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楚浩天白蔓小说_奈何情深爱你无悔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01

《奈何情深爱你无悔》是由“悦斋”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楚浩天、白蔓,白蔓和丈夫在一起八年了,却被小三的怀孕终结。

 

奈何情深爱你无悔

第一章 不是女人的女人

蔓蔓,漫雪她。”莫岑晦涩复杂的抬头看着我,见我蹙着眉,果断挪开了视线掐灭了手里的烟,沉声道,“漫雪怀孕了。”

我不相信的站起了身,摇着头,莫岑每次提到苏漫雪就没好事,想不到这一次也是如此。

莫岑对上了我不可置信且已经湿润的眸子,滑动了一下喉结,“蔓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懊恼的抱紧了头,极为的挣扎。

见此,我笑出了声,吸了一口气眼睛直直的看着低垂着头的莫岑,“所以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莫岑抬起了头,嗫嚅着嘴唇,“妈,妈也知道了这事,她,她想让我给漫雪一个名分。”

名分?呵呵。

我瘫软在了沙发上,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来,五年的恋情,三年的婚姻,我们八年的感情却还是抵不过我天生体寒?

“蔓蔓,漫雪她这些年一直都不容易,我……”莫岑面带着急,就怕我不同意给苏熳雪一个名分。

我抓紧了放在身侧的手,扭头看着莫岑,“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

苏熳雪从我和莫岑在一起就一直存在我们中间,莫岑虽因为我拒绝了苏熳雪,却不想因为一次意外苏熳雪拼死救下了莫岑,打着救命恩人的名号又再度夹杂在了我和莫岑中间。我不是没有闹过,我也不是没有恨过,可无论我怎么闹怎么恨始终改变不了苏熳雪是莫岑救命恩人的事实。

莫岑明明告诉我只是将苏熳雪当成妹妹,他也的确如他说的那般和苏熳雪保持着距离,可今天莫岑居然告诉我苏熳雪怀孕了?看样子还笃定是他的孩子?

莫岑欲言又止,到底不敢对上我的眼睛,低垂下了头,声音沙哑,“去,去年。”想到了什么又抬头解释道,“可,可那次真的是意外。”

我半仰着头,想要让眼中的眼泪都流到心里,我想要铭记这次他带给我的痛。

婆婆的不喜我可以为了莫岑低声讨好,旁人的冷言冷语我也可以忍,可莫岑有了外遇且还要我给给对方一个名分我该怎么办?

“错了就是错了。”我的声音已经极度沙哑,“莫岑,我还是输了,并且输得一塌糊涂。”我能感觉到我的整个灵魂都在颤抖,当初为了这个男人我背弃了我妈妈的意愿,被赶出了家门,现在落得这般的下场能怨得了谁?

“对不起蔓蔓。”

莫岑快速的拿出了手机,不过两个眨眼的功夫他便紧张的起身,“蔓蔓,漫雪有些不舒服,我先过去看看。”说着,便已经弯腰拿起了西装。

心如撕裂了一般疼痛,漫雪有些不舒服就这么紧张?比我们八年的感情还重要?

“莫岑,你摸着你的心问问,她苏熳雪肚子里的孩子就真的抵得过我们八年的感情?”我起身对莫岑的背影大吼道,也想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哼,感情?感情能比上我的孙子?”婆婆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婆婆见莫岑停下,厉声道,“还不去看我的孙子,守着这个不是女人的女人做什么?”

第二章 净身出户

我的心狠狠颤动了一下,不是女人的女人?呵,在莫岑的眼里我是不是也只是一个不是女人的女人?

我看向了莫岑,想要让莫岑给我一个答案。

“莫岑,若是我的孙子出了什么意外。”环顾了四周一眼,“我,我就不活了。”

“蔓蔓,对不起,妈她一直想要一个孙子,而漫雪的肚子里就是一个儿子。”话落,莫岑便转身大步离开了。

心痛得无法呼吸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知道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原来妈妈说的是对的,这个世上就没真的感情可言。

“白蔓,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想说得太过难听。”婆婆走了过来双手抱胸坐在了沙发上,“漫雪现在也怀孕了,我莫家的孩子不能背上私生子这么难听的名号,所以这婚必须离。”加重了语气,不夹带丝毫的感情。

“离婚?”我笑着点着头,紧捂着胸口坐在了沙发上。

“没错,离婚。过失方出在你这里,所以你一分钱也别想从莫家得到。”

过失方出现在我这里?我抬起了头看着婆婆,“婆婆,这话你确定能说得通?”

婆婆见我质疑她的话,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指着我,“白蔓,若不是你不能生孩子我的孙子也不至于险些顶着私生子的名号,你说这是不是你的责任?”

