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刘星宇王雅娜_霸者云飞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2

小说《霸者云飞》的主角是刘星宇王雅娜,讲述了刘星宇王雅娜的爱情故事,人物刻画生动,情节细腻,值得一读,小伙伴们在此阅读吧!

霸者云飞by红苕炖地瓜在线阅读

第1章 男儿须热血

霸者云飞

夏季,仿若雨季一般,时不时就会来上那么一两场漂泊大雨,驱散着炎日带来的酷热。

街道上,一辆辆车子冒着雨水,时不时的疾驰而过,溅起一阵阵水花,转瞬间消失在前方的拐角处。

一辆出租车缓缓减速,最后在萧家老宅的门口停了下来。

片刻,车门打开,一名身穿黑色休闲服的青年缓步下车,棱角分明,阳刚俊朗的脸庞,给人一种坚定不屈的感觉。

只是那深邃的目光,在望向萧家老宅的大门时,露出一丝难以言明的忧伤。

青年叫做萧云飞,乃是刚刚从海外归来,第一次踏上故土。

呼哧!

随着出租车呼啸而去,萧云飞浑身都已经湿透,这才反应过来,深呼一口气,收起心底的忧伤,踏着沉稳的脚步,坚定的来到门前:“妈,我终于带你回来了。”

咚咚咚……

急促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响起,不到一分钟,眼前的大门就已经打开,一名穿着长袍的青年出现在萧云飞的面前:“你……是云飞少爷?”

“是我。”

“真的是云飞少爷,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青年满脸的激动,不可抑止的叫出声来,同时快速的让开了道路,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萧云飞没有做作,抬脚进入了大门。

一路走着,看着眼前复古式的建筑风格,萧云飞的心中,也不禁想起了在海外时,对于萧家的了解。

在这座江海市,萧家可谓是名门望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的萧家已经逐渐走向没落,成为了一个三流家族。

但仅凭眼前的老宅,也能够感觉出,萧家当年的辉煌。

一时间,萧云飞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

“萧家子弟,难道都是没种的人吗?就连上台接受挑战都没有胆量?”

“看来萧家真的已经彻底没落,如果再没有人接受挑战,那以后见到我们白家的人,就主动退避三舍。”

“萧兄,这就是萧家的现状,看来你的一世英名得毁在这些不成器的后辈手中了!”

进入萧家老宅的深处,远远的,一道道狂傲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萧云飞的耳里。

“这是怎么回事?”萧云飞的脸色一寒,停下脚步,冷静的问道。

“是白家的人上门挑衅。”

跟在身后的青年,满脸的苦涩与不甘:“这些年,萧家日渐西落,一日不如一日,白家的实力却是得到长促的进步,多番得逞进尺的打压我们。”

“此次,老爷重病的消息传出,更是让白家肆无忌惮。”

“白兄,如果你有心的话,我可以奉陪。”萧云飞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道蕴含着浓烈愤怒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走,带我过去看看。”

萧云飞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冷厉,快步朝着比武厅的方向走去。

身为萧家子弟,既然已经回来,遇上了这档子事,萧云飞自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云飞少爷,你……”

看着萧云飞的背影,青年的眼里露出一抹担忧,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只能够快步跟上萧云飞的脚步。

在他的眼里,虽然知道萧云飞的存在,但对于萧云飞的过往根本就不清楚。

要不是发现,萧云飞与萧万龙的脸庞有着七分相识,也不会轻易的相信,这就是萧家流落在外的云飞少爷。

“萧兄,我自然不是你的对手,但社会在进步,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老辈应该卸下重担,让年轻人上了。”

“听说你有个私生子流落在外,如果萧家此时真的无人应战,那我们可以重新约个时间,等你那私生子回来后,再另行比试。”

刚刚进入比武厅,就听见这般‘无耻’的话在耳边响起。

萧云飞的心里更加愤怒,抬头望去,看清了比武厅里的情况。

中央的比武台上,一名穿着白色功夫服的青年,满脸狂傲,目光斜视着众多的萧家子弟,那傲气凌人的姿态,任何人看见,恐怕都难以忍受。

此人,正是白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白晨浩,一身实力已然达到了暗劲巅峰。

说话的人,是站在比武台侧方的一名中年男子,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淡然的笑容,他就是白晨浩的父亲,白家现任的家主—白宏远。

白家,在江海市也是名门望族,在以往,被萧家死死的压制住,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直到萧家出现意外,白宏远强势出击,这才转变了情况。

如今,更是一心想要将萧家完全打压下去。

只是,萧万龙的名声在外,一身实力深不可测,那怕如今传出重病的消息,白宏远也不敢掠其锋芒。

“不必了,萧家自有子弟应战。”萧云飞的目光深邃,不等其他人反应,就已经掠上比武台,尽展狂傲的姿态:“这里是萧家,还轮不到外人来做主。”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主动滚下去,要不然,我会让你明白,挑衅萧家将是多么严重的后果。”

“你是谁?”

望向突然出现的萧云飞,刚才那飘逸的上台动作,连一丝感觉都没有,白晨浩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这是一个高手!

