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熙月云晏初小说目录全文《情醉梦里花已开》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7

裴熙月云晏初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情醉梦里花已开裴熙月云晏初,情醉梦里花已开最新章节,情醉梦里花已开小说讲述了裴熙月云晏初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她和云晏初之间的事情,云家那面好像一直以来也不是很清楚,在她第一眼看到这位老夫人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敌意,就是不需要过多地去接触,她就可以感觉得到对方是很不喜欢自己的。

情醉梦里花已开

第一章 醉人心扉的夜

“夜魅号”游轮在海上散发着灼人的亮光,顶级VIP房间内,裴熙月全身慵懒无力倚靠在沙发上,垂顺如瀑布的秀发随意的垂落下来,额前一缕碎发遮不住眼底的迷离。

她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凭什么因为那个死去的女人,一切都要变化?

她一个人也很好。

可那些人似乎就是见不得她自由快活,上一秒让她感觉到期望,转瞬间又将一切美好没收。

“我裴熙月居然会有母亲,呵呵,可笑。”

“为什么她到死了才肯出现!”

裴熙月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想要从深红的酒中看到自己的模样,似乎,并不快乐。

死了,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死了。

父亲裴子良早就离她而去,而现在,失联很久的母亲熙瑜也死了。下一个,下个一个死去的人是不是就是她了?

纤细的手指紧捏的酒杯,“唔……”裴熙月已经醉了。

从头到尾,她都是孤单一人,醉了也好,什么都不用去想。

外人看来,她拥有无上的财富,那笔巨额遗产足以让世人咂舌,可是又有谁真正懂她?

哪怕在“夜魅号”游轮上她说一不二,可那些人真的在意她吗?

她跌跌撞撞的起身,可是没走两步,身子一个踉跄,直接跌回了沙发上。

“连你都敢拦着我!”她气愤地踢着沙发,“都是坏人,都不是好人!”

说完,她整个人埋在沙发里,微微啜泣。

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可是律师的话却一直在脑海里不断回响。

“裴小姐,熙女士生前曾立下遗嘱。由您继承她全部的遗产,条件只有一个:和云家男人生孩子……”

“云家和您同辈的男人有十六位,年纪最小的十八岁,最大的三十二岁。”

“今天您的生日宴上,云家这十六位青年才俊都将到场为您祝贺。”

“毕竟是您十八岁的生日,云家对此十分重视,届时云家家主云晏初也会来……”

想到这里,裴熙月的眼睛里泛起了苦涩的波澜。

母亲?呵呵。

十八年了,她都没有见过这个所谓的母亲一面,为什么这个女人死后,要干涉她的人生?

就连她要和谁生孩子也要被限制?

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范的。

等着看好戏吧,她会随便选一个,到时上演一码被捉奸在床的戏码,气气云家男人,那场面,可真精彩。

茶几上是律师留下的云家十六位男子的照片,想不到个个都很英俊,她要记住每个人的样子的确不容易,可是裴熙月强迫自己将十六个人的模样印在脑海里,这样才不会选错人。

到了该选人的时候了,可房间门铃迟迟没有响动。

都是懦夫,裴熙月嘴角划过一抹不屑,拖着慵懒的身子走进浴室。

喷在身上的香水是精挑细选的,据说蛊惑人用它再好不过。黑色露背蕾丝长裙衬托着皎洁的颈背。裙摆从大腿部位开叉,一双凝脂的玉腿若隐若现……

“裴熙月,不要紧张!”她不紧张是假,心跳快得不能自已。

只是,眼中的醉意越来越深,她懊恼的放弃打扮,带着未加修饰的素颜踉踉跄跄走出套房。

“419……”她微微念道着,突然咔嚓一声,房门打开。

映入裴熙月眼帘的是一张三百六十五毫无死角的帅气深邃的面容。

她痴痴地一直盯着这张脸看,然后下一秒,毫无预警的扑向对面。

“想不到住在419的主人这么好看,先生,你知道419是什么意思吗?要不要我告诉你?”

男人拥有一对深紫色的眸子,他沉沉凝视那张精致无暇的脸蛋,眉头微微拧起,猜不透其中的意思。

“不知道吗?419翻译成英文就是for……one……”未等说完,她只觉得胃里翻腾,而后……

呕……

只见男人的身上到处溅溢着酒水,酒气甚浓……

他天生有洁癖,可这个女人,居然敢如此对他,男人紧攥着她的手腕,周身布满寒气。

“呕……呕……”

居然还敢再来一次?

