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念顾一笙小说免费阅读《再爱难有回响》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5

沈念顾一笙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再爱难有回响沈念顾一笙目录,再爱难有回响最新章节,再爱难有回响小说讲述了沈念顾一笙两个人的爱情故事,结婚三年,丈夫嫌她不是处女,不肯碰她。一次偶然的落水事故,却被她撞破丈夫和妹妹早已珠胎暗结。为了离婚,她找上了江城的首席律师顾一笙,竟是六年前夺去她第一次的男人……

再爱难有回响

第1章 落水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

这大概是每个女人都会问的问题。

然而,沈念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她妹妹沈雯雯同时掉进水里,她的丈夫冷子文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救沈雯雯。

冰冷的水呛入沈念的口鼻,死亡的阴影逼迫着她,她拼命挣扎着,挥舞着越来越沉重的手朝丈夫冷子文求救,却只看到冷子文搂着沈雯雯游上了岸,对沈雯雯嘘寒问暖,甚至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沈念的心顿时跌入了谷底。

她的丈夫怎么会抛下她,去救她的妹妹?

想起平时丈夫冷子文对沈雯雯爱护有加的行为,想起今年沈雯雯十八岁生日时,他送她的高档跑车……

沈念突然打了个寒颤,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全身。

终于有一个好心的市民,跳进河里,将狼狈不堪的沈念捞了上来。

沈念浑身湿淋淋的,冷的直打哆嗦。

沈雯雯躺在地上,身上盖着冷子文的外套,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就像一对亲密难分的恋人。

沈念只觉眼前这一幕极为刺眼,冲到冷子文跟前,哆嗦着冻的青紫的嘴唇大声质问:“冷子文,你今天给我说个明白,你跟沈雯雯到底是什么关系?!”

沈雯雯虽然是沈念的妹妹,两人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是沈念后妈和前夫所生。但不管怎么说,沈雯雯也要叫冷子文一声姐夫,两人怎么能……

冷子文冷冷瞥了眼沈念:“沈念,你还有没有人性?你妹妹刚从水里捞起来,你非但不关心她,还有心情问这个?”

沈念心都凉了,正要说话,沈雯雯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血,好痛……”

沈雯雯的身下,正渗出丝丝血迹!

沈念看到沈雯雯身下的血,脑门儿仿佛被重锤狠狠击中,顿时懵住。

“雯雯,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冷子文脸都白了,紧紧握住沈雯雯的手。

“子文……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的孩子……他们竟然都有孩子了?!沈念眼前一暗,几乎晕厥。

“你放心,没事的,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医生马上来了,你一定要撑住啊。”

沈念父亲去世后,她带着父亲留下所有财产嫁入冷家,妹妹沈雯雯也和她一起住在沈家。

然而,结婚三年来,两人夫妻生活寥寥无几,沈念几乎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冷子文声称自己性无能,沈念为了他,处处拜访名医,原来他早就和自己的妹妹暗度陈仓,甚至还搞大了沈雯雯的肚子!

医院。

冷子文焦急地在走廊来回踱步。

护士拿着缴费清单走了过来:“病人要立刻保胎,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把费缴了。否则再拖下去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冷子文皱眉盯着沈念:“还愣着做什么,去把钱交了。”

“凭什么我要交钱?!孩子是你的!你们背着我干了那种下贱的勾当,还想让我给你们买单?!别做梦了!”

冷子文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她:“沈念,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冷酷无情。雯雯是你妹妹,你竟然忍心看着她这么痛苦。难道钱比你妹妹的性命还重要?”

沈念气的胸口发痛:“她如果当我是她姐姐,就不会跟你做出这种下贱的勾当!更何况我跟她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你不是她的奸夫么?!怎么,有本事搞大她肚子,没本事掏钱么?!”

冷子文脸色铁青。

婆婆张兰心几个箭步冲到沈念跟前,抡起巴掌狠狠扇到她脸上。

“你这个贱人!自己婚前不检点,到处跟野男人鬼混,没了贞洁。要不是我家子文心善,收留你这只破鞋,哪个男人肯要你?你非但不报恩,还恩将仇报想要害死我冷家的孙儿!”

