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夏战北霆小说目录全文《总裁爹地霸道宠》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5

黎夏战北霆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总裁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总裁爹地霸道宠黎夏战北霆目录,总裁爹地霸道宠小说讲述了黎夏战北霆两个人的爱情故事,说着,黎夏就从掉落在地上的包里翻出手机来,还当真点开了支付宝的软件。没想到黎夏开口会说这件事,宋东城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才笑着摆摆手。

总裁爹地霸道宠

第1章 怀上了

深夜,郊外的废弃工厂。

身材纤细却唯独小腹微微隆起的女人,被一条铁链绑住手腕,整个人就这么晃晃悠悠的悬在半空。

手臂被牵拉着的疼痛,让黎夏浑身大汗淋漓,痛苦地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煜!你也救救她吧?”

不远处传来女人矫揉造作的声音,黎夏忍着反胃想吐的冲动,循声看过去,只见跟她一起被绑过来的堂妹黎蓉,此刻正柔弱地靠在周煜怀里。

周煜,是黎夏相识十年,相恋三年的男朋友。

他为什么会抱着黎蓉?他明知道黎蓉一家曾经如何欺凌她的!

周煜也在看着黎夏,只不过,那双眼睛曾经多柔情,如今就有多嫌恶。

对上这样的目光,黎夏心头一阵刺痛。

“阿煜,救救她吧?你不是说,堂姐她怀孕了吗?”

黎蓉的话,让黎夏瞳孔猛缩!

周煜怎么会知道她去代孕了?

当初为了拿到那笔奇高的代孕费来解救周氏资金断裂的危机,周煜的母亲找了无数人,却没有一个通过考核的。

没想到那些苛刻的要求,她这个准儿媳却刚好符合了。

周煜母亲语重心长的哀求她,并保证不会告诉周煜,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所以为了周煜,她同意了,却没想到,孩子还没生出来,他却已经知道了。

“我......”

黎夏想要开口解释,却被黎蓉打断。

“阿煜,说不定是个误会呢?毕竟她跟你一起生活那么久都不肯给你,你不是说她要等你们结婚以后才做吗?堂姐这么自尊自爱,又怎么会跟别的男人上床呢?”

跟别的男人上床?

她没有,代孕从头到尾都是在医院进行的!她连那颗精子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

她用尽力气反驳,“我……没有……”

没有跟其他男人上床!

她从来没有!

“没有?那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给野男人生孩子!黎夏!你可真是好样的!”

周煜冷漠的盯着黎夏已经隆起的腹部,像是对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但那双幽冷的眼眸中却隐隐释放出骇人的怒意。

黎夏满腹委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泪流满面的拼命摇头,“我不知道……”

“哎呀,阿煜不提,我倒是忘了,堂姐,你还打算把你肚子里这小东西生下来啊?真是枉顾阿煜当初对你那么好……难怪明知道留下你会有危险,他也不想救你!”

黎夏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周煜。

他居然要救走黎蓉,把她独自留在这么危险的环境里?

明明不久前,他还深情地对她说,他会一辈子将她视若珍宝的!

黎夏伤心地瞪大眼睛,只见他将黎蓉抱起,双眸不带一丝温度地看着她,冷冷地说道,“看在你陪了我三年的份儿上,就放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不……不要……

黎夏拼命摇头,可周煜再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在黎夏绝望的眼神中,抱着黎蓉转身决然地离开了这里……

五年后。

“我给你在凯宾斯酒店订了房间,房卡放你包里了,房间号是2618,你庆功宴结束后先回酒店休息,我们看完电影,我就把小魔王给你送回去。”

喝得醉醺醺的黎夏走进酒店电梯,又拿出手机,把苏澜发来的短信看了一遍。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她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嘴里嘟囔着,“2818……2818……在哪儿呢?嗯……2816……2817……哈!在这里!被我找到了!”

摸出房卡来贴到门锁上,很意外的,门锁亮起了红色小灯,提示她房卡不匹配。

“怎么会这样?”黎夏头晕目眩地想不出所以然,盯着那个不停闪烁红灯的门锁看了好大一会儿,又顽劣地扯开嘴角,“哼哼,不怕!我有万能房卡!”

