的俊脸很快在夏莜溪的面前放大。

来人满脸笑容,因为笑容,露出了一排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一张绝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如同上帝的宠儿,他的五官立体而深邃,白皙水嫩的皮肤让女人看了都抓狂。一张比蜜桃还水嫩的薄唇,饱满而性感。还有那勾魂的桃花眼真的是如妖孽般蛊惑人心。这样的面貌简直就是完美。

他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兴趣之意。

对于陌生人的突然靠近,夏莜溪后退了几步,连忙别开脸不去看眼前的这个男人。

因为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还是不要招惹的比较好。

就算是之前看过了上官逸这样出色的男人,但还是免不了被眼前的男人惊艳到。

看来,自己最近的桃花也是蛮旺的。只不过这些桃花似乎都不属于自己。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而且,她的身体也不再干净了。所以,她是不会异想天开的以为这个男人因为兴趣而看上了自己。

毕竟,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早已没有了做梦的权利。

"我说女孩儿,你难道不觉得我很有魅力吗?"夏莜溪对他的无视,让裴宁轩感到挫败。

从小到大,第一次被这么平凡的女孩无视。想他以前不管走到哪都是聚光点。凭着自己的金钱和地位,以及自己完美的面容,哪个女人见到他不是拼命的往他身上扑,可这么女人竟然无视。

夏莜溪像躲瘟疫一样躲开了裴宁轩。

"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话一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夏莜溪便转身离开了。

裴宁轩看着她那纤细的背影,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夏莜溪上了辆出租车。男子幽深的黑眸像是盘算着什么。

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更好玩的玩具。

与此同时,灯光璀璨的豪华别墅内。

漆黑的夜,因为有了淡淡的月光和璀璨的灯光。所以看起来是那样的温和。

而这栋豪华的别墅二楼,一个黑色身影正坐在床边,嘤嘤的哭泣着。

窗台边上,精致的落地纱被微风轻轻的吹起,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像是一个蝴蝶飞舞着。

"萱儿......"一个温柔而充满疼惜的声音响起。

很快,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了床边。

一张绝美的容颜更是充满内疚与痛苦,与之前看见夏莜溪的脸不同。此时的他,早已是深情满面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你走,你走。你去找她啊!我讨厌你讨厌你!"床上的女人突然拿起枕头向床边的人影砸去,一脸的可怜样朝上官逸看去。

上官逸心里一震。心疼的说"萱儿,你别这样,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是我必须要为上官家留后。"上官逸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前将韩芷萱抱入怀中。冷漠的脸被宠溺的笑容所代替,温柔的看着她。

明明代孕的事只有自己的母亲和家里的人知道,可不知怎么的,这件事竟然被韩芷萱知道了,搞得他都不知道怎么跟她交代了。只有将她抱的更紧了。

看着心爱的女人这么痛苦,他早知道就不要孩子了。上官逸一阵懊恼。

但,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而那个女人可能也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一想到那个女人,上官逸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想到那个女人甜美的身体,他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就瞬间有了反应。

"逸。"床上的韩芷萱突然停止了抽噎,一脸凄凉的望着上官逸。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尽是惹人怜惜。在淡淡的月光下更是别样的风景。

韩芷萱,原本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头棕色的大波浪随意披着,勾线出了别样的芳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盈满了泪水。樱桃般的小嘴因涂着唇彩,在月光的照射下更是散发诱人的气息。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上官逸。那如洋娃娃般长的睫毛,好像只要扑煽一下,她眼中的泪水便会立马流出来,格外的惹人疼爱,那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样子。更像是有把小刀在上官逸心尖刮动着。

眼前的女人,是他想要呵护一辈子的女人,也是他最想要迎娶的女人。一直以来,他都把她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细细的呵护着。却不想,自己竟然是伤她最深的那一个。

"萱儿......"再也忍受不了她难过的上官逸,把韩芷萱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前。自己温柔的吻着她的秀发。

"逸,你还爱我吗?"她轻轻的咬着唇,不确定的问着上官逸。

"萱儿,听到我的心跳了吗?这里,只为你一个人跳动。可是,你也知道,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能够看着我的孩子出生。如果我连老人家这点小心愿都不能完成,还算什么孙子。"上官逸抱着她的力度越发紧密,他的心,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不然也不会因为她害怕生完孩子身材变形,而让她放弃为自己生儿育女。

如果不是爷爷,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受这般委屈的!