“云飞,你下来……”

萧万龙满脸的急切与担忧,完全忽视了其他的考虑。

其实,这也非常正常,多年来,对于萧云飞母子,心中都是充满着深深的愧疚,好不容易,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能够见到这唯一的儿子,萧万龙自然不愿意看着萧云飞冒险,出现任何的意外。

“萧家被人欺凌上门,你竟然还如此忍耐,配做一家之主吗?”萧云飞丝毫不为所动,语气里,带着一抹失望。

配做一家之主吗?

这句话,不断的在耳边回响,萧万龙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苍白。

他清楚,这句话,不止是在诉说着眼前的情况,更是在抱怨当年抛弃他们母子的事实。

如果有着足够的强势,也不至于让萧云飞母子流落海外多年。

眼前的情况,如果有着足够的强势,以他萧万龙的实力,完全可以强势出手,将白家的人全部驱逐出去。

“原来你就是萧家的那个私生子,来得正好,让我看看,这些年你在海外究竟学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听着萧云飞的话,白晨浩的担忧瞬间放下。

既然敢于上门,对萧家自然经过了一番调查。

虽然,在梦清璇……也就是萧云飞的母亲死后,就没有了萧云飞的消息,但也不过区区的几年时间。

就算萧云飞有了其他的奇遇,但武学一途,资质固然重要,但真正讲究的还是一步一个脚印,那怕是再天才的人物,想要在短短的几年内有所成就,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白晨浩能够有暗劲的实力,那是因为从小就开始习武,加上自身贯顶的资质,以及白家的竭力培养。

而萧云飞,没有任何的资源,又如何能够比得上呢?

“记住,萧家男儿须热血,时刻保持一颗进取之心,那怕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亮剑,不怯于任何的敌人。”萧云飞忽视白晨浩的挑衅,环视众多的萧家子弟,一字一句的说道:“至此之后,萧家将牢记这点。”

“狂妄。”

被忽视的白晨浩瞬间愤怒,丝毫没有在意萧云飞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一拳袭出,狠狠的砸向萧云飞的要害。

“小心!”

气劲四溢,萧万龙与众多的萧家子弟都忍不住将心提到了喉咙上。

“出拳的速度不够,力量更是弱小,就凭这样的实力,也敢在我的面前出拳?”萧云飞满脸不屑,飘逸的转身,快若闪电的踢出一脚:“现在,给我滚下去吧。”

嘭!

随着话落,就见萧云飞后发先至的一脚,直接落在白晨浩的胸口之上,巨大的劲力侵入,白晨浩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连续后退,直接栽下了比武台。

咳咳!

就地滚了几圈,才艰难的稳住身体,咳嗽两声,一口鲜血忍不住喷洒而出,带着怨恨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萧云飞。

显然,萧云飞的实力,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好样的,云飞少爷威武……”

“滚吧,萧家男儿不惧任何挑战,如果白家还想继续,我们乐意奉陪。”

“…………”

眼前大跌眼镜的一幕,瞬间引起萧家子弟的心声,开始对白家的人进行打压,那种气势,相信只要萧云飞一声令下,必然会毫不迟疑的出手,将所有前来挑衅的敌人全部赶出萧家。

萧云飞的展现,让萧万龙也是倍感欣慰,萧家后继有人了,脸上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脚,仅仅一脚,就踢飞了白家最天才的子弟白晨浩,并让对方口吐鲜血!

什么叫做霸气?

这就是霸气!

什么叫做打脸?

这就是打脸!

白宏远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几步走到白晨浩的身边,查看起对方的伤势,直到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够恢复过来,这才完全放下心里的担忧。

但随即,脸色就变得更加阴沉,狠狠的瞪着萧万龙:“萧兄,青山不改,迟早有一天,我会讨回今日的耻辱。”

“我们走。”

随即,搀扶着受伤的白晨浩,带着白家的人狼狈离开。

第2章 仇恨的种子

霸者云飞

“慢着。”

白宏远父子刚刚转身,一道充满冰冷的声音,清晰的在背后响起:“萧家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是萧万龙的声音!

经过萧云飞刚才的提醒,萧万龙也是真正明白过来,白家已经欺凌上门,断然没有任何和谈的可能。

既然注定是敌人,就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更别说,萧家想要重新崛起,就必须强势击败白家,踏着对方证明萧家依旧拥有强大的实力。

“那你想怎样?”白宏远的额头青筋爆裂,压制着心里的怒火,缓缓的转过身,冷厉的望向萧万龙问道。

站在他的立场上,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已然服软,萧家竟然还不知足。

但是,形势就摆在眼前,那怕再愤怒,也唯有暂时妥协,才能够保住自己父子,以及众多白家子弟的性命。

“很简单,希望白老弟能够履行赌约,交出白家旗下三成的产业。”萧万龙的眼神凛冽,毫不退让的提出条件。

没错,在白家上门挑衅之时,两家就已经约定,不论是谁输了,都必须交出旗下的三成产业做为赌注。

“你……”

“怎么?堂堂白家难道要撕毁赌约?这个消息传播出去,恐怕……”

“好,我会尽快安排,还请萧兄派人过来交接。”

萧万龙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白宏远又何尝感受不到其中的威胁呢?

更何况,这个消息一旦传播出去,整个白家的名誉与声望都会受到急剧的影响,这样的后果,对于白宏远来说,完全就承受不起。

“有白老弟这句话,我就完全放心了,请吧。”萧万龙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泰然自若的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哼!

