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玲珑十四阿哥_娇妃何玲珑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01

《娇妃何玲珑》是由作者“冷熠”所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玲珑、十四阿哥之间的感情故事,她是否会复仇成功,寻回自己的幸福...一起看看吧!

玲珑十四阿哥_娇妃何玲珑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夺宠恨杀 

夜,很深。皇宫中一辆倒泔水的马车伴随着吱嘎的声音缓缓出了宫门。一旁看守的士兵不由地捂住了口鼻,催促道:“走快点啊!”

那赶着马车的老太监这才陪着笑,喊了一声:“驾~”

马车继续前进着,最后消失在了转角处。

马车进入转角之后就停了下来。那是一条没有人的小巷子,一片漆黑中,只有马车旁的一盏小灯发出微弱的光。正是在这微弱的光线下,那泔水桶的盖子掀开了。

老太监马上放下一旁的小凳子,让桶中的人爬了出来。

那爬出来的是一名穿着宫装的老嬷嬷,她的手中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襁褓中是一个可爱的小婴儿,看上去不过刚出生几天的样子。

老太监压低着声音说道:“余嬷嬷,走吧,没人看见。”

余嬷嬷将一锭银子放在了老太监的手中:“谢谢你了,苏公公。”

“没事,只是可怜了小公主才不过几天就要坐一会泔水车了。”老太监伸着头看看那襁褓中的孩子,很可爱。白白胖胖的小脸,长长的睫毛,眼睛闭着还在睡觉呢。

老嬷嬷看着怀中的孩子一下眼眶就红了。

老太监看着她那样子,长长吐了口气,重新坐上了马车上,说道:“她额娘也怨啊。好好的盼着孩子生下来了。那皇后娘娘请来的萨满偏偏说是什么祸害,非要将人家母女赐死了。这个孩子能让你抱出来,那也是她的福气啊。我看她长得这么乖巧,以后一定能有好日子过的。你打算怎么办?”

余嬷嬷摇摇头:“先抱去给我侄媳妇吧。她那孩子刚三个月,还有奶水呢。其他的等以后再说吧。”

老太监长长吐了口气,赶着马车边说道:“那我先走了。希望小格格以后能有好日子吧。”

看着那泔水车缓缓消失在巷子尽头,余嬷嬷才抱着孩子朝着另一条巷子走去。身上的异味让她很不舒服,但是现在为了这个小格格,她必须忍耐。

皇宫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惜用别人的性命来换取。今天,皇后娘娘如愿地巩固了自己在后宫的位置,将皇上最宠幸的宁贵妃赐死了。而宁贵妃留下的唯一的也是刚出生几天的小格格被这位一直在贵妃身旁伺候着的余嬷嬷悄悄抱了出来。

转入小巷子,渐渐的地面上不再是干净是石板路,而是污水横流的泥路。这是整个京城最落没的角落,这里住着的多是京城中最低下的人。有残弱的老人,有做散工的男人,也有带着孩子的寡妇。

余嬷嬷双手紧紧抱着孩子,实在没法去估计那长长的裙摆。裙摆的下沿扫过路面的污迹,她毫不在乎。

终于她在一家小院前停了下来。拍拍门,门里就传来了烦躁而粗狂的声音:“谁啊?”显然里面的人并不想这个时候被打扰。

余嬷嬷轻声说道:“余刚!开门!是姑姑!”

虽然余嬷嬷的话很轻,但是门里的人还是很快就开门了。开门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人,一看到余嬷嬷就陪着笑脸道:“是姑姑来了。怎么这么晚啊?”话毕她也发现了她怀中的孩子,脸上马上出现了疑惑:“这个……”

“进去说。”余嬷嬷抱着孩子走进屋子,马上吩咐道:“别声张,关门。”

余嬷嬷走进来的时候,余刚正好走了出来,一看到姑姑刚才那烦躁一下就没有了,陪着笑脸道:“姑姑,宫里又有什么好东西出来了?”