说着,她又从手包的暗袋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磁片,弓着腰,眯眼瞄了半天才把磁片贴到门锁的相应位置,然后“滴——”的一声,门开了。

黎夏露出满意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看到金碧辉煌的客厅,她也只是暗暗惊叹了一下,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很贵,苏澜这次可真大方。

除此之外,她没觉察到任何不对。

行李箱还在苏澜车上,黎夏洗完澡直接裹着酒店准备的浴袍走了出来。

氤氲的水汽加上酒精在体内的发酵,她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趴在扶手上睡着了。

睡袍的深V衣领半敞,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两条又细又长的腿从睡袍下摆延伸出来,交叠着呈现出一幅撩人的姿态。

战北霆走进房间,抬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家里老太太着急抱孙子,整天想方设法往他下榻的酒店房间塞女人,战北霆对此都习以为常了,所以看到黎夏,他很是见怪不怪。

战北霆开门的声音惊扰了黎夏,她目光迷离地抬起头来,第一眼只看到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朝她走来。

裁剪精致的高订西服完美地勾勒出这人倒三角的身材,黎夏眯眼看了好大一会儿,等看到来人的脸,她两眼一亮,猛地站起来,直接扑了过去。

这团带着酒气和沐浴乳清香混合气息的柔软扎到怀里,战北霆原本冷淡疏离的眉眼顿时浮现出极度的不悦。

这些年来,老太太给他找的女人,清纯的,妖艳的,什么样的都有,只是不管什么样的,那些女人见到他,或者有所忌惮,或者故作矜持,从来没等到近他的身,就被他一个“滚”字撵了出去。

今天是怎么样?

老太太居然剑走偏锋地找了个酒鬼来?

一开门就投怀送抱,直接往他怀里钻。

战北霆心里一阵烦躁不堪,一边考虑要不要干脆跟老太太坦白他压根就硬不起来这件事,一边想抬手把醉鬼女人从怀里扯出去,直接丢到门外。

结果,他的手刚碰到女人的脖颈,就听见这女人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小宝,妈咪刚才做噩梦了,乖,让妈咪多抱一会儿好不好?再抱一小会儿……”

第2章 孩子都生了还没睡过

黎夏这句话冒出来,战北霆冷酷俊美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驰骋商界这么多年,有很多人在他面前当孙子,就算是老太太送来的女人,也有恬不知耻跪在地上叫他爸爸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怀里这个醉鬼一样,居然自称他的妈咪?!

呵!

有意思!

战北霆想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干脆放下手,任由她抱着。

黎夏倒是没抱多久,心里那点不安消失以后,她就放开手往后站了两步。

看了“小宝”一眼,她忍不住拧起眉头不满地说道,“怎么还穿着小礼服啊?小懒虫,不想自己换衣服是不是?来,妈咪帮你换,换完衣服妈咪就帮你洗澡……”

黎夏自顾自地说着,小手已经摸上了战北霆的西服。

可能是因为喝的太醉了,她捏着外套的扣子怎么都解不开,一直低着头,脖子都酸了,最后索性跪在了地上。

随着她的动作,战北霆垂眼看下去,只见女人双颊微红,眼眸泛着水光,看起来舒服漂亮,还别有一种撩人的韵味。

她此时的姿势有些暧昧,战北霆发现自己波澜不惊的看戏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带着平静的情绪也出现了一些陌生的波澜。

黎夏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猛地皱紧眉头,语气有些严厉地问道,“黎斯年,你在这里藏什么了?!”

战北霆,“……”

光是被她这么盯着,就已经有些喉头发紧,这女人还不知死活地伸出手来……

战北霆双眼的眸色瞬间加深。

这个女人!

战北霆本能地扯起跪在身前的女人,在她没来得及反应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黎夏被扔到床上的瞬间,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

看到欺身压过来的人影,她终于认出,这不是她家小宝!

