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坑爹儿子影后妈咪by你别皱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2

《坑爹儿子影后妈咪》是讲述了一场计谋的欢愉,她偷种而去,五年之后,甄媚要回来复仇,而他还在苦寻自己的初恋,那么甄媚的柏总之间的感情结局,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1章 好戏才刚刚开始

“五年前,凯瑞大酒店,3507总统套房,柏总裁还记得吗?”

甄媚倾身靠近,压低声音。

柏衍看着这个突然出现,拦住自己去路妩媚妖娆的女人,俊脸淡然冷漠。

“让开。”

这里是柏氏财团门口,像她一样忽然出现,说一些莫名其妙话的人不在少数。

助理已经上前,甄媚却抛出了一句爆炸性的言论。

“柏总裁如果不信,可以去调查一下,或者,我把这件事告诉对你的私生活感兴趣的媒体记者,相信你不想在报纸上看到你的艳情录吧?”

柏衍眼睛危险的眯起,甄媚已经连连退步,站的远远儿的。

“只不过希望到时候柏总裁别后悔。”

说完转身打算离开,而柏衍的脸已经冷若冰霜。

敢威胁他,这个女人是第一个。

“调查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还有她说的五年前……”

说道这里,柏衍顿住,忽的想起,五年前自己好像确实有一天晚上喝多了,在凯瑞大酒店睡了一晚,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还感觉自己有些异样。

他的神色顿时更加的冷了,“把她给我抓回来。”

强撑着自己昂首挺胸的离开,直到即将走出柏衍的视线,甄媚才总算是能够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手才刚扶住墙,她嘴角的笑都还没展开,身后凌乱的脚步忽然靠近,她下意识的转头,接着眼前一黑,意识尽无。

再次睁开眼睛,甄媚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奢华屋子,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光,屋内昏黄的灯光让她恍惚以为自己在梦里。

“醒了。”

柏衍沙哑的开口,手里拿着她的资料,“三流明星,话题女王,甄媚。”

面前的女人肤若凝脂,明明化着淡妆,却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明艳动人,如果她的资源足够多,光是靠着这样的一张绝美的脸,三流明星都已经是她消极怠慢后的结果了。

甄媚屏息盯着四平八稳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你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问你。”

合上手里的资料,柏衍锐利的眼眸盯住甄媚:“五年前,在3507发生了什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甄媚瞳孔晃动,别开脸,“如果我说你和我一夜纠缠,柏总裁信吗?”

柏衍没有回答,而是缓缓起身,像个优雅的猎豹一般靠近,带着逼人的气魄,让人不敢直视,却又挪不开眼睛。

他单膝跪到床上,捏住甄媚的下巴,“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嗯?”

“就算我和你那个啦,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什么。”

得到什么?

可她只想得到他的命。

甄媚深吸一口气,掩住几乎藏不住的怨恨,看向柏衍:“我什么也不想得到,只想和你做交易。”

柏衍冷哼,甩开甄媚的下巴,“说吧,什么交易。”

“我想住进柏家。”

擦手指的动作顿住,柏衍惊诧异常的看向甄媚,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住进柏家,是交易?”

“是。”

“目的呢?”柏衍试探。

甄媚攥紧手指:“为了蹭你的热度,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可真是上位的清新借口。”柏衍嗤笑。

以为自己知道了甄媚的目的,柏衍失去了和她继续对话的兴趣,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你以为自己捏住了我的把柄吗?天真,想说的话,尽管去说吧,我柏衍从不在意。”

“只不过,别惹恼了我。”

说完,柏衍扬长而去,而他走后,一个佣人打扮的女人打开了门,她甚至看都不看一眼甄媚,冷声说道:

“这位小姐,我们少爷请你离开。”

忍着刺骨的怨恨走出别墅,甄媚摊开手心,那里静静的躺着她刚才复刻的钥匙印。

一抹残忍的笑从她嘴角荡开。

“柏衍,天真的是你,好戏才刚刚开始。”

她的复仇,也刚刚开始。

嘉裕娱乐公司,总裁办公室。

甄媚眼角带着一丝丝的得意,把复刻的钥匙印放到办公桌上:“这是柏衍私人别墅里所有的钥匙。”

杜宇辰挑眉:“这么快?”