白宏远冷哼一声,直接转身,带着白家子弟离去。

望着逐渐消失的背影,萧万龙的脸色变得凝重,虽然拿下白家的三成产业,但距离萧家崛起,还有着一段距离。

直到良久,才收回目光,放在了萧云飞的身上。

刚才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些年,萧云飞在海外的经历,萧万龙虽然也曾调查过,但始终都没有确切的结果,心中自然也与白晨浩的想法一样,短短几年时间,又如何会有太大的成就呢?

事实证明,萧云飞没有让他失望,萧家的未来,还将落在萧云飞的身上。

想到此,心中就是一阵欣慰,带着柔和的目光,望向了萧云飞:“莫伯,通知下去,今晚举行萧家家宴。”

“是,家主。”

站在萧万龙身边的老者,沉着的应道。

他是萧家的管家,名叫萧莫,比起萧万龙的年龄还要大,可以说是看着萧万龙长大的,对于萧家有着绝对的衷心。

也正是这样,萧莫望向萧云飞的目光中,也是充满了柔和。

“爸,我此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完成妈临终前的愿望,她想要进入萧家祠堂。”面对着萧万龙的目光,萧云飞的目光一暗。

“跟我来。”

萧万龙的脸上,瞬间露出一抹伤悲,对着萧云飞招了招手,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带着一丝疑惑,萧云飞紧跟上去。

很快,就已经来到了萧家祖祠。

推开沉重的大门,父子两人缓缓走了进去。

祖祠,供奉着萧家的历任祖宗,刚刚进入,萧云飞就感觉到一阵阴气扑来,道道牌位上的名字,对于他来说,都是极为的陌生。

只是,当目光落在最中央下方的牌位时,脸色略微有些松动,上面清晰的刻着‘爱妻梦清璇’之灵位。

萧云飞的心中非常清楚,当年梦清璇带着他远遁海外的时候,还没有与萧万龙完婚。

很显然,在萧万龙的心中,早就已经承认了梦清璇的地位。

至于为何会远遁海外,萧云飞却是不曾了解,心中自然充斥着深深的疑惑。

“清璇,时隔多年,你总算是回来了,当年是我对不住你,今后,我必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

站在牌位前,萧万龙的语气坚定。

“妈,你最后的愿望,儿子已经办到了,在九泉之下,希望你能够瞑目。”萧云飞的神情激动,卸下背上的背包,将装着自己母亲骨灰的木盒拿了出来,缓步上前,放在了牌位的位置上。

望着骨灰盒,萧万龙的脸上是既愧疚,又激动,拿起三炷香,点燃鞠躬道:“清璇,这辈子,是我辜负了你,下辈子,如果有缘再在一起,我一定会尽到做丈夫的责任。”

旁边,萧云飞也是点燃三炷香,默默的鞠躬。

萧万龙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失望,虽然在心底,暂时还无法真正接受这个父亲,但至少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抵触。

“云飞,你先出去好好休息吧,让我跟你妈安静的待一会。”在萧云飞插上香后,萧万龙神情默然的道。

微微一愣,萧云飞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萧家祖祠。

“少爷,小姐与夫人回来了,你是否过去见见她们?”走出祖祠没几步,管家莫伯就已经迎了上来,态度恭敬的问道。

“不必了,我刚回来,麻烦莫爷爷安排一个房间,让我好好的休息吧。”萧云飞微微的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

在海外,虽然没有见过萧万龙,但对于萧万龙的情况,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萧莫嘴里的夫人,实际上,并没有名分,只是这些年,一直跟在萧万龙的身边悉心照顾,才得到了萧家所有人的认可。

并且,为萧家生下了一个女儿—萧茹儿。

“好的。”

萧莫微微叹口气,并没有去勉强萧云飞。

这种事情,并不是劝解,心中的疙瘩就能够解开,唯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才能够化解。

反正萧云飞已经回来,未来的时间多得是。

最后,在萧莫的安排下,萧云飞来到了提前安排好的房间休息。

而整个萧家,都充斥着一股士气泛发的气氛,下面的人,更是激动的准备着晚上的家宴。

仅凭这一点,可以看出,对于萧云飞的回来,整个萧家都是非常的欢迎。

当然,这与萧云飞展现出足够的强势有关,如果说,萧云飞没有力压群雄,清扫白家的实力,恐怕情况就会反转。

…………

街道上,一辆前往第一医院的出租车上,白宏远脸色紧张,充满关心的望着身边依旧一脸痛楚的白晨浩:“晨浩,你再忍忍,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

“爸,我的伤势不算严重,只要休养几个月就能够恢复,但是这个耻辱,我必须讨回来,要不然,恐怕我再也没有进步的可能。”白晨浩咬牙切齿的望向白宏远,语气中,充斥着深深的不甘。

从来没有想过,萧家私生子的归来,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击败自己这个天之骄子。

但是,那种绝对的实力,已经在他的心底,深深的扎了根,让白晨浩有一种无力感。

特别是,刚才在萧家妥协的一幕,更是让他难以承受。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如愿的。”白宏远的脸色担忧,清楚的感觉到,因为这次的失败,已经让白晨浩的未来武道,有了极大的枷锁,如果无法打破,永远也无法得到进步,这样的结果,他自然也是无法接受。