“我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决论。”我轻笑着,正如婆婆所说,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必要为了莫岑,为了我自以为是的家继续去讨好她。

从莫岑说出苏漫雪怀孕的事时我就知道会是离婚这种结局,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想要让我净身出户?这三年我一直都在帮莫岑打理公司,也让公司有了一点起色,虽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但也有苦劳的存在,所以他们怎么能理所当然的让我净身出户?

婆婆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明显对我刚才的态度不满,看着我,“白蔓做人不能太贪心,既然你亏欠了我们莫家那就该见好就收,我之所以容忍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在莫家是因为莫岑,若不是莫岑求我给你们时间,那我绝不会让你在莫家存在三年。”

“哼,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连一个女人都不算,居然还心安理得的在莫家三年,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婆婆极为的不屑。

她的每一句话都刺在了我的心上,让我体无完肤。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莫岑为了你可以求我,你为什么不能为了他净身出户?”话落,婆婆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那紧闭的门我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就因为我体寒所以要容忍老公的出轨和不平等的离婚条约?我摇着头,我的自尊不容许我做到这个地步。

坐在沙发上的我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混混沌沌的起身,却忽然感觉头无比的沉重,脚下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拉扯我,让我每一步都变得艰难,视线也越变越模糊,无力感深深的席卷着我,恐慌的我最后还是被黑暗全部吞没。

第三章 不是为了钱

 

这女人还真是一个尤物,哈哈,老子今天有福了。”

意识渐渐恢复的我睁开了双眼,但却不敢作声,怕惊到这个男人,脑子快速运转,思索着究竟怎么样才能逃离魔爪。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身上便传来恶心的触感,强烈的危机感席卷着我的大脑,我想要呼喊,可无论我怎么用力喉咙都无法发生声音。

绝望铺天盖地的席卷着我,让我被这个恶心的男人侮辱我宁愿死。

咚咚咚

“谁呀?”男人不耐烦道。

但这道声音落在我的耳里却如交响曲那般动听,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获救的机会,想要逃离这个男人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你找谁?”

“少爷,走错了。”另一道男声略显焦急。

我发了狠力咬住了舌头,也顺利的发出了一丝声音,不管那个人嘴里的少爷是谁,总之是一个人,既然是人那我就有获救的希望。

“这是什么声音?嗯?”有些熟悉的男声传来,却将我内心的焦急给浇灭了一些,这,这不是他的声音吗?

“你管我是什么声音,赶紧滚。”

“再说一遍。”他的话语里全是狠厉,也让我更加确信这就是他,楚浩天。

可楚浩天不是在S市吗?为何会出现在B市,还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这里?

我再度咬了牙舌尖,用仅有的力气求救道,“楚,楚浩天,救,救我。”

“赶紧滚,滚……”许是怕事情暴露,那个恶心的男人居然开始赶起人来。

响烈的关门声传来,也让我再度陷入了绝望,难道天真的要惩罚我?给了我一道希望却又硬生生的掐灭?

“臭婊子,还敢求救?看老子怎么将你征服。”随着那道恶心的声音再度响起,一道粗狂的身影也映入我的眼帘,那嘴角的淫笑尤为刺眼。

“呵,居然醒了。”戳了一下鼻子,点着头道,“也好,老子玩起来也能更加的带劲。”话落,便一步一步向我走来,眼里全是志在必得。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抑制住心里的害怕,“你,究竟是谁指使你的?又给了你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双倍?”

尽管我不敢相信,可今晚我婆婆最后说的那句话却藏有深意,而她下手的机会也很多,至于我究竟是怎么中招的我却无法确定。

“哼,给我双倍?你有钱吗?”满脸的嗤笑。

我故作镇定,将指甲掐进了肉里,“我有钱。”

“可你却比那些钱更加有诱惑力。”还没说完便向我扑来,那厚重的身体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我用仅存的力气想要推开他,迎来的却是他更加狂妄的笑容。

砰,响烈的撞门声响起。

我睁开了含满泪水的双眼,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趁着男人侧身看门时我用力咬住了他的手臂,随着他沉闷的痛叫声响起我也翻身往床下滚去,连滚带爬的往门那边而去,“救我,求求你。”

还没爬到一半,我便被男人给抓住,他用力揪着我的头发抬着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冷笑着,“想跑?”

第四章  白蔓,你也有今天

头皮传来的痛感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愤恨的看着他,“外面救我的人已经来了,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出了声,凶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用力将我摔在了地上,转身往门那边而去,“老子倒是要看看来救你的是什么人?”

我紧张的扭头看着门那边,不待男人走近门便被无情的踹开,紧接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便映入了我的视线。

“白蔓,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我的心被狠狠抽痛了一下,曾几何时楚浩天居然也会用这种笑容看着我?

“你认识这个娘们?”男人擦了一下鼻子,笑着道,“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不如和哥哥一起享用?”