不,准确来说,这是个放大版的小宝,但也只是放大版的小宝!

“你……你是谁?!”黎夏泛红的小脸写满戒备,曲起双腿正要往后缩,脚踝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战北霆握着她纤细骨感的脚踝,用力扯到自己身前,哑声质问,“不是自称是我的妈咪么?怎么这会儿又不认识我了?”

男人说着,身体已经彻底压了下来。

那张俊脸在眼前瞬间放大,黎夏彻底清醒了,推着男人线条有型的肩膀,连带着口吻都淡了几分,“对不起,先生,我想可能是哪里搞错了,你先下去,我们谈谈……”

战北霆情潮汹涌,发狠地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凶悍地说道,“适可而止!已经上了床,就别再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事实上,他已经箭在弦上,再忍下去,恐怕弦都要绷断了。

男人浑身散发出异常强大的气场,黎夏半醉不醉的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不要!你误会了!我不是……别碰我……”

黎夏激烈的反抗,可是喝了酒的她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拳头落在男人身上,就像是挠痒一般。

就在这时,客厅电视机里传来一段新闻播报——“五年前,周氏集团惊险传奇地度过倒闭危机后,整个集团的权利核心就掌握在周夫人吴美娟手中,据悉,周家少爷周煜将于近期回国,正式进入集团工作,未来周氏走向如何,值得期待……”

时隔五年,听到周煜的名字,黎夏不禁愣了神,连抗拒挣扎都忘了。

谁知,就在这时,身体感受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引得黎夏瞬间红了眼眶。

周煜的名字将五年前的过往种种引入她的脑海,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讽刺又可笑。

连孩子都生了,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看着身下的女人蓦地流出眼泪,可唇角却一抹苦笑,战北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然而,下一秒,女人便抬起头,青涩又笨拙地送上了自己的吻。

战北霆眸色倏地加深,没再忍耐。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房间里逐渐升温……

翌日。

黎夏是被一串特制的铃声吵醒的,忍着全身酸痛把手机拿过来,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大头照,她猛地清醒过来——小宝!

她沉沦放纵了一夜,居然把儿子给忘了!

接起电话,里面立马传来了儿子不悦的责备,“黎小姐!你才24岁就学别人夜不归宿!”

“我……”黎夏心虚地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找衣服,浑身疼得要命,她忍不住在心里把昨晚那个男人拖出来骂了一遍。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已经重色到忘了要陪我去看望小外婆了?”

小宝口中的小外婆,是黎夏的小姨许嘉艺,当年从怀孕到生下小宝,再到离开京都去锦城生活,都是小姨在照顾帮助她。

这次来京都出差,就算哪里都不去,也应该去看看小姨的。

黎夏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听小宝在手机里愤懑地提醒她,“我和干妈在楼下等你,五分钟赶不过来,我就让干妈带我走了。”

说完,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态度这么恶劣,很明显气得不轻。

这孩子的性格简直一言难尽,乖得时候特别讨人喜欢,可一旦生起气来,就像苏澜说的,完全是小魔王在世。

黎夏来不及分析昨晚那么荒唐的一夜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了抓紧时间安抚小魔王的情绪,她拉开房门,匆匆往外跑去。

酒店外,苏澜的车就停在喷泉边,黎斯年戴着几乎遮住他整张脸的墨镜,背靠车门,红润的小嘴巴里时不时吐出一个白色泡泡。

这幅二世祖的小模样,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黎夏大步走过去,一把摘下他的墨镜,看到那张肉呼呼的脸,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昨晚跟她缠绵了一夜的男人……

第3章 偷腥的猫

“黎小姐,关于昨晚的事,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个男人会变成我爹地吗?”

黎斯年不自在地问完,又酷酷地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但是泡泡很不给面子,啪的一声破掉了,泡泡糖糊了他一脸。

要放在平时,黎夏一定忍不住哈哈大笑,但今天,听出儿子语气里的不安,她只是帮他摘掉脸上的泡泡糖,装糊涂地问道,“什么男人啊?臭小子,别乱说哦。”

黎斯年瞪了瞪眼睛,“昨晚给你打电话,是男人接的,黎小姐,夜不归宿之后又学会撒谎了吗?!”