要知道,白晨浩乃是白家百年来资质最好的天才,是最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突破至化劲,成为真正的顶尖高手。

可以说,是白家未来的希望。

如果就这么废掉,那将是整个白家的灾难。

所以,那怕是拼尽全力,也必须让白晨浩重新泛发信心。

但眼前的形势,暂时还不能够轻举妄动,白宏远也唯有压下心底的愤怒,耐心的劝道:“不过,这必须等我做好万全的准备,所以,晨浩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的休养,尽快恢复伤势。”

“爸,我明白。”

从小就开始习武的白晨浩,虽然因为家世与追捧,养成了一副高傲无双的性格,但习武者的耐心还是有的。

特别是萧云飞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清楚的明白,贸然的行动,只会以失败告终,唯有忍耐,才能够抓住机会,一雪前耻。

“好,你这样懂事,我也就能够放手施为了。”白宏远的眼里闪过一抹欣慰,语气中,带着一抹冷厉的自信。

白家,在江海市也是名门望族,有着悠久的历史,自然也是有着极为庞大的关系网。

身为一家之主的白宏远,更是深深明白,一个家族扎根的关键,并非是有多少高手,就能够长久永存。

要不然,萧家拥有萧万龙这种深不可测的高手,也不至于逐渐走向没落。

所以,如今萧云飞归来,展现出强大的实力,也就未必能够真正的保住萧家,依然可以从其他方面着手,逐步的蚕食掉整个萧家。

只不过,这样做起来,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而已。

但是,经此一事,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未来会怎样?是谁也无法预料得到的。

第3章 当年往事

霸者云飞

夜幕降临,笼罩整个江海市。

萧家老宅,灯光照耀,驱散着黑夜的寂寞。

偌大的餐厅里,萧万龙的几名嫡系弟子已经提前赶到,坐在一起聊着天,脸上时不时露出的笑容,足以证实他们心中的欢喜与兴奋。

身为萧万龙的弟子,早就已经与萧家休戚相关,萧家出事,他们断然没有逃避的可能。

在以前,一直都以身为萧万龙的弟子为荣,但随着萧家逐渐走向没落,他们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担忧。

担心自己的未来,会随着萧家的没落而彻底黯淡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有那么一两位弟子心里,已经开始出现退缩的可能。

这就是人性,在利益的面前,什么感情都可以放弃。

但是,随着萧云飞的归来,展现出强硬的态度与强大的实力,也让这些弟子看见了萧家重新崛起的希望。

多年的师徒感情,自然不可能轻易的磨灭,完全放下其他的心思,势要一心一意的跟着萧家共存亡。

也正是抱着这样的决心,萧家的气氛,再次变得极具团结。

几分钟后,萧万龙一家人来到餐厅里,所有的弟子在第一时间站起身来,脸色恭敬的叫道:“师傅,师娘,你们来了。”

虽然,刘淑娟跟着萧万龙一直都没有名分,但在其他人的眼里,就是萧家真正的女主人。

“都坐吧,今天是家宴,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萧万龙脸色欣慰,轻轻的摆了摆手。

这极为入室弟子,也是颇受萧万龙的重视,是萧家真正的未来栋梁。

那怕是萧万龙已经决定退休,将萧家全权交到萧万龙的手里,但一个家族想要永久长存的延续下去,仅靠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唯有得到下面人的鼎力支持,才能够化解各种各样的困难与磨砺。

而这些弟子,就是萧万龙留给萧云飞的强力助手。

“师傅请坐。”

几名弟子都是满脸尊敬,并没有率先坐下。

见此,萧万龙也没有迟疑,微微一笑,带着一家人来到餐桌前坐了下来。

“云飞,这几位都是你的师兄与师姐,是萧家真正的嫡系,未来他们必然成为你强有力的助手。”坐下后,萧万龙脸色轻松的说道。

言语间,已经透露出非常明显的意思。

“云飞师弟,我是大师兄肖战,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一名青年望向萧云飞,脸色和蔼,语气里,并没有任何的虚伪。

达者为师。

虽然萧云飞是他们的师弟,但仅表现出的实力,就已经超越他们太多,如果能够得到萧云飞的指教,未来的实力,必然能够得到巨大的进步。

这对于一名武者来说,也是毕生追求的方向。

“师兄客气了,以后还要劳烦你们多多协助我,一起振兴萧家。”萧云飞目光微微一闪,略微迟疑片刻,露出一抹笑容,态度谦虚的道。

在回来之前,就已经知道,萧万龙得了重病,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活,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拒绝接受萧家,想来必然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当然,迫使萧云飞做出这样的决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萧万龙对待自己母亲的态度。

“师弟,萧家也是我们的家,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人破坏家的温馨。”肖战精神一震,立刻拍着胸口保证道。

“对,为了守护我们共同的家,我们必将拼尽全力。”其他几位弟子,都在第一时间站起身来,语气激动的叫道。

“多谢各位师兄师姐,为了萧家的未来,我们共同努力。”萧云飞轻轻摆手,泰然自若的道:“但今天是家宴,就不谈这些事情,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吃个晚饭,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详谈。”

“对,云飞说得不错。”

旁边,萧万龙立刻出声赞同,道:“以后有的是时间,今天这场家宴,是为云飞接风洗尘,我们就暂时放下其他的事情。”

“莫伯,上菜吧。”