余嬷嬷白了他一眼,道:“这个孩子,你们帮我养着。好好养着,别亏待了一点。”

“这个……”一说竟然是要他们帮忙养孩子的,这对夫妇一下就懵了。

余嬷嬷解开孩子,边说道:“侄媳妇不是刚生完没几个月吗?有奶水,喂个孩子不算什么。”

余刚呵呵道:“姑姑啊,我们家这要再养一个孩子……只怕……”

“少不了你们的。”

余嬷嬷话一出,那余刚就马上笑道:“好好,我们养。只要姑姑给银子,让我媳妇吃饱了,就有奶水养孩子了。”

余嬷嬷白了那余刚一眼,缓缓吐了口气,郑重地说道:“这个孩子身份不一样。你们好好养着,什么也别问,少不了你们的。”

孩子在这个时候睡醒了,张着小嘴呜哇哇地哭了起来。那女人马上抱过孩子笑盈盈地忙着喂奶看孩子,边问道:“姑姑啊,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啊?”

余嬷嬷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玲珑。”之后她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爱新觉罗啊。”

余嬷嬷悄悄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面上,转身就朝外走去,边说道:“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小心点。”

“好好。”夫妇两应着。在余嬷嬷离开之后,屋里又传来了孩子哭泣的声音。那媳妇催促着丈夫道:“快去抱抱我们妹妹啊。不能有了别人的孩子,我们自己的都不管了吧。”

余刚呵呵笑着,收了银子,边往屋里走,边说道:“明天给你买猪肉吃啊。”

***

简单平凡的日子才过了三四天。在那个风雨夜中,一行黑衣人就闯进了这个小院子。一对夫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就是他们的目标。在雷声中,这个小院已经悄悄被血洗了。

余嬷嬷顶着一把小伞,不顾一路雨水的践踏,飞奔到这个小院的时候,黑衣人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小院中一地的血水。她刚刚得到消息,说皇后娘娘知道那天小格格没有被弄死,而是寄养在了这里。所以她派人来斩草除根了。

得到消息之后,余嬷嬷就想尽了办法出宫。终于在午夜来到了这里。只是这里已经变成了这样。

余刚躺在院子中央,雨水打湿了他的身体,血水流淌了一地。那侄媳妇倒在屋子大门前喉咙被划上了一剑。孩子就在她的身旁,摔死的,

第二章 命

余嬷嬷惊得一下坐到了地上,老泪横流。那是她的侄子,侄媳妇啊。她当了一辈子的宫女,也不敢指望着还能有自己的孩子了。这么多年,她都暗中接济着侄子一家,就希望以后老了,有个人能给理理后事。可是现在,她却害了侄子侄媳妇,让他们成了这场宫廷斗争的牺牲品。

小格格啊,你的命终是这样了。

突然一声响亮的哭声从里屋传来,让坐在地上的余嬷嬷惊了一下。她几乎是跌撞着站起来,奔向里屋的。里屋的床上,被子中,一个小小的女娃娃正挥舞着小手臂哇哇大哭着。

这是……侄子的女儿?黑衣人没有发现睡在里屋的另一个小婴儿。

余嬷嬷缓缓走了过去,轻轻抱起了依旧大哭不已的孩子,低声道:“孩子,别怕,奶奶在。”

***

十四年之后

京城西北角的一个小角落中,一条污水横流的小巷子吵嚷得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这些吵嚷在孩子们的心中那叫做热闹。几个七八岁的孩子,从巷子头跑到巷子尾,一身脏衣服,即使溅到了地上黑乎乎的积水也没有人在乎。

突然一声惊叫“啊!”让这些小家伙都停了下来。

“小虎,你看!你又撞人了。”一个小女孩嚷嚷着。

那叫小虎的胖乎乎的男孩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说道:“玲珑姐姐对不起。你叫于浩哥哥不要打我。”

于浩正是站在玲珑身旁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张帅气的脸黝黑,一身短外挂也带着一股子臭味。

如果说和这条巷子不和谐的地方,那么就是那叫玲珑的少女了。她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干净整齐的衣裙,头发整齐,还带着两朵简单的小花。一张小脸上,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唇,让人一看不免有种惊艳的感觉。

她是在这巷子中长大的,可是大家也都知道她和这巷子中的孩子们是不一样的。她有着一个曾经在宫里当差的奶奶。她奶奶极疼爱她,将她像大小姐一样养着。

于浩狠狠瞪着小虎,就吼道:“又是你,你看!你把玲珑的衣服都弄脏了!”

玲珑连忙说道:“没关系的。于浩,别骂他们了。”

于浩这才没好气地冷冷一哼:“哼!玲珑已经选上宫女了,明天就要进宫了。你们还这么欺负她啊。”

听着于浩的话,玲珑一下就急了:“他们没欺负我。只是不小心撞上的。”

于浩转向了玲珑,顿了好一会才说道:“玲珑,你等着。我会努力学艺,过一两年就能进宫当侍卫,到时候,在宫里一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玲珑咬咬唇,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一旁喂着孩子的大娘就喊道:“玲珑,你奶奶找你呢!”