黎夏,“……”

“行啦,夏夏,你们家小宝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跟他说实话,他不会怎么样的,对吧,小宝?”

苏澜说完,还从后视镜里朝小宝扬了扬下巴,不过,黎夏从她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八卦气息。

黎斯年抱起小胳膊,狠狠地哼了一声,脑袋往旁边一扭,“你还不如干妈了解我!”

黎夏哭笑不得,又担心儿子真的因为昨晚的事,心里落下疙瘩,她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认真地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那个人,不会成为你爹地的。昨晚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后一句话是说给苏澜听的,目的是打消她八卦的念头。

果然,苏澜没再提起这件事,绝美的脸上还挂着笑意,不过神色严肃了几分,“两件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以我四年多的人生经验来看,一般这么说的时候,好消息也会变成坏消息。”

黎斯年老神在在地分析完,黎夏还是很坚持地说,“先听坏消息吧,没准好消息还能带来转机。”

事实证明,小宝的分析很有道理。

“坏消息是,周煜回国了,昨天你们部门举办庆功宴的时候,他用两千万买了你们集团的大股,我怀疑他冲你来的。”

黎夏愣了愣,又故作镇定地问道,“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因为你的优秀表现,公司要把你调到总部,据说还会给你升职,但升到哪个级别我就不知道了。”

苏澜刚说完,黎夏就收到了公司内部邮件,同样是两件事。

第一件,周煜成为公司董事长兼任总裁。

第二件,黎夏被调回总部,任职总裁秘书。

同在这间公司的苏澜也收到了邮件,等红灯的时候看到邮件内容,没忍住蹦了句脏话,“卧槽!周煜这个神经病绝对就是冲你来的!”

黎夏攥紧手机,指骨露出一片青白,干净秀气的脸上尽是苦笑,“是啊,我也看出来了……”

小宝一语成谶,升职加薪的好消息果然让变成了坏消息。

黎夏内心无比惆怅时,黎斯年却从脚边捡起了一张纸条,上面笔力虬劲地写着战北霆三个字,还有一串号码。

黎斯年只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揉成了团,想了想,又干脆将纸团塞进了嘴里。

硬生生地把纸团吞了进去,黎斯年被自己感动了——为消除黎小夏身边的渣男隐患,他做的牺牲可真是太大了!

***

奢华的银色布加迪朝着京都郊外一路疾驰,副驾位上,战北霆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刀削般的薄唇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临时被抓来当司机的战安安,看他这副表情,心里有点发毛。

自己这位老哥,平时笑起来绝对没好事,集团董事局的老头子们,经常说他一笑就是要整人的节奏。

今天这是怎么了?

笑得这么春风荡漾!

第N次感受到妹妹探究的视线,战北霆懒懒地掀起眼皮,眼神没什么温度地看过去,“有话就说!”

“哥,你……没事吧?”

战北霆挑起一根眉头,表情邪肆的要命,“怎么了?”

“你笑的像一只偷腥的猫。”战安安看他心情不错,大着胆子冒出这么一句。

偷腥的猫……

战北霆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在他身下肆意承欢的女人,媚眼如丝,确实像只慵懒的小猫。

“老太太昨晚送去的人不错,有点儿意思。”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冒出来,战安安懵了,“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老妈前两天还说给你找了这么多,你都没兴趣,她决定收手了,不可能昨晚又给你安排人啊!”

战北霆转手机的动作一顿,唇角的笑意淡了些,眉间也隐隐透出些寒气。

感觉车里的气氛瞬间转冷,战安安很是忐忑,“哥,你别是被人算计了吧?”

战北霆再度想起那个清纯中不失性感的醉酒女人,想起她自称是他的妈咪,上了床之后的抗拒,那行眼泪,还有后来的主动逢迎……

原来那不是调情的手段,她的挣扎也不是欲擒故纵,难道她后来的顺从迎合是把他当成了别人?