我紧咬着下唇摇着头,“楚,楚浩天,只要你救我出去,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好不好?”走投无路的我只能抱着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指着楚浩天警告道。

楚浩天轻笑了一声,看着我,“记住你说的话。”下一秒便挥了挥手,外面便涌溢出了几个黑衣人将男人给制服住。而我则是被楚浩天如小鸡一般从地上拎了起来,摇着头啧啧道,“白蔓,你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样子。”低头凑到了我的耳边,“不知道你当初拒绝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今天。”

被我咬着的下唇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前所未有的难堪席卷着我,让我无地自容。

“谢,谢谢你。”我艰难的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他用手重重的捏住了我的下巴,“你以为就这三个字便可以抹去你刚才的求救?”笑了一声,一字一顿,“不可能。”

“我没有想要抹去你对我的恩情。”我握紧了手,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但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

楚浩天的脸立马沉了下来,用力将我摔在了床上,就在我以为无望时他低沉的声音传来,“说。”

我满怀希冀的从床上抬起了头,“我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害了我?”其实我只是想要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婆婆做的。

久久都没传来楚浩天的声音,就在我以为他要拒绝时却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我可以帮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转身看着我,微微俯身,“做我的情人。”

轰隆,如晴天霹雳一般,我怎么也想不到楚浩天居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便有传来了他冷清的声音,“别忘了,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紧皱着眉,的确如楚浩天所言,从我开口向他求救时我便没有了拒绝的权利,我只能接受。

“好。”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这个字的,我只知道现在唯有楚浩天可以帮我。

吃了不知楚浩天从哪里得来的解药我便躺在床上,心无比的忐忑,不仅因为楚浩天也躺在床上,还因为接下来我将要面对的。

既然背后的那个人安排了这出戏,那定然会来验收成果,所以我祈求楚浩天配合我将这场戏演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我的心也越来也不安。

第五章 意外来人

咔嚓

楚浩天一跃便到了我的身上,俯身贴近我的皮肤,那温热的湿气扑在了我的身上,有种痒痒的感觉,让我一阵不自在。

“蔓,蔓蔓……”

我不可置信的睁开了闭着的双眼,所有可能的人我都想过,独独没有莫岑,可这道声音告诉我,我所有的猜测都错了。

我抑制不住心痛,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了下来,手紧紧的抓住床单。

忽然,一道阴影传来,随后我的唇上就传来了温热感,我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楚浩天到底在做什么?他知不知道他这样就是落实了我和他之间的“奸情”?

楚浩天的吻带着极具强烈的霸道,我用力想要挣脱他却怎么也无法挣脱,这一刻我开始怀疑我找楚浩天帮忙是对还是错?

“莫岑,救我……”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仅是一瞬,我便极为的懊悔,我这么出声不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果不其然,急促沉重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我就看到莫岑红着双眼一拳打向了楚浩天,不知楚浩天是不是早已经意料到了莫岑的袭击,在最后一刻居然翻身得意的躺在了我的身旁。

我慌乱的起身,抬头便迎上了楚浩天那带着笑意的眸子,似乎在说:我倒是要看看你老公是何反应?

莫岑一脸痛苦的指着楚浩天,看着我,“蔓蔓,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人解释?”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将身子缩成了一团,冷声问道,“若我说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相信吗?”

“能相信吗?”楚浩天接过了我的话,挑衅的看着莫岑。

莫岑阴沉着脸点着头,“你让我如何相信?难道你让我相信你们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

愤怒的走到了一旁,恼怒的转身看着我,“家里没有人,我担心你就找了出去,寻找无果的我只能询问保安,可保安说你到了这里,起先我还不相信,却不想,不想。”痛苦的闭上了眼,那握紧的拳头已经青筋暴露。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虽然婆婆没有来,但我已经敢肯定这事和婆婆有脱不开的关系,我记得保安是才换的,这几天我又没怎么出去,保安怎么会认识我?但昨天我可是听婆婆夸赞保安,而且从婆婆的反应看来还和保安很熟。

想到这里的我下了床,一步一步向莫岑走近,“你会回家?你不是很在乎苏漫雪肚子里的孩子。”我扭头轻笑了一声,吸了一口气看着莫岑,“是你妈给你打的电话吧?”

莫岑的眼神有些闪烁,但已经用表情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一刻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婆婆苦心积虑的设计想让我净身出户,老公前来抓奸?还真是的是一出好戏。

“蔓蔓,我们离婚吧。”莫岑面带伤痛的别过了脸,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若我说不同意呢?”我抬高了下巴看着他的侧颜,在心里祈求着他不要说出那个答案。

他转身看向了我,指着楚浩天所在的方向,“抱歉,我无法和一个身子不干净的人继续过下去。”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