玲珑一听,马上转身朝着家里跑去,并喊道:“好,于浩我知道了。”

那是一座小小的院子。十四年前,这个院子被血水浸透了。而这些没有人知道。玲珑跑进院子的时候,余嬷嬷已经端着一盆牛奶放在了客厅的桌面上。

“奶奶,我回来了。”玲珑的声音很甜很脆。

余嬷嬷皱皱眉:“说过多少次了,进宫说话不能这么说,要柔柔的,轻轻的。懂了吗?”

玲珑暗暗吐吐舌头,缓缓走进屋里,微微福身道:“是,奶奶。”

余嬷嬷这才微微一笑,拉着玲珑走到桌边,将她的手放在牛奶盆子中。玲珑坐下之后,看着自己的手,说道:“奶奶,进宫以后我是不是就不用泡牛奶了?”

余嬷嬷也在玲珑身旁坐下,缓缓吐了口气,压低着声音说道:“玲珑,以前我跟你说的,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宫里的规矩,皇上、皇后各大娘娘的习惯秉性我都记住了。只是奶奶,为什么我一定要进宫呢?”

余嬷嬷伸手拂过玲珑的发,再次吐了口气,起身关了大门,坐回玲珑身旁,才说道:“玲珑,我下面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玲珑点点头。

“奶奶从小把你娇养着,没让你的手做过一点粗活。宫里的规矩习惯,在这个院子里也沿用着。是因为……是因为……”

“因为什么?”玲珑禁不住问道。

“因为……你的本名叫玲珑爱新觉罗。”

“爱新觉罗?”玲珑吃惊地瞪大着眼睛。这是皇姓。一直以来玲珑只知道她随着奶奶是满族正蓝旗的旗人,这才有进宫当宫女的机会。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拥有皇姓。

余嬷嬷很为难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当年,皇后娘娘让萨满说宁贵妃刚生下的孩子是个祸害,让皇上杀了宁贵妃和那刚出生的小格格。我冒险从宫中将那小格格抱了出来,那就是你啊,玲珑。”

玲珑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是格格,更没有想到那个皇宫离她是那么近。

余嬷嬷抱住了玲珑:“玲珑,你额娘是宁贵妃,你记住了。你额娘是被皇后害死的!你也记住了。这次进宫,奶奶要你找到合适的时机,设计也好,直接动手也好,你一定要为你额娘报仇!”

玲珑脑袋中一片空白。十四年来她的生活总的灿烂得如同春天一般。虽然生活在这破旧的小巷子中,但是她没有受过一点苦。美好的日子,在这句报仇中终止了。

在玲珑终于理解了奶奶的话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了。房间中的玲珑已经在奶奶的伺候下,换上了白色的宫装,梳着宫女的发髻,带着宫女统一的簪子。镜子中的玲珑不过十四岁,但是已经出落得很美丽了。这么稍加打扮,看起来更是动人。

“奶奶,我怕。”玲珑的眉头微微皱着。

余嬷嬷缓缓吐了口气:“孩子,这是你的命啊。去吧,别让外面的公公等久了。”她推了推玲珑,转身打开了房门。

外面一名公公一脸厌恶地说着:“快点,这里臭死了。”

奶奶将玲珑拉了出来,陪着笑脸道:“请公公多照顾了。”边说着,边将几颗碎银子塞到公公的手中。

第三章 小宫女 

那公公马上换上了笑脸,看着玲珑,不禁赞叹道:“哟,没想到这脏地方,还能出这么水灵的姑娘啊。这模样,只怕进去了指不定就让哪位阿哥看上了呢。那老太太以后就有舒服日子过了。”

“瞧公公说的,只求在宫里好好伺候主子,有点安生日子过就好。”余嬷嬷看着玲珑还是一副害怕担忧的样子,再次推推她:“去吧。”

玲珑只能拖着脚步,最后看看这座小院子,跟着那公公走出了家门。门外,几辆马车已经等了一会了。公公领着玲珑上了一辆马车,就吆喝着:“走了。真是臭死了。”

马车上其他三名女子也都和玲珑是一样的装扮,应该都是这一期的宫女吧。玲珑朝着她们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其中两名女子只是回了一笑罢了。只有坐在玲珑对面的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的女孩子笑嘻嘻地说道:“你家怎么在这种地方啊?”能进宫当宫女的女子,一般都是旗人的子女。而在京城的旗人,就算不是大富大贵,那至少也应该是衣食无忧的。住在这巷子里的旗人还真不多见。

玲珑也只是低着头羞涩一笑罢了。

那女孩子继续说道:“我叫纳兰欣,你们叫我欣儿吧。以后进了皇宫我们就是姐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欣儿问着看向了玲珑。

玲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我叫玲珑。”

“哪家的?”