战北霆的好心情被破坏的所剩无几,反倒是战安安察觉到不对了。

叱!

跑车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战安安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哥,激动地问道,“哥!你破处啦?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病好啦?”

战北霆寒着一张俊脸,语气危险地说道,“下车!”

“……”

战安安对哥哥的话向来不敢不听,认命地让出驾驶位,正想换到副驾位上,却见战北霆锁上车门,留下一句,“这件事不许说出去。”

之后,银色布加迪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又一个惊险的甩尾,整辆车彻底消失在了战安安的视野中。

待她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在了半路,不由得气得跳脚,“战!北!霆!”

瞬间开出一百多的速度,战北霆早就听不到妹妹的嘶吼了,心情不佳的他脑海中不断闪现昨晚的旖旎春色。

谁知,只是想想,身体的渴望就又开始变得蠢蠢欲动。

他皱紧眉头,给助理陆少云拨了通电话,“我发给你一个手机号,查查机主的身份。”

“好的,霆爷,明天跟周氏合作的项目签约,据说周氏少爷周煜会亲自到场,您要出席吗?”

区区一个周氏而已,战北霆心情不好,冷冰冰地丢下两个字,“不去。”

切断电话,他鬼使神差地搜了几个以美艳著称的女星照片,随便翻了翻,然后心烦气躁地发现还是没反应,可想象成昨晚那个女人,冲动就像跃跃欲试的猛兽……

第4章 一个秘书而已

猜到了周煜有心针对,却没想到他这么迫不及待。

去小姨家的路上,黎夏就接到了周氏集团人事经理的电话,说是让她务必一个小时之内到岗,否则按缺勤处理。

“不好意思,我现在还在休假。”

黎夏说的很客气,那边也觉得非常为难,“抱歉,这是周总亲自吩咐的。周总还说,一个小时之内见不到你,也会扣我的薪水。”

人事经理话里的委屈,让黎夏握手机的力道微微收紧。

“知道了,我会过去的。”

小姨家离周氏不算太远,把小宝送过去,跟小姨简单解释了两句,她就匆匆赶到周氏。

人事经理让她到了直接去找周煜,走在通往总裁办公室的走廊上,再度想起那个占满她整个青春的男人,脑海中最深刻的画面,只有五年前那个废旧工厂里,他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决然离开的背影。

本以为时间过去那么久,她早就不在乎了。

可此时,胸腔一阵憋闷,好像氧气全被抽走了,呼吸变得无比困难。

“……啧,空降兵能有什么工作实力?无非是长得好看点儿,床上功夫好点儿……”

“那可说不定,能爬上周总的床,说她没手段我可不信。”

黎夏出现在秘书处的门口,原本热火朝天的气氛突然降温,一阵安静。

“黎小姐是吧,跟我来,周总在办公室等你。”

看到黎夏,几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又马上挂上职业化的笑容,领她走向总裁办公室。

“谢谢。”黎夏扯了扯嘴角。

看来,不光周煜会针对她,这里的员工也不欢迎她。

正好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

这个——拿她幸福换来的地方。

“进去吧。”

秘书替她关上了门,黎夏抬头看向办公桌后的男人。

他的眉眼依旧俊逸好看,只是那身挺括的西装,遮住了他少年时的冲动青涩,为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时隔五年的重逢真正来临,黎夏的内心反倒平静下来。

“周总。”

女人清丽的声音在宽敞的办公室突然响起,显得有些空灵。

周煜正在文件上签字,没有抬起头来。

周总……这个称呼中规中矩,以黎夏的身份,没什么不妥。

可是周煜不想应声,就连签字的力道就加重了几分。

见他没有反应,黎夏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的是她来之前打印好的离职申请。

白色封皮上字迹娟秀地写着“辞职信”。

桌面上突然出现的白色信封终于让周煜抬起头来,他目光锐利地盯着黎夏,声线冷沉地问道,“你要辞职?”

