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留得红豆问清欢欧阳清白景瑄章节_留得红豆问清欢小说目录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0
这本小说《留得红豆问清欢》主角是欧阳清白景瑄就是今天小编要具体介绍的,是作者问红尘写的,这是一本通篇没有一丝可以吐槽的小说,千万不要错过!这里提供小说在线阅读哟!精彩片段:徐氏似乎才发现,诧异得道:“哎吆,清清怎么还没打扮好?这孩子,都是自己家人,非要打扮得多隆重做什么,简简单单的陪祖母吃顿饭就是了,老爷别生气,妾身再叫人去催催。”

欧阳清白景瑄小说 精彩章节

未夕院中,欧阳清已勉强穿上那件暗银紫衣裙,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这件衣裙处处不合身,不仅是身长短、胸前也紧巴巴的,而且有多处绣花勾丝,一看便知是件别人不穿的旧衣裳。

欧阳清一想这颜色和身量,便猜到了原主。

小蝶在一旁急得团团转:“小姐,夫人已经派人催了,可是这衣服根本穿不出门去,可怎么办啊?”

欧阳清冷冷的笑,随手脱掉身上鲜艳华贵的衣裙,指了指衣柜最里面,道:“把那身白衣拿出来。”

徐氏、欧阳璃,你们想玩,今天姑奶奶就陪你们玩到底!

眼看时辰差不多了,欧阳平过来请老夫人上主座,众人拥簇着一一落座,欧阳平看过来才发现少了一人,唯独缺了欧阳清,顿时脸色一变。

徐老夫人脸色不善,可碍于外人在场也不好发挥,可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纷纷先入为主,只觉得这位欧阳大小姐是个蛮横娇纵的主儿,连祖母的寿宴都能迟到。

“爹、娘、祖母,抱歉,我来迟了。”

众人正想着,一道宛转若黄鹂般纤纤之声传至耳边,欧阳清一身白裙,莲步轻移隐隐在裙摆中见到几朵兰花,她面容白净,樱唇不点而红,发间只插了那支金丝缠花八宝银簪,圆润的珍珠缀在发间,显得肌肤越发细嫩,众人皆在心中一叹,好一朵空谷幽兰,我见犹怜。

可人越走近,众人渐渐发现不对劲了,这身白裙料子普通,有经常清洗的痕迹,欧阳清作为安阳侯府的嫡出大小姐,除了发间这只簪子,全身上下竟像是丫头打扮!

欧阳平见女儿这副模样,起初的怒气渐渐变为惊诧,眼中可见怜惜:“清清,怎么现在才来?”

欧阳清满脸懊悔,俯身行礼道歉:“爹爹,祖母,各位来客,清清在此向诸位道歉,只因没找到合适的衣裙,所以耽搁了时间,还请诸位见谅。”

闻言,欧阳平满目怒火瞪向徐氏:“夫人,清清没有合适衣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此场合,徐氏怎由她人质疑自己的地位,随即问向欧阳清:“清清啊,你是不是记错了?娘不是让人给你送了身暗银紫的衣裙吗?”

欧阳璃声音娇俏:“是啊姐姐,那件衣裳我见过,暗紫色银丝绣牡丹花的漂亮极了。”

欧阳清委屈地摇头,语气坚决:“我没有见过那衣服,妹妹是不是记错了?”

“怎么可能?我亲手从衣箱里给你找出来的!”

“璃儿!”徐氏怒声斥责,欧阳璃顿时捂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惜为时已晚。

欧阳清泪眼盈盈:“原来娘有给我准备衣服,只是妹妹穿过的旧衫,我从八岁那年被送到庄子,在那里生活了五年,即便是穿妹妹的旧衫也无妨,只是母亲,我与妹妹体型不同,妹妹的衣衫我实在穿不下去。”

要想俏,一身孝。欧阳清本就气质温婉又穿白裙,如今在此处一站,娉婷婀娜梨花带雨,舆论立刻倾向了弱者。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我看大小姐身量颇高,那二小姐的衣裙想来定是不合身。”

“……可不是嘛,嫡出的大小姐居然沦落到要穿妹妹的旧衫,都说徐氏宽厚,如今看来传言都不尽然。”

欧阳璃美眸含怒:“那不是我穿过的!我刚刚说错了,那是我前几日刚做好的衣裙,一次都没穿过,姐姐可不要诬陷妹妹。”

欧阳平见爱女受辱,自是气恼,他先将欧阳清唤到自己身旁,回头质问徐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徐氏神色落寞,像是受了委屈:“侯爷,您也不是不晓得,清清回府时日尚短,量身做新衣根本就没有时间,我也是迫不得已,从璃儿那里挑了件刚做好的衣裳給清清送去,只怪妾身大意了,竟没有亲自问问清清合不合身。”

一旁的徐老夫人缓缓抬眸瞧向欧阳清:“不过一件衣裳,值得如此大动干戈?侯府事多,容娘整日里忙不过来,稍有疏忽也是可以原谅的,倒是清清,你明知衣服不合身,怎么不提前和你母亲说一声,今日祖母我大寿,你一身白裙是为人子孙该有的孝道吗?”

“祖母说的是,孙女知错了。”欧阳清很是乖巧,随即又道,“孙女知道今日是祖母六十大寿,我没什么好东西拿得出手,只能亲自下厨为祖母做了几道饭菜,还望祖母赏脸。”

欧阳平闻言大喜:“快快呈上来!”没想到五年不见,清清居然又懂事又孝顺了。

欧阳璃与徐氏相视一看,皆是不懂欧阳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待到小蝶摆上那三道菜,徐氏彻底变了脸色。

徐老夫人指着饭菜中油腻腻的肥肉,大怒:“这是什么?快给我端下去!欧阳清,这就是你的孝道吗?你是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

欧阳平脸色也很难看:“清清,你这是要干什么?快向你祖母道歉!”

欧阳清神情迷茫,诺诺道:“爹爹、祖母你们怎么了?我自从来了侯府日日吃的都是这些,我还以为五年不见,你们的口味变了,今日我专门做了这三道菜献给祖母,您怎么还生气了?可是我放的肥肉不够?”

人群中爆出一声冷笑:“哪里是你放的肥肉不够多,而是有人阳奉阴违怠慢原配子女!”那中年妇人打扮老气,眉眼却异常凌厉,她从宴席上起身,冲着欧阳清柔和一笑,“清清,别怕,舅母和舅舅会给你做主!你虽然没了亲娘,可这并不代表我苏杭林家的子嗣可以任人欺凌!”

说话的是欧阳清的舅母缪贤珍,她受邀来参加侯府老夫人的寿宴,却从头到尾把今日侯府这出大戏看了个清清楚楚,本想着给老夫人一个面子,但没想到他们欺人太甚,这才站出来替欧阳清撑腰。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