沈念的脸火辣辣的,然而那破鞋两个字仿佛一串钥匙,唤醒了尘封已久的噩梦。

在一个下着雪的夜晚,她被那人强压在身下,霸道的吻侵占着她的每一寸皮肤,仿佛要将她整个吞下,无法餍足。

她害怕的发抖,那人轻声喊着她的名字,却又冷漠残忍地占有了她。

尖锐的疼痛随着往事浮上心头,沈念脸色苍白,手心里渗出丝丝细汗。

她看向冷子文。

当年,冷子文向她求婚,她告诉冷子文,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冷子文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傻丫头,虽然我不是你第一个男人,但我希望是你最后一个男人。”

此时,冷子文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神情阴鹜复杂。

呵。

沈念心里掠过一丝自嘲,垂在身侧紧攥的双手无力松开。

她在期待什么呢?

“钱我不会出,搞大了小三的肚子,还想让我给你买单,做梦吧。”沈念只觉的心冷,“冷子文,我要跟你离婚。”

冷子文神色一滞,皱眉:“小念,你不要太冲动了,咱们夫妻一场,何必走到这个份儿上?离开了我,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个男人还会要你?”

沈念的神色变得更加嘲讽:“哦?不离婚?那沈雯雯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你肯打掉孩子么?”

冷子文眸光一暗,没有说话。一旁的张兰心扯着嗓子大声喊道:“行啊,要让子文答应离婚也成,你给我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能要!”

沈念被张兰心气笑了,怼了一句:“婆婆,你还能要点脸不?”

“小贱人,竟然敢还嘴,我撕烂你这张贱嘴!”张兰心怒气汹汹地冲上来打算再抽沈念一巴掌,沈念反应很快,截住了张兰心的胳膊。冷子文见两人扭打起来,赶紧上去拉开沈念。

“小念,我妈年纪大了,你就不能让着点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犯得着动手么?”

沈念丢了个白眼,不愿在张兰心母子身上再浪费半点时间,道:“冷子文,别的我也不想说了。就算你不同意离婚也没关系,我会找律师,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沈念看也不看张兰心母子两人,任由张兰心在她背后指着她骂骂咧咧,转身离去。

鼎盛律师事务所。

顾一笙冷沉着脸,皱眉翻阅着一叠厚厚的案宗,他是江城首席律师,每天送到他手上的案子,堆积如山。

敲门声响起,顾一笙头也未抬,淡声道:“进来。”

“请问,李律师在吗?”

女人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问。

女人面容清秀,一双眼睛漆黑清亮,却隐有血丝,带着些许憔悴之色,正是沈念。

听到女人的声音,顾一笙翻阅卷宗的手忽地顿了下来。他眯眼看向沈念,等看清沈念的脸,他神情大变,脸色阴沉凛冽,猛地站起身,案宗因为他手上的动作,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沈念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顾一笙,身体隐隐发颤。

他……怎么会是他?

第2章 恶人先告状

他从英国回来了么?

六年前的往事浮上心头,顾一笙将她压在身下,用那样强硬的方式……要了她。

沈念心口微窒,在顾一笙向她看来之时,仓皇狼狈地垂下头。

“沈念。”顾一笙目光紧锁着沈念,凌厉的眸光仿佛要将沈念冻结成冰,他一字一句地说着,每一个字都带着令人胆寒的气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念心里有些害怕,六年不见,顾一笙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硬着头皮说:“我来这里找律师。”

她这一番话,却似乎更激怒了顾一笙。她感觉顾一笙周身的气息更加凌厉而危险,冷峻的脸上挂着一抹冰冷至极的嘲弄。

“找律师?沈念,我记得你说过,你会永远消失在我面前。”

沈念狠狠打了个寒噤,神色有些难堪:“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沈念垂下眼眸,转身要离开,她要找的是李律师,而不是顾一笙。

倘若她知道顾一笙在这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无论如何也不会来。

“等等。”顾一笙食指轻轻敲击在桌面上,看向沈念,神情恢复了往常的淡漠,“离开这家律师事务所,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沈念一愣,好半晌才明白顾一笙话里的意味,愤愤地抬头看着顾一笙:“我请了李律师代理我的案子,已经签了合同,付了定金!凭什么让我离开?”

“单方面毁约,事务所会赔偿你违约金。至于凭什么……”顾一笙挑眉,淡淡道,“我是这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人。我的事务所,不会为你代理任何一件案子。”

沈念脸色惨白,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顾一笙将沈念的神情看在眼中,笑了笑:“我想,沈小姐你也不愿让我这种肮脏之人,跟你的案子有关吧?”