“好的。”

随着萧莫的答应,没过一会,各种精致美味的菜肴就已经陆续的上桌,家宴正式开始。

一边吃喝,萧云飞也逐渐了解到自己这几位师兄师姐的情况。

除掉大师兄肖战之外,还有着五位师兄与师姐。

分别是二师兄萧偌,是管家萧莫的孙子,三师兄罗强与四师姐罗倩是一对兄妹,当年萧万龙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

五师兄米超与六师兄杨建,也是萧万龙从小收养的孤儿。

可以说,这些人,对于萧家都有着足够的凝聚力,早就已经将萧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除掉四师姐罗倩的实力在明劲巅峰之外,其他师兄的实力,都已经达到暗劲,在整个江海市来说,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

只不过,比起白晨浩依旧有着极大的差距。

在白家上门挑衅的时候,大师兄肖战与五师兄米超都曾迎战过,只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落得惨败,就连白晨浩的十招都难以接下。

了解到这些情况,萧云飞的心中,也算是有数了,在心底,开始思虑起来下一步的计划。

既然已经决定接手萧家,那就必须为了萧家的振兴而努力。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家宴就已经结束。

萧云飞与几位师兄约定好,几天后再在一起聚聚,具体的商议振兴萧家的计划,然后才将他们送走。

虽然都算是萧家的子弟,但这些师兄们并没有居住在萧家老宅,而是在附近都有着自己的住处,距离并不算远,步行也就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家宴结束后,由于白天已经休息了几个小时,加上刚刚喝了不少的酒,萧云飞一时间自然难以睡下,独自一个人走在院子里,吹着冷风,静静的思虑着回到萧家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连白家都敢轻易的上门欺凌,足以看出,萧家如今已经没落到什么地步。

想要重新崛起,必然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情。

“云飞……”

突然,一道身影从背后响起,打断了萧云飞的思虑。

“刘姨。”

萧云飞转过身,脸色略微有些尴尬的望向来人。

没错,来人正是刘淑芬,这个多年来,一直都无怨无悔跟在萧万龙身边照顾的女人。

从名义上来说,刘淑芬是自己母亲的情敌,更是争夺萧家女主人的对手,按照情理来说,萧云飞是不怎么接见的。

但是,据萧云飞了解到的情况,这些年来,刘淑芬是真的悉心照顾萧万龙,那怕没有得到名分,都没有任何的怨言。

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刘淑芬对萧万龙的那份深情。

可以说,刘淑芬也是一个苦情的女人。

“云飞,这些年来,苦了你了……”刘淑芬的脸上,带着一抹温情,仿若母亲一般,对萧云飞充斥着一股心疼。

“没什么,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萧云飞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那怕能够理解刘淑芬,但想要在一时之间接受,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云飞,你千万不要怪你爸,当年的事情,他也是极为无奈。”刘淑芬微微摇头,自然能够感觉到萧云飞语气里的那抹拒绝,但对萧万龙的感情,让她依然将萧云飞当做了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更能够感觉到他内心中的痛苦与挣扎。”

“在几年前,他就曾大病一场,原本七十公斤的身体,一下子缩水到只有四十公斤,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也不为过。”

“当时如果不是接到你的电话,恐怕早就已经倒下了。”

“这些年来,我更是能够感觉到,你才是他心里坚持下去的希望。”

闻言,萧云飞的神色一震,根本就没有想到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事实,至于怀疑,更是从来没有去想过。

刘淑芬这样老实本分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来欺骗自己。

一时间,萧云飞的心中也是百感莫名。

良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刘姨,这些年来,想必你也不轻松,谢谢你的付出。”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姐姐……”刘淑芬轻轻摇头,带着一丝愧疚:“说不定,没有我的存在,万龙早就已经去海外接你们回来了。”

“过去的事,不必提了,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的活着。”萧云飞的精光一闪,如何听不出刘淑芬话里隐藏的意思,其中必然还有着什么内幕,但这是一个女人的私心,就算真的错了,也值得原谅,毕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谁又能够保证最后的结果呢?

更何况,自己母亲早就已经死去了那么多年,就算萧万龙真的前来接他们,也未必就真的能够及时赶到。

但是,萧云飞对于当年导致他们母子远遁海外的原因,依旧非常疑惑,略微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刘姨,跟我说说,当年发生的事情吧。”

“当年……”

刘淑芬的目光,瞬间有些恍惚,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回忆之色。

原来,当年萧万龙与梦清璇刚刚认识,两人就一见钟情,不由自主的走到了一起,但没多久,萧家就遭受到沉重的打击,面对强大的敌人,为了没有后顾之忧,萧万龙只能够将梦清璇送往海外避难。

那个时候,梦清璇刚刚有了身孕,而萧万龙并不知道。

而梦清璇也是一心为了萧万龙考虑,并没有提及怀孕的事情,这才导致,最后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第4章 再遇

霸者云飞

等到萧家度过那场劫难,萧万龙再想联系梦清璇的时候,却是完全失去了任何的消息。

阴差阳错!

