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小说阅读_靳墨彦唐晚晚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0

有一本小说小编一直舍不得给大家推荐,因为写的太好了,小编曾想独自品味,但深思熟虑了几个夜晚,觉得还是不能那么自私,要分享给大家这本好书,由陵水黎写的《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剧情精彩,对主角靳墨彦和唐晚晚乃至配角的刻画也非常生动形象,文笔更是当世一流。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

推荐指数:8分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在线阅读全文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376她要放弃了

唐晚晚一直在薛染家呆到了晚上。

拒绝掉了薛染要送她下楼的念头,唐晚晚没拒绝张宁姜。

到了电梯里,她直视着狭窄空间里的另一个男人,声音低沉却认真,“我刚才不小心在餐厅里晕倒了,你也许听说了,别告诉阿染。”

张宁姜回来之后没有一个字提到这件事,这会儿听唐晚晚主动提起来,他才凝重了脸色,“我听服务员说,当时还有一个女人跟你一起,是她跟你一起去的医院。”

“嗯。”

“那怎么刚刚你一个人在楼下,你包没在身上,没钱又没手机,你怎么来的?”

唐晚晚抬眸直视张宁姜,“走过来的,从医院。”

“你……”

“跟我见面的人是盛浅予,我对你坦白,也是希望你能够瞒住阿染,她现在怀孕,跟以前不一样了。”唐晚晚努力扯唇笑,一副认真地模样对张宁姜说。

张宁姜皱了皱眉,待电梯快到底层了,他才幽幽开口:“你要真为阿染着想,就好好地,靳总裁这个人是真的不错,你们之间,早点好起来。”

早点好起来?

唐晚晚没让张宁姜送她出去,电梯到了底层后,她接过张宁姜递过来的车钥匙,让他直接再上楼去后,自己才一个人迈着步子走向单元大门。

接下来的路,她总是要一个人走的!

穿过安静的公寓一楼走廊,唐晚晚在心底里暗暗的想。

在打开单元楼大门出去的时候,她嘴角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凋谢下去,单元楼对面路边停着的一辆车,突然令她嘴角的笑容刹那间收住了。

同一时间,脑海里好像装了一颗炸弹,轰然爆炸开!

她不想看见他!

唐晚晚身子好像僵硬的石头一样愣在原地,半晌,她突然转身就想要再进单元门去。

“晚晚!”

男人的声音,如同一把钢刀,直直插入了唐晚晚心脏深处。

她慌不择路,整个身体几乎狠狠撞在了单元门上。

可刚才出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存放这点心思,这会儿没有门卡,单元门根本打不开!

“晚晚!”

靳墨彦的声音靠近了。

唐晚晚眼前一片混乱,左后环顾之下没有看见人,她急躁的喘了两口粗气,突然夺路而逃!

靳墨彦远远看见了唐晚晚,瞧着她慌乱的身影,眼底的神采刹那间加深。

唐晚晚夺路而逃的瞬间虽然避开了他,但男人那双修长的手臂,在她路过他身旁的时候,仍旧好像一张网,生生的在她快要逃出去的时候,扣住了她。

“你放开我!”唐晚晚被勾住了腰身的瞬间,死命的挣扎。

靳墨彦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努力控住唐晚晚,等到她几乎筋疲力尽了,他才动了动手腕,将人转了个方向,禁锢在自己怀里。

“靳墨彦,你这样子有意思吗?这一切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还想做给我看什么?”唐晚晚一头短发因为挣扎凌乱到了极点,加之通红的双眼,突然歪着脑袋朝靳墨彦看来的时候,几乎连他都感觉胸腔里一阵刺痛。

她眼底是恨意!

从前对他的私生活不闻不问的唐晚晚是冷漠的,后来两人渐渐生出感情,她人也渐渐柔软温和起来,就算彼此间因为感情也闹过不少矛盾,但她从头到尾,没有用这样充满了恨意的眼神打量过他!

“你误会了。”

“呵?”唐晚晚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抱紧她的男人,歪着的脑袋好像僵住了,“误会?我能误会你什么?”

靳墨彦生着一张小麦色皮肤,双眼深邃有神。

可就是这双炯炯有神的双眼,这会儿看向唐晚晚的时候,眼底居然令她看出了微微的痛意。

他会痛?

唐晚晚眼眶酸涩,她又及时将那泪意狠狠逼了回去,扭过头,“你放我下来!我不会再跟你提出离婚,你愿意离,咱们就离。你要是不愿意,随便你外面找多少个女人,还是跟你的旧情人旧情复燃,都跟我没关系了!”

“昨天晚上,那是因为……”

“我不想听!”

靳墨彦抬眸,唐晚晚没有看他,在他怀里的身子却忍不住瑟瑟发抖,声音慢慢轻飘,“靳墨彦,我不想听你解释了。你做什么,那都是你的私事,我不想干涉你的任何个人私事了。”

诚然,张宁姜说得对,大概她只有跟靳墨彦好起来,薛染才会放心。

可这样的放心,又能再持续多长时间呢?