“是。”

黎夏目光沉静地跟他对视着,这是她接到升职通知后第一时间做出的决定。

看着女人清秀的小脸上一派坦荡,周煜终于放下笔,细细地打量着她。

跟五年前相比,她看起来过得不错,瘦是瘦了点,气色却很好,甚至比五年前还要迷人。

所以,对于五年前的背叛,她是真的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周煜脸色蓦地沉下来,他拉开手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合同递过来。

那是黎夏跟公司签下的劳务合同。

“这上面写着违约金是两百万。”周煜顿了顿,看到黎夏表情微凝,才继续说道,“一次性付清。”

黎夏是网络工程师,所属的技术部掌握着公司绝大部分商业机密,为了以防他们跳槽出卖商业机密,合同规定必须合同期满才能离职,否则就得赔付高额违约金。

两百万,对黎夏来说简直是天价。

她捏着合同的手指太过用力,以至于指尖都失去了血色。

“我......”

“阿煜!”

一道娇俏甜腻的女声打断了黎夏的话。

她不用转身,就能认出这道让她永生难忘的声音的主人——黎蓉。

瞳眸微微撑大,她双手紧握成拳,怎么也没想到,他真的会跟黎蓉在一起。

酸涩感瞬间涨满了胸腔,她忽然回过神来,周煜为什么不会这么做呢?他恨她,五年前就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呢。

将合同放回桌上,她声音有些紧绷地说道,“我先出去了。”

已经尽量压低了声音,还是被黎蓉听了出来,“黎夏?”

黎蓉快步走上前,看清楚黎夏的脸后,表情变得十分难看,“你怎么回来了?”

五年前的绑架案,黎夏被警察救下来后很识相的出了国,回国以后也没回京都,这五年,周煜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可以靠近,虽然周煜冷漠,但她也非常满意。

这种时候,为什么黎夏还要回来?出现在周煜身边?

黎夏从她眼神里看出几分愤恨与戒备。

黎夏没有开口,周煜宠溺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一个秘书而已,不用大惊小怪。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黎蓉的不安被周煜的温柔平息了大半,她走到办公桌后,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声线娇柔,“想你了呀。”

男人似乎被取悦到了,发出两声低笑。

两人的暧昧让黎夏鼻尖一阵酸涩,她朝门口走去的步子又加快了几分,一只脚已经踏出办公室的瞬间,黎蓉突然叫住她,嘲讽地说道,“让你走了吗?没看到有客人吗?给我送杯咖啡过来!”

黎蓉说完,用余光打量了周煜的表情,看到他根本毫不在乎,才放心的加大了声音:“怎么?没听到吗?”

想到高额的违约金,黎夏红唇紧抿,出去问清楚茶水间在哪里,然后冲了杯咖啡平静地放到了桌上。

她越是平静,黎蓉就越是觉得怨恨不甘。

她端起咖啡尝了一口,颇为嫌弃地叫住黎夏,“喂,这杯太凉了,拿去倒掉,再给我重新泡一杯。”

凉?明明是故意挑刺。

黎夏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周煜,他漆黑的眼里没有情绪,但她知道,他们想要她恼羞成怒,想要她难堪,她偏偏不让他们如愿。

哪怕心脏气得要爆炸了,她还是神色安静地拿着咖啡杯离开,又按照黎蓉的要求,重新泡了一杯。

黎蓉就像骄傲的公主,靠在周煜怀里,将咖啡杯端在手里,氤氲的热气透进眼底变得有些恶毒,她猛地扬手,滚烫的咖啡尽数落在黎夏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臂。

“啊!”

没忍住,黎夏被烫的发出一声惊呼,眨眼间,白皙的小臂就红了一大片。

咖啡杯随之落地,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一声脆响,杯子破碎成片,尖锐的棱角泛着寒光。

黎夏紧咬下唇,只想赶紧找凉水冲冲烫伤的小臂,转身要走的时候,只听黎蓉又开口了。

“站住!把这些碎片捡起来再走!”