沈念垂下眸,一言不发地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顾一笙看着紧闭着的房门,眸光里透着深入骨髓的阴郁和萧瑟。

沈念走出律师事务所,她尚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六年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顾一笙,一切仿佛梦境般不真实。

沈念茫然看着街上川流不息归心似箭的车辆,心里空荡的难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这些天来,沈念一直住的酒店。她不想、也不敢回家,怕看到丈夫和妹妹亲密恩爱的模样。

长吁短叹了一会儿,沈念正准备回酒店,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小念!你怎么搞的,现在在哪儿?!”

听到电话那边关心中略带责难的声音,沈念鼻子猛地一酸,一直以来隐忍的委屈崩溃决堤:“妈……”

“你还知道叫我妈?这几天都不知道你去哪里鬼混去了,还不快给我滚回来!”

沈念听出了妈妈话里的怒意,还没来得及细问,那边就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沈念一刻也不敢耽搁,赶紧打了车,赶往妈妈家里。

沈念的母亲叫凌蓉,在沈念很小的时候就跟沈爸爸离了婚,现在已经重组了家庭。但从未因此忽视对沈念的照顾。

到了沈妈妈家里,沈念看到了母亲的再婚对象韩叔叔,他很客气地跟沈念点头招呼。

然而,沈念没想到的是,婆婆张兰心和丈夫冷子文也在。

“小念,总算见到你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把我担心坏了。”冷子文长吁了口气,满眼担忧地走过来牵沈念的手,却被沈念皱眉避开。

沈念正想问冷子文搞什么鬼,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沈妈妈隐忍着怒气,说:“不孝女,还不快给我跪下!”

“妈……”

沈念不知道沈妈妈为什么发怒,心底的委屈就像开水一样翻滚起来。

沈妈妈见沈念一副无辜的模样,气的身体发颤,她颤巍巍地指着沈念:“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几天你去哪里鬼混了?!一连几天不着家,你还有没有为人妻子的自觉?你知不知道子文和亲家母多担心你?”

沈念立刻明白了,她目光犀利,就像两把锐利的刀子,猛地射向冷子文。

“是你在我妈面前抹黑我?”

冷子文一脸被冤枉的难过表情:“小念,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你一个女人在外面几天不回家,我是怕你被人骗了。”

“冷子文,你少给我阴阳怪气儿的,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直说。”沈念的双手紧缩成拳,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按捺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冷子文说怕她被人骗,分明就是在暗指她这几天不回来,是因为在外面跟乱七八糟的男人鬼混!

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他和沈雯雯做出那种龌龊下贱的事,她会嫌脏不肯回家么?!

“好,儿媳妇,是你让我们说的。今天当着亲家母、亲家公的面,我也不怕把话说开了。”婆婆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冷笑,阴森森地盯着沈念,“亲家母,我想你还不知道吧,子文和沈念已经有将近两年多没有夫妻生活了。”

沈妈妈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沈念冷冰冰地盯着婆婆,看她能不能说出一朵花来。

“这两年多,沈念一直找借口,不跟子文过夫妻生活。不瞒亲家母,这次他们两口子吵架,也是为了这事儿。子文毕竟年轻,哪里能忍这么久,就多说了几句,没想到沈念竟然离家出走,一连好几天夜不归宿。亲家母,你说句公道话,如果不是沈念在外面鬼混,怎么会拒绝跟子文过夫妻生活?!”

“你胡说!”

沈念怎么也没想到婆婆会这么不要脸,竟然恶人先告状将屎盆子扣在她头上。她只觉胸腔里灌满了噌噌往外冒的火气,仿佛随时都会爆炸!

“我这个老太婆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会冤枉你不成?”婆婆拉下了脸,冷笑着说,“你敢不敢去做妇科检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只要一查,就能查出你已经好几年没有夫妻生活了。”

沈念面红耳赤,怎么也想不到,婆婆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么不要脸皮的话。而且场上还有韩叔叔这个男人在,他听了婆婆那番话,也有些小小的尴尬。

被扯下了遮羞布,此时沈念也豁出去了,她直直地盯着婆婆:“明明就是冷子文性冷淡,不,什么性冷淡,明明就是他……”

“我儿子身强体壮怎么会性冷淡?”婆婆猛地拔高声音,就像尖锐的刀子摩擦在毛玻璃上,把沈念的话生生截断,“拉不出屎你还怪茅厕,分明就是你水性杨花,不知自爱,不然洁身自好的女人,怎么会还没结婚就没了处女膜?”

