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安心月顾屿小说阅读_筑爱成牢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1

《筑爱成牢》是由“雪满楼”所创作,讲述了安心月和顾屿的感情故事,顾屿是那么恨安心月,这里面是有何误会,他心爱的女人真的是安心月所害吗,最终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而言呢。如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一章 这是你自找的

豪华酒店顶层,诺大的房间里,不断传来羞人的声音。

男人健壮的身形将女人钳制在下,毫不留情的撞击。

“我求求你,不要……”女子满脸泪痕,手指紧紧的抓着床单,“顾屿!顾屿……你这个疯子,啊……”

顾屿听见她这样说却像是闻所未闻一般,继续宣泄着自己的欲火。

“安心月,你怎么这么贱?嗯?”

听见这句话,安心月眼里的泪流的更狠,拼命的捂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你怎么不叫了?嗯?”顾屿加大了撞击的力道,大床猛烈的摇动着。

安心月只觉得浑身都要被撞击的散架,嘴里无力的喃喃着:“不要……不要……”

顾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看了一眼床边的摄像机,调整了安心月趴在床上的姿势,使她的私密地带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摄像头前面。

安心月无力的反抗着,看见对着自己的摄像机时,如坠冰窟。

“求求你了,啊……放过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安心月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之下只觉得恶心,绝望的闭上眼睛。

顾屿狠狠地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淫靡的一幕。

“呵,你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太贱!你这副淫荡的贱样子,就应该公之于众!尤其是你的未婚夫……嗯?像你这样的蛇蝎毒妇,根本不配结婚,不配拥有爱情!我的心晴死了,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顾屿双目赤红,恨意涌上心头。不自觉的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用力的掐着安心月细白的脖颈,勒出一道道青紫的印子。

这淫靡的一幕全都被摄像机录进了视频里。

听到安心晴的名字,安心月绝望的大喊:“对不起,真的不是我,不是我……”

顾屿加大了撞击的力道:“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非要心晴去海边看日出,她也不会跌入海里尸骨无存!都是因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的心晴才会死。我马上就要向她求婚了!可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顾屿说着,怒火与恨意一齐涌上心头,“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从高处跌进深海里粉身碎骨是什么滋味!呵……著名画家安心月私生活淫乱……”

“不要!”

可还是晚了一步 ,视频上传成功。

顾屿不着一缕的下床,笑了。

安心月用尽力气扯开被子包裹着自己,无声的流着泪。

突然,房门被推开。

周墨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他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赤身裸体的在一个屋子。

“心月……”他痛苦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郊外写生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顾屿呵的笑了一声,“看不出来吗,你未婚妻出轨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周墨眼角泛红,他看着凌乱的大床上蜷缩着的女子,问道:“小月,小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顾屿脸色一变,狠狠地将赤裸着身体的安心月扔在地上,将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暴露出来。

“说!说啊!你是自愿的!说啊!”

安心月流泪,不说话。

顾屿系上浴袍,面色狠厉的盯着她。周墨大喊一声,朝顾屿冲过来。

“我要和你拼命!!”

顾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拳狠狠地打在周墨脸上,周墨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嘴角出了血。

顾屿将他的手指踩在脚下,用力的摩擦着。

安心月看见周墨被这样对待,扑过来抱住顾屿的腿,嘴里喃喃道:“求求你了,不要伤害他,我是自愿的,我是心甘情愿的……”

周墨睁开眼睛,痛苦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欺凌却无能为力。

听见安心月这样说,顾屿嘴角勾起一抹毫无温度的冷笑,在周墨的面前狠狠地进入安心月的身体,俯下身子,一字一顿的说到:“你知道你现在有多贱吗?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都是你的报应!!”

第二章 惩罚

“你这个疯子!你放开小月!!”周墨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被顾屿这样残暴的对待,奋力的爬起来企图拉开顾屿。顾屿停下动作,狠狠地甩了周墨一个耳光。

顾屿平时经常健身,身躯十分强壮,而瘦弱不堪的周墨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你还想救她?”顾屿将周墨的脸踩在脚下。“你未婚妻就是一个贱婊子,这么贱!你还要救她……嗯?”

