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然郁南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5

盛安然郁南城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首席萌宝买一送一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首席萌宝买一送一是作者熊孩子写的一本现代总裁小说,主要讲述了盛安然郁南城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盛安然被同父异母的姐姐陷害,和陌生男人过夜,还怀了孕!她去医院,却告知有人下命,不准她流掉。十月怀胎,盛安然生孩子九死一生,最后却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抱走。数年后她回国,手里牵着漂亮的小男孩,没想到却遇到了正版。男人拽着她的手臂,怒道:“你竟然敢偷走我的孩子?”小男孩一把将男人推开,冷冷道:“不准你碰我妈咪,她是我的!”

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第一章 什么,怀孕了?

热,好热……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的缘故,盛安然觉得浑身燥热。

隐隐约约,她似乎听到门被推开。

勉强睁开眼睛往唯一的光源方向看去,盛安然看到几个人恭恭敬敬的在门口站得笔直,迎接着从红毯另一侧走来的,一抹高大挺拔的人影。

男人修长的双腿停下,声音很冷,“确定是干净的?”

“是的少爷。”

他们在说什么?

那男人是谁?是乔泽吗?

盛安然想睁大眼睛看清楚,房门却被关上了,这下,她彻底看不清楚了,只能感觉有脚步声往床边走来。

忽然,一具冰凉的肌肤靠了过来,她忍不住地攀住他。

男人身子一紧,眸中欲色弥盖,在黑暗中准确的擒住了那抹红唇,翻身将她压住,反客为主。

“好痛——”

疼痛让盛安然出声,整个身子都弓起来,“阿泽我好疼……阿泽……可不可以不要和她在一起……”

男人动作一滞,这是第一次有女人在他床上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放轻松。”

男人陌生的声音却让盛安然有了丝理智。

这不是乔泽!乔泽已经和她所谓的好闺蜜在一起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

“你……你是谁?!不要碰我……”

盛安然挥舞着手拼命抵抗,尖锐的指甲似乎抓了男人脖子一下,男人闷哼,她也似乎从他脖子上拽了一个东西下来。

随着快感的来临,疼痛一点点消失。

一声声的男女声音从豪华套房内频频传出,声音越来越激昂。

守在门外的保镖护卫依然表情严肃的站着,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

……

“啊!”盛安然猛地醒来,浑身大汗淋漓。

外面已是艳阳天,而她纤细的背脊上,竟全是冷汗。

她竟然,竟然又梦见了那一晚!

重重的喘口气,盛安然擦去脸上的汗,脑中回想起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冰凉的胸膛,盯着她的深瞳,还有……

两个月前的一晚,是她人生中最为羞耻的一晚。

因为她撞见了男朋友和闺蜜的奸情,她跑去酒吧和人拼酒,结果有人在她酒中下了药,她迷迷糊糊的被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套房,被人破了处!

盛安然脸颊发烫,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匆匆去换衣服。

实验室里,盛安然正忙着做报告,学妹带了午饭回来,淡淡的鱼腥味让她胃里一阵翻涌。

“呕!”她丢下未完成的实验,跑到洗手间干呕了半天。

“学姐,你看看你这反应,该不会怀孕了吧?”

这话似乎一下戳到盛安然,她脸色更白了。

怀……怀孕……不至于这么巧吧?一次就中?

可事实就是这么打脸!

医院里,女医生递过来一张检查报告,并特地指出了胎儿所在的位置,“盛小姐,恭喜你,您的确怀孕了!胎儿现在大概七十天,胎象还算稳定。”

此话一出,盛安然只觉得如晴天霹雳一般,身子一晃,她好不容易撑住了墙,才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

她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可是她压根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那晚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

她在医院的走廊里徘徊了很久,终于还是又一次的冲进了医生的办公室,“我,医生,我不要这个孩子,我要人流。”

“什么?”

医生的笑容似乎一下就凝固住,没想到看上去这个年轻柔弱的女孩居然这么狠心,忍不住说:“小姐,孩子怀都怀了,你拿掉多可惜……”

“我……不要这孩子!”盛安然将医生手臂抓的更紧,祈求似的道,“我要人流,就现在!”

第二章 给她点颜色

盛安然脱掉鞋子,躺到手术台上,即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她还是全身冰冷的不像话。

她不能要这个孩子,她还是个在校的大学生,她会被人瞧不起的……

“宝宝,对不起……”抚上小腹,盛安然流露出了一丝的不舍。

就在手术正要进行的时刻,“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被狠狠踹开,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蜂拥而入,瞬间让整个手术间都变得拥挤了起来。

“你,你们是谁?”