黎夏手臂上火烧火燎地疼,她强忍喉头的酸涩,淡声说道,“我让保洁阿姨进来打扫。”

“呵……”黎蓉发出一声冷笑,“从前做阿煜的女朋友不忠心也就算了,只当你水性杨花管不住自己,现在给阿煜做秘书也这么不尽责,真不知道大伯是怎么教你的!”

黎夏最不允许爸爸因为自己受人指责,即便明知黎蓉是故意挑衅,她还是咬咬牙,转身走回去,蹲下身子想将那些碎片捡起来。

然而,她刚伸出手,黎蓉就站了起来,抬脚直接踩在她的手背上。

躲闪不及,掌心扎上那些玻璃碎片,瞬间就流出血来。

在黎夏疼的倒抽凉气的同时,黎蓉故作惊讶地抬起脚,“不好意思啊,我没看见。”

周煜眼睁睁看着黎夏脸色发白地抽回手,身形微晃地站起来的时候,掌心的鲜血还落在黎蓉亮白的鞋尖上。

偏偏这时,黎蓉又抬起刚才那只脚,啧了一声,“我才买的鞋子都脏了。”

黎夏一忍再忍,终是眼圈发红地瞪过去,“黎蓉,你闹够没有?”

黎蓉看着周煜紧皱的眉头,有些委屈地说道,“这双鞋子是阿煜专门带我飞去巴黎买的,我太心疼了,都忘记你受伤了呢。”

说完,又娇嗔地看着周煜,娇滴滴地替黎夏求情。

“阿煜,她的手受伤了是不是要耽误工作啊?可她还有孩子要养呢,养孩子那么费钱,你可别扣她工资了。”

孩子……

黎蓉轻而易举地拨动了周煜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刺,让他冷静的将瞬间涌起的情绪重新压制回去。

他冷漠地看着一动不动的黎夏,淡声说道,“没听见么?她的鞋脏了。”

第5章 受伤就滚去买药

黎夏死死地捏着拳头,鲜血顺着指缝淌下来,指尖抵住那些伤口,疼的简直无法形容。

可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忽略心里被撕裂开的旧伤。

迎上周煜冰冷的视线,她挺直脊背,口吻僵硬地反问,“周总,给你女朋友擦鞋也是我的分内职责?”

随后,她摊开那只血淋淋的手,冷笑道,“你就不怕,我这只手只会越擦越脏么?”

被碎片划破的手是真的很恐怖,眼看那只手朝自己伸过来,黎蓉吓得拼命往周煜怀里钻。

嫌弃地说道,“阿煜,好可怕,让她赶快出去吧,我不让她擦了!”

就在这时,又有另外的秘书敲了敲门,看到里面的情形明显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凭借职业素养,请示道,“周总,珂万地产的王总来了。”

“先找人进来打扫干净。”周煜吩咐完,又重新看向黎夏,“笨手笨脚的,受伤了就滚出去买药,还站在这里想吓谁?”

呵!

明明是黎蓉故意将咖啡泼到她身上,还心肠狠毒地踩上了她的手,他却反过来指责她笨手笨脚。

明明是他先提出让她留下来给黎蓉擦鞋的,却要说她故意留在这里吓人?

原来不明所以的仇恨会让人变得这么颠倒黑白。

黎夏神色没什么变化地垂下手臂,安静地离开。

她并不知道,在她身后,周煜望着她的背影眸色深沉,而黎蓉却因此得意地扬起了唇角。

***

回小姨家的路上,看到熟悉的街景,黎夏心头只有四个字——物是人非。

想起周煜曾经的疼爱,黎夏也忍不住好奇,如果五年前没有答应代孕,那份疼爱是不是就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他们白头偕老。

“妈咪!”

小宝奶声奶气的呼唤,让她从怅惘的情绪回过神来。

看到软萌可爱的小团子倒腾着小胖腿跑过来,她仿佛忘了手臂的疼痛,俯下身,想要将儿子接到怀里。

结果黎斯年在最后一步及时刹车,原本兴奋的小脸瞬间冷结成冰,盯着她裹着纱布的手,声音稚嫩却无比严肃地问道,“妈咪,你受伤了,谁弄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小宝心疼的模样让黎夏浑身都暖暖的,不想让儿子担心,她笑着说道,“谁敢欺负你妈咪啊!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也不严重,一点都不疼,你看。”

说着,她还不当回事地甩了甩被烫伤的小臂。

“妈咪!不要乱动啦!肯定疼死了!”小宝牵紧她另一只手,小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妈咪,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工作,我要保护你!”