他转头进屋,身后拖着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当他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女人抱坐在马桶旁边,不停呕吐。

他目光灼灼,恨意未消。

如海藻般秀美的头发下,恍惚若现的蝴蝶骨,虽然样子狼狈,可浑身的气质却让人移不开眼。

他一把捞起这个女人,丢进浴缸。

带着热气的水刺激着裴熙月的肌肤,她缓缓睁开迷朦的双眼。

身上的黑色礼服浸透水后,彻底昭示着她傲人的身材。

男人身上的感官一下子被激活,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陌生却又不断吸引着他。

这个女人,是在惹火……

裴熙月逐渐适应了水温,困意席卷而来,她自然的翻身,修长的双腿微曲,完美的曲线自然显露。

“这女人!”

原来他也有不受控制的时候。

浴室寂静无声,只听得到越发沉重的呼吸声,还有一道带着火光的逼人视线。

裴熙月不自觉的拉扯着领口,雪白的肌肤在浴室淡黄的灯光下更显丰盈,一切都是诱人的粉嫩。

纵使克制力再强如他,也无法阻挡自己享用这般美味。

男人横抱起水中湿淋淋的她,放在床上的一刻,眼底是望不见底的邪佞。

“419就那么有趣?今天让你如愿!”

鲜嫩粉红的唇,超乎想象的甜。本以为女人都很讨厌,可身下的这个,却不尽然,她有一种魔力,让他想要索取更多。

他本能的用唇舌唤起她所有敏感的地方,她微微颤抖着身子,虽然生涩却依然绽放出了最美的一夜。

她的青涩敏感,勾得他欲罢不能,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叫嚣着,男人紫色的眸子逐渐变深,忘了时间一遍一遍嗜血般地品尝着蚀骨的滋味。

这一夜,醉意羡人,梦里花开。

等到游轮靠岸,新的一天已然到来。

裴熙月终于醒来,茫然地打量着四周。

如果前几秒,她还不够清醒,现在,她非常确信,事情有些不好把控。

身旁的侧颜,冷峻深刻,再往下看,满室遗留的一切勾勒出春光乍盛的夜晚,是有多疯狂。

见鬼!昨晚那个禽兽到底是谁?!

第二章 逃离

内心的震惊让她忍不住就要破声叫出。

这个陌生男人是谁,她已顾不得计较,眼下,她只想逃离,越快越好。

裴熙月匆忙起身,却不想浑身的酸软让她难以踱步,“呵呵,想不到,你真的碰上野兽了!”

这个男人这么厉害?

她用残破的被单裹着身子,歪歪倒倒地离开。每走一步,就提醒着她昨晚到底发生了几次。

温水浸泡下,她感觉那蚀骨的酸痛越发明显。但凡她看得到的地方,布满了深红浅红的印记。她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身子,仿佛要将这些印记悉数洗掉。

门铃嘟嘟地不停响着,她失魂落魄的起身,拖着疲累的身子走向玄关。

宿醉的酒意还未完全消退,太阳穴依旧疼痛炸裂。

她无精打采顺着猫眼往外看,呵呵,她母亲的好律师!

这个人就这么锲而不舍吗?

她晃晃悠悠地穿戴好衣服,半个小时后,将门打开。

律师在门外等候多时,心里早有愠怒。

“裴小姐,您母亲的遗产你就这么不上心?”

律师冰冷的话语激起了她的反感。

裴熙月哂笑。

“要不这样,你直接把熙瑜的遗产给云家,不用绕过我了,你看行吗?”她实在讨厌被逼迫的感觉。

要不是为了反抗熙瑜,她何至于在昨夜失去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她想清楚了,为了所谓的遗产如此受人摆布,处处被压制,这不是她要的人生。

“裴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律师略有惊讶,可转瞬还是回恢复了职业素养,语气严肃不失淡定。

“你看我像跟你开玩笑吗?就这么说了,以后不要再找我。”她冷笑道。

离开这里,似乎是迫在眉睫的一件事。

这种地方真的呆不下去了。

看着律师失望的表情,她心中一阵窃喜,拿起包包就离开的房间。

以为人人都稀罕那些遗产吗?

她不缺钱,用钱来压制她,是最没用的!