安心月痛苦的睁开眼睛,看见周墨被顾屿死死地踩在脚下,脸色青紫。

她哭着喊道:“顾屿,顾屿。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你放开他啊!你放过他吧……求求你了……”

周墨有先天性心脏病,经不起这样的对待,早就晕厥了过去。

顾屿大力揪起安心月的头发,强迫安心月看着他。

她泪眼朦胧,嗓子已经哭哑了。

一股奇怪的情绪涌上心头,可是想到被安心月害死的心晴,顾屿皱着眉头将这股异样的情绪压下去。

他俯下身子,吻过安心月有些红肿的眼睛,然后狠狠地咬住她的嘴唇,直到咬出一点血丝,甜腻而咸涩的血味弥漫着。

“我告诉你,这是你自找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等着当顾夫人吧。”顾屿低低的俯在安心月耳边,压低声音说到。

“凭什么?我……你根本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娶我?!你羞辱我的难道还不够吗?!”她哭着喊道。

“远远不够。”顾屿开口,眼神冷冽,“你就是心晴的替身!永远永远的替身!”

当初你害死心晴,就应该想到,总会有这么一天!

我要把你害她的,一点一点慢慢偿回来。

说完,顾屿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衫,毫无温度的看了安心月一眼,转身离开。安心月不顾自己身上一阵一阵的酸痛,费力的套了一件裙子,拨打了急救电话。做完这一切,她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躲了出去,直到看见周墨被医护人员抬走才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才顾屿粗暴的对待,安心月无声的落下泪来。

安心月脸色苍白,无助的抱住自己,蜷缩在阴暗的楼梯间。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安心晴嚷嚷着要去海边看日出,说一起去看日出的还有她的好朋友田云鸢。安心月不敢反驳,就陪着安心晴去了。可是在海崖上,她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安心晴就直直的栽倒下去,被无边无际的海水所吞噬。

无数个做噩梦的夜晚,安心月都会梦见安心晴那张脸,哭着对她喊:安心月,你这个贱人,你怎么敢推我!每到这时候她就会哭着说:不是我……不是我!姐姐,不是我推的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现在,顾屿居然要将她当做安心晴的替身,想到顾屿源源不断的羞辱。安心月只觉得眼前一黑,所有东西都没了。友情、亲情、爱情……她的人生为什么如此短暂,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楼道里黑洞洞的,仔细听,有呜咽着的声音传过来。

第三章 羞辱

安心月缩成一团躲在角落,不敢去看手机里的短信。如果可以,就这样让她死去吧……

但是,周墨怎么样了,想到那个曾经爱过她的少年,撞见了她被羞辱的一幕……想到这里,安心月捂住头,痛苦的闭上眼睛。

不管怎样,她还是决定去医院探望周墨。

看见安心月离开,负责监视她的保镖立即给顾屿打电话。“顾总,那个女人打车去了医院。”

站在顾氏企业八十八层顶楼的顾屿面色阴冷,狠狠的挂断了电话。呵,好大的胆子!

安心月步履匆匆的跑到周墨所在的医院,可是却十分迷茫。她掏出手机,拨打了周伯母的电话。

“喂……伯母……”她紧紧的咬住下唇,小声说:“伯母……周墨在那间病房?”

周墨的母亲听见是安心月,怒火攻心,“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墨儿……都是你!墨儿的手指被生生的踩骨折了!你看看你干好的事情!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这一顿乱骂之后,安心月觉得天旋地转。身上的伤口又隐隐作痛了起来。“伯母……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墨儿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同意,是他好说歹说我才同意的。可是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事情?!你居然婚前和别人上床!你的奸夫还伤害我的儿子?!”周墨的母亲越说越生气,像疯了一样大声吼道:“从明天起,别让我看见你!!”

急诊室里出来一个小护士,面色匆匆的说:“病人家属!不要大声喧哗!”

周墨的母亲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摁断了电话。

安心月嘴唇惨白,指甲狠狠地抓进手掌心的嫩肉里。

明明这就是她应得的报应!可是安心月只想问一句,到底是凭什么?她是清白的,她谁都没有害!为什么……为什么她受到世界上最深的恶意!

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忙忙的行走,朝这个面色苍白的女人投过来充满冰凉的眼神……仿佛能够将安心月剥光衣服,无比羞耻的展现在别人的视线之中……

“诶,你看,那个女人,是不是那个视频里的女人?”