没错,这就是萧云飞在了解到当年内幕后的第一想法。

脸上更是忍俊不禁,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神色。

在海外所发生的事情,萧云飞早就已经从梦清璇的嘴里了解到。

刚刚下飞机,就遇到了小偷,身上的钱包、手机什么的都没了,如果不是遇到一位同样来自国内的老婆婆帮助,连基本的生活都不可能,更别说,还有如今的萧云飞。

就算是这样,当初的生活都是极为清贫。

了解到这样的情况,萧云飞的脸色更加苦涩,根本就没有想到,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不为人知的隐秘。

恐怕,当初在海外,就是母亲想要与萧万龙取得联系,都没有办法吧?

一时间,萧云飞的脸色极具复杂,迎着冷风,站在院子里,望向天空的乌云,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

见此一幕,刘淑芬微微的摇了摇头,明白此时的萧云飞需要一个人静静,也就没有出声打扰,轻手轻脚,转身直接离去。

…………

几天的时间,转瞬即过,回到萧家的萧云飞,受到了浓重的欢迎,不止是萧万龙与刘淑芬对他的宽容与理解,就是下面的佣人,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

特别是萧茹儿,自从得知萧云飞一脚踢飞白晨浩,化解萧家的危机后,就没来由的充斥着浓烈的崇拜,时刻跟在萧云飞的身边,不断的追问着这些年在海外的经历,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他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可谓是,完全成为了萧云飞的小尾巴。

而萧云飞呢?

对萧茹儿这个活泼机灵的妹妹,也是逐渐有着一番别样的情绪在里面,那怕相处没两天,都承担起了做哥哥的责任。

这样的情况,自然也让萧万龙与刘淑芬极为的欣慰。

在萧云飞未回来之前,他们也在担心,萧云飞会不会看不起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呢?

乃至是处处针对,让整个家庭都不和谐。

好在,最后的结果,并没有让他们感到为难。

今天,萧云飞老早的起床,与大师兄肖战取得联系,约好见面的地点后,就带着萧茹儿一起出门而去。

几天前的家宴里,就已经约好,今天在一起聚聚,商议萧家崛起的事宜。

其实,说是商议,还不如说是萧云飞向他们了解如今萧家的形势。

毕竟,仅从白家欺凌上门的事情,就可以感觉出萧家如今的形势不容乐观。

原本,这种事情,萧云飞是不想带着萧茹儿的,只不过,几天的相处,让他难以摆脱萧茹儿这个小尾巴。

更重要的是,初次回到江海市,萧云飞可谓是极为的陌生,带上萧茹儿正好可以充当导游,以免出现找不到地方,耽误时间的尴尬局面。

十多分钟后,在萧茹儿的指路下,兄妹两人顺利的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唐朝会所。

这里是江海市最为顶级的会所,没有之一,平时进入这里的人,都必须是在江海市有着一定名望的人。

没有会员卡,那怕是再多的钱,也休想进入。

唐朝会所的来历非常神秘,至今也不知道背后究竟有多大的能量,老板究竟是谁?

但在整个江海市,那怕是富商豪门,都不敢在这里捣乱、惹事。

曾今,就有刘家大少在唐朝会所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想要讨回面子,最后却是直接被扔了出去。

刘家,乃是江海市的名门望族,丝毫不弱于没落前的萧家,如今更是隐隐成为江海市的领军家族。

可想而知,刘家大少又岂会甘心遭受耻辱呢?

但是,就在知情人以为会有一场好戏上演的时候,刘家却是选择了沉默,没有任何的报复举动。

更甚至,据小道消息,刘家家主更是带着儿子,亲自上门道歉,最后这件事情才作罢。

只是,这个事仅是传闻,从来没有得到过证实。

自从这件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在唐朝会所惹事。

这些情况,都是在路上的时候,从萧茹儿嘴里了解到的。

肖战将聚会的地点定在这里,萧云飞也就能够理解过来,心里也不禁有着一丝赞赏,不愧是萧万龙的大弟子,心思的确足够紧密。

如今的萧家,可谓是风声鹤起,已经有不少的敌人,将目光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一举一动,都可能引来不可预料的变故。

唯有在唐朝会所,这些人不敢轻举妄动,更能够保证他们的谈话,不会受到任何的泄露。

“萧小姐,里面请。”

刚刚到达唐朝会所的门口,两名服务员就已经熟络的迎了上来。

很显然,萧茹儿是这里的常客。

实际上,不止是萧茹儿,就是其他的豪门子弟,有什么聚会,都会选择在唐朝会所。

虽然这些年,萧家已经逐渐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不可小觑,特别是萧万龙还存在的情况下,任何势力都会有所顾虑。

所以,萧家看似没落,但只要萧万龙还在一天,就暂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嗯,我师兄他们到了吗?”萧茹儿习以为常的朝着会所里面走去,一边开口问道。

“都已经到了。”

服务员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萧家的没落而看不起萧茹儿。

“带我们过去吧。”萧茹儿微微一笑。

“请。”

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随即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很快,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乘坐电梯来到了楼上,刚刚走出电梯没几步,一道惊讶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是你?”

萧茹儿微微一冷,转过身,就见一名清冷的女子站在过道的对面,一双眼睛带着复杂的神色,望向身边的萧云飞。

“是我。”萧云飞微微错愕之后,淡然的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子的语气里,依旧透露出一丝哑然。

“难道我不能够出现在这里吗?”萧云飞一脸失笑,自然明白女子话里的意思。

“这……”

女子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抹坦然的笑容,道:“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不过这样也好,我跟你一起过去玩玩吧。”

“小姐,你……”

跟在女子身后的保镖,瞬间脸色微变,小声的出声。

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女子的脸色阴沉下来:“我要去那里,难道还需要向你们交代吗?”