"那你不会喜欢上那个女人吧!"韩芷萱慌张的问着上官逸。

"那是当然,我的心都是你的。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我就让她走。到时候,我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他的脸,摩擦着她,并向她做出了承诺。

他深情的眸子早已褪去,温柔的表情与深沉的眸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韩芷萱的声音糯糯的,总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她那特有的声音,柔软而缠绵,就像是封坛储存多年的原浆酒,越品越想沉溺其中。

第五张 纠缠不清

韩芷萱听了他的话,嘴角勾起了一丝满意的弧度,这个男人,看来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就让她离开。那孩子就是自己的了。这样也好,免得还要她去为他生个孩子。要知道,在演艺圈,很多女明星就是因为生下了孩子身材走样,所以才渐渐没落的,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要这个男人的心还在自己的身上,其他的都好说。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本来满目泪痕的脸渐渐的有了笑容,一双莹白的小手向上官逸的身上摸去。

"逸,你要记得你说的话,这辈子,除了我,你不可以爱上其他女人。因为你是我的。"韩芷萱宣誓主权般的对他说。

"傻瓜,我爱的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女人。所以,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上官逸看着灵动的嘴唇,感觉到她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他便无所顾忌的吻了下去。

她的身上,原本就只穿着黑色睡裙。此时,因与他紧密的拥抱,她身上的柔软,更是与他的皮肤紧密接触着。那柔美的触觉,立马激起了他最原始的冲动。

大手一挑,她身上那仅有的一件睡衣就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细腻光滑的雪肤就这样映在了上官逸的眼前。他的吻,如雨点般吻上她性感的肌肤。

她樱桃小嘴一般的薄唇勾起了狡黠的笑意。

韩芷萱的身材绝对是完美的,那纤细的小腰,一双手便握住了全部,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翘臀更是饱满而性感。这样完美的身材,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无不为其心动的。

上官逸丝毫不客气,有条不紊的在她的身上下动作。

屋内,涟漪春色,诱惑人心。

而此时的上官大宅里,上官夫人一脸严厉的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夏莜溪。

冷淡的开口,"你去哪儿了?"

"我,我回了趟家,我,我把钱交给我,我的父母。"夏莜溪害怕的哆嗦,带着颤音说道。

"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耍什么花招。你的身体是我们上官家的,别想着跟外面的那些野男人搞个野种出来滥竽充数!现在,两年内你都只能在这待着。"上官夫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气愤的说道。

"我,我不会那样做的。"上官夫人毫无根据的对她的侮辱,让她蓦然的感到委屈。为了那一百万,她已经将自己卖给了上官家,连同着她那脆弱的自尊心。

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这样的屈辱,她却连为自己辩解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她清楚,就算再怎么解释,上官夫人不信,也是惘然。

从上官夫人谨慎的让医生为自己检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这个上官夫人绝对是个小心的人。就算她不说自己去哪儿了,想必上官夫人也会去查清楚。

"回房去,记住,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以出去。"丢下话,上官夫人便往楼上走去,不再看夏莜溪一眼。

在她的眼里,夏莜溪只是个生孩子的机器,要不是因为儿子喜欢的那个女人不愿意生。根本也用不上她,她也就不用操心这些事了。

等上官夫人离开后,夏莜溪蹲在沙发的某个角落哭了起来。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竟然要这样对她不公,她明明才只有十八岁,却要承受这么多。

这样的事情已经让她很伤心了,可她,却连一个妓女都比不上,只能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还有两年的时间,她到底要怎么过下去。

在这里,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感受,更没有人去同情她。有的,都只是佣人对她的嗤笑,好几次她都听到了女佣在背后说她是个下贱的女人。为了钱,不仅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连骨肉都拿去卖,真是丢女人的脸。

可是,这一切她也不想发生!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夏莜溪回到了上官夫人为她准备的房后默默的趟下了,眼角的泪就这样顺着流了下来。一双清淡的眸子了无生趣的望着天花板。她从不喜欢与别人去争论些什么,只是想平淡的过完这一生。她的要求不高,只是想找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她不需要他多有钱,也不需要他有绝样的面容。她要的,只是那个男人的心都在她的身上,在她冷的时候给她一个拥抱而已。

可如今,她却走上了代孕的道路。还有什么资格奢求别人去爱她。

代孕,在别人的眼里,也只不过是高级词汇的妓女罢了。性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她还需要生下孩子。

身体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更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昨日发生的一切,想起上官少爷那一句句讽刺的话。她的心,便疼的几乎要碎掉。

一行清泪从脸庞滑过,今天一天哭的泪比她活了这么多年流的加起来还要多。她并不是个爱哭的姑娘,可那又能怎么办?

怨吗?她都不知道该要怨谁,没有人逼迫她,都是自己自愿的。

上官夫人?她自然是没有理由去怨的,如果不是她,自己怕是已经被丢到夜总会了,过着更悲惨的生活了。

上官逸?那个男人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什么人,而且,她的任务本来就是跟他...他厌恶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连她自己,都厌恶现在的自己。

她的父亲?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可是怨又有什么用呢?

没有自由,没有亲情,也没有自尊。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活着。她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她死了,会不会就解脱了呢?家里的债也还完了,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她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有了这个想法后,夏莜溪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走出了房门。死,她也不能死在上官家。毕竟上官家并没有做错什么。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到上官家的时候。在他们家的外围看见了大海。如果,她将自己的尸体丢进大海里,是不是玷污的身体就会干净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