“诶呀,这样一看真的像,不会就是她吧!叫什么来着……对了,安心月!好像还是个著名画家……”

“真是不要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对呀,真是贱!”

周围的闲言碎语仿佛是化作利剑狠狠地将安心月撕碎。她捂住耳朵,蜷缩着自己的身体。

忽然,医院大门被推开,走进来好几个黑衣人,为首的那个气压极低,面色阴冷,几个步子迈到安心月的旁边。

是顾屿。

他狠狠地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拉起来。

“跟我走!”顾屿低低的开口,周围的人纷纷议论起来,指指点点的。

一群黑衣人将他们驱赶出来。

安心月被大力拉开,抬头一看,是顾屿。

就是这个男人,明明是陌生人……结果狠狠地将她从高处推进深不见底的黑渊……这到底是为什么?安心月不禁质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走!你放开我!”安心月拼命的要离开他的钳制,可是却如同蚍蜉撼树,“你这个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顾屿也不生气,欣赏着这个小女人无力的挣扎,还有她泛红的脸颊,以及……一双充满怒意却无比好看的眼睛。

“对,我是疯了……都是你逼疯的!”他朝她吼道,拖着安心月娇小的身躯向外走去。

“我不走!”安心月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哭了起来,“我不走!”

心头一阵异样的感觉,顾屿强迫自己狠狠地对待她。

“……信不信我在这里上了你?!”

听见这句话,想起顾屿昨天晚上几乎是变态暴行,安心月不禁颤抖,眼泪掉的更急了。

对她的羞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第四章 结婚

顾屿面色阴冷,紧紧的抿着唇角。双手用力的揪住安心月的衣领,狠狠地将她扔进停在路边的迈巴赫里。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安心月无力的反抗着,却又被顾屿的一股大力塞到副驾驶座上。安心月的脸色变得惨白,一股强烈的不详的感觉在心头盘亘着。她努力止住眼泪,狠狠地瞪着顾屿:“你放我下车!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顾屿低低的嘲笑一声,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

要不是这个女人,心晴早就成为自己的新娘了。所以,他要毁灭,毁灭她的世界,毁灭所有她拥有而心晴没有的东西!

“去那里?”顾屿细细长长的眼尾瞥出几抹厌恶:“结婚。”

听见他这样说,安心月一瞬间呆住了,整个人像跌进万丈深渊之中。

“……你说什么?结婚?!”

她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忽然像反应过来一样:“不可能!我,我不和你结婚……”

顾屿忽然踩下刹车,因为惯力安心月猛的一下子朝前冲过去。她惊魂未定的稳住身体,一双眼睛瞪的极大,看着他。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顾屿低低的开口,捻起安心月的几缕发丝,“就你这个样子……真是让我恶心!”

“既然你厌恶我你为什么还有和我结婚?!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你知道吗?!你在我眼里就是个疯子!!我说过了,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害的安心晴……不是我……”

说着说着,安心月眼里的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一滴一滴,源源不断的流进鬓角里,顾屿只觉得她这副样子十分碍眼,他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在黑夜里映出明明灭灭的光斑。

“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顾屿低低的开口,他想到因为安心月而惨死的安心晴,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你害死心晴的那一天,就决定了你的一生就要源源不断的受苦!这是偿罪,这是你罪有应得!!”

安心月只觉得自己的泪水已经流干了,她无力的缩在椅子里搂住自己的肩膀,嘴里喃喃的说着……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能和你结婚……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顾屿狠狠地将烟弄灭,旁边的女人一直哭,一直哭,哭的他心烦意乱。

他俯下身,狠狠地堵住安心月柔软的嘴唇。然后就是用力的撕咬与入侵……

过了许久许久,这场漫长的侵犯才停下来。

安心月早就没有力气了,只觉得恶心。心灰意冷,周围的世界怎么这么冷……冷的像是冰窖一样…

安心月突然想起来,很小的时候,她第一次遇见顾屿。

那时候安心晴是安家的大女儿,是安家的小公主。而她,是半路被安父领进门。别人都说,安心月的妈妈是个小三,安心月是小三的女儿,也是个不要脸的小浪蹄子!安心月那时候左不过四五岁,虽然小,但是也知道小浪蹄子不算什么好词。但是她胆子小,她没有办法,没有人可以帮她。直到那一天,一群小孩子围着她,朝她扔小石子,嘴里喊着:“你妈妈是个小三!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对!就是,大家快过来!看,原来安心月的妈妈是个小三!”