“我跟着奶奶是正蓝旗的。”玲珑没有说出自己的姓氏,因为那也是她现在还接受不了的。

欣儿继续说着话,有她在,这一路到皇宫倒不显得伤心了。

***

马车在皇宫侧门停了下来,这些宫女们一个个鱼贯下车。

那公公尖着嗓子喊道:“排好了,排好了。”

欣儿下马车的时候,一不小心崴了脚,不由地喊了一声。玲珑马上扶了过去。就这么一个小动作,那边的公公就喊道:“什么叫排好了不知道啊。你们两个扶在一起干什么?”

欣儿在家估计没有受过这个气,就顶了回去:“我崴了脚了。怎么排啊?”

“哟呵,你们只是宫女,又不是秀女。哪来这么娇气。快点,走了。我还要交差了回去吃饭呢。”

说着他就领路,带着这一串宫女朝着后宫走去。

玲珑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欣儿朝着玲珑一笑:“没事,好像也没崴到,就是还有点痛。走吧。”两人就这么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在她们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她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大院子。天色已晚,看不清这到底是什么院子。只是这里站着上百名这一期的宫女,看上去大都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她们都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头发,一个个低着头,也看不清谁是谁。

公公跟一旁的嬷嬷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接着,那些嬷嬷就开始点名了。

各房各院都进了小宫女,只是玲珑和欣儿一直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最后是浣衣局的嬷嬷来点名了。

那嬷嬷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脸上一层粉却盖不住深深的皱纹。她看着下面只剩下的最后五名小宫女说道:“你们五个以后就在浣衣局当差了。我是浣衣局的管事嬷嬷,教导你们的宫女,你们只管叫姑姑就好。她们会吩咐你们干活的。只是我嬷嬷有句话先说这里了。浣衣局不比别的地方。去到各房收送衣服,都要记住,看见什么都当看不到,别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知道了吗?”

“知道了!”五名小宫女轻声答着。

“走吧,到浣衣局去。不过估计着这个时候也没饭给你们吃了。先分房间睡下,明早再吃吧。”嬷嬷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欣儿最先喊道:“啊!?嬷嬷,我们从家出来,一天都没吃饭了啊。”

那嬷嬷回身给了欣儿一个微笑:“有一点你们记住,在宫里吃饭洗澡洗头的时间都是固定的。过了就没了。宫女永远都是这样。有本事,当娘娘去,想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洗都可以。”

欣儿还想说什么,玲珑已经扯扯她衣服,让她不要说话了。这个规矩,玲珑知道。在家的时候奶奶就说过了。所以在宫里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尽量在用餐时间之前做完。错过了,没有的吃也不要去追问,那样只会换来骂和打。

欣儿嘟嘟嘴,只能跟着她们一起走向浣衣局。

这一次,这五名小宫女见识到了皇宫的大。从那院子出来,走到浣衣局都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了。夜已经笼罩了整个皇宫。

黑暗中,几盏灯笼在走道上发出微弱的光来。可以看到浣衣局的全貌。这里院子很大,大院子中,整齐地架着竹竿。估计着是白天晒衣服用的。院子四面的厢房都已经熄灯了,大家都睡下了。嬷嬷带着小宫女一路走去,敲开房门,让她们跟着各自的姑姑一个屋。

最后是欣儿和玲珑。那嬷嬷敲开了东面一间房间。开门的是一名年轻的宫女,一身淡青色的宫装,显然和玲珑她们不是一个级别的。

那宫女没好气地问道:“又怎么了,嬷嬷?”

嬷嬷一个冷笑道:“今天新进了宫女,让她们两跟着你吧。”

“怎么又是我啊?让我带着新人,再让我专门去那些蛮横主子的屋里,让所有的罪责我一个人担吗?”