事发突然,医生和护士门都被吓了一跳,手术刀啪嗒一下掉到手术台上,也惊醒了盛安然。

盛安然还来不及反应,走过来的一个男人直接禁锢住她,一根麻醉针注射进去。

医生和护士面对这一系列画面,直接懵逼了。

还没走的男人从兜里摸出一沓厚厚的钱,直接扔给那医生,冷冷道;“这个女人从没来过你这,知道吗!”

“知……知道。”医生和几个护士们战战兢兢。

等麻醉过了后,盛安然昏昏沉沉的醒来,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豪华的卧室内。

正巧,有人推门进来。

“盛小姐醒了吗?”进来的是位中年男人,手里端着精致菜肴,见盛安然警惕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

“你,你怎么知道我姓盛?”

盛安然越发警惕,这个人知道她叫什么,她却不认识,“你们把我带这里来什么意思?”

“盛小姐,那晚……是个意外。”

他们竟然安排错了女人!

管家很歉意的说,“少爷并不想追究,但是没想到盛小姐你怀孕了,既然怀孕,这个孩子少爷就得要。”

盛安然瞬间了然了,他口中的少爷,就是那个夺了她第一次的可恶男人!

“凭什么!他凭什么!告诉你们少爷,我的孩子,我想拿掉就拿掉!”

管家无奈,将随身带过来的报纸递给盛安然。

“不如您先看看这个?”

盛安然不想接,却无意瞥见报纸上醒目的一行标题:

“盛氏爆出用假料内幕,今早股票突然暴跌,究竟盛氏该如何解决?”

盛安然将报纸拽了过来,看完后,脸色惨白,愤怒的瞪着管家:“是你们少爷做的是不是!你,你们少爷怎么能这么无耻……”

管家面不改色,“盛小姐,只要你生下这个孩子,不仅盛家会没事,你也会得到两千万。我想,盛小姐不会看着盛家破产吧?”

盛安然狠狠捏着报纸。

管家默默的将一份文件递给她。

而盛安然,看着那份文件挣扎好久,最后咬紧牙关的下定决心:“我签!”

拿到签名的文件后,管家明显很满意,说道:“盛小姐您放心,等孩子平安生下后,我们少爷一定会履行承诺。”

8个月后——

‘轰隆隆!’

外面猛然炸响惊雷,一下就把盛安然给惊醒了。

盛安然只感觉肚子一阵钻心的疼,她伸手,使出浑身力气才按响放在床头柜的那个小铃,眼前发昏,陷入沉迷中。

“出来了!孩子出来了!”

盛安然大口大口喘着气,隐隐听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她勉强睁开双眼,还没看清婴儿长什么样,婴儿已经被护士抱了出去。

几分钟后,盛安然被转移到病房,管家走进来。

盛安然疼的还在死扯着被单,“孩子呢?”

“孩子已经送到少爷那了,是个健康的男孩。”

管家说,然后将一个信封放在柜子上:“这里是两千万的支票,辛苦盛小姐了。”

说完,管家就要离开。

“不,你让我见见孩子……”盛安然急了,掀开被子爬着就要下床。

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孩子啊!

只是她太虚弱,直接摔倒在地上,肚子一阵阵的痛,让她痛苦的叫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管家走掉:“求求你,让我见见孩子……”

几分钟后,有护士来给盛安然送药,看到倒在地上的盛安然急忙扶起来,然而,手上却一片鲜血。

护士顷刻脸色惨白,慌慌张张跑了出去,逐渐陷入昏迷的盛安然隐隐听到那护士慌张的在说:

“李医生不好,这个孕妇肚子里还有一个!”

第三章 五年后

五年后——

南城第一机场

跟随人群从接机通道出来的年轻男人尤为显眼,黑衬衫西装裤,茶色墨镜下的薄唇绷成一条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周围人退避三舍。

见男人出来,在外等候的助理赶紧迎上去提箱子,小心翼翼地问:“郁总,小少爷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先回去大宅吗?”

“怎么现在才说?”男人冷冷的音调含着发怒的预兆,助理双腿颤了又颤。

整个郁家,谁不知道小少爷是郁总的心头肉,含着怕化了,捧着怕碎了。

哪怕郁总跟小少爷说话都不敢大声点,可见多宠小少爷。

只是……

助理发虚,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您去芝加哥是参加重要签约,我怕会耽误,所以才没打电话跟您联系,也没想到小少爷会绝食一天……”

蓦地,男人顿下脚步,摘下墨镜往助理那边看去。

男人眼睛是幽深的黑色,却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一点点变绿色,甚至,周围的气息也一点点冷了下来。

助理瞥见,双腿发软差点倒了下去。

郁总只要生气时,瞳孔就会变成绿色,他现在是生气了……完了,工作一定保不住!