“没,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职责所在,还请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保镖的脸色瞬间犹如苦瓜一样:“还有,许少还在里面等你呢。”

哼!

女子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他愿意等,就让他一直等下去,与我又有多大的干系呢?”

话落,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上前几步,挽着萧云飞的手臂:“走吧,我们能够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可不能够白白错过了。”

“好。”

几句简单的对话,萧云飞也隐隐能够听出什么,但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女人的要求,他还真的无法拒绝。

答应一声,丝毫不在意保镖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直接带着女子朝着前面走去。

旁边,萧茹儿与服务员都是面面相觑,根本就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萧茹儿倒还没有什么,只是心里好奇,这个主动‘送上门’的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与哥哥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服务员则是有点担忧,她可是清楚女子的身份,虽然刚刚从海外归来,从没在江海市待过,但背后的背景,依然让她难以处理。

更是担心,会因此给唐朝会所带来麻烦。

但是,来者是客,客人自己的选择,她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只能够小心翼翼的在前面引路。

等将人送到包间后,再将这里的情况,通知上面的主管来处理。

“哥,这位姐姐是谁啊?你给我介绍介绍呗。”萧茹儿几步追上萧云飞的脚步,在耳边嬉皮笑脸的问道。

语气里,难掩一丝浓郁的好奇。

“美女,自己介绍一下吧。”萧云飞的脸色尴尬,虽然与女人相识,并有了一定难以抹去的关系,但说起来,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云晴,是你哥哥的……情人。”女子没有丝毫的矫情,直接对着萧茹儿道。

“情……情人?”

萧茹儿满脸的震惊,不敢置信的望向两人。

刚才的对话,可是听在耳里,很显然,就连哥哥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竟然会是情人?

一时间,对于两人之间的故事更是充满好奇!

“没错,就是情人。”柳云晴嫣然一笑,犹如百花开放一般熏人:“小妹妹,跟姐姐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能够来这里的人,在江海市都不简单吧。”

话落,一双灵动的眼睛,落在了萧云飞的身上。

很显然,萧云飞的突然出现,出乎了她的预料,此时对于萧云飞的身份,也有着浓郁的好奇。

“我啊,叫萧茹儿,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听说过呢?”萧茹儿的一双眼睛,转得更快了,巧笑嫣然的反问道。

原来是萧家,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萧家私生子?

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是丝毫不露痕迹,微微笑道:“原来是茹儿妹妹,虽然我才刚回江海,但你的名字,可是早就听说过了。”

第5章 将计就计

霸者云飞

果然如此!

跟着萧云飞兄妹进入包间,见到里面坐着的肖战等人,柳云晴不禁在心里暗叹一声,心中隐隐生出一缕希望。

“师弟,你来了。”

肖战起身,打着招呼,一双疑惑的目光,落在了柳云晴的身上。

这个女人,从未见过,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与来历,贸然的带来,岂不是会影响到他们要谈的事情?

“嗯。”

萧云飞轻轻点头,带着两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用担心,她叫柳云晴,是自己人,不会出现意外的。”

虽然与柳云晴仅有一面之缘,但萧云飞却是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更别说,两人之间还有着那一夕之欢的关系呢?

闻言,肖战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敏锐的精光。

柳云晴这个名字,对于肖战来说,并不算陌生,早就已经有所耳闻,乃是柳家年轻一辈的天才人物。

柳家,是江海市的顶级商业家族之一,旗下的云海集团,不止产业遍布国内,更是已经走向了海外。

在国内,柳家都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而柳云晴刚刚从海外归来的消息,肖战也是有所耳闻,根本就没有预料到,竟然会与萧云飞有所牵扯。

据他所了解到的消息,也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但萧云飞既然如此说了,肖战也就没有任何的怀疑,犹豫片刻后,脸色凝重的道:“既然师弟说没问题,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先将萧家如今的情况,一一讲诉一遍。”

能够成为萧万龙的大弟子,对外负责交涉,就足以证明肖战的能力不低,自然能够感觉出萧云飞与他们聚会的目的。

“好。”

萧云飞应道一声,等待着肖战的讲诉。

实际上,已经回来这么多天,对于萧家的近况,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但并不全面,想要制定完善的崛起计划,应付各种可能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略显不足。

这样的气氛下,其他人都是选择了沉默。

特别是柳云晴,相对来说,她始终都是一个外人,那怕萧云飞表现出了足够的信任,亦是一样。

如果早知道这是萧家的紧密相会,她是绝对不会跟着萧云飞一起前来。

毕竟,知道另外一个家族的秘密,并不是什么好事。

只是已经走到这一步,柳云晴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只能够冷静下来,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到来,给萧家带来什么麻烦。

很快,肖战就已经将萧家如今所面临的困难与走向没落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才略有不甘的总结道:“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师弟,你看我们应该先从哪方面下手呢?”

话落,目光中闪过一抹希冀。

“你的意思是,白家只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对手,在他们的背后,还有着一只黑手在暗中的推动?”萧云飞的眉头微皱,语气森冷的问道。

白家,在江海市的地位,让萧云飞自动忽略了这一点,如果不是肖战的提及,恐怕萧云飞也不会朝着这个方面去想。

毕竟,又有什么人能够轻易的对白家下达命令呢?