“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中。”甄媚娇媚的面孔,盈上笑意:“亏他以为我只是为了找他上位。”

看着她有些得意又有些高兴的样子,杜宇辰俊秀的脸上爬上心疼。

“我知道,你一直在等着找他复仇,这一刻你等太久了。”

“不久。”甄媚眼睛闪闪发亮,“只要能够报仇,哪怕让我等十年都不久。”

自从父母被逼跳楼惨死,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她活下去的的动力就是柏衍,只要想到柏衍还活着,她就要大口大口的喘气。

父母从高楼摔下去后面目全非的尸体,怒睁的双眼里的不甘,四周叫嚣的谩骂声,拥挤的疯狂的人群,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提醒着她,复仇。

为了复仇,她付出的一切,都值得,都是为了这一刻。

第2章 耀武扬威

明明知道,作为一个商业间谍,甄媚心里有越多的怨恨越好,可杜宇辰却止不住的心疼,“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不要再说了,我接近柏衍既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公司,如果让头儿知道你对我说这些,他会生气的。”

甄媚没有再说什么,抓起包包转身欲走:“我会接着下一步行动,你做好准备。”

说完,拉门离开。

她迈着坚定的步伐,眼神一点点冷了下去。

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能阻挡她复仇的脚步。

隔天,甄媚发布了一条爆炸性的微博,她发了一张照片,并附文:

【今天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抱歉隐瞒了你们这么久,其实我有个四岁大的儿子,我很爱他,你呢?@柏衍】

K城乃至全国,那个翻手云覆手雨的柏衍!

一瞬间,记者们像闻到肉香的猎狗,蜂拥而动。

发完微博,甄媚关掉手机,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转发以及评论像疯了一样弹动着。

“柏衍,我等着你来找我。”甄媚笑的无比灿烂,一双眼睛完成了月牙。

此时此刻,柏衍正在开会,他肃着俊脸凝神听着下属的汇报工作,助理却像吃了大便一样,满头大汗的俯身压低声音。

言简意赅的说了甄媚发的微博后,他掏出手机点开那张照片。

柏衍看着那张照片,以及肖似自己的那张圆乎乎的脸,忽的感觉自己脑袋突突直跳,甚至有些耳鸣。

这个该死的女人,原来她的杀手锏在这里!

柏衍咬牙切齿:“把她给我抓来,立刻!”

不过片刻。

“查清楚了?”他一面穿上驼色风衣,一面问已经回来复命的保镖。

保镖颔首:“调查清楚了,她本来是一直在国外的,回来后就进入了嘉裕娱乐公司,从之前和现在的生活轨迹以及一切事项来看,她和少爷并没有接触过,不过这也不绝对,因为之前她在国外的事并不能调查的很清楚。”

意思就是,这个调查一无所获了。

“她的具体的位置。”

保镖摇头。

此时此刻,让柏衍愤怒头疼的甄媚正藏在公司里,和自己的儿子闲适的看着热闹。

“妈咪,我那个便宜爹回你了没有呀?”四岁大的小团子窝在沙发里,圆滚滚的小脸写满了好奇,“你这也太突然了吧,不给我一点心理准备就把我曝光了,还艾特了便宜爹,我这么的可爱,就不怕他把我抢走吗?”

甄媚美眸高挑,晃了晃手指:“放心吧,他可不会要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的人,怎么会认你?”

听到自己妈咪这么无情的话,小团子一点都不伤心,还像模像样的啧啧出声:“啧啧啧,真是可怜的便宜爹,连自己有儿子都不知道,恐怕还以为自己是处吧。”

“喂!”甄媚不满的娇呼一声,“甄天天!你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哪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词?什么处不处的!”