“长春,话不能这么说啊。”嬷嬷听着她话中的不善,语气一下也变了,“你要知道,你现在是皇上看上的人了。我是怕你工作多,给你轻松一些,才将这些个小宫女拉尼这边来的。好了,不多说了,早点睡吧。明天可是有好几个院里都说趁着天好,洗洗被子床单的呢。”说完,嬷嬷转身就离开了。

皇上看上的人?玲珑借着呢微弱的光线看着长春的面容。她确实很漂亮,尖尖的下巴,小小的唇,白皙细腻的肌肤,只是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恨意。

第四章 带针的衣服 

这时,长春也看向了她们两。玲珑马上低下头,唤道:“姑姑。”

欣儿也听出了刚才一番话中的烟火味,也乖巧地唤道:“姑姑。”

长春一个冷哼,让过身子:“进来吧。”

玲珑和欣儿走进了屋子,才发现这个不大的房间中竟然住着四五个宫女,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长春一边走向一张空床,一边说道:“我屋里可不像别人屋里那么清静。你们两就挤挤吧。早点睡,明天我再告诉你们要做什么。”她指指那张空床,就转向了一旁的大床,上了床。

欣儿和玲珑相互看了一眼,也只能先睡下了。这在皇宫的第一个晚上,她们心中都很紧张。连衣服都没有脱,就这么并肩躺在一张小床上,睁着眼,等到了天亮。

***

好吵!迷糊着的玲珑被一阵喧哗吵醒了。她吃力地睁开发酸的眼睛,映入眼中的就是一片土灰色的帐顶。

短暂的迷糊之后,就听到一声大吼:“快起来了!还当是在自己家里呢?”

这声大吼之后,玲珑惊得就坐了起来。房间中那四名宫女,加上一个姑姑都已经穿戴整齐了。

长春冷冷看了玲珑一眼道:“动作快点,要不然就赶不上早餐了。”

玲珑马上推推身旁的欣儿。好在两人昨晚是和衣而睡的,直接起来梳洗一下也能和她们一起去吃早餐了。走出房间,外面也不过刚刚映着点鱼肚白罢了。

走在去餐厅的路上,玲珑就低声对欣儿说:“欣儿,一会不管吃的是什么,什么也别说,只管吃。吃的要快。”

“为什么啊?”欣儿问道。

“我奶奶说的。”玲珑说道。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餐厅,那是位于浣衣局最角落的一间大房间。这个时候浣衣局的各宫女已经都坐好了。长春领着她们在桌旁坐下,身后的嬷嬷就端上了早餐。

早餐也简单也不过就是两个馍馍,一碗稀粥。

昨天一起来的小宫女有些开始埋怨了,欣儿也禁不住皱皱眉头。而玲珑却谨记着奶奶地教导,拿起东西就吃。尽管这些东西比在家里吃的还不如,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不能说话。要不然就像那边那个昨天和她们同时进来的小宫女一样。因为埋怨了几句,被浣衣局的嬷嬷说道:“这么多牢骚,那么就别吃了。胖婶,你吃了吧。”

一直站在后面的的那个胖乎乎的宫女一听,马上笑嘻嘻地从那宫女手中抢过早餐。就这样那小宫女的早餐已经没有了。

欣儿看到这些,再看看身旁的玲珑,低头就快速咬着自己的馍馍。

吃过早餐,各院中的衣服已经送到了,阳光也斜斜照射在浣衣局中。一些宫女已经熟练地分下各院衣服,放在大盆子中清洗着。

玲珑坐在一只大盆子前,看着长春将几件色彩艳丽装饰繁琐的衣服丢在她面前的盆子中,交代道:“这些衣服是丝绸的,轻轻手洗,然后从水中捞出,直接挂上竹竿上,扯平褶皱。记住,丝绸的衣服不能拧,挂上去之后不能留下一点褶皱。”

玲珑点点头,应道:“是,姑姑。”接着从一旁的水井打水倒入了盆中。

长春又将一些纱衣被套丢到一旁的欣儿盆中,说道:“被套今晚就要干。怎么拧,怎么晒就自己想办法。纱是不能拧的,洗的时候也别搓用手顺着滑过就可以了。伸手。”

欣儿不解,但是还是伸出手来。长春冷冷一哼:“指甲留这么长,小心点,不要刮到那纱巾。”

欣儿应着也开始倒水了。

衣服泡在水中,颜色显得更加的漂亮了。玲珑禁不住说道:“欣儿,这衣服的颜色真漂亮。”

一旁的宫女看了看玲珑盆中的衣服,一笑道:“那当然,那是兰妃娘娘的衣服呢。哼!长春还是这么整人啊。”

“什么?”玲珑不解,什么整人?