婆婆张兰心的话太难听,张口闭口的水性杨花,戳中了沈念心里血淋淋的伤口。她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怒气,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喷薄而出。

沈念捋起袖子扑过去扯婆婆张兰心的头发,婆婆张兰心像只丑陋的章鱼一般,张牙舞爪地反抗,指甲印一条条地印在沈念的手臂上。冷子文赶紧过去拉开沈念,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婆婆扯着嗓子凄厉的大喊:“亲家母,你快看啊,这是要反了啊。媳妇儿打婆婆,天理难容啊,这是要天打雷劈啊!”

“都给我住手!”

一个玻璃杯擦着沈念,哐当一声砸在墙壁上。客厅里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玻璃碎裂的声音吞没,鸦雀无声。

第3章 媳妇打婆婆

“都给我住手!”

一个玻璃杯擦着沈念,哐当一声砸在墙壁上。客厅里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玻璃碎裂的声音吞没,鸦雀无声。

沈妈妈颤巍巍地站起身,胸口剧烈地起伏,脸都憋成了猪肝色,她气喘吁吁地指着沈念:“你这个不孝女,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是不是想学你爸那个混账负心汉的那套?!”

沈念一呆,心里的那点怒火顷刻被浇灭,垂头不语。

“当初就是因为你爸结了婚后还出去鬼混,我才跟你爸离婚。你跟着你爸这么多年,是不是想和那个混账负心汉有样学样?!”

“妈……”

“是我的错,当年离婚时没能把你留在身边,导致你学的这么坏,还没结婚就跟其他男人鬼混。原本以为你结了婚后会收收性子,没想到你跟你死鬼老爸一个性子……”

沈妈妈却说越难过,神情忽然变的痛苦狰狞,连说话都费劲,不止是脸,就连脖子也跟着憋成了绛红色。

“蓉蓉,你怎么了?”韩叔叔很关心沈妈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沈妈妈的不对劲,“你是不是哮喘病发作了?”

沈妈妈喘气声越来越大,胸口胀起来时,就像是吹胀的气球,沈念真怕妈妈的胸口会随时炸掉。

沈念慌了神,心里最后一点的愤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跪到沈妈妈面前,颤抖着紧紧抱住沈妈妈的腿,仿佛怕谁从她身边把沈妈妈抢走:“妈,妈,是我的错,是女儿不孝惹您生气。我什么都改,您别吓我好不好。”

婆婆见到这个状况也吓了一大跳,她心虚地跑到沈妈妈身边,结结巴巴地问:“亲家母,你没事吧?”

婆婆张兰心拉了把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的冷子文,示意他好好表现。

冷子文这才如梦初醒,有些讪讪地围上前来。

“都给我闪开!”

拿了哮喘病药过来的韩叔叔爆发出一声怒吼,他很不友好地地瞪了冷子文和婆婆张兰心一眼,“蓉蓉是哮喘病发,你们这么围上来,是不是想要了蓉蓉的命?!”

婆婆的神情又尴尬又僵硬,拉着冷子文站到了一边。

沈念一个激灵,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她赶紧起身冲过去打开阳台上的落地窗,让窗外的新鲜空气涌了进来。

韩叔叔给沈妈妈服下药,再加上空气流通,沈妈妈绛红色的脸顿时缓了不少,气喘吁吁的胸口也慢慢平伏下来。

韩叔叔看沈妈妈状况渐好,一颗担忧的心,总算落进了肚子里。他有些责备地看着沈念:“小念,你妈当年为了你爸,落下了哮喘的老毛病。这些年非但没能根治,反而越来越严重。你为人子女,怎么能这样气你妈?”