甄天天撇了撇嘴,那张和柏衍像了足有八成的脸有些得意,“好像是你自己说的哦。”

同一时间,柏氏财团的总裁办公室气氛冰寒。

柏衍面容冷峻坐在电脑前。

在甄媚找上她之前,他一次都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印象曾经见过,但照片上那个男孩儿,确实很像他。

既然保镖找不到她,那么联系上她的,只有微博了,私聊只会让她截图,彰显他的做贼心虚,所以,他只能……

“叮——”

听到这个提示音,甄媚眉峰高高的挑起:“他回我了。”

甄天天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吃零食了,七手八脚的爬到甄媚跟前,小脑袋凑上去往屏幕上看。

“他回了你一个问号诶,太酷了,连解释都没有,就回了你一个问号!”

甄天天惊叹的双手合十,十足的有些崇拜的摸样。

当然酷,他一直都是这么酷,心狠手辣的人又怎么会不酷呢。

“像他的作风。”

“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甄天天眨巴眨巴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颇有些兴奋的问道。

甄媚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从沙发上起身:“接下来?当然是吃饭休息,然后……等着大名鼎鼎的柏家大少爷求我,在他求我之前,我是不会见他的。”

而让甄媚没有想到的是,先找上她的不是柏衍,而是另外一个人。

“单曼琳?”

塞了一颗话梅到嘴里,甄媚舔了舔手指,娇媚的摸样简直想让人连骨头都要酥了,“干什么?”

居然都找到她公司里来了,可真是有手段,外边那些疯了一样的记者可是一个都进不来呢。

“干什么?我还要问问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想干什么呢!”单曼琳来者不善,破口大骂:“一个不入流靠着炒作红起来的臭女人,想靠着蹭柏衍的热度上位是不是!你休想!!”

第3章 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单曼琳,你可是当红小花,嘴里说话最好是注意一点,不然我要是把你的录音给抛出去,你猜,你的那些粉丝会不会脱粉啊?”

说着,甄媚从兜里掏出一根录音笔晃了晃,“想靠着柏衍上位的是你吧,可惜啊,你在他旗下却连个绯闻都没闹出来,我都替你觉得着急呢。”

“你……!”单曼琳气的眼睛直冒火星,伸手就要夺录音笔,却被甄媚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喂,这位大妈!”甄天天赤脚站在沙发上,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单曼琳:“你脸上粉厚的都可以去挡子弹啦!有空在这里吼我妈咪,还不如去多做几个美容,那我爹地可能还会多看你几眼呢。”

甄媚差点一个没憋住笑出声来。

这张嘴真是太毒蛇了,小小年纪就知道该攻击别人的弱点。

果不其然,单曼琳哪还有问责的架势,被个小孩子这么攻击,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捂着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又是气愤又是忌惮甄媚手里的录音笔,眼圈都憋红了,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推门跑走了。

“战斗力也太差了吧,真是战五渣。”甄天天翻了个白眼,盘腿坐到了沙发上。

单曼琳气疯了一般的离开后,脑子里忽然冷静下来,她想起来了柏衍愤怒的脸,兴奋的拨通了柏衍的电话。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说完你要说的话后,挂掉电话。”柏衍声音寒冬腊月一般。

“总裁!刚才我被甄媚那个臭女人欺负了,你不知道,她有多嚣张,我替你说话她还把我骂了一顿,她……”

“闭嘴,地址。”

......

“甄媚小姐,我们少爷有请。”

最终,柏衍的保镖还是找到了甄媚,这让甄媚从上风的位置又落于了下风,她攥紧手指,抿唇。

失策就失策在,单曼琳先找到了她。

“好,带路吧。”

甄媚也就没有反抗,反而还有些轻松,似乎是一直在等着他们一样。

甄天天仓促的把零食塞进嘴里,拍了拍手跳下沙发,牵住甄媚的手:“妈咪,我也要去。”

保镖好奇的看着这个和自家少爷长的极其相似的小男孩儿,震惊的瞪大双眼。

“可以吗?”甄媚问保镖。

好像,少爷也没说不可以带人去,更何况是个小孩子,少爷应该也想见见吧?