陈述语气,口吻非常严肃。

黎夏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笑吟吟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真的没人欺负我,明天小宝还是乖乖跟小外婆在家里哦。”

妈咪越是这么说,黎斯年就越觉得妈咪在公司受委屈了。

他水润润的眼睛眨巴眨巴,“可是,妈咪,小外婆明天要去出版社,不能在家里照顾我。”

黎夏小姨许嘉艺是作家,会经常去出版社跟编辑见面。

带着小宝也确实不太合适。

黎夏看着乖乖萌萌的小宝,指了指隔壁家,“让王奶奶帮忙?”

“妈咪,小外婆问过了,王奶奶明天要去上老年大学。”

没有其他可选项了,黎夏只能勉强答应带小宝去公司。

可周煜对自己的态度,万一被他撞见小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这份担心一直延续到第二天去周氏的路上,黎夏捏着小宝软软呼呼的小胖手,表情严肃地跟他强调,“跟妈咪到公司以后,一定要呆在妈咪的办公室,绝对不许乱跑,记住没有?”

“妈咪,你已经说了N遍了。”小宝反握住妈咪的手,非常郑重地保证道,“在你下班之前,我肯定乖乖呆在你的办公室,哪里都不去!”

***

不想让人议论小宝,黎夏特地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公司。

没想到昨天带她见周煜的方秘书比她还早,看到她手里牵着的小包子,八卦的眼神不加掩饰地打量过来。

等她把小宝送进办公室,再出来打完卡,方秘书拦住她,意味不明地问道,“刚才那是你儿子?”

按照公司规定,肯定是不允许员工私自带孩子来公司的。

为了保护小宝,黎夏放软了语气说道,“方秘书,今天家里有点特殊情况,实在没人帮我照顾孩子。还请您一定跟周总保密。”

方秘书冷哼两声,表情明显不屑,“算你走运了,周总今天要陪他女朋友逛街,压根不来公司。”

其实行程表上只写着今天周煜外出,说他是去陪女朋友,是方秘书故意的。

她就是看不惯这种凭着一点姿色就混进来的空降兵,故意要给黎夏难堪。

谁知,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黎夏只是心底发涩,神色并没有什么波动,甚至听说周煜不来,黎夏明显松了口气,也没注意方秘书鄙夷的神色,还客气地道了声谢,这才回到办公室。

黎斯年缠着妈妈说想喝奶,支开黎夏后,默默打开了编写代码的窗口。

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是那个渣男家的公司,他知道渣男曾经伤害过妈咪,昨天肯定也是他欺负妈咪的。

这么想着,胖乎乎的小手指头在键盘上敲打得愈加快速起来。

黎夏拿着牛奶去茶水室加热,没想到,却再次听到方秘书跟另外几个员工议论她。

“那个黎夏啊,都有孩子了还敢爬总裁的床,不过,算被空降过来,周总也没把她当回事,昨天周总女朋友过来,她还不是老老实实地伺候人家,给人家端茶倒水。”

有人突然看到黎夏就在身后,连忙跟方秘书使眼色,方秘书莫名其妙地转过头,看到黎夏的瞬间,嘲讽地笑道,“难道我说的不是吗?你跟周总女朋友的地位,真的差远了。”

昨天不知道黎夏在周煜心目中的地位,他们还需要谨慎些,现在知道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黎夏脸色难看地捏紧保温杯:“我跟他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关系!”

方秘书嗤笑出声:“你说不是就不是了?那怎么别人挤破头都得不到的职位,被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降兵拿到了?”

几个员工符合着点头,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黎夏。

黎夏气得发抖,正要开口,却听到一个男声传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