裴熙月凶狠的瞪着律师,拿着钥匙,提着自己的包径自离开。

真以为她稀罕所谓的遗产吗?

她裴熙月真的不缺钱,从来都不缺钱。

想要用钱来摆布她,真是可笑极了!

“叮”得一声,只见两个电梯里,同时走出来十六位颜值上等的男人,十六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她。

裴熙月颇不自在,她嘟囔道:“没见过美女吗?有什么好看的!”

十六个男人被吼的发懵,见过美女,倒是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

顺着裴熙月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走路姿势略有怪异,回过头,其中一个男子笑道:“想不到我们也有被嫌弃的一天。”

“这两天,可真是事事不顺啊!”

裴熙月只想尽快避开这些眈眈的目光,快步往台阶走去。高跟鞋发出的“蹬蹬……”声响彻楼梯。

听着楼道里的回声,云青啧啧嘴,赞叹道:“我觉得这女人挺有趣。”

要不是现在有急事,他还真想认识一下。

云旸拍了下他,打断了他的念想:“再有趣也别想了,还是想想,到了小叔那咱们如何自求多福。”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垂下头,摇头叹气,走向419套房。

房间里。

管家若有所思的看着落地窗前的男人,再看看床下的狼藉,心里止不住的兴奋。

“先生,少爷们都到齐了。”

窗前的男人淡漠的回头,微微颔首,“让他们自己跟老头子解释。”

管家点头答应,似乎有话要说。

“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还学不会直言?”云晏初挑眉问道。

老管家双手叠放在胸前,试探地问道:“先生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不论男女老爷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管家趁机试探道:“先生若是有合心的人,不论男女老先生必然会十分欢迎。”

云晏初冷漠的回应,“男女都行?”

管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对不起,先生,我刚才的意思是……”

男人打断道:“山水庄园的管家一职一直空着,不如就让你过去。”

管家一听,嘴唇瞬间惨白,哆嗦着答道:“是。”

没有人敢反抗云晏初的命令,即便老管家在他身边多年,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管家离开后,云晏初依旧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紧蹙的眉头不曾展开。

走到镜前,深紫色的领口微微张开,青紫的印痕提醒他昨夜是有多疯狂。

他闭上眼让自己平静下来,再睁开眸子,似乎又如往常一样冷峻不带任何感情。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扩大,看来有消息了。

穿黑衣的男子毕恭毕敬的站在云晏初背后一米开外。即便主人看不到,他依旧训练有素地弯下腰,唤了一声:“先生。”

“有消息了?”他语气一贯冷冰。

“监控都查了,毫无痕迹。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裴小姐。”

“裴小姐?”

他终于转过身,通常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不喜欢正面询问。只是,这事,有些意料之外。

黑衣男子被慑人的目光定住,他哆哆嗦嗦的答道:“是裴熙月小姐。”

他不敢抬头,不敢想象云晏初的表情。

瞬间,套房里安静逼人。

如此安静势必要出事。

听到答案,云晏初心里泛起涟漪,他紧拢的眉角在听到回答的一刻舒展开了。

果然是她。

良久,他只说了一个字“找。”

黑衣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诧异的看着云晏初,“先生,您是说……”

看着云晏初毫无掩饰的笑容,他懵了。

云晏初冷冷地看着他,他赶紧低头,心里七上八下。他第一次见到主人这样笑,是发生了什么?

“我的小鸟飞走了,不管什么办法都要抓回来。如果在外面饿死了,怎么办?”

云晏初的变化,他看不太明白。那个女人就那么好,让一贯骄傲的主人这样上心?他不敢多加揣测。但主人的话,他听懂了,一定要找到裴熙月并带回主人身边。

他不敢耽误,立刻开始了行动。

只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找”,就足足找了五年。

第三章 五年后

只经过一夜,裴熙月就这样在众人眼下消失不见,偌大的游轮到处找不到她的身影。

裴家没有她的消息,更别说熙家和云家了。

五年后

C国的加城。

市中心单价88万每平的高级公寓。镀金的电梯门打开后,一个女人身穿黑色紧身衣,下身穿着短款皮裤,脚踩十厘米高跟的漆黑长靴,缓缓走出电梯。

她按了按419的门铃,有稚嫩的声音传来。

“请问您找谁?”

“我。”

“是我是谁?我家可没有是我这个人哦!”