保镖颔首,半是恭敬半是防备的抬了手,示意甄媚和甄天天走在前边。

半个小时后,柏氏财团的总裁办公室多了两个人,一大一小。

柏衍转身,俊脸的淡然微微散开,如井般的深眸盯着甄天天,虽然早就看过照片,但真正看到这张脸,他的心居然有些奇异的柔软:“叫什么名字。”

“甄天天。”甄媚淡然回答,微微歪着脑袋,娇媚的面容带着浅笑:“我可以坐下吗?”

她倒是挺胆大的。

“随意。”

柏衍靠坐在办公桌上,环胸:“你似乎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说了,不要惹怒我。”

换而言之,他现在已经生气了。

甄媚挑眉:“没办法,我很艰难。”

“哦?”柏衍嗤笑出声,“你似乎玩的很开心。”

这次甄媚没再说话,而是笑了笑,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挑衅。

她闲适和淡定的态度,让柏衍的心有些微微的不耐,“说吧,你的目的。”

“目的?”嘴角的笑放大,甄媚故作无知的姿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你知道,你有个儿子,其他的你不用多想,我对你担心的事情毫无兴趣。”

她说准了甄天天是柏衍的儿子,而柏衍,想不认也不行。

“我给你机会了,你自己不说。”柏衍眯眼。

正要说什么,却被甄媚打断了。

“柏总裁,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柏衍挑眉,俊脸微顿:“赌?”

甄媚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对,你不是确定天天不是你的儿子吗?现在你公司楼下站满了记者,我们当众宣布做亲子鉴定,如果孩子不是你的,那我就在娱乐圈再也混不下去,反之……”

她顿了顿,拉长了声音:“如果天天是你的儿子,那你就要让我和天天住进你们柏家。”

柏衍的助理直觉有什么不对,刚想喝斥,但柏衍已经吐出了‘好’。

甄媚笑的更加灿烂了。

柏衍啊柏衍,你注定要输了,输的惨不忍睹,痛不欲生!

柏氏财团因为柏衍的绯闻,今天被堵的水泄不通,当他和甄媚一起走出来的时候,记者团整个都沸腾了。

“静一静。”柏衍像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居高临下的扫过所有的记者,“我和甄媚小姐的儿子会在稍后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会在三天后公布,请大家耐心等候。”

说完,他扯着甄媚重新走近公司。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柏衍淡淡的盯着甄媚,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向甄天天。

甄媚哼笑一声,扭头离开,甄天天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一脸惋惜的冲着柏衍摇头:“爹地,你要输了哦,啧啧啧。”

柏衍没说话,他奇怪的没有讨厌这个极像自己的小男孩叫自己爹地。

第4章 孩子都生了,还害羞

是夜。

甄媚靠着沙发,朝着漆黑的夜空举起酒杯:“爸,妈,你们放心,女儿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我会让他们整个柏家陪葬。”

闭上眼睛,五年前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般从眼前划过。父母死后她的落魄无助,得知真相后的设计,计划中的怀孕,九死一生的产子,一切的一切,无比清晰的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微醺的甄媚抚摸着熟睡的甄天天,眼底满是温柔:“这是我的孩子,虽然有着柏衍的血脉,但只是我的孩子,天天,妈咪真的很爱你,你放心,妈咪报完仇,就会带你远走高飞。”

熟睡的甄天天咕哝了一句呓语,归于平静。

三天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等到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的这一天。

一大早,甄媚就带着甄天天到了医院,坐等柏衍的到来。

柏衍到的只是比她们稍晚一些。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甄媚和甄天天,示意助理去取结果。

几分钟后,助理拿着封着亲子鉴定结果的信封,双手恭敬的递给柏衍。

在柏衍看来,甄天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孩子,可当他看到亲子鉴定结果,血红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三的字样的时候,他脑袋嗡的一声,仿佛被什么给炸开了。

怎么可能?