可是那宫女却低下头,忙着自己的,当什么也没有说过一样。

玲珑疑惑着皱皱眉,将那双白皙柔滑的手伸入水中,轻轻搓揉着那衣服。虽然在家里她没怎么洗衣服,但是这样的工作还不算重。每个人的面前也不过几件衣服罢了。

“啊!”不到一会儿,玲珑就惊叫了起来。

身旁的那些宫女都抬头看向了她。她们看到的是玲珑从水中拿出的一双手。手上不知道被什么划开了好几道口子。从手掌上滴下来的水都染红了

周围的宫女们也只是看了她一眼,一些急需低头洗衣服,一些则或轻蔑或庆幸的笑了一下。

欣儿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捞起玲珑盆中的衣服,对着阳光一看。那衣服的下摆横七竖八地插着好几根绣花针。

欣儿马上叫嚷道:“姑姑,这衣服上有针啊。”

长春朝着玲珑看了一眼,急急走过来,一巴掌就将玲珑的手打到一旁去,嚷道:“愣着干嘛?让血滴进水里,会让衣服染色的!”

玲珑听着她的话,咬咬唇,忍着手上传来的刺痛,说道:“姑姑,那衣服……”

“哦,兰妃的衣服啊。那你就先将衣服上的绣花针一根根取下来。记住,漏了一根针,要是娘娘穿衣服的时候被扎到,那么你就等着处死吧。”说完长春一扭腰身就走开了。

玲珑张张嘴,却想起了奶奶说的话。在宫里,不要和姑姑,嬷嬷们有什么顶撞,那只会让以后的路更难走。玲珑看着那双手,那刺痛让她禁不住红了眼眶。

欣儿走到她身旁:“玲珑……”

“没事。”玲珑吸吸鼻子,用自己腰间的围裙吸掉手上的水迹和血迹。伤口不算深,但是被水这么一泡,却是生生的刺痛。

水迹被吸干之后,那痛也减轻了很多。

她接过欣儿手中那件衣服,道:“欣儿,你也去忙吧。我来抽那些针。”

“玲珑,你没事吧。”

玲珑摇摇头,重新坐下来,对着阳光,挑出一根根细细的绣花针。生怕有落下的,还用手一点点地拂过。这样,针是全挑出来了,可是玲珑的手上也多了好几个针眼了。

第五章 遇上阿哥 

看着简单的几件衣服,在洗好;晾好之后也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只是等着玲珑和欣儿赶到餐厅的时候,桌面上剩下的只有一只空空的粥桶。

几名宫女吃饱了,走过她们身旁的时候不禁轻蔑一笑。

一名姑姑看着餐厅中已经没有别人了才低声对玲珑说道:“你们跟着长春就是要受苦的。她这段时间,得到皇上宠幸。但是皇上却一直没有给她个名分。皇后娘娘和兰妃都在针对她。以后你们两个多机灵一点吧。”说完她缓缓吐了口气,走出了餐厅。

玲珑顿了一下,连忙说道:“多谢姑姑指点。”

那姑姑回头微微一笑,就走开了。

欣儿看看玲珑,玲珑朝着她一笑:“没事,不就是少吃一顿吗?饿不死的。”

欣儿这才笑起来:“玲珑,你真好。”

“我有什么好的。”

“如果不是你陪着我一起,我现在大概已经哭了。”

十四岁的小女孩,在家都是宠着的。现在两人何尝不想哭呢。只是有时候有了伙伴在身旁,会让人坚强很多。

两人相互一笑。

***

这已经是玲珑和欣儿进宫的第七天了。七天,她们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至少能保证按时完工,准时吃上饭了。

夕阳斜斜照射,晾晒着的衣服都已经收了回来。这些宫女们仔细折叠好,放在托盘中,准备送到各宫各院中去。

这时,一名拿着拂尘的老公公走了进来。浣衣局的嬷嬷马上迎了上去,笑道:“德公公有什么事要亲自来一趟呢?”