看来又淘气了。

“没有就算了,我刚买的小龙虾,真香,看来只有一个人享用了。”用食物刺激里面的小不点,这一招百试不爽。

果然,门咔嚓一下打开了。

两个小不点摇着脑袋,笑嘻嘻的看着门外,“美丽的女士,欢迎来到森林王国。”

裴熙月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个人真是人小鬼大,“我不在的几天,你们有没有乖乖的?那些零食有没有偷吃?”

“妈咪,我们很听话的呦!”裴霖抱着裴熙月,奶声奶气道,“霖霖一直都乖乖的哦!”

说着,裴霖巴望着小龙虾,直流口水。哎,这小子。

“可是我听小谷阿姨说,她给你们做的饭,你们都没有吃,就知道吃零食了,是不是?”裴熙月佯装厉声问道。

“真的没有哦,妈咪!”裴霖赶紧说道。

真是奇怪了,零食袋子吃完他们就藏起来了,小谷阿姨怎么会知道还告诉妈咪了。

小不点想不明白。

裴森看着弟弟,叹了口气,说道:“笨蛋!”

裴霖一听,带着哭腔手指着哥哥,“妈咪,你听到了吗,刚刚哥哥在骂我!”

裴熙月认输,为了安抚这两个互相指责的小不点,她说道:“都别说了,快吃小龙虾!”

裴森嘴角扯出一抹笑容,算了他也不想和弟弟计较。小龙虾可是他的最爱,还是妈妈懂他。

“你们俩不要多吃哦,能答应妈咪吗?”裴熙月只怕两个孩子吃完龙虾,连晚饭都不吃了。

“嗯,我们答应妈咪!”两个人异口同声说道。

只可惜,这话只能听听而已,事实完全没有按照约定的发展。

“森森,妈咪不在,你得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裴森点点头,他是个小男子汉,“妈咪,我会的。”

就在这时,手腕上的腕表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刚回家没几分钟,又得出去了。裴熙月不舍得看着两个儿子。

“森森、霖霖,吃完了自己睡觉好吗?妈咪要出去一趟。”

两兄弟忙着吃手里的小龙虾,根本顾不得妈妈眼中的担心,答应道:“知道啦妈咪。”

临出门之前,裴熙月再次嘱咐裴森,“你是哥哥,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

裴森觉得妈妈实在太小看他了,照顾弟弟对他来说是第一任务,他是不会忘记的。

听到儿子的回答,裴熙月这才稍稍放下心。看着腕表中显示的一系列代码,她目色逐渐加重。想不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她回拨给对方一个电话,那头,跳出一个模样卡哇伊的少女图像。

“Hello,月。”少女明媚皓齿,冲着裴熙月招手。

裴熙月撇撇嘴,这个小筱,还是一如既往的特立独行。“什么时候能穿个正常一点的衣服呢?”

黎筱满不在意,“我很正常的好吗,是你们呀,总用怪异的眼神看我。我今天的这一身打扮,专门找到量身打造,可花了重金呢!”

黎筱,Mc组织创始人之一,少儿作家,她天生童音,还长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哪怕现在二十三了,还是和十六岁的少女一样清纯可爱。

裴熙月年少时,喜欢到处游玩,结识了了黎筱,后来两个还一起创立了Mc组织。

Mc组织的另外两名成员分别是岑一,代号小一,莫谷,代号小谷。

话说Mc组织是现已是欧洲知名的设计公司,在时装、艺术品设计行业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对外号称是是Mc集团,对内,这俨然就是这几个实力雄厚的女人无聊打发时间而设立的组织。

“好啦好啦,你的衣服等有空我仔细欣赏,刚刚发来的消息,确定吗?”

黎筱顿时严肃起来,她知道裴熙月对这件事的关心程度,不亚于对两个儿子。“那当然,我办事你放心。”

“放心?哎……”她是挺放心黎筱的,可就怕她一时贪玩弄错了消息,那可不得了。

看着裴熙月打量的目光,黎筱佯装生气,“怎么了,裴大小姐,你要不信就自己查去呗。”

裴熙月知道黎筱在开玩笑,语气软了下来,“辛苦了,筱筱美女,快说说,还有什么其他消息?”

离开五年了,她身不在A国,却一直让人暗中调查着有关A国云家的事情。

“你知道吗,现在云家人都在找你母亲的那位律师,都快把A国翻遍了。就想要那小子继承遗产呢!”