沈念鼻子泛酸,强忍着眼泪。心里又自责又难受,看到沈妈妈病发,她恨不得受苦的是自己。

“妈,对不起……”

沈念跪在沈妈妈跟前。沈妈妈叹了口气,看到沈念这副模样,又不禁心软,语重心长地说:“小念,你已经结婚了,子文是你的丈夫,你要好好跟他过日子,知道么?千万不要学你那个混账爹。你爸这辈子过的那么痛苦,全都是因为他自作自受,我是不想看到你重蹈你爸的覆辙啊。”

“我知道了,妈。”

沈念低着头,心里却比吃了黄莲还要苦、还要难受。医生说妈妈情绪不能太激动,冷子文就是拿准了这一点,故意来气她妈。

她自责不已,哪里还敢把冷子文搞大沈雯雯肚子的事告诉妈,万一妈妈气的再次病发怎么办?

沈妈妈又颤巍巍地看向婆婆,愧疚地说:“是小念不懂事,让亲家母操心了。前不久亲家母不是和我说,子文想做投资么?这笔钱我来出吧,咱们总归是一家人,希望亲家母别跟小辈一般计较。”

“妈!”沈念一听妈要给冷子文钱,慌忙阻止,“我们钱够花了,不用给我们钱了。”

她自己受冤枉怎么都行,可是自己的家境又不是不知道!给他们买了房子,妈只剩下那点养老钱了!

第4章 你有义务满足我

“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沈妈妈不悦地盯着沈念。

沈念怒火中烧,她想大声揭露出冷子文的真面目,想告诉妈妈,这些钱根本花不到她身上,最后还不是拿去贴补小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看着沈妈妈苍白虚弱的脸,沈念深觉自己的愤怒是多么的无力悲哀。

害怕妈妈知道真相再次病发,饶是沈念又是委屈、又是愤恨,却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冷子文开车,载着沈念和婆婆回家。一路上冷子文的心情似乎显得特别愉悦。

到了小区门口,冷子文率先下了车,特别殷勤地来扶沈念下车。

“滚,别恶心我了。”沈念憋着一肚子火,自己下了车。

冷子文也不在意,恬不知耻地笑道:“小念,你以后也别任性了,你看你把妈都气成什么样了。妈要是知道你还想跟我离婚,非被你气死不可。”

这个男人竟然还敢用妈妈来要挟他!

沈念怒火中烧,拿起门口花架上的多肉盆栽就朝冷子文砸了过去,歇斯底里地低吼,“混蛋,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还是人吗!”

冷子文躲的快,花盆没砸到他,盆里的臭泥倒是溅了他一身。

冷子文阴沉着脸,正要发怒,沈雯雯忽然冲了出来,咚的一声就跪在沈念跟前,那声儿脆生生的沈念听着都觉得疼。

“姐,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你千万别怪姐夫,别跟姐夫离婚!”沈雯雯无助地哭泣着,清纯靓丽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那天你生日,我和姐夫都喝醉了,姐夫把我当成了你,才……之后我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姐,你要相信我和姐夫啊!”

“听到没有,都说了是酒后乱性,我只是把雯雯当成了你。别跟疯婆子一样乱咬人!”冷子文不悦地掸着身上的泥土。

沈念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酒后乱性?

冷子文对她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致,结婚三年跟她夫妻生活的次数,比发年终奖金还稀罕,又怎会将沈雯雯当作是她?

沈念心中冷笑连连,嘴上却虚伪地佯装大度:“起来吧,我刚才也只是一时气不过,那只是个意外,这事儿哪能怪你们呢?”

沈念强忍恶心扶起沈雯雯,心里却憋着股狠劲儿,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跟冷子文这个畜生离婚!

只不过现在律师还没找到,不知要拖到猴年马月。她怕冷子文这帮混蛋知道了她的心思,又使出什么龌龊手段横生枝节,只能暂时稳住这群事精。

沈雯雯喜极而泣,哭哭啼啼地抹着眼泪。沈念恶心透了,面上却假兮兮地安慰。

晚上沈念收拾床铺,在被褥里发现了一根头发。栗色、微卷,正是沈雯雯的头发。

想到冷子文和沈雯雯在这张婚床上翻云覆雨,沈念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她从衣柜里拿了一床干净的被褥,铺在卧室里的沙发上,虽然沙发小了点,但她缩着身子也勉强能睡下。

冷子文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夜半三更,沈念感觉胸口闷的慌,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沈念睁开眼,只见模模糊糊的阴暗里,冷子文压在她身上,湿漉漉的舌头正在她耳边打转。

她甚至能闻到冷子文身上淡淡的女人香水味,心中一阵反胃,沈念强忍着怒气:“冷子文,你在搞什么鬼?”