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对他,突然很想认命!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晚晚!”

“我一个字也不想听。”唐晚晚咬牙,一双手突然推开了男人的胸膛。

靳墨彦皱眉看着她纤细的身影跑下台阶,毅然跟上去,“时间很晚了,坐我的车,咱们回去慢慢说!”

“今晚我住酒店!”刚才下楼的时候忘记了问张宁姜将她车子停在什么地方了,唐晚晚脑子里一片混乱,也想不起来还要开车,修长纤细的双腿,大步就朝小区大门跑去。

可女人的速度又怎么可能是男人的对手呢?

唐晚晚在走道上还没走开几米远,身子再度被一条从背后伸上来的手臂卷住,拖进了怀里,“咱们回去再说,听话!”

“放手!”

不得不让人承认的,女人真的奋力想挣脱的时候,那力气总能超乎寻常。

靳墨彦被怀里挣扎的人儿激得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终于没忍住,突然一弯腰便抱着那双腿弯,将人扛在了肩上!

“靳墨彦你混蛋!”

肩膀上不停传来女人拳头砸下,但靳墨彦仿佛感官被堵塞了一样,扛着肩膀上的女人,快步回到停车的地方,将人往车上一丢,便锁死了车门。

“靳墨彦你他妈还能不能再霸道点?凭什么你要走就能招呼也不打一声的走,我要走你他妈就要干涉我?!”

唐晚晚使劲儿敲打着车门,靳墨彦视若无睹,从车头绕过去,利落的在驾驶座上坐下来之后,俯身就朝唐晚晚压过去。

“……你干什么?”

安全带“啪!”的一声捆住了女人的身子,对上她仿佛投降一样的双手高举的姿势,刚刚还被骂得眼底蕴藏了怒火的男人,一双漆黑的眼珠子,越发暗下去。

唐晚晚还没来得及撇开脸蛋,靳墨彦一手扣住了她的下颚,炙热的吻,突然就紧贴了下来!

“……”

这个吻,仿佛不甘心只停留在表面。

唐晚晚使劲儿想推开面前的人,他却早有所料,余下的那只手,不动声色将她的一双手腕齐齐举过了头顶,压制在了脑袋上方,用自己的身子,生硬的控住了她所有动作。

而那枚吻,一再加深,直将她肺里的空气都一寸一寸的碾压出来。

唐晚晚脸色先是憋得通红,喘不过气来,又慢慢一点点惨白下去。

待她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吻得窒息了,还死死碾压着她唇瓣的男人,才终于罢手!

啪——

一时间,车厢里的空气,好像干面糊一样,生生的凝住了。

靳墨彦眼底闪过不可思议,漆黑深邃的瞳孔,一点一点,在唐晚晚同样惊恐的脸上闪过。

“我……”

她的双手被松开了。

可刚还举在空中的右手,突然之间如同举了一块钢铁,沉重得她瞬息坠了下去,砸在自个儿腿上。

“靳墨彦?”

男人仍旧一声不吭,深邃的眼神盯着她,让人莫名的就乱了心跳。

唐晚晚缓过气来,突然伸手就要去解缠在她身上的安全带。

“不要走。”

唐晚晚握住安全带的手一僵,目光下移,落在覆盖在她手背的那只属于男人的大手上。

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安静下来了。

狭仄的车厢里,连彼此间的呼吸,也清晰可闻。

唐晚晚脑袋里有些艰涩的品尝着男人突然挤出喉咙的三个字,手上的动作不知道怎么的,还真就慢慢软了下来。

良久,她才慢慢轻轻吸了口气,声音里潜藏着微微的悲哀,“靳墨彦,我们,可能真的不适合吧。”

她斤斤计较,做不到这个圈子里其他女人的大气和宽阔胸襟。

她的愿望很简单,她就想要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男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昨天晚上,盛老爷子病倒了。”

唐晚晚嗓子眼轻轻一颤,终于抬起视线看向靳墨彦漆沉的目光。

男人有时候真是聪明得过分,她在纠结难受什么,他又一眼看了出来。

这样的聪明,让唐晚晚不由感觉更艰涩难受了一些,“所以……”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都算数!老爷子昨晚突然晕倒,她换了电话打给我,多种并发症,心脏受刺激是主要的。”

所以,他就心软了?

唐晚晚眼眶一润,胸腔里一瞬间复杂到了极点。

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品味这件事,更加不知道,她究竟应该怎么去面对!

“靳太太?”

唐晚晚无力的瘫软在腿上的双手,被一双宽厚干燥的手掌盖上来,满满的暖意还没蔓延开,男人低沉的嗓音又已经传入了她的耳朵里,“上一次,我理亏,断绝了双方的合作,我欠了盛氏,这一次,当做人情一并还了,能理解吗?”

他问她?

唐晚晚嗓子眼一阵发堵,还没说出话来,覆盖在她手上的那双大手,突然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俯身上来,就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