裴熙月似乎陷入了回忆,没有及时回应黎筱的话。

“喂喂,你在听吗?你就打算这么拱手相让?”黎筱都替她急了。

这么大一笔遗产,裴熙月说不要就不要了?

“拱手相让?”

裴熙月撇嘴一笑,她下定了主意:“一周后,回A国。”

自己的东西,哪怕她不想要,也不会让给别人。

云尚的儿子?

管他是谁!

她裴熙月在世一天,就不可能让云家人分到熙家的一杯羹。

儿童房里,裴森正在电脑前快速地操作着,裴霖巴望着门口,胆战心惊。

他一会将头探向门外,一会急促的打断裴森的操作,“哥哥,妈妈快回来了,你快点!”这是他第三十次催促裴森了。

“唉,别急啊!”裴森其实比裴霖还要着急,只是他是哥哥,不能表现得比弟弟还不如。

“难道是可凡叔叔设计的软件不好用?”裴霖眼见哥哥还没弄好,嫌弃的说道。

要知道可凡是世界一流的软件大师,居然会被一个小萝卜头质疑自己的设计,真是百口莫辩。

“一般般吧。”裴森应付道。

这要是被可凡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对裴熙月吐槽呢。

“快了,你别急。”裴森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语气里有着隐隐的喜悦。

他紧盯着电脑,看着上面一串串跳转的代码,心中激动不已。

“Yes!”裴森紧握双拳。

听到惊呼声,裴霖兴奋地小跑着过来,仰脸问道:“我们成功了,对吗?”

“那当然,你哥哥我出马,什么时候失败过!”裴森有着不可一世的骄傲。

当他打开文件,上面都是空白一片,往下翻了一会,只看到一个名字。

第四章 寻找爹地

“云晏初?”裴霖嘟囔着问道,“哥哥,你确定没有弄错吗?妈妈最讨厌的就是姓云的人了。”

裴森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一脸茫然,会不会真的弄错了?

他做了一个决定,要再试一次。如果还是一样的答案,那就认命。

两个小不点静静地等在电脑面前,期待出现不一样的数据。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也过去了。

两个人看着电脑上出现的名字,无话可说。

“除了名字,就没有照片吗?”裴霖有点失望。

“我来看看。”裴森对着电脑又操作了一番,失望的摇摇头,“照片找不到呢。”

“没有照片,万一我们找错人怎么办呢?”裴霖有些担心。

“不怕,知道他是云家人,肯定就能找到爸爸。”裴森镇定的答道。

“是哦,还是哥哥厉害!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找爸爸呢?”

“我现在就去订机票!”裴森虽然小,可非常有判断力,很有自己的主见。他看着弟弟,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件事,你一定不能告诉妈咪知道吗?妈咪肯定是被算计,才会生下我们。如果被妈咪知道我们去找爸爸了,她会生气的!”

裴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满口答应。

可是裴森心里还是不太放心。

不过有他在,是不会让弟弟搞破坏的。

机票订好了,两个小家伙快速的收拾行李,然后直奔机场。

从此刻裴熙月还在和黎筱聊天。

“两个儿子也带回国吗?”黎筱问道。

裴熙月摇头,“我快去快回,毕竟这里才是定居的住所。还有,两个儿子的事情我并不想被人知道。”

“嗯。”黎筱理解裴熙月的苦衷,这几年她看着裴熙月一个人拉扯孩子,实在不容易。“不过,你回国一定要小心。云家人做事高深莫测,我怕你有危险。”

裴熙月从来就没有怕过云家,五年前是的,五年后也一样。

如果云家真要对她做什么,她一定会让云家鸡犬不宁,过不了安生日子。

一个小时后,当她回到家里,才发现屋子里异于平常得安静。

这两个宝贝难道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可当她推开门,才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

她到处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儿子。明明叮嘱他们乖乖在家,难道要和她玩捉迷藏?