那德公公看了看一串正站在桌旁叠衣服的宫女,目光最后落在长春的身上,在嬷嬷耳边轻声道:“皇上让长春送衣服过去。”说完他眯着眼睛一笑,这里面的含义马上就清晰了。

嬷嬷一个冷哼道:“好,我叫去。”说着她就走向了长春。

嬷嬷站在长春面前道:“长春啊,一会你和秋花换一下,你去送乾清宫的衣服吧。”

长春听着一笑,点点头:“是。”只是她那笑一看就是那么的骄傲。

玲珑不解地看着这些,身旁的一名姑姑就低声道:“乐什么啊。皇上再怎么宠幸,还不是连个名分都没有”

欣儿凑到玲珑耳边道:“皇上叫姑姑过去,是不是就是那个啊?”

玲珑听着,自然也明白了,脸上一红:“别乱说话。不关我们的什么也别说。”

欣儿一笑点点头。就在这时,长春说道:“玲珑,欣儿,你们跟我一起去送衣服。走吧,那边两只托盘,端好了,记住前几天我跟你们说的话。这次我们是去养心殿,别给我出什么岔子”

玲珑和欣儿点点头,停下手中的工作,端起她指着的两只盛着明黄色衣袍的托盘跟在长春身后走出了浣衣局。

这是七天一来,玲珑第一次走出浣衣局,外面很漂亮,让她和欣儿禁不住多看了几眼。

漂亮的御花园,一座座院子,在她们路过一座叫做“永畅园”的院子时,走在最前面的长春低声道:“走快点!别乱看!这院子不干净。”

玲珑和欣儿一听,马上加快脚步,低下头,急急跟了上去。

在天色渐暗的时候,她们来到了养心殿门前。那名老公公伸手拦下了她们:“来了。候着吧。皇上正和阿哥们聊天呢。”

欣儿心急,马上说道:“公公,我们只是来送衣服的。我们进去放下就走。”

长春马上瞪了欣儿一眼。那公公呵呵一笑:“新来的?”

欣儿疑惑着点点头。

“叫你候着,你就候着吧。”德公公说着。

玲珑扯扯欣儿的衣摆:“别说话。”毕竟里面的人是皇上啊。等等,皇上……奶奶说,她是宁贵妃的孩子,那么她的阿玛就应该是当今的皇上,就应该是里面的人。阿玛,从小到大,她问过奶奶,她阿玛呢。每次奶奶都说阿玛已经死了。可是原来她的阿玛没有死,只是在着皇宫中,她见不到罢了。

阿玛啊,她终于要见到阿玛了吗?

玲珑的心绪正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力道突然撞到了她身上。

“啊!”玲珑一声惊呼,整个人已经被撞得后退了好几步。而身后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而眼前的正式撞了她的人。那是一个穿着阿哥服饰的男孩子,看上去也不过十岁左右。他朝着玲珑做了个鬼脸就跑开了。

“喂,你要赖我身上多久啊?”一个痞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玲珑才意识到刚才她撞上了身后的人,被身后的人抱住了。

玲珑一下稳住脚,马上转身朝着那人福福身:“对不起……啊……不,应该是奴婢万死。”

她福着身看不到那人的脸孔,但是可以看到那人穿着阿哥的服饰,应该是一个阿哥。而在她说话是时候,又两个穿着阿哥服饰的男子靠了过来。

突然下巴就被人捏住了,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向那人。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干净帅气的脸,倒插的剑眉,颇有英气,有神的眼睛紧紧盯着玲珑。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薄唇。只是这张脸配上了痞痞地笑,让玲珑很不安。

捏着玲珑下巴的手,那拇指擦过了玲珑的唇,让她惊慌地想要后退,可是腰间却被一个力道扣住,后退不得。

“哟,新来的。还挺漂亮的。看看那张脸,滑得都跟小格格一样了。”那阿哥说着,还不忘摸摸她的脸颊,擦过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在他的掌中不安地扇动着。

“十四。”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传来,“别这样。”

捏着下巴的力道马上就松开了,只是扣在她腰间的手却没有放开。那人叫他十四,他是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看着刚才说话的人说道:“四哥,我不过是个这个小宫女说句话而已。”

玲珑看向了被称为四哥的人。四阿哥吗?奶奶说过,他天资聪敏,是很优秀的一个阿哥。虽然大阿哥现在是太子,但是四阿哥的生母是当今的皇后,以后势必少不了一番争斗的。

而眼前的四阿哥看上去要比十四阿哥成熟沉稳得多。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