“什么时候,你能替我做决定了?嗯?”声音比刚刚还要寒上几分。

“对,对不起……”

助理低下头,准备接受命运的洗礼。

就在这时,一颗小小的巧克力穿过人群,滚落到了郁南城皮鞋边。

巧克力上面的包装纸让郁南城眉头一拧,弯腰将巧克力捡了起来。

“叔叔,那是我的巧克力!”

伴随着软乎乎的声音,一个小萝莉跑了过来。

小萝莉约莫四五岁,长得不高,哪怕郁南城蹲下来,她也得仰起头来。

一双眼睛大大的,黑色瞳孔如玛瑙一般,璀璨绚烂,还透着孩子独有的纯澈。

她纯真的模样让郁南城心里猛地一跳,紧紧盯着小萝莉。

奇怪了,明明他跟这小家伙第一次见,为什么小家伙给他的感觉却那么强烈?

似乎他们原本就认识一样?

盛小星晃了晃小脑袋,朝郁南城伸出软乎乎的小手:“叔叔,你要是想吃巧克力自己买去哦,我只有三颗,没有多的分给你啦!”

她软萌萌的话,让郁南城冷沉的神情好似有了融化的趋势。

“你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郁南城蹲下身,将巧克力还给她。

纳尼?

旁边的助理直接被惊呆了。

奇了怪了,郁总不是除了小少爷,不喜欢其他小孩吗,怎么还蹲下来跟这小萝莉说话,用的还是平日跟小少爷说话的温柔语气?

真是匪夷所思!

盛小星用力点头,甜甜一笑就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超级可爱:“难道叔叔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吗?”

第四章 应聘

“叔叔不喜欢吃,不过叔叔家的小哥哥很喜欢吃。”郁南城说,从购物袋拿出一盒子巧克力,就是这个牌子。

“叔叔给小哥哥买了很多盒,可以送一盒给你。”

哇!

盛小星看到满满一盒巧克力,两眼都发亮了,又很纠结:“可是,可是妈咪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不过……”小星星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踮起脚凑到郁南城旁边,重重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拿过那盒巧克力:“这样就可以啦!”

郁南城怔住,薄凉的唇竟然上扬了一定的弧度。

助理抹了把虚汗,看了一下时间,出声提醒郁南城:“郁总……该走了。”

“嗯。那小家伙,再见了。”郁南城起身,直接带着助理离开。

“蜀黍掰掰!”盛小星冲那抹冷傲的背影挥舞着小手。

哇塞,这个蜀黍长得帅还那么好!

“盛小星!”

听到身后女人愤怒的叫声,盛小星小脸皱起,心想完了完了。

下一秒,女人就走了过来,纤细手腕抬起,往她小屁股股狠狠拍了一巴掌,脸上带着怒色,“不是让你原地等着吗,为什么要乱跑?”

“哎哟,妈咪别打,疼!”其实不疼,盛小星是装装样子,捂着小屁屁委屈地叫:“巧克力掉了嘛,我去去捡巧克力。”

见小家伙怀里抱着盒巧克力,盛安然拿了过来:“你从哪弄得?”

盛小星戳着小指头,“一个帅哥蜀黎见我可爱,送我的!”

“送你?你怎么不干脆跟人家走算了?”盛安然更气,抬手就想往盛小星小屁屁上再来一巴掌,盛小星哇哇叫着,赶紧捂着屁股。

小家伙使出平日惯用伎俩,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盛安然:“妈咪,星星知道错啦,回去面壁三分钟。”

“十分钟!”

“嘤嘤婴,十分钟太久了,妈咪你心疼下星星嘛!”

“再讨价时间加长!”

盛小星不敢吭声了,瘪了瘪小嘴巴,乖乖牵着盛安然的手离开……

五年后归来,南城的变化大到她不敢想象,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翌日,盛安然早早起来,安顿好盛小星后,直接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去位于市中心的盛唐集团。

今天是盛唐集团每个季度的面试日子,旋转玻璃门前人来人往。

“哎等等,等等!”