裴熙月心跳变得杂乱。她赶紧打开家里的监控器。

两个小时前,两个小不点一人背着个书包,鬼鬼祟祟的溜出了门外。

哎,又离家出走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两个人翘家了。以往他们也会背上小包,离开几天,一般有裴森在,她还是挺放心的。

她打开视频通话,“筱筱,他俩又翘家了。”

“这次又是去哪呢?大溪地?毛里求斯?”在筱筱的印象里,裴熙月的两个儿子最喜欢出门旅行,而且还是一声不响的翘家出去。

裴熙月不知道,不过正好她要出一趟任务,就随他们去吧,两个小鬼去玩几天肯定就回来了。

原以为两个儿子只是出去玩,谁知道两人已经坐上了前往A国的飞机。

云氏集团大楼。

在高楼鳞次栉比的A国,云氏集团的大楼也是引人侧目的。

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以其独特的造型成为了A国的地标性建筑。

能进入这幢大楼是荣幸,而在这里上班,更被视为无上的荣耀。

一道靓丽的红色跑车身影划过长街,稳当的停在云氏集团大楼下。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过膝长裙,脚踩红色高跟鞋的女人从保时捷跑车上缓缓走下。

她妖娆的步态,让人浮想联翩。

只见她信步走进大楼,含笑春风。

“这人是谁,她怎么这么轻松就走进去了?”裴霖忿忿地看着哥哥问道。

要知道他们俩尝试了多种办法,都没能进入大楼,眼下这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却轻轻松松进去了。

他们心里实在太嫉妒了。

“那女人是谁?为什么她可以进去?”

裴森冷笑了一声,傲气道:“看我的!”

他抬起手腕上的腕表,对着保时捷的车牌一扫,很快,上面就将车主的信息完完整整地显示出来了。

“喏,看吧!”裴森挪了挪身子,示意裴霖看。

“曾泠泠,女,25岁。曾家二小姐,A国著名女主持人,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恋人……”

看到这里,裴霖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这女人是爹地的女朋友?”

不会这么惨吧,他们的爹地有女朋友了?这可超乎他们的期待啊。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爹地和她有了小孩,是不是就不会要我们了?难怪妈咪不让我们找爹地,肯定是爹地有了其他孩子,不想要我们。呜呜呜,我们被抛弃了。”裴霖说着说着眼睛里都泛出了泪花。

裴森听到哭声,心里烦躁得好。现在还不确定这个云晏初是不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呢。

只有赶紧进入大楼才能弄清事实真相。

“别哭了,如果父亲不要我们,哭也没有用,男儿当自强。”裴森安慰道。

其实他的心里也有些怨言,为什么母亲一直瞒着父亲的事情。

这可真是冤枉了裴熙月,因为连她自己都不了解当初发生那一夜的男人究竟是谁,又怎么告诉这俩孩子父亲的存在。

眼下在外面傻等着也不是办法,裴森深呼一口气,“我们进去吧!”

“啊?不是不可以进去吗?”裴霖疑惑的问道。

“正常通道当然进不去,但如果我们……”裴森显然已经有了主意。

“不可以,妈妈说了,我们要遵纪守法。”裴霖阻拦道。

“那你不想看看爸爸了?不想知道爸爸喝这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裴森引诱道。

果然,裴霖放弃抵抗,“想,我当然想!”

裴森要看看,刚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爹地的女人,如果爹地真的和她好了。他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不再打扰爹地的生活。

“进去咯,进去咯!”

裴霖一个劲地催促道。

裴森有些不放心,拉住裴霖的手,嘱咐道:“记住,进去了不要乱说话。如果她是爹地的人,我们就不要暴露身份。懂了吗?”

“嗯,哥哥放心!”裴霖满口答应。

第五章 只有一个女人

二十分钟后,俩个小家伙痴痴地望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彻底愣住了。

原先的怀疑全都烟消云散。

这个周身散发的逼人寒光的男人,居然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这人不是他们的爹地,还会有谁?

裴霖有着摸不着头脑,他紧攥着哥哥的手,认真地将这个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多遍。

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众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全都惊掉了下巴。

天哪,怎么会这样?

两个小不点居然和云总长得一模一样。

难不成是云总的私生子?

可即便这样,一群人依旧掩藏好自己的表情,只是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面前的男人盯着两个小不点,然后微微倾身,“去里面坐坐,如何?”

众人到抽一口气,他们什么时候听过云总这样温柔的说话。

向来只有别人对他低头,可高高在上的他,刚刚居然对着两个小不点侧了身。

真是活久见!

裴森应道,“好!”然后极为自然地往云晏初的办公室里走去,裴霖紧跟着哥哥。

而眉头燃起笑意的男人,则慢慢地踱步跟在他们身后。

临行,他还嘱咐了秘书,“送两杯牛奶进来……嗯,一定要温的!”