“没错,这也是我经过多番调查,得到的种种迹象总结出来的结果,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幕后黑手的身份背景,但这件事却是能够肯定。”肖战轻轻点头,极为肯定的道。

“看来萧家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萧云飞的目光一寒,沉默的思虑片刻,缓缓道:“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唯有先将白家解决掉,恐怕才能够引出那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你打算怎么做?”肖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希冀。

虽然,白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萧云飞既然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心里必然已经有了一定的计划。

“很简单,先前白家上门,不是已经赌斗失败了吗?”萧云飞的眼里精光闪烁,脸上尽是自信:“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主动交出三成产业,对白家来说,必然也是难以承受的打击,那怕我们派去的人顺利交接,这些产业内部必然也有白家安排的后手。”

“我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借助这些后手对白家一步步进行蚕食。”

“具体怎么做?”

萧云飞的解释,虽然已经非常的明显,但肖战他们的智慧有限,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唯有旁边的柳云晴,在商界摸黑打滚多年,已经隐隐猜测到萧云飞的计划,眼里不由闪过一抹亮光,露出了深深的希冀。

如果萧云飞的计划能够成功,蚕食掉白家,恐怕并非什么难事。

更关键的是,萧家崛起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也因此,柳云晴对萧云飞有了更深的认知,萧家能够拥有这样的子弟,应该算是非常的幸运吧?

“附耳过来!”

萧云飞招了招手,等到几人围拢上来后,才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就这样,你们下去安排吧。”

“没问题,师弟,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肖战几人对望一眼,脸上都带着浓烈的自信,显然对于萧云飞的计划,也是非常的赞同。

“去吧。”

随即,就见肖战六人缓步朝着包间外面走去。

“哥,我们现在做什么?”见萧云飞已经处理完正事,萧茹儿的目光不断在柳云晴的身上扫过。

经过刚才的这段时间,萧茹儿已经反应过来,柳云晴的身份必然不简单,先前的话语,多半只是在跟她开玩笑。

能够进入唐朝会所的女人,又岂会甘心成为别人的情人呢?

更别说,柳云晴的身边,还跟着看起来非常强大的保镖,仅凭这一点,更显柳云晴背后的身份不简单。

也是如此,萧茹儿更加好奇,柳云晴与萧云飞之间所发生的故事。

“你想做什么?我今天都奉陪,也算是对我们之间的一个交代。”萧云飞微微一笑,望向柳云晴道:“过后,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我不希望,事后再给我们各自带来什么麻烦。”

说到最后一句话,萧云飞的语气变得极为坚定。

柳云晴虽然是一个大美女,但萧云飞在海外混迹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识过呢?自然不会再有什么贪心的想法。

更关键的是,柳云晴的身份并不简单,如今萧家正是危难的关头,如果因此带来什么麻烦,那就得不偿失。

何况,柳云晴是什么想法,萧云飞根本就不得而知。

就算是这次意外相遇,主动跟他而来,心中恐怕多半也是存在着利用他的想法,这样的女人,萧云飞又岂会看重呢?

“你就这么狠心?”柳云晴的脸色瞬间微变,脸色惨然:“还是说,我对你就没有丝毫的影响?”

“就是影响太大了,我才不愿意自找麻烦。”萧云飞微微错愕,柳云晴的态度,实在让他有些意外:“当然,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也不会拒绝,毕竟你这样的女人,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拒绝。”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柳云晴沉默片刻,突然脸色坚定的说道:“但你可要做好准备,接纳我,可能会给你,乃至是萧家带来极大的麻烦。”

“我会怕麻烦?”萧云飞的语气里,充斥着绝对的自信。

在海外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就从来没有退缩过,任何的困难,只要敢于迎难而上,就没有无法解决的问题。

身为一个男人,又岂会容许自己的女人,成为别人的新娘,那怕只有一夕之欢,只要柳云晴自己愿意承认,那萧云飞就不会主动放弃。

所以,关键的,还是柳云晴自己的态度。

“别太自信了,到时候需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那么简单。”柳云晴微微一撇,萧云飞的强势,还是让她非常欣慰,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能不能解决,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不提这些事,我们既然有缘再次相遇,那就要珍惜缘分,走吧,一起出去好好的玩玩。”萧云飞淡然一笑,丝毫没有将柳云晴的提醒放在眼里。

在海外,见识了太多,区区一个江海市,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那怕是萧家,也是出于责任,才会承担下来。

要不然,以萧云飞的实力与名望,走到那里会混不开呢?

就是在离开中东之前,也是备受兄弟们的拥戴,不希望他离开。

“好。”

话说到这个地步,柳云晴也没有继续废话,直接答应下来,但在心里,却在期待着萧云飞以后的表现。

如果真的能够解决掉她所面临的麻烦,那就算跟着萧云飞,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不能够解决,那她也没有办法反抗。

也是这样的原因,当初仅仅与萧云飞第一次见面,就已经发生了超越界限的事情。

说起来,这还是柳云晴出于报复的心理。

“我不能够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但能够决定谁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这句话,就是当时与萧云飞分别时,柳云晴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