冷子文急不可耐地在她身上乱摸:“小念,给我好不好,我好久都没做了。”

什么叫好久没做了?

因为沈雯雯之前做了保胎手术,这段期间冷子文一直没地方泻火,所以就拿她当泄欲工具?

为了离婚大计,沈念硬是把已经蹭到喉咙口的怒火又生生吞了下去。她压低着声音说:“子文,我今天太累了……”

冷子文却仿佛没听出沈念的拒绝,猴急地扯着沈念的睡裤,很贼地笑了一下,“呵呵,我还不懂你们女人么?女人说不要就是要,你放心交给我……我保管滋润的你欲仙欲死。”

沈念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冷子文,竟然会说这么龌龊下贱的话。心里越来越反感和冷子文亲密接触,她使劲挣扎,没想到冷子文力气大的出奇,很快就将沈念的裤子扒了下来。

尖锐的刺痛,让沈念痛的撕心裂肺,她低呼着,身子就像煮熟的虾一样蜷缩成团。

冷子文竟然没有任何前戏,就这么急不可耐地就想冲进来。

沈念鲜少有夫妻生活,身体干涩紧绷,冷子文一下也没得逞。

“老婆,你竟然这么紧。”冷子文又是惊讶,又是兴奋,按捺不住激动想故伎重演冲进来。沈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怒火,一脚将冷子文踢到了沙发下。

“沈念,你发什么疯!”冷子文捂着腰破口大骂。

沈念深呼吸了一下,稍稍平缓心中的怒气,她可不想现在跟冷子文闹翻:“我今天太累了,不想要。”

“沈念你凭什么拒绝我?你是我老婆,你有义务满足我的欲望!”冷子文咬牙切齿,脸气成了猪肝色。

合着自己就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沈念气愤之余,却又感到无比悲凉。当初恋爱时的山盟海誓,不知在什么时候变质,他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一步的?

沈念捡起滑落到地上的被子,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眼瞅向面露不甘之色的冷子文:“今晚你碰我,你就不怕我将今晚的事,告诉沈雯雯?她怀了你的孩子,还差点滑胎,如果情绪一激动,你就不怕你们沈家孩子不保?”

冷子文一听,立刻就发了狠:“沈念,我警告你,要是我儿子有个万一,我找你拼命!”

“那你就别做对不起他们娘俩的事儿!”

冷子文有些心虚,估计也是惦记着沈雯雯肚子里的孩子,情欲退却,嘴上仍然不甘地讽刺:“不就是被人搞过的破鞋,装什么贞洁烈女。”

第5章 你想要多少

沈念神情一僵,身子因为屈辱隐隐作颤。她一言不发地看着冷子文重新躺回床上。

这一夜,沈念提心吊胆,生怕冷子文又会重新扑到她身上。

这样的生活,她一分一秒也无法忍受,冷子文去上班后,沈念立刻联系江城的各大律师事务所。

得到的答案,相似的让沈念几乎绝望。

“沈小姐,你的案子已经被鼎盛律师事务所拉入了黑名单。鼎盛是行业里的翘楚,顾律更是咱们这行的金字招牌,你得罪了顾律,就等于得罪了全国所有的律师。你这案子,谁也不敢碰。”

沈念挂了电话,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顾一笙原本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八年前被沈爸爸收养,在她家住了两年后,凭借优异的成绩被英国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

她怎么也没想到,不过六年不见,当年那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甚至有些轻微自闭的少年,竟然会成长这样令她遥不可及的人物。

看着桌上自己的案情资料,沈念暗暗发了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和冷子文离婚!

*

顾一笙将最后一叠案宗看完,天色已经暗如墨漆。

他揉了揉疲倦的眉心,拿起搭在椅子身上的西装外套,也懒得穿了,搭在手腕上,走出了单间的办公室。

他走到办公室大厅,便看到沈念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见到他来了,立刻就站起身,露出僵硬讨好的笑。

“顾一笙。”

顾一笙眯了眯眼,雪白的灯光下,他那阴冷的目光,甚至带着咄咄逼人的危险。

沈念顶着顾一笙凌厉的视线,硬着头皮继续说:“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方不方便一起……”

顾一笙冷眼看了她片刻,一字一句地说:“沈念,我警告过你,让你就算死,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沈念的脸,在白炽灯下显得更加惨白。

她手心里渗出了汗,尴尬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却仍然讨好地笑着:“我、我想求你……”

“抱歉,我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顾一笙冷漠地打断,“这个时间事务所已经不接待客人了,请你出去。”

“现在我只能拜托你了……”沈念的声音里带着恳求“我、我可以倾尽所有……”

“哦?”顾一笙顿了顿,挑起冰冷的眸:“倾尽所有?”