“是的,云总。”

秘书此刻的惊讶程度不低于众人。

虽然一直跟在云晏初的身边,可他从不知道云总结婚了,还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太神奇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感觉一切都是凭空突然出现的一样。

云晏初双手背后,挺拔的身躯将两个小不点笼罩在身影下,这么看着这两个孩子,真是和自己小时候很像呢!

秘书将两杯温牛奶送了进来,放下之后头都不敢抬地匆匆离开。

办公室里实在太安静了,她生怕说错话被罚。

终于,裴森开了口,“我们俩站在大楼外等了你好久,又累又饿!”

小不点似乎有怨言了,云晏初觉得很有趣。

“喝点牛奶。”他的语气里有着难得一见的温柔。

裴森撇撇嘴,“妈咪不让我们空腹喝牛奶,她说这样对胃不好。”

云晏初听言,手指僵在了半空,“喔?那你们想吃什么?”

裴霖一听这话,有些兴奋,“随便什么都行吗?”他确实饿得慌,此刻脑海里想到的就是妈咪经常做的牛扎饼干还有鸡翅。”

“当然。”云晏初嘴角露出浅笑。

这才是他喜欢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由他掌控。

在看到这两个孩子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他云晏初和裴熙月的儿子。

因为,这辈子,他唯一碰过的女人,就是她。

这个男人什么都不问,就由着他们吃喝,裴霖心里有些紧张。

“你一点都不奇怪吗?你就不怕我们骗你?”裴森虽然说话老道,可稚嫩的语言还是显露出他的年幼。

云晏初额上升起黑线,“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们不是我的儿子?你们的妈咪不是裴熙月?”

从云晏初的口中听到妈咪的名字,裴森还是很震惊的。

原来他们的爹地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谁说我们的妈咪是裴熙月?哼……就不告诉你妈咪是谁。”裴森显然是在和一个强大的爹地斗气。

“是吗?”云晏初揉了揉眉心,笑了笑,“可是我这辈子只碰过裴熙月一个女人?”

裴森听到这个答案显然很惊喜。

“你没有其他的女人吗?也没有其他宝宝?”

“宝宝?”云晏初哑然失笑。想不到他的儿子求知欲如此旺盛,这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他妈妈。

不过这强烈的占有欲倒是很像他。他耸耸肩,淡然的答道,“都没有。”

“不可能,我们都调查过了,你有女朋友。”

裴森显然不满意爹地的答案。

云晏初微露讶异之色,疑惑道,“你们说我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哼,以为我们年纪小,就好骗吗?那个叫曾泠泠的,资料上显示就是你的女朋友。”

云晏初抚额想了半天,“我不认识这个人。”

这话一出,两个小家伙兴奋地跳了起来。

“你确定没骗我们?别以为我们是小孩就好欺负。”裴森愤愤道。

“当然。”他云晏初怎么会欺骗自己的儿子呢!

这下,只剩下一件事了,裴森眼珠子一转,“我们还要确定下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的爹地。。”

云晏初一听,阴沉着脸,敢情这两个小子没弄清状况就随意认爹了?

或者说,那个女人还跟别的男人好过?

想到这里他双眸深邃,似乎有着巨大的深渊望不到底。

“跟我走……”云晏初带着两个小家伙直接去了医院。

别人验个DNA可能要很久才能拿到报告,可对云家来说,根本不是个事。

事实上,即便不做亲子鉴定,云晏初也非常确定这两个小子是他的种。

眼下,老爷子催的紧,这两个孩子的出现正好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从医院出来,已经很晚,两个孩子上了车就呼呼大睡。

警觉性这么低,也不怕坏人?云晏初看着两张稚嫩的小脸示意,

司机把车开得慢一些,并将空调打到适宜的温度。

车平稳的向老宅行驶。

一直到家,两个小家伙都没醒。

管家看到车子,脚步匆匆迎了上来。

只见云晏初亲自开了车门,管家见了微微吃惊。

下一秒,管家更是惊掉了下巴。

只见云晏初的手上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等他转过身,后面还跟着一个孩子。

那孩子……天呐……

这长相……

管家懵了。

“少爷……这……”管家磕磕巴巴地想要说些什么。

云晏初示意他噤声。

管家有眼色的不再说话,只是好奇的看着云晏初怀里的男孩,想不到,怀里的孩子也这么像……

父子三人进了屋,只感觉到被道道目光锁住。

原本热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