眼见电梯门要关上,盛安然踩着高跟鞋跑过去,咬牙,趁着电梯门未合上前,一股脑冲了进去。

“抱歉抱歉,我是来……啊!”

她进来的太快,高跟鞋歪了下,身子直接往前扑去。

盛安然两手似乎摸到丝滑的布料,下意识地狠狠抓住,接着,整个脸都栽到人家身上,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让她头晕目弦。

第五章 肯定是夜店头牌!

周围有人惊叫起来:“你是谁啊,怎么坐高管电梯?”

“对不起,我是来面试的,赶时间。”盛安然边说边要起来,没想到动作太急,波浪长发绕到对方纽扣上。

她头皮被扯得发疼,又扑了回去。

双手刚好抵住男人的胸膛。

盛安然触电一样,“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摸你的!”

电梯内忽然沉寂了两秒。

“……噗!”

下一刻,电梯里的几个人啼笑皆非。

可是碍于这个‘大人物’的在场,那冰冷的面容让他们生生的止住了溢出的笑,赶快捂住嘴。

郁南城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眉头不由得皱紧,他还没遇到这么荒谬的事情。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能……能帮个忙吗?”盛安然急着想要把头发解救出来,刚一动,头发缠得更紧。

她手心都出汗了。

郁南城总觉得这个女人给他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可是分明又没有见过,而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直在他身上乱抓,撩火一样的。

而他这个高度洁癖症患者,竟然没有强烈的反感。

他沉默了一秒,应她所求,低头,骨节分明的手指勾起发丝左弯右绕。

“别乱动,放轻松。”嗓音疏离岑冷。

这个声音……好熟悉!

盛安然怔住。

她蓦然想到五年前在酒店的那个晚上,灰暗灯光下,她迷糊睁眼,她虽然看不清楚男人样貌,却隐隐瞥见他的玫色的薄唇。

他说放轻松,而后却是更加用力地横冲直撞。

那些限制级画面一一跃进脑海,盛安然一下子脸色爆红。

天啊,她是思春了吗?怎么会想到这些?!

“谢谢了。”

没有得到回应,她耐不住好奇,悄悄看了过去。

男人穿着昂贵的手工西装,一双吸睛大长腿,矜贵冷漠,绷紧的薄唇漂亮却透着孤傲之色。

“小姐。”助理也很快反应过来,联想到盛安然刚刚往郁总身上扑,冷冷道:“说什么赶时间,怕是想搭讪吧?”

搭讪?

盛安然还在懵逼,没想到身旁的男人微微低头,用余光瞥了她一眼。

这些年,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不少,的确有很多女人为了靠近他而绞尽脑汁,可是自从五年前那件事发生了之后,他就一直对女人提不起什么兴趣。

唯一有过一夜缠绵的,恐怕就是在同一年被他误睡的那个女人了。

也就是他儿子的亲生母亲。

想起刚才这个女人那么明显的动作,确实很像是刻意的接触,郁南城眼中的冷厉和厌恶这才一点点的溢出。

他还真差点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给骗了。

盛安然不爽了,“我说了我是赶时间,你这是什么眼神?!”

亏她刚才还发自内心的感谢他帮忙解围。

“林助理。”男人却已不想再搭理她,嗓音冷漠,“按楼层。”

林助理按了最近的楼层,等电梯门开,请盛安然出去,“这位小姐,麻烦你再这里下去,下次,还请不要玩这些手段了!”

“拜托,我真的不是……”盛安然想替自己解释,助理态度强硬的请她出去。

盛安然咬牙,瞪了郁南城一眼,离开电梯,还在小声骂咧:“他以为他是谁啊,好笑,还我搭讪?长这么白净,一看就是夜店头牌!”

她嘀咕声音说小不小,林助理满脸惊恐。

这个应聘的是想死吗?

竟,竟然敢说他们郁总是头牌?

身旁男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浓浓戾气让林助理手脚发颤,都不敢去看,颤着声音说道,“我马上打电话让保安上来处理!”

“太麻烦了!”随着电梯门的关上,郁南城也收回视线。

女人的话还在耳畔回响,他竟然莫名的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丝的兴趣,故意用头发扯他衣扣,还骂他是夜店头牌?

很好!

他半眯起眼,嗓音却比刚刚还要冷沉,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的面试能不能面试出朵花来!

“是,郁总。”

盛安然到接待室,看到乌泱泱的一片人,忽然觉得压力好大,来应聘的人简直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她随便找了个位置站,旁边是几个在交谈的女人。

“哎哎,你们听说了嘛,今天的面试郁总也会来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