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

“你买通了医院?”柏衍声音嘶哑,冷冷看向甄媚。

甄媚嗤笑:“柏总裁你真会开玩笑,我就算是有这个钱买通医院,也看他们敢不敢被我买通吧?难道得罪你,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她拉着甄天天起身,带上墨镜:“我告诉过你的,你输定了,柏总还是愿赌服输的好。”

随着她话音落地,不知道谁把门打开,记者像饿了几万年的僵尸一样,蜂拥进来,把甄媚和柏衍围堵在最中间。

有人眼尖的看到了亲子鉴定的结果,尖叫一声后兴奋的问柏衍有什么想说的。

有什么想说的?

柏衍当然没有什么想说的,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这件事弄清楚。

“把小少爷带回家。”他冷声吩咐助理,而后攥住甄媚的手腕,一把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半拖半拽的快速离开,他的保镖则把那些记者统统挡住了。

他沉默无言的一路拽着甄媚,甩进了自己车里,他自己紧跟着也钻了进去。

没等甄媚反应过来,他欺身而上,长臂一伸捏住了她的下巴。

“说,这是怎么回事。”

甄媚想挣扎,却动弹不得,只能忍着下巴的疼痛,扯开嘴角:“柏总裁,这样可一点都不绅士。”

“回答我。”柏衍咬牙切齿。

早在她准备好这一切的时候,甄媚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那一夜我醉酒不小心闯进你的房间,后来直到怀孕才知道自己和你发生了关系。”甄媚的说辞天衣无缝。

只要他不知道她是谁。

甄媚伸出双臂,挽住柏衍的脖颈,凑了上去,吐气如兰说道:“柏总裁不是这个时候想不认账吧?我和天天等着你带我们进柏家的大门。”

“你想嫁进柏家?”

柏衍没有推开她,只是盯着她那张娇媚的面孔。

“不,我只想住进柏家。”她不会嫁给他,她要的从来只是住进柏家,她只要可以报仇就好。

默然片刻,柏衍忽的伸出双手揽住了甄媚的腰肢:“那你要什么身份入住柏家?”

他跟着凑近,两人之间近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甜甜的花香:“小蜜?还是……女朋友。”

甄媚猛的窒住,身子不由紧绷僵直。

柏衍眼睛微闪,眼带嘲讽:“既然我们都生了孩子,也不介意……”

说话间,他低头作势要稳住甄媚,却被她猛的一把推开。

“你别碰我!”

“怎么?”柏衍挑眉,“孩子都生了,还害羞?”

“想住进柏家,可以,做好夜夜笙歌的准备了吗?”

柏衍刚才就看出,甄媚只是故意做出轻佻的姿态,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不过他不介意配合她。

“好。”

没想到,甄媚却答应了下来。

她娇媚的眼眸里坚定的似是熔了铁,定定的看着他:“只要能住进柏家,我什么都愿意。”

柏衍默然不语。

到底她要住进柏家是什么目的?是不是还有什么是没有调查清楚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也为了弄个清楚,柏衍把甄媚带回了柏家。

甫一走近别墅主楼,甄媚和柏衍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是我妈在笑?”柏衍愣住,不可置信。

管家含笑点头:“是的少爷,夫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小少爷被送来后,夫人特别的高兴,已经这样笑了一上午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母亲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柏衍抬脚顺着声音走了过去,甄媚眼眸微闪,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第5章 她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正抱着甄天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甄天天,好像一眼不看他就会飞走一样。

“柏衍你回来了?”看到柏衍,柏母激动的起身:“你怎么不早把天天送回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个这么大的孙子了,你看看这小人儿,长的简直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他……”

说道这里,柏母才恍然看到,柏衍身后还站着个女人。

“这是谁?”

柏衍可从来不带女人回家的。

“奶奶,这是我妈咪!”甄天天抢着介绍:“我妈咪很美吧?”

闻言,柏母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有些不屑的上下打量着甄媚,心里的不满溢于言表:“干什么的?”