他轻哂,步步逼近沈念,眸光宛如刀锋般锋锐,沈念心中一颤,下意识后退,直到后背触及冰凉的墙。

“沈念,你能给我什么?”顾一笙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念。

沈念默然,现在的顾一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闭沉默的少年。他年轻、俊美,拥有名声和地位,自己能给他什么?

纵然是倾尽所有,顾一笙也未必会看一眼。

顾一笙抬起沈念的下颌,薄唇掀起一抹轻蔑的弧度:“不如,用你的身,如何?”

沈念深深打了个颤,她仓皇地低下头:“顾一……顾先生,不要开玩笑了……”

“沈念,你知道,我从不是一个幽默的男人。”顾一笙抬起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讽刺着,“你愿意为了一场官司,陪你最恨的男人睡么?”

每一个字,宛如一把残忍的刀,将沈念剐的鲜血淋漓。沈念脸色苍白刮:“顾先生,对不起,如果您还介意当年的事,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律师……”

顾一笙还记得,八年前第一次见沈念时,沈念嚣张骄傲的就像一只小孔雀。现在却这样卑微地哀求着他。

顾一笙心里微滞,冷冷放开了沈念。见顾一笙要走。沈念连忙攥住顾一笙的手腕,哀求道:“能不能看在当初咱们相识一场的情面上……”

情?

顾一笙眸光深邃:“沈念,你对我有过情么?”

沈念怔住。

她对顾一笙只有害怕和敬畏,连朋友都算不上,情从何来?

顾一笙眸中升起一股凉意,放开沈念,大步迈出事务所。沈念连忙追着顾一笙到了车库。

见顾一笙上了车,沈念飞快地跑了过去,手指死死扣在车门上:“求你了,顾先生……”

沈念离他很近,黑亮清澈的眸近在咫尺。

顾一笙心里微微一动。

因为年幼时的自闭症,他患上了情感感知障碍。他很难有喜欢、愤怒、厌恶这样平凡而普通的情感。

他的世界,宛如一座寂静冰冷的城。而沈念,却在八年前,闯入了他城,在他平静的世界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把他那点仅有的、贫乏的感情都给了她,却只换来沈念冰冷的一句:“顾一笙,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他眸中一抹自嘲一闪而逝,随即便恢复了萧瑟的冷然。

顾一笙升起车窗,将沈念的乞求隔绝在外,对司机道:“开车。”

车子引擎发动,绝尘而去。

顾一笙略带疲惫地靠着座椅,心口漫起陌生却熟悉的痛。因为自己的感知障碍,他几乎不会有心痛这样的感受。

他唯一的痛,却是沈念给予。

只是微微恍神,顾一笙便将心里那种陌生的痛压下。他素来冷静,也很擅长控制掌控自己的情绪。

沈念的案宗,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尽管他至今未看,奇怪的是,他却从没想过将案宗丢进垃圾桶。

顾一笙脸上漾起一丝自嘲,对司机道:“回公司,我要去拿一份文件。”

司机打了个弯,返回公司。

天色已经暗了,初冬夜里的风,跟刀子似的。沈念冻的嘴唇发紫,这边离地铁站很远,沈念又没打到车,只能忍着恶心给冷子文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顾一笙的车子开到公司附近时,便看到沈念站在事务所前,紧紧裹着身上的外套,像被冻成一团的刺猬。

她还没回去?

顾一笙眉心微蹙,他让司机停了车,正要下车,却见一辆车停在沈念跟前。

男人走下车,给沈念开了车门。

看着沈念上了男人的车,顾一笙眸光渐冷,周身散发着冰寒凛冽的气息。

司机见顾一笙没下车,忍不住回头问:“顾先生?”

顾一笙神色平静,但他周身凌厉的冷意,却让司机心里都跟着咯噔了一下。

“回家。”

清冷淡漠的声音,缓缓在车厢里响起。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