说完,铺天盖地的石头就朝她扔过来。

就在安心月闭上眼睛等着石头落在身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是顾屿。

从此,一见倾心。

虽然她清清楚楚的明白顾屿爱的人是姐姐,安心晴。

第五章 准备

虽然顾屿喜欢的人是姐姐,但是安心月是认命的。她知道,有些事情强迫不来。

可是,安心月的善良不争,却总是受安心晴的侮辱胁迫。无数次,她自己辛辛苦苦去乡间采风,在强烈的阳光下暴晒到皮肤脱皮,嘴角干裂。可是回家之后,安心晴便会要挟她:喂,安心月。把你的画借我用一下。昨天晚上阿屿接我去海边看烟花,我不好拒绝,没有来的及画。

安心月咬住下唇,将画递给她。

每一次,每一次。每次安心月强迫自己拒绝,可是安心晴总是会用一种怜悯而又厌恶的目光看着她。那道目光仿佛在说,你是个什么东西,吃我家的住我家的,你有什么资格不听我的话。

安心月有时候想着,还是算了吧。

她的才华横溢,就是个笑话。安心月呀,你天生,就不应该画画。你不配。

顾屿发泄了自己的欲火,见她不说话,只是在一旁抽抽搭搭着流眼泪,那晶莹剔透的眼泪一滴接一滴,源源不断的流进发丝里,她的满脸都是泪痕。真是奇怪,女人怎么这么多眼泪?之前心晴怎么没有这么多眼泪呢?他总是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叫嚣着疼。

你疼什么?顾屿?他逼问自己。你就应该恨她!这是她罪有应得!

想着,顾屿整理好衣物,狠狠地踩一脚油门,一路驶到一家婚纱店。

“下来!”顾屿喊道,狭长的眼尾充满了狠厉之情。

安心月迷茫的睁开眼睛,没有说话,呆呆地静默着。

“我让你下来!你聋了吗?!”顾屿见她没有反应,更加生气。

仿佛是在一场大梦里被惊醒,安心月一下子回过神来,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里残存着些泪花,光泽潋滟。

顾屿愣了愣,忘记了手里的动作。

“我不下去……”安心月收回视线,迷茫的盯着一处看,嘴里喃喃道:“我不下去!我不要和你结婚,我不爱你!”

顾屿逼着自己狠心,一下子将她扯下来。

“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了算!”

店里的工作人员纷纷的迎上来,看见是顾屿,更加喜上眉梢。

“哎呀顾少爷呀,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您想看点什么?”店长是个中年女人,一脸谄媚的问道。她又看见顾屿身后低着头的女子,赶紧迎了上去。“这位就是顾夫人吧!诶呦呦,真是个漂亮的美女。顾少爷,您真是有眼光呀“

顾屿不耐烦的坐到沙发上,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气场强大。

“别废话。赶紧随便找一件衣服给她换上。”

“好的,好的!”中年妇女急急忙忙的领着安心月进了里间。

虽然感觉到两个人之间气氛有些不对,中年妇女没有探究。有钱可赚,谁不会高兴!想着想着,她便找了一件店里最贵的拖地长尾婚纱,让店里的小员工帮安心月换上。

真是嫉妒这个女人,凭什么她就可以嫁给顾屿?!但是看样子,顾总并不爱她。想到这里,小员工们不再嘀嘀咕咕,手忙脚乱的帮她换上。

安心月一直低着头,像一个傀儡一般任人摆布。

帘子拉开的一瞬间,顾屿居然有些移不开眼。

她身上披着一件洁白的拖地婚纱,腰肢盈盈一握。有斜斜的花纹从胸部蔓延到腰身,淋漓尽致的勾勒出姣好的身形。

想起这个女人在他身下哭泣的场面,顾屿喉咙不由得紧了紧。

该死,他居然起了反应。

安心月感受到顾屿炙热的视线,没有说话,只是垂着头,感受到无边无际的羞辱。

顾屿装作冷漠的移开视线,低低的开口:“就这件。”

安心月像是被判了死刑。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