柏母眼底的不屑,没有逃过甄媚和甄天天的眼睛,只不过他俩都不介意。

甄媚是根本不在意柏母看自己的眼光,甄天天则是知道自己妈咪从来不在意她不在乎的人的眼光。

“奶奶,我妈咪是大明星哦!”

柏母脸色不太好,听到天天的话,虽然对甄媚还是诸多挑剔,想着她给自己生了个孙子,也就和颜悦色了一些。

“既然是天天的妈妈,就留下吃顿饭再走吧。”

“她从今天开始会住进来。”柏衍俊脸淡淡的,好像说的不过是晚上吃什么饭菜一样。

但这句话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住进柏家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是从来没有传出任何绯闻,身边又没有固定女伴的柏衍。

她板着脸放下甄天天,“柏衍,你跟我进你爸爸的书房。”

甄媚知道,柏母是要反对自己住进来,所以把柏衍叫走,不过她无所谓,不管怎么说,柏衍一定会让她住进柏家。

“妈咪,我看奶奶好像不喜欢你哦。”甄天天托着下巴,眨巴眼睛,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那妈咪可就要靠你了哦,多讨她老人家的欢心,替我说说好话。”甄媚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甄天天皱了皱鼻子,“那妈咪要不要我替你说说好话,干脆让便宜爹娶你好了?”

“好啊。”甄媚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到时候,我就把你丢下一个人跑路,然后让你的便宜爹给你去个后妈,天天欺负你。”

“才不要呢!”

甄天天一把抱住甄媚的腰,“我才不要什么后妈便宜爹呢,天天就只跟着妈咪,天天只有妈咪。”

这小子。

甄媚啼笑皆非,鼻子却酸涩难忍。

不管怎么说,她有儿子,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儿子,哪怕知道自己生下他是为了报仇,他也一点都不介意,帮着自己报仇。

“天天是妈咪的心肝宝贝,是妈咪的唯一,妈咪也不舍得不要天天啊。”

甄媚叹了一口气,抱住了儿子。

这边母子俩气氛温馨,那边在柏父书房的母子,气氛却有些沉闷。

“嘭!”

柏母重重拍了一记桌子,“你是不是想要把我气死?让你正经找个女朋友赶紧结婚,你不听话,现在把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算是个什么意思?”

柏衍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俊脸微凝:“她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你现在喜欢到心尖儿上的孙子,是她生的。”

话是这么说,但在柏母眼里,甄媚显然不够那个分量。

“孙子是孙子,她是她!就算她生了我宝贝孙子,她也没有那个资格住进我们柏家!”柏母冷哼一声:“家世是什么,背景干净不干净,你调查过了吗?”

“嗯。”柏衍睁开眼,“家世背景都算干净,常年居住国外。”

柏母干瞪了一眼柏衍,既然自己儿子已经调查清楚了,她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基本上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了,“别的我不多说,你想让她住进柏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她郑重其事的说道:“你也是时候该结婚了。”

柏衍只是端起茶盏,不紧不慢的晃了晃,“我说过,我不会结婚。”

他毫不在意的态度,算是彻底激怒了柏母。

“你是存心要和我过不去是不是?七年了,过去七年了!你还惦记着我利用你计划的事逼死那对夫妇是不是?你暗中照看了他们女儿两年,你以为我不知道?!妈知道你愧疚,可是妈老了,就想看你结婚而已,儿子,你忘了那件事吧。”

越说,柏母的态度却越来越软。

五年前……

柏衍指尖泛冷,脑海里泛出一张日日夜夜没有忘记的脸,他声音逐渐变冷:“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是故意和你怄气,而是……我爱上了她,除了她我谁也不愿意娶,不管是弥补她,还是因为爱她。”

爱上了仇人的女儿?

柏母头晕目眩,起身摇摇欲坠:“她……她已经失踪五年了,你是不是疯了?”

“我会一直找她的,直到找到为止。”

说完,柏衍起身,英俊的脸上冷肃一片,打开书房的门扬长而去,徒留柏母一个人怔怔的跌坐到沙发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